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了多久……

站在“神”狄俄尼威娜面前,还在这个正体不明“香格里拉”中,宇宙里的情况完全不明,外面还有一个“八咫镜”什么的敌人在追杀我们,“孵化者”的部队也在,如果他们都不是杀了地堡内士兵的凶手的话……最糟的情况是有四个有“神”力量的敌人存在。

而这个威娜……虽然和一般的“神”不一样,可是这种疯子会做些什么事我都清楚——要不是现在情况危急,这样子的盟友我根本不可能会接受。

可是这样子占据着秋乃的身体、放荡至极的家伙,刚刚夺回自己思维的主控权,又把那张恶心的表情露了出来。果然,共享身体然后享乐什么的,不过是给自己的罪行找借口。

这样子的家伙……就算是为了秋乃着想,也该把它连着身体一起斩了,如果说它是AR增强的话,一定需要一个实体,而且现在……

我小心地向周围看去,那个被叫做“管家”的怪物似乎对于我十分的警惕,但是……有机会,我可以把它们全部杀了,只要宇文可以安全的话,一个人也就够了。

更重要的是,威娜从来没有将自己的精神体用AR控制他们的身体——而是继续用秋乃的身体和我们说着她那些谎言和应付,也就是说……

AR的精神加强,并不是那么方便的东西,在这个满目都是红色的世界里,她也不完全是为所欲为的。

反正,只要问好话了,就可以把她解决掉了……

这么想着,我的手稳稳地握着等离子刀,左手可能不能那么顺利射出激光绳索,但是这个距离只要腕部推进器推进的话,就可以把这张顶着扭曲的脸的头给切下来。

“等等,木芒……”

可是,此时宇文却站在我身边,坚定地抓住我的手腕,眼中也没有任何杀意。

“宇文,等不了了……就算真的像他们说的,在这里时间流逝会变慢,但是再慢——我也不觉得这家伙会同意和我们结盟,不是吗?”

“啊……这个事情这么麻烦,你们可能很喜欢啦,但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啊——”威娜从坐垫上站起身来,总算是放下了酒杯,走到我们面前来,“但是谈的话,我觉得也没有问题哦,毕竟时间很多嘛——你们也可以稍微玩一会儿再做决定。”

“木芒,她说的也没错——最重要的是,她有能力帮助我们,如果现在离开或者翻脸……‘主巢’的人们还指望着我们呢。”

“嗯……”

宇文居然态度这么强硬,虽然……也没错,首要目标还是为太空里的战斗找支援,如果“孵化者”胜利的话,“漆黑突袭者”的力量也不足以将它击退,任何让局势变得更加危险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所以说——”这时,面前的少女又变回了秋乃,焦急地握住了我的双手,“和她好好谈谈吧,威娜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喂喂——真是奇怪了,怎么老是会被强占主权呢?”

但是随即又变回了那个厌恶的“神”——看来她的控制也不是那么的稳定。

“你和秋乃的精神这样相斥……为什么不换别的身体呢?”

宇文虽然说是相信了他们这群放荡之人——现在那些亚种人看到自己“神”的行动,又开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喝起酒来了——但是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首先我很喜欢这个身体呀,再说了如果我有了一个完美的身体了的话,那么不就不能开心起来了吗?”

“什么意——算了,你先和我们说一下结盟的问题,还有在外面的——”

“所,以,说,啦——”

威娜故意抛了个媚眼——“神”里面的女性都是这样子不知廉耻的吗?真是……这个种族还自称先进,他们的世界就是一个红灯区吧。

“——我们不要讨论这个了,好好享受一会儿,怎么样?”

“木芒,你也需要些休息——反正时间还很多,我们还能更深地调查一下这个地区,不也更加好吗?”

“呜嗯……你这么说的话……也比较合理,行吧……”

我看了一眼坐在这个极度简单的殿堂里喝酒的亚种人们——这个殿堂也足够的简单,除了几根白色的柱子顶着如同帕台农神庙的屋顶外,剩下所有引流进来的水和空旷的场地,似乎全是为了欢宴而设计的。

“欢宴”……如果是这样子颓废的话,我也可以放心地在这里休息一下,这里的战士早就给惯坏了。

“我明白了,那么——”

“嘻嘻——这样子不就好了吗?刚开始就说了,先享受,把疲劳感洗掉再说吧!”

