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前,汀娜想过很多很多。

自己见到莉莉娅娜小姐后要怎么打招呼,她和爱丽丝会有什么样的回应,自己又要怎么回答,敲门要敲几声才好,自己这样跑过来是不是有些太死皮赖脸……

以及最重要的是,她真的要敲门吗?

思考的尽头,是少女凄凉而软弱的笑。

——如果会给莉莉娅娜小姐添麻要怎么办。

——如果莉莉娅娜小姐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和自己旅行,告别时说的那些仅仅是为了安慰自己又要怎么办?

她退缩了。

爱丽芙说的一点也没错,思前想后只会让人什么也做不了,哪里也去不了。

难怪骑士小说和冒险小说中的主角大多都是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人,像是联合受压迫的农民们战胜通知领地的领主,讨伐可怕的魔物,孤身一人冲进邪教徒之中,阻止邪神的降临……传奇般的故事也只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家伙能够做到吧。

而汀娜,就算拥有了名誉的姓氏,也依然是那个汀娜。明明凭借一时的冲劲来到这里了,就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自己却踌躇不前。

甚至,想要退缩。

她都向后退出一步了、她都想好要怎么和两位妖精说谎,离开这里了。

然而,就像连真神也看不下去少女的怯弱,在她的这一切都还没有付诸实行的,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

少女面前的门打开了。

“……”

门被打开前,汀娜想过很多很多。

比如会是谁来开门,是爱丽丝呢?还是莉莉娅娜?

半年未见,她们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呢?

如此种种。

但在门打开后,汀娜的大脑却一片空白。

“……进来吧。”

魔女小姐无视了少女的呆然,打开门后,转身向房间深处走去。白金色的长发湿黏黏的贴在她柔软的背脊上,水珠从纤细的肩膀滑落,在女孩娇小却挺翘的臀丘上留下一道湿痕,顺着大腿的青涩曲线,最后消失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汀娜呆住了,发自内心的。

“……呐,莉莉娅娜小姐。”

“……?”

已经走到客厅中间的莉莉娅娜转过身来,似乎不太理解为什么汀娜还愣愣的站在门口。

她的表情依然平静,但是,看着几滴还冒着温热水汽的水珠从精致的锁骨上滑下,客厅的灯光将少女的身体映照的雪亮,汀娜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为什么,又是裸体啊。”

她想到了两人初次邂逅的那个夜晚。

这一次,没有要命的狼群,没有星霜初绽的夜空,也没有咸咸的海风。

自己的感想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区别只是那时的震惊与矜持让自己尽可能的移开了视线,而此时的自己却目不转睛。

但不管怎么说,以久别重逢的惊喜来说,这未免太刺激了,如果自己是个血气旺盛的少年,肯定已经(鼻)血流不止了。

“……我刚结束沐浴,就感觉到我自己魔力的波动。”

莉莉娅娜看着汀娜,宛若夜空的双瞳聚焦着少女脖子上,用鲸骨纂刻的圆形护符。

那是初夏的别离时,魔女给少女的饯别礼,是个除了在下雨天遮蔽雨水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用途的护符。

不过,汀娜一直都很珍惜很珍惜的携带着,而此刻。

这成为了天平上最后的砝码。

“……感觉到护符的魔力波动微妙的远离了一些,就来开门了。”

“就算是这样,也至少围个浴巾什么的吧……就不怕被其他人看到吗……”

“……其他的客人不会来拜访我,丹和费洛亚是妖精,她们也不会在意。”

莉莉娅娜面无表情的看着依然站在门口的少女,好一会儿之后。

“……请先随便坐,我有些工作要先做完。”

说完,也没有等待汀娜的回答,就径直往一个房间里走去。

“啊、好,好的……”

汀娜一个人站在门口,笨蛋似的拿着一碟桑葚,目瞪口呆。

即使是久别的重逢,魔女小姐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这倒是和她猜测的一摸一样,因为真的毫无差别,甚至让汀娜有些欲哭无泪。

就算没有一个惊喜的拥抱,至少一个感到惊讶的表情总要露出来吧?

