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霞光初绽的早晨都是新的开始。

赛贡之阳从东方升起,将鱼肚白用灿烂的光辉驱散,每个人都可以忘却昨日的不快,辛劳与负担,以清爽的心情迎接崭新的一日。

在旅途之中,汀娜学到的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即是——每个早晨的心情大程度的取决于,你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东西。

这是少女自身的深刻体验。

虽然来到这个麦星城的路途只有三天,但她却分别在飞空艇上迎接了一个晴朗和一个暴雨倾泻的早晨,后者让本来就对旅行还很不安的少女瑟瑟发抖的缩在自己的船舱里,没有去吃饭,连上厕所都战战兢兢,生怕这风暴与骤雨会令阴沉天空下如同一叶扁舟的飞艇在某个瞬间倾覆,然后,她的墓碑上会刻上这样一行令人唏嘘的话语:

【汀娜·冯·西亚,与英勇的名誉冒险者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小姐拯救了盐沙城的少女,她获得了金钱与荣耀,却死于人生第一次旅行时的暴风骤雨】

那几乎是少女的不安达到顶峰的时刻,仅次于来到这个城市之后,站在莉莉娅娜的门前踌躇不前。

而前者,那一望无际的云海和灿烂的阳光,让她的心情少有的激昂了起来,那一天她都几乎没有焦虑过,还在甲板上,和偶遇的陌生人谈论家乡与远方。

而今天。

“……”

从抱着舒适的、暖暖的抱枕,从甜美梦乡中睁开双眼。

汀娜看着眼前闭着眼睛浅浅呼吸着的莉莉娅娜,大脑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好幸福的死循环中。

好在,解开这个思维的死结花的时间并没有那么久。

很快,汀娜·冯·西亚,走好运拥有了并不能传承给后代的荣耀姓氏的平凡少女就想起来了。

……汀娜小姐不和我们一起住吗?

昨晚,自己提出要在这家【枫叶小号】再开一个房间住下时,莉莉娅娜歪着小脑袋表达了对这个决议的困惑。爱丽丝也有些意外的这么问,对此,汀娜的回答是,莉莉娅娜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而已,虽然以魔女小姐这么娇小的身体就算加上自己也绰绰有余,但是……

“……有什么,问题吗?”

魔女只用一句话就把她所有的借口和推脱粉碎了。

问题……有什么问题……和莉莉娅娜小姐与爱丽丝一起睡……

……当然毫无问题。

于是,汀娜从莉莉娅娜的床上醒了过来,还抱着沉睡的魔女小姐,两人的脸,几乎稍微再凑近一点就能像小猫咪或者小兔子的嬉戏一样,互相蹭来蹭去。

不,因为莉莉娅娜小姐是起不来床的类型,这种时候……

看着那张小小的,素樱一般的双唇,汀娜抿了抿嘴唇。

然后放弃了这个想法。

时值秋日,枫果之月的阳光依旧热烈,但这个草原边陲的小城清晨,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霜雾。

把像是缩在被窝里取暖的猫咪一样缩在自己怀里……或者说被自己抱着的魔女小姐轻轻的放开,自小便在海边长大的少女有些不能忍受这样的冷意,她为魔女盖好被子,站在软软的地毯上,微微的打了个哆嗦。

“早上好,汀娜小姐。”

“啊,早上好,爱丽丝,一晚都没睡吗?”

“不论再怎么有和人类一样的构造和外貌,爱丽丝也是人偶而不是人哦,人偶是不会睡觉的。”

坐在床头,象征性的靠在一个枕头上,用毯子的一角盖住身体的爱丽丝朝着汀娜微微一笑。

今天也是一副妖精形象的小人偶在主人醒来为她补充魔力之前还不能动的样子,四肢瘫软的垂放着。

“人偶……呢……”

没错。

爱丽丝是个人偶。

虽然会说话,可以吃东西,能飞来飞去还能砍杀龙兽,但是。

——爱丽丝是人偶、

亲眼目睹了莉莉娅娜对她的【拆解护理】后,这样的印象,变得更加强烈了。

——不。

少女摇了摇头,爱丽丝就是爱丽丝,不是别的什么。

但现在这个样子,连转动一下脸也做不到的爱丽丝,却无比鲜明的表现出了,人偶的特质。

“一点也动不了吗?”

