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喘息击打着心跳。

渗入恐惧的血流挤出身体的每一处的力量,驱动着双足拼命奔跑。

——逃不掉了。

绝望如影随形。

——怎么可能,逃得掉。

身后是噩梦般的影子。

全身浸染于黑暗之中,只有双眼闪烁着磷磷绿光,散发着兽类的恶臭,张开的大口中,倒刺般的獠牙淌着炽热的唾液。

狼。

黑夜之中的狼群。

即使追逐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也充满耐心的猎食者。

能从狼群的围猎中逃掉的人类,很不幸,自己并不是那样的存在。

拼命的奔跑,但城镇的灯火,在视野之中越来越远。

为什么城市周边会突然出现狼群?

大脑已经没有余力去思考了,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不会魔法,只有能教训教训小混混的武技,更没有传说之中,那足以匹敌千人精锐军队的宝具。

——要,死了吗?

——在新工作的,第一天?

“呜!!”

早就已经跑到酸痛了的脚,踢到了什么。

刹那间,天旋地转,当眼前出现星河璀璨的夜空时,自己终于意识到了。

——啊啊。

——完蛋了。

狼群,也厌倦了这样的追逐。

它们围成了一个圈,真是聪明的猎食者,即使猎物筋疲力尽,也始终提防着垂死的挣扎吗?

肺就像火烧一样疼痛,支起身体的一瞬间,从背后感觉到了风。

那是什么,自己很清楚。

但是,还是忍不住回过头。

试着躲避是没有意义的吧。

和人类不一样,狼的攻击,是在能绝对切实的杀死猎物的时候,才会发出的。

以自己而言。

即使意识到了,也无法躲避。

即使反应过来,也无从反击。

就在自己的脑海里翻腾着这样绝望的胡思乱想的时候,从背后——此刻,自己回首的视野之中。

狼的獠牙撕裂黑夜的长风。

近在咫尺。

然后——

………………………………………………………………………………………………

 

关于幽灵宅邸的传说,是从半年之前开始的。

从白鲸大道向北出城两公里左右,在紧靠海滨沙滩的丘陵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座神秘的古堡就出现在了那里。

可以确定的是,直到一年以前那里都只是一片空旷的丘陵,一年的时间,也绝对不可能建造出如此恢弘而古旧的城堡。

另外,几乎从来没有人看到过,那座城堡的住民。

在漆黑砖石和没有光泽的钢铁围栏堆砌,被茂密的淡紫色爬山虎爬满的围墙之中,所有的窗户都被深色的幕布遮掩,哥特式的尖塔上也从未亮起过象征着“人”所存在的灯火。

据说曾经有一位,只有一位好奇的冒险者靠近过这座陈旧沧桑的古堡,他挑选了阳光最为灿烂的午后,身上带着美德教会的圣徽和圣水,谨慎的进入了这座古堡。

当天的夜里,盐沙城下起了暴雨。

偶然在古堡围墙下避雨的商人,突然听到了有一个男人在古堡中发出了仿若亡灵的凄厉惨叫!冒险者的同伴惊恐万分的想要逃跑,这时突然一个人从天而降摔在了他的面前!就是那个中午进去的冒险者,冒险者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说出了“幽灵”两个字后,就失去了意识,吓破了胆的商人连忙扶起他想要逃跑,在转过身看向古堡的一刹那啊……

第一次,整座古堡都亮起来了,每一户窗口中都亮起了……

——青蓝色的鬼火啊——

“呜哇哇哇哇哇——爱丽芙那个笨蛋,一定是故意的吧!!”

