这一天,下雨了。

进入草原以来的第十二天,秋日的晴朗似乎终于走到了尽头,又或许只是司掌雨落的神灵不满于赛贡的阳光一直占据天空,从黎明开始,就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到了中午,厚重的积雨云完全遮蔽了天空,雷电落在草原上炸起一蓬蓬的火花,然而那狰狞的火舌还来不及把枯黄的草叶点燃,就被骤雨浇熄了。

在草原上伫立的一块大石头旁,一顶小小的帐篷伫立着。

帐篷旁边的草地上,趴满了白花花、毛茸茸的羊群,雨落和雷电仿佛都被这里排斥了,在狂风之中,甚至连这里的草地都纹丝不动。

“好大的雨啊……”

“……嗯。”

“海边的暴风雨虽然比这个大得多了,但是,应该说,是在城市中的那种安心感吗?还是坚固 的岩石建筑给人安全感呢……总感觉这场雨非常可怕。”

帐篷里点着小小的篝火,石质的小锅里水嘟噜噜的沸腾着,一件羊毛编制的毛衣被挂在旁边烘干。

木炭的味道缭绕在帐篷中,在这风雨交加,甚至连白昼与黑夜都几近颠倒的暴风雨中,这样的味道实在是令人心安。

“因为对人类来说,安全感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呢,如果感觉不到安全的话,即使能吃饱,穿暖,即使腰缠万贯 也一点也不会幸福,虽然爱丽丝是不太能理解这种心情就是了。”

“说的是呢……”

魔法构造的帐篷里,汀娜从一堆野菜中把没有那么老,也没有虫蛀的择出来,放在一边。

这些野菜是在这里扎营的时候,汀娜在附近采集的。

虽然少女并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品种,不过现在是妖精人偶的爱丽丝在她采摘的时候告诉她,这些都是无毒的,而大凡是无毒的,煮一煮总是能吃的——遵循着这样质朴的食材理论,想要换一换口味的少女采集了很多的野菜。

这个时候,把褐色的辫子散开的少女浑身湿淋淋的走了进来,她的手上还提着一只屠宰好的羊羔,雨水从她小麦色的肌肤上滴落,带下来一道道血痕。

“一共二十一只,一直不多,一直不少,嗯,算上这只。”

莉莉娅娜她们是在稍早之前,在附近草原上一道数米深的沟壑旁遇到遇到这个牧羊少女的。

偶尔,草原上会突兀的出现这样的天坑或者沟壑,有得深不见底,有的只是一个浅浅的土坑,不凑巧的是,汀娜和莉莉娅娜遇到少女的那个沟壑,就介于两者之间。

——你们,莫非是魔法师吗?

那时候的雨,还没有现在这样大。在小人偶看到风雨中聚集在一起咩咩叫的羊群的时候,这个眼尖的少女也发现了她们,相较于之前见过的游牧民,这个少女似乎懂得更多一些,至少,她知道什么是魔法,知道魔法师,通用语的口音也没有那么严重。

发现光着身子的女孩和穿着奇装异服的少女身边连一点风雨也没有的时候,游牧民的少女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她希望汀娜和莉莉娅娜可以用魔力帮她救出被困在沟壑里的几只绵羊,并且提供一个让她与羊群遮风避雨的地方

——就像在你们身边一样。

而报酬则是一只小羊羔——在掉进那个有三米多深的沟壑中,不幸摔断了腿的一只小羊羔。

因为并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莉莉娅娜答应了,魔女小姐用【驱使泥土元素】的魔法,把在沟壑的底端召唤出了一个泥土元素,把绵羊们一只只的送了上来,顺便填平了沟壑。

接着,她们找了块泥土还算干燥的区域,支起了帐篷让星界独角兽和玛露哈的牧羊犬看管着羊群,暂时休息,准备等愈发猛烈的暴雨停息。

提着去毛去皮,内脏也清理掉的羊羔,少女走到篝火前,麻利的接过小人偶递来的金属棍,从手上羊羔的嘴里串了进去,架在火堆的另一边烤着。

“按照说好的报酬,这只羊羔是你们的了,我再洗个澡,稍等一下。”