“嗯……嗯?”

洗掉?按照这个放荡的“神”之前的行为,喝酒消愁才比较合理吧……

“女孩子的话还是要好好照顾的呀——不过,你的脸蛋可真不错,我百合也没问题要不要试试看啊?”

“去死吧。”

“木芒,冷静点,她在开玩笑……大概是……”

“‘神’的玩笑可没有那么让人放心啊。”

我叹了口气,真是……我究竟在这里做些什么呢……干脆过会儿直接从那个缝隙逃走吧……也不行,宇文肯定反对,那样做也等于是放弃任务了。

“那么——嘿!!!”

但是这个女人却用人类的人体,做出了及其快速,就连我也没有看清的移动,跑到了我的背后,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轻便的外衣和盔甲被一起掀起,然后——

“好啦——皮肤不错嘛!!好疼——”

我的外装甲全部……被从身上扯了下来……怎么可能?这套护甲脱下来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事情……还有为什么这个混蛋要做这种事情。

“宇文,不准看……还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别担心呀,亚人种也有雌性的哦,虽然他们不在意就是了——特别开放又不麻烦,坦诚相待对嘛,哈哈哈——”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虽然我是一个“漆黑突袭者”的战士——不,就是因为如此,我的身体居然给这些怪物给看到了,他们一定都想要羞辱我……

“喂,今天你想去泡澡吗?”

“废话,我还想多吃点果子呢,今天这批一定味道特别好!”

“嚓——阿布拉要吃东西。”

……或者不是,毕竟他们所有人都想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地讨论着,这……更加让我感觉难受了……

“木芒!那个,威娜,这个是要做什么……”

宇文善意地转过身去了,我的失策——我的手必须捂住自己的胸部和臀部,但是他还是可以帮我把武器给扔过来的,可是我居然惊慌到武器也扔到地上去了吗……

“现在去洗个澡,说不定疲劳就都消除了哦——哈哈,那么,我也和你一起去,嘿嘿……啊,主要是泡澡的时候还可以吃点东西,没有问题的哦。”

脚上只有一双靴子,但是周围却不是特别冷,相反还相当的暖和——不对,就算这样,把我的衣服给脱了,也不能容忍……

“我的取向是正常的,还有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讨论一下结盟的事情。”

“哎呀……怎么这么死板呢?”

切……

“去死吧。”

“这么讨厌我?还是说秋乃的身体你也不喜欢?”

“呀!威威威威威威娜,你在做什么啦!!”

两个人,是在搞笑吗……居然在这种时候……要不是宇文刚刚把我劝住了,还有我现在不能让他也看到自己的裸体,狄俄尼威娜这种家伙早就……

“去死吧。”

“这是你的口头禅吗?木芒小姐还真是嘴上——”

“去死吧。”

该死的……这个任务艰巨到这种程度了吗……为了“漆黑突袭者”和人类,我自然什么都会做,但是这个……

“哦,我懂了——”威娜终于停下了傻笑,一本正经地敲了敲手掌,“是害羞了,对吧?”

“不如你先带木芒去泡澡什么的吧,我……那个……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说什么呢?大家当然是一起去泡澡啦!!”

这个“神”……我承认了,看这个像喝醉了的猴子一样缠着宇文的样子,我都怀疑她究竟有没有能力杀了我。

但是,我也不觉得她会告诉我们“香格里拉”的秘密的……

而这里如此奇怪的环境,她的能力,以及敌人杀到门口也拒绝合作的态度,一定有什么问题……

 

 

 

地下列车停放处,就在调度所的下面,这里“灯”的光芒也没法照射到,所以只靠几盏工业用灯,只能提供十分有限的照明。

我坐着轮椅,缓缓来到了这里,远处“漆黑突袭者”的士兵都差不多回到自己的岗位了或者是忙着些别的,没有人注意到我的行动。

而爱子小姐的话……

“嗯?伊利埃斯副司令?这是怎么了,来这个地方?”

