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立刻摇了摇头,她不觉得这真的是鬼打墙,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你们听说过魔鬼楼梯吗?”

魔鬼楼梯,是一个数学里的悖论,也叫彭罗斯阶梯,是一个在三维空间里不可能实现的情况。

“那个不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实现的吗?”透视平时也了解过一些数学知识,知道这个不可能在现实中造出来。

“但如果将彭罗斯阶梯的形状改变一下呢?”黑白微微一笑。

改变形状?透视像身后望了一眼,明白了什么,用手机里的软件调出了一张图片,图片里是一个圆圈,圆圈上面是整齐的折痕,凹凸不平的圆环将一根柱子围绕在中间。

“你的意思是,通过改变阶梯上的重力分布,来达到彭罗斯阶梯的效果?”

“没错。”黑白打了个响指,“我们所在的阶梯没有柱子,无法根据柱子之类的参照物来确认我的猜测。既然如此,那就只要制造一个参照物就可以了。”

制造一个参照物?众目睽睽之下,黑白拿出了金属骰子,朝墙上发射。这里的墙壁貌似并不柔软,黑白的金属骰子可以轻易地打出痕迹。

“队长你是要利用地磁场寻找出去的办法吗?”草木皆兵明白了什么,询问道。

“是的。”

拥有了闪电匕以后,黑白就拥有了感知地磁场的能力;即便这里的重力分布有异常,也没有人会想着去修改地磁场;正因为如此,他很轻易的就发现这里的阶梯和地磁场不是垂直的,那么就很容易判断出,他们脚下的阶梯和地面平行。刚才做的事,都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除此以外,刚才她就一直在思考破解的方法。既然为了掩盖重力分布有问题的情况,而没有在阶梯的中央设置参照物,仅仅是让正中央没有任何光线,看不到正中央,自然也看不到正对面,于是便发现不了魔鬼楼梯的问题。

假如说,有人往分布不均匀的重力正中央的那个圆点,扔进去东西呢?

金属骰子上有绳子连接着,绳子的另一端同样是一枚金属骰子,此时,正被黑白捏在手里。一个甩手,另一枚金属骰子飞了出去,黑白拉住手中的绳子,看着长长的绳子不断地滑落。很快,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从正中央传来,是金属骰子撞到了什么东西。

搬运听到,从包里取出飞爪,用力一扔,刚好挂住了正中央的东西。自告奋勇的搬运把绳子缠在了腰上,纵身一跃,随着分布不均匀的楼梯旋转着滑动;旋转的快要头晕了,才到发出声音的地方,打开手电,是一个木制扶梯。难怪队长用金属探测的能力探测不到什么,原来是木头做的。得赶紧通知他们,解开了绳子的搬运,吹起了口哨,将信息用口哨里的摩斯密码传递给大家。信息传递完毕,在绳子的一端绑上重物,朝着来的方向扔了过去。

几分钟后,所有的队员都来到了中间的平台,平台上是一个木制的扶梯,上方有一个洞,刚好足够一个人进出。也不知道平台这里是动了什么手脚,站在上面能够看到东西,但是视线到达不了楼梯,楼梯上又看不到正中央的平台。

一个一个轮流进入了洞口,眼前的,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正是火花发现太师椅的房间。令人惊恐的是,太师椅已经焕然一新,没有丝毫的灰尘和破损。

椅背上写了几行字,分别为:“谶:天有日月,地有山川。海内纷纷,父后子前。”以及“颂:战事中原迄未休,几人高枕卧金戈。寰中自有真天子,扫尽群妖见日头。”

“推背图?”由于平时喜欢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籍,上升一眼就看出这几行字的出处,“是第十五个卦象诶。”

没有理想中的反应,黑白反而沉默着发呆,本来这时候队长都是会仔细观察这把椅子,然而现在她却仿佛在回忆什么东西一样。上升想要说什么,被沟通拦住了,示意她别出声,不要打断队长的思绪。

沉默了许久,大家都坐在地上吃东西休息一下,黑白也在地上坐了将近半个小时。打破沉默的,还是思考中的黑白。

“有件事,我要和你们说。”郑重的黑白吓了大家一跳,这么正式,难道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出于接下来的事件牵扯到监视者的原因,黑白先了解了一下大家知不知道监视者,以及对监视者组织情况的了解深度。因为黑白自己就是监视者,组织里的人也都知道,所以和队员解释起来就方便很多了,队员对监视者以及审判者的了解,远远大于一般的天演者。

