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疲软的感觉在充分的休息后已经不再四处弥漫。活动一下身体,体力也已经回来了。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

胸中的悸动也总算慢慢平息。

望着夜幕下的丘陵,少女踌躇着。

从窗外传来了有些不那么清晰的钟声。

盐沙城夜市的钟响,在夜风中悠远的回荡到女孩的耳畔。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说过,她们会解决这一切,可是,只有自己在这么安全的地方真的好吗?的确,对手可能是盐沙城有权有势的贵族,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位,自己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平民少女,几乎可以肯定完全帮不上任何忙,甚至,还有可能被那些贵族挟持,变成拖累……

但是,因为做不到就什么也不做的话。

因为危险就自己待在安全地方的话。

——良心不安。

“……回城里去吧……就算什么也不知道……”

话虽如此,在淡紫的爬山虎将城堡的大门合掩之后,看着辉煌星空照亮却依然深邃的滨海丘陵,汀娜刚刚立下的雄心壮志一下子瘪了下来。

与那时实在是过于相似的这片星空,已然沉寂的记忆在漫天的星辉下,再一次鲜明起来。

那喉咙中的烧灼感。

筋疲力尽,酸痛不堪,却依然被恐惧驱使着不断奔跑的双足。

还有,紧随其后,散发着血腥与兽臭的,嗜血獠牙。

“……”

哐锵。

意识到的时候,冷汗已经从身体的各处流出。少女的身体向后靠在了铁门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带来那么一些安全感。

“……冷静一点啊,我,现在盐沙城的城郊应该已经恢复和平了才对,不要怕,已经,不会有狼了,嗯,一定已经,全部被城卫军和冒险者们消灭了……”

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地,为了保护城市周边的安全现在丘陵的大路上应该也有巡逻队,没错,一定完全没有事的。

——所以快点动啊!

少女欲哭无泪的看着不论自己怎么下达迈步命令都置之不理的双腿。

自己的身体下定了决心和自己的理智对着干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现在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直到视野的一角出现了移动的火光。

一支举着火把穿着铠甲的士兵小队从道路的一方出现。

“……啊,那是,城卫军的巡逻队……喂——!!!不好意思,可以帮帮我吗——”

于是在城卫军一支结束巡逻准备回城的小队的帮助下,汀娜成功的回到了盐沙城厚重的城墙之中。

向他们告别后,汀娜无力的掩住自己的脸。

——真是笨蛋啊我。

——直接告诉他们我不久前在路上被魔物袭击现在害怕的没法在夜晚的野外走动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说自己怕黑啊……

“啊呜……羞死了……”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用关怀的目光看着自己,不仅如此,一路上,这只六人巡逻队的年轻队员们始终都维持着忍俊不禁的表情。

就连看起来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的队长都这样。

他们那过于温暖的视线,即使已经走过一条街也仿佛还扎在背后。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平安的回来了,接下来……

……回家吗?

汀娜迈开了脚步。

这个决断下的是如此的果断,以至于在走到那两座黑石的方碑前,汀娜才后知后觉的楞在了那里。

“……”

我还真是爱岗敬业的好员工呢。

这么自嘲一声,少女走进了冒险者协会的大门。

当一天的时针走到黄昏之后,冒险者协会就会逐渐变得安静。

接下了冒险者们做着委托的准备工作,没有接下委托的冒险者也不会特意选择夜晚来,对于这些用生命换取金钱与荣耀,在死亡的深渊上跳舞的人们,城里的夜生活相对于普通人可要丰富很多。

而委托者们,也鲜少会在夜晚来的冒险者协会,即使是紧急的委托也一样。

毕竟,无论多么紧急,会在夜里来到冒险者协会的冒险者也屈指可数。

所以,虽然名义上冒险者协会是全天营业的,但当彻底进入夜晚之后就没有什么人了,在此日与明日交替的变化之刻前,也会彻底关门。

所以夜晚的冒险者协会其实是很冷清的。

——理应是这样的。

汀娜推开门,看着柜台前挤满的人,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已经是下班后了呀?现在协会的夜班需要这么多人吗?