说完,她又走出去。

她像莉莉娅娜一样身无片缕,不过请不要误会,这位游牧民的少女可不是魔女小姐那样的天体主义者,她之所以光溜溜的,是因为衣服湿透了正在烘干,而且宰羊时身上溅上了羊血,正准备去洗澡呢。

这场雨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大,拇指粗的水柱在她的肌肤上溅起大朵大朵的水花,那噼里啪啦的响声汀娜光是听着都感觉肉痛。

但这位叫做玛露哈的少女却毫不在意,由于魔女小姐在帐篷附近施加的遮蔽风雨的结界,她离开帐篷好一段距离,站在雨中,用手掌擦洗着身体。

“她难道不冷吗……”

已经是淡雪之月了,每到这秋季的最后一个月份,在盐沙城就已经可以看到大陆哪里哪里降下第一场雪的新闻,但在中南的大草原上,秋日的余热似乎还是没有完全消泯。

“汀娜小姐肯定受不了吧,但是对于游牧民来说,这样的温度就承受不了,在冬天就只有被冻死哦。”

尽管如此,这一场近冬的秋雨依然让少女牙齿打战的翻出了风衣和秋裤,才险险的躲过了感冒。

但是莉莉娅娜小姐还是我行我素的用全身去“感受世界的脉搏”,这让汀娜的体感温度额外下降了两度,每天抱着她的时间也延长了几乎一半。

现在再加上一个在这样的冷雨里也坦然沐浴的玛露哈,汀娜觉得气温又额外的下降了三两度,即使坐在篝火旁也感觉得到。

“是是,反正城里人体质就是弱就是了……”

于是少女缩了缩肩膀,拉起风衣的领子,继续低下头择着野菜。

小人偶拿着小刷子往羊肉上抹着蜂蜜和其他的调味料,这似乎是妖精风格的烧烤,不一会儿,木炭噼啪的青烟中,混入了令人垂涎的肉香。

“呼,好香啊,魔法师连烤肉也会用魔力的吗?”

结束了沐浴,玛露哈也重新走了进来,她浑身湿淋淋的,理了理被打湿黏在额头上的刘海,就那样有些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篝火旁。

“没错,是调味的魔法哦,来,手伸出来~~”

爱丽丝好像很喜欢这个率直的少女,在玛露哈歪着脑袋伸出手来的时候,将一滴蜂蜜滴在了她的手指上,游牧民的少女困惑的看着这个金黄色又黏黏的东西,她闻了闻,把它放到了嘴里。

“——好甜!”

然后,惊喜的喊了出来,脸上一下子溢满了笑容。

“这个,叫什么?”

“甜美的魔力,是蜂蜜哦,还想要吗?”

猛点头,猛点头。

“那,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似乎,玛露哈把爱丽丝认作了游牧民传说中草原上的小精灵,两人玩的不亦乐乎。

当然,在陪少女玩耍时,小人偶也没有忘记烹调着正慢慢滴下油脂的烤羊。

本来想问些问题的汀娜发现自己没有机会插嘴,同样也参与不进那在她看来有些幼稚的“猜左右,猜对了就有奖”游戏的少女只好暂时压下自己的疑惑,选择满足自己的另一部分好奇心。

她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帐篷一角,正拿羽毛笔在那本大大的书本上写着什么的莉莉娅娜。

“莉莉娅娜小姐,在做什么呢?”

“……气象的记录、计算。”

魔女小姐用简单的语句,头也不抬的回答了她,书本摊开在女孩的膝盖上,让她看起来显得更小了。

“是在记录,计算什么呢……”

“……计算空气的湿度,温度,元素的聚集程度,元素精灵们的活跃度,计算雨停的时间,因为大约两公里外诞生了一个风暴之灵,让计算有些偏差,我在想是否需要消灭它……”

“是、是吗……”

“……嗯,汀娜小姐,想要去看看吗?”

