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

仔细看看,尉迟语嫣候选的这两条,一条是稍微带着一点儿褶边的,用非常轻柔的丝绸制成的小小小号的低腰内裤,前方和左右还缀着一些很可爱的小蝴蝶结;另外一条的腰比前一条稍微高那么一点儿,所以尺寸看起来要稍微大一点点,但是这是一条蕾丝制的内裤,除了最最关键的那么几平方厘米以外,其他部分全都是用花纹镂空的,所以看上去比前一条还要轻巧……不,呃,所以等一等,真的只要这样就能遮住身体了吗?这种内裤穿在身上,感觉连小腹的最最下方也能看到,女孩子的身体到底是啥构造啊??

“这个,我想……”

“真是的,真的有那么难比较吗…?”

“这、这个,第一次啦……让我稍微的……”

如果非要我认真去感觉的话,前一种内裤的材质肯定要更加柔软舒服一些,但是透气性可能不如蕾丝款,两者作为内衣裤来说应该说是各有千秋。然后再考虑外形,不得不说……

“咕噜……我觉得……”

吞口水。

如果遵照本来的欲望来回答,会惹恼尉迟语嫣吧……总感觉会。

我又狠狠吞了一口口睡,用力镇定住自己狂跳的心口,小心开口进言。

“是不是前面这种更好一点儿呢?款式看起来比较可爱,而且软软的看起来也比较舒服……?”

“唔,这样吗……”

尉迟语嫣揣度着我的回答,微妙的眯起眼睛。

“司思仪,你原来是这样想的啊。我还以为你会选特别有男人特色的类型呢,没想到还挺男性失格的……”

“这个——”

没想到这样回答也要被尉迟语嫣骂,跟她说话真困难啊。

“我个人是觉得,太、太奇怪了也不太好嘛。女孩子还是矜持的方向更可爱一点儿?”

“嗯呢,也行。”

尉迟语嫣耸了耸肩,把蕾丝内裤放回架子上。

“既然是司思仪的建议,我是不会不听的……虽然我平时也不讨厌后面这种就是了……”

“呃。”

有没有人掏本攻略书来跟我谈谈心得,我刚才是不是连续踩雷了??

肯定是踩雷了对吧,肯定是吧!

一开始选答案没选太准倒是其次,后面居然自以为应该立刻修正,毫无自觉地继续往雷区上撞,这岂不是把平常常穿那种内裤的尉迟语嫣说成了不矜持不可爱的女孩子嘛!

这个司思仪到底在干什么啊!我完全就是传说中的约会白痴啊!!

“那、那个什么,我真的没有那种意思的来着……!”

我跟在尉迟语嫣的身后,慌乱地摆手。

“我并不是在说内裤之间有什么高下之分……唔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奇怪的话,我是说,那种轻飘飘的镂空的款式其实也很不赖,呃,很可爱……倒不如说对于语嫣你这种本来就可爱的女孩子来说,这种可以反过来凸显一下魅力……什么的……呜啊啊所以说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呜——?”

正往其他店子的其他区域走着的尉迟语嫣稍稍停下脚步,撅着嘴回了下头。

“你、这,说的话真是……我又没有求你夸我,别自作多情啦。”

“啊,嘛……啊还差……”

好像没有惹尉迟语嫣发火,这确实是好事。

不过又确实被她否定了,难道这莫非真是傲娇?

总觉得……看周围那些二三为伍的闺蜜之间对我这边的指指点点……感觉这气氛变得越来越微妙了啊。

“好了,司思仪你别闲着,快过来看看这边。”

没过一会儿,尉迟语嫣又在另一片货架附近停下了脚步,这个区域似乎贩卖的是各种各样的袜子,黑白灰红花什么的颜色也好,长长短短有没有松紧带有没有吊带也好,几乎可以说是一应俱全了。

“这边该怎么搭配好呢?”尉迟语嫣食指交叠,微微歪头瞥向我,“司思仪你也有想法吗?”

“唔……”

这次,稍微有点儿眼花缭乱……不太敢妄下决断啊。

和女孩子一起购物原来是这么专业辛苦的事情吗?

“我,我不太懂这些啦……”我尴尬地干笑了两声,“那个,语嫣,有可能的话……我是说如果非要我做个选择的话,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唔,唔……也是。”

尉迟语嫣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如果不经常接触这些的话,即使同样是女孩子也很容易弄混淆呢。那我就……”

尉迟语嫣转转眼珠,稍微顿了顿,首先将手指伸向了离我们最近的一类袜子。

“司思仪,知道这种袜子的特点吗?”

