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自己说的话怎么变成外语了?黑白的外语水平很不好,通过监视者时间在东十一区的加速,自己在日语的世界里经历了将近六年,勉勉强强懂日语了。可是,英语水平比以前更差了。如果大家讲出来的话变成英语还好,偏偏还是在场的天演者都听不懂的小语种。眼前的状况,仅能通过手势和动作传达想法了,除此之外,全凭默契配合了。

“先别急着动手。”代码转化,这个让大家都说起了谁都听不懂的外语的始作俑者,却想让大家暂时休战。

黑白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别动手,看看对方意欲何为。

“我问你们,你们喜欢鲁迅吗?”

不知道这人打算搞什么幺蛾子,黑白还是不避讳的回答:“说不上喜欢,但是我们怕他。”

不知怎地,黑白突然恢复了说中文的能力,原来是代码转换暂时解除了能力而已。

“这么伟大且亲切的作家,你们为何会怕?”

这种想法,在代码转换看来不可理喻,会出现这种情绪不可思议,明明鲁迅先生待人很和善的啊。

“那啥,他的文章表达的想法,我们读不懂。”

众人很有默契的点点头,在场的人文科水平都不咋地,语文的阅读理解自然也不行,怕周樟寿先生的文章出阅读理解题也是情理之中。

“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懂,怎么可能理解不了他伟大的思想;你们无法理解他,只是你们太蠢了。”

代码转换是鲁迅的扭曲厨,作为鲁迅的粉丝,他这样的言论很容易给自家偶像招黑。不管如何,他直接说人蠢,很容易引起众人的愤怒。

在场的天演者算是脾气比较好的,如果遇到脾气暴躁的,不仅仅是把说自己蠢的人教训一下,还会顺带讨厌起他的偶像。

“所以?我的文化水平不够理解他的思想又如何,即便我能理解他的观念,也不代表我就得认同他的想法吧?人非圣贤,鲁迅他也会犯错的。”

“不会,鲁迅他这么伟大的一个人,绝不会犯错的。你觉得他错了,只是你的境界未到。”

果然是周树人的扭曲厨啊,鲁迅他被人崇敬,有文学的理由,但并没有从不犯错方面的原因,恰恰相反,他犯过错误,因为他在事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才值得人崇敬。倘若鲁迅活着知道杨荫榆先生后来做的,大概也会对她道歉的吧。

“你这么做,对鲁迅先生有啥好处?”

说实话,代码转换这样子的言行,除了让喜欢鲁迅的人反感他的行为,有什么用处?黑白虽然很奇怪代码转换的所作所为,可仍旧心平气和的和眼前的年轻人谈话。

“我的目的是实现他的愿望,为了东一区,消灭汉字!”

一口老血真忍不住往他脸上喷,鲁迅先生当年支持消灭汉字,只是处于危机状况下的病急乱投医,现在完全没这个必要。代码转换一个现代人,做这种事?他不知道这样子做除了给大家添麻烦以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吗。

“呵呵,原来你参与无字天书部分书页的争夺,就是为了这个无聊的目的?”黑白已经了解到这个中二病少年的观念了,自然不打算和和气气的与这个说话目中无人的家伙扯淡了,“代码转换的天演能力加上天书的部分书页,的确能达到你的目的,可是之后呢?难道用拉丁文或者拼音代替书面语?只会方言的老年人怎么办?”

“为了东一区,他们暂时变成文盲也没关系,何况只要不懒,书面语的拉丁文拼音学习起来也是很快的。”

对于固执己见且不顾他人感受的中二病少年,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并不是讲道理,最简单的处理方法,便是阻止他,实在不行,打一架,省的对方瞎bb坏自己的事。东一区的八名监视者之一的黑白完全对他的理念没兴趣,再者,他真做到了他的计划,自己的生活会受影响,必须阻止。

有点偏执加中二病的代码转换叹了口气,从黑白做好了战斗准备来看,嘴炮对他们没用,既然无法感化,那就只能让他们牺牲了。不教而杀之谓之虐,教了学不会,是别人的问题了。

黑白很担心代码转换是否成功,一旦他成功了,无字天书和创造卷轴上的文字解读极有可能出现问题。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以后的天书考虑。