就算已经通过冒险者协会的信件知道自己要来了,一句“怎么现在才来?”至少也能让汀娜感觉到,这真的是时隔半年后,值得高兴的再会啊!

可莉莉娅娜什么表情也没有。

可莉莉娅娜什么话也没有说。

就连衣装也与汀娜早在那座城堡里看惯了的一样。

汀娜甚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她和莉莉娅娜其实根本没有分开那么久,就只是昨天说了再见,今天如约再见一样。

说好的感动的重逢呢?

说好的重逢时的微笑,泪水,和亲吻呢?

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啊啊啊啊啊!!!

脱下鞋放在旁边的鞋架上,脱下西装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接着合拢木门。

做完这一切的汀娜垂头丧气的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将那一小碟桑葚放下,抱着头苦恼的呻吟着。

她觉得自己真的就像是大陆最大的笨蛋,期待着莉莉娅娜小姐能够露出意料之外的表情,还不如祈愿大陆和平呢。

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所积攒的勇气,好像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了。

——幸好,现在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似乎有工作要忙,还有时间让她整理心情。

坐在沙发上,少女不断的深呼吸,让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魔女小姐那美丽的身躯暂时模糊。

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等待着莉莉娅娜工作的完结。

“……”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五十分钟……

好久好久过去了,莉莉娅娜依然没有从房间里走出来。

在客厅里的大座钟走了十个小格子之后,汀娜就感觉无聊了起来。

这也是当然的,虽然魔法师们光是冥想就能消磨一整天,虔诚的信徒们只要祈祷就能在什么也没有的石室里待上好几天,但汀娜既没有接受过冥想训练,本身也只是一个浅信徒,本质上,少女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要她无所事事的待上这么长时间,除了睡觉似乎别无它法。

显然这个时候是不能睡觉的。

而客厅里连一本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杂志也没有,飞空艇和马车上汀娜所看的几本杂志也没有带过来,百无聊赖的少女只好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打量着妖精的风格的房间。

不过,也许是因为招待的客人主要还是人类、兽人或者矮人吧,这家【枫叶小号】的房间装潢并不像书本里介绍的那样华美,而是非常的简约,没有什么繁冗的装饰和过多的家具,让少女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时间仿佛变得格外漫长,少女在客厅的地毯上走来走去,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

在盐沙城的时候,莉莉娅娜无论做什么实验,汀娜都可以在实验室的高台上看着,看明晃晃的火焰改变色彩,看清澈的泉水在熬制中因为各种各样材料的加入变得绚丽多彩,看无数的魔法符文从天花板的螺旋中飞下,汇聚成她完全理解不能的魔法阵……

虽然外行的自己根本不知道莉莉娅娜小姐在做什么,但是,仅仅是看着,自己也从来都不会感到无聊,然而现在……

——要不然,偷偷看看莉莉娅娜小姐的工作?

看着莉莉娅娜走进去的门,汀娜犹豫了一下。

这里毕竟不是那座有着完善设施和高台的城堡,在城堡时自己无论怎样兴致勃勃都不会影响到莉莉娅娜小姐,但是在这里的话……

——嗯,我就偷偷的看看,不进去、不会影响莉莉娅娜小姐的……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少女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奇心,她蹑手蹑脚的走到莉莉娅娜走进去的房门前,小心翼翼的,把手按在了门把上。

“……诶?”

