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

钟声接连三次响起。

这是今晚的最初一轮比赛,在海鸥祭,捕鱼比赛有好几轮,会一直持续到夜半,祭典的落幕。

虽然说是一场竞争性很强的捕鱼比赛,但与其他比赛所不同的是,在这里不会有解说活跃气氛,也没有裁判发号施令,赛程开始与结束的标志,仅有那古老铜钟的钟声。

盐沙城的先人们用这种挂在渔船桅杆上的铜钟来命令驯化的海鸥。

敲三声代表着让它们聚集起来,有人要给它们喂食了。

敲两声代表着让它们飞到钟声响起之地。

而当钟声只敲响一次的时候,你会看到成百数十数百的海鸥从船上的笼子里飞出,为了寻找鱼群而在碧蓝的静海上翱翔。

直至今日,小型的渔船们依然用这种方法寻找那些藏于海面之下的鱼群。

在致敬这一行为的海鸥祭比赛中,这钟声也是比赛开始与结束的倒计时。

“莉莉娅娜小姐,真的没事吗……”

高台的一角,正在舒展身躯的汀娜,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莉莉娅娜,又马上,将视线移开。

少女穿着的是最近十几年才流行起来的连体泳衣,藏青色的织物有着与凝胶相似的触感,亲密的吸附在肌肤之上,把四肢与头部之外的肌肤大面积的掩藏。

一旁的魔女小姐穿着的,也是一套连体的泳装,除了色彩是纯洁的白,尺寸更小之外,就只有侧面,小腹和后背上那些大小不一的菱形开口彰显着这套泳装的设计理念。

——到底是谁设计的这种衣服啊!

连已经快要习惯莉莉娅娜片缕未着身体的汀娜,现在也根本不知道要把眼睛往哪里放了。那洁白的半透明泳装包裹在幼小而美丽的魔女身上,因为天空中作为照明的巨大【亮光术】的光照而闪烁着瑰丽的光泽,仿佛透过那朦朦胧胧的泳装就可以一探那若隐若现的肌肤。

而从那些菱形开口中露出的肌肤又在这片朦胧中给予了一抹直接的诱惑,将娇小的身躯包裹成一颗诱人犯罪的果实,连汀娜都能直接感觉到,注视莉莉娅娜的众多炽热目光。

那件泳装穿在身上,比什么都不穿更加妖艳而诱人,到底是基于什么理念设计出来的呢?

莉莉娅娜又为什么执意选择这套泳衣呢?明明更加可爱的款式也是有的。

汀娜的好奇心在蠢蠢欲动。

不过对于汀娜的这些问题,魔女小姐都以沉默回应。

“……没关系。”

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尽管语气毫无波动,但是,在那深邃如夜空的双瞳中露出的些许厌恶,还是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你到底是在对于什么感到厌恶呢?莉莉娅娜小姐?

汀娜不由得拉住了莉莉娅娜的小手。

“……?”

魔女看着少女,歪了歪头。

“虽然不知道莉莉娅娜小姐是因为什么觉得不舒服,但是,手拉着手的话,会舒服一点吗?”

魔女小姐不明里就的看着,少女不知为什么非常高兴的脸。

她沉默了一会儿,不确定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反应,让汀娜感到非常开心。

“等一下一起跳吧,莉莉娅娜小姐,有魔法师们的魔法,就算不小心撞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危险。”

点头,点头。

在莉莉娅娜平静点头的时候。

铜钟敲响了两下。

高台的最顶端,被钟声聚集起来的海鸥们因而兴奋的鸣叫着,梳理点缀着黑斑的羽毛,扑打着着翅膀从木架上飞了起来。

它们也是参赛的选手,也是这个海鸥祭,这个盐沙城最为贵重的客人。

气氛为之一变。

除了那些一开始就没爬上高台,只是在沙滩和旁边捡捡贝壳挖挖螃蟹的老人和孩子们,就算是汀娜,也紧张了起来。

再怎么说也是一场比赛,冠军的奖品还相当丰盛,黄金大龙虾更是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

不过,汀娜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优秀的猎手,想要留下一些值得一直铭记于心的什么的话,或许并不能期待是从比赛之中。

垂涎是一回事,有自知之明是另一回事,两者并不冲突。

那么……要怎么办呢?

——当!

