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东北方,一路都可以看见卧倒在草原上,挣扎着的狼。

各种体型,各种种类都有,它们的身上都有着伤痕,这代表着它们在与人类的狩猎中落败,人类调配的药物从那里渗入它们的血肉,麻痹了它们有力的肌肉,只有脑袋能勉强动弹,纵使它们的体格何等健壮,此刻也只能任人鱼肉。

穿着兽皮和羊毛织物的游牧民们正在打扫猎场,他们从已经死去的狼身上割下血淋淋的肉,递到它们的嘴边,发出奇怪的吼声。

“——!!!”

狼以更加暴戾的嚎叫回应,把那块肉用头撞开,于是牧民摇了摇头,走向下一头狼。

不一会儿,另外两个牧民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跨坐到它身上按住狼首,另一个人拿起细细的,沾满红红白白的东西的长矛从它们的眼睛里刺了进去。

汀娜在盐沙城的海港见过这种屠宰的方法,海里也有皮毛珍稀的魔物,在捕获到它们后,为了不损伤皮毛的完整性,渔民们会用更细一些的鱼叉从魔物的眼睛或者嘴里直接刺进去,通过直接破坏大脑的方式杀死它们。

这会带来巨大的痛苦,但是,却能确保毛皮的完整性。

牧民们杀死一头狼后,就来到下一头狼的身边,重复着这个过程,目睹同族的惨死,这些凶暴的魔物们纷纷怒吼了起来,把扔过来的肉顶开,于是牧民们只好一只一只的杀死它们,不断的摇头。

——他们是在做什么呢?

坐在莉莉娅娜召唤来的另一只星界独角兽的背上,搂着莉莉娅娜的少女在心里问。

……他们在挑选可以被驯化的个体。

魔女也在心灵的通讯中,回答着。

——狗就是驯化后的狼,对于游牧民来说,强大的牧羊犬是部族珍贵的财产,尤其是最初,刚刚被驯化的狼,那可是部族之间交易的硬通货,也是实力的证明。

在莉莉娅娜怀里被魔女小姐和汀娜一起抱着的爱丽丝悄悄的挺起了胸膛,表示这里是妖精的知识领域了。

——狼的驯化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挑选出愿意被驯化的个体,无论是被暴力折服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总之,首先要愿意臣服,狼是很高傲的魔物,但就像人类里也总有败类一样,狼群里也是有软骨头的,看那里。

莉莉娅娜稍微的偏了偏头,沿着魔女小姐的视角,汀娜朝那边看去,另一个游牧民正和他的同伴们做着相同的工作,当他把一块狼肉扔到一只浑身棕色的草原狼面前时,那头狼一口咬住了肉块,咀嚼了几口吞咽下去,把舌头都伸出来,对着那个游牧民哈哈的喘气。

那个男人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拿出一条坚韧的皮革项圈圈在了它的脖子上。

这个时候。

“因为我们部族在今晚英勇的狩猎,伟大的阿尔忒弥斯之月赐下了神使!”

那个举着火把的光头男人突然间大声喊了起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这边。

汀娜看到正在打扫猎场的人们,在视线聚集到这边、聚集到那晶莹剔透的星界独角兽和自己怀中的,披有月牙镂空的白银披肩的莉莉娅娜时,就像那个光头……哦,不,这些游牧民的男人都是光头——总之,就像那个自称“赫洛汗部族最强壮的猎人”的男人一样,齐齐的一愣。

紧接着。

“伟大的阿尔忒弥斯之月啊!”

“是神使!神使为了恩赐我们的英勇而降临了!”

“哦哦,神使啊,快,谁快点回聚集地告诉所有人,让他们准备好盛大的祭典,来迎接神使的降临!!”

这些游牧民说出来的大陆通用语有着奇怪的口音,但姑且不影响理解。听到最后一句话,那个站在狼前的游牧民马上自告奋勇的跨上了就在一旁的马匹,头也不回的朝北边跑去。

那头咽下同族血肉的草原狼傻眼了,它拼命的转动脑袋,嗷呜嗷呜的叫着,但是,游牧民们都抛下了手里的事情聚集在了星界独角兽的身边,五体投地的膜拜着,狼就在几米不到的地方哀嚎,但一个人也没有去关注。

汀娜冷汗涔涔的看着草原狼附近的几只狼转动脑袋,凶狠的咬在了这个“叛徒”的身上。

——不是说,能驯化成牧羊犬的狼很珍贵吗……

惨叫没一会儿就止息了,咬死了那头狼的几只狼高声的尖啸着,即使如此,那些游牧民也充耳不闻。

……神使可更加珍贵呢,那代表荣耀与部族的颜面,也代表了神的恩宠与未来。

莉莉娅娜倒是脸色平静的接受了这些人的膜拜,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漆黑的双瞳示意骑着马在前面的男人继续带路。