清晨的薄暮中,金发的少女抱着脑袋无助的哀嚎着。

露出坏心眼笑脸的同事煞有其事说出的故事仍在脑中久久的回荡。

那是关于幽灵,关于突然出现的古堡的恐怖都市传说,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传说,经久不息,刺激着对恐怖事物感到好奇的无畏者也纠缠着对这种事情恐惧万分的怯懦者。

尽管汀娜一直都认为自己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仅仅是一个人生信条是“生命宝贵,安全第一”的普通少女,是会在女孩们的夜谈会里对恐怖故事说出“啊,那都是编出来吓人的吧”这种毁气氛的人。

但是。

当真正的,亲身处于恐怖怪谈的发源地的时候,她才悲哀的发现,自己,其实是后者。

“不行,不行,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汀娜,这里是,这里是名誉冒险者的宅邸,才不是什么幽灵古堡,冷静冷静,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爬满爬山虎的铁门前走来走去,少女拼命的劝慰自己。

——真的没有吗?

理性发出怜悯的叹息。

——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会在围栏前踌躇徘徊,无论如何也不敢推开没有上锁的大门呢?

“可是,可是——”

——就是因为害怕吧。

“唔!”

感性与理性的自问自答中,少女连坚持几秒为自己寻找借口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刺的体无完肤。

是啊。

自己在害怕,害怕着面前大门紧闭,爬满了不太常见的淡紫色爬山虎的哥特古堡。

害怕着从这里发源的,让她在听同事说完后在昨晚做了噩梦的都市怪谈。

——这是你的工作吧?自己也接受了的工作吧?

“是,是这样没错……”

站在铁门前的少女,一只手拿着被塞得满满的手提包,另一只手上有一卷淡棕色的纸张。

纸张上写着自己的名字,汀娜。

职位,冒险者协会盐沙城分会,名誉冒险者联络员。

然后,是一张地图,地图上用一条红线为她标注了作为联络员所要联络的对象的住所。

从今天早上拿到这张纸的时候,汀娜就像生锈的人偶一样嘎吱嘎吱的扭着脖子问负责人是不是路线画错了或者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

然而,无论是给她这张委命书的负责人还是纸张上的红线,都清晰无误的将她指向了这里。

滨海城镇盐沙城郊外的神秘古堡,自从差不多半年前突然出现以来成为了城里各种各样恐怖传说发源地的【这里】。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家伙啊,居然,住在这种地方……”

——不想去。

——好想逃。

——好想就这么径直回到冒险者协会把这一堆沉的要死的资料和委命书重重的拍在那个负责人的脸上,告诉她自己不干了。

可是。

这是自己被调离负责与冒险者接洽的前台接待部来到联络部之后的第一份工作。

如果这个时候被恐惧压倒逃回去,等待着自己的毫无疑问是完全的解雇。

对于一个在学院里又没有学会魔法又没有学好武技,最后还没能毕业的吊车尾来说,离开冒险者协会之后又要去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去哪里找到一个,有足够的时间陪伴爸爸和妈妈,又有足够丰厚工资的工作呢?

汀娜茫然的回过头,在丘陵的顶端,视线穿过被海风吹薄的稀疏晨雾。

目光所及的,是晨光中,逐渐染上喧嚣的海滨,初生的朝阳洒落在海面上,渔船和商船敲响出海或者归港的钟鸣。

她在这里长大,铺满阳光的海水,白皙如雪的沙滩,然后,就是她出生与成长的城市,虽然和那些繁华的大城市不能比拟,也几乎看不到四层以上的建筑,但是却有着成群的海鸥和温暖阳光的城市。

自己的家乡。

自己从未曾想过,要离开的场所。

“……呼——”

汀娜重新把委命书放在眼前。

在这张羊皮纸的最后,写的是她所要联系的人的名字。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

没有听说过的名字,没有听说过的姓氏。

但既然是协会的名誉冒险者,至少不会是幽灵吧?

也许可能是亡灵魔法师,但不可能是幽灵吧?

就算大陆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但是,一个幽灵成为冒险者协会的名誉冒险者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吧?

没错,不可能的……吧?

重新,深深的吸了口气。

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布满岁月痕迹的大门上。

——应该是,没什么好怕的才对!