一声钟响。

魔法师们挥动法杖,在海面的上空描绘出巨大的魔法阵。

盘旋在上空的海鸟们,在这一刻整齐划一的收拢了盘旋的羽翼,如同灰白色的雨点从天而降,穿过魔法阵后这些灰色的雨点全都镀上了一片美丽的莹蓝,将雪白的水花映照的无比梦幻。

为了防止撞击造成事故的魔法,在这一刻,拥有了凌驾于功能之上的美丽。

它们深深的冲进海中,被敏锐的鸟目早早锁定的猎物在这从天而降的猎杀中几乎没有反应的余地。一时间,更大的水花溅起,那是一击得手的海鸟们,它们展翅,破开水面,借助升空的力量将肥美的鲜鱼一口吞下,满足的鸣叫着。

对于它们,一年一度的海鸥祭也是少有的可以尽享肥美鱼鲜的时光。

直到这个时候,参赛者们才从刚刚落下的水花中抬起头来。

那一朵一朵更大的水花令观众席发出巨大的欢呼,魔法的荧幕在周围亮起,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魔女,因为人们爆发的狂热呼声而略感惊讶,然后。

“……汀娜小姐?”

她看向说要一起跳,却好像慢了好几拍的金发少女。

——好耶!!

——加油加油!不要输给那些鸟啊!

——上吧!!!

现在,她也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人相牵的手,被这样的欢呼淹没,没有回过神来。

“……呐,莉莉娅娜小姐,今晚是,一年一度的祭典呢。”

不对,并不是没有回过神。

而是被这欢呼点燃了踌躇不前的【什么】。

“所以,就算是稍微有些失礼的事……也可以原谅我吗?”

汀娜小声的,向莉莉娅娜说着。

“……?”

莉莉娅娜困惑的转过身,仰视着金发的少女。

人是会被狂热的情绪感染的。

被卷入这样狂热情绪之中后,会做出什么,是无法预料的,所以如果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一笑而过也不是什么问题……

莉莉娅娜想了想,做出了回答。

“……祭典的时候气氛比较狂热,受到气氛感染的人容易冲动,如果没有造成糟糕的后果,一点点出格的事情的确可以谅解……”

话还没有说完。

莉莉娅娜与汀娜拉着的手,被松开了,紧接着,一双比起平日似乎要更加有力的肩膀,把娇小的女孩抱起。

也就是所谓的,公主抱。

突然的袭击让魔女本能的就要躲开,但两人之间的距离让汀娜毫不费力的阻止了她,将那柔软的身躯拥入了怀中。

“要跳了喔!莉莉娅娜小姐!”

快步的小跑,在想要说些什么的魔女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前从木台上一跃而下!

坠落,坠落!

被拉长的风声在耳边回响,脚下蓝色的魔法阵在一瞬间穿过,身体被加上了抵消冲击与保护性的护盾,紧接着是夜晚的大海!在身体下坠的尽头,那一汪月光与魔法的光亮下,莹蓝梦幻的水波!

十米的距离还不会让少女感到恐惧,被魔法保护的她也无需担忧入水时的冲击,短暂的坠落中,少女始终注视着怀中女孩的脸。

啊啊,好热,今天的我果然非常的奇怪,胸口的悸动完全无法止息。

啊啊,一定听到了吧,莉莉娅娜小姐,你一定听到了吧,我的心跳声,剧烈的仿佛要炸开的心跳!让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哗啦!

雪白的水花,冰凉的海水,从天空与大地间的世界,两人一同坠入,水的领域。

海面在上,魔法的光芒将这数米深的海水映照得澄澈明亮。

银沙在下,柔软细腻的银白沙粒沿着逐渐深远的海底轻柔平铺,向下。

这之间的世界,眼里的世界,只有自己,只有怀中的女孩。

水的凉意冲淡了肌肤的温度,身体在这失去重力的世界之中漂流,因为下坠的惯性蜷曲、自由的漂浮着。

白金色的发丝如同海草般漂浮四散,因为截然不同的,属于大海的凉意,连那可爱的脚趾都惬意的舒展开了,莉莉娅娜小姐也觉得很舒服吧,从夏日的炎热中一口气跃入这清凉的浅海,连海床上的贝壳和海螺也触手可及。

