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汀娜拉着莉莉娅娜来到与厨房一体的餐厅时,已经把出锅的美食盛放在简朴餐盘上,坐在餐桌前的中年夫妇直接呆住了。

把玩着烟斗却可能顾虑莉莉娅娜小姐不喜欢烟味所以始终没有把烟草点燃的父亲,将爷爷留下来的宝贝的象牙烟斗失手掉到了腿上,那件以往只有新年礼拜时才会穿的西装长裤上一下子洒满了烟草的细丝。

母亲的眼里直接冒出了光芒,因为要做饭,她没有做像丈夫那样正式的打扮,但也有好好化妆,现在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多岁。

“莉莉娅娜小姐,向你介绍一下,我的爸爸和妈妈,拜伦和希叶卡,爸爸,妈妈,这位就是莉莉娅娜小姐,现在我的……上司,也是非常照顾我的人,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因为住在城外,所以是用魔法飞过来的,直接来到了我房间的阳台上。”

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的汀娜,从容的向抱着人偶的魔女介绍自己的家人,也向家人说明了两人一起从自己卧室里走出来的原因。

“……下午好,拜伦先生,希叶卡夫人。”

莉莉娅娜朝着他们微微鞠躬。

但是,有着金发和蓝眼的两位中年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们盯着莉莉娅娜的脸,就像灵魂都被那双黑色的眼眸夺走了。

打招呼没有得到回应,莉莉娅娜也没有生气,她只是歪了歪头看向身边的少女,似乎有些困惑。

“不好意思啊,莉莉娅娜小姐,爸爸和妈妈大概是看莉莉娅娜小姐看呆了……嗯,不用在意,我们先坐下吧。”

父母的反应,也在汀娜的预料之中,怎么说,自己对可爱的事物没什么抵抗力的性格就是遗传自自家的母亲,而父亲……

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之前几十年在海上漂泊一年到头看得最多的雌性就是母海豚的捕鱼生涯让他对可爱的女性也毫无抵抗力。嗯,不是汀娜自夸,自家母亲在年轻时可是街头巷尾都有名的美人呢,正是因为这样,父亲才对她一见钟情。

可惜的是,父亲并不是一个美男子,作为两人爱的结晶的汀娜,在相貌上就有些平淡无奇了。

“好了好了,爸爸、妈妈,饭菜都要冷掉了哦。”

和莉莉娅娜一起坐下后,为了唤醒沉迷于莉莉娅娜魅力之中的父母,汀娜故意清了清嗓子。

“诶呀,诶呀诶呀,看我,真是的,因为莉莉娅娜小姐实在太可爱了,都看呆了呢,对吧,老公?”

因为女儿的声音,希叶卡回过了神,她诶呀诶呀的惊叹着,一只手撑着脸颊,两只眼睛都冒出了红心,看向莉莉娅娜的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什么珍贵的宝物。

“……老公?”

紧接着片刻后,因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这位人到中年,即使生活的辛劳与时光的磨洗也依然可以看到过往些许美貌的妇女,慢悠悠的扭过头。

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还是一副久久不能自拔的表情。

“……真是没办法呢。”

无奈的叹了口气,希叶卡对莉莉娅娜露出一个请见谅的和蔼笑容,然后,伸手——

汀娜在桌子底下为自己的父亲画了个十字。

——七百二十度拧脸颊!

“——!痛痛痛痛!!!”

拜伦嘶——的抽了一口冷气,痛呼起来。

“真是的,亲爱的,可不能用那种眼神盯着莉莉娅娜小姐看哦。”

“那种眼神是指什么眼神啊!”

拜伦揉着被揪起来拧的脸颊,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夫人一眼。

但马上他就意识到,这里不是夫妻吵闹的场合。

“啊,不好意思,莉莉娅娜小姐,让你看笑话了,我是拜伦,这位是我的妻子,希叶卡,是个性格有些麻烦的家伙,还请见谅。”

“亲——爱——的,这句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过呢——”

希叶卡的额头上微微的爆出了一个小小的十字。

“等、等一下,希叶卡!”