首先是推背图的原版,现在已经是远古遗物了,并且已经找到了使用它的天演者——地魁星,代号未来。天书并没有给三十六天罡的黑白阅读推背图的权限,只是告诉她现在流传的推背图被人打乱过顺序,修改过一些内容,要想知道真正的推背图记录的事,应当把现在流传的推背图倒过来看。

其次,推背图并不单单是预测,更多的内容是记录,预测的内容只有四分之一。格局也没有人们理解的预言东一区那么小,而是更大的,人们没有考虑过的个体。原版的最后一个卦象,也不是最终的结局,未来还长远着;最后一卦描述的,也只是一件大事的结束,新的循环的开始;人类身处的宇宙还在,循环就没有结束的时候。

“照队长你的说法,现在应该是倒数第四十六卦,也就是网上传的第十五卦?”上升听得津津有味,好像在听故事一样。

“是的。”黑白表示上升说的没错,也就是写在太师椅上的一卦,“你们思考一下,什么样的东西,面积范围比东一区大,经历的时间又和四十六沾边?”

面积范围比东一区大?那就只有全人类或者地球星系什么的了。四十六沾边的时间,难道是……

透视抬起头,与队长四目相对。此时的她,眼神就像一个和孩子对话的老人,正在教育懵懂无知的小孩子。

“你,猜对了。”黑白头一歪,调皮的露出微笑。

“我还不能确定是否和你想的一样。”透视摇摇头否认,更多的并不是不自信,而是不愿意相信,对此保持怀疑态度,“你所说的四十六,单位是不是十的八次方年?”

他似乎不是很有自信啊,不过他说的,和自己的猜测的完全一样,正是四十六亿年。

“正是。”

本身黑白她还是不确定的,但是这件事很重要;因为天书警告过她,一旦出现推背图的预言内容,与此同时又有反常的事件发生,说明有远古遗物要苏醒了。会陷入沉睡的远古遗物基本都是危机来临时,才会苏醒,被选中的人,必然会被牵扯进战争。倘若被选中的人不肯接受这股力量,他将永远也离不开远古遗物的作用范围。

队员们听得一愣一愣的,回过神来后,终于理解了。也就是说,他们中有人被远古遗物选中了。

“虽然如此,其他人还是有可能性出去的。我告诉你们这些,是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能够让远古遗物苏醒的危机,基本都是有外星文明介入,足够让大自然的生物重新洗牌的程度。一旦牵扯进去,基本不可能在危机发生后活着回来。”

黑白说的很慢,为了让大家能够接受,不至于太过惊愕。

黑白走上前,将闪电匕的尖锐部分对准太师椅,一道电流从匕首的尖端放出。接收到了这股能量,太师椅开始自己动了起来,所在的地方伸出了阶梯,与天花板相连,相连之处的天花板也开始移动,露出了宽敞的入口。

没想到,南宫南面无惧色,率先一步登了上去,队员们也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入口。按照位置推算,入口所在的房间,就是阳台被墙壁封死的房间。

房间内部是一个五颜六色的空间,不同的物体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奇特的物体共有九个,吸引着相互对应的九个人走上前去。只有指令和南宫留在原地,没有任何被物体吸引的冲动,她们俩,貌似没有被远古遗物选中。

触碰到属于自己的远古遗物的刹那间,九个人都失去了意识,远古遗物对他们的考验已经开始了。

远古遗物,伐桂之斧。

原谅色的光芒搞得小木有点受不了,等眼睛习惯了刺眼的光芒,才发现已经置身于一片森林里。森林中,鸟儿在树枝上扑腾来扑腾去,梅花鹿在小溪边上饮水。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让人有种不想离开的心理,与世无争,似乎也不错。问题是,一片森林里,没有大型的二级消费者,这合理吗?

一阵撞击声从森林深处传来,里面有大型的动物吗?

好奇心驱使着小木,少女步履轻盈的往森林深处走去,想要一探究竟。身上的疲劳自从来到这,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之前经历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一场过度真实的梦。这场梦,从拥有清晰的记忆开始就有了,一直做到现在;潜意识里,小木觉得眼前身处的森林,才是真实,才是睡梦之外的现实。

越是靠近森林深处,构成小木身体的上亿个细胞越是蠢蠢欲动,天演能力开始不怎么受自己控制了。背后和手臂似乎被蚊子咬了,有点痒痒的,仿佛受伤的皮肤快要痊愈的感觉,不过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

到达目的地了,是一片很大的开阔地,开阔地的正中央,是一棵十分巨大的桂树,淡黄色的桂花沁人心脾;如果弄一些桂花用来做桂花糕,味道肯定很不错。半个吃货的小木感叹着桂树超越常识的巨大,同时又不忘吃货本性。

撞击声还未停止,是什么东西呢?