看起来,魔女小姐并没有在门上上锁。

轻轻一推,有着花朵浮雕的木门就打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从那里汀娜小心翼翼的向里面看去。

如果说一楼的风格是为了贴近凡人种族而尽可能简约的话,这家旅店房间里的装潢,就完全是妖精的风格了,直接从原木的地板和墙壁上“长”出来的桌椅也好,衣柜也好,精致的花朵与枝条的装饰也好,几乎看不到丝毫的人工痕迹,却也有着纯粹的自然造物所不会有的巧夺天工。

尤其是中间圆形的大床,被素色的鲜花簇拥着,天花板上吊下来的翠绿藤蔓是柔软的吊帘,被一段洁白的丝绸束在嶙峋的木杆上。

床上的床单好像由淡粉的花瓣编纺,莉莉娅娜就跪坐在上面,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白金色的长发如同水银泄地般在床上散开,变成一匹白金的匹练。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房间的这一边和莉莉娅娜的侧脸,为了看到更多的细节,汀娜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把缝隙微微推开到自己的脸可以探过去,然后……

“……”

“……”

就和沉默着转过头来的魔女小姐对视了。

“那、那个……我,影响到莉莉娅娜小姐了吗……对,对不起……”

少女冷汗涔涔的把头缩了回去。

“……很好奇吗?”

但那双深邃的眼眸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魔女重新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床面,平静的问着。

“与其说是好奇……不如说……实在是太无聊了……”

“……是吗?那么,过来看看也没关系,已经快结束了,而且,爱丽丝也希望汀娜小姐看。”

“诶?可以吗?”

汀娜的脸又从门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点头、点头。

“嗯,嗯,非常的感谢,我会尽量不影响莉莉娅娜小姐的工作的……说起来……”

说起来——

少女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见到那个小小的人偶。

那个时而活泼,时而娴静,时而高贵,时而腹黑的爱丽丝,别说见到了,连声音都……还……没有……

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汀娜的脑海一步一步变得空白。

“……诶?”

最后,当她真正看清了莉莉娅娜面前的【什么】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中了石化的诅咒,呆呆的站着,不动了。

“……汀娜小姐,我知道你在误会什么。”

魔女就像是早就料到了少女的反应,平静的说着。

在说着话的同时,她还用手指在面前那块大大的黑色石板上画着晦涩难懂的符文。

用自己的血。

而在此起彼伏闪烁的符文中,被魔女的血液染红的,是人的零件。

手指,小臂,肩膀,没有腹部、露出空洞腹腔的胴体,小腿,大腿,脚趾,眼球,下颌,还有汀娜所认不出来的,看起来像是内脏的东西。

当然,还有爱丽丝那失去了眼球和下颌,只余空洞眼眶的头颅,它们散落在黑色的圆盘中,沾染了鲜红的血液,莉莉娅娜低声诵读着古老的咒文,让虹色的光焰在其上燃烧。

“唔……”

汀娜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一年一次的拆解护理,请不要因为眼前的景象,就联想到糟糕的事态。”

“拆解……护理……”

反胃。

战栗。

汀娜捂着自己的嘴,后退了好几步。

“……对人类来说这是难以理解与接受的画面,如果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不要看也是可以的。”

“爱丽丝小姐,没事吗……”

“……嗯,没事哦……她让我这么转告汀娜小姐。”

在交谈的时候,莉莉娅娜的双手依然按在圆盘上,同心圆的魔法阵在漆黑的金属上亮起,一枚枚符文飘出,环绕着曾经是一个可爱的人偶的零件。

在这半年里,为了“了解自己影子里的影魔是不是真的会对自己造成影响”,“顺便在以后遇到莉莉娅娜小姐的时候不要对一切显得那么无知。”汀娜有好好恶补过魔法和炼金术的知识。

虽然现在她依然连这些符文的十分之一也认不出来,但至少可以知道,莉莉娅娜现在在使用的是炼金术而不是魔法。

黑色石头的圆盘是【基座】,上面亮起的同心圆代表力量的流动与循环,是一切炼成阵基础中的基础。

浮动的符文中,【太阳】代表着灵魂,【月亮】代表着精神,这个黑色的圆盘本身的材质就是某种石材,【岩石】,即是肉体,然后莉莉娅娜用血液进行了炼成,在炼金术和亡灵魔法中,血液被认为是灵魂的货币,在炼成阵中添加血液有赋予灵魂的含义,经常用于制作格雷姆或者魔偶……