爱子小姐和我算是好朋友了,对话也不会那么拘谨,但是看她这样疲惫的样子——应付小孩子肯定特别累吧,现在又要安置这些孩子还有平民,原本可爱的眼睛里流露出的疲惫感就是证据。

“爱子,平民的安置怎么样?这里的车厢应该够用的吧。”

“嗯,只是来再确认一下的……对不起,小伊……”爱子迷糊地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又勉强笑着和我道了声歉,“只是,确实……很累,但是大家现在都安置好了,那就没事了……”

“是吗……一直以来让你担任这个职位实在是抱歉了……毕竟你原来只要管小孩子就可以了,现在出了事连平民也得要你来安置。”

“啊,没有关系的啦——司令也知道的吧,我过去就是干这些事的,完全没有问题哦嗯……”

爱子刻意撇开了目光,可是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来,她的压力不必在前线战斗的士兵小。

“那么,小伊——我可以帮你些什么吗?我完全没问题哦,呵呵……”

真是,这个时候这样子老好人干嘛……

“不用,你的工作完成了,就去休息一会儿吧。”

“嗯……谢谢,也是呢……姐姐不知道有没有好好休息……”

这么咕哝着,爱子微微点了点头,小步向着中心列车区域走去。

但是再优秀又温柔的人,也不能在这个情况下,一个人顶起担子的吧,至少不能一无所知地去完成这些事……

我回过头,看向了调度室深处。

一片漆黑,只有方便检查安着的零星几个临时照明灯,狭长的隧道一直延伸到地下更深处,知道看不见的地方,依然有微弱的光线传回,就知道在前端的车头和几节车厢不过是后面那么多列车的开端而已。

不过……

“嗯……轮椅还真是难操作呢。”

我用自己刚装上的义肢,用力将自己撑到了列车门内,又把轮椅从外面拉到车厢内来,才能够继续向内前进。

靠着昏暗的光线,想要找到方向都很困难,地面上的机会和破损的痕迹,更加表明了长年没有人造访过这个地方——不过也是,车厢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部分地方甚至都整体扭曲变形,即使拖出来也没有办法继续使用了吧。

可是……这是我来这里之后,一直有的问题。

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那么多的列车,数量甚至多得夸张了,同时列车标号也没有标注,也就是说都是未完工,可是根据现在外面的列车状况……

嘎吱——

轮椅摩擦着地面上的金属碎屑,空气也变得愈发的沉闷起来。

不,外面的列车全部已经完成,没有理由不加上编号和生产代码、日期,还有更加奇怪的事情。

地下那么多列车,那么多铁轨,甚至甚至升降器设施和电力系统一应俱全。

列车类型也是各式各样,除了标准的货运车厢和客运车厢,我身边的则是空荡荡的、类似于餐车一样的列车,但是过了一节车厢后又来到了与先前格格不入的军用规格货运车厢内。

然而,地面上——却什么也没有,没有标识,,连铁轨也没有,全部都铺设在地底下,通向各个死胡同。

“主巢”原本的建设原因……如果说这些诡异的现象,和”伊甸园”计划相关的话,或许就能找到答案了。

而答案……就算不是全部,但是可以给我解释的线索,就在最深处,就连索利斯司令也不愿意去探寻的秘密,可能让我们脱离险境的秘钥……

不知道向下走了多久了,原本入口处的光线早就已经消失,只有周围冰冷的白色灯光环绕着这片毫无生机的地方,再这样走下去,会不会就走到尽头了。

索利斯司令骗我的可能……并不是没有,可是尤匹·辛也说了,这里和”伊甸园”计划相关……搞来搞去都是这个阴阳怪气的计划弄出来的问题啊。就好像碰上“神”的问题,每一次都会撞壁一样……

“嗯?”