眼看伴随自己人生二十年的夫妻打情骂俏又要上演,汀娜叹了口气。

“莉莉娅娜小姐,不用在意他们,来,尝尝我妈妈的厨艺吧,凉了味道可就要减半了。”

“……嗯。”

点头,点头。

看到希叶卡带着“温柔”的微笑走到拜伦的身后,作出一时半会大概结束不了判断的莉莉娅娜点了点头,看向面前的食物。

并不算丰盛,一条烤的外焦里嫩的小鱼,一份牛肉沙拉,还有半块胖胖的肥面包,桌子上有果酱和黄油,以晚餐的规格,这些大概只能吃四成饱。

不过汀娜在一早邀请时就告诉过莉莉娅娜,晚餐的主食是在祭典上于是,带着品尝点心的心情,魔女拿起了刀叉。

“怎么样,好吃吗?”

在娇小的女孩从烤鱼上切下一小块用勺子送进嘴中后,正与丈夫的耳朵和脸颊肉斗争着的希叶卡立刻看向了这边。

“……很好吃。”

细细咀嚼着滑嫩的鱼肉,让焦脆外皮上的酱汁和没有失去的鲜味在舌尖混合,片刻后,魔女给出了满意的回答。

然后……

“莉莉娅娜小姐,真是太可爱了。”

汀娜愕然的看着自家的母亲扔下了口吐白魂的父亲大人,来到莉莉娅娜的身后将女孩搂住。

“啊,妈、妈妈!”

“哎呀,肌肤也很光滑呢,小小的,软软的,以前汀娜也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现在却长大了呢……”

汀娜发誓自己真的从母亲的眼里看到了向外冒的红心。

“……确实长得很大了呢。”

莉莉娅娜扭头看向汀娜。

“在我还矮的时候成天逼着我要我喝牛奶的就是妈妈你吧!”

莉莉娅娜似乎并不讨厌被搂着让汀娜松了口气,又因为明明母亲才是让自己身高在女生中鹤立鸡群的罪魁祸首而不满的嘟起了嘴。

小小的晚餐,就在这样有些吵闹的气氛之中开始了。

这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夏日的黄昏总是格外漫长,即使时钟已经指向夜晚一点的刻度,天际的火烧云依然热烈的燃烧,将海面化作一片耀眼的明镜。

距离宣告祭典开始的钟声,或许还有一些时间,长、或短,取决于那温柔的戴安娜之月何时升起。

并不宽敞的客厅中,莉莉娅娜,汀娜和父母一起在聊天。对从来没有带朋友回过家的少女来说,是罕有的体验,汀娜相信这对莉莉娅娜也是。

作为话题主导的自家母亲也是不出所料的,向魔女小姐询问着魔法的事情,叼着烟斗却没有点燃的父亲也会竖起耳朵。

而当父亲问起有关魔法师的传说,海洋上的神鬼异闻,莉莉娅娜也能轻易的回答,那张始终不曾变化过表情的小脸让人相信她所说的就是事实,

除了这些,知道汀娜中午总是在莉莉娅娜那里用餐的希叶卡还和魔女小姐聊厨艺,聊服装,聊莉莉娅娜抱着的可爱人偶,装成普通人偶的爱丽丝乖乖的被莉莉娅娜和母亲抱来抱去,谈论着身上的衣物……这可让汀娜好好的紧张了一会儿。

然后,还聊了化妆品和肌肤的保养。

“说起来,汀娜是化妆了吗,肌肤变得好光滑,嘴唇也没有那么干了。”

“诶?”

