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那位小姐姐在想如果你出全力,会有多恐怖呢。”催眠的声音在闪电大脑里响起。

“你能不能经过别人允许后,再进别人大脑看别人在想什么啊?”黑白在心里吐槽,黑白知道催眠能够听到自己所想的这句话。

“嘛,别在意,反正我只是看看你现在有没有监视者不应该有的想法嘛。”催眠满不在乎,谁让你不是天书和他的继承人呢?他们俩的想法我可没有权限探知,毕竟他们是最受地球信赖的地壳上的人类。

有事吗?黑白直接问。

“我,天书,时间,板块和我们四个的继承人要离开地球一段时间,接下来两个月你们可能就联系不上我们了。”催眠咽了一口口水,黑白知道,这家伙又在眼馋别人在吃的冰激凌了,这家伙肯定是在冰淇淋店前面。

就你们几个?黑白在心里问。

不止,还有黑白手下的特别行动组,他们可是也有远古遗物的天演者哦。而且他们六个在不使用远古遗物的情况下,也能和使用远古遗物的实力一般的监视者打成平手。还有目前我们几个里只有天书能使用的外骨骼,他们也都能够使用哦,而且还都能够开二档呢。毕竟几个继承人都是六个人里的氢键训练带出来的,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

嗯?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当监视者呢?黑白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与他们最适合的远古遗物不是监视者位置的远古遗物,除非天书开了紧急系统,否则监视者的位置就只有我们八个。催眠指向了巧克力冰淇淋,对店员说我要那个,然后,黑白听到了一阵嘴馋的内心想法。

“你在买冰淇淋时能不能只使用单向的心灵沟通?你这样搞得我也有点想吃冰淇淋了。”黑白尴尬的说。

“那就先聊到这吧,我先吃冰淇淋了。”催眠停止了心灵沟通。

妮妮家里,警察已经开始检查现场了。

警方在妮妮的右手手指上检测出了可被皮肤吸收的毒素,桌子、桌子上的东西和电脑键盘都检测出了微量的毒素,但是量都没有手指上的多,看样子应该是她的手指沾了毒素后碰过的。

这几天接触过妮妮的人自然被列为有嫌疑的人,总共有三个人,一个是妮妮妈妈,一个是茹饮血,还有一个是茹饮血来过之后,也来看望过妮妮的人,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做范仁。

妮妮妈妈毕竟是妮妮的母亲,如果真是她干的,就应该不会报警而是伪装成自杀了,所以妮妮妈妈的嫌疑其实并不大。至于茹饮血和范仁,她们俩一个是在一周前来过,一个是在两天前来过。法医检验出的死亡时间是在尸体发现的那天下午,所以两个人的嫌疑其实也很微妙。妮妮是个宅女,这几天因为学校放假,妮妮就一个多星期没出过门,所以这一个星期接触的人就这么三个。

一个梁祝公园内,情侣们在花海里一起走来走去,也有停下来摄影的。这么一番美丽的景象和美好的时光,真希望能够永远停留。醉人的花香与美好的爱情,是最好的映衬。

天书和催眠两个人也手拉手在公园里走着,催眠的手里拿着一个冰淇淋吃,那开心的表情像个孩子。天书则是低头看着路面,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话说。”天书开了口,“生死和闪电他们俩的感情进度咋样了?”

“还能咋样?”催眠的嘴巴停了下来,“闪电那家伙比你还木头,得亏生死不介意也相信闪电不会对南宫南有什么想法,否则生死早就闹到我们这了。”

闪电这家伙和生死其实也并不算是真的确认了关系,他俩虽然都互相亲过了,但却还是用代号互相称呼对方。在外人面前也是保持距离,只有私下里会拥抱一下亲一下或者做一点亲热的动作。

“还有,为什么来梁祝公园要我穿成这样,别人会以为我们俩是百合的吧。”

“因为你这样子萌啊。”催眠笑嘻嘻的说,“虽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们八位监视者你是队长。但是约会的时候还是要听我的哦。”

催眠这家伙的趣味真的是没法形容,哪有要求自己对象女装的啊。虽然小裙子和长筒袜确实很舒服就是了,幸好自己让特别行动组的组员把自己的头发变长到及腰了,而且自己本身就没有腿毛和臂毛,否则肯定要被人当成变态。

现在算是最后几天休息了吧,几天后就要启程去外星文明考察了。希望能够开拓一下他们的眼界吧。

当年的特摄奥特赛文里,赛文知道了农马尔特人是地球的原住民,但还是帮助人类杀死了农马尔特的守护兽,让农马尔特人没有办法夺回自己原本的土地。这样子的选择,他们早晚会面临,而且已经很快了。三年的时间,不知道来不来的及。