远处,在残破的车厢的末端,按理和之前找到的所有铁轨一样,被混凝土和石块堆积堵塞起来,但是这里——

车厢末端已经损坏,但面前却是一道巨大的防爆门堵住了隧道深入,因为电力未通入,现在依旧保持着紧闭的状态。

让人吃惊,索利斯司令……一直都知道这种事情吗?我一想到司令的脸,不知为何感觉到有一丝恐惧感……

而在车厢末端,一本完好无损的记录册被放在类似于办公桌的家具上,虽然表面已经损毁,但是如果考虑到放在这里的功用的话,最可能的是——

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这个东西,已经比“神”的威胁更加可怕了吗?

“当然不会是吧……呵呵……”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小心地拿起记录册,翻开了破损的封面。

「货物运输清单与任务报表,2066年12月25日」

圣诞节……当天还有任务要执行吗?

好奇感……该这么说吗,还是说是恐惧,让我继续翻到下一页,而我也知道,我将会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任务……将货物运送至中转站,根据‘伊甸园计划’,预定5月‘日势’级战舰完成维修后,护送至休斯顿、华盛顿。”

印刷出来的字体,整齐得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不自觉地就小声念了出来,可是接下来的内容,让我连声音也发不出了……

「货物清单」……

「“方舟”计划所定15000台深眠舱,30000台CRFGARE2型头盔试用型」……

我回过头,看着空荡荡的车厢内,这里的东西全部都被运走了,但是我还是可以想象得到那幅光景……

就像安置着“船”的设施一样,甚至可能更加密集,深眠舱一个个整齐地堆叠在车厢内,而照顾他们的不是“神”,不是我们所认为的施暴者,而是……

人类……

“怎么,怎么可能……”

人类没有能力自己造出如此精妙先进到自己也无法破解的深眠舱,这些事情就算是“漆黑突袭者”先进设备记录单上也没有任何记载,也就是说”伊甸园”计划并没有对我们坦诚相待……

或者说得直白一点——各国政府高层试着掩盖这些事情,却在秘密地建造这些东西……

但是,为什么“神”还是进攻了我们……不,在这之前,“神”为什么会和我们合作?又是在什么时候合作的?制定了”伊甸园”计划、又制造这些东西的目的又是什么?

政治斗争吗……可是现在已经那么多人类被抓到了“船”——这些人类所建造的深眠舱内,不可能是互相不知道的情况下完成的。

如果说“神”的目的是为了消灭人类的话……这种事情早就该明白了,他们要灭绝我们的话,就不可能再抓人类到“船”里面去。

也就是说——看到“伊甸园”计划,和又冒出来的“方舟”计划的部分资料,还是有点迷茫……

本来,原本的政府的想法就很难揣测,现在只凭只言片语,更加不能弄清楚事件的全貌了……

可是,有一点可以确定:

“神”在这场生存游戏中,绝对不是一个裁判员,他们来到我们的世界,是为了更加深层的原因……

如果是卢雷福副司令的话……现在,他又会怎么做呢……

“我们人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还有——

“我们所做的,究竟最后是为了什么呢?”

记录下本子上这些文字的人,恐怕也和我一样在想着这些问题吧——为什么作为人类领袖的政府要这么做,目的是什么?还有什么,我们还没有知道的……

 

 

 

“香格里拉”内如此巨大的露天浴池,实在是让我感到震惊,当然不是因为刚才看到了木芒的裸体……的部分,绝对不是这样的。

我把头埋到了水里,“咕噜咕噜”地吐了几口水,试着保持头脑清醒——

不,这怎么可能啊!!

“嚓——好吃!!”

和我一起在这个如同瀑布般的露天澡堂里泡澡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男性亚种人,此时正趴在池边上,裸露着和人类完全不同的身体,吃着一种紫红色的果实。

至少他们还有一点伦理道德观念,和女澡堂用一块木板隔了开来——但是这个不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吗!

虽然要好好享受一会儿,可是我已经在这里泡了这么久了……头却一点都不晕,反而感到十分的放松,干脆就一直……

“不对——!!”