“我将护送火之神使与神使的侍从前往部族的聚集地。”

男人举起了火把,大声宣布着。

那火焰的颜色,已经变成了莉莉娅娜魔力光的色彩,现在,随着他的举起而高高窜起,照亮了大片的草地,这原本是汀娜觉得那不知道用什么当燃料的火把气味很难闻,莉莉娅娜随手弄出来的,没想到,这直接让魔女小姐的称号从神使变成了火之神使。

不过莉莉娅娜完全不在意就是了。

——说起来,神使,到底是什么呀。

在离开那群高呼“神使,哦伟大的神使”的家伙之后,四处张望也只看到了夜幕下的草原的汀娜,于是,她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接二连三听到的词上。

——莉莉娅娜小姐不是魔女吗?

……魔女是我的种族,而神使……是我暂时的身份。

莉莉娅娜拉了拉身上有着诸多月牙状镂空的披肩,老实说,这件女孩身上仅有的衣物完全没有起到衣物应有的功能,女孩稚嫩而美丽的身躯反而因为那朦胧的月色光晕,在黑夜里更加凸显了出来。

不过,这件披肩本身也不是充当衣物功能的就是了。

这原本是月神阿尔忒弥斯眷恋者的证明,由那位女神用月光亲手编织。

这是一种身份的证明,作为狩猎之月的女神的使者,对向女神献上了令其满足的狩猎与厮杀的人赐予赏赐的证明。

虽然在人类的城市中没有太大的声望和信仰,但在所谓的远离文明与秩序之地,这位还年幼的月神有着包括游牧民,猎人,游侠与旅行者在内的众多信众,她也经常会降下神迹,阿尔忒弥斯的神使就是最常见的一种。

因为这位月神已经好多年没有挑选巫女了。

莉莉娅娜这样向少女解释着。

这个身份有时会出现在迎接狩猎者凯旋的队伍中的某一人身上,赐予他一些力量,有时会出现在彼此征伐、敌对的部族中某一人的身上,这种时候敌对者往往会臣服,还有可能出现在一只绵羊,一只牧羊犬,甚至是一只不知在哪咕咕叫的草原灰鸽身上,在这种时候……

神灵的恩赐要到何时才能送到应得之人手中就很难说了。

“……也就是说,莉莉娅娜小姐只是碰巧成为了这次狩猎之夜的神使?类似于……给表现好的一方送上奖励的人?”

虽然魔女怎么听也不像是会和神扯上关系的人,但是,想到盐沙城里,莉莉娅娜消灭熔岩龙兽时那圣洁如星空中天使的身姿,汀娜觉得这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怎么说呢,果然莉莉娅娜小姐好厉害。

“碰巧……吗?爱丽丝觉得,这可能不是什么碰巧呢……”

小人偶的表情却有些微妙,汀娜不了解那位还年幼的小小月神,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不过,现在是妖精的她可是很清楚,这位和戴安娜一起,成为妖精中最主流的双月信仰的神灵小姐是什么样的家伙。

“……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注视,很兴致勃勃的那种。”

“果然是有意的啊,也许是在报复莉莉上次打了她的屁股?”

“……大概吧……”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

“不用在意,这是在意也没法解决的事。”

“……?”

少女歪了歪头,不明所以。

很快,明亮的月光来到了天空的正中央。

大概走了十几公里吧,地平线上,出现了连绵的火光。

虽然这一段路上有看到不少聚集在一起的火光,但那些与此刻看到的无法相提并论。

一片片的帐篷林立,每一个帐篷的前方都点燃着明亮的篝火,草地被清理出来露出泥土,连黑夜也在旺盛的火光面前退却,就像在远离文明的荒野中生生的开辟不夜的领域。

甚至要比麦星城的夜晚都来的明亮。

但是,随着越来越接近那帐篷与篝火组成,洋溢着喧哗的营地,少女却不由得紧紧地皱起了眉毛。

“什、什么啊,这个味道……”

浓郁的血腥味。

难以想象那是会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散发的,几乎要黏在鼻子和嘴里的浓厚血腥味迎面冲来,连小人偶都皱起了眉毛,嫌恶的捂住了鼻子。

“献给狩猎之神神使的,‘战利品’吗?还真是野蛮呢,阿尔忒弥斯陛下可不会喜欢这种毫无美感的祭品。”

摆放在男人带着她们前进的道路两边的,是被开膛破肚的动物尸体,有草原狼,羚羊,甚至还有汀娜只在在草原上见过一次的野猪和鹿。

泥土的道路似乎也是刚刚才清理出来,大部分尸体的伤口还在流淌着鲜血,大概是刚刚死去还没有多久,因而那野兽的臭味和血腥味混杂了泥土与草腥味,在两侧火把的蒸腾下,少女的意识都开始模糊。

只有她们骑乘的星界独角兽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味道,步履非常轻快。

“……这些部族虽然信仰阿尔忒弥斯,却没有一个祭司的样子。”

莉莉娅娜倒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用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驱除了这难闻的味道。

“……但是他们相当强盛。”

“是呢,一般的部族可没法堆出这么一条路,就算几个部族联合起来也够呛……”

这条堆砌着魔物尸骸,被血沁透的道路足足有一百米长。在莉莉娅娜指尖亮起些许魔法的光芒后,那个自称赫洛汗部族第一猎人……还是勇士?