嘛,希望我们的继承人在面临选择时,不要做出对地球来说是错误的选择。否则,前任天书向地球的死谏,就白费了。虽然我们现任的八个监视者,已经几乎不可能有机会活到那时候了。但是,我们也必须为我们的继承人铺设好道路。自己是地壳上的天书,就算救不了地壳文明,也要与地壳文明共存亡。

自己对文明的定义与常人不一样,在自己眼里,每一个有可能或者已经进化出足以使用科技的智慧的物种,都是地壳文明的一部分。地幔文明和地心文明的天书如果知道自己这么想,估计会笑死。

毕竟他们的价值观和我们不一样,在他们眼里,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被称作文明。在他们眼里,不同物种都进化于同一物种,所以,所有的物种都是平等的。他们怎么对微生物的,就怎么对植物,怎么对植物的,就怎么对其他动物,怎么对其他动物的,就怎么对自己物种里的生物。

也因为这种在地壳文明的人类眼中,可能会觉得残酷的价值观。地壳文明的人类的价值观,在地幔文明的人类眼中,地壳文明的人类很“虚伪、圣母”。

地球的思想被人类称作盖亚意识,但又与人类对盖亚意识的理解有些许区别。

自己在成为天书之前,曾经去过某个外星文明考察,那个文明后来被自己的星球的意识给判定为背叛母星,被自己的星球覆灭。希望人类能够谦虚,不要重蹈这个星球的覆辙,否则,可不只是圣经和东一区神话中记录的大洪水那么简单了。

一处空地之上,氢键和概率面对面站着。

“老师,我还是没有开二档的能力吗?”概率有点失望,毕竟自己做了那么多训练了。

“开二档靠的是对地球的忠诚和对地球上的法则的领悟,光靠训练是训练不出来的。”氢键走上前,摸摸自己小徒弟的头说。

氢键叹了口气,说句实话,这一届的继承人中概率算是天赋最好的了。这届继承者说句难听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那六个人的转世,他们沉睡的第二人格是那六个人的话,自己在审判者组织里带出来的学生都比他们厉害。

不过天赋不好归不好,还是得教。

“好久没有实战训练了,用极限的压力刺激你一下,说不定你就能够唤醒第二人格了。虽然二档我帮不上忙,但第二人格还是可以试试的。”

概率点了点头,自己的计算类天演能力开启了。自己的太阳穴附近的青筋,显露了出来。

氢键一抬手,空气中出现了一个个小冰锥。对于氢键这种熟练掌控了天演能力的天演者,只要不是极限使用天演能力,就不会出现青筋暴起这种情况。而概率因为不是特别熟练,只要稍微认真一点使用天演能力,就会青筋暴起。

氢键朝概率弹了一下手指,冰锥朝概率飞去。毕竟是训练,自己射出的冰锥连一成的力量和速度都没有。

概率的天演能力开始计算,当冰锥全部进入概率视野的那一刻,所有的冰锥的行动轨道,已经被概率知晓了,同时知晓的,还有如何躲避这些冰锥的方法。概率往地上一趴,同时向一旁滚动了720度,单手一撑站起,氢键射出的冰锥,都插在了地上。

“还有呢,我要增大速度了。”氢键把带来的农夫山泉往天上一泼,矿泉水升到了平时根本上升不到的高度,在距离地面六米的高度分散开,凝结成冰锥,像箭雨一样从概率头顶落了下来。

概率的手里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化成了一叠书页。这是天书放在概率身上的无字天书的书页,用来保护概率和让概率提前熟悉无字天书的使用。

概率把手中的书页往上空一扔,书页以肉眼很难捕捉到的速度向冰锥飞去,在冰锥雨中移动,冰锥被天书的书页劈成了碎冰碴。

概率有点头痛,刚才使用天书书页时,需要精确计算到冰锥雨的每一个分子,天演能力消耗过度,明显有些吃不消了。

氢键把剩下的矿泉水往手上淋,一把冰剑结在了氢键手臂上。氢键挥舞起冰剑朝天书刺去,概率你能否凭借这次极限来唤醒第二人格呢?

糟糕,我的天演能力停止了,冰剑的轨道和氢键老师接下来会用的招数无法计算!