仔细看看这个微微泛红的水,和刚才他们所谓的“酒”的东西不是一样东西吗!也确实有几个人把头埋到水里,“咕咚咕咚”地咽了几口洗澡水。

好,好恶心……我接受了蛮多事情了,但是这个事情还是很难忍受啊……

不过……这个叫做“香格里拉”的“天使”,与其说是某种武器,更像是庇护所,可是也不会那么难对付的吧……“孵化者”以及“圣盾”从来没对于这里下手甚至是有所来往,而是每天这样子舒服地过日子,确实让人感觉有些难以理解……

隔壁,木芒和威娜的吵闹声在这里都听得清楚——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在谈结盟的事情,木芒总不会忘了目标了吧……不,应该是威娜小姐比较容易忘记自己的目的,还是说作为“神”她已经进入怠惰期什么的了吗?

“喂喂,木芒小姐啊——吃点这个,很好吃的哦~~”

“不要,就算休息的时候我也不想听你说话。”

“呃……可是,这个果子真的很好吃啦,还有一股肉香味的特别果实哦,而且最重要的是让人欲罢不能,嘴巴停业停不下来呢!”

“听上去像是毒品。”

“是……这样子吗?哎呀,不要往坏处想嘛,大家一起喝酒一起嗨多好啊!”

“你能偶尔换几个词吗?”

“呜呃,等等,这是游戏吧,是这样的吧!……呜嗯,好,我要好好想想了!”

看来……没事,时间还很多,嗯……

“嗯……嗯?”

这时,从正因为各种麻烦事情困扰而烦躁不已的我面前的水面上,一个盛放着一些紫色果实的金属盘子缓缓地飘动着。

同时,底部有些许的气泡冒了出来……这个,好像有人在下面呼吸一样,究竟是……

“噗哈——!!”

秋乃——不对,是威娜小姐兴奋的笑脸,和光溜溜的身体,一起从水底下直冲到水面上来,高高跃起到了空中,除了惊叹能够一跃到如此高位置的“神”的身体机能……

——还有这种和别的“神”完全区别开来的,不知害臊。

“轰——”

自己嘴里还给工作配了个音,威娜小姐华丽地跳回到了水中,开朗地对着我笑了笑。

“怎么样,宇文先生?感觉你还是很享受的嘛——”

是啊,这里的环境确实放松,让人感觉很舒服呢——

才怪呢!!

“威娜小姐……你好歹是在秋乃小姐的身体里,就不能……呃,按照人类女性的行为标准行事吗?”

“诶……可是我有啊,还是说你们人类在意裸体吗?”

“那,那肯定是的吧,还有你究竟是哪里钻过来的啊!”

“从那边啊,你看——”狄俄尼威娜满不在意地随手指了指那块阻隔开浴池的木板,“从那个下面上来的,反正这样大家也可以一起玩了嘛。”

所以竖起这块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总之,不如吃点这些东西吧?这个果子我可以打包票,超级美味的啊,看你这么享受的吧——”

“不不……我不是指不好吃,只是……呃……”

“嗯?还是裸体的问题?害羞的人类啊,我觉得就算不好意思也没有问题啊——再说,这种事情就是不好意思然后再看,才会更加有意思啊,啊——双关语,哈哈哈——”

似乎威娜对于自己所说给逗乐了,一个劲地笑个不停,看来对于自己的理论“人类看到裸体也可以”也是有着百分之百的自信。

“——对吧,你们几个?你们觉得看到裸体是怎么样的感觉?”

“嚓——?”

坐在池边还在自娱自乐着的几个亚种人看向了威娜,难得得放下了酒杯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嚓……阿布拉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我也觉得是啊……裸体有没有关系的,衣服不就是为了舒服一点才穿的吗?”

“人类,会在意裸体吗?”

果然,“神”的世界的居民和我们的思路都不太一样呢……

“你,你们——”看来,偶尔秋乃还是夺回自己身体的主控权的,此时红着脸地捂住了自己的身体,冲着那群悠哉悠哉的亚种人喊道,“好歹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嘛——”

“真是,怎么又被抢回去了……不过,秋乃你不喜欢别人看到你的裸体吗?”