“……那个,发生什么了吗?”

“汀娜?你怎么来了?”

在柜台前托着脸,正有些焦虑的转动着魔方的爱丽芙抬起头,哑然的看着金色短发的少女满脸困惑的走到面前。

“不,那个……”

自己为什么来这里?

汀娜自己也不知道。

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关于这些的任何事,莉莉娅娜走的时候都没有对她说过。

只是,汀娜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一种连自己也无法确定的微妙感觉。这种感觉阻止了她回到安全的家中,而是来到了似乎毫无关联的冒险者协会。

而这里,寂静的空气之中有着连她也嗅得出来的不安。

“……莉莉娅娜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爱丽芙沉默了片刻,压低了声音。

汀娜那支支吾吾的声音很显然就是在隐藏着什么。

 “……诶?”

同事的话让少女楞了一下。

“莉莉娅娜小姐来过这里吗?!”

“……果然呢。”

“——唔!”

听到了与那位魔女小姐有关的消息而不假思索的问出了口,之后才慌忙捂住了嘴。

爱丽芙看到这个有些笨的可爱的少女,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因为汀娜的惊呼,柜台上其他人也将目光投了过来,那些视线让少女畏缩的低下了头。

但困惑和对莉莉娅娜与爱丽丝的担忧立刻压倒了这些视线的重量,汀娜抬起头,逐一与那些混合着猜疑的双目对视。

“跟我来。”

在这个总是无意识间搞坏人际关系的职场菜鸟说出什么之前

“啊……”

爱丽芙叹着气,把她拉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

跟着爱丽芙走进她推开门的办公室,汀娜惊讶的在这里看到了布朗爵士的身影。

这个接待部的主管在她还在做前台接待员的时候就以守时下班与和许多贵族千金关系亲密闻名。

在之前,自己还因为业绩低迷被他叫到办公室来过。

汀娜清楚地记得那是自己接到业绩警告通知的前几天,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左右,这位爵士先生在和自己的争论中不断的看着怀表,最后粗暴的打断了对话下班离开,把傻眼的汀娜一个人留在办公室。

但是,他也是少数不会对汀娜的主张冷冷一笑当做没听到的人。

“哦,汀娜小姐,好久不见。”

“晚、晚上好,布朗先生……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汀娜对这位贵族先生的印象不算好也不算坏,不过,自从调到联络部基本上就没有碰过面也确实是事实。

而且,再怎么说也是上司。

于是,有些局促的打过招呼之后,少女才重新将困惑的眼神看向爱丽芙。

她的行为和话语,几乎无一不在印证汀娜那模模糊糊的感觉。

“总之,汀娜,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不过这一点这边也一样。现在,可以请你先告诉我和布朗爵士吗?是不是莉莉娅娜小姐出事了。”

爱丽芙的声音非常严肃。

“不,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要在我和爱丽芙小姐面前说谎的话,汀娜小姐还是多找那些骗子学学比较好。”

布朗敲了敲桌面,用他最宝贝的怀表。

留着及肩金色短发的少女的呼吸,眼神乃至下意识握拳的手,无一不在减弱她话语的可信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说……不。

与曾经也是一位贵族的爱丽芙交换一个眼神,男人深深的躺倒了椅背上。

“汀娜小姐,请坐下吧,今天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有足够的时间向你解释……莉莉娅娜小姐做了什么。”

——理由,是可以想象到的。

“莉莉娅娜小姐,果然来过这里吗……”

预感应验了。

“没错,就在不久之前,而且,还留下了一件令人头疼的委托。”

布朗向汀娜推过来一张羊皮纸。就在少女困惑的坐下来,想要伸手去拿的时候。

——!!!!

从夜空中,传来了一声巨响。

尖锐的,仿佛什么皲裂的声音。片刻后,还有崩塌声相随。

“?!”