“……嗯,汀娜小姐,不需要那么重的妆容,所以,只画了最简单的妆,滋润了一下嘴唇,画了画眉。”

“哎呀呀,难怪我觉得我家女儿变得有些不一样呢,看起来是非常高价的化妆品呢。”

“……不,那是自己也可以调配的简单膏药……”

汀娜这时才在妈妈拿出来的手镜上看到了自己现在的脸。

镜中的自己,比起没有化妆前,面容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散发的气息却完全不同了,用母亲的话来说就是肌肤更加莹润,嘴唇也变得有光泽,看上去更加精神也更加健康,但关于这个的记忆只有莉莉娅娜双手触感的汀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汀娜惊讶的说不出话的时候,莉莉娅娜和母亲聊起了化妆品的调配,魔女小姐将一张纸上写上了具体的面霜熬制方法。

“莉莉娅娜小姐,真的知道很多事呢。”

将那张白纸珍重的收好,希叶卡感叹的看着年幼的女孩,打心底的感叹着,真是了不起的孩子啊。

“……因为去过很多的地方。”

“是为了魔法师的修行吗?我听说,传统高塔学派的魔法师在从学徒晋级为正式魔法师之后,需要在大陆上旅游好几年才被允许自称为魔法师呢。”

“……那是七塔的魔法师,我算是学院派……不过,确实也走过很多地方。”

接着,话题不知不觉,来到了【旅游】。

莉莉娅娜说起了,自己在大陆四处旅游的经历,说起北方帝国普塞汀帝都的沃顿塔,神秘的龙之国的山谷,流淌在法瑞兰的宝石溪流,山林中会唱歌的黄金与沙漠中会自己移动的绿洲。

魔女没有长篇大论的诉说所遭遇的一切,只是简简单单的说着自己所见过的事物,即使如此,这也让汀娜不由得想到,原来莉莉娅娜小姐,也是会说这么话的啊。

“真是令人羡慕呐,莉莉娅娜小姐,我这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盐沙城,就算跟随船队去远洋捕捞,也未曾真正踏上过其他的土地,也许是我们的血管里就充满了恋乡的血流吧,就算是最狂妄的年纪,我也没有想过离开这座城市,去我所不知道的世界去闯一闯。”

将小巧的酒杯倒满自酿的葡萄酒,从聊天开始就在喝的拜伦,脸上已经有了些许醉意。

就像魔女所诉说的景物激起了逐渐年老的心脏,让平静生活积淀的血流重新汹涌。

他无不遗憾的自嘲着。

“……恋家是好事,漂泊的再久,终归是要回家的。”

“哈哈,虽然莉莉娅娜小姐还年轻,说话却很有沧桑的味道呢。”

莉莉娅娜也拿着一个小杯子,不过里面装的是母亲喜欢的牛奶——汀娜一直也没有找到机会向自己的父母解释,这个幼小的女孩比她们三个人加起来的年龄都大的事实。

“不过,旅游啊……”

希叶卡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撑着脸看着自己的丈夫。

“我们家也是世世代代没有离开过这座小城,年轻时,我也确实因为书中对广阔大陆的描述而一度想要离开这座城市,因为像是北方的极光,在风雪中摇曳的松林,东国的温泉,西方沙漠黄金一般的沙粒,还有人鱼啊,天使啊,妖精和独角兽这些。年轻时,也是有过这样的幻想的呢。”

就像每个少年的骑士梦想,每个女孩多少,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梦幻的期望。

希叶卡托着下巴,明明喝的是牛奶,她的话语却像是有了几分醉意。

“汀娜就连这个也没有呢,汀娜十二岁的时候我问你长大后想要做什么,汀娜居然一点也没有梦想的说想要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呢,真是的,虽然我是很高兴啦,但是汀娜啊,这么不浪漫的女孩是没有男人喜欢的哦?”

“哼哼,明明是妈妈你在我还小的时候说你希望我一直陪着你们的。”

对母亲大人习惯性的推卸责任,小口啜饮着牛奶的汀娜不满的瞪了回去。

——不要在莉莉娅娜小姐面前揭我的丑啦。从女儿的视线之中看到这样的抱怨,希叶卡吃吃一笑,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看着妻子和女儿的互动,拜伦也不由得跟着笑了出来。

没有哪个男人是真正会甘心于平淡生活的,激情万丈的生活永远是天平上不容忽视的沉重砝码。

但是,当天平的另一端是与心爱家人的平静生活的话,就算令人热血沸腾的冒险只能成为过往的回忆与酒后的醉言,那也不坏。

“啊啊,说起妖精,我就觉得我真是有些悲哀,盐沙城是距离妖精领地法瑞兰最近的几座城市之一,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妖精……不过,人鱼倒是见过啊。”

被妻子的话勾起过往昔回忆的拜伦这么说着——大概是三十多年前吧,还只是一艘捕虾船上一个普通的水手。

在一次远洋捕捞中,他们的船在收网时,在网中大量的青虾中,发现了一条有着鱼尾的少女。

一条金色的美人鱼。

“诶?我可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哟?”