“没有魔力的话爱丽丝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偶而已,要是一点魔力也没有的话,连话也没法说,只有精神的波动与我比较契合的人能够隐隐听到到爱丽丝的声音吧,平常的话,还要再一两个小时莉莉才能醒过来呢,也就是说爱丽丝还有一两个小时不能动。”

爱丽丝眼睛也不眨的回答着——也许,现在的她,连眨一眨那翡翠的双瞳也做不到。

想到这里,原本幸福的清晨,也被淡淡的冲散。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爱丽丝早就习惯了啦。”

小人偶倒是对这样的状况安之若素,不过……

看着沉默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女。

在爱丽丝小小的脑瓜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或者,汀娜小姐来给爱丽丝补魔怎么样?”

“诶?”

正在脱下睡衣,准备去沐浴的少女愣住了。

“补充魔力?我吗?可我不是魔法师啊……”

别说魔法师,甚至连个魔法学徒都不算。

在这片大陆上,魔法师可是最受人敬仰也最受人忌惮,如果没有天赋的话连入门的门槛也摸不到,以超少的成才率而闻名的职阶啊。

十八年来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魔力,连学徒都做不成的自己,怎么想也不像是能做补充魔力这么高端的事的人。

“这片大陆上的一切皆有魔力,无论是人,兽人,矮人,魔物或者流水山石,不是魔法师也没关系,只要拥有魔力,就可以作为爱丽丝魔力的来源,汀娜小姐不是也知道的吗?最原始,效率最低,却最安全绝对没有不良反应的魔力补充方式。”

但小小的人偶好像兴奋了起来,她有些期待的看着汀娜,继续说着:

“爱丽丝不会要太多的啦,能让爱丽丝最低程度的活动到莉莉醒来,大概需要……嗯……汀娜小姐三分之一的魔力呢,不会让汀娜小姐像昨天被【真理】的余波波及时一样损失太多的,这些魔力汀娜小姐大约在傍晚就可以自然恢复,汀娜小姐只要亲吻爱丽丝就可以,摄取魔力的事,爱丽丝自己可以做的。”

“……如果我可以的话……”

少女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不如说这实在没有什么好思考的,自己也从未感受到过魔力,又不会哪怕任何一个魔法,对自己而言魔力几乎是不存在的东西,如果这对爱丽丝有用,那么尽管拿去也可以。

“谢谢你,汀娜小姐。”

“这也没什么啦……不过,我要先去洗漱。”

点了点头,少女从手指上的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自带干燥魔法的牙刷与杯子,还有自己爱用的牙膏,朝着卫生间走去。

“……刚才没有吻莉莉,也是这个原因吗?”

“没错,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不像爱丽丝小姐一样身上有很多【洁净术】,【除垢术】之类保持身体卫生的魔法,不好好清洁自己就去触碰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的话……”

果然都被看到了啊……

有些不好意思的卷了卷垂落耳边的金发,汀娜看着就像真正的,不沾凡尘的妖精般的爱丽丝和依然酣睡,美丽的宛若女神的魔女小姐。

“感觉,就像是亵渎一样……”

“……汀娜小姐,你果然很有趣。”

“……诶?”

“没什么~~汀娜小姐,请去洗漱吧,爱丽丝可是很期待,汀娜小姐的吻呢。”

人偶的嘴角露出一缕轻柔的微笑。

不知道她所说的话有什么含义的汀娜被最后一句弄的红了脸,连忙朝着卫生间走去。

结果,洗漱归来的少女体会到了,自己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长最长的一个吻。

可直到这个漫长的吻结束,在大床上像小猫一样蜷曲着的莉莉娅娜,也似乎还没有打算醒来的样子。

但房间里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上午的8时。

“爱丽丝小姐和莉莉娅娜小姐,今天有什么预定吗?”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汀娜被爱丽芙强迫着养成的好习惯除了每天睡前起床都刷牙沐浴之外,还有良好的生活作息时间,今天汀娜已经把生物钟调向了假期模式,结果还是在朝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感慨着曾经一觉睡到日正中天的时光已经不再,无所事事坐在卧室里的椅子上看着莉莉娅娜睡脸的汀娜,因为窗外投来的稍微耀眼的阳光,而把视线转向了床对面的书桌。