吱呀——

十字架与六芒星的雕花大门被推动时发出的刺耳声响,让少女鼓起的些许勇气又畏缩了下来。踩着菱形石砖铺成的路面走进庭院没有几步,少女停下了脚步。

太安静了。

这里的空气,真的太安静了。

果然有哪里不对劲……吧?

——吱呀——

“诶?”

从身后的铁门上,那令人忍不住一个激灵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

——砰!

汀娜战战兢兢的回头看去,不出所料的——她绝望的看到了自己明明没有带上,却自己合拢的大门。

“不、不是吧……”

淡紫的爬山虎在晨风中摇曳着素雅的叶片,沙拉拉的响着。

明明阳光明亮而温暖,汀娜却后悔自己没有多穿一件外套来。

就结果而言,也许是惊吓已经超过了可以承受的极限了吧。

在知道退路已经没有之后,少女反而可以冷静的,沿着石砖的小路到玄关前,最后,用十分钟的时间走上有着精美雕花扶手的三级黑色大理石台阶,站在了那扇在大门外也能清晰看到倒悬天使浮雕的黑色门扉前。

“那个,我是冒险者协会的联络员,不好意思,莉莉娅娜小姐在家吗?”

与其说是终于鼓起勇气不如说是自暴自弃,汀娜拉动了门边应该是门铃的铁链。

当——当——

从城堡里,钟声响起。

宏大而悠远,在寂静无声的清晨中,与庭院里深紫与深蓝的花朵一同摇曳。

再一次,对自己接下工作来到这里这件事,汀娜深刻的后悔了。

钟声响了很久,才慢慢止息。

门后却没有回音。

——难道,还没有起床吗?还是说,不在……

“……嗯,谁呀?”

“咿呀——————!!!!”

尖叫,在庭院的水池之中漾起波痕。

几只灰色的麻雀扑棱棱的从草地飞到围墙上,叽叽喳喳的蹦了几下后发现什么事也没有,又重新飞回草丛中啄起了草籽。

“……哈?”

从门后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

眼看对话在第一句之后就要陷入尴尬的沉默,汀娜也不顾上脸红了,她慌忙的再一次作出自我介绍。

“对,对不起,我,我是冒险者协会指派的,莉莉娅娜小姐的联络员,那个,请问您就是……”

“啊,联络员啊,说起来协会那边确实有说过呢……”

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在汀娜面前的门扉上,天使浮雕的羽翼闪烁起了虹色的光芒,慢慢向内打开了。

“嗯,进来吧。”

“是,是的……诶?”

门后,大的像是一个小房间的玄关中,空无一人。

 “不用那么紧张,啊,因为这个城堡实在是大的毫无意义,所以跟着我的声音走,不要迷路了哦?”

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

某些糟糕的联想,一下子重新爬上了少女的心头。

“……是、是、是的……我会……跟、跟跟跟跟紧的……”

“那么,首先向前走到第一个分岔路……”

 “好、好的……”

这是汀娜今天第二次变成没有上油的人偶状态,按照声音的指引,她战战兢兢的,迈出了第一步。

——敬启,亲爱的爸爸和妈妈。

门在身后关上了。

——你们的女儿我,可能真的遇到幽灵了。

 

…………

 

城堡的内部,就如那个声音所说的宽敞。

明明柱子,家具房门都是正常比例,汀娜却有一种误入巨人国的错觉,她不禁把自己去过的最大的建筑,邻城的大歌剧院与这里作对,然后顶着两个蚊香眼晕晕乎乎的沿着声音所指引的道路走着。

“好了就是这里,门没有锁,进来吧。”

足在以令一辆马车行驶的长廊尽头,驻足于黑檀木的房门前,那个声音在留下这句话之后消失了。

眼前的门扉也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

——呼——吁。

最终的目的地与古堡的真相就在眼前,慢慢从惊吓之中缓过劲来的汀娜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的手掌上写下魔法中代表【勇气】的符号吃下。

