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过程很让人不安-

——在飞空艇上看到了美丽的日出+

——从未见过的景色+

——脏乱的城市-

——不过贵族区很漂亮+

——见到了暗夜妖精+

——和莉莉娅娜,爱丽丝重逢了+

——和贵族小姐们的下午茶很愉快+

——被卷进了麻烦的事情-

——看到可怕的亡灵了-

——英特小姐的哥哥时候带着英特小姐来道谢+

刷拉刷拉……

汀娜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着什么的动作停止了,她放下羽毛笔,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罗列的一条条一项项。

“……呵。”

感觉分外滑稽。

按照《旅行猫咪》杂志上所说,“旅行日志”这种东西,只要最后罗列而出的加号多于减号,那无论最后,本人的感观如何,这都可以算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在那篇文章上还煞有介事的解释着:这是因为人对于不同时间之前的事态的感受力会随着时间的不同而改变,以至于无法客观的评价一次旅行,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会因为旅途结束时发生的某一件事的好坏,来评判旅行的好坏。

——这显然是有失公允的。

“骗你的亡灵去吧。”

撕拉。

少女嘀咕着,把这页纸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掉,揉成一团扔进了一排灌木围成的垃圾箱。

——有失公允?

——本来就是主观的感受有什么公允可失的。

是啊,人类的主观情绪是很容易受影响的,尤其是,总会把第一次的感受放大与夸张。

无论是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失恋、第一次获得、第一次失去。

当然也包括,第一次旅行,就像现在的汀娜一样。

无论是否愉快、是否值得纪念,这次来到麦星城与莉莉娅娜,与爱丽丝重逢的旅程,都会深深的留在汀娜记忆的书柜里,最显眼的一角。

除非……

把笔记本收进空间储物戒指中。那还是汀娜用自己被授予荣耀姓氏时一并授予的金钱买的,白金的指环上镶嵌的漆黑珍珠,虽然不及魔女那夜空般深邃瞳孔的一角,却也足以让她倾听着浪涛,寄托些许的思念。

只是现在,已经不需要它再起这个作用了。

因为思念的本人,就在咫尺。

“……莉莉。”

哪怕小人偶不用那像是小狐狸一样的笑容眨着眼睛,魔女也可以察觉到少女托着下巴,用那双海蓝色的眸子凝视着自己的目光。

即使如此,双眼都因为频繁使用魔法而点燃成炽热的白色的莉莉娅娜也丝毫不为所动,她将细小的毛笔沾上浅蓝的墨汁,在爱丽丝的身上描画着。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这是在做什么呢……”

从战胜起床的8时到时钟慢悠悠的指向表盘上花体的9,在寂静中忍不住打破沉默的,依然还是一向作为问题提出者的汀娜。

一如在那个沿海小城时一样。

“……给爱丽丝,进行长时间旅行的准备。”

“准备?”

空间储物道具广泛普及的现在,旅行的准备也变得简便而轻松,像这样做着细致的旅行前准备工作已经很少见了。

就像汀娜,都只要把换洗的衣物和一些零星的日用品稍加整理,扔进空间储物戒指就可以一身轻松的踏上旅途。

因为有着这样的经验,少女看着魔女与人偶,满脸困惑。

“因为爱丽丝是人偶啦,汀娜小姐,你知道人偶收藏家圈子里很有名的一句话吗?【如果你爱一个人偶,就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拥有它】。”

耳朵尖尖,有着白嫩肌肤和金发碧眼的妖精人偶漂浮着,向好奇的少女解释着。

“这句话是说,在拥有了一个你真正喜爱的人偶后,要将它放在密闭性最好的盒子里,放在温度湿度都恒定适宜的环境里,然后,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要把她拿出来观赏。”

魔女的笔触绕过人偶抬起的手臂,从腋下划过,来自东国的柔软笔尖触碰到怕痒的位置,让爱丽丝发出咯咯的笑声。

“也许汀娜小姐会觉得,人偶如果不展示出来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即使是对于爱丽丝这样的人偶来说,阳光,风,水,灰尘与沙粒,这样人类习以为常的东西,也全部都是会侵害身体的毒哦。”

无论再怎么像人,人偶,也仅仅只是人偶。

最爱护人偶的方式是不要将其展出,一如最爱护一件衣服的方式是将它永远锁在适宜的衣柜中。

虽然有些讽刺,但就是这样。

“举例来说,爱丽丝的皮肤,是【奥术橡胶】做的。汀娜小姐觉得爱丽丝软软的,暖暖的,就是这个的功劳哦。”

