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过200米以上的天空,虹光划破逐渐弥漫的烟雾。

这是汀娜第二次离开大地的怀抱,置身于人类憧憬而恐惧的天空,与上一次有些不同的的是,少女并没有被娇小的魔女拦腰抱起,而是就像挂在莉莉娅娜背上的背包一样,双手死死的抱住了魔女小姐纤细的腰肢。

虹色的光翼在她脸颊的两侧舒展,迎着硫磺味夜风飘荡的白金色发丝遮掩了她的视线,低下头,将脸埋进女孩的背脊的话,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如果向下看,又会因为恐高症发作慌张起来的,所以汀娜也不想看,反正在这个高度,地面上的人已经变成了颜色各异的细小蚂蚁,蚂蚁有什么好看的呢?

但少女还是看了。

她偏过头,没有看向下面而是看向身后,那座自小到大从未离开过的海边小城灯火通明,就像点缀在静海边缘那一连串灯火中最大最美丽的夜明珠,那是她的家乡,此刻,正面临灭顶之灾。

而向前看,越过沉默不语的莉莉娅娜的身体,从硫磺味的风中能看到的,是那座正在怒吼的山峰。

【维苏卡】。

自汀娜有记忆开始,它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无论严寒酷暑,无论烈日狂风。

在盐沙城居民们的眼中,那高耸雄伟的山峰,就是地平线上永不动摇的路标,无论远出的游子于何处归来,一旦看到那亘古不变的线条就会知道,家,不远了。

可现在,山在咆哮,山在燃烧。

熔岩从山顶的湖泊喷发,浓烟伴随着熔岩呼啸。

被无数人证实为死火山的山峰,在沉寂了悠久的岁月后,终于撕碎了人们天真的幻想,挣脱神话施加的封印,将那暴虐与灼热的皇冠再次加冕。

有龙从火海中复苏,龙骸吞噬着火焰,将要洒下灾祸与苦难。

——龙与龙兽,它们有什么区别呢?

汀娜这么问的时候,爱丽丝是这么回答的。

【大陆上有两类从巨龙延续下来的魔物,亚龙和龙兽,前者是巨龙与其他魔物交合诞生的有着稀薄龙血的魔物,后者,是从龙的遗骸中诞生的魔物,两者和巨龙在破坏力和危险程度上有着相同的下限,只是巨龙的上限更高。】

大部分的魔物知识是从大陆流行的桌游中学到的莉莉娅娜只听懂了,龙兽很危险。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能在保护汀娜小姐的同时,消灭它,这样的力量其实我们是有的。】

莉莉娅娜接下来说的话,汀娜却没能听进去。

这只是眼前的魔女小姐为了让自己不担心而说的谎言吧,为了摆脱自己的纠缠,为了让自己安心而违心的。

谎言。

所以,面对两人的邀请,她来了,不是脑袋坏掉,而是为了见证。

——虽然这无论怎么想,怎么思考,都只能断言是脑袋坏掉的行为。

越想,汀娜越觉得,自己说不定真的被莉莉娅娜的【魔性魅力】洗脑了。

“……这是最后的保护措施。”

使用魔法,从城市里起飞之前,莉莉娅娜还特别叮嘱了她一件事。

然后。

娇小的魔女让汀娜弯下腰,自己则掂起了脚尖。

在汀娜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

“……这样,我的一些特别的魔法,就不会波及到汀娜小姐了。”

今天,汀娜是第二次和莉莉娅娜接吻了。

可是,就像第一次的亲吻是为了给予自己空气一样,第二次的接吻也是,为了给予自己【魔力】。

给予魔力没有觉醒而无法使用魔力的自己,莉莉娅娜的魔力。

清楚的明白这一点的汀娜,在欢喜之余,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紧接着。

结束一切准备和对话,仅仅数分钟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带着她用魔法的羽翼划破了天际,迫近了维苏卡。

山体上发光的纹路逐一破损,在山的这一面能看到的已经寥寥无几,汀娜战战兢兢的的伸出头去看的时候,还正好看到一条纹路的支离破碎。

“……还有时间。”

 “封印还能再撑一小会呢,莉莉,那样的话,阵地战……”

“……构成阵地的时间,不够,也不能期待效果。”

看起来那明暗不定的纹路简直是摇摇欲坠,尽管如此,依然有着数条纹路,依然在承受着无形的冲击。

“莉莉娅娜小姐……莉莉娅娜小姐!”