“不,那个还是……不用了……”

汀娜嘴角抽搐着转过了脸。

虽然她是不明白这些数值有什么意义啦,但是,风暴之灵是什么她还是知道的。

让她想想看……风暴之灵是天空系统的魔物,7费5攻5血的身材,飞行,敏捷异能,需要满足地牌中有【暴风雨】类型的地牌才能上场,在场上有【雷雨】类型的地牌时获得+3+3……

不对,这是大陆流行的卡牌游戏【魔法牌】里的风暴之灵。

那应该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元素魔物,是大气元素的上位种,完全免疫物理攻击,只有魔法才能伤害它们,与它战斗的话每两轮会被落雷攻击需要进行体质检定,如果检定失败会受到10+1d6的伤害,一旦暴风雨结束就会消失……

这个也不对,这是另一个大陆流行的桌游,DOD里的风暴之灵。

总之那是一种诞生在暴风雨中的元素魔物,很危险,嗯。

自嘲着自己连游戏和现实都有些分不清,汀娜把择好的野菜放到了爱丽丝用草叶编制的篮子里,准备拿再用雨水清洗一下,然后放进锅里做一锅蔬菜汤。

少女站起身,向帐篷外走去。

“等一下!”

“诶?”

不过,还没有等汀娜走出帐篷,在走到玛露哈身边的时候,游牧民的少女突然一把拦住了汀娜,把那个篮子从汀娜的手中抢了过来。

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汀娜被吓了一跳,玛露哈把篮子放到面前,不断的翻动着。

“果然,虽然没有那么多,但这里也有,可恶的恶魔……”

她挑出了三,四棵有着肥厚叶片的植物,嫌恶的甩到了一旁,还用力的甩了甩手,就像是沾上了什么污秽之物一样。

“要是吃到那个可就糟糕了。”

直到确定篮子里盛放的野菜已经再也没有那种叶子又肥又大、有着鲜嫩绿色的植物后,游牧民的少女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把篮子递回给汀娜。

重新接过草篮的少女的看向飘在烤羊旁边的小人偶,又看了看满脸深仇大恨的玛露哈,不理解为什么少女要把这种草挑出来。

“那个,不能吃吗?可是爱丽丝小姐告诉我,那个没毒啊……”

“你们的神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吗?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没想到,反而是玛露哈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她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看了看汀娜,又皱起眉毛,看向小人偶与坐在角落里,因为她不可思议的惊呼而抬起头来的莉莉娅娜。

“魔法师的神没有告诉过你们,这种草是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来的诱惑,会将人的灵魂在烟雾中拖进地狱吗?”

“……”

“……”

爱丽丝往羊肉上撒上了少许调味的椒盐,莉莉娅娜眨了眨眼睛重新低下头。

“……神啊。”

看到她们都毫无反应,少女难以置信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在胸口画了一个三角形,她低下头,小声的祈祷了起来。

“那个……虽然我算是一个信徒,但可能信仰的不是同一个神灵……可以和我说说看吗?关于这个……嗯?恶魔的诱惑?”

只有汀娜有些好奇的重新坐了下来,把装满野菜的篮子放到旁边。

“这可是很重要的啊,你们的神居然不告诉你们……真是不负责任的神啊……”

因为少女的提问,玛露哈的表情稍微和缓了一些,她皱着眉毛看了看安全无动于衷的两个“魔法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扭头问汀娜:

“你们还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吧?”

“诶?嗯,我们今天是第一次在草原上采集野菜做食物……”

“那就真是太好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这种草无论如何也不能吃,一定要记住了。”

接着,少女比划着,用可以响彻这个小小帐篷的音量深恶痛绝的诉说着。

在非常非常遥远的古代,草原上,神灵击败了恶魔,把被血污沾满的天空洗涤成美丽的蓝色,他教授游牧民们驯养与放牧的技术,为草原带来了和平。

但恶魔并没有被彻底消灭,那是根植于人心深处的,恐惧的恶魔。

与神灵一战失败的它深知无法再用恐惧动摇无所畏惧的神之子民,于是它换用了另一种方法,用快乐来麻醉人们,诱使他们堕落。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恶魔在草原上种下了罪恶的草种,这些植物有着肥厚的叶片和甜美的味道,广泛的出现在草原的每一处,无论在哪里你都能看见它的身影。

“这是恶魔给予的快乐,一旦接受了这快乐,人和羊就会变得异常的亢奋,作出难以想象的事情来,有些人。”

玛露哈深恶痛绝的看着帐篷角落那几根鲜艳欲滴的野菜,突然,她把正在烤的羊肉拿到了一边,一把捡起它们扔到了火里。

木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冒出了烟雾,少女拿过自己的羊毛衣用力的扇着,把那一蓬蓬烟雾驱逐,紧接着,她又把那件衣服毫不怜惜的扔了出去。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羊有时候会突然发疯一样跑出羊圈不知所踪,直到神灵发现了恶魔的阴谋,在五千多个日月变换前,派出了金发金瞳的先知告诉我们,我们才终于找到了祸根,就是这种可恨的草!”

