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典的空气,因为这场地震变得不再安定。

对盐沙城来说,地震并不是前所未有的灾难,但自那几乎将整片大陆化作废墟的十三日圣战以来的三百年间,最大规模的一次地震也只是弄塌了当时还没有拆除的贫民窟而已。

相较而言,反而是偶尔的台风造成的损失更大,因而,当大地摇动起来的时候,无论是谁,都陷入了惊愕之中。

“地震了……地震了!”

未经历灾害的年轻人惊慌失措。

“快把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好!”

老一辈人则想起更老一辈人的嘱咐,小地震往往是大地震的前兆,他们撑起衰老的身体指挥着家人准备避难。

紧接着,在又一次地震让猜疑与惊慌的阴云笼罩在每一个正在祭典中的人们,让他们忧虑的看向大海之时。

“妈妈,那是什么?山上红红的耶。”

一个孩子拉了拉母亲的手。

稚嫩的声音,让她的父母把视线转向了城市的北方。

越过街道,越过城外丘陵的草地,直到地平线的尽头。

“真神在上……”

“天啊,那是……”

于是他们看到了,那座雄伟的伫立于城外的山峰顶端,冒出了黑烟。

那山的名为【维苏卡】。

因为是盐沙城另一种特产,红色岩盐的矿源,盐沙城的居民们又将之称为红盐火山,同时也是盐沙城重要的水源地,一座自这里还没有形成一个小小聚落之前就已经悠久存在的死火山。

三百年来从未喷发。

三百年来从未有过丝毫的活动。

一座死寂的山岭。

这是盐沙城住民自小便熟知,并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这座城市,宣扬地震将至,海啸降临的谣言都会多少有人感到惊惶,但唯独谣传维苏卡将要喷发的谣言,从十三日圣战结束至今,也没有人上过当。

可如今。

那座沉静的坐落于北边,城市的居民们总以为它会一直这样沉静到海枯石烂的山峰,在怒吼。

向下凹陷的山顶,原本应该是一个雨水聚集而成的大湖。从那中央,漆黑的烟雾弥漫喷吐,那是比夜色还深的漆黑,炽红如流铁的火星夹杂在其中,盛开般的飞溅,不过片刻间就熄灭,变成暗色的流星,将那令人心生恐惧的浓烟拖曳着,砸向附近的红树林。

有烟,就一定有火焰。

山顶的岩石在燃烧,熔融成粘稠的岩浆从山顶喷发,填满了原本的湖泊,再填满之后溢出,沿着山体流淌。

整座维苏卡在燃烧,赤色额纹路从那嶙峋不平的山脉上亮起,在盐沙城的每一处都能清晰的看见,把天空都映照的火亮。

——那是什么?

人们惊惧不安。

——发生了什么?!

人们呼喊质询。

他们因未知而感到困惑,但年迈的老人,他们忽的想起了自这座城市还只是一个小渔村时,老人说给儿孙们的古老故事。

“龙……是龙啊!邪恶的火龙……要复活了啊!”

他们联想到一段时间以前,维苏卡附近的闪电风暴,惊慌的向自己的家人们喊叫着,要他们赶快,赶快逃跑!

被涌入的人群大声质问着发生了什么的魔法师们看到那一道一道的纹路,不禁抱头呻吟。

“喂!那是什么?”

他们也无法理解。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注意到?”

“因为没有人会去注意一座死火山!”

他们互相质问,陷入混乱。

只有城市中掌握最高话语权的人们没有受到愈演愈烈骚乱的干扰。

他们冷静的审视着惊慌从城西如野火般烧到城南,他们淡然的凝视着祭典的街道成为混乱的发起地,他们注视着,他们感慨着魔女的远见与智慧,将早已商定好的应对措施开始执行,让魔法的荧幕在城市的每一处亮起。

这个时候,第二次的轰鸣远远的传来。

那惊雷一般的轰鸣,那在山口绽放的炽热火花,远比一段时间以前在火山上发生的雷暴更令人惊恐,气浪在海上卷起浪涛,轰鸣甚至震倒了桌上的杯具,直面行人们捂着耳朵发出了悲鸣。在这些混杂的,难以分辨的尖叫之中,渐渐的,一句话越来越清晰。

——红盐……

——红盐……发……了……

——红盐火山……爆发了!!!!

“快逃啊!红盐火山爆发了!!!!!”

