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有光,旁有蓝星;亿年之前,其星诞生。人类繁衍,其为文明;盖亚意识,亘古思想。何为天演?生存竞争;有监视者,维持平衡。提坦艾泰,熔岩流动;尼莫西妮,记忆过往。名雅典娜,智慧无穷;赫拉女神,血脉传承。拉切西斯,执掌生命;神王宙斯,运用雷霆。有喀俄捏,雪花霜冻;命运长女,监视时空。其下六人,荣辱与共;审判之日,捍卫光明。

黑白和南宫南下了飞机,走出了机场。南宫南手中拿着一个提包,黑白则拖着两个行李箱,背着书包,而且这两个行李箱还异常的重。

“南宫大小姐您好,大小姐已经在等你了。”一位执事在车旁叫住了黑白他们,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日语。黑白是一个字也听不懂,不过就算执事说的是英语,黑白估计也听不懂,毕竟黑白的英语水平差的可以。

“上车。”南宫南进了车,对着黑白说道。

黑白听到后,也跟着上了车,两个异常重的行李箱被塞进了车的后备箱。没了两只行李箱,黑白燕子一样进了车里。

车子载着两个人到了黄濑家里,黄濑家并不在城市里,而在一座山上。这下子有点难办了,就怕这里有天演者或者监视者动手,到时候要回去就有点困难了。

黑白一下车就观察起了附近的地形,南宫南则是一下车就轻车熟路的往屋里跑,找好久不见的黄濑。

黄濑穿着浴衣在大厅里等着,看到南宫南来了,急急忙忙的跑上前去,两个好长时间没见的朋友,一见面就拥抱在了一起,两个人的笑容和感情是真情流露,不像黑白,来这里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

黄濑穿的是一件黄色的浴衣,上面是粉红色的条纹;脸上化着妆,看着十分端庄;朝南宫南跑来时,木屐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过,当黄濑和南宫南停止拥抱以后,黄濑注意到了跟着进来的黑白。虽然黑白戴着黑框眼镜,低着头拉着手提箱。但是即便黑白躲闪着黄濑的目光,黄濑也能发现黑白身上的那股特别的力量。天演者可能认不出监视者,但是监视者之间是能够相互识别的,因为成为监视者以后能够感受天演者身上的力量大小。

黄濑眉头一紧,在心里防范起了黑白。

“南宫,你先去房间里吧。士郎,你去带一下路。”黄濑对着执事下令道。

黑白想要跟着南宫南走,却被黄濑拦了下来。黄濑用中文轻声问道:“你是监视者吧?”

什么?黑白心头一惊,这家伙竟然知道了自己是监视者。不过没想到她竟然会中文,这样子的话交流就方便了。先看看对方有没有敌意吧。

黑白点了点头。

“所以,东一区的监视者来到十一区,有何贵干?”黄濑用中文问道。

“我只是陪大小姐来的。”黑白答道,还是先不要暴露自己的目的。

黄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家伙真的不会说谎啊。可能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回答第一个问题时眼神迷离,但回答第二个问题时眼神坚定,眉头紧锁,而且手还捏紧了手提箱的拉杆。

“你真的不会说谎哦。”黄濑直接点破了,“嘛,既然是监视者,就来一场战斗比拼一下实力吧。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就尽我所能去帮你。”

“如果我要你们家的龙骨呢?”黑白眉头松开了,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那个得经过我父亲同意,毕竟他可是热衷于研究这东西呢。”黄濑头一歪,笑着问,“你也是想要研究?还是说有其他用途。”

“把地球的英雄安葬回应当安葬的地方,这个你身为监视者,应该知道吧?”黑白反问。

黄濑想了一下,回答:“如果你能够击败我,我就帮你求我父亲,但是求情能不能成功是另一回事。如果我打败了你,你要帮我联系其他东一区的监视者,我要和他们战斗。最后,我希望知道,龙骨究竟是什么物种的骨头?”

黑白权衡了一下,同意了。也告诉了黄濑,那块龙骨是鲸类的天演者的骨头,这种天演者在古代被叫做鲲,拥有在真空中生存的能力,同时能够承受接近于光速的压力,是地球上已知的,进化为超级生物的天演者之一。

十几分钟后,黄濑换上了道服,赤着脚来到了空地上,手里举着祖传的宝刀。

黑白的手里,则是拿着闪电匕,另一只手里拿着金属骰子,随时准备发射。

这场比赛允许使用远古遗物,所以双方一开始就召唤了远古遗物,准备使用全盛状态的天演能力。

黄濑到现在的经历,可以用一首打油诗概括:黄濑家有女,其名曰六花。出生与父走,七岁归老家。八岁学唐手,九岁会柔术,十岁练唐刀,十一合气道。十二成天演,十三拔宝刀。十四接家业,十五被选中。十六受训练,十七监视者。今与黑白遇,战斗即触发

黑白之前听天书说过,东十一区有两名监视者,一个代号投影,一个代号暴风。黄濑的远古遗物叫做斩风,能够控制气体。

不过,能控制气体又如何?气体流动的速度再快能比得上电传导的速度吗?

