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嗯呜嗯,还蛮好吃的,这个……”

今天食堂的午饭还挺不错的,大家也都安稳地坐着,享受着此时的宁静,在这个被叫做“主巢”的地下设施中。

当然,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除了这个代替太阳运作的“灯”实在是让人不适应之外,我一个科研人员可以在这里,保住命也算是最大的幸福了。

“爱子,味道怎么样?我今天可是和马龙那家伙换了个班才保住了今天的意大利面的哦——”

不过我的妹妹——坐在一旁小口吃着一面的石川爱子,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却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愉快,昏暗的灯光让银色的叉子看起来也毫无生机。不过,在这里苟延残喘着的我们,和“生机”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关系。

“爱子?爱——子?”

我摇了摇她的手,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但又左右张望,似乎以为是坐在左边的一个军官在叫她,微微低头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真是……

不过,我现在也没法冷静下来呢……

自从“日势”号出发已经超过12个小时了,从刚才无线电波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已经击败“传教士”了,但是最新的情报是索利斯司令下落不明……

嘛,也是呢,战争就是如此,没有办法……

我看着自己手里的叉子,卷起干燥的意大利面条。

干瘪……

没办法,这是临时用口粮,虽然储量很多,但是吃不完的干粮和速食食品也意味着另外一种难以断绝的烦躁与无奈。

“姐姐……木芒,宇文还有伊利埃斯在回来的路上了吧,是吗?”

“啊……从太平洋返回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虽然伊利埃斯还是个小孩儿,但是——谁不是呢?咱们年纪也不大啊,对吧?”

“嗯……可是,伊利埃斯的经验还……我们也多少是士兵家庭出生,在‘漆黑突袭者’里度过了很长时间了……”

说着,我的妹妹不忍低下了头,胸前的那两个球体的晃动,也让身边的士兵们忽然心花怒放,毕竟还是兼任平民儿童的教师,同时又有着十分妙曼的身材……

“呜嗯……”

也是啊,就我的身材还算是年轻人是吧!29了啊我也!!但是……又没有可爱的小男生可以……

“嗯?不过啊,宇文沫其实还不错……算了算了,我看木芒早就看上他了吧。”

“谁看上谁了,姐姐?”

“不,也没什么……倒是你,现在还要组织临时民兵队,还是蛮麻烦的吧。”

“还好吧,毕竟我也是有战斗经验的……呵呵……”

现在士兵的数量已经和高级武装的数量形成了巨大的对比,用马龙的话说就是“每个人都有十几套备用装备可以替换”,所以万一遭遇到紧急状况,我可爱的妹妹必须要率领民兵队以及剩余的军队保护我们这些科研人员还有平民疏散,还真是……蛮头疼的呢,居然要被妹妹保护好。

但是,如果“神”出现的话,不管是多少后备部队,感觉都没有用呢。要是那个“比塞弗勒斯”动起来的话……

算了算了,别想这种麻烦的事情了。好好的意面都给糟蹋了,就算我是半个韩国人也会很头疼的啊。

“朴光智教授。”

“嗯……嗯?怎,怎么了?”

爱子比我更快地反应过来,看向了匆匆跑到我身边、作战装甲还没有脱下来的士兵。

满脸焦急呢……像宇文还有这种年轻人,特别容易紧张起来啊。

“怎么了吗?”

“那个……”

士兵不安地看了看爱子,半张着的嘴把信息堵在喉咙口就是迟迟不肯吐出来。

“没关系的,人家可是我的妹妹,现在的指挥层人士之一哦——所以到底啥事情啊?”

“啊……这个,在这里不合适……”

年轻的士兵胆怯地低下了头,不过看起来真的是紧张过头了,在光线折射下,晶莹的汗珠一滴滴沿着面庞流了下来,空气被烦躁的热空气给占领。

“唉……我知道了,马上就来,在我的实验室等我。”

意大利面……抱歉了,还有……妹妹的意面也抱歉了。

“爱子。”

“嗯,我明白了。”

一路上,我们三人的步伐在铁路旁的石子上发出令人不快的嘎吱声。

但是,究竟有什么紧急事件?马龙那家伙,说是帮我去海岸线边监督监控设备的维修,到现在连量子通讯信息都没有传回来,而且伊利埃斯那里,其实也已经一个小时没有消息了。

刚才从量子通讯卫星的附带遥感设备上,虽然还是满勉强的,但是看到美洲大陆已经被巨大的火焰和冲击力给爆破开来——没错,从佛罗里达爆炸出巨大的火光,甚至“日势”号向巴拿马运河返回太平洋的航线也被遮蔽住了。

只凭这点信息,我怎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该死的,爱子现在肩负着这么大的压力,我也要多少派上点用处才行啊……

“冯·马龙先生刚才发回消息——”

“嗯嗯,我知道了——嗯?你说什么?”

一进入实验室,我就挤开准备打开通讯器的士兵,爱子也焦急地挤到了我身边来。

“喂,这里是‘主巢’,请回复。”

通讯器对面立刻传来了嘈杂的回音。

“哦,朴光智吗?正好——意面,好吃吗?”

“如果你是打算把这么宝贵的通讯时间花在聊天上——不好意思,我更喜欢和我可爱的妹妹聊哦。”

“哈哈——是吗?该死的,我也想放松一下了,见鬼……看到这种东西……”

哗——

嗯?

