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分钟后,华鑫一行终于回到山脚下的景区大门口。

蹲地放下小欣欣的一瞬间,钝重感直冲脑门。

这让华鑫感到眼前发黑,他赶紧捂紧额头,以免栽倒。

然而,此时手臂也酸痛难忍,仿佛绑了铅块,仅是支在膝头也颤抖不已。

他很想就此瘫倒在地,不管不顾地完全放松自己,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

但他知道,现实不容许自己矫情。

——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之前所做的加分项是不能白费的。

他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半吊子的窘样。

好在此时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小欣欣身上,甚至还未注意到华鑫的异常,于是他咬牙深吸了一口略带凉意的空气,跟随众人一同然朝景区管理办公室走去。

听到有孩童走失,景区果然很重视,但询问了一圈下来,却并未发现有人上报幼女走丢的记录。

更令人头疼的是,小欣欣似乎只是个看起来长得稍高一些的幼儿园小班孩童而已,除了能讲出自己的名字外和妈妈的名字外,其他有用的信息一个都问不出来。

这可把负责处理这件事的景区办公室主任给愁坏了。

“都已经尽力了,的确没有记录,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样吧,我们已经报了警,大概再过二十来分钟就会有警察来接手这件事,应该会得到妥善处理的。”

扫了一眼休息室内一脸倦容的少男少女们,宽脑门的景区办公室主任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又继续说道:

“不过真的感谢你们今天的义举,要是方便的话,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这样未来还可以——”

“没关系啦!举手之劳,我们又不图什么回报的。”

尽管办公室主任摊开的笔记本上已经写了“电话”二字,摆明了态度就是要为面前的几名“小大人”争取表彰机会,但安宵还是颇具重点高中优等生气度的摆了摆手。

指着正在摆弄长颈鹿玩偶的小欣欣,他脸上浮现真心实意的笑容,

“只要能让她回到家人身边就好了。”

“那……好吧。”

望着同样表露“不需要留电话”表情的少男少女,办公室主任迟疑地合上本子,

“你们都是好孩子!”

他这样总结道,并朝众人投去赞许的一瞥,接着缓缓起身。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家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咦?哥哥姐姐们……是要走了吗?”

似乎突然间意识到,应该只有自己要被留下来,小欣欣停止了玩耍。

她颇有些可怜巴巴地望着陆续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华鑫等人,表情委屈地扁了扁嘴。

“小欣欣乖,一会儿就会有叔叔阿姨过来了,他们会带你去找你妈妈的,姐姐和哥哥们现在要先回家了,不然姐姐和哥哥们的爸爸妈妈也会着急的。”

“可我、我……我不想剩我一个人去找妈妈,我想在见到妈妈之前你们还能陪着我……”

面对叶曦哄小孩一般做出的劝慰,走失的幼女撒娇般扭着身子,有些不依不挠。

“嘿嘿嘿……早说嘛!要大哥哥我留下来的话——”

“黑猩猩哥哥就算了!”

“臭小鬼,我不也是你刚才话里的大哥哥之一吗?”

“我可没说!哔——”

眼见司空仁和小欣欣又开始了水火不容的争吵,包括办公室主任在内的一众人等都有些无语。

“我说,要不我留下吧。”

“你留下?”

对于华鑫的提议,叶曦下意识地蹙起眉——小孩子的无理取闹也当真吗?不是还有景区的办公室主任陪着她吗?已经做的够多了吧?

腹诽并没有传递到男友耳中,但华鑫却实实在在地拿出了某种觉悟。

“反正不会太久的,小欣欣的家人大概已经发现她走失了,所以,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找她的,我多陪一会儿好了,反正我家管的不严。”

他的解释足够充分,但果然还是会引起连锁反应。

“喂!你这家伙一个人耍帅耍过头了吧?搞的我要是不留下来,岂不是完全说不过去的样子?”

“安宵你就算了吧,我知道你从刚才开始就在肚子疼了,中午吃坏肚子了?”

“靠……居然被你发现了?”

“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啦,赶紧回家吧!”

“那我——”

“小仁你也别闹了,我现在累得很,要是再听到你跟小欣欣的鬼哭狼嚎,简直就是不给我活路了!”

“呜呜呜,我可是好心——”

“啊——知道了知道了,我认了你的好心,反正——这回就放过我吧,正好顺道送送安宵,他的状态可是真心不咋地。”

一口气将两位死党要留下来想法完全堵上,华鑫这才看向身旁的叶曦和Shirley。

“你们也都赶快回去吧!天黑的早。”

“我拒绝!”

“我也——”

“Shirley应该早点回去,这里留下我跟华鑫就足够了。”

华鑫万万没想到叶曦会斩钉截铁地表示要同自己一起留下来陪着小欣欣,但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名义女友居然会比自己还坚决地反对同桌那位华裔少女想要留下来的想法。

“你本来也不是我们金陵城的人,路线什么的,也不如我们本地人熟悉,要是回去晚了,我们可是会担心的。”

这是一个合情合理并且绝无法反驳的理由。

当视线交叠的瞬间,Shirley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那……好吧。”

欲言又止地咬了咬下唇,Shirley最终点头答应了叶曦强加给自己的决定。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已经准备起身的司空仁这时候又返身凑过来,冲短发的眼镜娘少女抚媚一笑,

“Shirley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们一起走吧,我送送你,防止有坏人什么的——”

“啊……不、不用,我自己走就好了,不用麻烦你的……”

“那就拜托你了,死党A同学!”

“保证不辱使命!”

然而,就算打算拒绝,但在一心主导局面的“王女大人”面前也都是徒劳的。

——没什么比这样的助攻更能事半功倍了。

叶曦十分乐得看到最终的结果能如愿以偿——留下来陪小欣欣的人,只要有她和华鑫两个人就足够了。

“那么,现在既然大家都说定了,那就这么办吧,你们赶快回家吧,这里有我跟叶曦看着,你们放心。”

华鑫适时地做了一下总结,然后用目光催促其他几位少年和少女离开。

“哎呦~~真是甜死我了!论狗粮抛洒的艺术性,今天我可是真的服了~~”

“说……说什么呐!别瞎说八道……”

“鑫子你这个叛徒!呜呜呜……”

“走啦走啦!”

一边朝门外推搡着司空仁一边摆手,安宵一脸戏谑地歪了歪头,吹了一声嘶哑的口哨。

“我们可别在这里碍人家的眼了,当小情侣的电灯泡可是会虐死单身狗不偿命的啊!”

“……”

无视着那位办公室主任的错愕表情,更无视小欣欣好奇的眼神,司空仁那像山一样的壮硕的身体很快就挤出了景区办公室的大门。

而Shirley也紧随其后,在与华鑫和叶曦点头道别后,也追了出去。

不多时,三人的背影就消失在暮色昏黄的道路尽头。

“那就辛苦你们两个了。”

“没事。”

办公室内,余下的少年和少女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