——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样的疑问还没能说出口,少女就突然看到,从山顶,滚滚的浓烟之中,突然飞出了无数的火星。

她连忙大声的提醒,把莉莉娅娜的身体抱得更加紧了。

那些“火星”直直的朝这边飞来,因为那明亮炽红的光辉而感到恐惧,汀娜闭上了眼睛,把脸埋在了女孩的长发之中。

“是喷发出来的,半凝固的熔岩,莉莉,它已经醒了呢,而且,可能已经发现爱丽丝和莉莉了。”

“……意料之中。”

耳边除了呼啸的风,就只有魔女与人偶的对话清晰可闻,已经进入浓烟中了吗?虽然火山灰和灼热的余烬被莉莉娅娜的魔法阻挡在外,当硫磺的味道也更加浓郁,每一次的呼吸,都让嗓子痒痒的,令人想要咳嗽。

可汀娜不敢咳嗽,她害怕自己的手臂失去力量,害怕从这天空中坠落,恐惧与恐惧的乘加让她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莉莉娅娜,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而无论炽热的感觉从身边划过,亦或是爱丽丝愉快的笑着喊着“莉莉保留一些魔力,这些让爱丽丝来。”

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汀娜小姐,不要害怕嘛,看吧,这么壮观的景象。”

一个轻盈的重量落在了少女的左肩。

是爱丽丝小姐,汀娜咬紧了嘴唇。

“看啊,仿佛神灵将天火自高天倾泻。但是,这是大地的火焰、是龙之炎啊,是千百年的沉睡后,为了复仇而咆哮的怒火啊,就算是在火山多发的东国,爱丽丝和莉莉也没有看过这么壮丽的呢。”

心脏鼓动。

眼睛最终还是背叛了呐喊的理智。

如果莉莉娅娜小姐是魔性的魅力,那爱丽丝小姐的话语,就是恶魔的低吟了吧。

睁开眼睛的汀娜这么想到。

如果是这样,那么,恶魔小姐的这个礼物,还真是不坏。

“汀娜小姐,很美吧。”

“啊、啊啊……”

浓烟仿佛变成积雨的云层,遮蔽天空,遮蔽明月,遮蔽星光。

暴雨从中倾泻而下。

火与岩石的暴雨,熔岩的雨滴,咆哮着从那山峰顶端喷涌,那一滴就能将整座城市化为乌有的“雨”拖着长长的曳尾,一刹那的极尽璀璨后冷却黯淡,从魔女的身边嘶吼着坠下,残余的热量蒸腾了空气,把眼前的一切扭曲成不真实却又绚丽的光景。

一颗深沉的岩石从魔女的羽翼边堪堪划过,小人偶轻笑着,不知从何处拔出一把玩具似的太刀。

她挥动刀刃,无形的剑压、瞬息的刀光将那比一头牛更大的熔岩切开,里面还未完全冷却的岩浆因而迸出,在莉莉娅娜骤然的拉升下,化做一朵俯瞰的焰花。

如同一幅古老的圣画。

肌肤可以清晰的触及那令人烧灼的热量,带着汀娜,舒展虹色光翼的莉莉娅娜就像一叶细小的方舟在这灼热空气和更加灼热的岩浆构成的天空之海中激荡,穿梭。

厚重的书籍出现在魔女的手中,书页翻飞,虹色的魔力光描绘汀娜无法看见全貌的魔法阵。

“【格里高利分海之罚】”

伴随着莉莉娅娜在沉默吟唱后的清脆宣言,遮蔽天空的烟雾就像漆黑的幕布被锐利的长剑劈开,撕裂了一道清晰的通路。

“……要加速了哦。”

将这仿若神话的一幕映入眼中,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汀娜,看到虹光的羽翼猛然一挥。

世界变得模糊,那始终充斥于耳边的各种各样的杂音被拉长,而当一切都恢复正常的时候,刚刚眨了眨眼睛的少女,因为扑面而来的热浪差点窒息。

“哈啊,到了到了,时间……倒是刚好呢,莉莉,还有一两分钟休息的余地。”

“……嗯,没有受到其他元素魔物的阻挠,运气不错。”

“大概是都被吞了吧,龙可是很贪吃的。”

书页飞快的翻动,一个魔法在莉莉娅娜的低吟中释放。

感觉到身边温度的下降,汀娜大口的喘着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这片,被熔岩烧灼的大地。

“呼啊,呼啊……这、这里是……”