这样吼叫的人闯进这家餐厅扯着嗓子大喊,让其他也已经察觉到异常而不安的客人们陷入惊慌逃跑的时候。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在说……什么?”

汀娜才刚刚因为第二次的轰鸣,从恍惚之中惊醒。

——虽然非常抱歉,但是,我和爱丽丝。

——要在这里告别了。

脑海中只有这句话不断轰鸣。

可无论是魔女还是人偶,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们径直朝着包厢外走去。

“请等一下!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

汀娜连忙追了上去。

来到餐厅的大厅,这里的客人已经跑掉了,只有餐厅的老板满脸焦虑的在收银台前收集着什么。

莉莉娅娜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她伸出手,指向餐厅中央正在播放着某处街道逃散拥挤的人群的魔法荧幕,虹彩的魔力光从她的指尖牵出一道光之细丝,在与那块莹蓝色的屏幕相系之后。

荧幕上,迅速的变为了魔女小姐那平静的脸庞。

“……盐沙城的居民们,请冷静下来。”

紧接着,魔女的话语,让汀娜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好大声,太过大声了,而且还有悠长的回音仿佛在整座城市隆隆回响,那样的声音直接在耳边炸响,让汀娜,和正在忙乎着的餐厅老板不得不捂住了耳朵。

“……火山【维苏卡】,喷发了,不过,这并没有出乎魔法师协会的意料。”

然而即使是捂住耳朵,那平静的声音也将手掌的阻碍穿透,魔女的话语毫不迟滞的贯穿耳膜,送进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

“……市政厅,魔法师协会和美德教会都已经启动紧急预案,盐沙城的所有居民和海鸥祭的游客们,请就近出城或前往白盐河与沿海的港口,距离火山的完全喷发还有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所有人,只带上最低限度的金钱和私人物品,安静,秩序,听从城卫军的命令,马上开始避难。”

而且,为什么呢?

汀娜呆呆的看着站在魔法的荧幕前,面无表情向着荧幕——也许是向着整座城市发号施令的魔女小姐。

那娇小的背影,在这一刻,却如此的……伟岸,那一成不变的平静面容更是仿佛有了一种令人无法移开视线,却会因为与之对视而心生敬畏的傲然气势。

——啊啊,为什么呢?

现在的莉莉娅娜小姐,好像比起平日更加的美丽,更加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匍匐在她的裙下,像一只忠诚的猎犬一边撅起屁股亲吻那小巧美丽的脚趾,献上自己的一切——

“……你们,也快点去逃吧。”

魔法的荧幕消散,街道外的喧嚣,几乎一瞬间就止息了。

莉莉娅娜回过头,看着金发的少女和餐厅的老板,轻轻颔首。

就像在说,“即使逃跑也没有关系。”

就像是一位女王,赦免臣子的怯弱。

“是,是的!”

中年的男人抓着装满银币的钱袋,愣了一会儿,跑了过来把那一袋子的银币和铜币放到了莉莉娅娜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仓皇的逃了出去,全然不见片刻前那恨不得把整座餐厅都塞进空间储物戒指里带走的气势。

而汀娜。

此时也差点把魔女与人偶抛在脑后,差一点就要向外跑去。

“……汀娜小姐也,去避难吧。”

没错,差一点。

“我……还不能走。”

直直注视着眼前的魔女,金发的少女,向前一步。

……诶?

然而视线迅速的下降。

原本可以俯视的莉莉娅娜,只是一下子,就变得需要平视——

不对。

膝盖上传来的,餐厅冰凉的大理石地板的触感告诉了少女。

“诶……为、为什么……”

是自己跪倒了。

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

“……汀娜小姐,祭典,很愉快,但是,我们必须分别了。”

“汀娜小姐还有重要的家人呢,希叶卡夫人和拜伦先生,现在可能也在找汀娜小姐吧,不要让他们担心哦。”

——是。

这个字,差一点就从少女的嘴里说出来了。

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是因为在违逆眼前女孩善意的命令而恐惧。

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不快点走是不行的。

她忽然意识到了。

自己之所以留在这里。

“……不行,我还,不能走……”

是因为有问题没有解决。

所以就这样脱口而出。

“为什么,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向我告别,用那样悲伤的语气,在这样时候!”

“我去避难之后,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又要去做什么啊!”