可是,那双黑色珍珠一般深邃的瞳孔,自始至终也没有因此闪烁。

汀娜深深的,深深的凝视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父亲在看到那美丽的人鱼时,或许,也是这样的一种心情吧。

本来想要试试看这样能不能看到这位平淡的魔女小姐更多的,惊慌失措的表情的,看来是做不到呢。

因为怀中的温度而感到满足的少女,也因此有些遗憾,这个时候,身体开始敲打起,空气耗尽的警钟。

自己的闭气还是只能坚持不到一分钟呢。

——浮上水面吧,要好好说对不起才行呢。

被冲昏的头脑恍然清醒,有些歉意的看着怀里的女孩,汀娜舒展开蜷缩的身体,在距离不远的海底沙滩上,用力的一点。

 “!!!”

那一瞬间,从与沙粒相触的脚趾开始。

整条腿都仿佛通过了一道电流变得僵硬。

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肌肉仿佛失去了弹性,神经仿佛拧成了一团,伴随而来的是剧痛,无法想象的剧痛直接从腿上传来,让少女连此时此地身处海水之中都无法顾及,痛苦的喊叫了起来。

——抽筋了!

大脑立刻辨别出这剧痛的实体。

可雪白的气泡已经从少女的嘴中大片的飘出,抱着莉莉娅娜的手也松开,转为抱住了自己的左腿。在游泳时对抽筋时的预防措施一下子从脑中闪过,但是咸涩的海水涌进嘴里把空气挤走,灼烧着肺部和鼻腔,让所谓的冷静变成一个笑话!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具身体仿佛连浮力也失去了,挣扎中的少女不但没有向着拥有光的海面浮起,反而向着海床的沙粒坠落。

——呜——咕——

汀娜拼命的把抽搐的左腿伸直,细软的银沙因为她的挣扎泛起烟尘,朦胧了海面的光。

——呼吸……不行……

潜水时身体的突然抽筋,就是死神发来的邀请函。剧痛,失去空气而剧烈的挣扎,都是自己在这邀请函上写下的应邀签名。

从溺水到失去意识,最短的时间只需要数秒。

而一旦失去意识,死亡率就会飙升,在海边,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常识了。

——不要,谁来——

海洋这位母亲在此刻突然展现出的冷酷,彻底撕碎了少女对祭典的热情,她无助的向着海面伸出手,乞求着谁能拉自己一把。

——至少,神啊,至少,让自己更加靠近那水面。

这样祈祷着的少女的手,被拉住了。

一只小小的手。

一个小小的女孩。

那白金色的长发在水中飞散,她拉着自己的手似乎想要将自己拉起,但是,此刻格外沉重的身体就像一块海床上的石头,反而把那小小的身体拉了过来。

但或许,那才是这位魔女小姐的目的也说不定。

她拉着少女的手,将自己拉到了少女的面前,白色的泳衣因为沾湿变得更加显露出白皙的肌理,海面投入的光笼罩着那圣洁的身姿,恍若天使。

被那黑色的双瞳注视时,就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

哪怕僵直的左腿依然抽痛,肺依然急切的渴求着空气,

溺水的大危机中,汀娜却看呆了。

一如黄昏时,穿着和服的魔女从阳台上飞下。

莉莉娅娜轻盈的落在了少女的身上,即使金发的少女就在眼前陷入溺水的窘境,她也没有露出更多的表情。

她仅仅是来到汀娜的面前,平静的俯下身体,将少女的脸捧起,轻轻地,吻了上去。

又咸又涩的海水,被女孩柔软的唇所驱散。莉莉娅娜调整着姿态,用自己那小小的嘴巴将少女的唇所包覆。

然后,带有温度的吐息,收拢了汀娜瞳中涣散的微光。

甜美的空气重新充满口腔时,令少女迟滞沉重的身体恢复了力量与轻盈,她抓住魔女的肩膀,拼命的索取着,甚至伸出舌头,仿佛掳掠般的从莉莉娅娜的身体中索取着能让自己生存的空气。

魔女依然用那平静的双瞳看着拼命从自己这里索取空气的少女,她弓起身体,小小的脚掌在沙地上用力一踏。

浮力重新回归,窃笑的大海,将两人送回了空气的世界。

“呼啊!”

求生欲和后悔混杂的思绪重新平静了下来,当鼻腔也能感受到空气之后,少女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魔女的肩膀,让相亲的唇分离。

“……没事了吗?”

