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感觉到兄长大人的能量涌动……但是,过于微弱。

不过——说到底还是这个贱人放出来的东西干扰了我的感官,该死的耐坦尼尔……

白色的水蒸汽在通往地下核能反应堆的阶梯上停了下来,虽然人类制作的建筑丑陋不堪、缺乏美感,但是似乎进出口有着密集的能量投射装置,即使停止了工作也可以阻止耐坦尼尔的“天使”继续靠近。

还是说是……故意而为的?

白色的水蒸汽如同传说之中的魔雾一样,在阶梯口如同海水一样拍打着复合材料制成的阶梯,让人不适的湿气在地下空间中弥漫开来,随即又像是潮水一眼、毫无生气地回到了原本它应该在的地方。

即使是呼吸下去一点,都有可能会导致极其致命的结果。鞋子在地面上蹭了一下,就在这只有红色的警戒灯照明的地下空间中回荡着。看来继续向下就能抵达最深一层的核能反应堆了。

脑子里……又是刚刚“吾心”最后的样子。那个贱人居然……将自己变成了水汽,进入到了对方的身体里,从里面构成身体撕开敌人。如此一想,空气中甚至可以感受到腥臭的血液气味。“吾心”虽然罪该一死,但如此没有美感的做法……

嗡——嗡——

回声慢慢地从深处传了回来,这是……呜嗯……

“呼……真是,让人恶心的气息。”

就算不像猎犬一样用鼻子嗅嗅气味,黏腻的湿气从周围的低氧含量空气消失后,其他满怀恶意的气息更像是魔物一般靠近了我。

兄长大人……虽然让兄长大人在这里、没有一个禁卫军保护也没有我提供建议的情况下独自一人,确实十分危险,可是……已经能量涌动那么微弱了,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其中混杂着的坚实杀意。

说不定,兄长大人正在和另一个杀气的来源混杂在一起……

我踏出了一步……没错,就在通往地下核能反应堆的方向,看来芬里尔……那条野狗的目标不光是伟大的兄长大人,也不只是要击垮“优弥海姆”,而是对我们的目标图谋不轨……

我闭上眼睛,透过“泥塑人偶”感受着地面上的微弱震动……兄长大人在明处,可以感觉到他正慌张地寻找自己的部下。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法离间了君王与他的部下,确实是符合野狗的战斗方法。

至于那条野狗……

蓝色的光芒逐渐掩盖过了红色的警戒灯,在通道的深处闪烁着,虚弱的核聚变反应也足够搅乱周围的能量涌动反应。不过,终究是人类的科技,不可能干扰到“泥塑人偶”以及作为“四维主”的我的监视能力。

但是,我也依然只能感觉到兄长大人的能量涌动。另外那条野狗,就仿佛是故意释放出些许的杀气,将我引向这里,随后又像是幻影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刚刚在主殿战斗的时候……

“……‘天使’吗?”

能够完全隐藏起自己的“天使”——看来并不是一条猎犬,而是个依赖猎犬的卑劣猎人。在蓝色的狭窄走廊里,周围的管道中也被蓝色的光芒充斥着。就连影子都没有留下,所有残留的痕迹——还有,那条狗也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痕迹,仿佛“芬里尔”从未存在过一样……可是,就算是“时之神”克罗索斯的眷属——不,就连“时之神”都无法准确操纵能量、控制时间,区区由野蛮人进化而来的眷属更加没有可能性。

“‘泥塑人偶’,生成。”

腰间又生成了几把扇子,同时剩余的泥团……我看着地面,看起来所剩无几,剩下的也都已经因为芬里尔的攻击以及兄长大人的状态无法召回。只能够使用“天使”一半都不到的实力吗……

——但是,足够了。

嗡……

眼前的核能反应堆在特殊钢铁的保护下,占据了几乎和整个人类建筑一样大小的区域。人类似乎为了防止这座建筑落入敌手,在反应堆上堆放了相当多的引爆式能量炸弹以及核弹,和反应堆一起爆炸应该可以让这片环形山全部被炸平。

但是,人类的设施已经完全失效——我稍稍张开步子,看着周围的人造设施,说不定……那个猎人就躲在某个设备之后。“优弥海姆”的荣耀,可不是用“天使”什么的就能衡量——

“……身后?”