反正应该是部落里也应该很有名的男人就像之前一样,大声的宣告着,因为他们赫洛汗部族在这个狩猎之夜的英勇表现,伟大的月神派遣了神使来到草原上为我们带来繁荣与安康……汀娜不太听得懂他口音浓重的通用语,大概就是这种意思吧。

随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宣告,原本就很多的人们更是成堆成堆的聚集了起来,那些人的衣着也和帐篷一样,有的是羊皮的,有的是狼皮的,还有各种兽皮一起,用绿色的植物的经络织成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汀娜觉得随着人的聚集,难闻的气味越来越浓重了,即使是在莉莉娅娜的魔法之中。

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道路的尽头,有几个胡须都能当腰带的老人,男人早在走到这条野兽的血路上的时候就已经从马上翻了下来,在距离这些老人还有数十米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

看起来,那些就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了,

……汀娜小姐,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现在想离开的话。

——虽然可能会被这些猎人啊,骑兵什么的追出很远,搞不好要发生战斗,但一旦下了独角兽,再后悔就更加麻烦了哦。

“……下定决心来找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之前,我看过很多有关旅行的杂志,有一本杂志上说的话,我非常赞同。”

【旅行就是去见识崭新的事物,无论那是好的又或者是不好的。】

【甚至,去窥看那些糟糕的事物远比欣赏美丽的风景,品尝美味的食物更有意义,因为那能让你知晓更多,更加珍惜自己生活的美好。】

“……不要勉强,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

魔女小姐点了点头,让独角兽停了下来。

她朝着脸上露出僵硬笑容的汀娜,伸出了手。

就像贵族的小姐邀请着自己的舞伴,去共赴一场盛大的宴会。

——那也的确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三人多高的篝火刚刚被点燃,女人们对着柴堆泼洒着牛油与酒,让火焰迅速的爬升。金属的长杆架着一头牛和两只羊在火堆旁烤着,小孩们不停的从帐篷里搬出木头的矮桌和小凳,在林立的帐篷所围成的圆形空地上,所有人都忙碌与欢呼着,而他们的欢呼最后汇聚成唯一的祷词。

——感谢阿尔忒弥斯神!

“……”

希望自己在这里看到的一切,能够让自己不至于后悔自己的好奇心吧。

汀娜握着莉莉娅娜的手,从独角兽的背上跳了下来。

 

…………………………………………………………………………………………

 

汀娜逃也似的离开了包围着盛大篝火的圆形广场,跑到了远离帐篷群的一角。

正百无聊赖嚼着地上还算鲜嫩的草叶的马匹看着这个捂着嘴,在它们面前不停干呕着的人类,甩了甩尾巴。

这里似乎是游牧民的马厩,平原上木材是相对稀缺的资源,因而他们拴住马匹的方法,只是一根一根不粗的木桩直接插在泥土中,把缰绳往上面一套而已。

“唔……呃……”

但汀娜可没空管这些,她扶着一根相对还比较干净的木杆,不断的拍着胸口。

“汀娜小姐,明明莉莉都说不要勉强了……”

看着她这幅狼狈又难受的模样,小人偶心疼的拍着少女的背。

“酥油酒对于喝不惯的人来说是很入喉的东西,没有当众吐出来,辛苦汀娜小姐了呢……”

“我哪里知道,那玩意闻起来这么香,结果居然是那种味道啊……”

干呕了半天也没能吐出什么,脸色铁青的汀娜擦了擦嘴角,气若游丝。

好奇心是会害死猫的——在人生的第十八个年头中,少女终于深切的理解了这句话。

在像是贵族的骑士一样牵着莉莉娅娜的手,跟着那几个皱巴巴的老人来到篝火旁最华丽的,用许多许多兽皮叠在一起的神使御座——他们是这么称呼那个的,顺便一提,汀娜听到他们叫自己为神使的侍女——当莉莉娅娜坐上去之后,宴会就在女人们的歌声中开始了。

也许是青壮年的男人在这个夜晚大多外出狩猎的缘故,参加宴会的人几乎都是女人,老人和小孩,只有少数青少年,在那几个老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汀娜要努力分辨才能听清的祷词中,这些少年们从烧烤的牛羊中切下了最肥美的里脊肉,放在干净的木盘上呈送到了莉莉娅娜和汀娜的面前。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火焰的神使和侍女,等待着她们享用呈上的贡品。

牛肉的表皮已经烤的微焦,但肉的切面上还泛着血丝,撒上了不知名的香料和盐作为调味,顶多两成熟的牛肉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的情况让汀娜有些慌。

“……不用紧张。”

魔女小姐平静的伸出手,木板上窜出的火焰把这块牛肉从三成熟加热到七成熟,并用风刃切成了小块。

——神使大人不满意这个火候,再烤久一点!