这个小城里似乎也没有冒险者协会,作为联络员的工作也不需要去做,早早的醒来之后,汀娜却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嗯?预定的话……”

和爱丽丝的吻结束之后,汀娜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但是小人偶的确是可以动起来了,现在正在书桌上拿着羽毛笔写着什么。

“爱丽丝的话,会在莉莉醒后,一起去完成那个委托哦。”

“委托啊……”

汀娜撑着脸,看着小人偶。

明明今天应该要离开这座小城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依然滞留在这里的理由,来自魔法师协会的委托。

——我想爱因斯坦斯阁下应该也知道,在没有冒险者协会的这座城市,我们魔法师协会其实就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其替代品,行使着类似的机能吧?最近城里的贵族们联合发布了一个委托而原本预定去履行这个委托的魔法师,在昨天的药剂实验里却误把冰雾草和寒露草搞混了,现在还在抢救中……然后,因为爱因斯坦斯阁下的原因,现在其他的魔法师们都腾不出手来,所以,我们不得不厚着脸皮来拜托阁下,希望您能伸出援手。

昨天,在晚饭的时候,那个魔法师协会的男人是这么说的。

汀娜对那个在一瞬间就被莉莉娅娜的魔性魅力俘获,脸上溢满化不开谄媚的干练男人的坏印象到他说完这句话为止,全部变成了崇敬与感激。

旅行除了诗与远方,更多的还是危险和劳累。只有亲身体会过“旅行”带来的劳累与苦痛的人才能理解这究竟是多么大的恩惠。

光是飞空艇和马车上度过就被折腾的腰酸背痛的汀娜实在是太需要一天的时间来休息了,魔法师协会送到的这个委托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是递给溺水的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但如果莉莉娅娜拒绝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当时,她就用无比可怜的表情看着似乎陷入沉思的魔女小姐。

——……的确,导致你们腾不出人手有我的责任。

在魔女小姐思考良久然后点头的瞬间。

少女对这个在外人眼里神秘兮兮的组织的好感度甚至压过了在盐沙城时,每周都会去一次的美德教会。

“不过,是什么委托呢?那个男人也只是说希望今天去魔法师协会详谈……可莉莉娅娜小姐还没有醒呢……”

委托的内容少女还不知道,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蛮想跟着去的,嗯,比起游览一下人生第一次旅行来到的城市的优先级还要更高。

——会是什么样的冒险呢?

对这个,汀娜有些期待。

“是带领一些魔法师去讨伐亡灵哦,汀娜小姐,想要一起来吗?”

“诶?……亡灵?”

胸口原本嘭咚嘭咚有些期待的少女,那些许鼓动的血流瞬间凉透。

“嗯,汀娜小姐昨天才来所以不知道吧?几天前,麦星城的地下公墓里出现了亡灵,其中一个从下水道爬到了地上,造成了十几个人的死亡,前天魔法师协会和城卫军的人进去扫荡了一遍,然后那些贵族们对自己家的家族墓地也不放心了,就委托魔法师协会派人去视察一下,怎么样,汀娜小姐要来吗?”

小人偶把一卷卷轴递了过来,那就是男人在昨晚留下的委托书,上面应该纤细的写明了这个委托的原因与注意事项。

 “……请绕了我吧。”

亡灵?

真神在上,就算是脑子坏掉了,也不会有哪个正常人想去看亡灵吧。

那绝对是大陆上最没有观赏性的东西,想想吧,阴冷、昏暗,潮湿的墓穴,腐朽的皮肉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身上沾满蠕动的蛆虫,被飞舞的苍蝇围绕。

光是想想就能倒一整天的胃口再做足两天的噩梦。

所以汀娜用力的摇头,摇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去游览一下这座城市,而不是去墓地里围观亡灵。”

少女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虽然莉莉娅娜小姐接下这个委托的一部分原因肯定就是自己,但是她真的对亡灵毫无兴趣!

