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看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时,汀娜愣了一下。

打开的落地窗中洒下的昏黄夕光照亮了书房。

归港的船只拉响汽笛顺着海风,宣告了黄昏的降临。

可是。

对于自己一觉睡到夕暮这件事,汀娜还没能反应过来。

“……汀娜小姐,醒了吗?”

那平静俯视着自己的面容,就在温暖的黄昏下,夺走了呼吸。

“啊?嗯,是,是的……”

连声音都变了调。

“……嗓子不舒服吗?”

“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嘴里有些苦,但是嗓子没问题,应该……我,发烧倒下了吗?”

点头。

“啊哈哈,那我还真是没用啊……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

“……喝酒,不好。”

点头。

“说的是呢,嗯,说的没错呢……”

虽然无法从那双漆黑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脸,但汀娜相信那一定是一张有些慌张的表情。

——不行,再这么看下去,真的会忘掉其他的事的。

于是,少女尝试着撑起身体。

但按在柔软沙发上的手还无力支起,勉强抬起的上半身,在惊叫了一声后,又躺倒下去。

——!!

这一次。

女孩大腿的柔软,那淡淡的,仿若书本的体香,无比的、无比鲜明的,映入了她的脑海中。

“……莉、莉、莉莉娅娜小姐,我,我……”

“……已经退烧了,但是,体力没有恢复,中午也,没有吃东西,再休息一下吧。”

“唔、呜嗯……”

给您添麻烦了……

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被比自己幼小(看起来)这么多的女孩像母亲一样照顾着,汀娜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

绝对!绝对是因为这实在太令人害羞了!才不是因为其他、其他的什么原因!

——可这样的自我安慰,连汀娜自己都不信。

 “那个,那个……是莉莉娅娜小姐一直在照顾我吗,说起来,爱丽丝小姐呢……”

要摆脱这样令人害羞的状况——至少让魔女小姐不要再盯着自己的脸看才行。

汀娜慌慌张张的转移了话题。

“……爱丽丝去做饭了。”

书房里看不到飘在空中的人偶的身影。

 “是、是吗,做饭去了吗……莉莉娅娜小姐,还没有吃饭吗?”

话题终结。

不,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和汀娜小姐一样。不过,我和爱丽丝即使没有东西吃也不会饿,汀娜没有吃午饭,现在肚子饿了吧。”

就像是为了回应魔女的话语,少女的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确实是,饿了呢……”

就算想掩饰也做不到,安静的书房之中,空荡荡的肚子的抗议声是那么的响亮。

“……还剩下一些点心,我拿过来。”

“诶,嗯……麻烦莉莉娅娜小姐了……”

被魔女小姐温柔的抱起头,因为那柔软触感的离去,少女依依不舍的看着莉莉娅娜的背影。

那柔软的曲线从优美如天鹅的脖颈滑下,越接近发梢越显得绚丽的纯白长发因主人起身而摇摆,在汀娜的面前拂过,有些痒痒的,再往下,那纤细的腰肢和像是白桃一样形状可爱的弧度……

“咕噜……”

这是汀娜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莉莉娅娜。

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被那纯洁无暇的魔性之美所折服而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站立在夕光洒下的阴影上,为了伸手端起桌面上点心而弯下腰。

昏黄的柔光为女孩的身影披上了美丽的光晕,宛如画家终其一生的美丽。为了将这一幕映入自己记忆的深处,汀娜深深的、深深的注视着她。

所以,在少女那宛若海面的双瞳之中,也映入了。

“……?”

不详的阴影。

窗外落下的昏黄暮光,将自己躺在沙发上的身体拉长、拉成一道绰绰的剪影,蔓延在朱红的地毯上。那黑影深邃,因为自己想要撑起的动作而摇曳如微风吹拂的烛火。

影中,黑暗蠕动着。

原本汀娜只是觉得自己眼花了。

但马上,那摇曳的黑影,爬上了莉莉娅娜纤细的脚踝。

如同悄无声息龇出毒牙的蛇。

如同冒险故事中,会趁着冒险者们熟睡时,将他们拖入巢穴吞噬的魔物。

黑影几乎是转眼间就覆盖了女孩的小腿,越过膝盖后,宛如荆棘摇曳的藤蔓或是抬起脖子的毒蛇一般,离开了女孩的肌肤,在莉莉娅娜转过身的一瞬间,化作无数尖锐的漆黑触手——

“!!!”