“嗯……咳、咳……虽然左脚还有点疼,但已经没事了……”

用力伸直腿后,抽筋很快缓解了。

大概,这是自己光顾着看莉莉娅娜小姐,没有好好热身的报应,还作出那种失礼的事的报应吧。

终于完全冷静下来的脑袋回放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啊——在心底这样哀嚎着,少女因为羞耻而完全不敢直面莉莉娅娜的目光。

“对不起,没有经过莉莉娅娜小姐同意就做了那种事,还麻烦莉莉娅娜小姐来救我……”

“……不用在意,还能继续比赛吗?”

“虽然还可以……但老实说有些担心第二次抽筋,说不定,只能在浅海那里抓抓小鱼了。”

一旦有第一次,第二次的抽筋也很有可能发生,基于安全第一的信条也为了不麻烦莉莉娅娜以及安保人员,汀娜毫不犹豫的决定离开这自己踩不到底的水域。

这也意味着放弃了对名次的争夺——比赛积分比较高的鱼,大多数都是活跃于深水区的品种,在潜水区……嗯,比赛的主办方放了很多螃蟹,海胆,贝壳之类的,都是孩子和老人们也能愉快捕捉的小生命。

“……那就走吧。”

“我一个人也可以啦,莉莉娅娜小姐就先试着抓一抓鱼?”

“……把汀娜小姐送到安全的地方后再回来,也不迟。”

把沾湿的发丝从脸上挽去,莉莉娅娜拉着少女不由分说的朝海滩游去。

直到将汀娜送到可以踩到海底的位置之后,魔女小姐才盯着她的脸,再三确认没有关系之后,在汀娜“不用在意,请莉莉娅娜小姐加油吧”的话语中,游到了深水区。

以那个娇小体型而言的深水区。

“其实再去更深一点的地方也没关系吧,不用在意我的……”

那个区域距离汀娜其实并不远,从海床上捡起一颗贝壳的少女坐在海水和沙粒之间,因为理应在祭典里担起大人角色的自己这么丢脸而感到一些失落。

在这失落之下,心底却有些许高兴。

仔细想想的话,自己可是和莉莉娅娜小姐接吻了喔?不,那不能算是亲吻,只是被单方面的给予空气,是救援措施吧,为了不麻烦那些负责安全救援的魔法师们。

不过形式上来说就是接吻没有错吧?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亲吻哦,莉莉娅娜张开了唇,分开了那贝壳一样洁白光滑的牙齿,回应着自己(对空气)的索求,仔细想想的话在不仅仅是嘴唇连舌头都彼此亲吻,拥抱那小小身体的触感还依稀的残留在身体上——

不好,再这么想下去,思考又要暴走了。

为什么,我会这么兴奋呢?

为什么,我的心跳会这么的快呢?

哪怕陷入此时此刻对自己的困惑,把玩着贝壳的少女目光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在海波上游动的女孩。

只有小脑袋露在海面上的魔女小姐,似乎很困扰的四下张望着。

捕鱼的第一步是发现鱼,看起来,魔女小姐还没找到呢……啊,潜到水下去了,但是这样慢吞吞的是抓不到鱼的啦……嗯,出来了,这么快就出来,看来是什么也没有抓到呢……

又一个俯身钻进水下去了呢,这一次是抓到了什么吗?

啊,看过来了,居然露出了魔法实验接连失败时的表情呢,又是什么也没能抓到吗?

对这样的结果,汀娜并不觉得奇怪。

徒手抓鱼可是非常考量速度,眼力,反应速度和力量的,除此之外,还特别特别依赖捕猎的经验。

海里的鱼儿可比泡在淡水里的同类警觉多了,即使每年都会有不少捕鱼的达人参加这场比赛,绝大部分的鱼都会进到海鸥的肚子里。它们才是天生的捕猎者,与之相比,一条鱼也抓不到的参赛者可是大有人在。

而莉莉娅娜呢?在禁止使用魔法的情况下,魔女小姐能够抓到一条鱼吗?