“……可爱丽丝小姐自己就拥有灵魂……”

苦巴巴的搜刮着自己仅有的炼金术知识,汀娜皱着眉毛。

看不懂的符号和炼成式太多了,以自己的知识,只能得到片面而错误的结果。

“……如果,被炼成的物体本身就拥有灵魂,那么这个行为的含义即是【灵魂的契约】,但爱丽丝是特别的,她没有狭义上的【灵魂】,她是一种概念。独一无二的,名为【爱丽丝】的概念,她的身体只是将概念具象化后的姿态,她的人格和记忆都存在于【真理】,或者说【神】的维度,永不消抿,永不扭曲。”

莉莉娅娜平静的解释着。

“……【黄金】的符文,代表完美。【雌雄同体】的符文,代表神与一切至高无上的存在与概念。这是核心的构成。【圣杯】,【长剑】,【星币】与权杖对应水、风、地、火四大元素,再此之上……”

她伸手指向床铺顶端散发着柔和光芒,被绿叶簇拥的夜明珠。

“……光与白昼。”

又指向圆盘的底部,这个时候汀娜才发现,这个圆盘并不是放在床上而是微微悬浮,在床单伤投下一片浓重的黑影。

“……暗与黑夜,六大元素是万物的基本,与我的魔力、生命、与灵魂,构成【元素孕生万物,而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有魔力】的法则,在这里构成了【世界】,作为【另一端】。”

莉莉娅娜抬起头,看向窗外,越加浓郁的暮色。

汀娜早就已经听蒙了,她顺着莉莉娅娜的视线,看到夜晚的深紫已经侵染了天穹的大半,但迟迟未能落下的赛贡之阳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光焰在这一刻燃烧,令西方的天空明亮而绚丽。

夕落之刻的尽头,逢魔之刻的前夕。

——如今,究竟是白昼,还是黑夜呢?

“……最后,暧昧不明的时间。【上下颠倒】的符文,代表着逆转与坠落,这枚符文的下方,就是【爱丽丝】,这是让【爱丽丝】成为我们所见到的爱丽丝的炼金术,仅此而已。”

莉莉娅娜平淡的诉说着,紧接着。

汀娜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唔!”

说不出是为什么,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圆盘上的炼成阵依然波澜不惊的闪烁着,莉莉娅娜也没有任何的行动,那些人偶的零件也没有呼啦一下飞起来变成爱丽丝的样子,但是,但是。

——有什么正在发生。

作为【人】的本能在悲泣。

——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这里。

名为【人】的弱小灵魂在战栗。

连逃跑的想法也无法升起,连顶礼膜拜的崇敬也无法升起,心脏嘭咚嘭咚的跳动。

少女就像是寻求父母庇佑的幼鸟,紧紧的搂住了娇小的魔女。

直到那样的感觉,从房间中消失。

“……结、结束了吗……”

少女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

“……嗯。”

魔女轻轻的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黑色的圆盘已经完全碎裂了,在魔女的面前,那些爱丽丝的零件,正漂浮着。

“……汀娜小姐,出了很多汗。”

“诶,啊,对不起,我马上放开……唔……怎、怎么回事……”

松开魔女娇小的身体站起来,汀娜才呆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简直就像是刚刚掉进水里被捞出来一样,不仅如此,还很渴,很渴,非常、非常的渴!

口干舌燥。

少女下意识的就想要问莉莉娅娜哪里有水喝,但这个时候,魔女站了起来。

站在床上的女孩,和自己差不多一样高了,那种不需要低下头也能对上视线的感觉,非常的陌生而新鲜,但是紧接着,魔女靠近了汀娜,伸手捧住了少女的脸。

“——?!?!”