“我要输了……”概率看着冰剑刺来。

真的吗?一个女性的声音在概率大脑里响起,在概率反应过来的那一刻,身体的控制权已经不在自己手里了。

“吾辈无意之所言,皆为毒奶,修改过去,控制未来!”

在看到概率的眼神变化的那一刻,氢键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冰剑也在那一瞬间融化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千年之前,第三次地球外太空战争人类领导者——天书女神。天演能力是毒奶,刚才那句话说完的那一刻,就是我的天演能力发动的时候。”概率向氢键伸出手,“东一区现在是用这个握手表示问好的吧?”

氢键也伸出自己的右手,两个人握了握手。

经过这一次,概率的计算上限将会大幅度提高,之后再使用天演能力只要不接近极限也不会暴青筋了。

梁祝公园内,天书和催眠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催眠的冰淇淋已经吃完了,现在正抱着天书的手臂,闭着眼睛靠在天书的肩膀上。天书的头也微微往催眠一侧靠,另一只手摸着催眠的头顶。不过路过的人里,除了几个腐女看到有点兴奋和几个很淡定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有点惊讶。

虽然这样子对颈椎不太好,但是很舒服。催眠的头发很柔软,催眠的手臂和身体既温暖又舒服。天书虽然一直都很冷淡,但是在这种时候,天书也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天书的皮肤很白,因此这时候可以明显的看到天书的脸红了。天书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要克制,但是自己的欲望有点管不住了,看着催眠的可爱的嘴唇,自己的心痒的要死。即便不停地在自己的脑子里背诵金刚经也无济于事,催眠好像睡着了,天书的脸悄悄的靠近催眠……

然而,就像动漫里的套路一样,男主女主卿卿我我的时候肯定会被打断。天书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虽然静音了,但是天书灯笼裤的裤袋的振动,还是把催眠吵醒了。话说灯笼裤的裤袋也太浅了,穿着灯笼裤时总要担心裤袋里面的手机掉出来。

天书无奈的拿出手机,是闪电打来的电话,闪电不发短信而是打电话,说明有事情发生了。

“喂,天书吗?上次申请调到我手下的那个饮血出事了!”闪电的声音很急,“她在某件案件中有嫌疑,正在接受警方调查。”

“为什么急成这样?你的调查能力不弱,你只要愿意查,凶手肯定能找到。如果真是饮血干的,怎么做你也懂,这种事情你不可能护短。如果不是饮血做的,你找到真凶就好了。”天书很奇怪,难道这件事和他服务的大小姐扯上联系了?

“但是嫌疑人就只有死者的母亲、饮血和另一名女生,死者的母亲作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另一名女生是大小姐曾经的同学,现在大小姐已经让她爸找关系让她进现场了,而她自己赶去现场,说一定要找出凶手是谁,帮自己的同学洗清冤屈。”闪电焦急的说。

“哈?她就没想过万一自己同学是凶手怎么办?”天书对这个女生的一根筋程度感到惊讶。

“我也问过她了,她说她了解她同学不会做出这种事,凶手肯定是那个茹饮血。”闪电差点被南宫南气死。

都还没调查就认准凶手,而且还不经确认就相信自己同学,这一根筋程度真的是南宫家的继承人吗?南宫先生究竟是怎么教育自己的独生女的!

天书思索了一下,对电话那一头的天书说道:“闪电你先不要急,首先不要和南宫南说饮血是你未来的手下,否则她肯定会觉得你在护短,影响你调查。其次,我想办法远程把死者妈妈的和案件有关的记忆复制一份输入到你大脑里。最后,我提醒一点,不管结果如何,凶手是谁,都别在这种事情上护短。明白吗?”

“明白。”

催眠抱住天书,把头靠在天书肩膀上。

“亲爱的。”催眠紧紧抱着天书,“做好事就回来,多陪陪我,我怕再过一段时间就没有机会了。”

天书在催眠额头上亲了一口,催眠抱得更紧了。

“我弄好马上回来,别担心,等这次事件被完完全全解决后,如果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把自己监视者的位置给我们的继承人。我们自己就退休,一起好好地过普通情侣的生活。一起考研,一起工作,一起结婚生子。”天书安慰道。

催眠点了点头,但却迟迟不松手,生怕没抱够。

对了,天书突然反应过来,我穿着lolita怎么进男厕所啊……

案件现场,妮妮家里拉起了警戒线,门外聚集了看热闹的邻居。一听说出案子了年轻人就跑来了不少,大部分都是猎奇心理,老年人因为胆子小来的人不多。但是因为围观的人多,黑白和南宫南挤进去费了不少力气。