对此,汀娜可是十分感兴趣的,她相信现在正在天空某一处的爱丽丝也是这样。

所以,在捡起那个贝壳之后,汀娜就坐在沙滩边,兴致勃勃的观察着莉莉娅娜的行动。

这一次,莉莉娅娜潜下水里好一会儿才冒出来,似乎还是徒劳无功的样子,她抹去了脸上的水珠,稍微朝一边游了游,看样子,是打算换一个区域呢。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位参赛的青年来到了登记处,魔法的荧幕上亮出他举着一米多长的大型带鱼的影像,让观众们欢呼了起来。

这是比赛开始后第一个捕获猎物的人,不过汀娜只朝那边扫了一眼就没有关注了。

朝着一个方向游过去的莉莉娅娜突然停了下来,她满有些困惑的转过身,四下看了看,似乎陷入了沉思。

然后。

莉莉娅娜游了回来。

“……汀娜小姐。”

“嗯?莉莉娅娜小姐,怎么了吗?”

“……笑的很开心呢。”

“因、因为和莉莉娅娜小姐一起参加祭典是非常开心哦。”

“是吗?”

轻轻歪了歪脑袋,魔女小姐看着突然慌张起来的少女,有些疑惑。

不过,她并没有在意这样的小事。

“……抓到猎物后,要去哪里提交……”

女孩这么问到。

“诶?”

已经抓到了吗?

可是,莉莉娅娜的手里,什么也没有呀?

汀娜困惑的看着仰视着自己的莉莉娅娜。

“……在这里。”

莉莉娅娜转过身,把自己飘散在水中的长长发丝拉到了面前。

接着。

“……一只星斑龙虾。”

魔女小姐从水里拉出一只比她的小脑袋还要大一些的龙虾。

这只通体灰白,有着红色星星斑点的龙虾正因为离开了水而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拿一只大钳子在汀娜的鼻子前挥舞,把少女吓得向后一倒。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龙虾灰色的另一只大钳子还夹着莉莉娅娜一缕银白的发丝。

“……突然觉得头发被拉住了,转头一看,是这个。”

大概,是把莉莉娅娜飘在水里的头发当做是海草或者是其他什么,夹上去了吧,然后,就反被莉莉娅娜钓走了。

对自己不费吹灰之力抓到的猎物,莉莉娅娜也有些困惑,她举着这只生龙活虎的大龙虾,有些不知所措。

“抓到猎物后,每个木台下都有登记处呢,抓到的猎物会寄存在那里,然后也会记录成莉莉娅娜小姐的积分。”

这个样子也是格外的可爱呢。

“……知道了。”

点了点头,捧着大龙虾,莉莉娅娜左右看了看,朝着最近的一个登记处走去。

不一会儿,场外的观众们,都沸腾了起来。

“真不愧是,莉莉娅娜小姐呢……”

比赛开始不到二十分钟,就有接连两位参赛选手拿着猎物前来登记,而且一个比一个吸引眼球,,对于祭典而言应该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引爆剂了吧。

光是听到这呼声,汀娜大概就能想象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莉莉娅娜身上的场景。

很快,莉莉娅娜就走了回来。

“……好像,也不困难呢。”

她这么说着,重新往较深的水域游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莉莉娅娜又游了回来。

“……红珊瑚寄居蟹。”

这次挂在那白金色的发丝末端的,是一个从海螺里伸出大钳子,不断吐着泡沫的大螃蟹。

“好、好厉害呢,莉莉娅娜小姐……”

点头、点头。

魔女再次朝着登记处走去。

目送着突然学会了用头发钓龙虾和螃蟹技术的魔女,汀娜冷汗涔涔的,不知道应该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才好。

在莉莉娅娜又一次走过自己的身边,向着深水区游去之后,汀娜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这个大概都不接受登记的白色贝壳。

“……我也,再加加油吧……”

轻轻的叹了口气。

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上,哪里也没有努力就会获得成果这么美好的法则,努力的去和海里的鱼们斗智斗勇的汀娜,最后只抓到了一只趴在海床上懒洋洋的章鱼,一只巴掌大的寄居蟹和一条大黄鱼。

除了前三名之外,这场比赛就只有没有奖金的参与奖而已。使用了作为参与奖奖品的一张烹饪劵,汀娜让自己的猎物变成了面前的章鱼烧,螃蟹汤和烤鱼。

“……正餐在祭典上,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看到这个,莉莉娅娜才意识到原来在汀娜家的晚餐只够三,四分饱的原因。

