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7年1月24日上午6时许,呼伦贝尔73041合成化旅某团直属勤务连某排:

营区宿舍的走廊里,今天也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倒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地上铺满了被子。尽管还没有到吹哨起床的时间,但此时的走廊上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时不时响起木板碰撞的“啪啪”声,让想要装睡的排长也不得不从床上起来了。

走廊里,领章上扛着一道拐、两道拐的义务兵,正跪在铺好的内务被上,用手里的内务板像熨烫一般用力地压在被子上反复推碾,将里面的棉花压紧压实。

今天连主官要来检查内务,全排的战士都比以往早起了半个小时磨被子。

提前起床是违反纪律的,不过从班长到排长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班长毛小民等到广播大喇叭里传出起床号音才掀开被子爬起来,他把被子铺在床上,只用食指和拇指在被子上一划,就掐出了翻折线。这床被子自从上次发被装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只要照着以前留下的折痕随便一叠就能成型。当他把被子放在床头、摆好帽子腰带的时候,在走廊里忙活了半天的义务兵们,才用内务板端着叠好的内务被,像给皇帝上供一样小心翼翼地端到床头。

毛小民挨个扫了一眼,心想,如果说指导员来检查还好,要是连长的话……

这时,走廊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洪亮的问候声:“连长好!”

“这下完喽。”毛小民苦笑着说。

…………

……

15分钟之后:

七八床被子依次从窗户扔了出去,其中一班占了四床。

和战士们一起在走廊里列队的毛小民,听着自己班里传来的动静在心里默默计数。

和他预想的一样,就是那四个刚下连的一年兵惨遭毒手了。

连长绷着脸走了出来,站在走廊的一侧。他什么也没说,把胸前的哨子拿起来,叼在嘴里。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不出所料,连长吹响了重装紧急集合的哨音。

所有人立刻动起来,往班里冲,毛小民向那四个一年兵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别去班里了,直接下楼捡被子去。

整个楼层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班长先进屋把灯关上,然后和其他人一起拆开被子,在中间塞入宽背包绳,再折好打背包。

毛小民全装穿戴完成之后,那几个一年兵才呼哧呼哧地抱着被子爬上来。毛小民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一分半钟了。

现在天色还没完全变亮,但也不算太暗了,如果按照白天重装紧急集合的标准,这几个一年兵怕是来不及了;如果是以夜间的标准,那么现在还有5分钟,应该还行。不过,就冲连长的那张臭脸,寄希望于他高抬贵手怕是没希望了。

四分钟之后,全排再一次再走廊上列队,排成一列横队站在各自的班门口。

连长看了一下秒表,最后一个人出来是5分21秒,按照白天重装紧急集合的标准已经是不合格的了。更不用说那些战士的背包,有的留出的绳头不够长、有的背包带上下位置颠倒了、有的水壶带、挎包带和外腰带的没有卡在一起……

不过,考虑到这个排半数以上都是两年以下的义务兵,这个成绩还不算太坏。

“全排!面向我,呈班纵队集合!”连长大喝道。

各班班长自行下口令转向,带到连长的面前,然后自行看齐。

“蹲下!”

连长下达这个口令的时候,新兵们都是一脸绝望的表情。

“蹲都蹲不齐!起立!蹲下!”

折腾战士的时间到了,不过毛小民知道,连长已经是网开一面了,要是他真的挨个检查背包,不知道多少人要拖着轮胎跑三公里。

“你瞧瞧你们!战士不像战士,士官不像士官!”

连长的经典台词脱口而出,在他手底下待过一阵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一通又臭又长的训话的开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不换脚重装蹲姿的状态下,不少人都觉得过了好几个小时,连长的训话才终于接近尾声。

“三班最后几个怎么搞的!这才几分钟?新兵连没蹲过吗!后背挺起来!磕头呢?!”

被指名的几个新兵吓得绷直了后背,不过就算他们因为一时的紧张而绷紧,再过几十秒就又得塌下腰去。

“你们排长还在都这幅鸟样!明天排长去调研,你们还不知道稀拉成什么鸟样!你们勤务三排都是窝囊废吗!”