在生理和心理双重的反感下,她甚至都没有接过那卷卷轴。

“说的也是呢,那么……”

对少女的反应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爱丽丝收回了卷轴,把写好的纸张对折,放进了桌面上的信封中,她的指尖闪过一点淡蓝的光芒,。

“那么,可以顺路去魔法师协会送送东西吗?”

并且,递到了少女的面前。

“……这个是很重要的文件吗?”

“不是哦。”

爱丽丝举着信封,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是通知今晚要和莉莉一起行动的学徒们,集合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叮嘱一下他们要带的东西……本来魔法师协会接下贵族们的这个委托也是有带孩子的想法的,说不定这些魔法师学徒们也是第一次与亡灵对峙,为了不让他们变成累赘,一些叮嘱是必要的,就麻烦汀娜小姐带到魔法师协会了哦,交给负责人就好,。”

“诶?嗯……不过,我不认识路呀……”

“丹一定会很乐意为汀娜小姐带路的,那么。”

小人偶双手合十,可爱的歪了歪脑袋。

“拜、托、了、哦?”

“……嗯,交给我吧,再怎么说,我也是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的联络员嘛!”

“一路顺风——”

等到数十分钟之后,走出魔法师协会的大门,终于从小人偶的笑容中回过味来的汀娜。

虽然说一开始就没有推脱的想法,但是……

“……我真的没救了……”

少女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被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吃的死死的未来。

不,这样的未来,在自己决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了,各类杂志和小说里不是经常有这话吗?

——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如果是以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为对手的话,汀娜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获胜的可能。

“汀娜小姐,为什么突然叹气呢?”

听到汀娜要去魔法师协会但是不认识路马上就自告奋勇说自己可以当导游——顺便在费洛亚无奈的目光中翘掉了小号课程的小妖精抖了抖尖尖的耳朵,抱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松鼠,朝这边看了过来。

“啊,不,没什么……只是在想,魔法师协会缺人手到这种地步吗……”

“前段时间,莉莉娅娜小姐帮助他们解决了一个困扰他们很长时间的课题瓶颈的样子。”

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把坚果,一颗一颗的喂给怀里毛茸茸的小团球,丹没有记错的话,莉莉娅娜和自己的母亲闲聊时就是这么说的。

“现在他们正没日没夜的推进进度,希望能尽快拿出什么成果。”

而作为报酬,魔女小姐拿到了一块大大的黑色石盘。

 “这样啊……”

汀娜点了点头。

昨晚,那个男人也好像确实说过,因为预定带队的魔法师药剂中毒还是什么的,结果法师塔里腾不出其他的人手。

刚刚从自己手里接过爱丽丝写的信的魔法师也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神色疲惫,但眼里却似乎闪烁着光,办公桌上也是堆满了揉成一团的稿纸,甚至都没有收拾。

那一幕让汀娜想到自己报考药剂师资格证后,为了考试熬夜,学习,背诵到天昏地暗的时节。

这么一想,少女对那些法师们多了几分同情。

“那么,我们要出发了喔,虽然是座没什么好看的城市,,但是对于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汀娜小姐来说,还是很新奇的景色吧。”

“啊?嗯,没错呢,我们走吧。”

看着陷入了沉思的汀娜,丹在她的面前挥了挥手。

回过神来的少女听到妖精对这座城市的评价,不知道该作何回应,但丹并没有在意少女有些尴尬的笑容,她拉着汀娜的手,逐一向她介绍着要去的地方。

以魔法师协会的法师塔为起点,小妖精规划的路线据说穿越了这座城市最值得看的景点——小妖精在介绍时用了“相对而言”来形容。

而展现在汀娜面前的也的确是,“相对而言”还能看的景色。

这个城市相当的热闹和繁华,房屋尖尖的顶在蓝天的边缘落下优美的折线,泥土与石块的街道上顽强的秋草还有着深绿的色彩,别有一番风味,时而有牛羊驻足,慢条斯理的啃食着,这是从未见过的景色,少女觉得非常的新奇。

但同时,街道很狭窄,路面灰扑扑的,甚至还有牲畜的粪便,很脏。

第一个抵达的麦星城大型广场上,别说雕像和喷泉了,连供人休息的长椅也没有,栽在花盆里的花都病怏怏的,汀娜还看到一头牛在摧残着它们仅剩的枝叶。

而那个广场的面积恐怕连盐沙城的圣代广场的一半大小也没有,就像这个城市,不算城外的农田与牧场,也比盐沙城小了至少一个城区。

“没什么活力呢……”

