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醒来了,那是哪里?看起来不像是地球上人类能够生存的地方,莫非……

透视醒来时,自己已经在一个山洞里了,附近都是一些巨大的生物,搞得透视有点方啊。

“你终于醒了。”一位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了的老人,已经在旁边等候多时了。

“前辈,您是?”透视很有礼貌,很快的意识到自己肯定在远古遗物的测试里,因此,对这位老人毕恭毕敬。

“问你一个问题。”老人摊开手心,是一枚钉子,“只要你回答了,这件远古遗物就是你的了。”

“要是回答的不对,还能离开这里吗?”透视他心里有数,天演者里的穷凶极恶之人多得是,更何况能够镇住这些巨型生物的人。

“没事,你心里的真实想法我们知道,要是你的想法有问题,你根本不会被选中。”老人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小小年纪,竟然就有防人之心了,“我的问题是,假如你的女朋友被绑在铁轨上,假如不扳动铁轨,全世界除了你女朋友以外的人,都会死,包括你的父母和朋友;假如你扳动铁轨,他们能够活下来,但你爱的人会死。下面请你说出你的选择,是女人重要,还是父母和兄弟重要?”

有没有搞错,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但我不可能不穿衣服裸奔呐,那不是会被人当成奇怪的人了?可是为了女人牺牲父母那是大不孝,牺牲兄弟那也是不讲义气,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我选择扳动轨道。”透视思索了一下,马上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在我眼里,最好的情侣肯定是异性的生死兄弟,而兄弟不止一个,一个兄弟和许多兄弟,我肯定先救更多的兄弟。”

诶,这家伙的爱情观居然是这样的吗?有意思。

攒心钉离开了老人的手心,直接飞入了透视的心脏,攒心钉的能量传遍了透视的全身,一些信息,也随着这股能量,进入了他的大脑。

竟然是……

原来是这样,难怪自己家里会有禁止有神论这种莫名其妙的祖训,在几千年前,这可是很少见的;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可惜了,自己现在才知道祖训的意义,不过,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这种事情,那群监视者肯定早就知道了,而自己的家族里,千年来那些有神论的族人一直被逐出家族,最后,偌大的一个家族,就只剩下自己这一条血脉还没违背祖训了。

“怎么了?开始觉得天演者的世界也不是那么公平了?”老人笑着询问,像是早就知道了他会怎么思考。

“并不。”透视回答的很干脆,“遗传父母的基因,获得祖先的天演能力很正常;基因是最不公平,但却是人类最不应该觉得不公平的。”

何以见得?

透视叹了口气,回想起了每一个孩子的出生,成长,老去;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人类的基因,能够成为人类的一份子吗?假如现在有了除了基因以外,拥有一个正常人所有的学习思考以及沟通的能力,地球人会接纳它为地球人吗?

以前会的哦。老人的话语打断了透视的思路,不管透视有没有在听,自说自话的说着。

过去的神话传说中,有许许多多的地仙,以及动物植物的神啊,精灵啊,妖魔鬼怪的存在,这些天演者里,有一些融入了人类的社会;有一些甚至因为保护了人类,而被人类当作神灵供奉;也有些天演者,并不是人类,却与人类开启了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不过嘛,你也知道,有些重要位置的天演者是必须留下后代的,所以当时禁止了这种事。

老人家耸了耸肩膀,就像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别人的情感生活,他似乎毫不在意。

“不是存在能够修改基因的天演者吗?”透视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但是却很有疑问的必要。

老人家冷哼一声,年轻人还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修改基因的天演能力,能够把人变成猴子吗?即便是监视者里代号为基因的那个人,要做到这种事,一生也只能修改一个人,修改结束,他就会失去生命。”

好吧,确实,为此而使用以生命为代价的能力确实不值得。

“最后一个问题。”透视还有没问的事,害怕过了这一次,就没有机会再知道了,“天演者和普通生物的区别究竟在哪里?这种区别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问了两个问题,我回答第一个,第二个问题我没有资格告诉你,回去翻阅一下几十亿年来的陨石撞击之类的资料吧。”老人家摇了摇脑袋,眼神里满是慈祥,反而有点像告诉孩子私房钱藏在哪里的老男人,“你知道遗传密码子吗?”

遗传密码子?这个生物书上有,难道说?