少女的手一缩,惊慌的抬起头来。布朗和爱丽芙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站在桌边的少女甚至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开始了吗?”

头发已经隐隐有些花白的男人无言的看向了窗外。

顺着布朗的目光望向夜空,汀娜愕然的在城市之中看到了。

一根冰柱。

“那、那是什么啊!”

“大概是,莉莉娅娜小姐的杰作吧,那位小姐是认真的。”

回忆起自己看到那位抱着黑发的洋娃娃,身材娇小的女孩拿来这张委托的时候那平静的表情,爱丽芙不由得抱住了双臂,喃喃自语。

“总之,这边先告诉汀娜小姐,到底莉莉娅娜小姐做了什么吧。”

因为那轰鸣而喧闹起来的城市,将那街道突然蒙上的不安稳空气抛诸脑后,布朗把双手撑在桌面上,单片眼镜在昏暗中被魔导灯的光芒映的雪白。

少女的呼吸一滞。

“相对的,也请汀娜小姐告诉我们,到底在莉莉娅娜小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作出了这么大的动作。”

“……好、好的……”

点头、点头。

直面贵族的上位者气势,没有习惯的少女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甚至连点头的动作都感觉无比的沉重。

“……很好……爱丽芙小姐,你先开始吧。”

“啊啊,莉莉娅娜小姐来到协会,是一个多小时以前……没错,那个时候,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金发的少女点了点头,开始讲述。

夜晚13时62分,黄昏最后的一缕暖意也懒洋洋的褪去。

夕落之刻还有一半的时间就会走到尽头,夜晚的魔物将开始活跃,恶魔与元素躁动的逢魔之刻就要到了。

即是说完全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这个时候人已经很少了所以爱丽芙习惯性的拿出魔方消磨时间。

又一次,5X5的魔方在两分钟内扭出六面漂亮的纯色,放下这个已经失去挑战性的玩具,爱丽芙抬起头伸了个懒腰。

这个时候,委托墙前一个娇小的身影引起了少女的注意。

穿着可爱的连衣裙,抱着黑发的东国风的洋娃娃。

——是谁家的小孩吗?

爱丽芙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那个白金色长发的女孩抬着头,像是寻找着什么一样从委托墙的最下面慢慢往上看。

“……”

她的视线定格在某个委托上,也没有看见她做什么动作,委托墙非常上面的一张就慢悠悠的飘到了她的手上。

“……?!”

然后,女孩转过了身。

“啊……”

刚刚还以为这是谁家刚学会了魔法就到处恶作剧的熊孩子,想要出声阻止的少女,在清晰的吐出一个单音节后,愣住了。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

去年来到盐沙城的,名誉冒险者。

因为离得有些远,手上的人偶和之前见过的不一样所以一下子没有认出来。而在认出来之后,少女的表情变得十分的兴奋。

名誉冒险者,可是很少来协会直接接手委托的啊!

而且还是委托墙上非常高位置的委托。那意味着高风险,更意味着不菲的报酬——和受理那个委托的接待员丰厚的分成!

爱丽芙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将工作一天的劳累完全抛去。视野的一角,她还看到了正在趁着下班前的空闲时间吃晚饭的几人猛的放下饭盒,飞快的咀嚼嘴里的食物——

——太晚了。

少女在心里,冷冷的一笑。

“莉莉娅娜小姐,今天是直接来协会接委托吗?”

先声夺人。

赶在所有人之前,爱丽芙用甜美而不谄媚,把所有的热切和期待都压抑住的平静声音,向那看起来年幼的名誉冒险者打招呼。

然后,不出所料的。

莉莉娅娜的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这个率先引起她注意力的人身上。

“……是的,可以麻烦你吗?”