就像,在海鸥祭自己兴奋过度而溺水时一样。

“……那、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出汗是人类在面对危险时的应激反应,不用感到奇怪,就算看不到,【真理】的余波对人类也是非常具有些微的东西,汀娜小姐的身体本能的感觉到了它,因此出了很多的汗,只是出汗而已,已经很了不起来。”

“是、是吗……”

那【什么】的感觉的确令人毛骨悚然,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反而是那在维苏卡山顶的巨大熔岩龙兽更加让汀娜害怕,说不定就是因为自己见过那个,才仅仅只是浑身冷汗吧……

“……然后,因为无法使用魔力,所以汀娜小姐没有注意到,仅仅是感知到一些余波,也已经被夺走了非常多的魔力,在补充水分前,要先补充魔力。”

魔女平静的说着,那柔软的嘴唇慢慢靠近。

“……虽然给汀娜小姐魔力药剂也可以……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和我接吻时,汀娜小姐会很高兴,心跳速度和体温都会有所上升,精神状态也趋于较高标准的平稳,作为重逢的礼物,就按汀娜小姐喜欢的做吧……”

“……”

……我,是在做梦吗?

少女忍不住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会痛。

——这是现实。

——自己和莉莉娅娜小姐要接吻了。

简单朴素的三段论,在顷刻间,将少女原本的迷茫和踌躇,化作陈酿的甘露。

她几乎是怀着可以被称为虔诚的心情,伸手抱住了女孩纤细的腰肢。然后,在莉莉娅娜那小巧柔软,像是布丁一样的嘴唇印在自己那干燥的唇瓣上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吸吮了上去,渴求着那甘美的唾液。

而魔女就那样平静的看着她,任凭少女的手不安分的游走,予取予求。

良久,直到少女终于因为下巴和舌头的酸麻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牵出一道银丝之后,她才平静的看着少女,告诉她在客厅有烧好的凉水,然后,重新转过身在床上坐下。

从莉莉娅娜的指尖,虹色的魔法阵中飞出虹色的丝线,将漂浮着的零件一个一个的相系,然后逐一拼装。

还在余韵中触摸着自己嘴唇的汀娜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看着那一个一个【爱丽丝】的零件慢慢拼出一支手臂,一只脚掌,一个拥有了完整内脏的躯干,一个完整的身体……每一个零件的拼接都毫无痕迹,让女孩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人偶而是一个小小的、与人类没有什么不同的人

最后,两枚宝石被放入了那空洞的眼眶,莉莉娅娜沉思了片刻,从空间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件小小的连衣裙为她穿上。

一瞬间,那小小的人偶,仿佛活了起来,即使汀娜还在恍惚中也能感觉到,那原本是【人偶】的零件,现在已经变成了【爱丽丝】的零件,那些材质不明的,但散发着无机质感的手脚和身体,在这一刻仿佛拥有了生命的脉搏。

“——晚上好,汀娜小姐。”

金色的长发是丝绸做成的,翡绿色的瞳孔闪烁着宝石的光彩。

圆圆的脸蛋让她看起来有些幼小,尖尖地耳朵与四叶草花纹的连衣裙,把她装点成一个可爱的小妖精。

她掂起一边的裙摆,一只手放在胸前飘到少女的面前向她微微鞠躬,小小的嘴唇里,冒出了汀娜再熟悉不过,却又恍若隔世的问候。

“嗯,晚上好……还是应该说早上好呢?爱丽丝小姐。”

她的问候将汀娜从唇齿交融的余韵中恍然惊醒,“好久不见。”她这么说着。

“真的是好久不见。”爱丽丝也轻笑着,飘到了少女的左肩上。

但马上,小人偶就皱起了那好看的,微微有些幽蓝色泽的眉毛。

“汀娜小姐,全身都是汗呢。”

“诶?啊……”

少女猛然间反应过来,后退了两步,把湿黏黏的袖口放到面前闻了闻,露出了像是苦瓜一样的表情。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我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吗……”

“嗯,就在这个房间对面哦,被【真理】的余波压倒,人体会本能的恐惧,光是浑身大汗而没有失禁,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呢,啊,衣服就放在篮子里好了,树的精灵们会帮忙洗涤和晾晒的。”

“是、是吗……”

所谓的【真理】,是那么可怕的东西吗?

