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年以后,当别人问起拥有冯·西亚之名,以一介普通人身份陪伴着神秘而传奇的魔女莉莉娅娜经历众多冒险的少女在漫长旅途中最大的感想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与魔女的第一次旅行。

丰收时节的天空蓝澄澄的,和故乡那带有些许翡绿的苍穹不一样,大朵小朵的云彩没有海风的折腾,就像地面上的羊群,一群群、一簇簇。地面上也有白花花的羊群,如果用云朵来形容它们,就好像自己也正驰骋在逐渐枯黄的天空中,听麦浪的沙沙声。

听起来,很闲致吧?

进入草原后,眼前的景色还更美呢,天苍苍,野茫茫,秋风中仅有草叶的尖端变成金灿灿的原野,就像碧绿的海洋翻腾着金黄的波浪。

风里逐渐褪去了人类生活的气息,属于旷野的味道,属于天空的味道,最重要的是,怀里莉莉娅娜那淡淡的,令人沉迷的书卷般的芬芳,小人偶坐在独角兽的头顶,如同真正的妖精般唱起远古的歌谣,歌声融化在风中,比少女听过的任何一处歌剧更加迷人。

——啊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汀娜问自己。

——当然有。

她的双腿都在打颤,但这却不是因为幸福与眼前令人惊叹的美景。

“……汀娜小姐,还好吗?”

“还……还好……”

“……这已经是星界独角兽最慢的速度了,稍微,忍耐一下吧。”

“好、好的,没关系的,只是这种程度,我还可以忍受……”

——如果颠簸能再平缓些,就更好了。

紧紧的用双腿夹着独角兽的肚子,抱着莉莉娅娜的少女用坚毅的表情搂着小小的魔女,思绪,却飞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有一段时间,她曾有过那样的想法。

——为什么王国海军的军舰又坚固又强大,可以抵抗海上最猛烈的风暴和危险的魔物,如果生产相同规格的渔船出租给渔民们呢?这样,大家可以去远洋捕获更多的鱼,生活也会更好,大家都富裕起来的话,城市也会变得富裕——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这个连汀娜自己都几乎遗忘掉的问题,在几天前得到了答案。

——军用、和民用,到底不是同一种东西啊。

星界独角兽,是活在星界,以星月与太阳的光辉为主食,幻想种。被魔女和妖精驯化后的独角兽是大陆最强的骑兵之一,妖精圣白骑兵的坐骑,吟游诗人传颂的古老诗歌中,当它们开始冲锋,大地也将被神圣的光辉掩藏。

而作为独角兽的祖先,星界独角兽更是拥有着超乎想象的速度。

当它们开始驰骋,仰望天空的人们会看到转瞬即逝的流星。

——坐在一颗流星上旅行是什么感受呢?

汀娜说不上来,因为几天前星界独角兽开始飞奔的一瞬间,她就在仿佛玻璃皲裂的爆音中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时,已经到了黄昏,她趴在一家旅店的床铺上,几乎以为自己失去了下半身。

因为这个,魔女小姐的行程又被延后了一天。

感谢马鞍的发明,更感谢那些娇贵的贵族小姐弄出了减震马鞍这种东西。

从草原边陲的小镇买到减震马鞍后,星界独角兽也再没有跑出那将少女心撕碎的一点也不剩的可怕速度,加上好几天的适应,汀娜可以在骑乘它两个小时后,还能勉强的站立了。

但少女所面临的磨难,还不止这些,一切在文明的世界里被认为稀松平常的事物,都在一夜之间,变得无比的陌生。

比如,上厕所。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我……我想,上厕所……”

“……嗯。”

“……那个,为什么要用魔法弄出一把小铲子给我呢……”

“汀娜小姐要知道,草原上的魔物是可以通过排泄物的新鲜程度准确的追踪猎物的呢,虽然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魔物,但总是被魔物追着也不好吧,所以上厕所前一定要挖出一个小坑,上完厕所后要用土盖上,就像猫咪那样。”

“……那我,还是忍耐一下好了……”

“草原里是不可能有厕所的哦,就算遇到游牧民,他们上厕所的方式也就是在这片草原上随便挖个坑呢。”

“……我知道了……那,请等我一下……”

“……就在这里。”

“诶?”