——你们是想让神使大人的小嘴累死吗?!把肉切细一些!

这还引起了小小的骚动,但魔女小姐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她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片香气扑鼻的牛肉,递到了汀娜的面前。

……在游牧民部落里吃饭最好不要用刀叉,那会被认为是对主人的不礼貌,但是,这里的卫生环境的确糟糕,汀娜小姐的体质没法和这些游牧民比,所以,我来喂汀娜小姐。

【无垢】的魔女莉莉娅娜,身上是不会有脏污与病菌的。

“嗯、嗯……麻烦莉莉娅娜小姐了……”

莉莉娅娜的照顾让少女非常感动,甚至连牛肉的美味程度也上升了好多。

那一大块牛肉被两人吃完后,汀娜还有些意犹未尽——尽管她也不清楚美味的是这草原风味的烤全牛还是莉莉娅娜的手指。

但一转头,她看到烹调料理的女人们直接用手从陶罐里捞起不知道是什么的调味品抹在烤牛羊上,被勾起来的些许食欲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自认为自己没有洁癖,但洁癖和讲卫生是两码事。

感到一股反胃的少女决定了,再也不碰这场宴会中的任何食物。

不过,接下来送到莉莉娅娜和汀娜身面前的两个精致的陶土酒碗,却让汀娜的食欲又被勾起来了。

热气腾腾的白色液体弥漫着一种独特的香气,有点像奶香,和酒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刺激着少女的嗅觉。

——这是什么?

她端起那个陶碗,心里想着至少喝的东西会比较干净吧,又是热腾腾的,看起来还像是加了牛奶。

——啊,是酥油奶酒,游牧民特色的一种酒酿,虽然爱丽丝不太清楚酿造的方法,但是莉莉一起在北地的草原旅行时,被牧人招待过这个。

小人偶认出了这种饮料,她向汀娜介绍着。

而魔女小姐只是淡淡的说:

……对于第一次喝的人来说,这种酒很不友好,汀娜小姐,不要勉强。

——我会注意的……

于是汀娜咕咚一下喝进了一大口。

然后,她就脸色铁青的逃出了宴会的场地。

“……现在嘴里还是油油的……”

只喝了一口,少女却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一样,但是又不像喝葡萄酒啊,麦酒之类喝醉后那种感觉,反而像是喝了热热的牛奶一样,肚子里很暖,不烧,却有一股酒气从喉咙里往上钻,而黏在嘴里和喉咙中那油腻的味道,又实在让她作呕。

这到底是酒?是奶?还是油?

“这片草原游牧民们的口味偏向重油,重盐,少有素食,尤其是在深秋与寒冬,用牛奶和羊奶制作的酥油几乎会出现在他们所有的食物之中,提供御寒的脂肪与热量。”

爱丽丝坐在少女的肩膀上,安抚着心情极度恶劣的少女。

“如果是北方,和文明接触比较多的游牧民,他们的酥油茶可能比较友好一点,但埃尔隆大草原,是一片还没被开发过的净土,这里的一切都保持着最原始的模样,包括游牧民的文化与习俗,也包括食物的味道。”

“咕……所有人都随地大小便的地方,哪里能叫做净土了……真是失望透了。”

少女嫌恶的撇了撇嘴。

“汀娜小姐想在这里找汀娜小姐所习惯的文明,这当然会失望啦。”

爱丽丝用一副“爱丽丝早就知道”的表情捏了捏少女鼓起的脸颊。

魔女小姐和小人偶打从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位渐渐开始习惯在荒蛮大地上旅行,但骨子里依然是一个“城市人”而不是旅者的少女,那好奇心的正体,其实就是对习惯成自然的文明火光的依存。

少女认为聚集起来的人会产生文明,想找到那样的文明来缓和一下这几日的野蛮生活带来的不适应感。

但这样的想法在这里注定是失败的。

火不仅仅代表着文明与秩序。

文明和野蛮本就是一位女神的两面。

就如同现在高悬天际的阿尔忒弥斯之月一样,她是猎人的守护者,狩猎女神,当她高悬天际,大陆的夜晚将陷入猎人与猎物的厮杀,但同时,她也是艺术的神灵,得到她神迹的艺术家远比猎手更多。

而且,爱丽丝觉得有些事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汀娜的。

“另外,汀娜小姐,虽然汀娜小姐会觉得这些人很野蛮之类的,但这也是属于他们的文明、他们的文化哦,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但爱丽丝和莉莉希望,汀娜小姐能不带偏见的去看待这些。”