黑白的拳头捏紧,一股强大的电流朝四面八方无差别的发去。因为这片空地在黄濑家里,并且黄濑下过命令,不允许别人进来;所以黑白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电的力量。最关键的是,这里是室外,没有避雷针这种东西,天上还漂浮着云朵,只要自己愿意,自己就有源源不断的电力。

朝四面八方轰去的电流并没有攻击到黄濑身上,而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墙挡住了。

黑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个监视者还挺聪明,在战斗开始前就在自己和她之间制造了一道真空地带。这样子自己的电流传导不来,而如果自己靠近碰到真空,自己就会被自己的血压而压爆。

不过她少考虑了一个点,那就是,在真空中,自己的金属骰子的威力将不会削减。黑白从口袋里取出了金属骰子,甩向了黄濑,不过并没有用电子加速,而是用自己手指最大的力量发射。

黑白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用控制电子的能力发射金属骰子,是因为自己想要先试试黄濑的斤两。

黄濑拔出了宝刀,拔出的同时一个挥斩,金属骰子被砍中,不过并没有被劈成两半,而是弹开了。

黑白可以确定黄濑并没有用天演能力,而是用自己本身的力量砍中的金属骰子,而且在金属骰子上砍出了痕迹。这家伙的力量和速度,都强的可怕。黑白在路上听南宫南说过,黄濑她学过剑道和空手道,练过好几年,力气很大,没想到,竟然强到这个程度。幸好自己能够使用天演能力,否则,自己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现在开始我要使用天演能力了。”黑白一次性取出八枚金属骰子,夹在双手的手指间。

“那我也要出全力了。”黄濑话音未落,一股强劲的气流,包裹住了黄濑的宝刀。

黑白双手一甩,八枚用电子加速过的金属骰子飞向了黄濑。

黄濑见黑白要发射,便抬起手,一股高度压缩过的空气墙,堵在了黑白和黄濑之间。

其实黑白在发射后就发现了,自己和黄濑之间的真空地带消失了,他们之间的空气变成液体了。

八枚金属骰子的速度变得很慢,黄濑挥舞起了宝刀,快速的挥砍八枚金属骰子,刀的速度比之前更快,而且完全没有受到液态空气的影响,像是在比普通的空气更加稀薄的空气中挥砍一样。

不过,这全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黑白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股强劲的电流射向黄濑,因为没有真空地带,所以这次的电流毫无阻碍的射向黄濑。

黄濑还没砍开所有的金属骰子,电流的传导速度是光速,绝对在黄濑砍开所有的金属骰子前电到黄濑自己。如果黄濑制造真空屏障,还没砍掉的骰子就会打到自己身上。

不过没有犹豫的机会了,只能赌一把!

黄濑在黑白释放电流的那一刻,及时制造了真空屏障,电流并没有传导过来。但是还没砍掉的最后一枚金属骰子,打到了黄濑手臂上,黄濑感觉到手臂传来一阵剧痛,右手手臂举不起来了。

“你疯了?我的电流最多把你电晕,但是金属骰子是会打伤你的啊。幸好我没有出全力发射金属骰子,否则你这条手臂就废了。”黑白吼道。

黄濑笑了笑,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但是黑白完全理解黄濑的手臂有多疼。

“还是停下吧。我认输,你赶紧去看医生。”黑白说道。

“容我拒绝。”黄濑六花一字一句的回答,“你应该听南宫说过吧?我是在比较严格的教育环境下长大的。东十一区的动漫产业很兴盛,然而我很少有时间看ACG的东西,平时除了学习,就是训练剑道之类的东西,训练完之后还要学茶道。”

“这和你的伤有什么关系?赶紧看医生,否则会留下后遗症的。”黑白不知道黄濑说这些东西要做什么,她总不会是想要……

“我的爷爷是昭和年代的人。”黄濑说道,“因为他从小的教育,所以只要我还能打,就不能认输。别人可怜我而认输,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侮辱。”

黑白不知道说什么,不就是争强好胜,并且想要赢的完美吗?但是就算这样也没必要在平时切磋时做到这种程度吧?现在东十一区都是平成年代了,怎么还有人有昭和年代的思想?

