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的工作给人带来的痛苦,或许只有经历过的人可以体会。

  特别是长期的夜班对一个人精神上的摧残,在奔三的路上,当事人最有体会。

  太阳还未从天边升起,但是天空依然渐渐的开始明了了。

  有人来接班的时间已经早早的过去,对于已经值了一整个夜班的中尉和准尉而言,赶紧的回到自己那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家的住所好好的休息应当是眼下最应该干的事情吧。

  回家的路应当充斥着疲惫与兴奋。

  可是这一切对于现在的中尉和准尉而言,都是相反的。

  他们既没有走在回家的路上,也没有感到疲惫或是兴奋。

  或是说他们根本忘却了自己的疲惫,更是根本感受不到兴奋。

  因为他们正在前往的,并非自己那简陋的住所,而是低调的坐落在唯一城一隅的,张海中校的家。

  太阳还未升起,天空仅仅是由深邃的黑夜变成了幽寂的深蓝而已,大个子的准尉局促得挤在自己那狭窄的驾驶席上,驾驶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黑色小面包车,将它停在了一个低调的巷子前,并精准的将中门堵在了巷子的正中央。

  而整个巷子的入口,则更是在天还未亮的情况下,隐匿在了这辆面包车的遮蔽之下。

  坐在副驾驶的中尉跳下了车。

  并对着驾驶席上的准尉说道“等我的时候按我说的要求找找地方,我一个人去见夫人。”

  “好的,哥!”大个子的眼圈上写满沉沉的疲意,但依旧以轻快的声音说道。

  看着困意满满的准尉,中尉心理有那么一点不好受,他其实不希望这个大高个子跟着自己,即便一直以来有他的跟随,中尉自己不知道好受了多少。

  可是此刻他明白,他要面对的,那些他不想去面对的,才刚刚开始。

  并非是逃避责任......

  也并非是担心岳空上尉能不能及时的赶到。

  而是不管如何,有些危险总会在那之前出现,有些矛盾必然会在那之前爆发。

  可是到了那个时候......

  中尉停在了巷子里一栋小小平房前,摁下了门铃。

  “哪位?”

  门的那一侧传来了一阵熟悉而温柔的声音。

  “是我,莫娜夫人。”

  “哦~”

  简陋到看上去踢两脚就会报废的防盗门伴随着吱丫吱丫声音被打开。

  那位印象里温柔贤惠,总是无比优雅的人妇,此刻却带着一头满是分叉的秀发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即便如此,也只能让人感受到亲和感,不可能会有人因为这样而对她的印象打上什么折扣。

  “您好,莫娜夫人。”

  “恩......中尉先生,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可是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女性,又要如何向她解释呢?

  第二十七章  相守再会的约定 04

  “夫人......”中尉看着稍稍有些不修边幅的莫娜,装作调侃的语气说“有机会看到您这个样子真算是我的幸运,不是吗?”

  莫娜站在门旁,听到了中尉的话,赶忙象征性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蛋上还有一丝尴尬和红晕。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说着,夫人让开了半步,打开门来“快点进来吧。”

  中尉点了点头,走进了中校家的玄关。

  这一次进门,莫名的心境让他特意关注了一下之前未有仔细看到,中校家的布局。

  虽然破旧但是十分干净的地板,被擦拭得几乎一尘不染的家具整整齐齐而且规则的分布在房间的各个位置。

  还有那悬挂在墙壁上的各种被裱起来的照片,想来都是中校与夫人对这个家爱得深切的证明。

  中尉静静的欣赏着这个温馨家庭的布局,思索着要如何向莫娜夫人解释。

  面对着在这个混沌的世上,如百合花般高洁的她,中尉实在是没办法直接将残忍的事实摊牌。

  “今天阿海他走得特别早呢?你们是刚值夜班了吗?”莫娜夫人突然用温柔的声音问道。

  “啊...恩。”中尉慌忙的应道。

  “那,我给你做一壶热汤吧~”莫娜夫人温柔的说,便不顾自己还穿着睡衣,就意气风发的超厨房走去。

  “不用了!”