那是一种高级人偶常用的材料,经过魔法和炼金术的处理,可以轻松的调整色泽和柔软度,稍加处理就完全可以达成与人类的肌肤完全一样的温度与触感。

但这种材料的大敌是阳光。

——爱丽丝稍微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这么说着。

阳光下,这种橡胶会面临不可逆的劣化,就像是童话中公主娇嫩的肌肤一样,即使是不那么毒辣的阳光,也会让它逐渐变黑,变暗,失去弹性而皲裂。

“除此之外,眼睛也是哦。”

虽然爱丽丝有睫毛,但是却没有人类阻拦外物进入身体的屏障,眼睑也没有湿润,清洗眼球表面的功能,在比较干燥的地方,甚至只需要被风吹个一小时,用宝石做成的亮晶晶,水盈盈的眼睛就会变得灰蒙蒙的,眼球与脸的位置也会堆积起灰尘。

“至于头发,就更不用说了。”

虹色的魔力光慢慢亮起,人偶小姐身上的纹路在魔法阵中闪耀着,然后消失。

接着,莉莉娅娜又拿起另一只更加纤细的毛笔,以那双翡翠般的瞳孔中心,在爱丽丝的脸上描画起了新的魔法阵。

“头发……啊……”

爱丽丝那顺滑的长发,是用丝绸与魔物的毛发做成的,虽然应该不会有油和头屑的烦恼,但是,如果不勤加清洗,也是很容易变得脏兮兮的。

 

“【洁净术】虽然可以保持爱丽丝身体的干净,但因为是恒定在爱丽丝身上,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发动的魔法所以也会让魔力和元素侵蚀爱丽丝的身体呢。衣服也是,旅行中衣服的清洗会有点麻烦,所以爱丽丝会换上魔力礼装,然后为了减少魔力的侵蚀,这个也要调整……”

尖尖的耳朵耷拉了下来,爱丽丝抱着莉莉娅娜的手臂,轻轻的蹭着。

“……每次旅行前后,花费最多时间的就是爱丽丝呢。”

启程前,为了保证旅途中身体的状态需要护理,用大量的魔法来补强身体。

就算做好了全部的、准备,随着爱丽丝的运动,战斗,起到人类骨骼作用的零件也会磨损。

尽管是作为人类的话只要花费一点点时间休憩就可以恢复的磨损,然而作为人偶,爱丽丝却无法恢复,甚至相较于维修,完全换掉整个身体的部件反而更加有效率。

即使如此,那也是耗时与耗费精力皆具的大工程。

一如如今。

“……没关系。好了。”

坐在床上的魔女小姐放下了毛笔,墨水的纹路在人偶的金发上化作璀璨的微光,在做完这些后,莉莉娅娜面无表情的把爱丽丝抱到了怀里,然后,将一枚小小的发卡别在了那头闪亮的金发上。

紧接着,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将人偶小小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这样,两个月内,都不用担心零件劣化的问题了。”

“这就是魔力礼装吗……”

汀娜还是第一次见到。

以魔力为丝线,为布料,用炼金术的神秘编织而成的神奇衣物。

据说穿在身上就像一缕微风般轻盈,却能在大雪飘飞的隆冬带来壁炉一般的温暖,即使弄脏、弄破了,只需要散去衣装重新聚集起魔力又会焕然一新。

除去昂贵的造价,就各种意义上而言,这的确是最适合旅行者的衣物呢。

“不过……等一下,莉莉娅娜小姐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拜克吧?”

汀娜感觉魔女小姐现在的准备,有哪里有些违和感。

——两个月?

她重新转向书桌,把放在上面的地图拿了起来。

这张标注了列车和飞空艇,周边大小城镇的旅游地图,是从费洛亚那里拿到的,汀娜用手指指向西边的一座城市。

“就是这一座城市是吗?”