“当然,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穿着圆头小皮鞋的小脚嗒嗒的踩着地板,那简直是世间最悦耳的音乐了。爱丽芙压抑住狂喜,冷静的回答着。

协会规定前台接待员不能有“像是站街拉客的老鸨”那样的行为,但是——少女在接过女孩手上的羊皮委托卷,转身拿其他文件时,在内心向那些面露后悔之色的同事们露出要多得意有多得意的表情。

——自己只是向名誉冒险者打招呼而已。

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他们才只能在莉莉娅娜所看不到的地方捶足顿胸。

“莉莉娅娜小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来协会接委托呢。”

一边拿起受理委托需要的各种工具和文件,金发的少女一边和莉莉娅娜交谈着。

“……因为想接的委托,汀娜告诉我委托墙上有,我就过来了,给那孩子减少一些负担。”

“是吗,莉莉娅娜小姐,非常温柔呢。”

“……温柔,吗?”

抚摸着自己的肩膀,白金色长发的女孩小声的回问。

“嗯,很温柔哦,汀娜那个小笨蛋能遇到你,说不定是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之一……”

交谈间,手上的工作当然也没有停下。

要建立良好的关系除了适当的交谈,更重要的还是提供无可挑剔的服务。对这种方式非常熟悉的爱丽芙一边慢慢放低声音,一边酝酿着将话题转移到委托上——

“?!”

但当她看清委托的标题之后,这酝酿之中的话语伴随着“我看错了吗?”的困惑和震惊,烟消云散。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您确定,您要接的是这个委托吗?”

明明刚刚才喝水润了润喉咙,现在爱丽芙却感觉口干舌燥。

点头,点头。

幼小的女孩没有因为她的质疑产生不快的情绪。她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抱着那个价值不菲的人偶,神情平静。

从莉莉娅娜那里得到了笃定的回答,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的少女抿着嘴唇抬起了头。

她看向二楼的某个房间,那个家伙应该还没有下班才对——这么想着,爱丽芙向莉莉娅娜露出了服务性的微笑,以此,来掩饰内心之中的惊涛汹涌。

——我知道了,请稍等。

“说完那句话后,我拿着委托书,找到了还没有下班的布朗先生。”

金发的少女停下了讲述,事实上这就是全部了。

汀娜也将视线转向了这位曾经的骑士。

作为接待部的主管,布朗需要对一些特别的委托进行备案,但是,往往那都是S程度的委托才有这个需要,莉莉娅娜小姐到底是……

“你看过就会明白了。”

男人敲了敲桌子,示意汀娜先看看那张委托书。

于是汀娜拿过了那卷羊皮纸,摊开,小声的念出了,委托的标题。

“【剿灭潜伏在城市之中的老鼠会】……诶?诶?”

少女愣住了。

“汀娜小姐,对老鼠会这个组织知道多少?”

看到她的反应,布朗就知道,还需要更多的一些解释才行。

“那,那个,就是,盐沙城最大的流氓和混混的团体,因为主要栖息在街道错综复杂的旧城区又在那里经营很久所以难以根除……”

手中的羊皮纸卷,是A级别的委托——【剿灭潜伏在城市之中的老鼠会】

这个委托在协会的委托墙上挂了很多很多年了,她还小的时候就见过。

莉莉娅娜小姐接这个委托做什么?虽然报酬的确是非常丰盛没错但是……

汀娜一头雾水。

“那只是,绝大部分普通人眼里的老鼠会。”

对汀娜的话,布朗没有什么反应。

小偷,混混和骗子,赌徒的聚集地,这是平民们所能接触的这座城市的阴暗,【老鼠会】那肮脏不堪的表面。

但贵族们看到的是一个颇有实力的暗杀者集团。

听到这里,少女睁大了眼睛。

海蓝色的双瞳微微收缩,在那里面的不仅仅有震惊,还有……

惊恐。

“……接下这个委托之后,莉莉娅娜小姐就离开了,再然后……刚才的大动静,汀娜小姐你也听到了吧。”

“……暗杀者……”

少女的脸色苍白,双手攥着裙子,冷汗从她的额头上滴落。

那瘦弱的身体在颤抖着,渐渐低下去的脸,丝毫没有抬起来的样子。

“……”

爱丽芙伸手安抚着颤抖的少女,向同样陷入沉默的爵士先生看去。

看到这一幕,“现在请你告诉我们莉莉娅娜小姐发生了什么”这种话,也无需再问出来了。

被曾经是贵族的少女用那种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意识到事态已经无可挽回的男人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们居然真的动手了。

老鼠会为什么可以在这座城市的阴暗面存在下来?