这是她从一位专攻精神系统魔法和符号学的同学那里学到的,即使是无法运用魔力的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最简单的【勇气术】。

“莉莉娅娜小姐,打、打扰了——”

在一股温热的感觉因为那枚小小的魔法符号流进身体之后,少女心一横,推开了门。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

这毫无疑问是个贵族的名字。

这片大陆上,贵族代表着高贵,代表着荣耀,代表着责任与誓言,所以汀娜在走进房间的时候还在想着,自己会在这里见到怎样的场景。

在她的想象里,可能会是一位雍容的贵妇人摇着羽毛扇,在精致的茶桌前端着骨瓷的茶杯等待着自己这个冒失的联络员,然后幽默而不失风度的询问自己在门前那尴尬的尖叫。

又或者,等待在这里的是一位不太喜欢繁文缛节的坚毅女性,她站在方正敦厚的办公桌前面对着窗外的晨光用背影迎接自己,甚至都没有招待就要求她把手提袋里冒险者协会的情报全部拿出来向她汇报,然后雷厉风行的拿过其中之一离开并且打发自己回协会处理剩下的事宜。

又或者……真的是一位幽灵小姐飘荡在空荡荡装饰着骷髅的房间里,自己这个联络员真正的使命是成为供她行动的躯体——不、不是不可能!为了拉拢这些从未在冒险者协会注册登记却实力强悍的名誉冒险者们,协会向来都是不惜血本的!所谓的联络员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可是同时身兼女仆,打杂和一些不便于明说的工作的!

正是因为最后的这个想法,才让汀娜不得不对自己使用了一个小小的【勇气术】

但是,在房间之中的景象却并不是以上的任意一种。

圆形的,雕花上镀银的精致小茶桌。

能放很多文件与书本的大型办公桌。

骨瓷的茶具,飘着热气的红茶与点心,这些都没有。

——当然更重要的是没有墙壁上挂着的骷髅和飘来飘去的幽灵。

这是一间很大,却又很空荡的房间,落地的窗户被深黑色的蕾丝窗帘覆盖,窗外的晨光只有在拼花的木地板上漏出一道绚丽的光带,能称得上是家具的只有一张带有深色棚顶的大床、床头左右的两个书柜和大床对面占据了整面墙空间的书柜而已。

最多,再捎上一把看上去很有年头的躺椅。

“那个……莉莉娅娜小姐……”

贵妇人什么的,强气的女性什么的,当然也不存在于这个房间的任何地方,不如说第一眼,汀娜没有看到任何人。

稍微松了一口气,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汀娜保持着把门推开的姿势,尴尬的僵立在门边。

“这家伙还在睡觉呢,啊,不用拘谨也不用担心会吵醒她,这张床上有隔绝噪音的魔法,到床边来吧,床底下有个小软垫,不介意的话,就坐在那上面等一等吧。”

 “诶?好,好的,失礼了……”

按照声音的指示,汀娜轻轻的拧住门把将门关上,有些困惑的来到了床边。

——莉莉娅娜小姐还在睡觉?

——也就是说,这个声音并不是莉莉娅娜小姐……

“诶?”

来到床边的汀娜,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松软华贵的天鹅绒大床上,一个幼小的身影正在熟睡中。

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深紫色天鹅绒上又铺就了一层白金的丝绸,但那其实是女孩拖到膝盖的长长金发,越靠近发梢,发丝的金色就越加淡薄,在长发的最末端编织成一片美丽的洁白。

幼嫩的身体与四肢则是蜷缩着,宛若初生的小鹿,不过,那纤细优美的线条带给人的感觉并非是生机勃勃的活力。

也许是因为肤色白皙的简直不像人类的缘故吧,简直就像是精致却又脆弱的人偶,让人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尽情宠溺却又担心只要稍一用力,这个可爱的孩子就会像阳光下的泡沫一样,飘零飞散。

“很可爱吧,莉莉娅娜这家伙,不过,不要盯着看太久哦,要是被魔女的魔性所俘获,说不定一生都无法逃离了呢。”

在看呆了的汀娜耳边,那个从玄关开始就一直指引着她的声音,第一次不是直接的在她耳边响起。

“诶,诶?”