  不能浪费那个时间,现在一分一秒都很珍贵。

  中尉赶忙说道,大脑开始的快于平日里数十倍的转动。

  但是看着突然之间大喊了一声的中尉,莫娜却将她关心与担忧的眼神投递了过来。

  中尉慌张的沉默了半晌,然后赶忙恢复了自己的平静。

  

  “是这样的夫人。”他说“张海中校要连续几天,甚至几周在外执勤,他会在一段日子里没法回来。但是想到您身体不是很好,中校很担心您,所以这段日子,您能不能跟我们去另一间房子里居住,在那里的话,我们比较好照应您。”

  疑点太多了。

  这个谎话的漏洞多到中尉自己都不相信。

  且不说张海现在真的会不会遇上那种时常在外的执勤。

  可是这个时候的突然执勤,也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毕竟现在,正是一切事物都在发生变故的节骨眼上。

  而此刻的变故,又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难免会让人思索。

 

  莫娜的眼睛眯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忧郁的问道。

  “究竟......”

  可是话还没说完,夫人却甩了甩头,强行将还未说出的话语咽了回去,转而摆出那份招牌式的温柔表情说道“恩~好的,感谢二位的关心,我们什么时候上路?”

  

  中尉有些吃惊得看着莫娜夫人,有些结巴的说“越快越好......”

  “那~我就去收拾东西咯~”

  说完,莫娜便轻快的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只留下了瞠目结舌的中尉一人留在客厅。

  太顺利了......一点波折都没有。

  她就那么轻易的,信任了自己。

  中尉一面这么想着,一面缓缓的坐在了客桌旁。

  那样子活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休憩的片刻。

  可中尉自己也明白,他还年轻的很,只是要思考的问题,要面对的事情,此刻在他还未得到半分放松的神经里轰鸣乱做,让他不得安宁。

  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来瞌睡多。

  烦琐让等待的时间变慢,疲劳终于涌上了中尉的心头,重重的眼皮开始闭合上来。

  中尉就这么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

  直到十几分钟后,莫娜换上了一身朴素而不失优雅的连衣裙,绑好了自己的头发将其搭在肩膀的一侧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她这才发现,靠在椅子上瞌睡的中尉,短短的几分钟间,鼻子上都打起了大大的鼻涕泡。

  

  看着这样的中尉,莫娜露出了一丝温柔的苦笑。

  这个男人熬了一个通宵,本来应当倒在床上好好休息的时间,他却赶忙来到了这里。

  想到这,再看看正在瞌睡的中尉,莫娜终于露出了那满是忧伤的担心面庞。

  聪慧的太太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唬,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海得力的下属经历了一个痛苦的通宵后,连休息都不休息就赶来找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即便不知道详情也能猜个大概。

  想必一定和岳空有关吧。

  而此刻,想必与岳空的关联,已经开始影响到自己的丈夫张海了,并且正有开始影响到自己的趋势。

  或多或少,这一定是中尉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重要原因。

  不知是疲惫还是事态的严重性,这位平时也十分冷静的中尉已经明显的苦于将他的不安藏在心里。就算是莫娜也能轻易的看出,来访的他的为难。

  一定也很不容易吧。

  莫娜感叹道,但是也很不服气。

  张海也好,岳空也好,穆林也好,甚至是眼前的中尉,他们都独自将压力与责任背负在自己的肩膀上。

  从不说苦,从不喊累,只是任由残酷的现实在他们的灵魂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到最后藏也藏不住,以这样伤痕累累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殊不知,被保护被隐瞒的自己,究竟作何感想。

  莫娜无数次想为此向他们抗议。

  可这群狡猾的男人,每当自己想要抗议的时候,就露出了这副疲惫的‘嘴脸’。

  弄得自己只能更加担心,但又不忍心再将话题继续。

  这个中尉也是这样,他自己究竟知道自己的表情究竟崩得多僵硬吗?

  但看着在眼前呼着大鼻涕泡的他,莫娜又不禁露出了苦笑,她又回到原点了。

  看着这些伤痕累累的男人,莫娜自己也不忍心在为他们增添多余的压力,此刻,他既然希望我和他离开这栋房子,那就照他的做吧。

  只是眼下他都开始打鼻涕泡了,又要如何行动呢?