南宫先生找过关系了,负责这件案子的警官也听说过南宫南的破案经历(其实是黑白的),所以就把两个人都放进去了。

南宫南穿着中跟鞋再套上鞋套,走起路来声音怪怪的。

天书已经把记忆放入黑白大脑了,黑白过了一遍,其中有几个想法要印证。

首先,黑白进入房间,看了一眼妮妮的桌子,第一个想法得到了验证。桌子上的东西整整齐齐,甚至连笔杆的朝向也和橡皮完全平行。书柜里,书的书脊整齐的排列成了一条直线,而且按照一二三四排列。这个女生和自己想的一样,有轻微的强迫症。

其次是第二点。黑白戴上手套,一本一本的检查书柜上的书。这个女生喜欢用书签,可能是不喜欢在书页上折角。不过毕竟这个女生有强迫症,不想在书页上留下痕迹也正常。不过这本书的这里有折痕,而且已经被弄平了。

黑白看了下排在后面的书,果然是已拆封的系列书里最后一册,后面的几册书都没拆封过。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只要指纹验证结果出来,结果就解开了……

“有个不好的消息。”生死走到了小吃店里,一屁股坐在天书旁边,“这次的死者的天演能力很稀有。”

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原本催眠正在给天书喂东西,结果就这么硬生生插进来一个生死。而且……她为什么坐在天书旁边!

催眠冷笑了一声,这家伙不好好和自己的黑白待在一起,跑来我们这?

“对了,天书呢?还有,这妹子是谁?”生死问的问题,让天书把嘴巴里的汤喷到了桌上。

“我在这……”天书压低声音说。自己不会用伪音说话,所以尽量小声,不希望被人发现自己是男生。

“诶?原来天书你在这。”生死有点惊讶,“你好漂亮,要不你解除一下权限设置,让我弟弟用天演能力帮你把身体和基因改成女生?这么可爱当男生可惜了。”

天书很庆幸,生死刚才说这番话的时候把声音压低了。要是她说话再大声点被别人听到,那就太羞耻了。得亏这一路上没遇到认识的人,否则自己就真没脸见人了。

这次的死者的天演能力是什么?

催眠开启了大脑沟通,天书大脑里“说”的这句话进入了生死的大脑里。

生死也在大脑里回答了:随机使用。

随机使用?没想到除了自己手下的审判者队伍和进化组织的老大,东一区竟然还有第三个拥有这种天演能力的人。可惜这个小姑娘死了,否则收为己用多好。

如果你知道了这个小姑娘干过的事,你绝对不会想把她收为己用的。生死在大脑里回复。

难道说?

你和我弟弟经历过一样的事,所以我们基因姐弟当时虽然拒绝和天演组织合作,但还是跟着你干。生死在大脑里想到。

天书小的时候因为外婆信佛,所以受其影响也对小动物很温柔。虽然喜欢吃肉,但都不喜欢让被吃的动物感受太多的痛苦。

长大了以后,学习了生物,知道了生物进化网。在天书知道的那一刻,天书的世界观就坍塌了。自己为了存活下去要一直食用动物植物,同时也会一直死亡自己身上的微生物,但它们都是和自己来自于同一个祖先,也就是说自己一直在直接或者间接杀害自己的同类吗……

之后,天书就很喜欢写点东西,把自己迷茫的事写进自己写的小说里,希望有一天,有一个比自己更有智慧的读者回答自己的疑问吧。

不过很可惜,自己的作品被人批了。自己因为看过的日漫不少,所以自己喜欢在小说里用一些在ACG里已经变成套路的东西。然而,在某些网友眼里,这就是抄袭。仅仅是因为自己写的小说里用的ACG里的套路多了,导致自己小说的剧情与其他小说撞车了。幸好还有理智的人,指出两部东西都是套路作,很可惜,一顶洗地的帽子扣到了他们头上。天书心灰意冷,把书删了,把写了自己作品的草稿纸撕了,丢进了垃圾桶。缓了两个星期,才又能笑起来。但是心灵的创口,在遇到催眠后,才慢慢地被修补,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从那以后,天书陷入了迷茫,和现在的黑白一样。虽然这之后两年一直活的浑浑噩噩的,但是天书一直在不断的阅读:相对论、物种起源、进化论与伦理学等等。天书一直很崇敬这些天才,天书相信,人类中出过这么多天才,肯定有一个能够解决自己的疑惑。那几年,天书也一直沉迷于ACG中的子供向作品。子供向作品里的魔法少女、特摄片里的战士,为了自己的正义而战斗,所有的坏人都是绝对的,所有的好人都是绝对的,所有的正义也是绝对的,这样的世界多美好,要是自己能够出生在这样子的世界里多好。天书多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里面的魔法少女,虽然每天和怪物战斗,但是有能够使自己终生追求的东西,不用迷茫。

