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我出去看看!”地这样说着,忙不迭地冲出了303室。

那么刚才的那一阵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声音的来源应该就是301室没错,我本来以为是周坤来了,可仔细往走廊的尽头一看,301那边还是一片漆黑,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是我听岔了吗?还是……招贼之类的?

虽说学生活动楼进贼实在不靠谱,学生会室除了尉迟语嫣那套茶具中仅有的一只紫砂杯之外也没什么能偷的(笔记本电脑不用的时候可是锁在了双层保险柜里),不过稳妥起见,再加上就这么回去见樊新知实在有点尴尬,我还是决定先靠过去,确认一下再说。

也正在我把耳朵靠过去,仔细注意学生会室里的动静的瞬间——

“吱呀——”

“哇啊啊!”

“哇啊啊啊啊!!”

门不仅好巧不巧,正好在我最贴近它的时候开了,还从它的内侧猝不及防地现出一个脑袋。

“啊这、你、谁……!?”

“哇啊咕噜咕噜咕噜……”

我的脚跟像火箭似的向后弹射,精准而迅猛地把我的屁股弹到了五米开外的地上,而门内的那个蟊贼似乎更惨,他也被吓得跳了几步,不过弹跳的方向似乎是向上,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这位老兄正痛苦地抱头蹲在地上,脚边倒伏着一个大号的纸袋,两三块金黄色的物体“咕噜咕噜”地从中滚出,似乎是炸鸡。

看来这家伙是周坤。

虽说通过炸鸡分辨周坤的本体显得很失礼,不过这家伙这时正痛苦地抱着脑袋,看不到正脸,所以“窥鸡见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当这位男士晕头转向地直起身来,忙不迭地捡起他的炸鸡纸袋和稍近一点的一块炸鸡时,我终于看到他那副标志性的歪戴的红领结,还有那副明明很帅气却总是一副浑样的五官,也就得以确认了,这家伙确实是周坤无疑。

“呃……”

虽说现在出现在面前的是周坤,倒不如说,正因为出现在面前的是周坤,我反而感觉情况一下子变得诡异的很,心里像是有条不知名的鱼尾巴在上下扑腾,危险的警报久悬不下。

要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那是因为眼前的周坤,明明是学生会的一员,却刚刚从漆黑一片的301室出来。

换一句话来说,刚刚的动静确实是周坤进入学生会发出来的,他进入会室故意没开灯。

再往前追溯一下,周坤刚刚在群聊里发的消息也是神秘兮兮的。

“呃嗯……”

这个学生会鸽子前锋·坤·摸鱼先遣队·香香鸡吞噬者·无耻的学妹控·周,以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登场,背后肯定有鬼。

但也就在我从地上爬起来,摆出十二分的警惕时,周坤先下手为强了。

“哇啊啊……痛痛痛,司思仪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话说我先说好了哦,你这样出现可是属于欺诈,我是不会把我的香香鸡分给你的!这是哪怕面对学弟也要战斗到底的觉悟!”

“哪儿来的这么下作的觉悟啦!”

我用力地以吐槽回击。

“我只是懒得吃你的香香鸡,啊不炸鸡,所以懒得回你而已,别太自我意识过剩啦。”

会蹦出这种神论的,果然就是周坤本人无误,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会室为什么会黑漆漆就更值得在意了。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仿佛回应我的想法一般——

周坤一边翻弄着炸鸡的袋子,一边退回学生会室,将手伸向开关的方向。

“哎呀,差点忘了。”

“……”

灯打开的一瞬间,担心着周坤会在学生会室里准备什么,我的神经一瞬紧绷。

可是学生会里一片正常,什么变化都没有。

“你在找什么……”周坤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奇怪地歪了歪头。

“我才没找什么,只是稍微担心一点预料之外的骚操作……”

我尬笑了两声。

“反倒是周坤……你来干什么的?”

“赞助商的策划案,”周坤答道,“放假之前忘记拿了。”

“呃。”

“虽然说从结果看起来摸了,不过我不是故意摸的,别跟千夏说。”

“呃……”

没人会去说啦。

话说真的是这么平常的理由吗,周坤这家伙不开灯真的没鬼嘛?

毕竟是真的吓了我一跳,而且周坤的行事风格实在是太乱七八糟了,实在不能不让我起疑。

不过周坤的表现倒是真的没鬼的样子,这会儿正在从学生会往外望,看见303室的灯光,忽然发出“诶”的一声轻呼。

“‘诶’……什么?”

“那家伙,今晚居然在啊。”周坤讪笑道。

“那家伙?”

“是同班,初中时候的同班啦。”

周坤一边说着一边端着香香鸡向外走去。

“摸了摸了,难得在这里见一次面,只有老同学才能击倒老资料,找资料哪有聊天叙旧好玩。”

“呃……”

于是我目睹着周坤自言自语着他的摸鱼流神论滑了出去,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在关灯的时候捣鬼的301室。

不过没过一会儿,周坤又端着香香鸡灰溜溜地滑了回来。

“咋了……?”

“呃嗯。”

周坤指了指他拿着纸袋的那只手,耸了耸肩。

“怕油沾到他画布上,把我给赶回来了,老同学真的很严格。”

“呃。”

看起来是的。

联想起刚才那会儿樊新知的言行,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美术社的社长,看起来真的很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