之后去看的麦星城建城纪念碑,麦星城大集市,麦星城城标喷泉……

花了快两个小时,被丹带着一路看过来,脏乱都是这座城市一成不变的旋律。道路上的行人,或是挑着货物,或是驱赶着家畜,或是在与商人讨价还价。

从这喧嚣的市井中,汀娜完全感觉不到的,和盐沙城的区别最大的就是,活力。

不是生活的活力,也不是贸易的活力,这些这座城市并不缺,光看表面的话,甚至可以说这是在同等规模城市中相当繁华的一座。

但汀娜就是可以感觉到违和感。

“大家都很颓废的样子……”

自己的家乡,盐沙城的空气中满溢的那种活力,那种向上进发,努力拼搏的活力。

在这座城市的人身上一点也看不到。

“就是这样子的哦?麦星城没有学院,没有冒险者协会,没有任何一个教会,虽然有一两家报社,但识字的人没有多少,最热闹的地方是酒馆和娼馆和农田。贵族和非贵族居民的比例高达3比7,这十分之三的贵族居住在城市最干净,装潢最精美的城区,他们消耗了这个城市一半以上的产出和外来的货物。”

丹摇晃着小脑袋,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

“但即使这样,城市的居民们也过得相当惬意,虽然冬天偶尔也有冻死病死的人,但这个城市剩下的一半产出足够养活大部分人,因为缺乏娱乐,酒馆和娼馆的经营者说不定还相当富足,妈妈说,这些人在拥有了饱食与温暖后,并没有产生追求精神境界上的满足的想法而是以维持饱暖的生活而努力,也许这和这个城市的比较偏僻的地缘有关系。他们世代在这个城市中扎根繁衍,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形成了颓废的气氛,不甘于这样的人都离开了,有些理想与追求的旅人也不会在此居留,所以整座城市都是这样暮气沉沉的,甚至连贵族也受到影响,耽与当下,不思进取。”

“是这样吗……”

“没错。”

妖精眨着红色的双瞳,平静的看着她已经相当熟悉的街景。

平和而安稳。

宛如死水。

“几年前还有一个教师来到过这个城市,对这样的情况感到痛心疾首,他开办了免费的学堂,教授孩子们知识与思想——也确实有些成果,那几年有不少的年轻人受他描述的广阔世界的影响离开了这座城市前往外界——但这座城市并没有因此改变。市民们认为自己家的孩子会受他的迷惑离开,禁止他们的孩子们去上课,很快学堂就因为无人问津而办不下去了,那个年轻的教师之后也不知所踪。”

说这件事的时候,小妖精天真烂漫的笑容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些许戏谑和讥讽。

“唔,不说这些了,明年,我和妈妈也要离开这里,去往别的城市,希望那会是一个有趣一些的城市吧,汀娜小姐还想要去哪里看看吗?贵族区的话会漂亮一些,不过,不太容易进去呢……”

“诶?已经都看过了吗?”

“嗯呐,就像妈妈说过的,这是座什么也没有的城市嘛。”

不过,那样的表情,转瞬即逝。

就在汀娜被勾起好奇心想要多问一些的时候,小妖精的脸上已经重新恢复了笑容。

“接下来,汀娜小姐还想去哪里呢?如果还想看更加漂亮的地方,要去贵族区呢,不过那里比较麻烦,汀娜小姐?。”

“是吗……那就不用麻烦了,我们回旅店去吧,莉莉娅娜小姐……已经起床了吗?”