因为他们很“方便”。

这个集团不足以对抗官方,也没法伤害到整个贵族阶层,甚至可以说,贵族是没有理由消灭他们的。

因为他们的存在,将会带给贵族们提供某种手段——尽管那是作为贵族间游戏中最令人鄙夷的,违背游戏规则的行为,一旦暴露就算是盟友也会反目成仇。

但只要没有暴露。

那就是大多数时候最方便而好用的手段,而作为第三方,老鼠会的存在显然让这个手段更加的隐秘。

“……汀娜,冷静下来,告诉我,你看到暗杀者是谁了吗?”

爱丽芙轻轻的拍着汀娜的背脊,帮助少女冷静下来。

窗外,在遥远的贵族区,出现了第二根冰柱。

这个时候,魔法师协会,市政厅,城卫军应该要出动了才对,城市应该也要戒严才对。

就算遭遇了刺杀,莉莉娅娜现在的行为仍然等同于袭击贵族,这是大罪。

可没过多久,第三座冰山又在白盐河的对岸,在阿尔忒弥斯之月的月光下闪闪发亮。

“……在我送莉莉娅娜小姐离开祝她成功的时候,莉莉娅娜小姐回答了一句话。”

爱丽芙也震惊的看着接二连三出现的冰霜。

“莉莉娅娜小姐说她不喜欢麻烦,所以会斩草除根。”

平淡的说着这样的话的莉莉娅娜,让爱丽芙本能的感到了恐惧。

——斩草除根。

老鼠会的根有两个,她要除掉哪一个呢?

“汀娜,告诉我,你看到是谁刺杀莉莉娅娜小姐吗?”

事态已经无法挽回,现在要确认的就是严重程度和波及范围,并且尽可能的减少损伤。

知道暗杀者是谁就能知道是谁雇佣了他,知道是谁雇佣了他就能锁定唯一的一个“罪魁祸首”布朗相信那些老鼠的头子不会在看到不了解

“……没有。”

那黄昏时的恐怖,又一次的涌上心头。

少女用力的握着爱丽芙的手,颤抖的双唇中挤出两个字。

紧接着,摇了摇头。

爱丽芙和布朗的心也随着汀娜那金色发丝一起摇晃。

“我,不知道是谁做的,莉莉娅娜小姐是被,一种暗杀道具……”

“……我知道了。”

男人身上的力气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摘下眼镜,无力的揉了揉鼻梁。

自己中意的老款魔导灯的光芒,仿佛黯淡了下来,又刺得人眼睛发痛。

窗外的冰柱还在,夜晚的盐沙城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玩意正变得热闹起来。

就算不用看也知道,城卫军,在灯火阴影下的老鼠们,贵族,冒险者……就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们,他们已经行动起来了,尤其是贵族们……

——轰隆!!!!

在那座冰柱的一段距离之外,伴随着什么轰然倒塌的声音,另一根冰柱伫立了起来。

现在,布朗才发现,竖立起的那些,并不是直挺挺的冰柱。

第一,第二根冰柱的形状,因为视角的关系看起来就像那样,但是,将至少一座宅邸冰封上的第三根冰柱,在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是一枚大的惊人的十字架,棱角分明,横短竖长的交界点,三角形的冰棱反射着月光。

冰冷而优美。

宛若一座墓碑。

——那也确实是墓碑了。

现在,布朗完全明白那位名誉冒险者小姐想做什么了。

被暗杀道具袭击了,那么就去找老鼠会,找不到老鼠会——没有人出价,暗杀者是不会工作的,所以,就先去找可能是雇佣老鼠会刺杀自己的人。

以一位能成为名誉冒险者的魔法师的手段,只要愿意去找,情报总会有的。

“……”

男人突然想到,在自己知道了莉莉娅娜接受这个委托,作为贵族的一员将,【有名誉冒险者接下了剿灭老鼠会的委托】这个情报用魔法卷轴传递回家族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他站在窗台边。

而刚刚走出协会的女孩,无意的看了他一眼……

——真的,是无意的吗?