终于察觉到声音来源的汀娜,一点点的把目光从女孩的脸上挪开,一点点向左,一点点向左。

因为沉睡着的女孩实在是太过可爱把视线完全吸引过去的缘故,汀娜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或者说,其实发现了,却没有意识到。

“哟,初次见面,汀娜小姐,我的名字是爱丽丝。”

没有意识到,那个坐在枕边,穿着华丽的洋装,有着太阳般耀眼的金发与海洋般深邃的蓝宝石瞳孔的人偶。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人偶哦。”

——就是声音的正体。

“活、活活活活、活人偶……?”

汀娜都快要哭出来了。

炼金术的造物,在恐怖故事中出现频率和幽灵几乎一样高的活人偶,自己,果然是走错到什么不该来的地方了吧!

“嗯?虽然我和那些低等级的炼金造物从本质上就不是一种东西,不过为了方便你的理解这么认为也可以,嘛,再过一会儿,莉莉娅娜也该醒过来了吧,先坐下休息一下吧。”

“好、好的,可是,这样真的不会吵醒莉莉娅娜小姐吗……”

“没事没事……啊,看来是醒了呢,虽然起床大概要两个小时以后,但每天她都差不多是这个时候醒过来的呢。”

“是,是这样子吗……”

“没错没错——啊,她醒了。”

完全没有在意汀娜那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像是猫咪一样大小的人偶靠在松软的枕头上,海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汀娜。

然后,就像她所说的那样。

人偶的身边,包裹在丝绸睡裙和天鹅绒之间的女孩发出了几声低低的梦呓,娇小的身体在舒适的被窝里耸动了一会儿之后。

女孩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一样,用小手梳理睡乱的而翘起来的金发。

“……”

古堡的阴森恐怖在这一刻碎成了满地的玻璃渣。

汀娜,曾经在自家楼顶养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那里安家的一群小奶猫。

那段时间,汀娜每天都起得很早去喂它们,打开作为她们的窝的纸箱后,窝在一起的小猫们会因为暖洋洋的阳光醒过来,舔着自己的爪子梳理柔软的绒毛,奶声奶气的喵喵叫。

那样的身姿,简直和此刻迷迷糊糊梳理着自己头发掉的女孩一摸一样。

“爱丽丝……早上好……呼啊……”

“莉莉娅娜,早上好,有客人哦。”

“客……人……”

迷迷糊糊睁开的瞳孔有着深邃的色彩,。

莉莉娅娜·爱因斯坦斯,被这样称呼的女孩迷迷糊糊的微微睁开黑色玛瑙般的双眼,慢慢的在爱丽丝和汀娜的脸上来回移动一次之后。

“呼姆……”

——蓬。

软绵绵的歪倒在了仿佛带有魔力的被窝和枕头中。

“……诶?”

汀娜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唔唔嗯……”

这个时候,女孩又重新慢慢的坐了起来,像猫咪一下梳理了一下重新翘起来的头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蓬。

又顺着伸懒腰的势头,软趴趴的倒回了爬起来的位置。

“困…………”

“真是的,魔女小姐,你这起不来床的毛病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改啊?今天有客人呢。”

“……是,冒险者协会的……联络员吗……”

“是,是的,我的名字是汀娜,联络员汀娜,负责协助莉莉娅娜小姐所需要的委托资料的整理,今天是来打招呼的。”

汀娜把装的满当当的手提袋放在床边。

“那个……如果莉莉娅娜小姐还很困的话……”

“……没有……关系,汀娜……小姐……”

床上的女孩软绵绵的伸出手,在女孩的指尖,一枚彩虹色的魔法阵聚集起一个长着翅膀的小小光球,它绕着女孩的指尖呼啦啦的转了两圈之后,飞到了汀娜的肩膀上。

“……它会带您去……书房……请……在那里……工作,情报整理好后……放在那里……就可以了……今天有重要的……魔法实验……招待不周……”

“啊,不,不用这么客气的,那么,我、我先告辞了!”