“……茂密的草里,可能潜伏着毒蛇,与毒虫,如果是神经性毒素的话,汀娜小姐,连呼救也做不到。”

“对喔,比如……嘿,比如这种绿色的,有随季节变化的环状花纹的,就是很厉害的剧毒蛇,被这个咬一口的话,就算是牛也活不过两分钟呢,还有一些小虫子,虽然不会致死,但是毒性也很强,叮一口让皮肤溃烂掉还是很容易的。”

“呜呜……被看着,出不来……”

“……那就等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再解决吧。”

“放轻松放轻松,大家都是女孩子,没什么好害羞的啦。”

“啊呜呜……”

又比如,睡觉。

“……莉莉娅娜小姐……”

“……嗯?”

“草腥味好重,而且,草原上有狼在叫……”

“就是草原狼呢,因为埃尔隆草原没有被怎么开发探索过,魔物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不过不用担心啦,如果睡不着的话,来抱着莉莉和爱丽丝吧?”

“不可以把莉莉娅娜小姐的城堡拿出来吗?至少那个,让人有安全感……”

“……那个的展开和收拢都很花时间,只有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一周以上时,才会拿出来用。”

“呜呜呜……莉莉娅娜小姐,请用魔法让我睡吧……”

“……嗯。”

又比如说,洗澡与更换衣物……哦,在莉莉娅娜的魔法下,汀娜原本以为最麻烦的事反而变得简单了。

魔女直接从水元素位面呼唤来温热的泉水供两人沐浴,用水球和【洁净术】,【烘干术】几分钟就可以把衣物洗好并且烘干,把头发吹干,维持身体和精神上的洁净,这也是每天的旅途中,能让少女身心放松的时刻。

唯一的问题大概只有……

“莉莉娅娜小姐,拜托你把衣服穿上吧……”

“……这样很舒服,泥土的感觉,风的感觉,天空的感觉,星星的感觉……”

“想要劝说莉莉穿上衣服的话还是放弃吧,汀娜小姐,对于魔女来说,在这片草原上还用布料遮蔽自己与世界的联系简直就是一种亵渎呢,顺带一提,很多游牧民族因为有着和魔女类似的信仰,他们最多也就是在严冬中披些羊毛斗篷或者兽皮来御寒,而只有幼小病弱的人才会穿衣服的。”

“所以才会被叫做野蛮人吗……”

“什么是文明,不是那些自诩文明的人规定的吗?”

恩,这个算不算问题暂时搁置不谈。

总之,在进入草原之后的几天中,汀娜遇到了以前从来都没有去想过的问题,完全没有被驯服和改造的【自然】就那样赤裸裸的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但不得不说,人类的适应力是伟大的。

只用了短短四天,就让汀娜开始渐渐的习惯了。

就算腰肢和双腿依然每天都用酸麻无声的抗议着,少女也习惯了马背上的颠簸。

即使浓郁的草腥味,泥土的味道和草原上魔物的吼叫依然会让她胆战心惊,她也开始可以在莉莉娅娜用魔法制作的帐篷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哪怕无比羞耻,羞耻到想要死了,也习惯了上厕所时被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守在身旁看着。

尽管对随地大小便和要自己处理自己的排泄物这两点少女打心底的不接受,但也毫无办法。

这维持着原貌的自然,本身就是严酷的生存环境,在这里,少女十几年养成的道德规范没有容身之所,可以庆幸的大概只有莉莉娅娜显然是预料到了这些,专门为她准备的纸巾足够用上好几个月这点吧。

嗯,专门为她准备的。

莉莉娅娜当然是不需要这些的,【无垢】的魔女与污秽无缘,每日的沐浴也只是一种休息的方式,为了感受【世界】所以不需要衣物,当然也不会要花时间洗衣服,作为一位魔女这纯粹的自然就像摇篮一样舒适,更不会有失眠的困扰。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可以自然的说着要用走的穿越这片草原了……”

如果只有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话,说不定她们真的可以靠自己的双足穿越这片广袤的草原。