  莫娜拿着一些必要的行李,走到了客桌前,开始观察着究竟是怎样的原理能够让人打出这么样的鼻涕泡。

  沉迷于研究这硕大的鼻涕泡,莫娜突然想起来了。

  中尉之前对她说“越快越好”。

  那眼下绝不是不忍心吵醒他而在一旁欣赏鼻涕泡的时候。

  赶紧叫醒他......哪怕以.......任何方式......

  这么想着的莫娜,才发现原来这件事对于她来说竟然有如此的难度,她实在是不忍心讲一个为了自己费劲心力疲惫到熟睡的人叫醒。

  夫人于是乎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知是不是叹气的力度太大,那硕大的鼻涕泡竟活生生的被莫娜呼出来的空气吹得‘啪’的想了一声后,瞬间爆炸了。

  中尉这才睁开了自己迷糊的双眼。

  而当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的时候,原本迷离的双眼赶忙眨了数下,活生生的将迷离全部驱散,然后像犯错了的孩子一般,赶忙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竟然睡着了。”

  莫娜保持微笑的摇了摇头,这位夫人怎么可能会为此而抱怨呢?哪怕是中尉真的为此感到自责。

  “那些是您要带走的东西吗?”自责的中尉将注意力转向了莫娜身旁的那个行李箱问道。

  “啊,恩。”莫娜回答道“挺重......”

  她话还没说完,那中尉单手一握,一提,都没在乎它分明是一个带滑轮的手提箱,就把它提了起来说“走吧,夫人,因为我的缘故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啊...哦。”有些震惊的莫娜缓缓的点了点头,跟着中尉走出了自己的房门。

  看着那自己拉都有些吃劲的手提箱在中尉手里就像个棒槌似的,莫娜甚至有些不满的鼓起了自己的嘴。

  而这一幕恰好还被偶然回头的中尉看在了眼中,而看着夫人正目不转睛的用闹别扭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啊不,是自己拿的手提箱。

  啊......夫人的性格还挺以外呢......

  中尉心想着,苦笑了一下,放下了手提箱开始拉着它在巷子里行进。

  “哈...哈哈哈...您看看,我们这些人也就傻力气多是不是......”中尉苦笑的说。

  “谁叫我的身子差呢。”莫娜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差到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看着这样的莫娜,中尉吓得把嘴抿成了波浪形。他想起以前张海为了莫娜的身体而选择不要孩子并独自做了摘除精囊的手术暴露之后,他几天来中枢塔都死气沉沉的。

  眼前这个夫人虽然温柔贤惠而且有些羸弱,但她散发的气场想专门克制自己这样的军人一般,令谁都拿她没辙。

  张海没辙,岳空没辙,穆林没辙,现在轮到自己也没辙了。

  “求您了......别这样,会吓得我做噩梦的。”中尉求饶的说。

  “噗......”莫娜看着中尉求饶的样子,突然轻轻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呀!生生死死都经历过,怎么在这个地方这么怂~”

  中尉撇了撇嘴。

  这个女人根本就对自己的魄力一无所知!

  不过算了,她能这么笑出来,就比绷着脸忧愁强太多了。

  中尉思考着,拉着手提箱带着莫娜在依旧有些昏暗的小巷子里走着。

  巷子的入口被他们的小面包车完美的挡住,再加上着昏暗的视线,以及巷子内各种视野的死角,中尉确信,不会有人看到他们的转移。

  而这正是他的目的。

  他要在没有任何人发觉,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将莫娜夫人带走到一个无人知晓,绝对隐蔽,绝对安全的地方,哪怕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但那也比这个充斥着莫娜与张海的爱的房子,好上百倍。即便那里保存着二人长期以来情感,可是那里,被凯洛知晓。

  而仅此一个原因,就让那里成为了恶魔窥觑的隅下。

  

  漆黑的面包车与幽黑的巷子完美的融为一体。 

  若不是有自己跟着,中尉实在不敢想象让夫人一个人在这个时间点走这个巷子。

  而当那黑色面包车敞开中门就在眼前的时候,眼神差点的人甚至都有些看不出来。

  中尉将手提箱放了进去。

  原本宽敞的面包车舱不知是放了些什么披着黑布的东西,显得拥挤无比,也只有为莫娜留出的那个座椅稍显宽敞。

  “夫人,请进。”中尉扶着中门说“不好意思,挤了点。”