汀娜终于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么。

终于明白了此刻的自己应该去做什么。

“莉莉娅娜——!!!!”

在这个瞬间,汀娜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大声的呼喊。

在这个瞬间,莉莉娅娜端起了了装满点心的托盘,浑然不觉的转身。

在这个瞬间,那从阴影之中伸出的,漆黑无光的尖锐触手。

——将那娇小的身躯洞穿。

世界仿佛在那一瞬间染上了血色。

殷红的、温暖的液体,从女孩的身上喷出,宛如血色的喷泉,将黄昏染上悲伤的色彩。

生命的甘露洒落着,洒落在沙发,洒落在地毯上,泼洒在汀娜的身上。

少女颤抖着低下头。

——到处都洒落着,到处都滴落着。

滴落着,生命。

在一瞬间,这间有着古老而安谧气氛的书房,就在汀娜的眼前。

化作鲜血与死亡的——

——地狱。

“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地狱之中,少女惨叫着。

软绵绵的身体不知道从哪里挤出的力量,让她从沙发上翻倒下来。

“呜啊,呜啊啊啊啊!!!”

她想要从这地狱中逃离。

可是,她还没有爬出第一步,就在摔倒在地毯上刚要站起来的时候。

“……汀娜小姐,怎么了?”

从她的头上,传来了平淡的声音。

“?!”

汀娜的身体骤然一僵。

她战战兢兢的抬起头。

哑然失声。

“……?”

一脸困惑的魔女正低头看着她。

“莉莉娅娜……小姐?”

“……是的,怎么了吗?”

“你……没事吗?莉莉娅娜小姐你……没事吗?!”

汀娜,几乎是从地上蹦了起来。

抱住了那娇小的身体,汀娜的手捧住了莉莉娅娜的脸,然后胸口,背脊,那纤细的四肢……指尖触摸到的是有些冰冷的柔嫩肌肤,虽然白皙的不似人类,但是。

“没有……”

恐怖的,正在不断喷出猩红血液的伤口,无论哪里都没有。

“没有……什么……?”

少女那有些粗鲁的动作让白金色长发的魔女歪了歪脑袋。

汀娜突然发出惨叫,又摔倒地面,叫住她后又不由分说的拉着自己到处抚摸,脸上还挂着仿佛要哭泣一般的表情。

要说不知所措的反而是她这边。

“伤口……我看到、我看到莉莉娅娜小姐被一个黑色的,触手一样的东西……”

亲手确认了面前的女孩身上并没有那足以在一瞬间致死的伤口,那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力量像是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汀娜呆呆的向后坐回沙发上。

“从我的影子里,冒出来的,黑色的东西……哇啊!”

“啊,你说的是这个吗……莉莉,看起来,这个还附带有幻术的机能。”

莉莉娅娜的肩膀上,穿着旗袍的爱丽丝眨了眨眼睛,伸手指向了莉莉娅娜手里的东西。

这个时候,汀娜才终于注意到。

在自己的“眼前”将莉莉娅娜在她面前刺穿的东西,就在毫发无伤的魔女手中。

那看起来就像一条漆黑的,没有头的蛇,此刻正被莉莉娅娜抓在手中。虹色的魔法阵包围了它,这似乎让它非常的痛苦,在女孩的手中不断的挣扎着。

“还是个高等影魔,吸了汀娜小姐那么多魔力,吃了一下【回归根源】还这么有活力,嘿!”

爱丽丝挥了挥小拳头,虹色的魔力光流把那蛇般扭动的黑色尖端击得粉碎。

虽然在片刻后一丝丝的黑色气流就重新构成了那个尖端,但是挨了人偶这一下的……影魔?这个汀娜所不认识的东西变得安静了下来。

“……吸了我的魔力……?”

但是仅仅知道名字并不能让在学院里从来没去蹭过魔法系的课的汀娜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呆呆的看着那个影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视线沿着那漆黑的触须向下,向下,然后。

“……诶?”