“超级不喜欢的好吗?拜托千万不要在做这种事情了……”

“哈哈——果然人类很奇怪呢!!”

才说了几句,狄俄尼威娜又开始爽快地笑了起来,自己拿起盘子上的果子开始享用起来。

呼……感觉到现在为止,都被她牵着鼻子走呢……

可是,换个角度说……这样子轻松的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多了,就算木芒追求着这样的日子——可能是会稍微收敛点,但是真的得到的时候,还是静静地坐在隔壁浴池里,估计她现在还在评估着周围威胁吧。

呵呵……我恐怕不适合“复仇者”什么的角色呢……

“呜嗯……果然好吃啊……”威娜撩开湿润的头发,舒畅地看向了天空,“这些东西和这里的水,全部‘香格里拉’里的食物都带有特殊的蛋白质以刺激多巴胺的分泌——听上去挺玄乎的,但是你知道,这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然而,此时忽然不闹腾的狄俄尼威娜,居然会一本正经地开始说起自己的“天使”起来。

“不,不知道……”

“呵呵,也是呐,这里的眷属和你们只要好好享受这些就够了,对于我而言也是如此,至于我——也从里面得到了不少的乐趣。”

说着,她把手从水下伸了出来,低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我的思维是通过AR增强的,也就是说任何生理上对于精神的附加影响,都会直接传输给我,没有任何的修饰和添加,实实在在地快感,不管是欢宴时所吃所喝、和这群家伙玩闹时候的快乐,还是单纯因为欢宴气氛而感受到的痛快感,全部都是直接输入进来,实在是……这就是我活着的目的,或者所有生命活着的目的,就是追求精神上的快乐。”

“啊……”

“不过——虽然我说过我不喜欢其他‘神’那些无聊的把戏,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更不代表他们侵犯到我的时候,我就坐着喝喝酒就过去了,这样打扰我欢宴的家伙可不能这么简单就拍拍屁股走人呢。”

“嗯……所以说,同盟的事情……”看到威娜微微点了点头,我感觉自己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不过,为什么你和我说,但是不和木芒——”

“她吗?哈哈,她还没有放松下来,而你——和秋乃一样,是个独特的人类个体,可以用更加符合我口味的方式进行交谈呢,哈哈……”

“不过,还是有点突然啊……忽然说这样的事情。”

“呵呵……不过也要多亏这个身体,或者说这个人类女孩啦。”

威娜闭起眼,低下了头,将映照着自己脸庞的水面用手掌捧起些许,爽快地往自己的脸上泼了一些。

“她自从你们来了之后,一直在劝我——这就让我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刚刚来到人类世界的时候。

“那个时候,人类的世界真的是全部毁了——让人一点想开Party的兴致也没有,到处都是断壁残垣……直到,我看到了这个人类,被压在墙壁之下,还在苦苦地求救,即使是看到了‘神’的我,她也是如此渴望活下去,她的眼神中的,是希望……”

威娜站起身来,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身上已经开始浮现出蓝色的鬼影,最后实体化为了深红色的晚礼服,头顶上也和胸前一样,用一朵红色布质花朵点缀着,但是端庄的同时,宽敞的下摆和袒露的胸部依旧透露着放荡不羁的感觉。

“而我要的,也只是和这样子的人一起喝酒作乐,但是现在的话——哼,德克提亚是吗?居然来惹我,估计‘八咫镜’的事情也是他干的。”

“‘八咫镜’……他究竟是谁?”

“这种事情还是让木芒小姐一起来听吧——哦,这不是来了吗?”

同时,从池边走来的,是已经把所有护甲全部穿戴完毕的木芒——不过看到我的瞬间立刻就脸颊发红,故意把脸瞥到一边去。

“宇文,穿好护甲,我们该出去了,玩了时间已经过了……快点,像平时一样,好吗……”

“哦……好的。”

此时我才注意到我居然一直光着身子讨论这样子的话题……我立刻游到了池边穿起了护甲,但这是才发现,其余的眷属,包括之前不知去向的“管家”,全部都已经穿戴完毕,看着他们的“神”。

“是啊,就是这一点,我才要和你们合作,毕竟你们是我的酒友嘛——但是在外面,那个背弃了这些愉快生活的‘八咫镜’,我曾经的眷属,居然利用他的能力和德克提亚那只小兔子合作了?还想要来妨碍我的宴会,这——可是不行的啊!!”