各位读者是不是觉得自己少看了一章?黑白也模模糊糊有如此感受,后来他找到原因了,因为刚才的经过全是他在做梦。身上被汗液湿透的黑白坐了起来,时间还早,外边的天还是黑不溜秋的。继续睡觉吧。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似乎感受到遥远的东一区将要发生什么事,而且,自己曾经的属下很有可能遇到危险。呼,自己明明不信鬼神的,怎么突然担心起梦里发生的战斗了?直觉这种东西不靠谱,毕竟黑白她不是计算类的天演者。但愿你们一切平安,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一两场战斗的输赢远没有你们自身的安危重要,活着,便有机会卷土重来。眼前走马灯那样回忆起与大家的点点滴滴,千万不要有事啊,指令走了,你们不能再走了。离开东一区前,黑白对这些部下下达了一道死命令,完好无损的活到她回东一区。

几小时后,东一区这边还真有变异组织的天演者开始闹腾了,这次遇到麻烦的正好是黑白曾经的队员。巧合吗?事后回忆起来,黑白不知道,莫非是催眠远在东一区,把天书预测到的战斗送入了黑白的睡梦中?谁知道呢,反正他们俩是摇着头不回答。

千斤顶和队友走散了,现在和变异组织的中指强化面对面。就是这个家伙,突然冒出来攻击,他的队友趁机跟上,把走在一起的队员们强行分开;由于进攻的令人始料未及,队员们来不及反应,不然也不会轻易使得他们钻了空子分开大家。必须尽快和其他人会合,不然极有可能被逐个击破。

中指强化的能力说强不强,毕竟只强化了两根手指,无法强化脚趾;说弱倒也不弱,这能力的强化程度堪比刚体,唯一的问题是用起来容易惹怒别人。

伸出双手,猛地朝下劈去,两根中指瞬间强化延长到了三十米远。如果不是及时躲开,面前的人就要被自己的中指敲中天灵盖,必死无疑。两根中指砸到地上,构成地面的混凝土碎裂了一大片,而他的中指毫发无伤,反倒是地面的深坑十分吓人。

同为天演者,见到此场景,除非内心狂妄自大,不然肯定会紧张的捏一把汗。

麻烦了,之前想找机会溜走才避而不战,结果刚计划好逃跑路线,就被他看穿了,他打烂的地面,正是逃跑时的必经之地。

“别想偷溜,是男人,就跟我正儿八经面对面打一架。”

发话的中指强化很平静,似乎早有准备,与胸有成竹的他不同,千斤顶心里没底。既然他早有准备,自己计划的撤退是没法做到了,不得不和他战斗了。男人之间的战斗,他用了远远克制自己的天演能力,若想与之相抗衡,则需要动用在村庄里获得的远古遗物——刚体手套。

一层看不见的保护手套覆盖在了千斤顶的双拳上,他做好了准备姿势,随时可以躲闪对手的进攻。

对方的中指笔直地伸长,横着扫了过来。糟了,这下没法左右弹跳躲避了;再加上他的手指还在不断伸长,假如攻击到了毫无准备的队友,可不得了,他们根本对中指强化的攻击毫无防备啊。

千斤顶的代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只见其张开双手,眼疾手快,抓住了横扫过来的中指。中指不再伸长,与刚体手套的角力开始了。强化后的中指有着接近于刚体的硬度,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样子拖延下去不是办法,虽然千斤顶擅长持久战,可保不准过会会有变异组织的援兵过来,得想办法甩开他,或者加速结束战斗。

刚体手套合拢起来,开始猛烈的用力,想要捏伤或者折断中指。

哼哼,愚蠢。中指强化的硬度堪比刚体,怎会因为你一个无限耐力的天演者而受伤。

当然,无限耐力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知之明,他也没指望损伤对手的中指,他在等待一个时机,此刻,他刻意使了个破绽。

中指强化平时恃才傲物,他很不服气自己的分组,凭什么自己要和这帮脑回路清奇的小子在一起;大概是年轻吧,他略微自负,显然也看不起战斗的千斤顶,一个要靠手套打架的审判者,有何需要谨慎的。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不趁机进攻,自己就傻了;因此,他也完全没想过这是个陷阱,而是乖乖地往里跳了。

原本黑白在天演组织里,就和组员介绍过类似的天演能力,千斤顶很认真的倾听,还做了笔记。出于这个理由,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情况很少发生,这种天演能力的缺陷他也很清楚。第一,中指强化只强化了中指,其他部位是无防备的;第二,中指强化后,只能维持伸出去时的形状,倘若改变中指形状做出动作,使用者有可能无法保持平衡;第三,碰到物体时不会有反作用力才使得天演者能控制自己强化的中指,却也有很明显的问题,伸出去的中指如果遇到了更加坚固的物质,则会损坏中指,而并不会因为遇上了更坚固的东西而把天演者顶出原本的位置。