“一次偶然的事件,地球上来了一群和地球生物使用同样的遗传密码子的不速之客;幸运的是,不速之客虽然能够逆转录地球生物,但是自我复制的次数在地壳上是存在上限的,因此,只有为数不多的生物被逆转录了。与此同时,逆转录出来的基因竟然能够通过生物的繁衍而遗传下去;因为原本每个生物的基因不同,所以那群生物获得了相似或者相反的天演能力。”

呵,这消息够劲爆的啊。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因此打破原有的生态平衡吗?

没有,透视的担忧被否决了。原来,那个时候地球上来了外星文明,通过一些外骨骼的技术和远古遗物的制造技术,建立起了流传到现在的监视者和审判者的管理方式,来避免天演者内部和外部大规模的冲突。

外星人?那还真是应该感谢它们。

还想再闲扯几句,透视就直接被老人家送了出去,是怕自己又问问题吗?自己的求知欲确实有些过于旺盛,正是求知欲,促使透视加入了天演组织;他想弄明白天演能力的成因,最后解决天演能力的副作用。

困扰了他十几年的副作用,不会影响生活,可有时候不受自己控制看到某些东西,也不太好。毕竟透视是一个能够约束自己的年轻人,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做的不做。

金属一脸懵,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正在和自己的皮肤融合,没有办法阻止。液态的物质泛着金属的光泽,仿佛有生命一样,能够感知到自己在想什么;每当金属想要触碰这些金属时,液态的物质总会从指尖溜走。天演能力在这个时候也无济于事,他的能力限制其实很大,控制金属必须解析金属的结构,因此金属的结构越复杂,或者以前没见过,就需要花大量的体力去解析。正在钻进自己身体里的物质,无法解析结构,就算是想要解析结构的皮毛,也远远超过大脑的负荷了。眼前的物质究竟是什么?是什么样的科技,能够制造这么先进的物质?

既然阻止不了,就专心防御,防止进入体内的物质攻击自己。如此决定之后,金属开始操纵体内的钙、钠、铁以及一切的金属元素,将它们还原了一部分,再用体内的金属离子以及化合物包裹,保护在重要的血管器官附近,虽然很薄,可能无济于事,但总比没有好。目前已经是金属的极限了,听天由命吧。

诶,这些物质竟然不攻击自己?

液态的金属包裹住了金属体内的血管和重要器官,仿佛一层铠甲;最重要的是,金属竟然能够感知并控制这些液态物质了。这些物质,就是他的远古遗物——液态盔甲。

如果他的那些经历了辛苦才获得远古遗物的朋友,知道了金属遇到的事情,会不会气死。队友拼了老命才获得了远古遗物,他竟然没出力气,也没有绞尽脑汁去思考该怎么回答奇葩的问题,就轻轻松松的获得了远古遗物。

火龙镖制造的幻境内部,火花的皮肤正在连续不断地掉落大颗大颗的汗珠,他的身体正在用流汗的方式散热。附近实在是太过炎热了,犹如被人放入了开水壶,被加热成热水。

一声咆哮从火山口传出,一条明亮的巨龙从熔岩里飞出,身上的鳞片是熔岩的颜色,落到火花的面前,搞得火花更热了。不对,现在的关注点应该不是这个吧,现在的关注点不应该是眼前的火龙吗,万一它并非善类,自己不就危险了。

“年轻人,你还不能使用本座的力量吗?”火龙竟然开口说话了,不过它出声时,口中喷出的热浪让火花心里感觉一阵燥热,似乎快要变成熔化的铁水了。

不敢用不敢用,要是用了还不得把自己热死。心里一边吐槽,一边毕恭毕敬弯腰鞠躬,道:“本人才疏学浅,天分不足,不知前辈的力量怎么使用?”

“你的天演能力明明拥有古生物的能力,为何还要害怕高温?而不是利用这附近的环境,来汲取能量呢?”火龙的回答让火花心头一震,古生物的能力,利用环境汲取能量,新能力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火花闭上眼睛,细胞正在不断地进行着一种新能力的使用;现在才发现,自从进入到这里,天演能力就自己开始作用了。现在进行的,正是古生物拥有的能力;附近的硫化氢都被喷出体外的细胞吸收利用,再将采集到的能量伴随着细胞回到火花的体内。此时的火花,仿佛巨大的蜂巢,喷出体外的细胞犹如蜜蜂,将采集到的花粉转换成蜂蜜,再贮藏进蜂巢里。