“爸爸,以前都没说过呀?”

“因为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就看到了那条人鱼一次。”

拜伦摸了摸胡子。

虽然这个故事有着童话一般的开头,但却没有童话般的进展。

他们的船长是个恪守传统的老渔夫,在发现误捞了人鱼后,立刻下令让大家把人鱼放了出来,不断的向那条人鱼道歉。

金色的人鱼也没有追究,只是从他们捕捉到的虾子中挑了几只最大的,就重新一跃回到了海里。

“在那之后,每一次的远洋捕捞,我们都满载而归,渐渐的也从一艘捕虾船变成了一个捕捞工坊,说实话,在看到那条人鱼的时候,我就被迷住了,胸口感觉有什么烧了起来,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去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亲眼看看自己未曾见过的事物,哈,这么看来,我也不是真的连一点冒险情结也没有嘛!”

“爸爸……”

“结果,在这种雄心壮志刚刚燃烧起来,一回到盐沙城,就遇到了你的母亲。”

拜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一眼就被迷住了,然后就觉得自己刚刚冒出来的雄心壮志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哎呀哎呀……亲爱的……”

自家母亲背后的黑气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啊啊,又开始了。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爸爸你能把这么圆滑的处事手段也交给我啊。

看着自家父母又要开始恩恩爱爱的日常,汀娜由衷的这么想。

虽然在父母和睦的家庭里成长非常幸福,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们能在意一下至今也没有初恋,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取向女儿吗?

“……现在的汀娜小姐呢?对于旅行。”

这个时候,莉莉娅娜放下了手里的马克杯,那样安静的看着自己。

“诶,我吗?”

“我的话,虽然没有试过……但应该也不太会想要去旅行吧。”

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放下马克杯的汀娜不假思索的作出了回答。

“旅行会要花很多钱,然后很麻烦也很累,我在这个城市出生和成长,一直都在这里生活着,最重要的是……”

汀娜看着腻在一起,已经腻了三十多年,却好像依然不会腻的两人。母亲在追问到底是自己漂亮还是那条人鱼漂亮,父亲含糊其辞的喝着酒,两人拿着酒杯的手推来推去,手指上有着细碎钻石的戒指闪闪发光。

有人的幸福是风暴海的潮汐,是佛罗伦萨翡翠的星空,是七丘的帝都,那古老遗迹上猎猎的风啸。

但我的幸福,是与父母在一起,每天每天毫无波澜的日常。

“……虽然这么说有点丢脸……但我果然还只是恋家的孩子呢……说起来,莉莉娅娜小姐的家是在哪里,又是为了什么在旅行呢?”

“……”

魔女有些出神的看着不断把酒往拜伦嘴里灌的希叶卡,用平静的沉默作为了回答。

“莉莉娅娜小姐?”

“……时间到了。”

“诶?”

再一次,魔女小姐望向窗外。

就在汀娜慢了一拍,跟随着魔女的目光看向外面的时候。

——当——!

——当!————!

盐沙城的教堂,敲响了钟塔顶端的大钟。

街上的路灯在这一刻一起亮起,魔法的辉光下,那一只只海鸥舒展起晶莹的翅膀,展翅欲飞,清脆的鸣叫在城市的每一处回响,让晚归的海鸟高声和鸣,欢呼的喧嚣从街道上涌入风中,被月光下的长风带到了城市的每个角落。将令人振奋的讯号传达到了每一个人的耳畔。

“开始了呢……爸爸,妈妈,那我和莉莉娅娜小姐,就去逛祭典了哦?”