“……哈……我想休息了……想一觉睡到明天早晨,然后离开。”

汀娜无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但是,就连这个愿望在现在也无比奢侈。

哪怕嗅觉已经麻木,宴会上嘈杂的噪音也久久不散,汀娜实在是不觉得没有莉莉娅娜的魔法,她能好好地睡下。

“说起来作为神使,我也没看莉莉娅娜小姐拿了什么赏赐之类的东西呐……”

“反正要做的就是和那些长老什么的扯皮,要是有受伤生病的人就用弄点草药来疗伤治病,没关系的,莉莉倒是早就习惯了被人当神使啊,贵客啊,巫女啊什么的供起来呢,不如说,汀娜小姐要怎么度过这个夜晚呢?这个宴会毫无疑问是要通宵的哦?”

汀娜选择性的忽视了小人偶的话,但爱丽丝也并不在意,观念的扭转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像即使有明确的证据,大陆上的大多数人类还是不愿意相信他们只是从一种猿猴魔物进化来的一样。

“……啊啊,说的是呐……要做什么呢……嗯?”

少女百无聊赖的目光,短暂的聚焦在在距离马厩不远的一个帐篷旁。

“哇!被发现了!”

“快跑快跑!”

“呜,被神使的侍女发现啦,要被吃掉啦!”

鬼鬼祟祟从那里探出来的三个小脑袋立刻一窝蜂的缩了回去。

“……爱丽丝小姐,那是……”

“游牧民的孩子们呢,狩猎之夜的时候,男人们大都会出去狩猎,在营地里只留下少量的青壮年保护女人和孩子们,看来她们对汀娜小姐很好奇的样子。”

“我觉得她们大概是搞不清楚神使啊,神使的侍女是什么东西的……说不定只是对我身上的衣服感兴趣呢。”

虽然汀娜现在穿的便服也只是一些便宜货……但比起兽皮和羊毛的粗劣织物,还是很漂亮的。

“到底要做什么才好呢……”

就在汀娜沉思着要怎么打发时间的时候,那三双乌溜溜的小眼睛又看了过来,发现汀娜没有移开视线,又哇呀哇呀的缩了回去。

他们看起来比莉莉娅娜还要小一些,黑黑的,大概是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寒冬吧,褐色的头发都很长,在马厩旁边火把不甚明亮的火光下,汀娜甚至没法分辨他们是男孩还是女孩。

想了想,汀娜朝他们点了点头。

“过来。”

缩。

“……”

钻出来。

“觉得好奇就过来呀?”

缩。

“……爱丽丝小姐,这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重复了好几次后。

汀娜放弃了,这是在玩打地鼠吗?

“因为汀娜小姐说话没有口音,孩子们不太听得懂呀。”

“……”

于是汀娜从空间储物戒指里倒出了几颗用纸包好的咖啡糖,这原本是早起时抵抗睡意用的,苦味和甜味的平衡相当绝妙,她对着几个孩子扔了过去,然后自己也剥开糖纸,把那咖啡色的糖果扔进了嘴里。

“好甜!”

“还有吗?”

“还想要!”

效果拔群。

原本还犹犹豫豫的孩子们在有样学样的把糖果放进嘴里后,他们乌溜溜眼睛中的戒备立刻就消失了。

两个瘦小的女孩,和一个稍微强壮一些的男孩就像三只小狗一样围着少女,如果他们有长尾巴的话一定会摇个不停,少女把玩着手里剩下来的几颗糖果,孩子们的眼睛也滴溜溜的跟着少女的动作在转。

不过,他们虽然用垂涎的目光看着,却没有一个人讨要,就算口水都从嘴角流下来了也没有。

“你们不想吃更多的吗?”

汀娜有些好奇,为了让孩子们听明白,她还特意慢慢的说了好几遍。

“想要,但是妈妈说了,不劳动的孩子是没有饭吃的。”

那个小男孩听了好几遍后,好像才终于听明白汀娜的话,他紧紧看着汀娜在他眼前挥动的糖果,咕噜的咽了口唾沫。

结果,这一下好像直接把那颗本来就小小的糖果咽下去了,男孩愣了一会儿之后,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汀娜。

“所、所以,有什么事是我们可以做的,我一定。”

即使如此,他还是坚定的没有讨要,就连汀娜把咖啡糖放到了他的面前,他也倔强的摇了摇脑袋。

不劳者不得食——看起来这些孩子们笃信着这件事。

“做什么……吗……”

有些茫然的看着三个孩子汀娜一时间愣住了。

虽然因为想不到能做什么把孩子们招呼过来了,但是汀娜却没有想过能做什么。

聊天吗?和这些孩子们聊什么呢?他们枕边的故事,他们的生活?还是自己的?