围着桂树走,声音的来源出现了,是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正在砍伐眼前巨大的桂树。令人不解的是,年轻人手里的斧头给桂树造成的伤痕,在斧头下一次砍到桂树之前,桂树就自我愈合了。明知道这一点,年轻人却依旧挥动着斧头,重复着无意义的劳动。年轻人朝气蓬勃,仿佛不会疲倦。

“打扰一下。”小木上前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请问你是在做什么?”

年轻人停下了手里的斧头,回过头,露出一个憨厚老实的微笑:“我在砍树。”

“可是桂树被斧头砍了以后马上就修复了啊。”小木不解的说,她无法理解无意义的行为。

年轻人举起斧头,用力一挥,桂树上留下了一道比之前深的痕迹;再猛地一挥,痕迹还未愈合,就被斧头砍出了更加深的痕迹。

“你看,只要这样下去,只要时间足够久,我就能把桂树给砍断。只是我不愿意把眼前的桂树给砍了,不然就没东西砍了。”年轻人指着正在修复的痕迹,犹如在给小木讲解什么道理。

“这样子重复的行为有意义吗?”小木无法理解年轻人的行为,既然不想伐木,又为何要砍树呢?

“不一定哦。”年轻人摇头表示反对,“你看。”

顺着手指的方向,小木的目光落到了刚才斧头砍过的地方。

“这里的颜色,是不是和刚才不一样了?每当有旧的生命离去,条件适合的情况下,就会有新的生命出现,新的生命不断地取而代之,最后所有的东西都会不一样。但旧的生命离去的速度小于增加的速度,一个种群就会像被足够快的速度砍伐的这棵桂树一样,轰然倒下。”

没准说的太委婉了,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能否理解,年轻人心想。

小木朝着眼前的年轻人鞠了一躬,道:“谢谢前辈指点。”

哦?看来她明白了啊。明白就好,那我也没白指点她。

“晚辈还有一个疑问。”

“讲。”

小木拉起了袖子,露出了手臂上感觉痒的地方。

“请问这是什么?”

小木的手臂上露出了一些嫩芽的翠绿,还有一些嫩叶生长出来。

“那是后土给予人类的提醒。”前辈平静地回答。

后土?那不是掌管阴阳,养育万物的神吗?等等,监视者,远古遗物,盖亚意识……难道?

“没错哦,现在,你们把后土,称作地球。”前辈仿佛知道小木在想什么。

“可是。”小木还是有点奇怪,“提醒究竟是什么?是提醒人类的进化方向吗?”

“不。”年轻人有点失望,自己得说的再直白一点了,“现在地壳上最强大的物种是什么?”

“人类啊。”小木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那在动物出现之前呢?”

“植物啊。”

“光合作用出现之前呢?”

小木想要回答,却忽然发现自己明白了前辈的意思。地球曾经有过二氧化碳浓度远远高于现在的时候,过高的二氧化碳并不会毁灭地球。然而,现在大多数的动物是受不了过高的二氧化碳浓度的;人类现在是地壳的主人,一旦环境变化到人类无法适应,地壳的主人,又将回到上亿年前,最开始的,能够光合作用的生物。

“你能懂就好。”年轻人欣慰的笑了,将手里的斧头放到了小木手里,“需要的时候,就用它吧。你身上的提醒,是可以控制的,不需要的时候,就控制它缩回体内吧。”

接过斧头,双手却没有感受到压力,看起来很沉重,却十分轻盈。斧头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输入小木的体内,她不再压制这股力量,而是解开了心头的压力,让它自由地流动。小木的背后,手臂还有腿上,都长出了巨大的叶子;一朵朵美丽的黄色花苞,从马尾和头发中伸出,手臂和额头的青筋血管,都变成了翠绿色,犹如植物的汁液,在血管里面流动。远远看过去,此时的小木,仿佛植物所化的精灵。现在的她,是象征桂花的仙子,代表着桂树们,以及所有植物的灵魂;头发里的桂花,是生命力的凝聚,她将会成为最好的翻译,做到催眠都做不到的事,翻译植物的语言。