但是,几乎就在一瞬之间,可以感受到一股杀意,从背后向我靠近——甚至连我都没有办法立刻察觉到,只能透过反应堆的微小变化、以及地面上的震动才能勉强反应过来。

可是……就算是反应过来了,也——

砰——

在转身的瞬间,只能勉强用臂力抓住扇子……才不至于,被强大的冲击力击飞到远处。怎么会……这熟悉的感觉,从都卜勒武士的双手剑中传递过来,即使不习惯……双手也死死地握着剑柄。

“兄长……大人……”

“住口,东子。朕现在必须要完成这件事情,”明明这么说着,但是眼前的这具都卜勒武士却是如此的无力……没错,明明里面是兄长大人的反应,却没有变成兄长大人的样子……怎么会这样……

而且……为什么会……

“兄长大人,请冷静一点!!是您的妹妹,爱新贝罗克·东子啊!”

嗞——

剑刃与绢制扇子的边缘上溅射出橘红色的火焰,从兄长大人的能量涌动看来……这是,纯粹靠着蛮力,试图压制我的防御,怎么可能……兄长大人……

“朕的灵魂……必须要同样是,‘四维主’的你的身体才能修复!朕必须要统领‘优弥海姆’……必须要……”

“优弥……海姆……这……兄长大人,您在说什么啊?”

只是被芬里尔袭击了就……不,兄长大人只是……正如他所说,灵魂受到了伤害。虽然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但是——芬里尔,的确可能做到这一点。

“兄长大人……但是,我呢?‘优弥海姆’不是您和我一起——”

“那么——!!!就让朕恢复,把你的身体交出来……”

啊……

眼前的这个人……不,这个东西……不是,兄长大人。“优弥海姆”……现在,必须要我来——

“快点啊……快点,东子。朕知道你会有些痛苦……不,你为什么要退后?”

我在退后吗?不……说不定是的。周围的环境十分危险,水蒸汽似乎已经透过缝隙穿透进来了,核能反应堆也很危险,如果现在开战……可是,为了“优弥海姆”的未来……

“东子……”我的眼前,好像浮现出了兄长大人那和蔼而值得信任的脸,“朕会和你一起,让全世界都明白,优弥海姆的伟大文明、文化。”

嘶……

后腿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如果不反击……对……必须,现在,立刻,因为——

“你要反抗朕吗,东子?难道说——你其实是要代替朕,成为永远不死的皇帝吗?!朕可是‘至高君王’,朕建立了‘优弥海姆’,朕是未来统治世界的‘四维主’,不是你!!”

——因为,这个人,怎么看也不是兄长大人……就算要我献出生命……

“——也不是给你。兄长大人,请醒悟过来!!”

就算现在牺牲自己,兄长大人这样不稳定的状态也会被其他“四维主”伏击。

砰——

“呜嗯……该死。”

还不能完全控制住都卜勒武士已经成型的强壮身躯以及坚实武装——明明是自己设计的……仅仅是这样和我相持就十分耗费体力了。手腕稍稍带着扇子转动,对方就已经失去了平衡。既然芬里尔可以击中兄长大人的灵体状态,但如果可以将他恢复到灵体状态,然后由我保护起来……

“东子——你,要对朕——”

身体失去了平衡,从腹部到胸部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只要切开来……然后,将兄长大人救出来、保护起来的话,就——

“——喝啊!!!!”

腿部微微弯曲,攻击视野完全良好……只要一击,然后立刻逃离这里,就有机会可以再一次,再一次——

咻——

但是,我的眼前立刻被泥水给覆盖……还有,清楚明了的一发子弹,毫无障碍地穿过了眼前这个身躯的中央。射击位置是……我的背后?