而汀娜自己,还遇到了诸如水土不服,在秋天依然活跃的蚊虫侵扰,这天早上,甚至不小心让一只蛇咬到,麻痹了整整半天。

心情复杂的把土坑里的纸巾掩埋,让魔力的小铲消散,汀娜跟在寻找今晚休息地点的莉莉娅娜身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敬启,应该已经到了光辉之城的爸爸妈妈。

你们的女儿变成一个野孩子了,而且什么也做不到,变成成了莉莉娅娜小姐的累赘了。

从进入这片草原开始,已经是第七天了。

星界独角兽的召唤契约也暂时到期,那美丽,却再也无法让少女的心情荡起波澜的生灵在魔女小姐的魔法阵中,依依不舍的消失了。

虽然那和美丽优雅的外表完全不相称的粗暴骑乘体验让汀娜一度重新活跃起来的少女心在颠颠簸簸中支离破碎,当看到那可以说几乎是代表着自己天真时节的生物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少女还是觉得有些落寂。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不永久召唤一只作为代步的工具呢?”

“……太显眼了,而且,照顾一只梦幻种是很耗费精力的。”

魔法的光芒在一条潺潺的草原溪流边升起泥土的平台,用【化石为泥】变为坚硬的岩石,将冒险者也经常使用的魔法帐篷卷轴撕开,一个圆顶的白色小帐篷就在草原上立了起来。

魔女小姐,从空间储物戒指里倾出一些木炭堆砌在岩石的平台前,小人偶啪嗒一拍手,一个小小的篝火也燃烧了起来。

“今天也来吃美味的烤肉吧。”

如果说每日的沐浴是汀娜最能放松的时刻,那么,每天的晚饭就是少女最为幸福与期待的瞬间。

莉莉娅娜的空间储物戒指里存放了大量冷藏的食物,无论是鸡鸭鱼肉还是米面油盐,甚至还有很多用冰霜魔法封存,一直维持着比较新鲜状态的蔬果,调味品什么的也异常丰富。每当搭建好住宿的营地,点起篝火后,爱丽丝就会大展身手作出美味的妖精风格的料理,和【枫叶小号】中费洛亚准备的食物比起来也丝毫不差。

有时候,在草原上遇见野生的牛羊,星界独角兽还会用它的天赋魔法捕猎几只,食物的来源完全没有问题。

今天的晚餐就是烤羊肉和蔬果奶油浓汤,餐具是莉莉娅娜用魔力塑形的,和这几天的美味与丰盛无二。

紧接着是沐浴,然后,聊一聊天,就睡觉,等到第二天的黎明初绽,就起床再次踏上旅途。

这就是汀娜,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旅行的每一天,尽管不是完全适应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不太好的体验也有很多,但总体而言。

——每天晚上都能抱着莉莉娅娜小姐摸摸蹭蹭。

光这一条,就足以让少女把这次旅途的评价蹭蹭蹭的提高好几个加号,在并不静谧的夜晚美美的睡去。

但今夜,却格外的喧嚣。

感觉到怀里又软又暖的小小抱枕突然坐起,汀娜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早上好。

“还没有到早晨哦,汀娜小姐。”

但抬起头,少女却看到摊开书本,周身亮起彩虹色魔力光的魔女。

潇洒的一扬发丝,从透过帐篷门的月光中,拿出一张白银色长弓的爱丽丝,小人偶飘到汀娜的面前,把那张弓往少女的额头上一贴。

“今晚可是阿尔忒弥斯之月照耀大陆的夜晚,有客人来拜访爱丽丝,莉莉和汀娜了哦。”

“……诶?”

少女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尚未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脑袋,暂时性的没能理解人偶小姐的话语。

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是……照耀大陆的双月中的一轮吧?

每个月都有两天取代戴安娜之月,照亮夜晚的天空,每到这两个夜晚,月光总是格外明亮而让人感觉精力充沛,在学生时代,我都喜欢在那样的夜晚通宵复习而且每次考试前都希望考试前一夜就是阿尔忒弥斯之夜……

——嗷呜——

——嗷——嗷呜——

“……”

“怎么样,汀娜小姐,现在清醒了吗?”