“……维苏卡的山顶,我们到了。”

从空间储物戒指里取出一瓶淡蓝色的魔力药剂,在帮挂在身上的女孩再加持了一个【羽落术】后,莉莉娅娜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魔力就是魔法师的生命,没有魔力的魔法师,绝大多数时间甚至不如一个枪兵。

“这里就是,火山的山顶……好过分,明明是那么漂亮的地方……”

汀娜震惊的看着这片被熔岩覆盖的大地。

她记得,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清澈的山顶湖泊,湿地上绿草如茵,是草食性动物的天堂,偶尔来到这里的猎人和冒险者们看到那些不怕人的兔子和小鹿,也会放下手里的凶器,不忍破坏这祥和与美好。

可现在,那原本应该是湖泊的凹陷中,只有翻滚的岩浆激荡着,不断喷出高大的岩浆柱。

熔融的炽红甚至将山顶的凹陷填满,向山下流淌,所经之处的树木,草地,动物……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淹没在,这焚烧一切的岩浆把山峰的尖端点亮。

名为维苏卡的山在燃烧。

犹如点燃的蜡烛,飘出剧毒的蒸汽。

“……山脚下的水源地我之后又去设置了一些防护性的魔法,不用担心。”

“问题就在于,怎么拖延时间了呢。”

不断翻动书页,在上面放上各种各样的施法素材,准备着魔法的莉莉娅娜和爱丽丝没有对汀娜不忍的控诉进行回应。

“盐沙城,也会变成这样吗?”

“……也许吧。”

“要拖延时间的话,爱丽丝和莉莉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个大家伙从熔岩池子里爬出来,它有着非常巨大的翅膀,一旦离开这座山,莉莉是追不上的。”

——毕竟是龙嘛。

爱丽丝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腰间拔出了另外一把太刀,晶莹的雪花从刀刃上洒落,。

“巨大的翅膀……”

会有多大呢?

汀娜只在小说的插画上见过龙,光凭那不知道是否夸张化的图片,一个大概的轮廓,出现在了少女的脑海中。

那大概会比冒险者协会的大楼要小上一些吧?她记得在那本小说的插画上,主人公讨伐的那条龙最后是被倒塌的城墙压死的……

“喏,就像那样。”

 “……诶?”

——【那样】,是指什么?

顺着小人偶举起的,还在飘落着雪花的太刀向熔岩的湖中看去。

“?!!!”

还在困惑爱丽丝所指的是什么的汀娜瞳孔骤然的收缩。

乍一看,那只是带着可怕气势升起的两道熔岩柱而已,尽管比起其他喷涌的熔岩它升的更高,更粗,那也依然还是两条汹涌的熔岩而已。

“啊、啊啊……真神啊……”

但不对。

完全不对。

沉重的岩浆大块大块的剥落之后,汀娜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过见识浅薄了,从岩浆的湖面冒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岩浆的喷发,而是一对骸骨的翅膀!

即使浸泡在灼热的熔岩里也毫发无损,非但如此,那一根根巨大的,比任何生物都要巨大的骨头上还有着炽红的纹路在闪闪发光,光芒将熔岩聚集起来,正在逐渐将骸骨的间隙填满!

——比冒险者协会的大楼小上一些?

“哈、哈哈哈……”

这才真的是,不自量力的狂想。

这双烧尽万物的翅膀展开的话,都足以把圣代广场给遮掩埋葬!

“莉莉娅娜小姐!那个!!不可能的啊!!!”

汀娜想要说些什么,想要告诉莉莉娅娜与这种庞然大物战斗是不可能的,想要说在这种对手面前拖延时间简直就是骑士小说里荒诞不经的故事,想要逃跑……

“……解放。【普莉姆拉冬之奏鸣】。”

一言不发的魔女身上,亮起了魔法的光辉。

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魔法阵中吐出了【寒冷】。

无数的冰冷长枪席卷着纯白的冻气,为这烧尽的大地带来些许湿意。它们轰击在两只骸骨的翅膀之上,没入熔岩之中,又因为顷刻的高温直接升华,在硫磺味浓郁的黑雾中混入些许洁白。

尽管连那水雾也在这高温的空气中停留不过片刻,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汀娜才惊讶的看到,那骸骨翅膀与熔岩相连的位置已经变成了漆黑的火山岩,这些黑色的岩石黏在骸骨上,都已经能看出龙翼轮廓的岩浆就像被隔断了一样,失去了形体,变成一道灼热的焰浪坠下。