就像他们听汀娜的话要好几遍才能听懂,汀娜听他们的话,也要花时间分辨才能听懂,要聊天的话,未免太过费劲了。

那做游戏?

结果汀娜向他们说了一些简单游戏的规则后,孩子们用茫然的表情看着她。

就在少女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而转头想要向爱丽丝问些什么的时候。

她看到了正咯嚓咯嚓嚼着脚下秋草的马匹,她汀娜灵机一动,向孩子们问道。

“你们会骑马吗?”

“骑马”这个词她只说了一遍,那些孩子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们不听停的点头,然后欢呼着从马厩里牵出几匹光是腿就比他们还高的骏马。

这可真是一副超现实的光景,看起来可能还不满十岁的男孩女孩拉着缰绳把马牵出来后拍了拍马匹的腿,那些高头大马就乖乖的趴了下来,直到男孩嘿的一声灵活的爬上马鞍一拉缰绳,才重新站起来。

“阿爸是洛伦扎部族最好的骑手,我是阿爸最自豪的儿子,我是最好的!”

这个男孩的脚还够不到游牧民那造型独特的马镫,但是只拉着缰绳,用双腿夹着马背,棕色的马匹也乖乖的听从他的意愿,在汀娜的面前转了好几圈。

“胡说,明明你上次还输给了羊毛,上上次还输给了我!”

女孩们也不甘示弱,她们各自牵出一匹马,灵活的爬了上去,汀娜看着这无比魔幻的场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游牧民的孩子都是怪物吗……”

她喃喃自语,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十八年的人生究竟在做什么。

“因为游牧民们从小就是学习放牧,骑马,射箭和武技,其中射箭如果臂力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是没法开始学的,游牧民的武技也是,所以在进入青春期前他们要做的就是好好放牧好好学骑马,从小就专注于这两件事,有这样的程度一点也不奇怪。”

爱丽丝连忙把少女的思考从牛角尖里揪出来,说完,她又补了一句:

“而且汀娜小姐也没有想一晚上就到达这个水准吧?”

“怎么会……星界独角兽又没有缰绳。”

就像被打败一样耷拉着肩膀,汀娜不断的摇头。

“我只要学会怎么骑上去,怎么坐稳就可以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不是容易的事。

【首先要骑上去,坐稳,其他以后再说】

汀娜问起骑乘的秘诀时,两个女孩和男孩异口同声的说着,于是,汀娜借了一个女孩的红马,努力的爬了上去。

骑了几天星界独角兽,虽然汀娜上马时花了一些时间,但还不是什么麻烦的事,而且这匹马相当温顺,尽管因为陌生人骑到身上稍微有些躁动的扭了扭身子,但在女孩的安抚下马上就平静了下来,任由汀娜牵着缰绳,指引着它慢慢踱步,慢跑,然后停下。

十分钟后。

“我觉得我已经完全了解骑马的要领了,嗯,说起来我比孩子们高,手脚也长很多呢,搞不好其实学习骑马的优势很大?”

汀娜如是说着。

又两分钟后。

少女从马背上被掀飞了。

“汀娜小姐,得意忘形可不行哦。”

爱丽丝看着晕头转向的汀娜,努力的压抑着笑意。

孩子们说的另一个要诀是【无论如何也不要被马匹甩下来】,说完后,那个小女孩就开始让汀娜骑着的马开始自由挣扎了。

在开始之前,爱丽丝还特别叮嘱少女,在骑乘技术不佳的时候不要把脚完全踩到马镫里。

马的力量可是很大的,她可不希望汀娜成为死踩着马镫不放结果被甩下来的时候扭断双腿的倒霉蛋。

如果坚持不住,宁愿被甩下来都好。

虽然听取了爱丽丝的建议,但是汀娜还是吃到了苦头,挣扎起来的马匹简直比暴风雨中颠簸的小船还要可怕,你所能感觉到的就是大地在颤动,屁股一下子抬起一下子砸下,身体前俯后仰左右摇晃,紧紧拉住缰绳的话马头的摇晃会把甩来甩去直到头昏脑涨。

汀娜没有能够制止住马匹的臂力,好几次都是握着缰绳被甩了下来,可即使这样她也不敢放开手,如果放手,她就又能体会到像一颗炮弹一样被甩飞出去,在空中被爱丽丝接下来的感觉了。

也多亏了爱丽丝在她摔在地上之前就能接住她,不然少女现在说不定就是浑身淤青,搞不好还会断几根骨头了。

“再来!”