说好的炼金术和魔法所追求的最终根源呢?说好的一旦获知就能得到无穷无尽的智慧和知识,推动大陆文明的进步呢?

——现在不只是小说,连教科书都开始骗人了吗?

“……总之,汀娜小姐,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差不多,要到晚饭的时候了。”

“诶?嗯、嗯……”

说起来,树的精灵又是什么?

带着这样的好奇心,汀娜离开了房间。

 

……………………………………………………………………………………………

 

等到少女沐浴完毕,走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爱丽丝所说的,树的精灵。

那是一个个淡绿色的光球,当汀娜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它们正三个一组的飘在半空中,围着汀娜换下来的衣服们转圈,一组的中央有一个水球,一组的中央有着腾腾热气,衣服被它们迅速的洗涤干净然后烘干,最后还有三个小光球把西服烫平折好。

看到汀娜裹着浴巾走出来,这些小光球又飞到了她的身边,转了起来,不一会儿,少女身上的水珠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全身都被一股自然的清香笼罩。

昨完这些后,它们又欢呼似的,从天花板上消失了。

“这是妖精的魔法吗……好神奇……”

重新换上干净的就像崭新的西服,汀娜离开浴室后,【枫叶小号】晚饭的号声也响了起来。

“……严格来说并不是,它们是庭院里树木的精灵,与妖精订下契约,帮助妖精们做很多事,算是精灵中最聪明的一种,在妖精的旅店,酒馆里,经常可以看到。”

“都是很听话又可爱的孩子们呢,如果去给它们浇浇水,它们也会很开心的。”

跟着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到楼下的汀娜这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家旅馆的名字是【枫叶小号】,这么一个稍不留神就会听错成乐器店的名字了。

费洛亚用来让提醒客人们晚饭时间到了的信号,就是一段轻快而明朗的小号独奏,在女儿用小手鼓的伴奏下,暗夜妖精那紧凑的节拍和欢快的音律直到少女与莉莉娅娜、爱丽丝来到一楼的餐厅中,才暂时停止。

“晚上好,莉莉娅娜小姐,久别后的重逢,是不是非常的高兴呢?”

费洛亚放下手中有着枫叶装饰的赤金色小号,向着三人问好。

“呐呐、莉莉娅娜小姐,汀娜小姐突然出现在面前,是不是吓到了呢?桑葚,美味吗?”

小小的妖精坐在椅子上拍打着手鼓,纤细的小腿摇摇晃晃,看到魔女和魔女的友人从楼梯走下,她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个,不如说……”

丹的小小问题让汀娜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硬要说的话……被吓到的……其实是自己吧。

看到刚刚洗完澡,什么都不穿乃至连一条浴巾都没有围就走出来开门的莉莉娅娜,汀娜承认自己的心跳是暂时停止好一会的。

嗯,不止一会儿……

“诶……莉莉娅娜小姐,果然滴水不漏呢……”

“……如果见识过的事物足够多,就不会对什么都一惊一乍的。”

丹歪了歪小脑袋,和那些白色肌肤的同族稍微有些不太一样,暗夜妖精在性格上要坦率,或者说更加外向一些,小妖精没能从从莉莉娅娜的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有些不那么满意的踢踏着双腿,鼓着脸颊向魔女小姐发动了视线攻势。

“啊,爱丽丝小姐,变成妖精了——”

“嗯,是星夜妖精哦,耳朵尖尖的~~~”

但很快,她又发现了新的玩伴。莉莉娅娜和汀娜坐到丹的旁边,爱丽丝从汀娜的肩膀上飘下来,落到了她的面前,妖精牵着人偶的小手,让爱丽丝在桌子上跳起了舞。

餐厅中还有其他的客人,不过他们在瞟了一眼这边后,都没有过多的注意。

 “今天的晚餐是枫叶烧猪排,猪骨浓汤和奶酪培根三明治,如果需要奶茶或者枫糖浆饮料,请跟我说哦。”