抬起头,大声的说出来。

就是为了这些还没有得到答案的困惑,少女的理智拼命抵抗着身体想要快点逃跑,想要回到父母身边的冲动。

“……”

即使听到少女几乎以怒吼的方式问出的问题,莉莉娅娜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

她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块银色的怀表,注视着怀表,莉莉娅娜和肩上的爱丽丝对视一眼。

“……距离那个完全挣脱封印,还有至少20分钟。”

“而莉莉全速飞过去,差不多要十分钟,也就是说,爱丽丝和莉莉有十分钟的时间,说服汀娜小姐呢。”

“……嗯。”

拉过一把椅子,魔女小姐挽了挽发丝,坐在了汀娜的面前。

金发的少女倔强的抬起头看着莉莉娅娜的脸,手掌握着手臂,等待着困惑的解除。

“……我来到盐沙城,是魔法师协会的委托,魔法师们在一次维苏卡火山的勘探中发现了正在逐渐衰弱的封印,并且经过调查,发现那是他们绝对无法解决的大难题,于是一层一层,从盐沙城,到这块领地,这个王国,最后,到魔法师协会,到我的手中。”

与那蓝色的双瞳对视,莉莉娅娜平静的回答着少女的疑问。

本来,这也是预定会告诉她的。

“封印?”

汀娜皱起了眉毛。

“汀娜小姐应该比莉莉和爱丽丝更加熟悉这件事才对,盐沙城自古流传,从十三日圣战开始之前就流传在孩童枕边的故事,被封印的火龙。”

坐在莉莉娅娜右肩上的爱丽丝把小手端正的放在腿上,轻声的诵读出那古老的故事。

——静海沿岸,炎龙为灾。黑翼蔽日,红炎焚城。

——夺王国之财,夺公爵城堡,掳高贵之女,凌虐玩弄。

——异国王子,心倾公主。王遣贤者,引荐工匠。

——白银之脉,深海之金。圣光庇佑,铸剑讨龙。

“……啊。”

汀娜猛然想起,在自己第一次看到莉莉娅娜那无力困倦身姿的午后,从图书馆里沉沉睡去的魔女手中掉落的书本。

《盐沙城神话故事集》。

这个火龙的故事,也许是其中最家喻户晓的,因为被吟游诗人改编成唱曲,也经常被用来当做识字歌谣。

——冬雪纷飞,王子寻龙。袭龙之眠,执剑断尾,碎龙之心。龙心炽热,血融黄金。

——然龙不朽,然龙狡黠。单翼凌天,坠山之渊。熔岩潺潺,人无可近,龙既不亡,终必归来。

——贤者谏言,封印炎山,魔法伟力,熔岩永眠,公主归城,欢呼雀跃,婚纱加身,王子笑颜,传奇自此,美满终焉。

并不长,也并不复杂,甚至汀娜现在还会唱。

可是,如果把这个和莉莉娅娜的话联系起来的话,火山,封印……汀娜的嘴角抽搐着,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说,真的有条龙在红盐火山里?”

真神在上!这只是一个故事啊!一个经典的,狗血的,俗套到大陆到处都有的王子斗恶龙,救出公主的童话故事!

“……故事,往往是根据真实的事件所改编、创作的,第二纪元457年,静海沿岸的确有一头年幼,性格恶劣的红龙肆意妄为,龙族委托一位人类的宝具强者将之击杀,所以准确的说,现在在火山里面的,是一具龙骸,巨龙是这个世界最初的生命,法则之下的第一阶梯,即使死去,灵魂也不会朽灭而是回归巨龙诞生的岛屿重生。”

“但是,巨龙的骸骨也是非常强大的,尤其是,这是一具红龙的骨骸,又在火山熔岩里泡了这么多年,毫无疑问会吸引大量的火元素,异化成其他的魔物吧,这类【类龙魔物】虽然少见,但在大陆各地都留有传说与实际存在的痕迹,而现在,即将破除火山上封印的,也是这样的魔物,恐怕……会是一头熔岩龙兽,除了脑子蠢一些,和巨龙一样危险的魔物。”

小人偶点了点头。

“而爱丽丝和莉莉,就是为了应对这件事而来到盐沙城的,在熔岩龙兽打破封印之后,我们就要去对付她,而那时,就要与汀娜小姐告别了……为什么是现在?因为,现在,那个大家伙要出来了。”

“怎么会……可,可是!那是龙吧,爱丽丝小姐也说过那是和巨龙一样危险的魔物,就算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很厉害……”

“……嗯,就算是我们。”