或许是新能力的成功开发,火花似乎不再感到闷热,一种舒适感透彻心扉;他自己变得和远古时代的嗜热细菌一样,喜欢上了炎热的环境,更加不再害怕炎热。

目的达到了,这才有资格使用本座的力量嘛。本座这个称呼有点中二,已经不知道被火花在心里吐槽了多少遍了,但火花还是接受了这股力量。

腾空而起的巨龙,仿佛火山喷发一般,凝聚成了一支飞镖;是火花这小子的远古遗物——火龙镖。

到目前为止,黑白手下的九个人,全部都获得了对应的远古遗物,成为了审判者。

九个人先后醒来,大家都像是做了一个十分真实的梦,梦醒来了,体内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些不属于人类的物质。凝神屏息,将体内的物质召唤到身体之外,远古遗物来到了大家的手中。

“你的盔甲挺威武的啊。”见到金属的液态盔甲,火花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金属明白他心里在想啥,不过是以后战斗时,自己在前面当作盾牌,这小子可以躲在身后喷火。

“行了。”一旁的黑白把闲聊叫停了,“先离开这里再互相夸,我们已经能够离开这里了。”

房间里,墙壁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树干的窟窿,窟窿边缘的树干部分,和墙壁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几个人手拉着手,以防万一走丢,一个一个地进入了窟窿。等再一次见到阳光,已经是在出口了。出口位于森林之中,而众人离开的窟窿,在最后一个人走出的时候,已经开始自动关上了。

面前的,是一株巨大的古木,足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树枝和树叶千奇百怪,就像是把所有植物都嫁接到了这棵树上。

接着,黑白做出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动作,他对着古木行礼,道:“晚辈东一区监视者,代号闪电,打扰前辈休息,请勿怪罪。”

一只松鼠从高处落下,爬到了众人面前,一开口,就把众人吓了一跳。这只松鼠是语言翻译类的天演者,它将会把古木的想法告诉大家。

“不敢怪罪,老朽虽然辈分高一点,但怎敢和闪电大人相比较呢?反倒是我应该请教闪电大人光临这里,有何指教?”古木天演者也很谦虚,没有因为辈分比较大而摆什么大的架子。实际上,它还真没有什么能力在闪电面前摆架子,实力的差距在那里,如果和闪电战斗,自己这一方必定是碾压,何况还有九位审判者在他身后。他们进入的幻境也是原本就在这里的,自己仅仅是作为幻境的出口,没有能力使用控制幻境;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自己所做的,不受到任何人的控制。

真的要按辈分算,眼前的古木辈分可是和监视者基地的那位有的一拼,不过,很多时候辈分的作用比不上对地球的贡献,虽然闪电他也没有大的贡献就是了。

“听闻前辈您参与过千年前的战争,倘若有需要,您能否再次出征呢?”黑白用敬畏的语气询问。

“只要是为了地球,老朽随时可以动身。”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复,黑白很高兴,不过他很镇定,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嘛,你们可别嫌老朽一把老骨头就是了。”

黑白马上谦虚的说:“不会。您的实力有目共睹,在千年前的贡献可不是我们这些人敢相提并论的。”

得到了古木天演者的支持,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村庄里枯井的暗道,通向哪里,古木也不知道,那是村庄里原本就有的,派去调查的天演者都没有回来。天书也警告过自己,如果遇到当地的监视者都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的地方,就不要去送死,他会带人亲自来调查的。

回到营地后,大家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相同,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等几个人醒来,已经是黑夜了,煮了点东西,通知了司机第三天来接,几个人开始了娱乐活动。紧张的心情必须得到放松,毕竟累了挺久的。女生们面对面,聊起了八卦,平时因为经常战斗或者做任务,很少有一起完全放松的时间,自然要好好把握。男生则是讨论队伍里哪个女生好看,哪个女生还没有男朋友。最正经的反而应该是黑白南宫她俩,两个人正在学高数。黑白的专业没有高数这门课,但是好学的他对数学抱有极大的热情,因此让南宫这个数学不怎样的人教他。反正以黑白的理解能力,只要把基础了解了,接下来就是不断地刷题了。

不知不觉,大家都在帐篷里睡着了,黑白写题目写到十一点,之后又看起了论文。黑白的外语非常不好,所以没法直接看英文原版的论文,只能看别人的翻译。看论文或者学科著作的时候,看别人翻译的中文版是非常不好的行为;翻译书本的人不一定是学习这个学科的人,因此翻译出来的内容可能会偏离原本的意思。翻译讲究信达雅,在这方面,黑白还是比较支持周树人先生的想法,应当尽量不偏离文章的原意。用天书大学里一位老师的话说,翻译原本就是不可为而为之。然而,黑白的外语水平……