“哦——!!!”

周围所有的亚种人,因为早已吃饱喝足、享受完全,此时爆发出的呐喊声也格外的响亮而震撼,让一开始小瞧他们的木芒也似乎受到了鼓舞。

“他们要保护他们的什么权利、利益什么的,我都无所谓,‘八咫镜’走了对我也无所谓,但是——既然他们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拼命,”狄俄尼威娜嘴角微微上抬,此时那种懒散的放荡,此时转化为了一种振奋人心、傲视一切的魅力,“我,‘放荡与欢宴之神’,也会为了我——的宴会,还有为了和你们这群家伙每天混时间,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的!”

“小姐,我们为了这样的生活,还有提供给我们这样生活的您——会献出一切!”

我终于狼狈地穿上了护甲,可是当头看向了周围时——

蓝色的鬼影在每一个眷属身上出现,以至于整个空间都被蓝色的光线给照遍——不只如此,整个空间也慢慢地开始消逝,红色的景致逐渐开始变得模糊。

“AR技术支撑起了那个亚空间地带,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可以使用这个技术啊……”

狄俄尼威娜双手叉腰,自信地看着远处——此时“香格里拉”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而这些鬼影也变为了光线,一个个地点缀起她浮夸的衣服。耳饰、项链、高跟鞋,甚至胸前两条龙图案的纹身,全部由眷属所变成,最后出现在她手上的,是两把近乎两倍身高的刀子和叉子,和我们两人一起出现在了刚刚进入的莫斯科废弃城区内。

“我已经想要快点解决他们了——好好品尝,然后回来继续宴会,或者说——”狄俄尼威娜将叉子伸向了前方,虽然我刚刚才被拉回到战斗状态中——不过,果然我已经是“漆黑突袭者”的一员了,不是复仇者,而是真正为了什么而战的人。

“——只要我和我的眷属在,‘香格里拉’在何处都可以展开,这就是我的‘天使’胜过那些无聊家伙的地方!!”

我和木芒相互点了点头,她的眼中却是满满的怒火——毕竟究竟是谁杀了地堡内的士兵还不的知晓,只能派出狄俄尼威娜一人,不过……

远处逐渐昏暗的地平线上,一片乌云和大量发出诡异光线的机器士兵“长生军”是如此的显眼。

反击,现在就要开始了——

 

 

狄俄尼威娜……我从来不喜欢这个家伙……

将我作为眷属,对于我这样的人形种族而言并不是那么的愉快,更不用说天天只知道享乐,将“神”的身份作为一种特权一般。

我坐在草地上,摸着自己的护甲——“八咫镜”,是因为我身上如同镜子般明亮的护甲而取,但是这可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为了有趣……

看着人类被破坏的世界,曾经辉煌的文明,最后因为自己的愚蠢,以及和狄俄尼威娜一样极端的追求享乐,才需要真正的“神”来制裁他们。而我,深深感受到了“神”的魄力——德克提亚,一个奸诈的“神”,但是却有着远见和优秀的辨识力,更重要的是,他才是那个一直好好珍视我意见的人,而不是整天玩玩就过去了的狄俄尼威娜……

而我作为“八咫镜”,现在就是展现自己的时刻了……我已经足够的强大了,德克提亚已经为我的目标提供了足够多的“长生军”,现在——

“哼……出来了嘛……”

那两个人类把这个放荡无聊的家伙劝出来的吗?还是她自己决定出来的,嘛,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我的能力,就算狄俄尼威娜知道,也不可能击败我了。

而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乌云已经出现了,还有更多的“长生军”也出现在了视野里,该是时候了……

我伸出双手,上下放着捏出球状的形态,对着出现在残破街道上、全副武装的狄俄尼威娜,看好吧……这就是我真正的力量,不只是科技或是特权,而是因为是我才能使用的力量。

“‘八咫镜’——全镜展开!!”