  莫娜摇了摇头,示意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便在中尉的帮助下上了车,坐在了拥挤车舱李那唯一宽裕的座位上,深深的呼了口气。

  确认了夫人上车后,中尉便将车门拉上,拉得牢固而不发出多余的声响。

  随后,便条上了副驾驶席。

  “开车,大个子。”

  这么一说,夫人才注意到,那个驾驶席上坐着的,也是自己的熟人呀。

  高高的个子和壮硕的身体将驾驶席充得严实,那个大高个子准尉也是自己丈夫最信任的下属。

  “也辛苦你了~准尉先生~”

  莫娜打招呼道。

  

  寂静在空气中呆滞了几秒,无论是中尉的开车指令,还是莫娜问候的回话,都没有从那大个子准尉的身上有任何回应的迹象。

  

  心想着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尉从副驾驶席上抬身看了看他身旁的大个子。

  只见那身材硕大的准尉大张着嘴,打着比中尉不知要大上几倍的鼻涕泡,安静的打着瞌睡。

  哈喇子从他的嘴旁如瀑布般不停的流下,或许‘口若悬河’在这个情况下,针对这个准尉有了一个新的解释。

  而准尉的胸膛正因瞌睡而产生着巨大的起伏,不禁令人遐想,这个男人睡相这么难看为什么不打呼噜。

  不,他在打呼噜。

  长期与他共事的中尉太了解了,他身旁的这个下属兼友人,为了在执勤的时候摸鱼已经练出了将呼噜声无限缩小的旁门左道!

  眼下这么紧张的情况,他竟然能睡得如此安详?

  甚至比自己都安详?

  这么想着,一向冷静的中尉额头上不禁青筋暴起。

  他不顾莫娜苦笑的劝解,唰的一下拿出了自己的军刀,便向那巨大的鼻涕泡刺去,仿佛那个东西是与他不共戴天的敌人一般。

  啪!

  巨大的鼻涕泡还未等那冰冷的军刀刺入就发生了爆炸。

  

  准尉突然睁开双眼,随着那巨大的身躯往前一伸,整辆面包车都有了微微的颤动。

  那贴饼一般的大脸开始四处张望,第一时间就发觉了身旁的中尉。

  下一个瞬间,准尉就不禁全身打了个寒颤。

  他身旁的中尉脸上正挂着溅上去的鼻涕星子,同时爆满青筋愤怒得瞪视着自己。

  

  “老...老哥......”准尉不禁冷汗直流,眼珠子急忙打转寻找着什么人或什么物能够救他一命。

  然后,坐在后车座上,露出温柔苦笑的莫娜如女神下凡般映入了他的视野。

  “夫...夫人...趁着老哥还没把我剁成肉酱,救救我的狗命好吗......”

  向着女神般的莫娜,准尉发出了紧急的sos。

  莫娜苦笑了笑,轻轻的看向将怒火写满在了原本平静脸上的中尉说道“嘛~中尉先生,饶了他吧,刚刚你不是也打瞌睡了吗?”

  “!”

  紧紧一瞬间,中尉便将脸上的愤怒改写成了慌张。

  过了半晌,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重新靠在了副驾驶席上。

  “夫人您呀......”中尉有些无奈的说,又将脸朝向了因为苟且偷生而沾沾自喜的准尉说道“饶你一条狗命,检查的地点怎么样了。”

  沾沾自喜的准尉笑了笑,拿起了放在车上的平板。将显示在上面的唯一城地图进行了放大。

  认真的贴饼脸上刚才的到媲美临时铁皮房的简陋公寓照片出现在了平板的显示屏上。

  “这里......”准尉故意用低声说道“离中枢塔的距离比较远,离现在张海中校的居所也比较远,相对靠近三不管地带,虽然治安差,但是中枢塔的管理力度也相对较差。”

  “这间房子原本是什么,现在的主人呢?”中尉冷静的问道。

  准尉看了看后座的莫娜,瞅准她走神的瞬间,低声说“某个窝点,几个月前被缴了,这栋房子闲置了下来,没人管。”