爱丽丝把冰凉的银色长弓放了下来,看着少女的表情从呆滞一下变得惊慌,优雅的勾起了嘴唇的弧度。

“啊啊……非常的……”

——嗷呜————!!!!

“……清醒了……”

汀娜缩了缩脖子。

草原上有狼。

第一天进入这片草原时少女就知道了,这四天以来,几乎每一夜每一夜,枕边除了莉莉娅娜的体温,就有绵绵不绝的狼嚎相伴。

只是,以前的每一夜,都不曾这么接近而嘈杂!

狼嚎声此起彼伏,好像四面八方都有数不清的狼群,它们长啸着,兽性的嚎叫汇聚成势不可挡的浪潮。

“好、好多……”

“……阿尔忒弥斯是妖精崇拜的,狩猎与艺术的月神,当她照耀大陆时,在法瑞兰,妖精们会举办彻夜的祭典和狩猎,用利箭与画笔取悦这位还年幼的女神。”

而魔物们也会因为这月光而活跃。

莉莉娅娜合上了书本,汀娜跟着魔女小姐走出来,极光般的壁障,已经将这个小小的帐篷保护了起来。

“嗯嗯,这个数量还真是多呢,也就这样大的草原,可以养活这么多数量的狼群了吧,嗯……草原狼,风鬃狼,焰鬃狼……哦,看来这片草原至少有一个狼王呢,否则这些不同种族的狼魔物是不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行动的。它们过来了。”

一望无际的平原在夜色中显得深暗而阴晦,汀娜努力的瞪大眼睛也看不到坐在她左肩上的爱丽丝所说的狼群,连狼标志性的眼睛也看不到。

但小人偶最后一句话还是让她紧张了起来。

“它们会攻击我们吗,莉莉娅娜小姐是魔女,爱丽丝小姐现在也是妖精的样子……”

少女转头看向收起了书本,一言不发的莉莉娅娜。

在皎洁的月光下,魔女小姐的肌肤都沁透着莹润的光晕,仿佛有月光编制的圣衣披落在那纤尘不染的身体上——不对。

汀娜揉了揉眼睛。

莉莉娅娜的身上,是真的出现了一件华美的银色披肩,

“莉莉娅娜小姐,这个魔法是……”

“……魔女可以和鸟兽对话,但沟通万物不是我的专长。”

魔女小姐当然注意到了自己身上多出来的一件衣物,她抬起头,看了看高悬在草原的夜空中,格外明亮的巨大圆月,不紧不慢的回答着。

“……而妖精……虽然与魔物交谈,驯服魔物是她们的专长,魔物们也很喜欢与它们同为【自然】法则中诞生的妖精……”

“但就像大多数人喜欢钱,但快要饿死的时候就算你把一座金山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会为一块黑面包打的头破血流一样,也许莉莉的导师有能力安抚下一整个在阿尔忒弥斯之夜里躁动狩猎的狼群,但爱丽丝可做不到。”

“至于这个……老朋友的恶作剧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莉莉娅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汀娜觉得照耀在她身上的月光,变得更加明亮了。

——嗷呜——

——嗷呜嗷呜——

狼群的嚎叫越来越接近。

月光下的阴影中亮起了一双又一双或是莹绿,或是火红,又或是黄澄澄的色彩。狼的眼睛携裹着阴影,又或者说月影下的阴暗笼罩着狼群,宛若一泄潮水倾盆而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黑暗被照亮了,银色的辉光照在那一只只狼的毛皮上。转眼间,它们嘶吼着奔来,如同狂风席卷。

但这风,却擦开了被极光庇护的小小场所。

字面意义上的擦肩而过。

极近处,汀娜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只只疾驰的狼的身姿——最先跑过的狼脖子上有着蓬松而厚重的鬃毛,在夜风中张扬的散开,斑斑点点的天青色围绕着它们。

然后是体型更大,有着大尾巴和短毛的狼,它们的牙齿龇露在嘴外,就像尖锐的匕首,它们毛色不一,却发出最为凶戾的尖啸。

混杂在这些狼中的还有其他的种类,比如那些与最先跑过的狼很相似,但脖子上的鬃毛飞出斑斑火星的品种,还有背脊和四肢折射着金属冷光的品种,汀娜还看见了一只通体漆黑,有着血红瞳孔的狼,它从极光的护壁旁跑过,迅速的融入到一只长着金属外骨骼的狼的影子之中。

数量有一百,还是一千?

