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关还在继续,但却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演变成了男、女生间的较量。

由于男生一方的有效战力在第二关时因为各种原因折戟,导致偏偏运动能力最弱的安宵留到了最后。

但不出所料,他也没能顺利撑过难度大增的第三关,直接被落下的大锤砸入水池。

“有点可惜了,连硕果仅存的安宵都居然不是叶曦他们的对手,啊!真是太难看了!”

华鑫的扶额感叹本无更多含义,就只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罢了。

虽然确实有点难看,但好歹刚才他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帮助了一直都没怎么搭理自己的 Shirley,也算是有所得了。

——但对阴盛阳衰的实情做出陈述,最终还是在把“火”引上了身。

“喂!鑫子你会不会说话啊,让我家小曦曦赢不是应该的吗?你还是不是男人?噢,对了,还有我们的Shirley……总之,这里是女士优先,让女生们赢可是天经地义的!”

司空仁的舔狗形象凸显无疑,他故意提高着音量,好让不远处的叶曦和Shirley听到他的“叛徒宣言”。

——他的做法倒也算是无可厚非,毕竟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两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可比兄弟什么的更为重要些。

然而,这样厚颜无耻的行为注定是要引来不满的。

不等华鑫做出辩解,正忙于擦拭身体上水珠的安宵便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开了口:

“猩猩你这个买友求荣的家伙,你没看到刚才那种关卡明显对身体瘦小的人有利么?身为男同胞,我和华鑫——真为你感到丢脸!”

指着第三关那不断在水面上旋转的几个大磨盘,安宵表情玩味地着重在“华鑫”这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诚然,他的反驳有理有据,就算撇开了同为男生的情感层面来说,也无疑是公允客观的说法。

——个子稍矮、重心偏低的女孩子们的确有着先天的优势,可以比身材高大的男孩子们更容易躲避上方随时袭来的各种道具,不仅如此,她们还有着更多的空间和余裕在躲避后继续前行,然后以更快地速度通过这个区域。

但问题就在于——

显然腹黑男的这番辩护是带着什么目的的。

简单来说,就是他故意强调了点什么东西。

所谓听者有心——更何况还是故意抓住了那个微妙的点做了文章。

“确实的。”

华鑫毫无自知、同仇敌忾的点了点头。

这无疑成了推波助澜的最后助攻。

——被歪曲了事实的理解就此实锤!

“那你的意思是——觉得不公平咯?”

此时此刻,悄无声息踱到身边的长发美少女面若寒霜。

虽然叶曦并没有看着华鑫而是看着安宵在反问,但冲自己男友示威的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

“我只是实话实说嘛!不过算啦——”

呼……还好安宵这小子不打算跟叶曦硬扛……

——望着微微昂起下巴,脸色颇为不悦的叶曦,华鑫稍微松了一口气地想。

但他错就错在总把这位腹黑的死党想的太好。

拖着长音的安宵不动声色地抬手拍了一下少年肩膀,转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我们只是来玩的,又不是真的搞什么竞赛,不必太在意的,对吧?华鑫?”

“嗯……嗯!没错!”

——看似解围,实则挖坑。

华鑫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又一次地在神不知鬼不觉间被好友出卖了。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谁会相信一个在基友眨眼提问之际乐呵呵回答的男友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呢?

答案是“NO”!

望着被人卖了却还在帮别人数钱的华鑫蠢脸,叶曦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这辈子最在乎的那个男人居然成了最不在乎自己的人,这到底是哪门子的玩笑啊!

不是都说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为了女人插朋友两刀的吗……

这个笨蛋……居然不帮我说话……

不帮也就算了……偏偏还反过来像是在帮别人合计着什么似的……

还……

啊……啊……

真够气人的……

虽然叶曦并脸上没有表现出心底已经抓狂的模样,不曾让人感受到自己的动摇,但她身为少女的小脾气此时确是前所未有的高涨起来。

“华鑫,要不我们换一个区域去玩吧~~”

“嗯?不接着玩这边了吗?”