 

 

 

“阵亡20人,重伤45人,已经送往医疗队进行救治,轻伤共127人,列车车厢损坏五节,目前平民的安置工作已经基本完成。”

该死的,我作为“漆黑突袭者”的总司令,只能在这里听这些伤亡报告吗?

不过——既然“传教士”还有尤匹要这么做的话,这可不是关于“伊甸园”计划这种缥缈的东西或者是我的个人恩怨了。

“通讯恢复了吗?给我接第一航空部队。”

“是的——”

伊利埃斯还没有回来,不——就算她回来了,我也不会再姑息了事了。

“第一航空编队,这里是索利斯司令。”

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了忠实得让人可惜的士兵的声音。

“司令,非常抱歉,我们……没能阻止他们,武器系统全部是受到EMP干扰,通讯刚刚才勉强连接上。”

“你做得很好了,至少没有让我们的战斗力白白损失——”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如果这些战斗机和更远处的直升机部队被这样的突袭给消灭,才是真的玩儿完了,“刚刚逃走的‘传教士’和‘神’在什么位置?”

“关于这点……司令,刚才他们到了前往了泉州市外海岸边,同时……有一艘类似于潜艇一样的舰只,身份不明,怀疑是从进攻开始一直潜藏在水下,将他们接上后离开了。”

“——离开?”

离开?去那里……太平洋上还有“比塞弗勒斯”挡道,他们应该不会选择那条路线,话说现在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亚欧大陆?

“是的,司令——根据刚才直升机巡逻部队和无人侦察机的汇报,他们的航向是向东南方向前进,预计将会穿过马六甲海峡,前往……佛罗里达,墨西哥湾军港。”

居然是这样子吗……美照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的话,就是除了巡之外的别的“神”。

——还有大量由我策划、从欧洲运去的大量聚合核弹头,以及多到数不清的重型军事设备,考虑到美洲迅速地沦陷……这些物资可能还停留在佛罗里达。

同时,如果说这只是尤匹的提议的话,巡的考量可能就是别的——除了军事物资,距离不远处的休斯顿火箭发射中心所用到的大量等离子核心、戴森球装置和建筑材料都会遗留在佛罗里达的中转站内。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消灭我们了——一个背叛同胞的人类,和更加让人憎恨的、亲手酿成这一切的“神”,自以为自己是进化的终点,少给我开玩笑了……

“队长,请立刻保持巡逻,但如果可以的话,让无人机继续跟踪这艘潜艇的状态。”

“跟踪,是吗?我明白了,司令。”

“还有,有从西伯利亚收到任何信息吗?”

“不,司令,什么也没有,宇宙里的战斗也似乎停止了,但是还是一片死寂。”

“嗯……”

我点了点头,按下了话筒的关闭键,如果这么说的话……

虽然我对“伊甸园”计划不尽了解,但是如果说是部分军事部署的话……

“立刻调集所有没有防御任务的部队,包括装甲部队,让马龙准备一下吧。”

“好的……但是,司令,敌人已经逃到美洲去了,我们这个样子也没法……”

“我明白……”

伊利埃斯可能也会找到同样的记录吧,不过……

不管了……我已经受够了这群疯子一直追着我们打了,我们要牺牲多少人……要杀多少人,要花多久,才能够回到那个对于我已经回不去的过去了?

我的老婆、孩子,我的朋友,为了这些怪物的事情,全部都死了……

“在崇明附近的隐蔽军港里——让他们去检查,应该有一艘战舰,把导弹设备也装上,上次找到的全部聚合弹头全都带上。”

“好的,也就是追击任务是吗?”

“没错,这次我也会随同出击。”

“嗯……”

军官点了点头,向我敬了一个礼后,快步走出了房间。看起来他还是有些事情不动,但那也是因为他还太年轻了,也太把自己当做外人而不是当事人了。

地下的“灯”……这个光线我怎么也没法熟悉,因为我在外面已经40多年了。

而我——要把这些阻挡我前进障碍全部杀光……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