看了一会儿论文,手机重重的砸在了脸上,不小心睡着了,不早了,该休息了。

翌日,队员们陆陆续续的整理东西,准备下山。和司机约定的地点在山下,大家需要提前下山,赶往目的地。

一路上,指令步履轻盈,完全没有因为大家都得到了远古遗物而失望。

“怎么了?突然这么高兴。”黑白问了自己的疑问,一般情况下没有被远古遗物选中,心情低落才正常啊。大部分天演者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一次远古遗物,错失良机之后,几乎就不可能再有机会成为审判者了。

“高兴需要理由吗?难道我心情低落才正常?”快乐的在路上走着,少女反问,“呐,队长,那是什么?”

嗯?黑白转身一看,是一群不认识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附近,往四周望去,已经被人给围困了。来者不善啊,大意了,竟然没发现他们。

身为队长,黑白自然身先士卒,大声质问:“来者何人!”

“跟我上!”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对身边的手下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喂喂喂,现在的反派都不懂礼貌,不知道先回答正派的问题的吗。

虽说背地里在吐槽,可还是要认真起来的。对手明显是打算要取己方人的性命,必须全力以赴。正好可以试试新得到的远古遗物,九个人召唤出了远古遗物,已经跃跃欲试了。常言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其实有一句话更贴切,狭路相逢胜者活,拼尽全力才有可能胜利;于是,大家都要使用自己最大的实力,没有底牌可以留,双方的人数差距太大了。

“你们还没发现吗?带头的那个姑娘已经用不了天演能力了。”

什么!其他人转头看向了黑白,黑白点头表示没错。

“你们做了什么?竟然能够封印监视者的能力,何等恐怖。”金属感叹道。

对方冷哼一声,开始自我介绍:“我的代号,行尸走肉。跟着我来的人,都是愿意以生命为代价,短时间内将天演能力提升到之前的数倍,实力直逼审判者的程度。”

What?同归于尽的战斗,那只要拖延时间就可以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简单;行尸走肉的手下里有同样控制电子的天演者,经过强化后,可以让黑白无法使用之前的力量,只能发出无关痛痒的低压电流。所幸,两人的能力相互抵消,对方为了阻拦黑白的能力,已经分身乏术了。

“黑白你躲我身后!所有人围成一圈,不要背对敌人!我方人数处于绝对劣势,千万别硬拼!”南宫南喊出了命令,想不到,之前的冲动女生,竟然也开始冷静思考了。

几个人听从南宫的命令,围在一起,面对着对手,背对着在背后保护自己的队友。

所有人都开启了自己的天演能力,不管是进化组织,还是天演组织。

草木皆兵将请求发送给伐桂之斧,听到了使用者的请求,伐桂之斧自然配合使用者,将进攻信号发给了方圆千米之内的植物。能够支援的植物天演者,正在将自己的能量输送给草木皆兵,她身上的叶子慢慢地开始舒展,变成了幻境里的样貌。头发里传出阵阵的桂花香,香气四溢,连周围的进化组织成员,都闻到了浓浓的香气。桂花的味道很好闻,让人忍不住多闻一下。

“屏住呼吸!这花香有问题!”不知谁意识到了,高声惊呼。对手们没有手忙脚乱,而是很快屏住呼吸,冷静下来,戴上了随身携带的防毒面具。

反应很及时,可惜,晚了。制造了花香的少女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花香开始起作用了,进化组织的人,细胞的反应速度下降了。吸入的花香并不多,效果只有短短一瞬间,给南宫南用来突围,已经够了。

不知何时来到跟前的南宫南,一拳打在了行尸走肉的肚子上,剧痛让行尸走肉失去了意识,嘴角却留下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时间在意了,附近的植物在草木皆兵的控制下,死死地缠住了那些人的四肢;拉扯住对手以后,草木皆兵又操纵植物往回缩,将对手一个一个地捆在树上。得手以后,又有许多藤蔓马不停蹄地捆了上来,将敌人捆的严严实实,像是木乃伊一样。