汀娜几乎是逃跑似的离开了这间卧室,在厚重的木门合上之后她按着自己的胸口,靠在墙上大口的喘息着。

——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再待下去的话,她说不定,真的会非常失礼的把这位名誉冒险者当成那群懒洋洋软绵绵的小奶猫扑上去了!

“要、要是做了这么失礼的事,绝对,会被解雇的……哈啊……”

心跳,完全停不下来。

那在床上因为困顿而完全起不来床的柔弱身姿实在是太让汀娜联想到那些又软又可爱,早晨自己过去喂食时在牛奶的香味和小窝的温暖之中挣扎的猫咪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想,抱抱她……

“我,我在想什么呢!工作,对,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的啊,冷静下来。”

啪、啪、啪。

少女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脸颊。

在肩膀上的小光球已经飞到了走廊的尽头,在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下来之后,汀娜连忙跟了过去。

“不过……那就是名誉冒险者吗?”

汀娜还是第一次见到名誉冒险者。

这个冒险者协会之中最特别的编制,拥有着两个特征。

其一是强大,许多名誉冒险者,都拥有作为大陆最强阶级证明的,独一无二的【宝具】。

其二是“非注册冒险者”。

就本质上而言,名誉冒险者只是冒险者协会为了向那些并不是冒险者的强者请求协助而给予的一个头衔而已,只有强者可以获得,获得之人必然是强者,所以在最开始,汀娜对于这位突然出现在盐沙城的名誉冒险者很有一些奇怪的妄想。

英姿飒爽的骑士,挥舞着超大武器的壮硕男性,来无影去无踪的游侠……

但是,居然是那么小的女孩子啊……

而且还那么可爱。

察觉到自己的思路又向某些糟糕的方向绕过去的汀娜,连忙掐了掐自己。

在汀娜手臂上的红印增加到第十个的时候。

那个永远和少女保持着固定距离的光球,在一条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变成了一个彩虹色的提示。

【这里】

还贴心的附带了指向门把手的小箭头。

莉莉娅娜所指的书房,就是这里。

与城堡的气质一样,宽大而奢华,打开房门已经升起的赛贡之阳透过尖拱的落地窗将明媚的阳光照亮的这里,无论何处的装潢都透露着高雅而厚重的气息。汀娜不敢去猜测这些装饰与家具放到拍卖场会叫出多么令人心惊胆战的数字,坐到这个书房里她唯一认识材质的真皮椅子上之后,她就把手提包里的文件全部拿出来堆放在书桌上,开始了工作。

这些都是冒险者协会今天在盐沙城及其周边收集到的,各种各样的情报。

名誉冒险者大多都有着冒险者以外的身份,他们与冒险者协会的关系并非是雇佣与被雇佣,而是协力与被协力。在这样的关系下,往往不是他们去冒险者协会寻找委托而是反过来,由冒险者协会请求他们去完成一般冒险者无法完成的任务。

同样,由于强大的实力,他们有着非常自由的行动范围与权限,甚至可以自行作出行动之后再进行委托的接受,很多时候,甚至会出现名誉冒险者事先察觉到事态的预兆,把危机全部解决之后才找当地的城镇或者协会要求发布委托的情况。

对于嗅觉灵敏的他们而言,情报非常重要。

而从大量的资料之中找出名誉冒险者要求的资料,进行归类和整理,为名誉冒险者得到这些资料之后进行的行动建立档案和报告,传达协会的请求,这就是联络员的工作。

也被公认为冒险者协会最累的工作。

“首先是……盐沙城周边一公里之内出现了魔物的目击报告吗……呜哇,明明是城市周边却有魔物会很糟啊……城内很多居民遭窃,包括贵族……小偷吗……城卫军似乎毫无头绪的样子……”