“怎……什……”

同时,我的背后也遭到了重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袭击,而是被类似金属制成的尾巴击中,正在冲锋中的身体也失去了平衡……背后,是,那只猎犬吗?

“呜哦——!”

猎犬轻松地一击,就将飞速飞来的水花——只能透过余光稍稍瞄到一点,就被泥质的身躯压住了身体。糟糕……这样子机动性就给封锁住了。

还有刚刚的水花……耐坦尼尔吗?什么时候准备好的攻击?还有这条猎犬,以及刚刚的射击……

“……芬里尔!!!”

因为突然出现,这家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不过,刚刚的一发子弹,已经将他身上那恶心的杀意以及能量涌动全部暴露无遗……现在依然举着三管猎枪,手指扣在扳机上,对准了我的两眉之间。

“女人,该是时候死了。”

开什么玩笑……这样子忽然袭击,这个……卑鄙的家伙!!

“兄长大人——请……”

“……”

刚刚一击击穿了都卜勒武士的胸口,但不知为何……兄长大人却没有保持灵魂状态脱离,身体反而继续靠在左肩上。虽然兄长大人已经停止了刚才的行为……但现在这样也不太对劲,必须从这个满是野蛮人的地方离开!

我使劲撑开身体,同时将右手腾了出来——果然,那家伙的手指,已经在蓝色光芒的照射下,已经做出了手机的动作……但是,既然已经知道了射击位置以及方向。

砰——

——那么,就不可能躲不过!!

我用左手抓住都卜勒武士的身体,好重……不过,“优弥海姆”,还没结束呢!!

“哈!!”

同时站稳双脚,右手抓住绢制扇子——枪管中已经飞射出包裹着橘红色火焰的子弹,速度……难以计算,只能勉强用肉眼以及“四维主”的肉体感知。但是……足够了!!

右手轻轻向上挑起,储存在体内以及“泥塑人偶”中的能量全部集中在扇沿上——之前确实是被接下了,但是只是击落子弹不过易如反掌,而且现在他的猎犬刚刚受到了耐坦尼尔的攻击,如果那也是他“天使”的一部分的话,现在也帮不到他了。

橘色的火焰穿过我的头发——金属弹头,射速、构造……全部一清二楚了。因此……像这样被切作两半,也是理所当然的。

炙热的弹片划过脸颊,刚刚仅仅一击,就将这颗子弹切作两半——刚刚袭击兄长大人还有一颗,那么……还有最后一颗!!

砰——

“……果然么?”

透过蓝色的光芒,还有掺杂着黑色火药的橘色火焰……通往顶部的通道,现在没有任何人阻止着,水汽也都是从顶部直接穿透缝隙下来的,也就是说从阶梯那里直接破墙而出的话……

“兄长大人……可以的,再等一下!!!”

下一颗子弹再一次飞来——不过是这次试图封锁左边的视野……本人也迅速地向着左侧跑去,估计想要进行进一步的攻击……该死的猎人,把我当做愚蠢的猎物了吗?

咻——

随着扇子挥起,可以感受到金属材质被撕裂的感觉逐渐传递到了手指的末端。速度足够快了,虽然看不到芬里尔的具体位置……但是,我的目标是避开这种野蛮的战斗,带着兄长大人撤退到安全地地方。

现在的话,足够……啊……

这时候——刚刚才感觉到似乎是什么东西不见了……没错,那个纯粹的、野兽的杀意,刚刚在抵挡下了耐坦尼尔的攻击后……

“——就完全消……”

抵挡芬里尔的攻击时,完全没有去注意——但是现在……真的像是野兽一样,忽然之间爆发出强大的能量涌动以及杀气,悄无声息地从我的背后靠近。

“糟了——兄长大人!!”

我迅速地向后退了一步——必须立刻撤退,而且要把这条猎犬给……绝对,不会让你威胁“优弥海姆”的未……

“啊……”

这……

蓝色的光线,照射在空中——被我感知到的威胁,不过是一团空气,什么也没有。刚刚的能量涌动以及杀气,现在也不见了踪影。

反而……同样的感觉,已经从右肩后涌了过来——这是……

我回过头去,想要看到那个敌人……那条猎犬……可是,已经——

“可以的话,用你的文化来击败我啊,女人——虽然,没有眼睛的话,靠你这点能耐也没什么用了吧?”