小木抬起手臂,跳起了舞蹈,在地面上轻柔的旋转,像是树林里吹过的风,微弱,但却波动人心。

小时候,小木学过一些兴趣爱好,唯一坚持下来的,就是舞蹈。她的妈妈将自己家传的舞蹈交给了她,只不过,她妈妈教她跳舞时,做的最多的,是让她观察植物,学习植物的习性。后来才知道,她妈妈祖传的舞蹈,是其中一位比较有名气的天演者创造的,训练的唯一作用,是让天演能力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唯一的不足,就是只有草木皆兵的天演能力才有效果,其他的天演者学了没什么用。

一副透明的手套,闪着诡异的光。

搬运从地上爬了起来,四周都是岩石,地上除了岩石,还有许许多多的矿石,以及名贵的宝石。黄金和水晶没有藏在岩层之下,而是裸露在地表。没有与其他的物质混合在一起,而是以纯净物的形式,大块大块的出现在视野里。对眼前的东西没啥兴趣的搬运,只关心怎么回去。

忽然,整座矿山晃动了起来。自己这么背的吗,刚来就遇到地震。还有,刚刚自己明明还在没有地震的地方,现在怎么又到地震带了?瞬间移动吗?还是自己昏迷后被人运到这里来了?

震动持续的时间很短,几秒后就停止了。沿着山路往山下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座悬崖边。奇特的是,悬崖并不是岩石组成的,而是一整块金刚石。悬崖的底部,一个人戴着拳套,正在用双拳打击巨大的金刚石。巨大的金刚石在他拳头的冲击下,裂开了缝隙,随着拳头的攻击,裂缝越来越大。但是他的拳头,每打出一拳,手臂和手掌都会骨折,并且血肉模糊;之后,又奇迹一般的瞬间修复,继续重复着破坏巨型金刚石的行为。

“喂喂喂,这么大的金刚石,弄坏了多可惜。”搬运并不觉得金刚石值钱,只是觉得这么大的金刚石作为大自然的奇观,就这么被破坏了多不好。何况,就算不用来观赏,这么大的金刚石也可以在科研或者矿物开采上起到很大的作用,何必就这么破坏呢。

对方停下了双手,转过身来冷峻的看了搬运一眼,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我的妻子在里面。”

“妻子?”这么一说,金刚石内部还真的有一个女性的人影。离得有点远,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手腕上戴着什么东西,泛着火山喷发时熔岩颜色的光芒。

“她是怎么被封印进去的?”好奇心被吸引的搬运,关切地问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你的双手受伤成这样,即便能够快速恢复,你的妻子被救出来以后也会于心不忍啊。”

男人靠在金刚石上,闭上了眼睛。他看起来很年轻,却流露出老夫老妻才会有的表情。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面前的人讲起了他的过去。

这个男人拥有着特殊的能力,力气很大,而且耐力很强,那些都是他的天演能力,无限耐力带给他的。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朋友,参与了与另一群智慧生物的战争;他的妻子和朋友们拼了命的战斗,让对方冲在前线的指挥官连续牺牲多人。战争是残酷的,因为科技的差距,妻子和她的队友们带去的上万人,还有上万个参战的物种,最后统计人数,只有两千多人活了下来,其他物种那里更是损失惨重。他的妻子属于实力较强的一百零八个人之一,结果一场战争,一次性死了七十二个人。

幸好,付出总是有回报的。敌方满打满算共有生物个体上万个,被己方以上亿个生命的代价彻底击溃,无人生还。也是在那次战斗里,他认识了妻子,妻子拥有巨大的爆发力,一拳的力量远远在自己之上。

好景不长,之前击败的对手再次卷土重来。他们是幸运的,从妻子的朋友那一代,活到第二次战争结束的,寥寥无几。没想到,队伍里竟然出了二五仔,为了阻止内讧,妻子动用了家传护腕里的所有力量,为队友们争取了时间;而她,成为了这颗金刚石里的一部分,动弹不得。

“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更快的把我妻子救出来,还能防止我受伤。”

“办法是?”