莉莉娅娜则以用那头长长的美丽发丝“钓”到的七八只虾与螃蟹位居第三,现在,桌面上其他的料理——全部都是龙虾和螃蟹的各种吃法。

连汀娜都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甲壳类海鲜能有这么多吃法……

“呼呼,真是太厉害了呢,莉莉,居然可以用头发去钓大螃蟹和龙虾,以后去海边旅游的时候就不用买那些又贵又小的虾和螃蟹了呢,莉莉去钓就可以了。”

来到这个餐厅之后最高兴的就是爱丽丝了。只有三人的包厢里,穿着和服的小人偶兴致勃勃的在满桌海鲜料理间游走着。

星斑龙虾的刺身几乎有一大半都进到了那小小的身体之中,到底是吃到哪里去了呢?

“呼呼,汀娜小姐,在想失礼的事哦?如果没有爱丽丝为莉莉寻找这些笨笨的甲壳类海鲜,汀娜小姐可吃不到这么美味的大餐呢。”

爱丽丝突然走到少女的面前,用叉子叉起一枚章鱼烧,伸到了汀娜的嘴边。

这也是这件和服带来的力量吗?

心事被察觉的汀娜,只好张嘴咬住了那颗章鱼烧。

这家餐厅的水准非常不错,能把食物原本的味道和调味品的味道完美的融合起来,就算只是当作点心的章鱼烧也非常美味,就是……有些烫。

“呼哇——”

享受完美味后连忙端起杯子用冰凉的水驱逐口腔的热量,汀娜的这个样子又让爱丽丝掩住嘴角轻轻的笑了起来。

一口气喝下水之后,汀娜注意到了小人偶所说的事情。

“爱丽丝小姐帮忙的?”

“嗯,在天上的爱丽丝,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哦,鱼的轨迹,贝壳,海参,虾呀蟹呀这些在海床的哪里,多亏了爱丽丝,莉莉才能拿到第三名”

——这个,该算是作弊吗?

冷汗涔涔的看着微笑的小人偶,汀娜似乎从那翘起的小嘴角上看到了一抹漆黑的气息。

不过最近,汀娜也逐渐习惯了爱丽丝千变万化的性格,少女摸了摸人偶的小脑袋,把目光看向默默和一堆肥美的螃蟹战斗着的魔女,考虑起接下来的行程。

“……对了,莉莉娅娜小姐,为什么在售卖泳衣的那个帐篷里,莉莉娅娜小姐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一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就冒了出来。

这是汀娜这个夜晚想要知道答案的第二个问题。

在报名后,为了方便在海水中移动而前往的,捕鱼大赛会场旁边售卖泳衣的帐篷里,看到满衣架款式不同的比基尼的时候,娇小的女孩少有的,露出了像是在看什么肮脏恶心的东西一样的表情,连语气也变得嫌恶。

……我讨厌这种衣物。

当时,魔女小姐是这么说的。

“……”

莉莉娅娜放下了手里炸的金黄焦脆的螃蟹,抬起头,黑色的双瞳,看向正用勺子喝着蟹汤的爱丽丝。

“这件事我觉得不适合在吃饭时说呢,而且,要莉莉自己说出来才有意义哦?”

“我想知道。”

汀娜用力的点了点头。

莉莉娅娜有一定程度的内衣厌恶症这件事,汀娜多少是察觉到了。

在城堡里的时候,汀娜从来没有见过她穿内衣,在城堡的大衣柜里,莉莉娅娜用来装内衣、内裤与袜子的有很多隔断的抽屉里也是空空如也。

从那个时候开始,汀娜就开始怀疑莉莉娅娜是不是其实有着某种嗜好,不过……

现在……似乎可以得到答案了!