野兽的气味顷刻间占领了少女的呼吸,那是腥臭和血的味道,汀娜呆呆的看着这群狼驰骋而过,茂盛的草地被践踏低伏,露出下面黑褐色的泥土。

仿若一场真正的暴风在这数分钟里洗礼而过,只留下狼藉的大地和肃杀的空气。

直到那群袭的狼重新没入夜影,满身冷汗的少女,才好像终于找回了语言能力。

“好……好多……”

她捂着嘴,野兽的味道和血的味道仿佛还滞留在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烧灼咽喉与肺。

“如果汀娜小姐看到角马的迁徙,天际的银狼在暴风雪中狩猎,就会觉得这个也不怎么样了,这里应该是狼王麾下一部分的狼群而已,数量虽然多……但也还不到那么夸张。”

爱丽丝为汀娜拭去额头上滴下的冷汗,平静的回答。

“汀娜小姐很害怕吗?”

“……嗯,大概因为第一次被魔物追到要死就是狼的缘故……我现在连狗都有些不太敢靠近,这么多狼一起冲过来,我真的……嗯,吓到快窒息了,还好,它们好像对我们没有兴趣……”

汀娜拍着自己的胸口,深深的呼吸着,却因为那野性的气味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如果没有紧紧的抓着莉莉娅娜的手,如果没有那可以安心的暖意,说不定,自己就会那样昏阙过去也说不定。

“实在是太幸运了……”

话语刚落。

从狼群所奔驰而去的方向,草原的夜色中。

——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是呢,它们对莉莉,爱丽丝和汀娜没有兴趣……不过,那是因为它们要面对真正的对手哦,汀娜小姐,阿尔忒弥斯之夜是狩猎之夜,人狩猎魔物……那魔物呢?”

爱丽丝手里的弓箭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紧接着,远远的响起了另外的怒吼。

——魔物,当然是狩猎人了。

黑夜中,那聚集的火光中,有星星点点的火星四散,它们整齐的移动,时而会有一、两簇火星突然掉落、消失,时而又有新的火光亮起,离开光明的火环冲入漆黑的夜影。

“大概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吧,听说就像魔物们在阿尔忒弥斯之夜里会亢奋起来向人们进攻一样,一些游牧民族也会在这一天举行狩猎,而且往往不只是一个部族,这会是一次盛大的狩猎,但是……”

“……谁是猎物,谁是猎人,在这个夜晚……可很难说呢。”

莉莉娅娜掂起那银白的披风,像是感到无奈似的,抬起头仰望天空中的满月。

在汀娜的耳边,小小的人偶诉说着少女所看不到的厮杀。

那是距这里大约一千米之外的一个草原上的土坡,有人类在那里用木头的拒马围成了防线。

箭矢如雨落下,他们顾虑着干燥的草原而没有使用火箭,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巨大的陶锅,里面翻滚着粘稠的绿色汤汁,穿着兽皮衣物的游牧民正不停的把箭矢浸泡在里面,

“武器上淬了麻痹的药草,只需要给狼群留下伤口,就可以有效的制止它们的行动,并不追求杀死而是让它们失去威胁,都是老练的猎手们呢,爱丽丝觉得这个部落至少会有一两个巫医吧。”

拿着可以驻在泥土中的大木盾和砍刀的强壮男人们在拒马的后方整齐的排列着,游侠们在他们的保护下倾斜箭雨,当密集的狼群攻势被淬毒的箭雨遏制,举起火把,挥舞着长枪的骑兵发起冲锋。

“游牧民的骑兵,骑乘的马匹遮住了眼睛,堵住了耳朵,让它们不畏惧狼的凶戾与怒吼,当他们开始冲锋,就算是狼群也可以冲散。”

“一个,两个部族可凑不出这么多的人……莉莉,搞不好,我们才进草原没多久就能遇到部族联合呢。”