草原边境的商业城市拜克,那是魔女与人偶的,下一个目的地。

根据费洛亚和丹的描述,那是在这片广阔埃尔隆草原的另一端,与麦星城截然不同的城市,在圣堂教会的治理下欣欣向荣,这个普通的王国最繁荣的商业城邦之一。

“……嗯。”

莉莉娅娜点了点头,手指上小小的魔法阵围绕着爱丽丝浮动,似乎在细致的调整着什么。

……怎么说呢?违和感越来越重了。

考虑到埃尔隆草原是一片尚未被人类开发的土地,作为人类王国的领土,最深入的城邦却也只像麦星城一样,在草原的边陲零星的散布着,被一条列车的线路串联。

“而麦星城的话……在这里……”

汀娜举着那张地图,手指沿着那条矮人建造的铁路,找到了距离麦星城最近,有列车站的城市。

那也正是汀娜搭乘飞空艇从盐沙城抵达的城市,距离麦星城有一天的马车车程,然后……

“嗯,那个……去那个城市的话,列车需要8天,如果坐飞空艇直接穿过草原的话,只需要2天的行程吧?虽然飞空艇上衣服的换洗是不太方便。”

汀娜用手指直接把那座城市与拜克城之间划了一条横穿草原的直线。

“可只要两天就能抵达拜克的话,为什么要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做着两个月程度的旅游准备……”

无论是想悠闲的鸟瞰草原风光,又或者是有急事要赶往拜克城,坐飞艇都是最合适的选择……吧?

“诶……汀娜小姐,那才不叫旅行啦。”

盯着少女举起的地图,爱丽丝眨了眨眼睛,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朝着汀娜抖了抖尖尖的耳朵。

“大概,汀娜小姐是认为,确认好目的地,搭乘交通工具前往那里,游览,留下纪念——这样就算是旅行了吧。”

“诶?”

少女紧张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不是吗?

想好想要前去的地方,计划行程,抵达,游玩……一般意义上的旅游,不就是这样的吗?

然后无言的用目光向两人问着。

但小小的人偶和沉默的魔女都平静的摇了摇头。

“……启程之地,是起点。”

莉莉娅娜竖起了左手的食指。

“而目的之地,是终点,对于莉莉和爱丽丝来说,精准的时刻表,按照计划走过的路途,就仅仅只是单纯的【行程】而已,汀娜小姐,既然从现在开始要一起旅行的话,尽快适应下来比较好哦,对于爱丽丝和莉莉而言,所谓的旅行是——”

而爱丽丝竖起了右手的,有着妖精外貌的人偶用空闲的手指向自己与莉莉娅娜手指之间的间隙。

“……偶尔驱马疾驰,偶尔以魔法的神秘翱翔天际。偶尔搭乘钢铁器械,时而停驻,仰望月色与星天,时而启程,沐浴骤雨与雪风,直至抵达。”

在魔女轻声的吟诵声中。

那如若誓言,又如若神圣歌谣的祷文,让少女的表情苦涩起来。

“……在起点与终点之间前往的场所经历的一切,看到的景色,只有这些,才是【旅行】。这是我跟随我的导师,一位伟大的妖精教育家学到的。她同样也是一位伟大的旅行者,由她测绘的大陆地图是神话纪元以来最精准最详尽的图纸,直到一个纪元以后才因为地形的变动逐渐被弃用。”

“也就是说……”

啊……对啊……

汀娜啪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虽然不知道那位伟大的教育家、旅行者是哪位,但她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之所以是“又”,是因为以前也犯过啊,因为十八年的人生之中,她从来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不普通的人,所以,这样的惯性思维直接导致

——她又下意识的把她们当成普通人来看了!

“……嗯,我们会穿过埃尔隆草原,没有预定好的路线,朝着西方,然后,大约在星霜之月上旬前抵达拜克城,方式,当然是。”

——步行。

“……”

少女感觉眼前一黑。

——无论是莉莉娅娜还是爱丽丝都不是普通人。

啊啊,她知道,她非常非常深刻的知道啊。

哪有普通人能轻描淡写的扫除掉城市里小半的贵族,又让其他贵族俯首称臣的?

哪有普通人可以在火山口,在拖着一个需要时刻保护她安全的累赘的情况下,把从龙骸中诞生的可怕魔物压得没法挣脱的?

更不要说,那将时间都静止,仿若星河倾斜,将熔岩龙兽彻底轰杀,仿若芭蕾的舞踏。

汀娜觉得自己已经很清楚眼前这两个可爱女孩的离谱程度了。

但现在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莉莉娅娜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而爱丽丝则是轻笑着看向自己,那个笑容和旅馆里的小妖精想方设法翘掉母亲的小号课时嘴角的弧度如出一辙。

现在,距离下一个月份,深秋的淡雪之月还有十天以上,但莉莉娅娜说的是再下一个月的星霜之月的上旬抵达拜克城——她们是真的想用自己的双脚在这一个多月里横穿这片廖无人烟,不知道有多大的大草原!