对面,好像有些十分微弱的声音……海浪声?

“你还在海岸边吗?”

“猜的不对,我已经离开黄浦江沿岸,在往‘主巢’返回的路上,但是……”

哗——

海浪声十分的微弱,但是却也同时,极其坚实有力,而不是从远处隐约传来的。

“朴光智……海水涌上来了,原来的街道和防线全部给淹了。”

淹了……什么?

也就是说地球自转恢复了是吧!

“姐姐……好像……”

“好了好了,很正常……就是正常的潮汐现象嘛,真是的,马龙你真是——”

“姐姐!!这里,卫星影像!!”

“啊……”

被爱子的吼声给吓到,我才回到了现实。也是……如果按照现实情况,我们现在应该是已经到了早晨,怎么可能会有涨潮什么的……而且自转还在慢慢恢复中,不可能会有如此明显的地理变化。

“我,我看看,嗯……”

前不久恢复的几颗卫星通讯,冷静点……但是……对方是“神”,战斗力的差距……显而易见,作为科学家,我自己最清楚这种差距。

原先的太平洋正中央,被砸出了一个巨坑,周围的岛礁因为战斗而不见了踪影。

但是……

“比塞弗勒斯”呢?

“该死的……那东西至少得有几千米高,甚至更多……怎么会……”

——怎么会,没有看到在那个巨坑的中心呢?

一个数千万吨的庞然大物,说跑就会跑?那东西从坠落下来为止,就没有看到它有丝毫的移动过,现在……

居然……

“姐姐……感觉组织撤退吧。”

海水,在图像上已经逼近到“主巢”东侧不足五十公里处,同时在第一岛链处,那个东西,就在那里……

“比塞弗勒斯”……仅仅一台就击溃了庞大的联合舰队,拥有的武装力量只是从最后的文件记录以及通讯内容中就足以撼动人类至今为止的所有庞大的军事工程。

现在……就在日本海附近,像是一个地动仪一样,沉稳而散发着恐怖的威慑气息,停在那里。

“……我看,撤退都已经晚了……”

每个人都将被牵扯到其中,无论是否愿意……

 

 

泰坦·不动,对于我这个他所谓的“君王”绝对忠诚的,“守卫与秩序之神”,但是因为他那愚蠢的骑士精神以及盲目的信仰,成为了第一个牺牲品。

麦哲克斯布,我想他死去的时候还蛮开心的,毕竟到现在他是被黑洞所杀死还是有机会逃离都不得而知,不过……也注定,一死。

美杜莎,确实是有着美丽的外表,但是这样的花瓶只不过是被德克提亚使用的一个“工具”而已,没有自知之明,自然是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德克提亚,他是个“神”,自以为看穿了所有的“神”——确实,他的洞察力,连我也难以企及,更不用说他私底下的那些小动作。

可惜……对于未知的可能性,他不愿意了解——不,是没有兴趣。因为他以为,他知道了“一切”,但是那“一切”之外的东西,最终杀死了他。

巡以及游,我本以为他们会被阿尔琳·战歌杀死,但是……巡比起我想的还要优秀,甚至让我不得不,自己出手解决他们两个人无聊的争端。

何为善恶?那种事情,毫无意义。

只有,站在这里……不,还没有结束,但是也不远了……

“你还是老样子,喜欢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面咕哝这个那个的。”

出现在我身后的是我的另一个忠诚的“神”,用十分厚实的口吻说道。

“——你也是,对于这个自己打造的地方还是很有感情的吧,‘铁匠’熔火·斯托克。”

“我更希望你可以用你那套‘工匠与专注之神’来称呼我。”

这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但身体极其结实的“神”,如同人类神话中的矮人进入了我的房间,在黑暗的空间中,脚底下发出铿锵有力的撞击声。

“你对于他们约定下的东西……采集权,你也没有使用,神格也没有进一步安排,最后让他们一个个死去——”

“这是必然的,熔火。必然的事情……”

为了伊甸园——没错,伊甸园是个美好的地方,但是……那里是“神”创造的,那里只有一个“神”拥有所有权,也只有一个“神”……能够开创那里,如果问为什么的话……

那就是,总会有别的人想要来抢,总会有别的人会想要夺取这里、干涉这里的一切。该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我说,熔火。你在说什么呢?”

“彼得·庇护者,你的承诺——”

“我说啊……”

我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感觉到身后这位“神”的气息,十分的沉稳……当然,就是这份沉稳乃至是老实,他才活到了现在。

“如果,承诺的对象全部不在了……承诺不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吗?”

“……”

我的计划,已经接近尾声……不管是我胜出还是人类胜出,都不过是更为黑暗的开始而已。

但是……不管是哪个,都难以预测……也更加有意思了……将自己的生命放上天平,我现在,多少理解麦哲克斯布的疯狂了。

“游戏……开始……好好享受这份痛苦,并为我的胜利打下基石吧,人类……”

我翻开了手边的书,现在……该是等待的时候了……

 

 

2077年10月17日,“神”的超级兵器“比塞弗勒斯”移动至日本海,但是人类对于“主神”彼得·庇护者的目的依然一无所知。但这场与“神”的激烈交锋,将会揭开人类的新篇章,无论是毁灭还是……更深的黑暗。

 

 

看见所看不见的,皆为凡人;但是倘若再此闭上眼,即为神。

                                                                                    ——《诺斯克拉底之书·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