  “可行,就是它吧,开车。”中尉冷冷的说道。

  与此同时,准尉点了点头,挂了档,一个娴熟的油离配合便将黑色的面包车驶向了唯一城偏僻的一隅。

  

  这栋简陋的公寓比预想的要好上一点。

  正经见到了给莫娜准备的临时居所后,中尉不禁这么想到。

  当然,那和莫娜夫人精心打理的房子比起来,那差得就不是一丁半点了。

  但至少,有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虽然这仅仅是对于在生活上不是很讲究的他而言。

  “比想象的要好点不是吗?老哥?”站在他身旁的准尉不禁这么说道。

  不知是不是这个大个子说后才发生的,反正在下一秒,中尉便在脑中否定了他之前思考的一切。

  “想什么呢?拿莫娜夫人跟你那肤浅的指标比?”中尉不给好脸的对着准尉说道“赶紧的,先把卧室给夫人归置出来!”

  “啊...哦...”准尉无奈的答应道。

  “不用啦......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安心吧,夫人。”中尉坚决的说“交给我们两个来干就好!”

  还未等莫娜说话,中尉就一手拉着那笨重的手提箱,一手拽着他身旁大高个的耳朵,钻进了十几平米的卧室,把门一关,就将自己与莫娜的世界隔绝开来。

  当卧室的门再度开启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了。

  布满灰尘的地板光亮如新,原本邋遢的床被齐似方块。

  莫娜惊异的看着收拾完卧室的二人,平日里,这种料理家室的能力他们可是藏得深深的,原来此刻也有这么‘贤惠’的一面。

  “哇......看不出来呀。”莫娜用坏嘻嘻的笑容说道。

  “夫人,以前我们老叠这种方块被!”准尉憨厚的说。

  “我们先收拾完这个房间,夫人您先歇息着。”中尉说。

  “恩恩~谢谢各位了,那我就先呆在这里不出门了哦~”

  说完,未等二人回话,莫娜就独自将自己关在了卧室,只留下中尉和准尉在客厅注视着紧紧关上的卧室大门。

  随着一声哐的关门声,两位军官立刻将脸上从容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两幅疲惫的面庞。

  他们走到了因为还没有收拾而满是灰尘的沙发边上,毫无顾忌的坐了下来,深深的喘了口气。

  “我看夫人......是不是已经知道发生了,或是要发生什么事吧。”准尉转过他贴饼般的大脸,低声问道,脸上的困意在此刻又浮现了出来。

  中尉没有说话,仅仅是点了点头,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傻东西......”沉默在二人之间持续了半晌后,中尉突然低声的说,那语气仿佛带着恳求一般。“要不......你现在回去,别再参与了吧。”

  只见那张饼脸上的疲惫在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少有的表露在准尉身上的惊慌。

  “哥......什么意思呀。”

  “太危险了......你现在还来得及脱身。”中尉说。“现在离开这里,回去睡一觉,明天照常去中枢塔,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

  “那你怎么办。”

  “我留下来,我得帮中校,得帮夫人,得等岳空。”

  “那我跟着你。”

  “傻呀......要没命的。”

  “一条狗命而已,谁想要谁拿去算了。”准尉说“但是要是有人在我眼前拿走哥你的命,或是中校和夫人的命,我就要他的狗命。”

  “你想得可真简单。”中尉冷笑了一下说“等中枢塔的人查到这里,可什么都晚咯,小命可能不保。”

  准尉听了,笑嘻嘻咧了一张大嘴,他揪了揪自己的衣襟,像他这样在办公室里穿野战服的人真是不多,虽然他身边的中尉也是如此。

  “怕这怕那的话,就不能穿这件衣服了。”他笑着说“老哥,哪怕是有生命危险,此刻保护夫人,与你同一阵线,都令我觉得舒畅,我想当年岳空没有被迫离开这里,你我的生活可能又是另一个样子。”

  “......”