把烤羊重新架回篝火上,少女严肃的告诫着这三位信仰了一个不负责任神灵的魔法师,那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说,她只想听到“明白了”这一个答案一样。

小小的帐篷中,气氛因此而有些僵硬。

“是、是吗,我会注意的……话、话说,为什么玛露哈小姐你会在这种下雨天还出来牧羊呢?”

在玛露哈皱着眉似乎想要说更多之前,汀娜连忙转移了话题。

“好像离你的部族非常远的样子……”

“其实,现在离我的部族已经没有那么远了,而且两天前我出发的时候,也没有想过秋雨会这么快落下。”

这个问题让游牧民的少女那严肃的表情露出了一些苦笑。

她告诉汀娜,之前的狩猎之夜里,他们的部族被袭击,虽然在猎人的英勇抗击下战胜了狼群,但也因此丢掉了好些绵羊,导致羊毛的储备不够给部族里每一个人都做一件御寒的新毛衣和毛毯了。

而凛冬迫在眉睫。

一旦第一场秋雨落下,初冬的雪也就不远了,如果不想让部族的成员在冬日的寒风中冻死,她们就需要更多的羊毛。

“而这种草,可以让绵羊们的毛长得更加迅速,因为这里有很多,而【恶魔的诱惑】相比而言很少,我才远远的跑过来的。”

游牧民的少女说到这里,走到帐篷外摘下了几根顶着淡白色,麦穗一样花朵的草,就在帐篷的附近,这种草随处可见。

她虔诚的把那根草茎放在胸前,又指了指帐篷外,在无风无雨的领域中被星界独角兽与牧羊犬看守,正悠闲咀嚼着这种草的羊群。

 “这可是神赐给我们的圣草哦,你们知道吗?别看现在这样绵羊都毛茸茸的,我在两天前把它们从部族里牵出来的时候,它们可都是光溜溜的呢,现在,只要把它们带回去,不但每个人都能有新的毛衣,我还能额外多拿到一件作为奖励。”

——要是没有你们伸出援手,就糟糕了呢。

游牧民的少女说到这里,再一次向三人鞠躬道谢.

“三位魔法师也来我们部族做客好不好?你们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大家一定都很欢迎你们的!”

并且发出了邀请。

“……诶,那怎么好意思,我们还要赶路呢,对吧……莉莉娅娜小姐……”

对游牧民部族现在还有些抗拒的汀娜有些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但是,面对着玛露哈诚挚的表情,少女又不好意思一口拒绝,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依然拿着羽毛笔的魔女小姐。

“……大约再过两个小时雨就会停……嗯?”

莉莉娅娜抬起头,她好像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玛露哈和汀娜的交谈之中,在小人偶对她复述了一遍来自游牧民小姐的邀请后,她眨了眨眼睛,然后。

“……可以哦。”

“……我知道了……”

汀娜有些垂头丧气的拿起了草篮。

趴在羊群旁边的牧羊犬和星界独角兽看着沮丧的少女把草篮放到雨水中清洗,感到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脖子上的护符,把暴雨驱逐于自己的身旁,站在昏暗的雨流中,抬头看向仿若漆黑海洋一样翻滚的乌云,少女感觉那就像魔女小姐深邃而不可揣测的内心。

无论是半年前在盐沙城也好。

还是不久前在麦星城也好。

又或是现在,在远离人烟的草原上也好。

啊,也许自己的心境都已经截然不同,但是,莉莉娅娜。

魔性的、无垢的、不老不死的魔女,在这一点上,从未改变。

——反正,我就是搞不懂莉莉娅娜小姐到底在想些什么了啦!