嘶——

眼前一片黑,同时……强烈的疼痛感——脸上没有护具,因此立刻就扩散开来,甚至一直到了自己的脑部。

“啊……啊!!!!!!!”

鲜血——血……“优弥海姆”……兄长大人呢?两只眼睛忽然被击中,瞬间夺走了我的视力——糟了,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摸不到……

身上的护具以及“泥塑人偶”全部解除了——头好疼,好疼!为什么,这么……该死的、卑贱的野蛮人,居然用这种……

“好在我先动手了,否则要给那个女人抢先了……”

“啊……”

在说什么……抢先?我现在只能感受到自己沉重的呼吸,以及一旁兄长大人微弱的喘息。还有……子弹上膛的声音。

“对于你们而言,没有什么必要知道了。但是——”

咔擦——必须要再一次,呜嗯……脑子里,就像是有刀片嵌入了一样,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无论是什么帝国,走向末路的样子居然都是如此惊人的相似。还真是可笑……自以为是的君王以及没有底线的女人,还真是典型啊。”

“天使”……启动不了……身体也动不了,周围似乎还有水汽……

“虽然……不怎么想要承认的是,我还需要你们活着——要是你们这些‘四维主’都死了的话,能量就会自然地穿过虫洞。我家那位,可不需要那么多能量。一个‘吾心’就够了,‘人造神域’也能被摧毁了。”

什么……意思?他家那位是……

“……克罗,索斯?”

怎么会……难道,那个时候,那具栩栩如生的尸体……也是“天使”造成的?还是……究竟……

“已经疼到没法思考了吗?哼——也是,毕竟你的眼睛,以及鼻腔到前额叶这部分已经被完全撕开了,作为皇帝的妹妹、公主陛下,想必还是很疼的吧?”

这……家伙……居然这么……

“哈提,把这两个家伙送到那里面去吧。”

砰——

大量的辐射反应……核能反应堆,似乎从侧壁被打开了……同时,我的身体好像在被什么拖着,在往反应炉里面拖……除了自己的鲜血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

“稳定传送门,是为了让这个能量中继点可以吸收能量——但是,即使是‘人造神域’,能量总量也并不令人满意,所以……输入的时候,必须要一个连接点,让月球和地球相连接并且释放出足够的能量才行。”

所以……才需要我和兄长大人……如果是“四维主”的话,在这里面死去的时候,能量会全部输入到里面去,而且……会因为“神格”而留下标记。

“克罗索斯……该死的……我……绝对……”

“——亡国之人就该像个败家犬一样,听完了话就把嘴闭上了。该死的女人……还有你的废物兄弟,活着不过是给聪明人当垫脚石用的。”

“优弥海姆”……还……没有……

“人类的装置还在运转着——或许,让自己的身体彻底毁灭、消失——对于皇族而言,也是不错的死法。”

身体被慢慢地撑起来……下面,好热……里面的反应核释放出让人难以呼吸的气息,并且……可以感觉到身体忽然失去了重力一般,不断地向着核心靠近。

好热……已经……快要……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兄长大人……可以感觉到他,在靠近我……我能感觉到……这些都是假的吧,文明的力量……“优弥海姆”,永远也不会……

——真是受不了这种理想主义的女人。

“呜哦——”

哈提扭着身体,才算是从刚刚在顶部打开的那个洞,用周围的碎片掩盖上。剩下的就交给人类的设施处理了……真是,非要然我来杀了这种满是妄想的女人,实在是麻烦。

“——当然了,满脑子是幻想的,似乎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是吗,耐坦尼尔·螺旋之海?”