“““不是!”””战士们齐声喊道。

“我·他·妈·听·不·见!”

“““不是!!!!!!”””这一次,战士们憋红了脸,声嘶力竭地吼了出来。

“毛小民!”连长又喊。

“到!”毛小民站了起来。

“排长走了之后你就是领导了,给我好好管管这群软脚虾!你也是老同志了,不能觉得自己做好了就行了,你虽然不是干部,但他们也是你手底下的兵!你要是带不好,都对不起你肩膀上的四道拐!”

“是!”

毛小民名义上是一班长,但身为七期士官(一级士官长),这个排的训练和作风纪律都是他在负责,已经是实质上的“副排长”了。

(注:中国现役部队中,排职干部没有副职)

“下次正规化评比,我要看到你们排甩第二名一条街!”

“是!保证完成任务!”

“全体起立!”

一听到可以站起来,从脚底到大腿都发麻的战士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现在是七点十分。”连长看了看表,“十五分钟,给我把内务恢复好,按时参加早操!解散!”

…………

……

操课结束、吃完早饭回到班里的毛小民,不出所料地发现自己班里又有一床被子飞出了窗外。被扔了两次被子的战士一脸委屈地跑下楼把被子捡回来,铺在地上用力碾压。

“连长又发什么神经,星期天都不让安生……”

憋了一早上的气,班里有人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他就是故意整人,不摆摆干部的架子谁服他!”另一个人附和道。

“切,反正我两年就回学校了,再也不受这帮干部的窝囊气了!”

“行了。少说两句。”毛小民出声制止道,“你要叠得好点儿至于被扔出去么?”

“排副,你说天天跟伺候女朋友似的伺候这床破布有啥用?上了战场这玩意儿能当枪使还是当炮使啊?”

“叫班长,纠察听见有你好受的。别人的被子我不知道,你的被子能当坦克使。”毛小民一指那个战士的被子,“瞧瞧你这45°倾斜装甲,导弹打上去都能跳弹了。连长没扔你的你就偷着笑吧。”

“打仗又不比谁被子叠的好……”

“那我问你,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船舶设计。”

“你现在用上了吗?”

“唔……”

“既然用不上,上大学干嘛?有些事,不是说你觉得它没用就没用的。”毛小民踱步到门口,“我去别的班看看,上午要是没有别的通知就自由活动吧。”

毛小民走后,就听到隔壁班传来了“起立!”、“班长好!”的声音。

这时,班里一个三期士官(上士)才转过身来说:“你们知道连长最近为什么一直找我们排的碴儿吗?”

此言一出,班里的战士全都围了过来,就连还在给被子修型的那个战士,也放下了内务签凑了过去。

“是连长要通过整我们给毛排副施压。”三期士官低声说。

“为什么呀?”

“他不入党。”

“真的吗?”

“千真万确,上个月我路过连部的时候,看见团长劈头盖脸地骂连长,说七期士官不是党员的,全天下就我们连有一个。团长还说,让毛排副入党,是我们连今年排第一位的政治任务。”

“排副是不是犯傻了啊?”

“别瞎说,他是……起立!”

三期士官说到一半,突然喊了一声口令,原来是门外进来一个人,是个女干部。她十分年轻,约莫20岁的样子,梳着两条短小的辫子,脸蛋圆润粉嫩,虽然未施粉黛,但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班里的新兵都不认识这个人,一时间喊什么的都有。

“干部好!”“排长好!”“参谋好!”

这乱七八糟的称呼一喊,三期士官脸都黑了。

“叶参(“叶参谋”的省略称呼),不好意思啊,他们不认识你。”三期士官迎了上去,“有事吗?”

“我来找毛老兵,他在吗?”

“他到别的班去了。”

“好,谢谢。”她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着女性的独有的内敛之美,“你们忙吧,我不打扰了。哦对了,那床被子侧面有点斜。”

女干部走后,三期士官一下子把压抑的火倾泻了出来。

“瞎喊什么!你看到人家挂着一毛二(一杠两星,中尉)喊人家‘排长’啊?她是叶小璧参谋,原来是这儿的连副,现在在师部。不知道是什么职务的喊‘干部’,我没教过你们么!”