另一根中指瞄准了千斤顶的脑袋袭来,果然他急着要我的命呐,不过他搞错了,老夫的命,是他能随便取走的?不慌不忙的千斤顶伸出另一只手,袭来的中指刚好集中刚体手套的掌心,中指遇上刚体,唯有中指受伤的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中指指尖撞上刚体手套,血液和碎裂的皮肤肌肉一起喷薄而出,旁人看着都疼。中指强化时的延长是等比例拉长整根手指的,所以等对方反应过来,及时刹车拉回,手指已经有一整节没了。喷薄而出的血流伴随着钻心般的痛苦,想习惯性的捂住,另一根手指却被千斤顶死死抓住,拉不回来。

千斤顶也不是什么老好人,挡住头部的手劈砖头一样劈了下去,对方的手指骨折了。松开手,他的中指以最高的速度收了回去,疼的满地打滚。

解决了,无限耐力收回了远古遗物,那家伙跑去看医生了。穷寇莫追,现在最重要的是支援其他队员。

这样想着的千斤顶,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射中了自己的胸口,虽然没有命中心脏,但是疼痛和失血还是让他倒了下来,如同倒塌的积木房子,无人关注。

代号为强力的队友从靴子里拔出手枪,甩手一射,附近的众人都听到了枪响。

强力在拔枪射击时,用了巨大的力气给予离开枪管的子弹极大的其余方向上的初速度,使得子弹并不是正常的直线,而是特殊的曲线。子弹拐了个弯飞向了毫无准备的目标,熟能生巧,强力这家伙完全不需要瞄准,在准备拔枪的一瞬间,便已经在脑子里考虑好了射击的方向和甩手的力道,接近于百发百中,弹无虚发不是闹着玩的。这就是传闻中,强力的母亲家族流传的,百闻不如一见的——枪斗术!

强力的天演能力与审判者中代号为力量的人相同,但是,两个人的训练方向完全不同,强力她对子弹轨道的直觉堪比轨道预测能力的天演者,而且这不是天演能力,是她后天训练的。

甩手射出的子弹不偏不倚,正好命中了千斤顶的胸口,距离心脏只剩几厘米。强力她开枪的原因很简单,地面破坏的响声停止了,那么中指强化这个刚愎自用的小子肯定输了,而他刚才攻击时发出手指断裂响声的位置,便是敌人所处的位置。知道这些,便可以瞄准了。她不需要用眼睛看,只需要用耳朵分辨,敌人的位置仍旧能够了如指掌。这家伙的听力连黑白都有些望尘莫及,堪比某些天生的天演者;没办法,毕竟她从小就训练她母亲家的枪斗术,基础训练不可能落下,精益求精更是正常;而黑白就不一样了,他的暗器仅仅是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指导和训练,后期全是自学,和强力相比较简直就是野路子。

他们肯定早有准备,不然使用枪支子弹作为武器的家伙,不可能刚好碰上透视他一个人。手心里全是汗,要用远古遗物吗?啊,要是这家伙遇到的是金属那该多好,金属的天演能力根本不会怕这家伙。算了,抱怨下去不行,自怨自艾只能浪费时间,得赶紧从她的进攻中突围,不然拖延下去对自己不利。枪支的构造和子弹数量完完整整地进入他的脑海里,刚才这家伙为了出风头,同时也为了震慑自己,朝天开了一枪,鸣枪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再加上打出去的那枪命中了千斤顶,现在还剩五枚子弹。

透视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不会反抗,一边和对手保持距离。召唤远古遗物再使用,大概需要两秒钟,扔出去命中对手的心脏到对方无法瞄准自己,按照目前的距离来看,至少需要八秒以上。还得考虑这家伙在心脏被命中后能坚持的时间,是否会高于普通人;她的肌肉和脂肪等人体组织比一般人更健康强壮,最差的预计,得十五秒的时间,才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形下解决她。不行,十五秒,根本拖延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千斤顶的状况,需要有人送他去医院休养,这样拖延下去可能会失血过多危及生命。可恶,其他人也都被对手拖着;并且,强力的耳朵竖着,还在倾听,一旦大家击败了面对的敌人,也会被她的子弹袭击的。战斗结束后,无防备的情形下,即便是金属也不一定能及时抵挡住子弹的进攻,极有可能因此而受伤。

脑袋好乱,面前的枪斗术传人明明已经把枪管瞄准了,却不开枪,可能性之一,是觉得自己有用,想先留着自己的命;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对于自己的能力过度自信,觉得能在其他的战斗结束后再解决掉眼前的透视,让透视感受一下无能为力的痛苦。应该是后面一种可能性,她的身上没有携带备用的弹夹,换子弹必须靠双手一枚一枚地装进去;如果子弹打完,她换子弹的时候,应该是自己的机会。问题在于,如何忽悠她把剩下的五枚子弹打完。

“我说。”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得自己破解眼前的情形,于是透视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你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偷袭我的队友呢?这样子你的同伴可以早一点解决战斗,发生预料之外的风险的概率也更低吧?”