“……好吧。”

看到汀娜那坚定的目光,莉莉娅娜沉默了一会儿。

“……这是我,还年幼时发生的事……”

开始了讲述。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是一位贵族,衣食住行都有女仆负责,在成为魔女后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变化。

毕竟成为魔女时她也只有11岁,这个年龄的贵族小姐,大多是不知自立为何物的。

成为魔女后的莉莉娅娜醉心于魔法的世界,在实验室里经常一呆就是好几天,那时候的她,魔法实验失败的几率可比现在高多了,昂贵的廉价的衣服几乎没有超过一天的寿命,同时作为炼金术师对浪费深恶痛绝的莉莉娅娜干脆就不穿衣服了。

但是作为贵族,很多宴会与应酬是无法用魔法研究推辞的。

在一个梅雨季,她因为这样的理由不得不离开了实验室,回到久违的卧室,在沐浴过后,才刚刚开始被叮嘱要穿上胸衣的女孩,拉开衣柜下的抽屉,满怀期待的准备挑选第一次要穿的胸衣和内裤。

但当她拉开名贵的木雕抽屉时,一股剧烈的恶臭让她差点一头栽倒。

“……偶尔我也会憎恨,魔女的记忆力。”

莉莉娅娜幽幽的说着,向汀娜描述了她差点一头栽倒进去的柜子里的景象。

“唔……”

而汀娜,在这一刻也终于理解了,遗忘和记忆的模糊化,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

她问自己,如果把那副爬满了【自主规制】,【引人不适】,【为了心理健康已经遗忘】,还有着【令人作呕】的卵块,沾满了【少女已遗忘】的画面记在自己的脑海中至少60年,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大概会变成一个坚定的天体主义者吧。

“……之后才知道,是一个女仆在打扫房间时不小心把一桶打扫后的污水碰倒,洒进了抽屉,因为都是名贵的衣物,担心受到责罚的她就隐瞒了下来,并且在我还没离开实验室的时候自己辞职了……从那以后,只要一穿上内衣,或者样式相近的比基尼,我都会想到那一幕,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所以渐渐的就,不穿内衣了,但是只是看的话,虽然多少会不舒服,但不会恶心。”

莉莉娅娜平静的说完,看向汀娜。

所以她才会让售货员为自己挑一件泳装,而那一件就是当时店里唯一适合的。

而汀娜也完全能够理解,莉莉娅娜的厌恶了。

那个时候,除了汀娜自己和莉莉娅娜,在场的所有女性参赛者穿的,都是传统的泳衣,比基尼。

作为大陆主流的比基尼泳装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第二纪元繁盛的七丘帝国,而其原型,毫无争议的,就是女性在那一时期的内衣。

莉莉娅娜所厌恶的不仅仅是内衣,而是更加大范围的——内衣造型的所有衣物。

简单来说就是和胸衣,内裤相似的所有衣物,这位魔女小姐都抱持着绝对不往身上穿的厌恶。

“还、还真是讨厌的遭遇呢……”

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的汀娜只好尴尬的低下了头。但是,少女的嘴角却微微扬起。

这是汀娜第一次,从莉莉娅娜的口中知道魔女小姐的过往。

好吧,尽管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铭记的过去,不如说为了精神的健康最好是遗忘掉,可是啊。

汀娜还是有些高兴。

现在,少女无比诚挚的在心里感谢向自己提议邀请莉莉娅娜来祭典的爱丽芙。如果不是她,自己一定不会鼓起勇气邀请莉莉娅娜来祭典的。

那样的话,自己一定也不会知道更多的,平常所看不到的莉莉娅娜。

和普通女孩一样会为了出门时的衣物与化妆纠结踌躇,结果用飞的赶到约好地点的莉莉娅娜。

为自己化妆时,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冷冷的触感吓一跳还用手心将面霜温热的莉莉娅娜。

穿着和服的莉莉娅娜。

穿着可爱又魅惑的泳装的莉莉娅娜。

面对厌恶的东西坦然表露情感的莉莉娅娜。

过去的,自己所不知的莉莉娅娜。

祭典,果然是有着奇妙的魔力呢,笼罩在这位魔女小姐身上,那神秘而强大的面纱仿佛在这一夜被揭开了一角,露出了撇去【名誉冒险者】【魔女】【强大的魔法师】这一切光环之下,名为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的女孩,真实的些许。

可还有更多笼罩在迷雾之下。

接下来。

自己还会看到更多吗?

——一定会的吧。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

“嗯、嗯,对不起,让莉莉娅娜小姐想起不好的回忆。”

“不用自责哦,汀娜小姐,反正每次去女装店,莉莉多少都会想起来呢,不如说已经习惯了,结果就是对内衣形式的衣物的坏印象根深蒂固。”

“……真的,很对不起。吃完晚餐后,我们去圣代广场吧,虽然可能赶不上第一次烟火了,但那里会聚集最多的商铺哦,是海鸥祭时最大的夜市呢。”

“……第一次烟火?”