抬起头,赛贡之阳的位置,已经渐渐靠近了天空的中央,想到那对起床非常非常没有办法的可爱魔女,少女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

然而。

当汀娜和丹回到旅店的时候,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却已经离开了。

 

…………………………………………………………………………………………

 

“我还以为是要晚上才去,结果,原来是上午啊……”

费洛亚告诉汀娜,大概在九点半左右,五六个穿着魔法袍的魔法师们就在旅馆的门前集合。

根据她们的留言的,委托完成的预计时间会是在黄昏。

——午饭就不用为我们准备了。

说完这个,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就带着他们离开了。

“虽然地下的墓穴无论是白昼还是深夜都没有什么区别,但阳光还是可以抑制一些亡灵的行动能力,尤其是幽灵,所以一般来说,魔法师们都会选择白天去对付亡灵呢。”

这种事就连丹也知道。

“话是那么说啦……”

少女躺在沙发上,因为无聊而叹息着。

如果剔除掉和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重逢,遇到费洛亚和丹两位美丽又可爱的妖精的话,少女觉得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趟旅行简直糟透了。

在一楼的大厅里,无所事事的吃过午饭,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汀娜沐浴着秋日的阳光发呆。

——这座城市里没有什么好逛的。

就像费洛亚和丹所抱怨的,麦星城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城市,甚至街道上连个小孩,连个吟游诗人也看不到。

就算或许有着什么仔细观察也能发现的美丽的瞬间,但现在汀娜可完全提不起兴致。

听丹和费洛亚说,到了夜晚,酒馆街和红灯区就会变得热闹起来,结束了一整天劳作的人们都会尽情欢乐,不过,在费洛亚用“粗俗,下流,原始”来形容那样的场景后,汀娜连最后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了。

她也拒绝了和莉莉娅娜,爱丽丝一起去冒险。就这么呆一个下午,看看报纸,或者午睡到黄昏,作为旅途的休憩时光说不定也不赖。

嗯,费洛亚教导丹的小号课程倒是优雅而悦耳,可惜汀娜对音乐有些欣赏不来,相同的练习曲重复好几次后,少女就彻底听不进去了。

她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哗啦啦的翻着找费洛亚要来的报纸,不住的摇头。

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滑稽画,最多还有些家长里短,笑话之类的东西,连小说都没有一则,不过考虑到这座城市的识字率,会出现这样的报纸一点也不奇怪。

为数不多算是有点新闻味道的,只有几天前的报纸上刊载的,魔法师协会在一位美丽的小姐帮助下攻破了数十年来的课题难关还有……

“……”

汀娜翻开了那印刷不甚清晰的,《我们战胜了邪恶亡灵》的报导。

——五天前,看守地下公墓的守墓人声称在墓地里看到了会走路的尸体。

——两天前,一个亡灵从下水道的井盖中爬了出来,引发了骚乱,四个小孩与十几个成年人被杀死。为了守护麦星城不受亡灵的侵害,当天夜里,城卫军和魔法师协会的英雄们深入地下,把所有的亡灵都消灭,拖了出来,用神圣的火焰与酒将它们化为灰烬。

虽然名字很诡异,但是这篇报告和其他的文章完全不同,文笔虽然不算优异但至少清晰而有条理,这样的信息很容易就能取得,街道上没有小孩的理由也知道了。

显然这是贵族们的手笔。

“费洛亚小姐,麦星城的地下有很大的公墓吗?”

“嗯,那原本是两百年前圣堂教会建筑的教会墓地,不过很快他们就被贵族们赶出了这座城市。由于城市周边的土地需要用作农田和牧场,他们就把地下墓地扩建成了公墓,一直到现在,和下水道穿插在一起,恐怕有小半个城市那么大了吧?”

正在纠正丹握小号的姿势的妖精头也不回的回答。

“当然,贵族们肯定不会和平民们葬在一起,城里的贵族区地下有着他们各自的家族墓穴,那是他们自己建的,不过,连曾经由圣堂教会建设的墓地都出现亡灵了,我想那些人也坐不住了吧。”

也就是说,莉莉娅娜小姐就在那里吗……嗯?

——为了庆贺英雄们的凯旋,枫果之月的22日下午,将在贵族区的喷泉花园中邀请有名的马戏团前来表演,届时将临时开放贵族区的通行,欢迎市民们前来观赏——

在报道的最后,是这样的一段话。

……这个月就是枫果之月没错……

汀娜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放在柜台上的日历。

立在旅店前台上的日历,纸张上有着枫叶与杏果的图案,在那之上,两个相同的花体数字整齐的排列着。

“是吗,刚好是今天吗……”

——22。

看着日历和报纸上的文字。

少女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