不一会儿,费洛亚就端着晚餐走了过来。

丰盛的晚餐端上来后,莉莉娅娜平静的拿起了刀叉。

“啊,好、好的,非常感谢……”

而终于从之前一连串的突发事件里找回了自己来到这里最根本原因的汀娜看着魔女那超然世外,毫不在意的表情,多少还是有些……在意。

虽然马上就回到半年多前,在那座城堡里相处的感觉是很好啦,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也让少女松了一口气,那个甜滋滋的亲吻更是让她觉得,人生的第一次旅游这样就物超所值了,但是……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

“你就真的不在意……我来这里的理由吗……”

没错,从头到尾,莉莉娅娜从来都没有问一个“为什么”。

哪怕是问为什么自己到现在才来,为什么来之前不通个信,为什么明明之前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现在却反悔……哪怕是这些让汀娜感觉难以回答的问题也好啊,至少那样就能够证明,魔女小姐在半年前的别离后,的确认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了。

但这幅平淡的样子,总是让汀娜觉得,自己的想法和行动,都在她的意料之内啊……

“……你来了,遵循自己的意志,现在在这里。”

切下一块肥美的猪排,莉莉娅娜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

“……这就足够了。”

“是、是吗……”

一股没来由的失落感,让少女耷拉下了脑袋,原本鲜厚肥美的猪排也变得索然无味。

“爱丽丝和莉莉可是相信着汀娜小姐迟早会来的哦?虽然汀娜小姐说自己还很恋家什么的……但爱丽丝看的出来,在体验过与‘日常’完全不同的‘冒险’后,汀娜小姐,已经绝对不会再甘于平常了……只不过,爱丽丝和莉莉原本预想着这至少要好几年,甚至十年以上呢,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样明显的情感变化,当然被小人偶注意到了,爱丽丝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不明所以的歪着小脑袋的莉莉娅娜,轻轻的叹了口气。

“是发生了什么事么?汀娜小姐?”

“要说发生了什么,也确实是发生了什么呢……”

这是爱丽丝的小小温柔,汀娜当然感觉到了。

少女长长的叹了口气。来这里的路上她问了自己很多次很多次为什么要踏上旅途,为什么三个字写满了小本子又全部撕去,但真正的回到了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身边后,她却发现,那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理由而已。

“……我开始觉得,盐沙城很无趣了……”

这是根源。

就像是突然看厌的风景,不,也不是说厌恶,只是一成不变的景色,在自己的眼里变得逐渐渺小。

这是汀娜在莉莉娅娜离开一个月以后,突然意识到的。

也许,就像她父亲所说的,她们家的血脉中,还是有着冒险的天性存在的吧?

当见识过难以想象的神话般的光景之后,盐沙城对她来说就变得有些小了。

“不过,因为爸爸和妈妈还在,所以我虽然有这种感觉,但是,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无聊的感觉渐渐变得越发的强烈。”

父亲因为一回到港口就看到了母亲一见钟情,所以那冒险的热诚就这样消失了,而自己呢?

并没有什么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成为爱丽芙小姐的秘书后的繁忙生活让自己走遍了盐沙城,反而让这样的感觉越发强烈。

“我所熟悉的街道依旧温馨,我所熟知的人们依然热情而幸福的生活着,海风里是滋养了我十几年的盐与鱼的气味……可是,我渐渐的不满足这些了,越来越不满足,就像父亲说的,见到那条人鱼之后胸口好像有什么沸腾起来一样,所以……”

——想要离开的想法,就是在那时生根发芽。

“然后,就在几天前……我回到家,爸爸和妈妈突然告诉我,他们在商业街抽奖抽到了大奖,那是,去光辉之城的双人免费旅游劵……”

而这,是契机。

那天夜晚,推开门回到家的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个夜晚都没有睡好。

自己停留于此的原因是……家。

恋家的自己,就像迟迟不愿意展翅的海鸥,留恋这温暖的巢穴,没有想过离开。

家,什么是家呢?