“莉莉娅娜小姐,你……做了什么……”

“……熔岩龙兽拥有操纵火焰和熔岩的天赋,它们的存在,依附于这具骸骨和完整的熔岩流体。”

魔女拿出另一瓶魔力药剂一饮而尽,看来刚刚那个魔法,如同暴雨般飞射的冰枪之雨也消耗了不少魔力的样子。

“可那也只是本能而已,属于红龙的本能,即使化作骸骨,也留在那条龙的身上。只是这种没脑子的大家伙,虽然拥有龙的骨骸却没有使用它的智慧,一旦将熔岩转变为岩石,它就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哦?”

轻蔑的挥动着太刀的爱丽丝,突然玩味的勾起了嘴角。

“啊,翅膀——”

汀娜也看到了,那对被黏上大量火山岩的翅膀,迅速的朝着岩浆中缩了回去。

——!!!!!!

熔岩的湖泊里传来了愤怒的吼叫,比起之前的爆炸与轰鸣更加令人恐惧,令人仿佛看到一头庞大狰狞的恶兽正展开血盆大口朝自己咆哮!

“——呜啊————”

“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没脑子嘛!”

汀娜的尖叫和爱丽丝的轻笑在魔女的耳边随着热气的流动被拉长到失真。

岩浆的浪峰远远无法触及的天空中,顺着那只从岩浆下出其不意的挥向片刻前自己所在位置却一击落空的熔岩的龙爪,莉莉娅娜看到了,在熔岩的漩涡中出现的庞然大物。

一具完全伸展开远比这个火山口更加庞大的龙骨。

在间隙里填充了大量的岩浆。

空洞的眼眶中,元素与残破的灵魂光辉扭成暗红的色彩。

但比较令人费解的是,它身上相对完整的铠甲。

根据故事以及历史的记载,被击坠至山脉之中的红龙都没有这种巨龙专用的铠甲,而且这个铠甲的艺术风格也不像是红龙那边的,不如说,这么多的荆棘啊,倒刺啊,还有比例完全失调的红黑配色,比较像是……

“莉莉,这家伙没法直接挣脱火山口的束缚呢。”

“……嗯。”

熔岩的龙兽怒吼着,朝着这里除自己之外唯一的活物喷吐出一股粘稠的火焰。

“不行,莉莉娅娜小姐,这种东西,这种东西无法战斗的啊!”

金发的少女,在看到那狰狞的巨大龙兽冒出来的一瞬间,就差点要昏倒了。

神啊,那是何等的怪物啊!

这样的怪物,根本不是人所可以抗衡的!光是那火焰就足以把盐沙城化为灰烬!

“快逃吧,就算逃跑也不会有人责怪莉莉娅娜小姐的,莉莉娅娜小姐!!”

“……安静一点,汀娜小姐,你只是被那具龙骨上残存的龙威吓到了而已。”

“莉莉的【魔性魅力】之后是【龙威】吗?汀娜小姐还真是容易受到影响啊,不过,不用担心哦。”

在自己背上因为受到龙威的震慑已经完全陷入恐慌的少女,莉莉娅娜并没有多花时间去安抚。

她对着喷来的烈焰伸出手,虹色的魔力光编织成的三枚光之环开始旋转。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甚至让少女的哭号为之止息,那汹涌的火焰包裹了她们,却被这遵循着奇妙规律旋转的圆环阻拦在球形的空间之外,粘稠的岩浆就像被打散,飞溅、散落。

她们被这团火焰吞没,却又毫发无伤。

“……爱丽丝。”

“嗯。汀娜小姐,爱丽丝知道现在,汀娜小姐很害怕哦,这也是当然啦,要时汀娜不会害怕才奇怪呢,虽然只是一具骸骨,但龙就是龙,残余的龙威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

从莉莉娅娜右肩上飘到少女的脸侧,因为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的前所未见的光景而惊愕的少女,呆呆的转过头。

“但是安心吧,爱丽丝和莉莉,很强,很强喔,比起汀娜小姐想象的,还要更加强大。”

嘴唇上传来小小的触感。

“所以,汀娜小姐,就安心的看着吧,看莉莉和爱丽丝在告别前为汀娜小姐演出的。”

软软的,有一点点苦,令人精神一振。

那是爱丽丝那紫色唇彩的味道吗?