“你现在心里一定在吐槽我怎么会这么古板吧?但是你有资格吐槽我吗?你在车上听的歌被我的执事听到了,你不也在听Катюша吗?你自己不也喜欢过去的东西吗?”黄濑反问。

貌似还真的是这样,自己平时很喜欢听Катюша,还有The British Grenadiers,以及The Star-Spangled Banner,Dschinghis Khan这些老歌或者比较老的曲子。黑白在心里一想,还真是这样,不过自己听喀秋莎只是因为觉得好听,跟黄濑不一样。黑白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内心过于细腻,平时也不喝酒,上次天书去北一区见那里的监视者,带了一箱伏特加回来,结果自己完全没喝。反倒是生死去西二区见监视者带来的大吉岭红茶,被自己喝了不少。

生死去西二区回来的时候心情倒是很好,而且还学会了绑西二区的古典发型,要知道她以前只有披头散发和马尾两个发型,看样子生死和西二区的监视者交谈的不错。

黄濑用还能动的左手手臂单手举刀,一股强劲的风吹来,汇聚到了黄濑的刀身上。黑白自知现在阻止黄濑的最好方法,就是彻底将其打败或者电晕,因此,也拿出了闪电匕,两人头顶的天色产生了变化,打起了惊雷。

一首刻印在闪电匕里的诗伴随着雷鸣,进入了黑白的大脑里,虽然黑白不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但是却不自然的在心里复述了一遍:闪动之速疾如光,电子移动露锋芒。雷声轰鸣惊世人,霆击云层暗夜亮。

一道惊雷劈向了黑白,击中了黑白的身体,黑白闭上了眼睛,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黑白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的电子运动,这是闪电匕的力量吗?自己似乎无法控制这股力量,自从取得了闪电匕,只要遇到强大的天演者,自己的这种能力就会发动。

雷电所携带的电能十分庞大,平时一道闪电只持续零点一秒,但是因为黑白的远古遗物,这道闪电持续了十多秒;而在这十多秒的时间里,黄濑的远古遗物也收集足够了风的力量,可以发射了。

黑白扔出自己的大型金属骰子,这枚金属骰子有网球的大小,不过黑白不打算把闪电匕里的电力一次性释放,他打算慢慢的释放,以防增加的力量过大而伤到黄濑。

黄濑朝正前方一劈,一道足球大小,但是风速极快的龙卷风,朝着黑白飞去。这道龙卷风如果碰到了人,不止是被风力刮伤,其力量甚至足以将骨头扯断。黑白也在黄濑劈下来的那一刻,将电力注入了金属骰子,金属骰子瞬间加速飞向了黄濑。

给金属骰子释放的电力,成为施加在金属骰子上的安培力,但是却又被黄濑的风力挤压,金属骰子就这样被挤在半空中。

虽然因为巨大的风力,导致双方眼睛有点睁不开,黄濑和黑白只能通过各自的天演能力感知情况,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双方都没有出全力。

黄濑点了点头,她不知道黑白能否感知到。过了一会儿,她感知到了黑白脸部的空气流动,黑白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么,我就出全力了!

黄濑用力将刀尖往下压,释放出的龙卷风威力增强了不少,黄濑她,出全力了。

黑白加大了电力,将电能释放的更多了,但是还是将安培力和风力保持相等,金属骰子仍旧被维持在两人的正中央。

黑白并没有出全力,他是想要让黄濑这家伙知难而退,否则,自己出全力必然伤到她。自己之所以保持面不改色,也是为了让她早点放弃,知道两人的差距。黄濑的天演能力的训练方法,估计是单纯的训练意志,光凭这一点,她就不可能是审判者组织成员的对手,就算自己是东一区监视者里最弱的,只要她不像幻影一样耍点阴谋诡计,她就很难赢的了自己,毕竟东一区的监视者,可是对地球最忠诚的人类啊。自己也是在加入监视者组织一定时间后,才明白监视者组织真正的潜规则的。也正因为这么一条潜规则,东一区的监视者才能在上千年的人类历史中,一直维持着人数最多,最受地球信任,也一直是最强的那一批监视者。

以西一区的文化,不,或者说以西方的文化,除了达尔文那种天才,几乎不可能能够出强劲的监视者。但是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这一届的西一区监视者却很强;自己似乎知道天书之所以一直对西一区的监视者保持怀疑的原因了,天书怀疑的是,有外星文明参与了地球正常的生存竞争。