家人所在的地方。

家人生活的地方。

有家人味道的地方。

没有这些的地方,只是房子而已。

可是,自己的家人,那对笨蛋父母,就那样轻快的和汀娜说“我们要去光辉之城旅游了哦,那里可是被列为【人的一生必去的地方】排行榜的第一位呢,光辉的城邦,最美丽的城市,啊啊,那里会是多么漂亮的地方呢?”

然后就放着目瞪口呆的汀娜不管,自顾自的去整理行李,规划游览路线了。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大傻瓜。”

于是第二天,少女就怀着自己也不甚清楚的心情,拿着那张调职通知书冲进了会长的办公室,那没来由的心情,甚至压倒了对旅途的不安……虽然在旅行途中这不安又卷土重来,直到刚刚才消失就是了。

“所以,就来到这里了吗。”

摇晃着小脚,踢踏踢踏,丹对少女的说法点头点头。

看起来非常的感同身受。

“……老实说,这样的旅行,短时间里我真的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汀娜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但是,我们马上又要踏上旅途了。”

看着那样的少女,把猪排咽下的魔女平静的说。

“……诶?”

少女的表情凝固了。

“等、等一下,为什么又要离开啦!”

“……因为这里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

“事实上,爱丽丝和莉莉预定的就是明天离开呢。”

“怎、怎么这样——”

“……汀娜小姐可以在这里休息,等我们到了下一个停留地再跟过来。”

“那样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真的不能休息一天吗?

还没有习惯旅途劳顿,现在腰和屁股还隐隐酸痛的少女可怜巴巴的盯着魔女小姐,可是魔女小姐那双深邃的黑色瞳孔中没有任何的妥协,魔女看着放下刀叉的汀娜,就像看着在盐沙城的列车站没有接受邀约的她。

“呜呜……”

魔女的意志不会因自己而转移,汀娜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她也没有对自己的要求寄予多少希望。

对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来说,旅行似乎有着独特的意义,她们不仅仅是为了旅行而旅行。

而那个意义,她们的誓言,汀娜现在还不知道。

甚至,现在自己能否成为她们的旅伴也……

“我知道了……”

——以后,大概会很辛苦啊。

化悲愤为食欲,少女重新拿起刀叉,刷刷刷的把眼前的猪排碎尸万段。

就在魔女平淡的看着少女因为吃的太急不小心噎到拼命捶着自己胸口时。

“您好,爱因斯坦斯小姐。”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了起来。

魔女给汀娜递过去一杯掺了枫糖浆的温水,慢悠悠的回过头,凝视了一会儿这个穿着干练西装的男人之后。

“……有什么事吗?”

歪了歪头。

“……”

正咕噜咕噜灌着水,把卡在喉咙里的一小块猪排咽下去的汀娜明显的看到,这个显然有着明确目标,毫不动摇直接走到莉莉娅娜身边的男人脸上那原本严肃的表情,瞬间融化成一抹老实说有些恶心的谄媚。

“是的,非常抱歉在爱因斯坦斯小姐用餐时来打扰,但是……能不能请您再推迟几天离开呢?麦星城魔法师协会分部,想要委托您一件事。”

一瞬间,汀娜对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魔法师协会分部的好感度,蹭蹭蹭的涨到了崇拜。

 

…………………………………………………………………………………………

 

某一天的后话·其二:

“那么,莉莉娅娜小姐,我就在这里开个房间好了……”

“……?”

“汀娜小姐,不和我们一起住吗?”

“诶?可是,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啊……”

“……一张床,足够了。”

“……等一下,莉莉娅娜小姐,您该不会说,我们要睡在同一张床上——”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