猝不及防被亲吻的汀娜,恐惧也好震惊也罢,都从脑海里飞掉了,她看着脑袋的侧面突然多出一张泣血的东国鬼面面具的小人偶,应该要作何反应,已经不知道了。

“——屠龙讨魔的大剧,以此饯别吧。”

粘稠的火焰穿过了三人,支离破碎的火星在不远的天空后方黯淡坠落,眼前的人偶小姐消失了,在面前,下方,伸出巨大双爪攀在火山口壁上的熔岩龙兽发出了凄厉的怒吼。

冰冷的刀光掠过那深深扣入岩壁的龙爪。

即使隔了一百米以上的高度。

即使那头绸缎做成的黑发连残影都看不清。

汀娜也依然能看见。那刀光冰冷而锐利,每一此闪烁都落在巨大龙兽攀附岩壁的双爪上,每一刀都把那熔岩构筑的身体冰冻,把熔岩变回黑色的易碎岩石,又将那些岩石切碎,就像从鱼身上剔去血肉,直到将那一挥就能扫平一条街道的龙爪削成一具苍白,有着红色血管般纹路的骨骸。

那是怎么做到的呢?

明明是那样小的身体,就和人类一岁不到的小婴儿那么大,就和比较大只的猫咪那么大,拿着玩具一样的两把太刀,是怎样才能挥出,那样恐怖的刀光呢?

甚至就在自己这么恍惚的功夫,那头龙兽就已经惨叫着,对着自己的双爪间狂暴的吐火。

——爱丽丝小姐——!!

那小小的身影能不能躲开呢?自己应该这么怀疑的吧,自己应该这么尖叫的吧。

可是。

爱丽丝那个小小的吻,让汀娜意识到了一件事。

自己只是一个没用的普通人,不懂魔法,半吊子的药剂学,半吊子的自卫武技,连从学院里毕业也做不到。

这样的自己无法理解所谓的强大,无法分辨,谁比谁更加强大,所以。

就不要丢脸的,不停嚷嚷了。

“……不用担心,汀娜小姐。”

抱着自己的,突然安静下来的少女,魔女小姐只是淡然的安慰着。

她翻开书页,放上施法的素材,魔力注入构建天空中巨大的魔法阵,苍白的洪流倾泻而下精准的冲击在龙兽那狰狞却空洞的头颅。

“……【希尔维娅的银色龙息】”

就如魔法名一般,这是堪比冰雪的主宰,银色巨龙吐息的大魔法,被直击头部,那庞然大物甚至连哀嚎的来不及,就在那冰冷的冻气下褪去了炽热的红色。

紧接着,刀华如蔓延的藤蔓般,在那覆上薄冰的漆黑脖颈与头颅上绽放。

汀娜仿佛听到了小人偶娴静却流露出黑色气息的笑意。

——讨鬼刃·【满开】。

刀光收敛之刻,漆黑的岩石迸裂四散,连带着岩石深处那未完全凝结的熔岩。

巨大的龙兽就那样失去了力量,向后无力的坠入岩浆,激荡起数十米高的焰浪。

“……赢了,吗……”

莉莉娅娜这一次没有选择拔高高度,她展开虹光的羽翼,躲避着焰浪,绕着火山口盘旋飞行。

汀娜低下头看着溢出的熔岩缓缓沿着山体流淌,感觉这是何等的不真实。

那样恐怖的巨大魔物,就这么简单的……

“……赢了,但龙兽没有死。”

第三次喝下魔力药剂,这次还多喝了一些其他汀娜所认不出的药剂的莉莉娅娜扭头看向抱着自己的少女。

那双漆黑如夜幕的双瞳,早就因为使用魔法而炽白如黎明的星辰。

“可是,它的脑袋都已经被砍碎了……”

“……熔岩龙兽,是元素类型的魔物,严格来说,没有致命的身体结构,就像史莱姆一样,砍碎头颅只是让它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浸泡在熔岩中的话,无论多少次,它都会重生。”

汀娜咬住了嘴唇,望向那不知道有多深的熔岩之湖。

“那样的话,这么打下去,有什么意义……”

“……意义?时间,就是我们与之战斗的意义。”

莉莉娅娜依然平静的回答着。

少女忍不住回头看向地平线上的灯火。

突然。

炽热的气息,猛地压得汀娜喘不过气。

喉咙都像要烧灼起来一样,衣服都像要烧灼起来一样,那本能看向热源的汀娜所看到的,时间都仿佛变慢的世界里看到的。

一条不知何时从头顶砸下的熔岩触须!