汀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上的学院制服和记忆中无二的钟声,人久违的激昂情绪充斥在了胸中。

“我们走吧,莉莉娅娜小姐!”

这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还在学院时,精力十足的岁月。

被少女拉起来的魔女点了点头,向拜伦与希叶卡告别。

“去吧去吧,年轻人就是要尽情玩闹享受青春,啊,注意安全哦。”

“莉莉娅娜小姐,我家这个笨手笨脚的女儿就拜托你了那,今后也来我们家做客吧。”

“……有机会的话,会的。”

那漆黑的瞳孔一如既往的平静,也一如既往的不可捉摸,她看向窗外,。

抱着一直扮演着洋娃娃的爱丽丝,莉莉娅娜的眼里,究竟在看什么呢?

“好了,莉莉娅娜小姐,我们走吧。”

没有得到答案的疑问,莉莉娅娜的家乡和旅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想要知道”的心情,充斥在了少女的胸中。

——不用急。

汀娜拉着莉莉娅娜,推开了家门。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至今为止对于自己都是有问必答,她相信,她会得到答案的,就算不是现在,不是今晚,也会是——不久的将来。

没有来由的,汀娜这么坚信着。

不过,马上,她又把这样的信心埋入脑海的深处,用全部的心情,去迎接盛大的喧嚣。

——海鸥祭,开始了。

 

………………………………………………………………………………………………

 

拉着莉莉娅娜的手,汀娜带着她在街道上奔跑着。

汽笛和钟声的轰鸣响过后,夜晚的街道上,行人非常明显的分为了两种。

漫不经心在街道上走着,时而抬头看向街灯上的海鸥,对面前跑过的人们指指点点询问发生了什么的,是外地的游客。

而匆匆忙忙在路上奔跑着,有着无比明确目标的青壮年和孩子们,是盐沙城本地的住民。

显然,汀娜属于后者,而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属于前者。魔女小姐和那些第一次参加海鸥祭的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对逐渐汇聚的人群感到一些困惑。

“……要去哪里呢?”

“大家都急急忙忙的样子呢,是赶着去参加开幕式吗?”

莉莉娅娜稍稍跑快了一些,来到汀娜的身边。重新坐回莉莉娅娜肩膀上的爱丽丝也好奇的问着。

“嗯,我们要去海边喔,海鸥祭是没有复杂的开幕式的啦,不过这个活动的确是等同于开幕祭的存在没错。”

汀娜感觉到了一点小小的得意。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知道海鸥祭的来源吗?”

 “……因为盐沙城所在的这一片海域,大量栖息着名为黑斑羽海鸥的魔物。”

“爱丽丝知道哦,这种魔物有着成群结队捕鱼的习性,最早只是以晒盐,贩盐为生的盐沙城住民根据这种习性驯养了海鸥,凭借它们找寻鱼群,展开了大规模的捕捞,渐渐的富裕了起来,因为海货的贩运让这里形成了小镇,最后又变成了现在的城市,现在,虽然盐沙城最大的贸易来源还是海盐,但实际上,让人们富裕起来的是没有价格禁令的捕捞事业。”

少女那一点点的得意自鸣,一下子就消失无踪。

“……真是博学呢,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

有些敬佩又有些怨念的,汀娜回头看向因为美貌与别致的东国风情,回头率几乎百分之一百的两人。

她就不该期待似乎没有什么幽默感和人情世故的两人会配合自己的。

“……因为最近一直都在研究盐沙城的历史。”

莉莉娅娜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收下了汀娜稍微有些哀怨的赞美——那张平静的面容就像在说这是理所当然一样。

“这么说起来,爱丽丝在有关海鸥祭的记载里看到过哦,在海鸥祭一开始,为了向那些带来了城市繁荣发展的海鸥致敬而开展的活动,好像是……”

但爱丽丝……

看着那微微勾起来的小小唇角,汀娜在心里作出订正。

没什么幽默和人情世故的是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这个小人偶可是什么都知道,而且还有些坏心眼,也不知道是今天的服装的关系,还是她本来就有些这样的倾向……

