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2017

    魔女与人偶最初的故事敲下最后的句号。

    距离这个故事的第一个字在电脑上敲下已经超过两个月了。

    原本说在《白银姬与告死灵书》写完之前不会动笔的新作,真的写起来的时候却相当的顺畅,虽然也有过卡文,也有为了赶进度而急得想哭的时候,但写到现在,却感到与之前那本书所不同的轻松。

    沉重的轻松。

    以现实的角度而言,白银姬不会为我带来稳定的收入,依靠她完成我靠写小说养活自己的愿望只能是可笑的天方夜谈,而魔女与人偶——虽然不多,但终归是比较稳定的收入,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知道这不再是敲下的每一个字,都仅仅为了自我满足的一本书,我才一直抗拒吧。

    抗拒着在这本书上倾注比白银姬更多的心力,如果在这里认输的话,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莉莉娅娜,爱丽丝,去面对另一本书的世界中的人们呢?

    扯远了,一牵扯到现实,果然尽是让人不快的话题呢。各位看到这里的读者们,晚上好,我是极夜,不会迎来黎明的极夜,现在是深夜0时,在夜色下,我敲打着键盘,再次警醒自己。

我写书是因为我想写——这是永远的第一原则。

    好了,令人不快的情感宣泄到此为止,无论是第一次读到我作品的作者,亦或是看过我的另一部作品的读者,在此我都要致以衷心的感谢,这是我第一次写后记,老实说,完全无从下笔,不过,既然某位魔女小姐说当成聊天就好,那就来聊一聊吧。

    聊一聊这个故事。

    首先,关于这本书,为什么主角是一个魔女和一个人偶的组合,又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展现呢?

    ……因为某位魔女小姐是魔女控,而我是人偶控,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以普通人视角来看的原因则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写不出不普通的人看到的东西,仅此而已。

    在各位的眼中又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呢?会不会觉得剧情零碎,毫无连贯性,最后的高潮有太过突兀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对了,因为这是汀娜看到的一切,她不知道魔女与人偶暗地里的工作,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毫无缘由,突兀的,如果成功将这份突兀感传达,我说不定也确实有所进步了呢。

    接下来,这个故事会怎样发展呢?下一卷的主角还会是汀娜吗?

    虽然我是觉得,每一卷换一个视角来讲述魔女与人偶在这片大陆上的旅行是很有趣的事,但那样的话,编辑桑恐怕会要和我聊聊人生,所以至少前几卷是不会的,而且,恋家的少女在旅行中的成长也很有趣,我很希望自己能好好写出来。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作为参赛文的这本书最初的设计仅仅只有这一卷而已,只有这一卷,魔女与人偶,与普通人的少女,邂逅,别离,作为彼此之间人生的过客,这样的些许寂寥感我也很喜欢,如果没有入围的话,大家说不定就会看到这个结局吧——在少女垂垂老矣的某日,海鸥依然鸣叫,年轻的少年少年们为了比赛的奖励从高台上越下,追逐那些狡猾的鱼儿,在夜市的上空,焰火会绽放,浑浊的眼睛看着这一幕,会想起自己年轻时,与一位美丽的魔女邂逅,经历传奇一般的祭典,在这个时候,背后响起从未有所改变的声调……

会是一个好的故事吗?我不知道,但一定是我会满足的故事。

不过,这也只是如果了,现在这个故事的结局,我还没有去想呢……

再接下来……要说什么呢?我原本就不擅长言辞与交谈,如果对比一下我的两本书,说不定会发现角色们的对话和对话的反应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交流障碍还真是麻烦呢(苦笑)。

其实很不安啊,大家对这本书是否喜爱,书里的剧情有没有好好呈现,令人困惑的地方有没有解释清楚……不过,已经很困了呢。

那么,在魔女与人偶的第二卷,我们再会吧。

    遵从心意,踏上旅途的雏鸟,将飞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