越是思考,男人就越是头皮发麻。

——笃笃笃。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敲门的人似乎连等待一句“请进”的时间也没有,在急促的敲了三次门之后闯了进来。

“布朗先生!”

那是楼下的一个接待员。

“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刚才菲利普男爵突然来到协会,说,说是要发布委托……”

“关于什么的?”

这是明知故问。

“男爵先生说、说,他要发布委托,委托冒险者调查昂热伯爵家地牢里隐藏的毒品……”

闯进来的男人结结巴巴的说了好几个“说”字,才把这句话全部说完。

这就像一个讯号,男人的话说完之后,从协会窗外的街道上,马匹的嘶吼,木轮在石板路上碾过的声音远远的响了起来。

接二连三。

爱丽芙暂时离开了汀娜的身边,走到了窗户旁,俯视着不一会儿就挤满了马车的协会前广场。

那一辆一辆马车上没有纹章,从马车里走出来的人带着面具,彼此寒暄着,低声私语着,他们的脸上,无一不洋溢着阴险的表情,举手投足间,无一不流露出阴谋的气息。

他们是盐沙城实际上的统治者,残忍而狡诈的猎手,他们是一丘之貉,今夜的变动或许他们比任何人都迅速的知晓了全貌并且做出了选择,然后,采取了行动。

他们毫无疑问来自同一个部分。

为了将另一个部分肢解并毁灭。

就像十年前,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如今处于被肢解立场的另一部分人,去肢解他们当时的敌人一样。

察觉到的时候,自己的左手已经在右手的手腕上捏出了红印。

为什么莉莉娅娜敢这么做?

为什么市政厅毫无反应?

为什么魔法师协会和美德教会还不出现?

为什么,这些贵族突然带着假面跑到了协会?

一个恐怖的想法在少女的脑海中翻滚着。

爱丽芙有些慌张的回头看了看,幸好,汀娜还在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个男同事已经下去了,应该是得到了布朗“就让他们发布”之类的命令,然后布朗爵士……

“……莉莉娅娜小姐的能量,恐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啊,也许是和那些贵族们达成了什么协议……但也有可能并不是这样,又或许是打点好了包括贵族在内全部的关系……谁知道呢。”

贵族与原贵族对视一眼,沉默了。

“爱丽芙小姐,你也下去吧,今晚,会很漫长,还有汀娜小姐……汀娜小姐?”

“是!是的!”

“……虽然你已经不在接待部了,但是,今晚协会的人手肯定不够,然后……你就只负责接手委托的完成吧。”

“好、好的……”

布朗说完,闭上了眼睛。

老实说,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担忧协会的事。

——那个表情冷淡的女孩,第一个找上的贵族,会是谁呢?

要不是作为骑士的责任感还将他束缚于此,他真的想立刻飞奔回家,看看自己年老的父亲和那个性格软弱的弟弟。

……不,应该,不用担心吧。

想到自己的家人,他反而突然冷静下来了。

回忆起那一刹那间对上的,除了无比深邃的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的瞳孔,那一瞬间让自己浑身一僵的冷淡目光。

如果被那样的目光冷冷一瞥,自己那个胆小如鼠的弟弟,不要说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恐怕连半句话都不敢对名誉冒险者小姐说什么失礼的话的吧,然后,自己那个老奸巨猾的父亲,也不会作出错误的选择吧。

真是可怕。

那娇小的身体,究竟是哪里有着什么样的力量,正搅动着这座城市的暗流呢?

而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连这些思绪,最后。

“……盐沙城……要变天了啊。”

也只是变成一句无力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