总之,既然答案都已经被揭露了,就没有必要藏着了。

“是捕鱼比赛啦,为了致敬那些海鸥,我们盐沙城至今还保留着在海鸥祭开幕时,在海边划出几个场地,放入鱼群,搭起高台,人们从高台上一跃而下尝试捕捉里面的鱼,这样的活动。”

在熟悉的街道上,少女顺着人群的河流奔跑着,多谢近两个月来每日的长途奔波,汀娜的体力比起以前好了不少。

至少,变得有余力在保持着一定程度速度的同时,一边向莉莉娅娜解释接下来自己打算去的,在盐沙城源远流长的活动。

“莉莉娅娜小姐也一起来吧,很有趣的哦,在足以让人跳水的一片海域里,被放进了各种各样的鱼虾,有些鱼都是笨笨的,只要惊吓一下就会慌不择路的撞进你的怀里,还有些鱼非常灵活,要是一不小心被发现了,它们就会嗖的一下不见踪影,还有大贝壳和龙虾,在那里抓到的所有收获都能带走,或者让专门的厨师为你做一顿丰盛的大餐,自己亲手抓到的食物,要比普通的美味很多哦,在结束后还会根据抓到的猎物进行记分和比赛,冠军有丰厚的奖品。啊,只是,不能用魔法。”

“……魔法禁止吗?”

“因为那样就太不公平啦,只要会法师之手这一个魔法就可以非常轻易的在比赛中获胜呢,冠军的奖杯和每年都很稀少的黄金大龙虾就唾手可得了,在比赛中,能够用魔法的只有作为安保人员的魔法师们,他们负责防止意外的发生。”

“……是吗……”

汀娜卖力的邀请着莉莉娅娜,但是魔女小姐对这个比赛似乎兴趣缺缺。

她喜爱安静,不喜欢竞争和比赛,这种毫无公平性可言的比赛,她似乎完全没有兴趣。

很快,沙滩近在眼前。

戴安娜的银光挥洒,黑夜的天幕已然落下,这片银白的沙滩上,却明亮的如同白昼。

漂浮在半空中的巨大光球照亮了白色的沙滩,也照亮了人们的欢呼,在一个大大的帐篷旁边,木制的高台将近海与浅滩的一角完全围绕,差不多有十米高的木架伤有着供人站立的平台,有着螺旋往上的阶梯,它们所切割的一片海域,就是捕鱼大赛的赛场之一了!

“呼……今年也是,很多很多人呢,最近几年,在大的酒店,广场上,还有魔法师协会设置的魔法荧幕,会有几千……不,说不定会有几万人在看呢!”

高台下,围了数也数不清的人,这样的赛场在盐沙城海边一共有五个,这里是距离汀娜的家最近的一个,因为抄了近路,她们来的算是比较早,但即使如此,海滩也已经被黑压压的观众们覆盖了。

一股久违的热情,让汀娜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虽然说这是一个观赛者比参赛者更加有趣的活动,但是,如果想要留下回忆的话,果然还是要参赛才行。

但是……

“莉莉娅娜小姐……”

在回过头后,不出意外的,望向这汹涌人群的莉莉娅娜,面无表情。

这一次,自己可不是一个人,不能只为了自己开心就去玩耍报名。

“莉莉娅娜小姐,果然讨厌人太多的环境吗?”

点头,点头。

“……说的也对呢……而且莉莉娅娜小姐辛苦为我化的妆也会掉。嗯,那就没有办法了,虽然不能参加,但是海滩附近应该有没什么人的观赛点,我们就去买些好吃的,看大家比赛吧,那也很有趣哦。”

汀娜有些小小的失落。

不过,她比较了一下自己去参赛获得的快乐和把这么幼小(至少外观上)的女孩扔在这么大一群人中,自己良心会受到的谴责。

……根本不需要犹豫。

自己可不是什么捕鱼的达人,在一百多人的环境下,鱼儿们的行动会更加无迹可寻,说不定,自己就只能和那些小孩子与喜欢热闹的老人们一起,在沙滩那片区域挖挖贝壳捉捉螃蟹,成就感应该是不会存在的。

要是比赛途中自己还不经意看到了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在人群中孤零零的样子……

“唔……虽然有点可惜……”

光是想想那样的瞬间,汀娜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开始痛了。

更不要说,如果一钻进水里,莉莉娅娜小姐亲手给自己化的妆,也会被弄掉,这些忧虑混合起来,以至于。

“……去哪里报名呢?”