“从一开始没有追杀那个妹控,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看来我也差点被摆了一道呢——好在,本小姐是个智商超群的人呢~~”

水汽已经涌上来了。刚刚就想要杀死东子,来阻止我的计划……啧,烦人的女人,到处都是女人这一点实在是让我受不了……

“——我也知道这一点哦~~不过嘛,这兄控和疯子死了之后,你就不摸摸清楚自己的情况吗?”

“旺——!”

哈提忽然暴躁地叫了起来,斯库尔不在身边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好在对付这个女人,哈提反而更加合适。

“哼……用这种方法吗?还真是和你这种欺骗别人的恶趣味女人很匹配呢,耐坦尼尔。”

能量已经充入足够,可以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开始晃动起来。不过,在我家那位完事之前,还不能随意地启动,不过……

——生物毒素,生物超强酸。即使有哈提可以提供保护,但是在这些密集的水雾中待太久,也不符合猎人的生存模式。

“哈哈哈——多亏了你出面解决了那两个家伙~~刚刚那一击还真的吓到你了呢?如果东子被我杀了的话,你的计划会不会正常进行下去呢?”

这个女人……难听的声音一会儿是从面前传来,一会儿是从背后传来,一会儿甚至就在我的耳边。自己也已经混入到水中了吗?不过,只要这家伙在这里,我家那位就不会被干扰……

而且……

——一头猎物像白痴一样围着自己跑,这可是所有猎人都希望看到的白痴猎物。明明有的是机会可以逃,但是却还要来撞枪口、显摆自己那可笑的智商和能耐,区区蠢货……

“女人——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也该明白……你,也是在铲除名单上的吧?”

看起来强大的、整天显摆的白痴,往往是死得最难看的一个……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狩猎,也该结束了。

“装置,已经送到了岸边。情况一点,我们必须下沉了。”

“收到,总司令……”我看着岸边的那些士兵……以及,天空中那恐怖的大洞。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应该是要竭尽全力反击,但伊利埃斯却选择相信我……“我马上就去拿!谢谢,伊利埃斯。”

“……一定要把,木芒姐救回来。”

“嗯。绝对会的……”

不管是为了谁……为了我自己,为了“漆黑突袭者”……还是为了人类,都是刻不容缓的时刻了。

车队慢慢地停了下来,周围的自行导弹车全部都分散在附近。但是那条猎犬,还没有出现在敦刻尔克市内。但是,对方的目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现在在海岸边、由一队士兵保护着的“船”装置。被安装在黑色的箱子里,同时身边有四个人同时保护着。

但如果那家伙要来拿的话——不……绝对会来的,我也绝对不会让它得到的。

“爱子小姐,拜托你了。”我撇回头来,看着坐在我对面的石川爱子小姐——即使穿着战斗服,她也依然像是个老师一样,坚定而担心地看着我,更不用说本来就是科研人员的朴教授了。

“那个……宇文,你也不用自己去拿的吧?你待会不是要,呃……感觉太危险了。”

“到处都超~~级危险,科学家小姐。”而战歌则是双手叉腰,不屑地看着她们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回来之后,她就一直是这样咄咄逼人的样子,“你是觉得宇文会有问题吗?还是说怀疑我?”

“但是木芒现在动向不明——而且,刚刚那条机械猎犬不是还在外面吗?”

灼眼的阳光因为万里无云而显得格外耀眼,但不远处的海平面上,灰黑色的球体则是遮蔽了大部分阳光,让海面越来越黑暗,海平面也有在不断地下降。时间已经不多了……

“爱子小姐……麻烦你指挥部队,保护好他们还有导弹设备。等我把装置拿回来之后,就直接将我发射出去,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啦,”战歌用手肘推了推我,我现在也能感受到……她身上强烈的能量涌动,“有我在,怎么可能会翻车呢?绝对超级没有问题的啦~~”

没有问题……也是。现在也没有时间犹豫了……

“……我明白了,”爱子小姐,也终于点了点头……不单单是担心我,在身后还有无数的同胞,刚刚在巴黎也抛下了十几个士兵的遗体,“一次成功吧,宇文。”

“嗯。那么——”

我迅速地跳出了车子,脚踩在了坚实的地面上,上面还有不少被溅起的海水沾湿的沙子散布在街道上,脚才刚刚感觉到脚底下的实感——

“战歌,走吧!!”