看到了那触须与自己的影子融为一体的部分。

就像是那黑沉沉的阴影的一块被揪了起来一样。

“……这个是,影魔,寄宿在影子中,吸收宿主魔力成长的魔物,汀娜小姐不知道这个,大概是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种下了【影魔之种】。”

魔女紧紧的握着那根漆黑的触须,手腕周围的魔法阵不断转动,改变着形态,将一枚又一枚的符文刻印上去,那些符文汀娜完全不认识,但每一枚变换着虹彩的符文刻入漆黑的触须,那深邃的黑色就变得淡薄一些。

“……好了,这样,就没有事了。”

当那些魔法阵都消失的时候,那条触须也已经稀薄的几乎看不到了。莉莉娅娜摇晃了一下手腕,它就像一条死鱼一样摇摆了一下,就没有动静了。

莉莉娅娜松开手,黑色的触须刷拉一下滑了下来,然后融化似的掉进了汀娜的影子中。

“这样就,消灭了吗……”

这一幕看的汀娜毛骨悚然的。

“一般的影魔的话,那些符文足够它们灰飞烟灭了,但是这个……”

爱丽丝从莉莉娅娜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小人偶在地摊上跺了跺脚,又锤了几下,然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是非常高级的影魔,大概,是领主等级的大家伙,居然用这种怪物做成影魔之种……爱丽丝和莉莉,在这附近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人吗……”

“……我和爱丽丝的那些仇人,不会不知道我们都免疫幻术和精神魔法……”

“那就是最近的仇人咯?可是莉莉和爱丽丝最近也没搞什么大动静啊……”

话题开始向着似乎非常非常危险的方向飘了。

“等,等一下,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到底……”

一头雾水的汀娜想要站起来,但腰部用力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腰已经软了。

她只好稍微大声一些的,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嗯……”

“应该怎么解释呢……首先,汀娜小姐,知道【影魔之种】吗?”

莉莉娅娜在汀娜的身边坐下,爱丽丝则站在桌子上,小人偶清了清嗓子,严肃的问。

汀娜茫然的摇了摇头。

影魔她知道。

但【影魔之种】是什么?影魔又不是植物,哪里来的种子?

“简单来说,那是将有着【寄宿】特性的影魔经过特殊的魔法处理,制作成的一种暗杀道具。”

“……诶?”

突如其来的,与【普通】的生活完全不搭的词语让汀娜呆住了。

“暗、暗杀……”

“因为【影魔之种】实质是休眠状态的影魔,将那个种在暗杀对象的影子里的话,它会吸收宿主的魔力成长,在充分的成长之后就会找个机会从影子里冒出来干掉宿主,这种情况下因为留下的痕迹就是普通的魔物伤痕,一般会被认为运气不好被影魔盯上,是一种很昂贵而阴险的暗杀道具,爱丽丝也是第一次实际看见。”

说着,爱丽丝从桌子上跳下来,掂起了汀娜的影子。

就像是捻起一片布或者丝绸一样,那在逐渐暗淡的夕光下同样显得稀薄的影子被人偶的小手捻了起来。

汀娜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伸了起来,她蜷缩起身体想要躲避。

但人怎么能躲开自己的影子呢

“那个影魔,已经被消灭了吗?”

“领主那个层级的影魔已经是杀不死的怪物了,即使是真神想要抹除它们也不容易,所以很遗憾它并没有死,现在还在汀娜小姐的影子里。”

松开手,那些影子又软趴趴的化回了汀娜的影子里。

似乎是觉得这个很有趣,爱丽丝一下一下的拉着那影子,汀娜连忙弯腰把今天有些调皮的小人偶举起来。

“不过莉莉毁掉了它的【智慧】并且铭刻了【宁静】与【奴役】的符文,现在它已经无害化了。”

“真的不会有害吗?而且,听爱丽丝和莉莉娅娜小姐说的话,暗杀的目标应该是你们吧,为什么……”

——毫无关系。

这四个字堵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

但是,爱丽丝的表情,就像是知道了一样。

“【影魔之种】只要扔到人的影子上就能种下,很难防范。但是莉莉和爱丽丝几乎都不出现,汀娜小姐是爱丽丝和莉莉的联络员又比较容易下手,所以就把目标换在你的身上了吧。”

小小的人偶,用温柔的表情看着后怕不已的少女。

但那之中却没有歉意。

“……大概是,设定了什么触发条件,比如感知到我的魔力波动……或许正是因为上午茶时察觉到了我的靠近,影魔的生长速度加快了,才让汀娜小姐那么难受……对不起。”

向汀娜道歉的莉莉娅娜的表情依然完全没有变化。

“也就是说,我的发烧……还有看到的那一幕……”

“那恐怕是附带的幻术效果,不过爱丽丝和莉莉都完全不怕幻术,所以中招的只有汀娜小姐一人……”

怔怔的听完这些,汀娜展开嘴想要说些什么。

不,不如说想要说的太多太多了。

抱怨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或者追问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死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自己又是什么时候被种下那奇怪的东西,又或者质问为什么明明是她们让自己遇上这种事却一点歉意也没有——

“莉莉娅娜,你,真的没事吗?”