汀娜被爱丽丝放下来,又苦大仇深的爬上了马背,一阵颠簸甩来甩去后被甩飞,重复着这样的过程。

不知不觉,其他的孩子也被吸引过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出狩猎的大人们回来了,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宴会的场地更加的热闹起来。

不过既然莉莉娅娜没事的话,汀娜早就决定不去关注那边了。

小家伙们对大人的饮酒作乐也不感兴趣。

他们围着汀娜,有大声告诉少女应该怎么做的,有自己也牵一匹马出来和这位神使的侍女小姐一起比试谁能在马上坚持更久的,当然更多的还是在汀娜一次次一次次的跌落中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气氛非常热烈,在汀娜休息的时候,也有很多孩子渐渐放下了警惕心,和爱丽丝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孩子们是老鹰,爱丽丝是小鸡,一大群孩子追着小小的人偶,但爱丽丝一次也没有让他们抓到。

要知道草原上水资源没有那么丰富,很多游牧民一生中甚至只洗两次澡,虽然脏兮兮的孩子比脏兮兮的大人要比较好接受一些。

但终归是脏兮兮的。

在第一百次还是两百次被甩下来的时候,汀娜终于能在马背上坚持五分钟了。

这一次,她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莉莉娅娜小姐……?”

少女先是一愣,紧接着,连忙抬起头。

“……汀娜小姐,在做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魔女小姐正用炽白的双瞳看着她,越过那张平静的面容,阿尔忒弥斯之月在西方的地平线上,已经只剩下小小的一块了。

“那个……我在学习骑马……”

不知不觉,夜晚已经走到尽头了吗?

宴会的场地,连那高高的篝火也已经熄灭。

那银白的披肩不见了,魔女小姐抱着汀娜,有些困惑的样子。

 “宴会已经结束了吗?”

惊讶于自己居然真的通宵了一晚上而且还这么有精神,汀娜转头看向四周。

孩子们看到神使过来了,稍微有些拘束的后退了一些,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看着她和汀娜,只有个别胆子比较大的孩子敢悄悄的靠近,好像想伸手摸摸这位神灵的使者,莉莉娅娜一回头,他们就大呼小叫着跑开了。

“……嗯,我把所有挑战者全部打败,就结束了。”

 “……诶?”

平静的说着让汀娜愣住的话,魔女把汀娜放了下来。

 

东边的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专注于骑马的汀娜这才意识到,这段时间已经看习惯的草原黎明已经快要来了。

狩猎之夜已经结束,话虽如此,汀娜所看到的狩猎,也只有那群狼群的移动和溃逃,还有游牧民清扫猎场而已。

“……已经快要黎明了,我们也该走了。”

“不,等一下等一下,挑战者是怎么回事呀?打败又是怎么回事呀?”

但现在,少女的注意力完全被莉莉娅娜所说的话牵扯住了,在自己忙于和那匹马闹腾的时候,在那个宴会场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爱丽丝还没有告诉汀娜小姐吗?”

摊开书本,在上面放上金黄的花瓣,从足边采起的还带有露珠的秋草,几块晶莹的玻璃和宝石,撒上一些亮闪闪的粉尘……一边放置着施法素材,反而是莉莉娅娜因为少女的困惑歪了歪头。

“啊,爱丽丝还没来得及告诉汀娜小姐呢。”

正在安抚着陪汀娜闹了一夜的红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胡萝卜的爱丽丝直到这个时候才想到,她还没有向汀娜解释,阿尔忒弥斯的神使对一个游牧民部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不过,其实不知道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知道。”

稍微有些不安的,汀娜盯着小人偶翡翠色的双瞳,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在自己不主动询问的时候是彻头彻尾的神秘主义者,不如说有些问题汀娜现在也没有得到答案。

“那就简单一点说明好了,阿尔忒弥斯的神使,是司掌狩猎的月神大人赏赐给在狩猎之夜里有着优秀表现的部族的,一般会是带着圣物的各种动物,偶尔也会是男性或者女性,在这种时候啊,神使本身就是赏赐哦?部族里会举办盛大的宴会,男人或女人们会展开竞技,争夺第一个和神使交合的权力。”

“……等——”

汀娜呆住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

“要说原因的话就是游牧民相信神使拥有着神性的力量,和神使留下后代就可以让部族全体都拥有神性,当然,神使的侍女也是。”

把几根胡萝卜塞到马嘴里,爱丽丝飘回到了莉莉娅娜的身边,毫不在意的说着,汀娜捂着脑袋,因为三观遭遇的冲击而有些目眩。

就在她在马背上一次又一次被甩下去的同时,狩猎归来的猎人们,正为莉莉娅娜而战?

为了得到第一个和莉莉娅娜交合,留下后裔的权力——对了,汀娜记起来了。

她在小说里看过类似的描述,远离社会的游牧民们没有文明社会里的婚配观念,似乎是为了适应严峻的草原,他们没有【婚姻】这种东西,男人和女人只要愿意就可以随意交合,只要能诞下健康的后代,在部族里女性成员比较少的时候他们还会为了先后顺序来比赛……

当年的她还在嘲笑那个作者,怎么会有这么野蛮的人——当时她对游牧民的认知,只不过是衣食住行的方式都和她不太一样的普通人而已。

——真神在上,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呢?