不知道会持续到何时的秋雨,就像少女的恋心,仿佛看不到未来,也不知道会去向何方。

自嘲的笑笑,汀娜拿起被雨水洗净的野菜,走回了帐篷。

很快,帐篷中飘出了奶油浓汤和烤羊的芳香。

 

……………………………………………………………………………………………

 

两个小时后,就像魔女小姐精准的计算结果,乌云渐渐的散开了。

赛贡之阳的灿烂光芒重新透过雪白的云朵,从苍穹往草原上投下了晴朗的阴影,露珠在草叶上闪闪发光,就如这一日之前的每一日,晴朗而清爽。

然而风中,属于盛夏残余的温暖,已经伴随着这一场暴雨和不知何处传来的,凄厉而逐渐消泯的惨叫远去了。

走出帐篷后,被渐冷的秋风一吹,游牧民的少女狠狠的打了个喷嚏,但是犹豫再三,她也没有再去捡回自己的羊毛衣服。

——被恶魔沾染的衣服就不能再穿了,恶魔的力量会蕴藏在里面,乘人不备时使人疯狂。

玛露哈说,这也是那个先知所告诉她们的。

在夜晚降临之后的时间,玛露哈带着羊群,莉莉娅娜、爱丽丝和汀娜来到了她的部族。

就像少女说的,她们受到了部族所有人的欢迎,当玛露哈告诉她的同族们,这三位魔法师不但帮助她救了跌入草原缝隙的绵羊,还提供了遮风挡雨的休息场所,而这一切的报酬只是一只摔断了腿的羊羔,几乎所有人都在赞扬她们的慷慨,点起一米多高的篝火,招待了三人。

这个部族和汀娜之前看到的那个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是干净,尽管他们的营地中依然弥漫着牲畜的兽臭,但每个人身上都没有什么异味,同样,衣服也很干净。

烹调的方式也是,尽管主食依然是各种烤肉,但她们并不像之前部族那样豪放的直接用手把油盐抹上去,而是用羊毛做成的小刷子,这让汀娜对这个部族的好感蹭蹭蹭的在涨。

当然,这些游牧民也送来了酥油酒和酥油茶。

汀娜这次学乖了,一点一点的喝,发现先不论那酒味油味奶味混合在一起的诡异饮品,酥油茶还是味道不错的。

最后,是通用语的口音没有那么严重,原本汀娜还以为只是玛露哈一个人这样,但是在和部族的长老交谈后发现,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口音,要说的话,他们比较像汀娜在书本中见过的那些比较文明的游牧民。

“其实我们部族以前也和其他那些部族没有什么区别,自从那位金发金瞳的先知从西方来过之后,我们就遵循他传达的神的旨意,这样生活了。”

长老告诉他,这也是神明赐下的先知带来的恩惠。

那位先知教导她们应当节俭而克己,清贫而坚韧,应当追求清洁,不贪图口舌之美,她们就谨记着这些教诲,节俭而平静的在草原上过着平静的生活。

在这个已经靠近草原中心——莉莉娅娜是这么说的——的地方遇到的游牧民反而比之前那个更加文明,这可真是神奇。

“……越是接近草原深处,各式各样的游牧民部族都会渐渐出现,偶尔有些相对而言更符合汀娜小姐你对文明定义的部族,也并不奇怪。”

“不如说通过分割草原中心和外界的无人带后,也许会经常遇上游牧民的部族,其中有些发展程度更高的也说不定呢。”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对此倒是见怪不怪。

在晚宴上,人们知道她是魔法师后都纷纷拿出了一些草药,野兽的骨头和草原上偶尔能挖到的矿石,拜托她帮忙,大多是给家人治病,修复一些东西,还有神神秘秘的预言之类的。

似乎是想要这些草原的特产,莉莉娅娜来者不拒。

“汀娜小姐。”

因为无事可做,汀娜本来是想跟过去看看的,不过,当晚宴结束后,玛露哈叫住了她。

【小姐】这个词她说的有些生硬,也许是看到汀娜她们互相这么称呼才鹦鹉学舌一样这么说的。

“有什么事吗?”