“你搞错了。”强力扭了扭脖子,没有持枪的手揉了揉肩膀,一动不动地举枪,时间长了,脖子肩膀会有些酸痛,“他们不是我的同伴,我的任务只是配合他们,给你们造成短时间内不可逆转的伤害。所以,你那个力气很大的同伴击败我们组织里的人之后,我给了他一枪。至于同样是变异组织成员的人的死活,我才不关心呢,我只听从并服务于约翰大人,对他效忠。不过对付你们,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用我学过的枪斗术,毕竟,对付几个七十二地煞的审判者动用枪斗术,简直是对我枪斗术的侮辱。”

喂喂喂,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怎么,七十二地煞的战斗力还是不低的啊,为何一个没有远古遗物的天演者,在附近有多个远古遗物使用者的时候,会如此有自信?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天演者,太过自负了?”

犹豫了一会儿,透视轻轻点头同意。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强力那样信心满满,是有原因的,正因为有合理的理由,她的自信和地球是圆的一样正常。

“嘛,让你长长见识吧。说不定你看完后,会乖乖地加入我们变异组织呢。”、

加入你们?谁给你的胆量说这话?内心虽然腹诽,可他并未表现出来,而是默默地看着她在那瞎胡说。

一道奇异的光芒从强力身上出现,这是……是远古遗物!她是西一区的审判者!

这下糟了,双方的情报完全不对等,对手的远古遗物是什么,效果能力,以及其他的几人是否也都是审判者,根本不得而知。太被动了,对方应该知道攒心钉的能力,所以才这么有自信。

“原来你也是审判者,真巧诶,我也刚刚成审判者。”

“站住,别动。”强力察觉到透视在趁套近乎的机会,寻找躲避子弹的地点靠近,她可不蠢,怎么会给对手这样的机会,“顺便告诉你,如果你乖乖地待着,见识完变异组织的力量,我会让你死的舒服点。我作为约翰大人的昆古尼尔,即使你躲开了,我的枪斗术发射的子弹仍旧能命中你;顺便告诉你,我的远古遗物是昆古尼尔,手枪里的子弹无法命中,我还有远古遗物呢。和你的远古遗物攒心钉一样,一旦扔出,对手必死无疑,只不过呢,两个远古遗物撞在一起,结果便不是敌人必死无疑了,昆古尼尔和很多强悍的远古遗物一样,能够撞击改变攒心钉的路线,改变路线以后,我的昆古尼尔也还能够命中你的心脏哦。所以,你还是乖乖地听话,别乱跑。至于你的攒心钉,正因为能被许多远古遗物改变轨道,所以你才只有七十二地煞的位置啊。弱小的审判者,还是别考虑无效的阴谋诡计了;绝对的力量面前,再怎么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工于心计到绞尽脑汁,也不过是脸盆里的水滴罢了。”

透视一屁股坐到地上,示意自己放弃了。强力虽然自负,对于西一区监视者来说,还是一个合格的手下,并未不靠谱的放下手枪,枪口还是对准了透视,没有移开视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附近的战斗如何了,也全在她的掌握中。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看来自己只能等队友帮忙嘞。透视用余光瞟了一眼附近,其他人也都遇上了难缠的对手,打的不可开交呢。

金属发自内心的感觉,自从觉醒天演能力,到指令牺牲,再到之后的一系列的训练,都未曾遇到过如此难对付的天演者。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天演者,却一直打不中。她的天演能力是瞬间移动?还是将自己拆解成固液并存的形态移动?想不出来,先冷静一下,确定了对方的能力,计划战斗的策略,千万不能慌乱。

来者是一张老面孔,苦苦战斗却无法击中的对手,正是南宫南过去的朋友,曾经以一个普通天演者的身份,从东一区七号监视者闪电手里逃脱的人——幻影。

从一开始露面,到金属灵活反应,利用远古遗物液态盔甲防御的过程中,幻影已经在周围,布下了自己的体外细胞。屡屡进攻却失利的金属,进分钟内切割的撞击的,都是她的体外细胞制造的投影。