刚才叫错的战士吓得跟寒蝉似的抖个不停,倒是另一个战士接茬问道:“不是师改旅了吗?怎么还有师部?”

“你可以试试,下次见到个两毛四(两杠四星,大校)你不喊师长喊旅长,回头告诉我老首长的拳头是什么滋味儿。”三期士官没好气地说,“还有,赶紧给我修你的坦克去!丢人都丢到师部了!”

(注:中国现役部队暂无“旅”这一行政级别)

…………

……

在三班,叶小璧找到了正给新兵修被子的毛小民,他拿两只手指掐住边角一捋,被子的后沿就如同切削一般棱角分明。

“毛老兵,出来一下。”

叶小璧在门口喊了一声,然后在班里的人喊出“起立”之前,后退一步来到走廊上。

“叶参,什么事啊?”

毛小民从班里走出来,师部的人找他有什么事,他已经能猜到了。

“是这样的,两个星期之后有外宾来参观。”叶小璧连便笺本都没有拿,凭记忆口述道,“到时候要借调你去二连的战车排,你负责6505号车的越野、动对动射击和穿甲示范表演。”

“6505号?那不是无羽箭吗?”这件事倒是出乎毛小民的预料,“我听说外宾是飞行员,给他看这个干什么?”

“这是首长的安排。”叶小璧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用档案袋装着的文件,“这是方案,你先看一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后天去二连报道。”

“好的,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

“是什么?”毛小民心里想,可算是来了。

“关于你入党的事。”叶小璧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不想入党,是不是对组织有什么要求啊?”

“不是我不想入,是组织上不允许。”毛小民一脸无所谓地说,“我的入党申请表都填好交上去了,组织给退回来了。”

“你那样填表当然要退回来了啊……”叶小璧哭笑不得地说,“首长知道你的情况,你信什么不信什么师党委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要留档案的东西,你可不能在‘宗教信仰’那一栏填个‘基督新教’啊。”

“哦?”毛小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叶参的意思是,要我在入党申请表上说谎话欺骗组织喽?”

“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看……”

“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出自《马太福音》10章33节)

“咦?”毛小民的话让叶小璧听得一头雾水。

“我想说的就这么多。叶参,你也不用劝我了,做思想工作,我的经验比你丰富的多。我还有去主持班里的工作,先失陪了。”

说完,毛小民向叶小璧敬了一个礼,也不等对方回礼,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班上。

-----------------------------------------------------------------------------------------------------------------------------------------------

注: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出自《马太福音》10章33节,为耶稣训导门徒的话。

《圣经》原文:

10:1 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并医治各样的病症。

10:2 这十二使徒的名、头一个叫西门、又称彼得、还有他兄弟安得烈.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

10:3 腓力、和巴多罗买、多马、和税吏马太、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

10:4 奋锐党的西门、还有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

10:5 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

10:6 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10:7 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

10:8 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痲疯的洁净、把鬼赶出去.你们白白的得来、也要白白的舍去。

10:9 腰袋里、不要带金银铜钱。

10:10 行路不要带口袋、不要带两件褂子、也不要带鞋和拐杖.因为工人得饮食、是应当的。

10:11 你们无论进那一城、那一村、要打听那里谁是好人、就住在他家、直住到走的时候。

10:12 进他家里去、要请他的安。

10:13 那家若配得平安、你们所求的平安、就必临到那家.若不配得、你们所求的平安仍归你们。

10:14 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

10:15 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

10:16 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

10:17 你们要防备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

10:18 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

10:19 你们被交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甚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

10:20 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

10:21 弟兄要把弟兄、父亲要把儿子、送到死地.儿女要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

10:22 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10:23 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我实在告诉你们、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遍、人子就到了。

10:24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

10:25 学生和先生一样、仆人和主人一样、也就罢了.人既骂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家人呢。〔别西卜是鬼王的名〕

10:26 所以不要怕他们.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

10:27 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房上宣扬出来。

10:28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

10:29 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么.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

10:30 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

10:31 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

10:32 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

10:33 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10:34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10:35 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

10:36 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10:37 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

10:38 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

10:39 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10:40 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

10:41 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

10:42 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