木头一般的男友还未发觉出任何异常,只是一脸讶异地反问。

“我们去水上攀登区如何?”

“水上攀登区吗?”

“嗯!”

叶曦的提议看起来似乎并没什么不妥,并且还很给面子地像是在向自己征求意见。

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象。

“唔……这样好吗?”

“别看我啊,叶曦可是你的女朋友吧?你女朋友说要去玩,你跟我征求意见可是不对的吧?虽说本来晚点也是会去那边玩就是了。”

面对华鑫转手便朝自己投来征询目光的做法,安宵颇为正直地浮现为难的表情。

他两手一摊,耸了耸肩,理所当然地又将话题抛回给叶曦,

“王女大人,这样好吗?你可是很快就要到最终区域了,不到最后不是有点可惜吗?”

“不可惜,反正都赢了,正好比下一个项目。”

“喂……”

华鑫这才反应过来,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叶曦,

“还要比吗?”

“当然!”

——或许这才是叶曦的真实目的:不让眼前这两个背地搞基的男人心服口服的话,她可是咽不下这口气呢。

“可王女哟~~你真的确定要选水上攀登区吗?”

“是啊。”

“你可能不知道吧?那里的项目可是——

“哼!手长脚长的人比较占优势,对吧?这我当然知道。”

轻哼一声的叶曦直接抢话,赶在安宵做出不利己方的解释之前就阐明了一切。

“不过呢,也必须要有敏捷的身手和一定的力量才行,不然——一样只有输的份。”

叶曦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她就是要告诉安宵——哪怕知道这是一个对女生非常不利的项目,她也有信心赢给他还有华鑫看。

“那个……反正是来玩的,不用搞这么正式吧?哎哈哈……”

“不正式啊,对吧?安宵同学。”

“确实。”

面对终于觉察到火药味、企图和稀泥的华鑫,叶曦腹黑地微笑着与安宵打了个配合,就连一直在旁默不作声地Shirley都明显感受到那不经意间飘过来的“恶意”味道。

“走走走!我们去水上攀登区,站着多无趣啊!开路!”

华鑫本还想说点什么,怎奈下一秒,粗壮的胳膊已拐住了脖颈,司空仁炸雷般的嚷嚷声在耳边响起:

“鑫子、安宵我们走!”

“喂!要勒死了啊!”

拍打着铁钳一般的黝黑胳膊,华鑫和安宵不约而同地发出惨叫。

“勒死活该!叫你俩跟我家小曦曦争!我这是正义的绞手杀!”

——看来最不善察言观色的司空仁居然成了明白人。

“我没有啊,是他——是安宵争的啊!管我什么事……我都没说几句话好么?咳咳咳——”

“我说,华鑫你就别解释了,要知道,现在的猩猩眼里,我俩可就是一路货色!你还跟他较什么劲……哈哈——咳咳……”

华鑫还想辩解,却被安宵摁住了话尾无法翻身。

“还敢笑!吃我愤怒铁臂!”

“呃——”

在司空仁的强力裹挟下,安宵和华鑫如同死狗一般被连拖带拽地带离了这片区域,身后,不时传来他俩卡脖子的痛苦呕声,一时间赚足了周围其他戏水客的眼球。

“叶曦?”

当男生们已经走远,鬼叫声逐渐被周遭的喧闹所淹没,Shirley这才敢叫那位压根都未曾意识到自己脸上浮现解气冷笑的少女。

Shirley此刻战战兢兢,内心忐忑。

——之前因为身处风暴之外,让她得以独善其身,可接下来要是真的比赛的话,好像反倒变得更加凶险了!

“啊……我们也过去吧, Shirley。”

“唔……”

然而,叶曦始终没有觉察到Shirley的眼神里暗含着某种担忧之情,她只是挑眉淡笑着,再次搂上高挑少女的顺滑肩膀,然后亲昵地拉着她朝水上攀登区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