“哦~~帮你把你的‘神’找回来吧!!所有能量,加入到引擎中去!!”

——随即,我的背就被一双手给抓住了,飞速地朝着士兵那边飞去。好在都是“漆黑突袭者”的部队,迅速地让开了道,同时已经开始布置起激光绳索,准备随时牵引住敌人。

……但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是赶不上的。那条猎犬……

我回忆起之前它攻击的方法……我并没有战歌那么强大的身体机能,但是,勉强在那个时候可以看到——

“快点了,宇文。马上就要到了,伸出手抓住那个箱子!!你现在拿得起来的吧!!”

“我……我知道的!!”

风疯狂地拍打着我的脸,快要睁不开眼睛了……所以,只能在脑子里想象……

那个时候……在法国南部的时候,那条猎犬一直贴着地面前进,即使……地面爆炸之后……

没错……地面炸裂,烟尘扬起——但是,猎犬依然继续保持前进,留下了些许足迹之后迅速消失了,是速度太快了吗……

不,不可能——还有,刚刚那一瞬间,明明已经消失到了某处,却能够抵达空中战歌所在处,能够从战歌面前消失后的一瞬间出现在了其他士兵面前,并且留下如此深的伤口。

——还有,战歌恐怕也注意到的……那条猎犬异常沉重的身体以及同样异常快速移动速度,能够瞬间移动、无视自身重量、进行高速移动的方式……刚刚,不就见到了吗?

没错,回来的时候,在法国南部空中重新打开的高速通道——

“……虫洞。”

所以,要感知的不是它那极其强大的能量涌动,而是在它出现前的那一瞬间……虫洞被强行打开的那一瞬间,产生的微弱能量流。

嗡——

“已经可以感觉到了啊,这个混蛋!!”

之前也没有注意到——从一个士兵的旁边,闪现出的微小裂缝——以及其中探出来的,包裹着黑色金属的狗头,正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跳了出来……的,这一瞬间!

“战歌!!”

“哦~~~解决掉它!!”

左眼刚刚瞥到身后出现的巨大舰体——的确……太庞大了,不过也好……这样的话就——

“可以把你这条猎犬,彻底轰杀成渣了!!”

我伸出手去——但没有抓住设备外的箱体,而是这条猎犬的头部,在它反应过来之前将它整个从虫洞之中抓出。右手也……使出了全部的力量……

“……给我,飞吧!!”

将这条猎犬向左侧空中扔去——虽然差点吓到了士兵,但他已经被其他东西吓倒在了地上。

咚——

“哟——撞在那里了?那么接下来——全火力,全开,开火!!!”

一瞬间,身边展现出的巨大船舰——“移动博物馆”号的真身通过“天使”显现在身边,同时朝着撞击在炮管上的猎犬,倾泻出了惊人的火力。

轰——

耀眼的光芒,一直朝着天边飞去,直到云层也被拨开——这下,那条猎犬绝对没办法反击了。

“还有一件事哦,宇文——”

“……嗯?”

不过,下一刻,我的眼前还映着耀眼的光线——但身体已经被举了起来,与箱体一起扔到了爱子小姐们的方向去。我的天……呜嗯……

因为战歌刚刚多余出来的后坐力以及能量太大了,先是头部,然后是背,最后才倒在了一双战靴旁边。

“啊……到底……”

不过,我还没有自己爬起来,箱体就已经从我的眼前划过——似乎为了快速启动特别设计成这样,同时我的身体也被装了进去,如同填装炮弹一样关进了“船”之中。

“呼……呼……怎么这么快……?”

不过……快点吧,很快就……

“——宇文。”

终于,要来了吗?可是,我……

“我……可不会输的哦~~毕竟我是‘神’啊,绝对不可能的!!!!!哈哈哈哈哈!!!!”

在我的心灵深处……又是,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