汀娜苦闷的呻吟着。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不是什么需要在意的事,游牧民崇尚力量,如果神使对他们没有兴趣,把他们全都打趴下,他们也会干脆的臣服并且放弃……”

“不是那样的问题!这样野蛮的、这样野蛮的习俗,要是我一开始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说要过来——”

汀娜有些焦躁的打断了魔女小姐的话,甚至,连那些孩子们的面目都变得可憎了。

肮脏的部落,野蛮的游牧民,令人瞠目结舌的习俗——自己都做了什么啊?因为没有意义的好奇心,让自己,让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到了这样的地方?

如果输了——就算汀娜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莉莉娅娜会被这些野蛮的游牧民击败,但是,如果输了——

她们就要一辈子待在这里,给这里的所有男人生孩子吗?!

“……汀娜小姐,我承认没有事先说明的失误,因为我觉得,汀娜小姐是真的对这个游牧民族非常好奇。”

但是,请不要用你认为理所当然的【文明】,来指责游牧民们的习俗是野蛮的,这也是文明,属于他们的文明。

魔女平静的看着不知为何焦虑起来的少女,是否理解,是否尊重,是否接受,那是你的自由,莉莉娅娜这么说着,那并不是指责,只是平静的阐述观点。

“……但是,我不觉得在红地毯上撒上鲜花与香水,会比那条洒满鲜血的泥土道路文明到哪里去。”

说完,莉莉娅娜合拢了书本。

默唱结束。

一只金光璀璨的独角兽出现在了魔女的身畔,仿佛是这个夜晚的最后,降临于大地的第一缕灿烂曙光。

孩子们哇啊哇啊的惊呼了起来,纷纷朝着“神使”跪了下来,顶礼膜拜。

“……该走了,今天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好好休息吧。”

“……嗯。”

“汀娜,到目前为止的旅行,还开心吗?”

“……”

——神使大人和侍女大人和那个会飞的小人在说什么呢?

低着头的女孩,好奇的想着。

沙拉沙拉,女孩的前方响起了草叶的轻响。

好像有谁走过来了,在神使大人还没有来部族里的时候,阿妈说过当神使大人施展神威的时候一定不能看,所以她乖乖的没有抬头。

不一会儿,沙拉沙拉,草叶轻响,是神使大人还是侍女大人又走回去了呢?草原上响起了清脆的鸣叫,金色的光慢慢消失了。

——神使大人回去了吗?

等到那璀璨的光芒消失,女孩眨了眨眼睛,按耐不住的抬起了头。

“哎哟?”

她的小脑袋撞到了一个透明的,从来没见过的罐子,里面装满了侍女小姐为了奖励他们教她骑马——虽然孩子们不知道为什么神使的侍女骑马比她们还要差劲——给他们的,非常好吃的东西。

“可是最后侍女大人也没有学会骑马呀。”

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侍女大人给了大家很多,所以大家都认识这个。

“也许这是对我们的赏赐!”

“不对不对,阿妈告诉我,神使大人和侍女大人的赏赐是让男孩子把尿尿的地方,放到她们尿尿的地方里去,每个男孩都可以放进去,然后尿出白白的尿,如果有小孩子生下来,就会变成阿爸!”

“可阿妈告诉我我们长大后也会被这么做。”

“大概神使大人和侍女大人是特别的吧?”

“那这个是什么呢?”

“我们没有劳动所以不能要这个啦。”

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最后决定,把这个透明的罐子带给长老们,让他们决定。

只有离罐子最近的女孩眨了眨眼睛,她在刚刚,好像听到侍女大人对她说了什么?

因为侍女大人的话说的很蹩脚,所以她没有听的很清楚,但那似乎发了两个相同的迎接……是什么呢……

女孩抬起头看向被一道一道金色曙光照亮的草原,晃了晃小脑袋。

然后转身跟着伙伴们去找长老了。

 

…………………………………………………………………………………………

 

某一日的后话:

 

“汀娜小姐,为什么你不把那些糖果撒在孩子们的面前而是装在罐子里呢?”

“诶,我没想那么多就随手……难道说,不可以这样?”

“也不是不可以啦……只是……”

“……他们会把那个当成我们最后赐下的圣物,满怀敬畏的供奉起来的吧,因为游牧民没见过透明树胶。”

“尤其是莉莉用一只手就那几个部族的勇士们全部锤翻,说不定他们为了祈求可以得到莉莉那样的力量,以后还会对着那个糖罐搞各种各样的仪式呢,但总之,应该不会去吃就是了,尤其是发现吃了那些糖果的孩子们并没有拥有神一般的力量的时候,搞不好还会斥责他们浪费了神使大人的恩赐……嗯,一定会这样的吧。”

“……”

“汀娜小姐?”

“……我,果然还是不能,没有偏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