莉莉娅娜并没有向汀娜直接要求什么方面的情报。

所有,少女要做的就是把协会一早交给她的大量资料进行分析,归类与整理。

“珍珠产量减少了……鱼群数量也比往年少,是过渡的捕捞了吗?还是说因为出现了胃口很大的捕食者……”

在途中,汀娜因为饥饿抬起头来的时候,身边的矮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上了美味的午餐和晚饭,在干渴的时候,椅子左边的矮桌上,茶壶里时刻有温热的红茶,书房配套了卫生间,温度也非常适宜。

“最后……幽灵宅邸的传言啊……啊,哈哈哈……好,完成!”

结果就是,当所有的情报都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并且附上了自己的分析之后,赛贡的光芒已经完全落到了地平线以下。

落地窗外吹来的夜风,带着戴安娜之月的柔和银光。视线越过丘陵上的草地,海平线上,夜捕的渔船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橙光。

“不知不觉……第一天就过去了呢……”

关好落地窗,拉上窗帘,回到书桌前的汀娜,拎起了手提包。

书桌上的情报分成了三叠,分别是魔物相关,自然状态和城市治安,按照自己处理的先后顺序从上往下排列。

早上离开卧室之后,汀娜就没有再见到爱丽丝和莉莉娅娜,不过矮桌上的茶壶,餐具和纸条,都代表着,她们中的谁,在自己未曾察觉的时候来过。

【处理完情报后,放在书桌上就可以了,回去的时候请小心——莉莉娅娜。】

汀娜想了想,在纸条的末尾,留下了“谢谢”两个字。

“好的……那么,回去吧。”

拎起自己的手提包,汀娜熄灭了书房中的灯火,沿着还勉强记得的道路,离开了城堡。

铁门发出的吱呀声,慢悠悠的消散,明明才是第二次穿过这扇大门,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工作吧。”

重新打量了再也感觉不到阴森与恐怖的城堡,汀娜沿着通往城市的道路,踏上了归途。

享受着夜风与月光的少女,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警惕心。

盐沙城周边的治安一向良好,又远离北方的红盐火山与黑橄榄森林,在这里活动的魔物只有人畜无害的野兔和狐狸。

所以,一开始,少女隐约在视野的一角看到黑影攒动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

但是,随着离莉莉娅娜的城堡越走越远,某种毛骨悚然的冷意,悄然的爬上了她的背脊。

——有什么在跟着自己。

她可以这样肯定。

虽然并没能成功的从盐沙城的学院里完成6个学年的课程毕业,但她也是5年生,尽管不会魔法武技也半吊子,但是她学到的也不仅仅是文书工作与情报分析,拜大陆第一的学院引领的风潮,几乎所有学院都会花大量时间教导学生的就是。

——如何活下去。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又走了大约一百米。

终于,在汀娜一个无意识的回头的时候。

“?!?!”

她看到了。

漆黑的影子。

碧绿的兽瞳。

月光下,体态修长而凶恶的。

——狼。

为什么会在城市周围两公里的范围内有狼的存在?这里只有兔子和狐狸,并不足以养活它们。

这样的念头在第一时间充斥了少女的思考。

但身体的反应,远比思考更快。

当金色短发的少女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跑了起来。

拼命的跑。

拼命的跑。

这实在不是什么聪明的应对方式,但是,汀娜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发现的狼也不再隐蔽行踪。

一只,两只,三只……

汀娜没有去数到底有多少只,但在她跑起来之后,她的身后与左右两侧全部都有狼。

这些凶残、狡猾的魔物并没有第一之间扑过来,把她撕扯的七零八落吞下肚,狼群少女保持着距离,时不时地突然分出一两只拦在她的面前,让她奔跑的方向改变。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的话!