不过东十一区的监视者也一直是不弱的,至少在平成之前不会有弱小的监视者出现;可惜现在已经是平成了,ACG会对现在的年轻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自己没法预料。自己和天书虽然同样喜欢ACG文化,但是东一区监视者受到的影响很小,毕竟东一区的监视者,没有一个因为ACG文化而认为人类生来就比其他物种高贵的。平成之前的东十一区的监视者虽然人数少,但是也算是默认着进化的规则,所以从来没有出过弱者。

虽然ACG作品中经常有输出全靠吼这个梗,不过现实中监视者之间的决斗应该不会有人乱叫吧?毕竟这种行为会浪费自己的力气。

黑白另一只手朝天一指,一道雷电在云层中劈过,不过黄濑并没有因此走神,而是紧盯着黑白。这家伙,自己想要让她走神,然后自己假装滑倒晕掉,这样子给她一个台阶下都不行吗?

唉,怎么办呢?虽然因为有远古遗物的保护,监视者因为使用天演能力过度,而导致器官衰竭的概率很小。不过自己还是得考虑风险,这样子下去,黄濑天演能力使用过度的概率还是很大的。要使用外骨骼吗?这样子就能够近身和黄濑硬刚,自己也可以趁机夺下黄濑的宝刀,这样子黄濑就会因为太累晕倒,就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天书说过,外骨骼不能够随便使用,毕竟外骨骼的存在,不能让监视者与审判者以外的天演者知道。

黄濑的额头一直在出汗,汗水又被强风吹走,消失在了空中。黄濑知道这样子下去不是办法,自己的手臂已经撑不住在不断的颤抖了,而黑白虽然也有点卖力,但是还没出全力。要兵不厌诈吗?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解除现在的问题呢?

等等,可以这样子。

黄濑右腿朝后一蹬,一股强劲的气流将黄濑托了起来,朝空中飞去。而因为还在输出风力的关系,金属骰子斜向下砸进了地面里。

什么?黑白惊了,自己竟然没有考虑到这种操作,得赶紧防御。

黑白马上收回闪电匕,朝空中一划,可是已经晚了。黄濑已经在身边聚集了八个压缩空气制造的空气团,她以极高的速度一个挥斩,八枚空气团马上要到达黑白这里了。

这些空气团都是高度压缩的空气,如果碰到自己的时候引爆,肯定会炸伤自己。如果自己在这里受伤,取回鲲骨就会很麻烦。看样子,得用外骨骼了。

一道生死契约出现在了黑白面前,上面的文字闪着金色的光;这是人类语言里从未遇见过的文字,因此,地壳上还没有人能够翻译这张生死契约。金色的盔甲部件在一瞬间组合到了黑白身上,此时的黑白,像是伴随着雷霆诞生的雕像。

八团空气打到了黑白的外骨骼上,产生了巨大的爆炸。黄濑原本想要用不会伤到人的压缩空气,但是因为之前体力消耗过多,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了,不小心用了威力最大的空气弹。

即便有外骨骼,空气弹的爆炸威力仍旧把黑白震的脑袋疼。用这么大威力的空气弹,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幸好自己及时使用了外骨骼。

黑白半蹲到地上,喘着粗气,自己快被震晕了。不过,黄濑她的天演能力失控,用了威力这么大的空气弹,自己估计已经……

黑白抬起头,看向黄濑,她已经晕倒在地上了。

黄濑的执事跑了进来,抱起了黄濑,跑着步走了。这家伙,是想要带她去看医生吗?

黑白换了个姿势,坐到了地上,过了一会儿,有撑不住躺下,慢慢的睡着了。

黄濑的私人医生帮助黄濑检查完,绑好石膏固定好后,又开了几副药,之后跟执事说了几句,便离开了。

黄濑在昏迷了三个小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后问的第一句话,是:“那个东一区的监视者呢?”

“在你们战斗的地方睡着了,他似乎前一天没睡好。我已经把他带回来并盖好了被子,门外已经派了天演者看守。”执事回答道。

“嗯,不过不要伤害他,他想走就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他在和我战斗时处于没睡好的状态,却还游刃有余没有出全力。最后还用身体硬接了我最大威力的攻击,实力强的可怕。”黄濑嘱咐道。

执事拿出平板,将监控视频调出来给黄濑看。

“他貌似召唤了铠甲一样的东西,他躺下后铠甲就自己消失了。不过大小姐你的攻击炸出了一些铠甲的粉末,已经派人去化验了。”执事又调出了目前得到的化验结果,“大小姐,这是一种原子级别的物质构成的铠甲,每一个原子,似乎都是一个能够发送信号,与使用者的大脑连接的计算机。这些东西平时似乎分散在空气中,在使用者需要时组合出来,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在不断的把空气中的物质分解成质子、中子、电子和更小的物质,然后再制造出新的这种原子,用来填补在战斗中损失的原子。这种科技水平,恐怕百年内人类也很难达到,除非出现足够多的天才,或者有人把这种技术传授给人类。”

“你的意思是?”黄濑摸着下巴,问,“他们东一区的监视者,就算是来者不善,我们也阻止不了他?”