“也不敢说会安然无恙啊。”

魔女和人偶平静的点了点头。

巨龙是这片大陆,这个世界最初诞生的物种,直接诞生于法则的,世界的长子,在种族层面,大陆上,没有任何一个物种能与之比拟。

除了连汀娜也知道的,除了在神话时代的最后,那几乎把大陆上一切都葬送的亡灵天灾之外,甚至都没有巨龙吃败仗的历史。就连第一纪元,击败了终末巨龙的龙之勇者杜瓦克因,在建立起人类第一个大帝国时也依仗了其他巨龙的帮助。

而现在。

眼前的两人,这样娇小的女孩和人偶,要去面对与巨龙一样危险的魔物?

少女只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血流直冲脑海。

“为什么……是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我们王国的守护者呢?”

少女站了起来。

就算这是个小小的王国,也是有一位宝具级强者作为守护者的啊。

作为大陆上最强阶级的一员,这种事难道不应该由他去做吗?

“……因为是我接下委托。”

莉莉娅娜歪了歪头。

事态……似乎没有按照她预想的在发展?

“所以莉莉娅娜小姐为什么要接这个委托啊!这么危险的,搞不好一下子就会死掉的委托,不应该由更强的宝具级强者来承担吗?!”

无论如何汀娜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身边,那个强大的,智慧的莉莉娅娜小姐也会犯下接下自己难以做到的任务这种错误。

——有什么样的能力,去做什么样额事,安全第一。

这样的道理莉莉娅娜小就不是也认同的吗?

“……可是,我也是……”

“莉莉娅娜小姐!”

少女的双手直接抓住了魔女一侧的肩膀。

“和大家一起去避难吧!还有一个小时不是吗?魔法师的大家一起努力的话全城的人都可以顺利避难的,有莉莉娅娜小姐的话!虽然城市会被毁灭这点很让人痛苦,但是如果要牺牲莉莉娅娜小姐的话,我才不要!!”

肩膀被用力抓住让那双漆黑的瞳孔似乎有些困惑。

但是,莉莉娅娜还是抬起头,直面汀娜蓝色的双眼。

“……那是,不行的。”

她摇了摇头。

“……实际上,只有再十几分钟,熔岩龙兽就会破封而出,一个小时的意思是……剩下的时间,由我。”

“和爱丽丝来争取呢,一个小时,面对一个光是走走就能烧却大地的危险魔物,再怎么说也是极限了,但如果我们也选择避难的话,时间就会只剩下这十几分钟,这还是爱丽丝和莉莉跟着汀娜小姐去救那些冒险者时,加固了一次封印争取到的时间。”

冰冷的现实,从魔女与人偶的嘴中吐露。

汀娜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去避难的话,就只有十几分钟。

虽然盐沙城不是一个大城市,但这么短的时间,无论如何也是无法让人们完全避难的。

——要让大家离开这座城市就只有让面前的女孩去拖延时间。

可是,要让这么娇小的孩子,去面对不知道多么巨大,多么可怕的龙?

无论如何,汀娜都做不到。

让人去做会受伤,甚至会去送死这种事,如果她能做到的话!根本,她根本就不会与眼前的她相遇!

“……也因为加固了封印,正好可以争取到一些时间,我才能和汀娜小姐一起来参加祭典”

看着眼前沉默的少女,莉莉娅娜伸出手,抚摸着她的金发。

“我,很开心。”

——这样,就算是好好告别了吧。

魔女心想。

接下来,就要考虑如何解决那个大问题……

然而,那只手被抓住了。

“……不行。”

“汀娜小姐?”

“……?”

是牺牲一个人?

亦或是牺牲那么多的人,甚至,还有可能包括自己的家人?

汀娜无法做出选择。

无法做出选择,却也不会选择任何一方。

再说,她又有什么资格作出选择呢?