“那啥。”金属气喘吁吁的,貌似因为连续不断的攻击疲惫了,“你是要来打败我的吗?如果是来干掉我的,能不能快点动手,别拖延时间了。”

幻影没那么容易相信金属的话,她不认为一个审判者才攻击了那么一小会儿就没力气了,应该是在主动示弱,想让自己放下戒备,借此寻找破绽。并且,身为审判者,不可能那么容易放弃抵抗。将这几个疑点结合起来,那么他肯定是在演戏了。哼,当年你们的队长黑白,在获得了远古遗物之后都不是我的对手,让我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就凭你们这三脚猫的演技,也想忽悠老娘?

一道幻影墙出现在金属身后,悄悄地靠近。

金属转过头,发现了身后靠近的幻影,不站起来,反而坐在地上向后退,似乎害怕起眼前的天演者。慢慢靠近的幻影还是给了金属机会,在靠的足够近的时候,金属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同时往身后一挥手,液态盔甲泼向了身后,似乎包裹住了什么,是一个人形,看身材应该是一个女性。

“哼,以为我没看出来?让我以为你从我身后偷袭,故意被我发现后,我的注意力会集中在暴露的你身上,而忽略了原本正前方,现在正后方的你的真身。偷袭我的你只不过是你用你自己的能力制造的假象,你的真身利用你章鱼一样的体外细胞,来隐藏了自己的身影。很可惜,被我发现了。”

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喜出望外的金属,转身看向地上被液态盔甲限制住行动的人,却没注意到身后,一个女性正悄无声息的靠近。

扑哧,一刀命中胸口,条件反射反击的金属,将液态盔甲往身后流去,一道银色的巨大尖刺,捅穿了凶手的脖子。被人阴了又如何,金属他原本就不贪生,他只求一点,谁干掉自己,他一定要把她拉下去垫背。

确实,金属被幻影阴了。金属刚开始发现了靠近自己的幻影,那确实是幻影体外细胞制造的投影幻觉,但是在那一层体外细胞之后,是幻影她的真身。被液态盔甲抓住的,在幻影体外细胞隐藏下靠近的女生,是另一个人,也就是烟雾弹。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谁知道幻象之下,竟然躲藏着真身呢?

可惜,幻影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她不了解人体构造,捅伤金属的部位,距离心脏,稍微偏离了一些,没有造成致命伤;不过金属他也要花费许多时间恢复就是了。至于幻影她脖子上的伤口,金属的反击快的不可思议,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并未立刻致命,过几分钟失血过多了才会死。两人都没有当场死亡,可都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即便抢救及时,也要过很久才能恢复了,恢复期间也无法再参与战斗。

幻影在倒下之后,瞬间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之前,她脑海里又回想起了一位老朋友;不知道,那位老朋友还记得自己吗?打伤她身边跟着的执事,是自己的不对,可是幻影她也不想被抓。进化组织被天演组织彻底击垮之前,她及时离开了,被变异组织调到了西一区的总部,这才能安全的等到今天,有机会和那位执事过去的属下战斗。呼,希望她不会记恨自己吧。人的一生总有结束的时候,她的目标很简单,宁可死在半道上,也不要被人抓住。

上一次想这么多,在脑海中碎碎念,还是她写留下的笔记,给天书看的时候,转眼间,过去那么久了。连老朋友的执事都嫁人了,还当上了一位慈祥的母亲。呵呵,造化弄人呐,老朋友的执事竟然会嫁人,哈哈,地球,天书的地球母亲是认真的吗。幻影很想发笑,西一区监视者从没考虑过,即便是繁衍出生物的地球,在自己的地壳上,也并非万能,世界上真的存在万能的神吗……

饮血那边也没闲着,她和沟通一起遇到了敌人。过去那么久了,沟通还没掌控远古遗物判官笔的使用方法,是否发挥效用完全随缘看运气。她已经掌控了牛角梳的力量,虽不至于彻底发挥,但对付两个普通天演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您好。”面前的双胞胎同时鞠躬,一只手放在胸前,整齐的动作角度,仿佛是单独的一个人在照镜子。

“请问你们是……”

“变异组织成员悖论兄弟。哥哥飞矢不动,弟弟日取其半。”

啊?悖论,这么奇怪的代号,是谁想出来的?不过既然是敌人,饮血她也没心思吐槽了,还是得认真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