  “浑噩的年代里,与您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至少,这最后一程,我们一起走吧,就像以往那样。”

  “闭嘴闭嘴,随你吧,别说得那么煽情。”中尉低下了头,用手连朝着准尉摆动道“那咱俩轮流值班,你先在这里休息,记得也要随和的和夫人聊天。”

  “得嘞!我可比老哥你会聊天。”准尉应道“那老哥你呢。”

  “你休息的时间里,我去面包车里值班,你得保证通讯舒畅,到时候有事我会叫醒你。”

  “你不休息会?”

  “说了咱们轮流来呀!你是不是傻?!”中尉疲惫的扶额说道。

  “既然您不休息......”准尉没有理会中尉的斥责,慢慢吞吞的说“那您把沙发腾开让我躺一会嘛。”

  中尉长长的叹了口气,想着自己边上怎么有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同僚,疲惫的点了点头,站起了身,同时掸了掸屁股上的灰尘,慢慢的向门外走去。

  “对了。”刚到门口,中尉仿佛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毫不在意的躺在带有浮灰的沙发上的准尉说道。“电视、收音机,甚至是网络什么的,尽量掐断,别让夫人跟外界有联系。”

  “为...”后两个字还没有问出口,准尉就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赶忙站起身来,去确认那脏兮兮的电视会不会被打开,又或者哪个地方会不会放着他没有注意到的陈年收音机、网关设备什么的。

  一切都确认好了,才又将自己那壮硕的身体倒在了脏兮兮的沙发上。

  中尉这才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他坐在了黑色面包车的驾驶席里,将手枪匕首等武器放在了随手就能够到的副驾驶上,同时打开了车载收音机。

  此刻,他的眼眶上已经开始浮现出了明显的黑圈。

  但不知是什么力量,让他毅然不顾,甚至是忘却了那份疲惫。

  中尉死死得盯着所有可能通向那间房子的必经之路,同时一只手不断得调试着收音机。

  一个接一个的频道在面包车里不规则且嘈杂的切换着。

  商品的广告,企业的介绍,再到人们茶余饭闲之际听得娱乐段子在车内交互得进行着播放,但没一个也没有播放超过两秒。

  大约半分钟后,收音机发出的声音才锁定在了一个固定的频道里。

  【中枢临时播报站】

  这是一个中枢塔用来广播的官方频道。

  曾经莫文特上校的死亡,岳空的叛变,甚至是后来岳空死亡的假消息,也都是从这里随着一切其他小道消息第一时间放出的。

  中尉将频道锁定后,又拿出了自己的随身终端,将显示屏锁在了中枢塔内的交流平台上,并将其立仪表台上,然后两眼就像是猎食者紧盯着它的猎物般,交互的在收音机平面、终端显示器以及车床外的房子三者之间来回得进行着规则的切换。

  

  他要让所有的危险、威胁、敌人、坏消息,在与莫娜接触之前,尽可能的在他这里被拦截下来。

  太阳逐渐从东方升起。

  那停在角落里的黑色面包车也开始在渐渐明亮的天空之下呈现出了它的本相。

  而坐在里面的中尉,却仍紧绷着他的神经,关注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监视着终端里流水的信息,并聆听着收音机内的风吹草动。

  直到中午,那栋破旧公寓的门被打开,大个子的准尉伸了伸懒腰向他走了过来。

  中尉摇下了车窗,让准尉那贴饼般的脸伸了进来。

  “哥,你去歇会吧,该我了。”

  “好。”

  中尉这才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开了车门,在准尉的帮助下准备下车。

  却全然没有在意,他终端里的信息流动在那一个瞬间突然爆炸般的流动。

  直到收音机里,播报员用冰冷的声音博报道。

  【插播一条消息,中枢塔军官,军衔为中校的张海,因背叛已经被查处和正法。】

  刚刚松下来的神经都未来得及重新搭上,中尉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刚才说什么?”中尉问道,他沉稳的声音明显得有些颤抖,他焦急得等待着自己的友人给自己答复,真切的期待着,他所听到的,是因为自己过于疲惫而出现的幻听。

  “哥......”而传入他耳的,却也是来自那大高个子男人的颤抖声音。准尉因为跳下车后听到震惊消息而差点跌倒的中尉,也不敢相信般的又看了看中尉架在仪表台上的终端,这才缓缓的说:

  

  “是张海中校......他出事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