“我想让汀娜小姐看一看,我们的仪式,虽然先知告诉过我们,魔法师也有魔法师的神而不是从恶魔那里借取力量,但是我觉得,在你们三人里,只有汀娜小姐你是真正有信仰的。”

游牧民少女的身边站着部族的长老。白发苍苍,身形有些佝偻的老人手上拿着一条羊毛织成的鞭子。

“啊,我们并不是想让汀娜小姐你改信我们的神,神告诉我们不可强迫他人信仰。只是……对于这片大草原,你们魔法师的神,不一定有我们的神了解得更多。”

说完,玛露哈看着汀娜,脸上写满了期待的表情。

“嗯,是没关系啦,而且……”

汀娜稍微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姑且,她算是一个美德教会的信徒,不过,虽然是真神创立了美德教会,但是美德教会的信仰并不是真神,甚至,这个教会都没有信徒的概念。

公正,善良,勇敢,诚实,谦逊,节制,勤奋。

所谓的七美德,才是美德教会的信仰。只需谨记美德并以此为信条,无论是谁都会受到他们的欢迎,无论是谁都会得到来自美德的馈赠,获得一些独特的神术,甚至并不限于他们的神官和修女。

因为这个特点,自从十三日圣战之后,美德教会迅速的在大陆各地发展,成为了大陆第一大宗教,又因为其教义中完全没有【异端】的概念,和任何宗教都相处融洽,甚至,翻一翻大陆新闻,像是圣堂教会的主教成为美德教会的圣徒,太阳教会的骑士团集体使用美德神术这些事都并不少见。

最特别的是,美德教会的教皇,必须由一位多信仰者来担当。

按那位真神的神谕来说,就是:

【只有通晓大陆上各种信仰,并深深体会他们之后依然选择美德的人才有资格做老娘的教皇】

嗯,真神亲口说的,也许美德教会其实是想遮掩在十三日圣战结束后的第二年,第一任教皇加冕时,整个大陆都听到了这句神谕。

“那、那位真神要怎么让大家信仰她呢?”

跟着玛露哈和长老去他们部族教会——汀娜注意到,他们用的称呼是【教会】——的路上,少女向他们解释了一下,自己和莉莉娅娜,爱丽丝的信仰并不相同。

“真神不需要任何人信仰她,似乎是因为她太强了,信仰这种力量对她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也不需要信仰。”

这也是真神亲口说的。

原话是【老娘这么屌你们的信仰对老娘毫无用处,比起大张旗鼓祭祀我不如让还吃不饱饭的人填饱肚子。】

从那以后美德教会的祭典基本都是接济穷人,进行慈善活动了。

“……真是……难以想象……”

听完汀娜的描述,长老和玛露哈满脸的茫然。

这个时候,游牧民的教堂也到了。

说是教堂,其实也就是一个更大一点的帐篷,跟着长老和玛露哈走进去后,汀娜发现这里什么也没有。

“我们的神没有名讳,我们咏诵其教诲以歌颂其名。”

一走进这里,长老和玛露哈的表情变得庄重起来,少女重新脱下了回到部族后穿上的羊毛衣,五体投地的跪坐在帐篷的中央。

而长老则挥动起羊毛的鞭子,轻轻——真的是很轻很轻的打在她的背上,汀娜看到那条看起来就松松软软的鞭子抽打在少女赤裸的背脊上,连点红印都没留下。

“神教诲我们应当勤劳而生,不劳者不得食,此为一。”

而每一次的鞭笞,少女都高声的吟诵着他们神的教诲。

“神教诲我们应当情同手足,不得互相征伐,此为二。”

“神教诲我们应当坚守誓言,不得背弃,世世代代皆严守,此为三。”

“您是一、是二、是三,是世间万物的母亲,我们将遵循您的教会,于此生存。”

啪!

第三下的鞭笞极其用力,不同于之前软绵绵的挥打,在少女小麦色的肌肤伤留下一道红印。

——这是为了让人记住,神的威严吧?