好快。

好快!!

就连莉莉娅娜都才刚刚抬起头,那道比数百年的树木更加粗大炽热的火触已经从头顶砸下!

——咯嚓。

“……诶?”

已经从头顶砸下。

但是,还没有砸下。

以汀娜的词汇,仿佛只能这样来形容这一刻。

——一切都静止了,仿佛时间于此凝固。

“……汀娜小姐,松手。”

“等,怎么回事,莉莉娅娜小姐?!”

“……松手!”

魔女不由分说的把汀娜双手从腰间解开,她的瞳孔不知为何又变回了那深邃漆黑的色彩,她的手上亮起虹色的魔力光,将魔法阵映照到自己的身上。

下一瞬间。

距离的概念就像消失了,莉莉娅娜的身影,突然变小了好多好多。

——不对。

是自己,被一下子送到了远处。

然后。

那火炎的触须落下,将那小小的身体,狠狠的,狠狠地砸进了沿着山体向下流淌的熔岩之中。

“……诶?”

汀娜的脑海一片空白。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莉莉娅娜……小姐……?”

但她看到了。

那个小小的身影,被那条火炎的触须按进岩浆的一幕——

“莉莉娅娜————!!!!!!!”

狂暴的热风把她吹起,在混乱的气流中四处翻飞。

她就像一片羽毛被卷入了海上的风暴,天空,大地,方向,一切的一切都混杂不清,只有无助的,悲切的哀嚎。

可连那痛苦的悲鸣也模糊不清。

“汀娜小姐!”

直到一只小手,拉住了她。

头晕目眩的状态没有维持太久,那恐怕也是莉莉娅娜为自己加上的魔法的力量,被爱丽丝抓住的汀娜看着眼前的小小人偶,眼泪,突然就留了出来。

“莉莉娅娜小姐她、莉莉娅娜小姐……”

“冷静一点,汀娜小姐!爱丽丝还在活动,爱丽丝的礼装还没有解除,所以莉莉没事的,莉莉可是不老不死的魔女,虽然被这个混蛋利用元素生物的【超速移动】特性阴了一下,但是没事的,看,汀娜小姐,汀娜小姐!”

“可是、可是——因为我的错,因为我拖累了莉莉娅娜小姐——”

怎么会没事呢?那可是连钢铁都能熔融的岩浆啊,就算莉莉娅娜小姐再怎么厉害,人类的身体坠入那种东西以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啊!

那个将人一下子送远的魔法,明明莉莉娅娜可以给自己用的,可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累赘的自己!

“所以说,汀娜小姐,看好了,为什么莉莉和爱丽丝敢接下这样的委托,为什么莉莉和爱丽丝敢和巨龙遗骸中诞生的龙兽战斗!”

爱丽丝大喊着,让少女的目光聚焦。

于是汀娜看到了。

那条将魔女从天空之中击坠的熔岩触须上,数十,数百个魔法阵突然闪过,下一瞬间,那灼人的红骤然消退。

——噼啪!!!

冰冷的雷电从魔女坠入的岩浆中绽放,那条触须在雷电的面前就像一触即碎的玻璃在暴鸣中分解碎裂,而在那崩落的碎屑中。

虹色的光翼拖曳出一道艳丽的极光,飞到了熔岩湖的正上方,浓烟之中,乌云凝集,转瞬间,由魔女降下的神罚,让自巨龙遗骸而生的魔物剧痛怒吼。

汀娜茫然的注视着这一切,这一切颠覆了她的认知。

“莉莉娅娜……小姐……?”

片刻后,她那困惑的目光移向人偶的双眼。

“莉莉是不老不死的魔女……这个不死,可不是指自然死亡哦。”

知道她困惑于什么的人偶,轻描淡写的解释着。

“不过,对汀娜小姐来说,可能有些难以理解吧。”

点头、点头。

金发的少女茫然的点着头。

刚刚的一切。

爱丽丝所说的,不老,不死。

这完完全全的超越了,少女的认知,她无法理解这一切。

她无法理解,所以她只好将目光,移向了地平线上。

浓烟没有阻碍的方向,汀娜看到了小小的,灯火通明的城市。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在这里战斗的时候,那座城市,有在好好的疏散居民吗?爸爸,妈妈,爱丽芙……贫民街的大家……

——快一点啊。

——快一点啊!!

什么也做不到的少女,什么也无法做到的少女,只有在心里拼命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