“随我来吧。”男子对着搬运微笑,搬运的心头觉得男子的笑容很熟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山洞里,是黄金制造的宫殿。墙壁上点着蜡烛,可总觉得在黄金的反射下有点晃眼。

男子此行的目的是一件宝物——刚体手套。戴上这副手套的人,全身将成为刚体,不受任何东西的伤害。神奇的宝物总是很难取得的,刚体手套也一样。宝物藏身于宫殿正中央的黄金之中,必须从正中央的大块黄金里,寻找到这幅透明的手套。

没错,手套是透明的,不小心松手就会掉在地上,很难找到。更何况是在这种只有蜡烛照明的宫殿里,而且还被宫殿的建造者放置于黄金之中。

“问题不大,一块一块的往外挖黄金就行。”直性子的搬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男子摇头表示这是徒劳。

当见到正中央的黄金地面时,搬运才明白徒劳是什么意思。他们面前的立方体黄金有十米的高度,长宽也是各十米;如果要一块块的挖并且不错过要寻找的透明物体,黄金的小块不能挖的太大,如此巨大的工程量,得弄到猴年马月才能完成啊。

“所以我才直接用拳头打,反正我的双手很快能恢复。真金不怕火炼,只要继续坚持,就算是金刚石,也会被我的天演能力破坏。”

等等,真金不怕火炼,那化学药剂呢?

“这件宝物能不能被化学药剂腐蚀?”搬运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但男子瞬间明白了搬运的意思。

“不怕,连王水也一样。”

“那就好办了,用王水腐蚀这些黄金,然后找到要找的东西。”

“好主意,我去弄材料。”男子很高兴,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

一段时间后,男子带来了整整一缸王水,用硅酸盐材料装着。还带来了两根很长的玻璃棒,用来夹取刚体手套。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终于找到了透明的手套,因为手套是透明的,所以包裹它的黄金被王水腐蚀时会有手套形状的凹陷。用玻璃棒将手套夹出来,又想办法彻底除去了手套上的王水,现在,刚体手套这件远古遗物到手了。

“这副手套是你取出来的,就给你吧。”男子把处理完毕的手套递给搬运。

“啊?”对男子的行为感到惊讶的搬运,发出了自己的疑问,“你是要我去救你的妻子吗?”

“她不止是你的妻子哦。”男子的身体渐渐地变化,开始模糊了,“自己的妻子,应当自己去救,所以我才把手套给你。”

自己的妻子自己去救?等等!

终于想起来的搬运,猛地一抬头,男子的身体已经模糊到只剩下轮廓了。他想起来了,难怪搬运会觉得眼前的男子眼熟,总有种以前见过他,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此时才明白,那张熟悉的脸庞,就是长大以后的自己啊。

“看来你明白了呢。”男子很欣慰,看了眼自己的掌心,已经完全不见了。

“你的身体……”搬运惊恐地指着男子,他的身体还在不断模糊、消失。

“呵呵,最大概率的未来,已经改变了呢。”留下这么一句话,男子彻底消失了。眼前猛地一黑,失去了意识的搬运再次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原本的房间里。

古朴的牛角梳,散发着朴实的光芒。一旁的饮血,也在光芒的簇拥下醒来。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醒来的饮血,心头冒出无数的疑问,回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这里是远古遗物制造的幻境吗?

环顾四周,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生物。

“谁!”饮血抄起腰间的鞭子甩出,直接攻击到了声音的来源,却没有任何东西在那里。

“快点出来,不要躲躲闪闪的!”

似乎听见了饮血的吼叫,声音的来源站了起来,发出一声鸣叫。

“年轻人,做事别太紧张。”看不见的生物,正在慢慢地靠近,似乎是一头牛。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才能离开?”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外面多危险,被远古遗物选中后就必然参与战斗。若想全身而退,最好的办法就是待在这,等战斗结束再出去。”对方引诱性地说着,希望饮血留在这里。

“我拒绝。”饮血义正言辞的回答,“我的朋友们都在外面,我要出去。如果我的朋友们去参与了战斗,而我却躲在这里,我就没有脸面去见他们了。”

“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对方冷笑了一声,“就算你不是为了面子,而是为了义气,可人家并不一定把你当朋友哦。”

隐形的牛踩了一下蹄子,一个屏幕凭空出现。屏幕上,是天演组织的队友正在收拾行李,而她自己的名字,被人从名单上划去,输入进了牺牲的成员。

“我怎么知道这个是真的?你能瞬间把我拉到这里,制造一些幻象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吧?”对朋友表示信任的饮血,没那么容易被挑拨离间。

“我说的不是他们,而是告诉他们,你已经阵亡了的那个女生。”

话音刚落,镜头一转,来到了一张可爱的脸上,她是,南宫南。

“哎呀。可惜了呢。要是你当时能够承受不白之冤,南宫的朋友就不会被发现了。要是南宫的朋友幻影没有被发现,也就不用加入进化组织,隐藏身份躲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