对魔女小姐的这句话,差点没能听清。

“诶?”

汀娜揉了揉耳朵。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报名是……?”

“……就是,报名。”

伸手指向已经有人被魔法师们用魔法逐一带到高台顶端的场地,莉莉娅娜看着汀娜的眼睛。

“……我想要参赛。”

人生就像一盒彩虹糖,你永远也不知道接下来滚落到你嘴中的,会是什么样的口味。

这句话是从哪本小说中看到的,汀娜早就记不清了。在听清楚魔女小姐的话后,她感觉有一大把蜂蜜色的糖果在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时满满的塞到了嘴中,那沁透全身的甜蜜让她心花怒放。

“要一起参加吗?莉莉娅娜小姐!”

点头,点头。

“可是,妆会掉,不能用魔法的哦,而且,爱丽丝小姐也……”

“只是一些面霜啦,不用担心,爱丽丝的话,会飞在天上看着你们,所以不用担心哦,”

小小的人偶马上打消了少女的顾虑,她轻笑着侧过头,在魔女小姐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吻,然后呼啦一下,从莉莉娅娜的肩膀上飘了起来。

“莉莉,要加油拿下冠军哦,捕捉到的鱼呀虾呀可以带去餐厅让厨师免费烹饪,汀娜小姐所说的正餐,就是指这个吧?”

伸出小手,小小的人偶对着汀娜狡黠的一笑。

“啊……果然爱丽丝小姐都知道了……真是的,也让我多保持一下神秘嘛……”

飞上天空的爱丽丝,穿在人偶身上的黑色和服与黑色的长发让她与夜天融为一体,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被什么人发现,偷走了呢。

“抱歉哦,汀娜小姐,不过,爱丽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秘密揭开呢,呼呼……那么,加油吧。”

……虽然汀娜觉得,如果真的有谁看上了这个光身上的衣服就价值不菲的可爱人偶,她就要为那个人祈祷了、

就像她担心莉莉娅娜会被诱拐时想到的,是担心那些不长眼的诱拐犯们一样。

“……”

手被拉了拉,低下头的汀娜,与那双夜空般的双瞳对视。

“……快点去报名吧。”

莉莉娅娜轻声的说着。

那双深邃的瞳孔之中,汀娜看不到期待,兴奋,哪怕是些许的好奇也都没有。

这位美貌的魔女小姐已经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即使是现在,走过附近的人无论年龄无论男女,都会忍不住朝这边投来目光,至今还没人过来搭讪大概只是因为那过于年幼的身姿吧。

即使如此,她却始终与祭典的空气格格不入。

那样的平静与冷淡,仿佛祭典的狂热只是一阵稍嫌的喧嚣。

但汀娜知道的哦,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是一个温柔的魔女。

 “……汀娜小姐?”

魔女的轻声细语,让汀娜回过了神。

“嗯,会去的,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另一件事要准备喔。”

“……准备?”

魔女歪了歪小脑袋。

这个动作让她显得更幼小而可爱了。

——会不会和自己一起参加捕鱼比赛,也只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心情呢?

看着她的眼睛,汀娜不由得这么想。

“嗯,准备喔,说起捕鱼就要下水,也就是要游泳,而说到游泳——”

拼命忍住想把她抱进怀里摸摸头的冲动,金发的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带着莉莉娅娜,指向赛场旁边的大帐篷。

“——当然就是泳衣啦。”

“……”

有生以来第一次。

汀娜目睹了莉莉娅娜那平静的面容。

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