鞭笞还在继续,只是,又变回了那软绵绵的挥打,少女口中吟诵的教诲的前缀,也变成了【先知】。

内容则和少女之前告诉汀娜的差不多。

节俭而克己,清贫而坚韧,自制而理性,清洁而健康,不贪图享乐,不沉溺悲伤与仇恨。

这个仪式似乎就是让游牧民们能一直记住这些教诲一样,如果背诵错误就会被重重鞭打,但委实说,汀娜觉得这有些诡异。

特别是坚决拒绝来自恶魔的诱惑,恪守本心……简直就像是哪里的杂志上会刊载的,修身养性的秘诀一样……

不过,汀娜当然没有把这种事说出来。

鞭笞结束后,玛露哈问汀娜的感想,汀娜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玛露哈对此似乎感到非常失望,不过她很快就释怀的朝汀娜笑笑,拉着她,教她分辨草原上常见的植物和野菜——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教汀娜怎么分辨那来自恶魔的,引人堕落的邪恶的草就是了。

第二天,在莉莉娅娜,爱丽丝和汀娜准备离开的时候,知道她们要继续往西边走的游牧民少女,神情有些微妙。

“在西边,有一整个完全背离了神的教诲,被恶魔诱惑,堕落了的部族,他们已经完全被恶魔夺去了灵魂,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大量的采摘,每天每天都吃着那种东西,也不去放牧,就把那些喂给羊群。”

玛露哈郑重的告诉三人。

“如果不幸遇到了他们请一定要小心,不要被恶魔牵走了灵魂啊。”

“诶?嗯……”

“那么愿神庇佑你们的旅途,魔法师们。”

——魔法师并不信仰神灵。

直到离开,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也没有向他们解释。

几天后,莉莉娅娜,爱丽丝和汀娜,遇到了一个游牧民的部族,他们正在草原上午餐,看到骑着星界独角兽的三人,他们兴奋的挥了挥手,邀请她们一起来午餐,。

“嘿,那边的旅人,愿意和我们一起享用午餐,做些交易吗?”

洁白的圆顶帐篷,盛大的篝火,他们衣着整洁,口齿也很清晰,用羊毛蘸着油和孜然在烤全羊上刷。

虽然离正午还有些时间,但提早半个小时吃午饭也没有关系。

莉莉娅娜用几瓶酒向他们换了两块大大的奶酪,这让他们非常开心,一边赞美神灵,一边给她们递来了烤的外焦里嫩的羊肉,唱起了歌谣。

——神要我们勤劳以换取美食。

——神要我们友好而换取美酒。

——神要我们诚实并拥有幸福。

——当然最重要的,是畅享神灵的恩赐,痛饮美酒,享尽美食,每日每夜都幸福欢呼。

 “这个是……”

在这个小小的宴会上,汀娜惊讶的发现,他们拿着又肥厚又鲜嫩的叶子,沾着酥油吃,每个人都笑容满面。

听到汀娜的询问,游牧民们高兴的告诉她,还把洗干净,还沾着水珠的叶子递到了汀娜和莉莉娅娜的面前。

“旅行者们,要尝尝看吗?这可是贤者告诉我们的,神赐给我们的美味食物,只要吃上一些一整天都会感觉精神十足哦?”

“诶?可是……”

少女呆呆的看着递过来的那棵鲜嫩的野菜,那毫无疑问,是【恶魔的诱惑】,她转过头,看向满脸平静的魔女小姐。

莉莉娅娜只是平静的看了看她,然后转头。

“……贤者?”

“对,从西方而来的贤者,以前我们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羊群有时候会变得很兴奋从羊圈里逃出去还带回来一群野羊,直到贤者传达了神的神谕,告诉我们以后我们才知道原来这种草可以让人兴奋起来,做什么事都更有精神,部族的人口也因此增加了。羊吃了也更加活泼、长肉,这简直是神赐给我们的圣草啊!”

“……是吗?”

“没错没错,要尝尝看吗?”

点头,点头。

魔女小姐伸手接过那【圣草】,放进了嘴里。

“……”

汀娜犹豫了很久很久之后。

也把【恶魔的诱惑】塞进了嘴里。

 

…………………………………………………………………………………………

 

某一日的后话:

“莉莉娅娜小姐,这个,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啦,这个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明明是同一种植物……”

“可是爱丽丝问过了哦,汀娜小姐,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这个部族的贤者,也是金发金瞳,五千多个日月交替前,从西方而来的哦。”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