她不是贵族,不是圣母,不是拥有话语权的任何一人,她只是个不会魔法的普通人,什么也做不好的……

普通人。

少女只能用力的抱住面前的女孩,紧紧的,咬着嘴唇。

“我又不是,圣母啊,我只是希望我认识的人,我亲近的人不要遇到危险而已。我不想莉莉娅娜小姐……遇到危险……”

无关理性的思考,无关“哪一边更重要”的诘问。

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任性,汀娜自己也知道。

什么也不愿意失去,什么也不想要付出,那么就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得不到,炼金术称之为【等价交换】的发则,所谓的人类就是这样,所谓的世间真理就是这样。

——即使如此。

汀娜还是用力的拥抱着娇小的魔女,将自己的心意吐露。

“因为我……喜欢莉莉娅娜小姐。”

真正吐露出来的时候,之前的烦恼和纠结就像被风刮过的云烟般荡然无存,只有满溢在心间的爱意。

绝对不能放手的想法,因此更加的坚定了。

“我喜欢……莉莉娅娜小姐。”

如果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怀里的女孩能够多少有些动摇,哪怕真的只有一丁点也好,汀娜,都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然而。

“……汀娜小姐,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莉莉娅娜并没有动摇。

从她嘴里说出的,对汀娜这一生第一次的恋爱的回应,不是接受。

“……汀娜小姐已经被【魔性的魅力】影响的太深了,为了汀娜小姐的未来,还是在这里告别比较好。”

“诶?”

但也仿佛不是拒绝。

汀娜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魔性的魅力】,那是什么?她稍微松开了拥抱,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第一次告白,也是第一次收到来自告白对象回应的汀娜觉得这句话,就像是用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否定了自己的爱恋。

“汀娜小姐应该知道,魔女这个特殊的族群,每个个体通常都拥有一些特别的能力,有些能像妖精那样与草木,鸟兽沟通,有些天生就能使用火焰,有些魔女调配的药剂,明明配方一样,但效力就是更加强大,这样的能力,魔女们称之为【特质】。”

莉莉娅娜的右肩上,爱丽丝拉起了汀娜的手,小人偶用一种有些微妙的语气,向少女诉说着。

“莉莉的【特质】有三个,【不老不死】,【无垢】,以及【魔性的魅力】。最后一种特质能让魔女们迅速的得到其他人的好感,甚至,在主动操纵这种能力的时候,可以达成类似催眠或者洗脑的效果,汀娜小姐,刚刚那个商店老板,就是被莉莉的美丽所迷惑,才没有继续收取钱财而是直接避难去了哦,甚至都把钱放到了莉莉的面前呢。现在,外面的秩序,也是托莉莉的福,使用魔法荧幕,主动运用这种特质轻度的洗脑了城中大部分的人。当莉莉离开后,这个效果逐渐减淡,却不会消失。平时莉莉都有想办法压抑住这个能力的,但汀娜小姐和莉莉相处太久,已经完全被侵蚀了,喜欢……没错,那并不是虚假的,但喜欢的起点,却不是‘爱’。”

——只是非常单纯的,被迷惑了。

“不,我……”

一大串的说明砸的少女脑袋一晕。

可是,地上塞满银币的袋子,和莉莉娅娜在魔法荧幕上说话后,外面的平静下来的喧嚣这两个事实,让汀娜找不到可以反驳的余地。

那是她不了解的东西,她所能做的只有。

“确实莉莉娅娜小姐也许有这种力量没错!可是,我对莉莉娅娜小姐的喜欢是——”

用自己的心情去反驳。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静静的看着她。

啊啊,汀娜知道,再这样说下去就只是无理取闹了,可是,可是!

现在这件事的优先级一升再升,自己的喜欢不是虚假的,不是因为被莉莉娅娜小姐的魅力所迷惑,汀娜大声的喊叫着,想要把这一切都说出来。

“……汀娜小姐,吻我的脚趾。”

但莉莉娅娜,仅仅是坐在椅子上,交错双腿。

——诶?

这种时候了还在说什么呢?

一时间,汀娜都完全为什么莉莉娅娜会突然这么说。

她的表情依然毫无改变,没有感到厌倦与烦躁的目光。

“好、好的!”

然而这突如起来的命令,让汀娜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无比恭敬而欢喜的为女孩脱去木履,将那只雪白的小脚,捧到自己的眼前,用脸颊磨蹭着足背细滑柔软的肌肤,然后。

——我,我在做什么——

将唇印在那小巧的脚趾上。

汀娜混乱了。

怎么回事?

这是魔法吗?

自己的确很喜欢莉莉娅娜小姐没错,但是,也绝不到这样,作出这种事呀!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

“……如果喜欢的话,随你怎么做也好。”

“啊啊,莉莉娅娜小姐……”

——呜哇,这声音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发出这种春季的野猫在窗外对月喵喵叫的声音啊!

停下来,停下来啊!