执事点了点头。

黄濑挥了挥手,执事退出了房间。

黄濑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力气,颤颤巍巍的连木屐也穿不进去。算了,再休息一下吧。

监视者基地里,天书正在打游戏,虽然他技术很菜,但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技术比他更菜;自己似乎得反省一下为什么会匹配到这种队友了。

可是,技术的差距再大,也比不上运气,对面居然有人挂机,然后还有两个对手吵了起来。结果这两个人光吵架不打了,剩下两个对手虽然不弱,但是还是被天书翻盘了。所以说,要是没有翻盘的决心,就不要打输出位。

天书把电脑关了,从书架上取下了进化论与伦理学。人呐,每天一定要多读书,这样子就算和人吵架也会吵的有文化一点。更不要说与人争论了,虽然自己现在已经不喜欢和人争论了。

门外传来了催眠的高跟鞋声,是催眠进来了。

“东十一区的监视者和闪电战斗,闪电为了不被炸伤,使用了外骨骼。”催眠把自己要说的事说了。

天书合上了书,思考了一下,道:“那家伙在去东十一区前才签订了生死契约,现在还不能够使用二档,如果遭到多名天演者和监视者围攻,还是会有危险的。何况他使用了外骨骼,东十一区那里的变异组织成员不会坐视不理的。”

“应该不会吧?黄濑家的保密措施还是不错的,应该不会有变异组织的人混进她们家去。”催眠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小心点总没错。”天书站了起来,“审判三组的昊天应该在东十一区吧?”

催眠点了点头,昊天他去秋叶原了,如果要赶去帮闪电需要一点时间。

“让他解决完自己的事后去帮一下闪电,他的天演能力行动速度挺快的。”天书对催眠说道。

“好的。”催眠走了出去,给昊天传递了信息。

昊天他的天演能力是纯粹的体外细胞,能力和吞噬有部分重合,但是综合实力还是昊天强。

晚上,商店街上灯火通明,今天刚好是夏日祭,可以看烟火。

黄濑穿着黄色的浴衣,绑着团子头;南宫南则是穿着蓝色的浴衣,披散着头发;两个人走在街上,重温一下小时候的时光。

商店街中心,一群壮汉在敲着太鼓,额头一滴滴的在落汗。

“我们去捞金鱼吧?”黄濑提议道。

“好啊。”

两个人走到金鱼摊,摊前有不少人。

轮到两个人了,两人开始各显神通。黄濑用她极快的手速捞着金鱼,将金鱼捞到碗里,而南宫南太久没玩过捞金鱼,手生了,弄破了好几个捞金鱼的斗。

黑白没有跟着南宫南出来,而是在房间里休息;要说原因,一个是不想打扰南宫南,还有一个是外头有人看守,自己想先了解一下这些人的斤两。

黑白打开自己的书包,将宣纸铺在了桌子上;自己的心境有点乱,所以黑白打算像天书一样练一下字,平复一下心情。

黑白拿出毛笔,用水湿润了笔尖,在宣纸上写了起来。自己的字也不怎么好,而且因为心境有点急躁,自己写的有点乱。

黑白的蓝牙耳机里放着Dschinghis Khan,雄壮的音乐组成黑白落笔时的BGM,黑白也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Dschinghis Khan放完了,音乐软件自动放起了下一首歌,是北一区的歌Катюша。黑白当年在看番时,看到一个叫喀秋莎的角色坐在喀秋莎上唱着喀秋莎,就喜欢上了这首歌。

至于Dschinghis Khan,黑白是单纯的觉得这首歌好听。

黑白停下了笔,自己写了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中的倒数第二段,最后几句气势磅礴,自己非常喜欢。

每个人都有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能做的事越多,责任就越大。年轻人能做到很多事,也能够享受到很多事;就像梁启超先生说的: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

上一代监视者没有做成的事,由我们这一代做;我们这一代做不成,就由下一代做;总有一天,监视者会尽到他们的职责。

黑白放下了笔,回到了床上,回想起了自己在知道监视者组织存在前,催眠对自己的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