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穗星之前并不在场。

夏千夏把尹穗星叫了出来,与此同时,在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基本上是被尹穗星硬推进来的。

伴随着这阵脚步声,贺小兰终于转身了。

“……啊。”

她应该已经看清楚了,而且她不可能不认得,因为孔玉琪和她是在同一间房间里住着的。

能够做到夏千夏所说的那几点的,除了孔玉琪已经不可能有别人了。也难怪她会一直盘踞在茶厅之中,那个地方靠近小英小姐的里屋,作为家用wifi,信号半径本来就不可能有多大嘛。

“你当时问我图片合成,难道就是想试探我吗?”孔玉琪看着我,有些失落地叹道。

“嘛,那倒不是啦……”

我尴尬地笑了笑。

“不过,确实是没有料到,学姐你作为女孩子,居然也会参与这种事情啊?”

“我只是在测试我的图像处理插件的效果,再捎带一脚帮他们传上去而已……技术能,能有什么错呢。”

“怎么看都不可能没错。”后方的尹穗星严厉地矫正道。

“而且,”我叹道,“你都能直接接触到他们的上传账号了,怎么看都不是第一次做吧?”

“是,算是,有点……”

孔玉琪偏开眼神,稍微有些碎碎念。

“总而言之,我……承认错误好了,我会帮忙监督他们,彻底粉碎这次事情弄出来的照片……

“如你们所愿,不会让它再扩散了,让它消失,这样……总行了吧,可以原谅我了吗?”

“啊,嘛……这个就只能看公诉方的起诉意见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看向贺小兰。

当然,贺小兰早就在看着我们了。

她的表情开始显得有些微妙,看起来似乎很愤怒,但是并不尽然。

“你们……到现在了还想搞什么把戏?!”

“没什么。”我耸了耸肩。

“没什么。”夏千夏也耸肩,并且说明道,“贺小兰同学,真相已经大白了,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

“……”

贺小兰皱起眉毛。

“那——”

但是在她刚刚张嘴的瞬间,她却被身后的声音打断了。

“是啊,真相终于大白了,就算是我们老师也松了口气啊!”

“……啊?”

“既然已经弄清楚犯人具体是谁,那我们就可以就事论事,不需要为了解决问题笼统地扩大范围了,直接起诉具体的违规的同学就行了——这样就好了吧!”

“…………??”

说话的人是冯开进。

这已经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结果了——对于我和夏千夏来说。

如果摄影社没了,也就不过少了一群喜欢互相交流偷拍经验的死变态,少了一群在偷拍的同时研究些其他方面摄影技巧的学生,同时——还非常便利地——少了一群拍摄学校的某些黑暗角落,揭示私欲与不公的小角落。

但是与此同时,同理类推,摄影社没了,IT社也应当消失。

IT社对于循礼中学来说,或者说,IT社所对外取得的成绩对于循礼中学的声誉来说……

“老师,”

我不知道贺小兰有没有像我们一样理解事态的变化,但是从表象上来说,她显然没打算随便接受。

贺小兰看向冯开进,眉毛很剧烈地抖动着。

“我记得……最开始说要把背后毒瘤势力连根铲除的那个人,我应该没记错……就是你说的……”

“这个,哎,哎,那个时候是情况还暧昧不清,这个时候是已经真相大白嘛。”

听上去非常豁达的声音。

“作为执法人员,要能够审时度势,对吧,审~时~度~势~,有自己的判断力嘛!”

“……”

沉默。

贺小兰沉默了很久,她的表情很糟糕。

从心里说句老实话,我从来没见过她露出这么糟糕的表情,甚至有点想上去帮她说两句话圆场——可惜从立场上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刘诗芸是贺小兰的属下,但是很遗憾,单说这件事情,她的立场也不完全属于贺小兰。

我感觉此时此刻的贺小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正在失去自己的立场。

“小兰姐……”

刘诗芸离开我们这一侧,小心翼翼地向贺小兰走去。

“那个,我觉得,冯老师的这个提议……诶?”

贺小兰抬起手,制止了刘诗芸继续说下去。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昂起头,将身子挺直。

“行吧,老师你说的对,团委会应该根据情况改变判断,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立场。”

“……”

“考虑到当事人认错态度良好,有意愿有办法协助撤回犯罪造成的影响,根据对案件弥补的善后程度,视能否足够有效地消除影响,我会重新考虑起诉本身的必要性。”

贺小兰平缓而沉重地说道。

“毕竟,校园治理委员会是件很严肃的事情,谨慎起诉确实非常重要,冯老师,你也觉得对吧?”

“……”

“总而言之,根据后果严不严重,我很大可能……谨慎考虑监督当事人善后,而不是直接起诉。冯老师,这样做你.觉.得.满.意.吗??”

“…………”

冯开进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理论上实事求是地说,他的身份是教师代表,他根本无权做出任何回应——他本该无权做出任何回应。

贺小兰顿了顿,然后看向我们。

夏千夏,尉迟语嫣、尹穗星、周坤、我——当然还有身为犯人的甘岚和孔玉琪。

“这就是我代表团委会做出的决定,怎么样,你们又觉得满不满意???”

我们当然也没法做出任何回应。

整个案件,看起来真要在此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