就算汀娜在心底这样呼喊着,她的动作也完全没有停滞。

得到许可的少女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贪婪的舔舐起这只白净的连丝毫灰尘都没有的小脚,那丝绸般的触感在舌苔上划过,无论是脚趾周围还是足底都娇嫩的像是牛奶的布丁,海水的微咸被唾液稀释后,一缕清淡的甘甜让汀娜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到此为止吧,汀娜小姐,亲身体会过后,应该,就可以理解了吧。”

看了一眼银色的怀表,莉莉娅娜从女孩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左足,用魔法将沾满的唾液清洗干净。

“……”

而汀娜已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方面少女的理智震惊于自己所做的事。

另一方面少女的身体因为莉莉娅娜收回了自己的小脚而恋恋不舍。

情感与理智之间骤然出现的违和感让少女无所适从,也仿佛证明了一件事。

证明了爱丽丝所说的,自己对莉莉娅娜的情感,是因为那【魔性的魅力】的影响。

“……时间快要到了,汀娜小姐,很抱歉在最后让你有了不好的回忆,我离开后,这个效果也会逐渐减弱”

“不,这并不是不好的回忆……呼,我对莉莉娅娜小姐的喜欢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喜欢这件事先撇开不谈,我……”

思考不能的事就先让它一边去。

汀娜从地板上站起来,坚定的直视着眼前的魔女与人偶。

“我不会让莉莉娅娜小姐和爱丽丝小姐去送死的,那种事,我绝对、绝对做不到!”

“……”

“哎呀哎呀……”

爱丽丝就像是惊呆了一样,发出了叹息。

话题绕了一圈,浪费了一堆时间后,又转回来了。

而摇晃着白金色长发的魔女,也似乎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放弃了解释转身准备离开——

汀娜也连忙站起来,想要继续拦在她的面前,这个时候。

“嗯……等一下,莉莉。”

爱丽丝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总而言之,现在爱丽丝,莉莉和汀娜小姐的矛盾在于,汀娜小姐认为我们去拖延时间的行为是送死,是牺牲自己的行为,汀娜小姐基于【自身安全才是第一位】的人生信条在阻止莉莉和爱丽丝,对吗?”

“……是的。”

“那么,如果说……爱丽丝和莉莉并不是去送死呢?不但不是去送死,还有把握把危险扼杀于源头呢?”

“……爱丽丝小姐,现在这个听起来就像是为了快点摆脱我说的谎言,毫无说服力哦。”

“没错,毫无说服力。”

小人偶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微笑。

“所以,汀娜小姐要来吗?见证我们说的,到底是不是谎言。”

“……诶?”

一下子,汀娜没能反应过来。

当她反应过来之后,意识到这是何等荒唐的邀请,而不免战栗。

“带我一起去吗……去火山……和那个魔物战斗?可我没有任何战斗力啊……”

“……并不需要,汀娜小姐的战斗力。”

沉默片刻之后,莉莉娅娜转过身来。

 “……我和爱丽丝,邀请汀娜小姐作为这个委托的见证者,为了向你证明,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即使有汀娜小姐这个累赘在,也能好好的保护好汀娜小姐,不会让你受伤,我们也不会死去,在这样的前提下,也足以击败即将破封而出的魔物,挽救盐沙城,而且。”

“和爱丽丝,莉莉一起去火山,比留在这座城市里要更加安全也说不定。”

看起来,魔女小姐对这个提案也是认同的。

“……”

言尽于此。

汀娜意识到了,这就是这场将近十分钟的争论最后的结果。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如果要离开,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额,一个【闪现术】就能把自己远远的甩开。

明明可以这样做,她们却没有这样做。

——为了不让这段邂逅留下遗憾。

那,自己呢?

自己想要,怎么做?

待在城市里,和重要的家人一起避难,亦或是……

——去见证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的战斗,去见证自儿时便已经熟悉的神话?

胸口仿佛有什么烧起来了。

前所未有的想法在脑海中翻腾。

每一个字落在胸口,都让那不知名的烈火越发旺盛。

“我……知道了。”

自己,一生都会后悔这个决定也说不定吧。

——可是。

——如果在这里逃掉,自己绝对会一生都在后悔。

“我……”

金发的少女握紧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轰隆!!!!

她的话语,在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声暴鸣之中淹没。

山峰绽放出艳丽而恐怖的焰花,大地的震动愈发猛烈,连高天之上,都刮起了不详的风。

在这仿佛末日般的光景中。

彩虹的辉光,划过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