“嘛嘛,不用担心啦,汀娜小姐,到枫果之月为止至少还有十天呢,今年的淡雪之月可是足足有40天呢,算算看的话,一天有13个小时,一个小时又130分钟,算上睡觉的时间,就算每天只走3、4个小时,通过这片草原也绰绰有余啦。”

“不管怎么想,这都不可能吧。”

这对魔女来说是很普通的事吗?!

“呐,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我觉得我的确是有必要请你们了解一下,人类能做到的事和不能做到的事。”

作为在场唯一具有人类一般常识的少女,汀娜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她们。

“……我不是人类。”

“爱丽丝也不是哦。”

“但、是!”

不行,汀娜都要绝望了。

她有些抓狂的抱着脑袋,为什么这么浅显易懂的事,聪明的莉莉娅娜小姐就是意识不到呢?难道就像她十八年来都没有见过什么不平凡的人所以时常会把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当成普通人一样,魔女也会有这样的思维定式吗?

“我只是普通的人类啊……”

少女格外无力的,说出了这个事实。

“诶——”

“……啊。”

“……”

为什么一副现在才发现的样子啊!

 

…………………………………………………………………………………………

 

无论如何,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这片英雄,勇者辈出的大陆上平凡的绝大多数的一分子。

在长达十八年的人生中,少女一直以这样的身份安分守己的生活,并自豪着。

但从这一天的清晨开始,她却非常非常想让自己拥有一些不平凡的能力。

比如超乎常人的话术,令人折服的人格魅力什么的。

也不需要太过异常,只需要能够让自己说服正在柜台前办理着退房手续,缴纳住宿费用的魔女小姐就可以了。

但是,她的异常充其量也只是影子可以被掂起来的程度而已,而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就是迄今为止少女所遭遇过的最大的异常,想要压过一个异常所需的是更大的异常,平凡的自己,平凡的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是有极限的。

所以到最后,汀娜也没能说服莉莉娅娜改变她的旅行路线。

而且,在这家旅店最后一餐早饭的时候,费洛亚和丹还狠狠的补了少女一刀。

——横穿埃尔隆草原吗?嗯,如果骑马,从早晨到黄昏的话,大约三周,不到四十天就可以穿越了哦。

——虽然没有城镇,但是有很多被人类视为野蛮人的游牧民在草原里生活着,大部分人对旅者还是很友好的呢。

似乎一年之前,这对暗夜妖精的母女就是横跨了那片不知道有多大的草原——现在汀娜知道了——来到麦星城的。

而她们对几个游牧部族的介绍,成了压死常识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距离麦星城半天路程的一个小镇进入草原,向西进发,抵达拜克,而今天,就向着那个小镇进发。

无论汀娜最后是多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莉莉娅娜,魔女小姐依然拍定了旅途的路线。

在费洛亚和丹“愿你们的旅途有夜与月的相伴”的送别声中,汀娜与莉莉娅娜与爱丽丝从【枫叶小号】里离开,庭院里的枫树沙沙摇曳,仿佛是那些树的精灵们不舍的祝福。

“……汀娜小姐,你会骑马吗?”

比起其他季节,秋天的阳光似乎真的有什么魔力,又或者,是因为昨天那个邪恶的亡灵法师被抓住了,街道上的空气,感觉更加的热闹了一些。

在朝着麦星城的城门走去的途中,莉莉娅娜少有的主动向汀娜问出了一个问题。。

“不,完全不会。”

好吧,看来,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终于还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她们不一样,只是一个柔弱的,平凡的人类少女,所以,在旅行方式这一点上,作出了些许让步。

只不过这个让步,完全让汀娜高兴不起来就是了……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会认为,从小在海边长大,看到过最多的牲畜是狗与猫的区区一介平民的自己会掌握骑马这种优雅的运动呢?