那并不是完美无缺的防线,更不是一面倒的屠杀,灵敏的狼群踩着拒马上同族的尸体,越过健壮的汉子用肉体搭建的围墙,袭击只有短剑护身的游侠。

猎物和猎人的立场转瞬间互换,皮甲无法阻拦狼的尖牙利齿,每一次防线被突破都是一次灾难。

有时候还会出现大团的火焰转瞬即逝,伴随着一个火光的消失或者野兽濒死的凄厉惨叫。

爱丽丝告诉汀娜,那是火鬃狼的天赋魔法,这种风鬃狼的变异种是这些游牧民最危险的敌人。

但更多的时候,那些火焰……不,那应该是火把才对,那些火把,正在逐渐远离了那火焰聚集的地方,朝着这边靠近。

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越来越少,越来越不整齐,越来越散乱,但他们切实的在靠近着。

而狼群在溃散。

原本气势汹汹宛如一道席卷草原而过的风暴,从汀娜看到第一头狼从帐篷不远处朝着来时的方向跑过后,一只又一只、一只又一只……迅速的四散逃离了。

这些狼的身上都是没有伤痕的,受伤的狼大概都已经被杀死了吧,人类虽然没有魔物那么强大的身体和天生的利爪尖牙,但是人类拥有的智慧,却足以让它们与之匹敌,甚至战胜它们。

“哎呀,看来这次是人类那边占了上风呢,她们过来了哦。”

爱丽丝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着注视着这场与她们没有任何关系的狩猎的魔女。

“……那么,我们也准备离开吧。”

“诶?”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伸出手,将魔法的帐篷消散,撤去了极光的屏障。

汀娜把视线从逐渐靠近的火光中转到披着银色披肩的魔女身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我们要离开呢……”

少女不解的看着满脸理所当然的拍了拍手,用不知道什么方法将篝火熄灭的爱丽丝和准备摊开那本大大书本的莉莉娅娜。

她一下子没跟上魔女和人偶的逻辑。

“为什么的话……”

“……汀娜小姐对他们很好奇吗?”

不过,要说没跟上的话……似乎这边也一样。

飘到莉莉娅娜肩膀上的小人偶和魔女一起仰着头看着汀娜。

“要说好奇的话的确是啦……”

面对魔女的反问,少女沉思了一下。

“嗯,我对他们很好奇。”

然后点了点头。

当新鲜感过去后,一成不变的风景就只会让人感觉到乏味,这个时候,出现了新的事物,果然汀娜还是想要去了解一下的。

毕竟,她还从来没见过真正的游牧民呢。

少女认为所谓的旅游就是去见识在故乡所看不到的食物,即使听到魔女小姐的旅游主张,这一点也没有改变。

“爱丽丝是不在意啦。”

“……如果汀娜小姐想的话,去看看也无妨。”

听到汀娜没什么迟疑的回答,魔女小姐眨了眨眼睛,干脆的点了点头。

“……只不过……汀娜小姐,说不定会失望的。”

紧接着,又说了这样的话。

“诶?”

还没有等汀娜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骏马的嘶鸣已经近在耳畔。

“——吁——”

一匹高大的黑马,就和月光所无法照亮的阴影无二,那深黑的毛皮上沾满了鲜血,就和骑乘其上的人一样。

男人手上举起的火把看起来就像一个石质的酒杯,火焰在里面熊熊燃烧,照亮了他染上血渍的光头和黢黑的面庞。

看到莉莉娅娜和汀娜,那个男人明显的愣住了。

他举着那个火把,骑在马上,呆呆的看着这草原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两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在看着那赤裸着身体,只披着有着无数月牙镂空的银色披肩的女孩。

他直直的盯着那幼小却美丽的女孩,张大了嘴,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甚至拿举着火炬的手揉了揉眼睛——

幸好,在那滚烫的烛油滴落下来之前,他反应了过来。

“伟大的阿尔忒弥斯之月啊!”

把火把插在了马鞍的皮套上,男人飞快的从马背上窜下来,五体投地的跪在了魔女小姐的面前,惊喜的喊着。

“神使大人,神使大人降临了!!”

“……哈?”

汀娜呆呆的看着跪在魔女面前的男人,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莉莉娅娜。

“哈——?!!”

她的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