但最后说出口的只有这个。

“……魔女不死于徒手。”

莉莉娅娜黑夜般的双瞳稍微收缩了一下。

像是感到惊讶一样,她说出了少女隐约觉得有些耳熟的话。

“那个,不是骑士………”

“……不是。”

少有的。

在双瞳中,莉莉娅娜露出了些许轻蔑的神色。

就像是在看着模仿者的拙劣模仿。

“……【骑士不死于徒手】这句话的源头就是【魔女不死于徒手】,指的是,越是做好万全把握的魔女看起来越是毫无准备,反而是没有准备的魔女才会在手上拿上法杖和武器以应付各种事态,在魔法还不成体系的时代,魔女和魔法师基本是同义词,因此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

“【魔法比任何武器装备都更加可靠】呢。”

“是、是吗……”

获得了有趣的知识。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而且,汀娜小姐不也确认了,我毫发无伤吗?”

“说,说的也是……”

对话戛然而止。

想起刚刚自己那完全可以定义为痴……汉?还是说是痴女?总之是足以直接通报城卫军送进监狱的行为,金发的少女有些尴尬的扭过了头,不敢去看莉莉娅娜那美丽的身体。

大概是自己情急之下用力了吧,那柔嫩的肌肤上还留下了红红的手印。

“总之,莉莉和爱丽丝在给汀娜小姐喂退烧药没用后就大概发现了问题,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莉莉什么事也没有哦?比起这个,汀娜小姐应该饿了吧?该吃晚饭了。”

察觉到稍微有些尴尬的气氛,爱丽丝微笑着拍拍手,转移了话题。

“嗯、嗯……”

这是汀娜第二次在这座城堡吃晚饭,爱丽丝的料理依然非常美味,但是。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呢?”

——暗杀。

自己成为了暗杀莉莉娅娜小姐的工具。

一直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在这一刻仿佛成为了陌生的另一个世界。这里充斥着可怕的算计与诡计,杀戮与阴谋的阴影无处不在,自己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被人绑上炸弹也浑然不知的,跳着跑向对自己友好的朋友身边。

心乱如麻。

结果,汀娜完全没有心情享受在舌尖上跳动的味道。

那佯装平静的表情下翻涌着的是不安与惶恐,只有惶恐与不安。

哦,还有那么一些。

后悔。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轻而易举的就把这一点看穿了。

“……”

她们的话语,让少女连脸上的平静都维系不住了,那样的、绝对不是作假的惊慌失措——

在魔女的眼中,就是无辜的证明。

“……爱丽丝,从来到这座城市后,我们有树立什么敌人吗?”

“爱丽丝不知道呢,这半年多爱丽丝和莉莉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为了不让那些闲人靠近这座城堡搞过一些恶作剧,但是应该不会有人会因此怨恨这里吧……”

“……那么,可能就是最近的树敌吗?上个月出门的时候……”

汀娜突然抬起了头。

金发少女的眼神中无比明显的闪过一丝惊恐和绝望,面如死灰。

“……汀娜小姐,看起来你知道了些什么。”

莉莉娅娜微微挑了挑眉毛。

“……是的,我猜,我知道了……”

汀娜结结巴巴的说。

自己为什么,被谁盯上了,当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后,不知从记忆之中的哪里,传出了一个声音。

——【她这么做是从贵族嘴里夺食。】

汀娜知道了。

起因是,旧城区在那个下午,在莉莉娅娜的魔法下被夷为平地。

那片庞大城区的拆迁工作,是由一位贵族的家族企业承包的,拆迁的经费是一笔非常非常大的数字,就算是贵族也不能无视。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位,但一定是在盐沙城也足够有权势的贵族,才能在众多虎视眈眈的对手手中夺得这个资格。

“然后,旧城区又是,盐沙城最大的一片灰色地带,很多贵族在那里,也有专门做见不得光的事的手下……”

汀娜越说,越心惊胆战,这件事还是身为没落贵族家的女儿的爱丽芙告诉她的。

为了拆迁金和建设一片城区的利润而推动工程的一些贵族。

与这些贵族不和,因为拆迁利益受损的一些贵族。

旧城区拆迁工程迟迟不起步,事实上就是因为贵族与贵族之间,在美酒和宴会下的争斗。

而现在,两派贵族争斗的核心,旧城区,已经消失了。

那笔拆迁金,最后由协会作为委托完成的报酬交给了眼前的魔女。

这笔钱协会一定会向市政厅讨要。

然后,承包了拆迁工程的贵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最后,因为旧城区的消失手下那些见不得光的力量接连被城卫军剪除的贵族们,也很难想象他们会欣然接受。

“……最坏的情况,是多位贵族策划了这次行动吗?”