“呃……”

我愣了愣。

长筒袜……?

“不对,是过膝袜。”——很快被尉迟语嫣这样打断了。

长筒袜和过膝袜都是能覆盖整个小腿的袜子类型,但是长筒袜一般只到膝盖以上为止,一般是相对保护膝盖,相对轻便一点儿的款式;而过膝袜虽然叫过膝袜,实际上一般可以拉到大腿中段甚至拉到大腿根部为止,紧致的感觉会让人感觉很舒服,但是比较容易沿着大腿滑脱,如果腿型和袜子相性不好的话,在经常运动的场合就很容易滑脱。

尉迟语嫣这样井井有条,像个老师似的津津有味地介绍着,“然后”——如此这样微微一顿,指向了另一侧的一种袜子。

“这种,纽扣型的吊带袜,我穿私服的时候都会选这个牌子的这种哦。”

“这、这种吗……?”

原来尉迟语嫣今天穿着的真的是吊带袜啊。

怎么说呢?这种奇异的袜子的穿法,我以前一直都以为是只存在于那些小短文、历史科普里的稀罕东西,没想到身边竟然有个女孩子把它当做标配来穿,还真的有种很奇异,很新鲜的感觉。

“嗯……要说吊带袜有什么好处和坏处的话……”

尉迟语嫣继续说道。

“可以算是兼容了长筒袜和裤袜的好处吧?对于运动的耐受性要好一些,不容易掉下去,又不像裤袜那样太紧太热,又会从另一个方面妨碍运动,可以说是在春秋这种季节配合私服外出的最好选择了吧……?不过坏处就是穿起来会比较麻烦,而且没有松紧圈,本身会相对松弛一点儿,没有长筒袜和过膝袜那么舒服的贴身感……恩司思仪,这样你就听懂它们之间的差异了吧?”

“呃唔……”

好多,好复杂。

“顺带一提!”

没等我把情报全部情报消化干净,尉迟语嫣又认真地盯住了我。

“有一件事情啊可一定要跟你们这种家伙说清楚。吊带袜的吊袜带其实是一种非常隐私的部件,要是随便让外人看到了,不管对女孩子本人来说还是对于外人都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司思仪你啊,你们这种男人很容易被那种奇怪的漫画误导吧,要是信以为真乱来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我才没看过那种漫画啦!”

喜欢看漫画的那种人是刘诗芸,我嘛,我也就只不过是偶尔搜罗一下那种比较短的,散布在一些论坛里的那种……

啊,咳,嘛……这个先不说了。

“嘛总之……既然语嫣你这么说了,非要我考虑的话,换换口味,虽然还是觉得白色比较合适,但是换过膝袜怎么样?”

“嗯,白过膝,也行啊。”尉迟语嫣答应得倒是挺爽快。

“那、那就行。”

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着尉迟语嫣把挑好的袜子和内裤拿去拜托店员包装,继续跟着她在这个压力爆表的店里挑选其他商品。

“不过话说回来,语嫣你还真是擅长研究穿戴啊。”为了缓解我自己的尴尬,趁着和尉迟语嫣之间的气氛不那么糟糕,我小心地找话问道。

“嗯。”

尉迟语嫣也不像忌讳这类问题的样子,大方地点了点头:“因为要在能好好对待自己的事情上不留遗憾地对待自己嘛。”

“不留遗憾什么的……吗。”

听上去像是相当认真严肃的判断啊。

“是这样呀。”

尉迟语嫣难得面对我这种麻烦的问题还没有一定点儿发火的感觉,一丝不苟一字一句地回答着,好像衣服袜子也是一个很重大的课题似的。

“毕竟,我确实就是这样想的嘛。嗯……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强调一下,因为这是特别的感想,所以唯独这种感想是不限定性别的哦。”

“啊,‘唯独’,嗯嗯?”

“我觉得啊,”尉迟语嫣继续说道,“不管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都不应该在能让自己更开心的事情上亏待自己。如果当时不开心,立刻去解决可能还有机会,但是…………要是等留下了严重的后果,以后再去挽回可能就会很困难了吧?”

“诶……”

“所以,我现在这样喜欢衣服,也算是挽回把……?唔,嘛……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确实发自内心地感觉很开心就是了。”

尉迟语嫣继续维持着这种好像在微笑的表情,轻轻地愉快地哼了两声,然后从衣架上拿下一件轻飘飘的薄纱睡衣——这次她倒是没有朝我征求意见,而是结束话题,甩下我,兀自快步跑去试衣间自个儿研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