自己已经偏离了石块铺就的大路,逐渐深入丘陵的深处。身边的草丛被踩在脚下,逐渐的、逐渐的,埋过了小腿。

盐沙城北边的丘陵草地,越是远离城市,就越发繁茂。

汀娜知道,魔物是很聪明的,它们知道,要是留下了猎杀的痕迹就会招来人类的报复,那是他们难以抵抗的。

所以狼群就这样保持着速度和距离,把她逼向了这片茂密的,一个人两个人的尸体躺在地上也会被草所掩埋的草地。

周围廖无人烟。

——完蛋了。

沉重的喘息击打着心跳。

即使如此,渗入恐惧的血流也在从身体的每一处挤出力量,驱动着双足拼命奔跑。

——逃不掉了。

可绝望,如影随形。

——怎么可能,逃得掉。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可是,狼群啊。

而自己,只是一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不会魔法武技半吊子的,冒险者协会的联络员啊。

怎么可能,逃得过一大群不知为什么突然冒出来的狼群啊?

城镇的灯火,在视野之中越来越远。

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

——要,死了吗?

——在新工作的,第一天?

这样放弃似的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早就已经透支了的脚,踢到了什么。

“呜!!”

刹那间的天旋地转,当眼前出现星河璀璨的夜空时,自己终于意识到了。

——啊啊。

——完蛋了。

在学院学习的成果展现了出来,身体本能的作出了抗冲击体势,在天旋地转中面前支起身体来,就在这个时候。

——嗷呜————

蓝色的瞳孔放大。

虽然看不到但自己毫无疑问是一脸惊恐的表情吧,因为。

——就在自己的面前。

狼的獠牙。

近在咫尺。

然后——

“……”

冻结了。

被璀璨的星光。

“……诶?”

老实说,在那一瞬间,下意识的转头的一瞬间,因为太突然了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狼嚎叫着扑过来。

又在一瞬间,被冻结成了活生生的冰雕。

“……什、么……”

连从喉咙里挤出困惑与恐惧的惊叫都来不及。

悄无声息的。

没有任何预兆的。

一双小小的,赤裸的双足,踩在了封冻黑狼的白霜顶端。

仿佛踩踏着地平线与天际的彼方。

“以此身此灵为宣告,献上悠远的誓言”

咏唱。

虹色的光芒,驱散了黑暗。

“誓言永远的黑夜,誓言悠久的太阳。”

和声。

冰晶顶端,比起娇小的身影更加娇小的另一个身影,在虹色的光芒下愉快的回应了。

“所以,来吧,为我披上暗影太阳的礼装!”

    于是。

虹色的星光为她披上了璀璨的衣装。

被切去了一半的太阳般的头饰。

轻盈奢华的白色轻纱长袍。

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小身影挥动比她还高一半的金色权杖。

然后。

“降下暗影太阳的裁决之枪!”

星光之中,浮现冰冷的光辉。

——啊啊。

呆呆的瘫坐在地上的汀娜,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自己,大概永远永远都无法忘怀这样的光景吧。

即使在垂垂老矣,即将回归永恒寂静的死寂之时,也一定可以清晰的回忆起来吧。

冰霜之剑的阵列落下,沐浴着狼群垂死的嘶吼,在自己的面前,在这片天空的中心。

微微逆着星光,还有水滴滴落的侧脸。

纤细而稚嫩,艺术品般梦幻的身躯。

倒映着辉煌星空的夜色瞳孔。

晚风拂过鲜血与冰屑浸透的草地,哀嚎已经消失,包裹着华美礼装的人偶飘在她的身边。。

濡湿的金发飞舞,落下一道妖艳的彩虹。

在那时,因那华丽而高贵的身姿几乎失去思考能力的汀娜,脑海中,只是不停地在回荡着一个问题。

只有。

——为什么。

一个问题。

——是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