那是,在海鸥祭的这个夜晚最盛大的焰火,第一次在在捕鱼比赛结束后,第二次在游行结束后,最后,当整个祭典在夜半路灯的集体熄灭之中落下帷幕,第三次的焰火将把夜天照亮。

儿时第一次知晓魔力烟花在夜空中描画出的古老传说,那是汀娜所见,最为壮丽的一幕。

“不过在这个包厢里也看不到呢。”

为了让爱丽丝可以自由活动,汀娜特意找了只有一个小窗的包厢,而且,这个窗户的朝向也不对,没法看到绚丽的花火。

“……要出去看吗?”

“没关系,没关系,到祭典结束为止,还有两次呢。”

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

“现在,吃饱肚子才最重要哦。”

“……”

莉莉娅娜拿起刀叉,继续与面前的大龙虾战斗。

没过多久,就在女孩快要将这只大虾的一半都消灭时,夜空中,传来了直冲天际的尖啸。

那是火药在狭窄的空间被点燃,冲上天际的声响,虽然完全用魔法来制造出绚丽的焰火也并不是不可以,不如说摆脱了火药成分的限制,魔力的能在天空中绽放更加美丽的花火,不过,那样的话成本就会变得高昂,生产效率也会变得底下。

因此,这火药点燃冲上天际的尖啸就成为了与烟花的绚丽相系的前奏。

而紧随其后响起的爆鸣,就是那魔力的花火初绽的欢呼,汀娜和莉莉娅娜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小人偶也扭过头,看向这个包厢唯一的窗户。

可惜的是,在这里只能看到焰火昙花一现的光晕此起彼伏,将天鹅绒一般的夜幕照亮,而无法看见光与焰在转瞬即逝的刹那,于苍穹描绘的艳丽图画。

伴随着窗外人们赞不绝口的夸奖,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副景色呢?

“一定是,非常美丽的画面吧。”

“爱丽丝有些兴趣了呢,虽然焰火晚会已经看了很多次了,不过,不同地域的文化差异就是这么令人着迷呢。”

“……是呢,这里的焰火,也会与以往见过的不同吧。”

“那么,在看完游行之后,就一起去看焰火吧,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我知道有个合适的地点哦。”

“……”

点头,点头。

焰火的喧嚣渐渐隐没,魔女小姐平静的点着头,仅仅是这样而已,汀娜就觉得心花怒放。

“那么,接下来我一定会带莉莉娅娜小姐去好好玩的!对呢,莉莉娅娜小姐,很喜欢书呢,那样的话——”

因为少女自己也不知晓的缘由而兴奋的少女兴奋的话语,在途中中断。

————轰隆————!!!!

那是在焰火的声音都渐渐消失后,突兀响起的轰鸣。就像是劣质的火药被凶狠的塞入了巨大的火药桶,在浸湿的情况下被猛烈的火焰点燃,如若雷霆将乌云烧尽。

那巨大的声浪甚至撼动了大地,白瓷的餐具和窗户上的玻璃猎猎作响,轻微的地动让汀娜下意识的抓紧了桌沿。

“怎,怎么了?!地震吗?!”

震动,很快就平息了。

“莉莉娅娜小姐,没事吗……?”

“……嗯。”

坐在对面的魔女小姐,并没有因为这场小小的地震而改变表情,甚至,连碗中的汤汁也没有溅出,那一如既往的平淡表情,就像在说着这点小事无需忧虑。

——但是。

为什么呢?

汀娜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没来由的心慌。

那双黑色的眼睛太平静了,甚至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那浓稠的奶油海鲜汤。片刻前轻松而宁静的空气荡然无存,此时此刻黯淡的烛光下,娇小的人偶坐在魔女的身旁,她们注视着彼此,没有言语,却像是在说着汀娜所听不见的话语。

——等一下!

想要发出声音,嗓子却像被堵住了一般。

想要伸手阻拦,双手却却忍不住按住了胸口。

“……汀娜小姐。”

娇小的魔女小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是的!”

“……虽然非常抱歉,但是,我和爱丽丝。”

在第二次沉闷而将大地震动的轰鸣响起之前。

“要在这里告别了。”

少女的脑海中,仅仅回荡着这样的这样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