不过,再好的梦也只是梦,不可能发生在现实中。后来和其他人一起创办了天演组织,但还是维持着自己的浑浑噩噩的心态。

直到那一天,天书的第二个天演能力觉醒的那一天,天书睡觉时做了一个梦。天书身处一个空旷的空地上,地上是金色的线条组成的生物进化图。天书蹲下身子,想要触碰一下地上的图案,当天书的手指触碰到地上图案的那一刻,图案泛起了金色的光芒,一个光球从地上的图案里飞起。

那一刻,一个声音出现在天书的脑海里。

老子就是地球图书馆的上册——地壳图书馆无字天书,你他娘的就是老子的监视者吗?

天书从梦里醒来,自己的手里多了一本书,是梦里出现的书。ACG里的情节,实现了……

再后来啊,天书能和地球的思想沟通了,也从浑浑噩噩的心态里走了出来。虽然自己没有看到进化图在人类之后的内容,自己也挺好奇人类未来的进化方向的。不过自己的疑问得到了解答,自己也明白了能让自己认同的正义究竟是什么……

现在的黑白在迷茫的事和自己当年迷茫的事一模一样,也因此自己希望黑白能遇上合适的时机,让自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至于他认不认同,就看他自己的意愿了。

生死的弟弟基因也遇到过一模一样的“被抄袭”事件,所以自己也很照顾他。他还只是高中生,他的心灵,不能再受创伤了。

生死的意思自己也懂,这次的死者妮妮,就是当年让自己“被抄袭”的那些人的同类吧。

幸好,基因的三观没有因此扭曲,还认同着正义。只不过,基因现在认同的正义很严苛:正义之所以为正义,是因为它不会伤害无辜者;伤害了无辜者却还说着自己在执行正义的人,只不过是伪君子和二货而已。

虽然这句话没错,但是这样子的正义真的存在吗?

鲁迅先生曾说过一段很有名的话: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但他却可以有几条希望,就是望吃菜的没有“嗜痂之癖”,没有喝醉了酒,没有害着热病,舌苔厚到二三分。

现在网上很多人都在其他网友要求过高时说你行你上,但是某些舌苔厚到二三分的网友在别人说“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时回一句:你行你上是智障逻辑,我嫌空调不够冷还得会制冷吗?

但是如果这个人因为电风扇没法让夏天的室内变得跟冬天一样冷时嫌电风扇质量不好,那这个人已经没资格提要求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句话之所以能流传下来为人所熟知,是有它自己的道理的。

不过基因倒是没有拿这种程度要求别人,他只是觉得如果伤害到无辜者已经很明显了,但却还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伙伴,这种人就应该被制止,他不会公开说别人是伪君子或者二货。基因所追求的正义是对自己的标准,也因此他很少觉得自己做过正义的事。

“还有。”生死开口说话了,不过还是轻声说的,“这次事件里还有一个女生,她的能力,是这个。”

生死把手机里的图片给两个人看,两个人有点担心了。

这件事,必须马上警告黑白!

这件事,必须马上警告黑白!

指纹的检验结果出来了,跟黑白猜的一样,看样子到推理的时候了。

不过在这之前,先听听大小姐的想法吧。

大小姐被黑白拉到了一个小房间里,关上门后,黑白单刀直入地问:大小姐,你目前有什么想法?

南宫南想了一下,说出了一句令黑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的话:黑白,饮血是不是色诱你了?

啊?什么鬼,我是那种男人吗?黑白吐槽道。

“我看到你看饮血的眼神不对,女人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南宫南指向黑白,“我知道你一个男生正处在年轻气盛的时候,抵挡不住诱惑很正常。可是你是推理咨询协会的人,居然因为私人感情而违背原则。我也是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看不起你。”

等等,这是什么展开?我做了什么了?我一个有女朋友的人怎么可能被人色诱啊!黑白气的回复道。

“如果你不会被人色诱,那你为什么看到ACG里的美女眼神都色眯眯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床上有一个印着妹子的等身抱枕。”南宫南从手机中调出图片给黑白看,“这个叫饮血的,在学校里经常会变一些让头发移动的魔术,如果这不是魔术,而是天演能力就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