莉莉娅娜了然的点头。

汀娜彻底的沉默了。

莉莉娅娜和爱丽丝,两人都是很有实力的名誉冒险者,而且还刚好挫败了一次暗杀,在有了警觉之后,说不定之后都会平安无事。

可自己呢?

只是一介平民的自己呢?

自己的父母呢?

汀娜不敢继续想下去。

也许贵族们无法对来去自由的莉莉娅娜做什么,但是。

在这座城市出生与成长,在他们掌管的城市里生活的自己与家人,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要让她们过不下去,说不定比碾死一只蚂蚁都更要容易。

“……后悔与我们扯上关系了吗?”

“……我……”

少女呆呆的看着眼前,坐在桌面上托着腮的小人偶。

莉莉娅娜就坐在自己的身边,那双黑色的瞳孔让人看不出她希望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但,不论这可爱的魔女小姐的期待如何。

自己的回答也许都不会变吧。

点头的时候,汀娜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如同没有上油的锈蚀齿轮在嘎吱作响。

她打心眼里对与莉莉娅娜和爱丽丝的邂逅而感到高兴,这两人接纳了在家之外无法找到归宿的自己,让自己见识了许多有趣的事物。

即使是现在,汀娜也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是自己这不算漫长的人生最棒的邂逅。

但是,以后呢?

因为这件事,让自己,让家人遭到什么不好的事的,以后呢?被影魔附身,说不定以后还会因为和莉莉娅娜的关系遭遇其他的厄运。

在学院的时候,汀娜亲眼见过同班的一个男生,在上课时被冲进来的前女友砍掉了脖子,她知道人类的爱变成恨是多么容易。

——以后自己,不会恨莉莉娅娜和爱丽丝吗?

她没有自信。

一点也没有。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请尽快离开吧。”

干巴巴的声音,说是呻吟也没错吧,大概。

“就算是你们,也需要食物和水,需要和社会交流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方法让你们难受了,但是,莉莉娅娜小姐是名誉冒险者,他们也无法阻止你们离开,所以……”

说着说着连自己都听不下去了,金发的少女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看着那样的汀娜,听着那样介于真实与谎言之间的话语。

莉莉娅娜站了起来。

“……是呢,无法保证他们不会接二连三的前来骚扰。”

“说不定下一次还会把汀娜小姐,甚至汀娜小姐的家人卷进去。”

小人偶飘到汀娜的面前。

两只小小的手掌包裹在她不断颤抖着的手上,汀娜怔怔的抬起头。

从空间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件灰色花边的连衣裙穿上的魔女,正把那白金色的长发从背后挽出。

“莉莉娅娜小姐……爱丽丝小姐……你们……”

——你们要做什么——

莉莉娅娜轻轻的伸出手指,按在了她的双唇上。

“现在汀娜小姐还没有力气吧?在这里休息一会好了,等我们回来后,再送你回家。”

爱丽丝微笑着,飘到了女孩的面前,温柔的拭去坠下的泪珠。

“……我也不喜欢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找麻烦。”

推开窗户,在夜色与星光的舞台之下,莉莉娅娜侧过了脸,淡漠的看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少女。

那可爱而凛然的身姿。

“……所以会解决的。”

仿佛将时光倒流至,那个星光同样辉煌的夜晚。

被那美丽所压倒,心脏不争气的疯狂跳动起来,汀娜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好像那淡然的声音化作一把灼热的匕首刺穿了她的咽喉一样。

当她终于不再听到自己那过分鼓动的心跳时,格外大而圆的月亮,已经悄然爬上了夜幕。神无月第一日高悬天际的月亮,是代表爱与美与狩猎的阿尔忒弥斯,它张扬的将明亮的月光洒向大地,用最为直接的方式向少女宣告着,此夜并非那一晚的重演。

“……我这是……怎么了啊……”

书房里的魔导灯摇曳着淡淡的暖光,无法理解从魔女离开至今那涌上心头的微妙情绪的少女无声的呻吟着。

把自己的脸深深、深深的埋进了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