学习马术的护具是很贵的,因此在学院里她都没有升起过哪怕一丝选择这个课程的欲望。

“……”

是吗——就像在这么说着,魔女小姐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发一语的继续走着。

出城的过程中,她们没有遇到任何的问题,守卫城门的城卫军几乎是毕恭毕敬的把她们送到了城门外,并且还送上了好些礼物。

“这是英特家族的少爷托我送给阁下的,这是达马斯家族的老先生特别叮嘱我要亲自送到您手上的,还有这个……”

都是些香料啊,丝绸啊,美酒之类的奢侈品,还有不少炼金素材。

一边看着这些能让普通的旅途变得舒适且享受的东西,“啊啊,我们用不到这些。”汀娜在心里默默的哭泣着。

对这些,抱着小人偶的莉莉娅娜没有表达任何意见,只是伸出手,让没有任何冗杂装饰的黄金指环上燃起好几条铭文,把那些全部收了进去。

“……替我向她们转达,我很感谢他们的礼物。”

说完,随手把一小袋钱币放到城卫军首领的手上,带着汀娜离开了城市。

这个小插曲什么也没有改变。看到城外翻滚的金黄麦浪和田野的尽头,仿佛无边无际的广阔草原,汀娜就觉得从脚趾尖到大腿根都在抽筋。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我们还是去买两匹马吧,虽然我不会骑,但可以把我捆在马上让马带我走……”

“汀娜小姐,马可不是那么好骑的哦,每年因为学习骑术而死掉、重伤的人可是多不胜数呢,如果汀娜小姐想要从头开始学,光是要学怎么和马和平相处就够受了,而且……”

离开城门前的大陆,不用再装洋娃娃的爱丽丝在魔女的怀里看了看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

“而且汀娜小姐,打算穿着西装去骑马吗?”

“……”

汀娜沉默的低下头,看向身上穿着的衣物,然后啪的一下,狠狠的拍在自己的额头上。

——西装。

仔细想想,已经将近半年没有穿过西装和睡衣之外的衣服了,虽然作为换洗的衣物在空间储物戒指里还有别的便服,也有裤装,但是。

每天早上起来,洗完澡后习惯性的就把西装穿上了。

“……进入草原后,就不能穿这样的衣物了。”

“是……”

汀娜耷拉着脑袋。

就算是用最宽容的标准去评价,西装也绝对不是适合运动的衣物,而她却带了两套,没有习惯性的穿上高跟鞋已经足够幸运了啊。

穿着西装骑马,就算是没常识如魔女小姐,都能感觉到不对吧……

“所以,到那个小镇为止,都要用走的吗?”

——啊啊,双腿都在抽筋了。

少女欲哭无泪的看向满脸平静,拿出那本大大的魔导书的魔女。

“至少这一段路,请坐马车可以吗?”

“……马车,太慢了,而且草原深处的魔物,可以轻易破坏掉。”

书页翻开,将一些闪亮的水晶和砂砾放到摊开的书本上,魔女摇了摇头,否决了少女的提议。

看来,就算说着旅行就是随性这种话,结果还是会在意速度与效率呢……

所以,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默默的在心底做好明天可能要连路都走不了的觉悟,刚刚想要问出这句话的少女面前。

“……自星界而来,来到我的身边。”

浮现出了璀璨的魔法阵。

要如何形容这一刻呢?飘扬的晶莹碎屑散落在阳光中融化,彩虹色的魔力在泥土上画出七芒星的图腾,升起萤火般的光斑。

即使是只修过魔法理论基础课的汀娜也能认出那是统括现今还保有完整系统性的七个魔法系统的纹章,【玛格努斯七翼】的简化体。

而在七芒星外围的六芒星,则对应围绕着这个世界的六个元素位面,六芒星套七芒星,会这么描画的魔法阵只有一种,那就是召唤术。

从大陆的某处,或世界之外的某处呼唤来生灵的魔法,作为一个系统早已残缺不全,但本身却并不罕见。

罕见的,是被魔女小姐呼唤而来的生命。

在看清楚光中的那个身姿的瞬间,汀娜感觉自己的胸中有什么早已冷却的事物重新燃起了烈火。

“独角兽!”

她惊喜的呼声把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都吓了一跳,甚至连眼睛都冒出了精光!

“独角兽,居然是独角兽诶!”