小心,金属提醒队友的同时身躯已经快速的移动,液态盔甲变成了盾牌阻挡在大家的面前。枪林弹雨的响声时刻警示着所有人,对方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使用枪支更是情理之中。多亏了金属反应灵敏,才使得大家没有被子弹伤到。金属撞击的响声在盾牌的另一侧不停地响起,现场却没有掉落任何子弹壳,因为都被金属的液态盔甲吸收了。

不行,这样子下去太被动了。透视使用天演能力检查进化组织成员的行动,火花则是防御在后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火花面对的成员完全没有行动,仿佛另一侧激烈的战斗与他们无关,他们只是看戏的。更奇怪的是,有的人真的拿出了一包瓜子,现场嗑起了瓜子,还有人大喊精彩,犹如鲁迅先生小说里的景象。作为实力不低的组织,不太有可能会招收一些奇葩进入组织,他们高喊精彩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一旁沉默的黑白,突然开口下命令:“阻止那个嗑瓜子的人,不要让那个人的瓜子落到地上;还有,让那个高喊精彩的家伙闭嘴。”

“是!”收到队长的命令,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很有默契的懂得了自己需要做的事。

饮血的鞭子发出刺耳的响声,好似一条发动进攻的眼镜蛇,蹭的一下飞了出去,直直地伸向了嗑瓜子的进化组织成员。意料之中,嗑瓜子成员从口中吐出一枚瓜子,犹如藏于口中的暗器,此时向着饮血的鞭子发射;强化后的威力却不可小瞧,与黑白的三成实力的金属骰子不相上下,甚至能和五成威力的金属骰子五五开。

“鞭子的力道速度都不错,我要认真起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能得到对手的称赞是饮血始料未及的,她自然也很有礼貌的回复:“我也一样,希望你不要让认真的我失望。”

嗑瓜子的组织成员拍了拍双手,被他随地乱吐的瓜子壳竟然钻进了泥土里面,这是要从地下进攻的节奏吗?

让我看看这个小姑娘,会怎么防御,可不要让我太失望了啊。嗑瓜子的成员似乎保留了实力,没有将底牌完全用出来。

目前的情况,必须要用新能力了,远古遗物带来的新能力,她早就想找对手试试了。头发丝像是刀削面落入锅里一样,饮血的头发纷纷伸长又脱落,融进了泥土,仿佛落叶归根。

在哪里,对手吐掉的瓜子在哪里。表面上沉着冷静的饮血,内心其实很着急;如此威力的能力,只要漏掉了一枚瓜子,自己这一边会完全地陷入劣势。找到了,一枚,两枚……

落入泥土的头发再次出现时,已经编成了一张网,网的里面满满的盛满了瓜子壳。他是有多能嗑瓜子啊,一点点时间就嗑了那么多瓜子。

“不错,在我进攻前拦截了,你的头发也很强,竟然能将我瓜子的冲击力给完全吸收。”肯定完饮血的实力,他没有继续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然太过于接近二五仔了。

一把没吃过的瓜子被他扔进地里,嫩芽从泥土里高速的生长,大概过个几十秒就会开出向日葵,甚至长出成熟的瓜子。猜到嗑瓜子成员即将使用的能力,饮血立刻将自己的鞭子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盘,作为盾牌挡在自己的面前。

和刚才的枪械射击不一样,每一个向日葵的葵饼都是一架机关枪,没有间隙的喷射密密麻麻的瓜子,威力也不容小觑。咬紧牙关的饮血,在搬运的帮助下支撑着鞭子盾牌,她将全部的精力放在鞭子的弹性上,大量吸收了瓜子的冲击力;再加上搬运用自己强化后的力气顶着盾牌,才使得两人不至于被攻击的连续后退。

刚体手套正输送着自己的力量,保护着搬运的肉体,使得他的双手没有被密集的攻击而顶的受伤。力量型的天演者的力量和肉体强度远远超过正常人,可是很多天演者的肉体强度还是支撑不住自己的全力攻击,反作用力依旧会让攻击方受伤甚至残废。这种时候,远古遗物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比如熔岩护腕,只要使用者在大地上站着,就能不断地从大地里吸收能量,再等需要时一次性给予使用者,同时也会强化使用者的肉体,使他们没那么容易被自己的反作用力伤害到。

“审判者的战斗力,就只有这么点吗?”嗑瓜子的成员笑了笑,似乎他们处于劣势完全在意料之外。

“这位先生,请问,你的心脏,疼吗?”

谁!嗑瓜子的成员瞬间紧张了起来,队友纷纷表示不是自己说的话。见鬼了,难道自己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