这片大陆上有哪个女孩没有听过独角兽的童话呢?又有多少女孩没有在年少青涩的梦中,踏入神圣而美丽的森林,去邂逅那美丽而优雅的梦幻生命呢?它们像是矫健的骏马,通体雪白,在它们的头上有着长长的、晶莹的独角,生活在幽深的密林里,只有最纯洁的女孩才能被它们接近。

或许梦还有后续,会有英俊的妖精从泉水的边缘起身,优雅的行礼,邀请少女骑上圣洁的独角兽,与他在林间漫步,风中会有叶笛的长鸣,金丝雀与夜莺会唱起可爱的小夜曲,梦的主角会因人而异,但美丽的独角兽一定会在梦中。

虽然这只有着半透明的身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生物显然并不是大陆上广为人知那种美丽生灵,但它远比那些更加美丽,就像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反射着醉人的光晕。

“汀娜小姐喜欢吗?这是星界独角兽哦,应该算是大陆上独角兽们的先祖,在星空中驰骋,以太阳与星辰的光芒为食的幻想种,不过,到了大陆上,因为【大地】的法则,它们就飞不起来了……哇现在还不能靠近啦!”

爱丽丝连忙从莉莉娅娜的怀里飘了起来,抓住了“哇啊”“真神啊”这样喃喃自语,想要靠近那头美丽——现在却还很危险的生物的少女。

“现在不能过去啦,很危险的!星界独角兽——不,独角兽和童话里完全不一样,是性格急躁的肉食魔物,还没有驯服的时候非常危险的”

“……不过,即使如此,它们依然是最好的骑乘兽,耐力和速度都非常优越……”

莉莉娅娜朝着正焦躁不安的踏碎地面,不断发出鸟儿般鸣叫的独角兽伸出了手。

“——”

那只足足有两个魔女小姐那么高的生物安静了下来,那双水晶般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正抚摸着宝石般毛皮的魔女,不安的踏步慢慢平静下来,最后。

“——”

它跪坐下来,就像表示信任与顺服一样,亲昵的用脸颊蹭着莉莉娅娜。

“嘛……对莉莉来说并不算什么呢,曾经从星界流落到大陆上的独角兽,最先也是被魔女驯服,之后才被妖精逐渐驯养成现在大家知道的样子的呢。顺便一提,独角兽只让纯洁的女孩骑乘是让妖精们惯出来的喔,妖精的圣白骑兵就是从小与一只独角兽共同生活,共同战斗,最后结为伴侣,共度一生,她们是大陆有数的强大骑兵,也是大陆上,有独角兽血统的兽人的起源呢。”

乖喔~乖喔~的这么安抚着被召唤而来的星界独角兽,小人偶从魔女小姐的怀里飘了起来,落在了独角兽的头顶,抚摸着那支尖锐而晶莹的独角,朝汀娜招了招手。

——好像……知道了似乎可以把童话故事打个粉碎的知识?

“已经可以了吗?”

不过,这并不影响汀娜的少女心蠢蠢欲动。

“……嗯。”

在魔女小姐骑乘上去,朝着她点头之后,她才有些兴奋,又有些小心翼翼的侧坐了上去,隔了两层布料传来的独角兽的体温如同太阳一样炽烈,将因为这座城市带来的不愉快的阴影顷刻间蒸腾至烟消云散,甚至,连前路茫茫的草原在汀娜的眼中也不再可怕。

“这一定会是一次非常非常棒的旅行吧!”

抚摸着那柔顺的毛皮,少女满脸幸福的笑着。

“……”

魔女小姐沉默着,歪了歪头。

……为什么在看到这只星界独角兽后,汀娜的心情会变好呢?

……这么喜欢独角兽吗?

“……那么,出发吧,汀娜小姐,请抱住我,不然可能会掉下去。”

“嗯!嗯!”

……好像变得更加开心了。

眨着漆黑的眼睛,对少女短时间里心情骤然改变的原因完全不明白的魔女,轻轻的把身体靠在了少女的怀抱里,拍了拍那修长优美的脖颈。

“————”

在城门附近,早就震惊的目瞪口呆的人群们惊愕的目光中,迎着洋溢着麦香的秋风。

独角兽开始了驰骋。

 

…………………………………………………………………………………………

 

某一日的后话:

 

敬启。

大陆上所有依然相信着童话的少女们。

请允许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向你们劝告。

从骑乘独角兽,与妖精在林间漫步的美梦中清醒过来吧。

从骑乘着这优雅的生灵,如公主一般在草原踱步的幻想中挣脱出来吧。

那只是童话作者毫不负责的臆想。

如果真的有独角兽来到了你的面前,请记得一定不要贸然的骑乘。

如果你不想之后连从独角兽的背上下来也做不到的话。

 

                                      汀娜·冯·西亚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