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经是事情结束之后的事了……

不过,王然老师当天傍晚把完整的分析报告拿了出来,里面的结果和我们说的确实有一个小小的偏差。

在四楼的那些毛发样本之中,多出来的那份基因其实不是人类的,而是来自于一种疑似犬型亚目、鼬科的生物——说白了就是貂类。

换一句话来说,是从吴启霞的衣服上掉下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像后来我被猫袭击一样,吴启霞在开笼子拔毛的过程里遭到猫咪的反抗,袖子也被猫挠了一下,皮毛脱落下来和猫毛混在一起了。

虽说说到底事实本身没有改变,不过结论倒是因为这点偏差多了一层意料之外的讽刺……

也就是说,吴启霞老师确实是有好好防备,已经留意不要在瞎加证据添乱的过程中留下蛛丝马迹了,可惜防到最后还是有疏漏。就像贺小兰说的那个什么定律——我后来查了一下,指的是“凡是发生过物质接触的地方必然有物质交换”,没有留下自己的痕迹,也还是留下了衣服的痕迹。

但是话是这么讲,虽然从“结论”上来说,我甚至可以再多嘲笑吴启霞几句,但是从“结局”上来说,她的目的却还是凑巧实现了。

那天事情结束之后,尉迟语嫣特地叫住了贺小兰,贺小兰好像也有意找语嫣,然后她们俩和我、诗芸去冷饮店聊了会儿天,对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复盘了一下,但是,其实没有反思出个所以然来。

这件事情的本质,说到底根本就不是一件包含主观故意的案件,可却硬生生耗掉整整两天,站在事后的视角看,无论怎么说都是匪夷所思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甩锅给各位老师当然是最轻松的想法,但即使是语嫣也知道,事情不能简简单单这么想。

康建成心怀敌意,权洪斌冷眼旁观,吴启霞故意添乱……可是语嫣也反应过度,我同样被敌意卷了进去,诗芸和贺小兰倒是确实有维持秩序的意思,但明显没有达到这个目的。

无论归结到谁头上都不对劲,至少不客观。

我觉得如果要想清楚,也许该把权洪斌和康建成也拉进来一起复盘,不过估计就算这么做,到最后多半也还是会变成互相指责,所以也就只是瞎想想。

当然了,我知道我自己犯了哪些错误。因为康建成有敌意而非要对这敌意做出反射,浪费了整整一上午的战机就是其一……现在看来怎么看都是完全毫无意义的举动啊,岂止是错误,不是连我“效率主义”的人设都崩了嘛!

鬼知道我为什么也会变成这样……

尽管康建成的言行确实很让人恼火,但是不能拿这种事当借口啊,不然以后再来几次,岂不是就能随便浪费我的时间了吗?

“哎……”

虽说假期的时间确实没有那么值钱。

“好啦,别一脸唉声叹气的,不想来就回去背单词嘛,又没有谁强迫你来。”

“不……我也没有唉声叹气你这边……”

青梅竹马的埋怨将我的思绪从几天前的回忆中拽了出来。

此时此刻的我俩正并排站肩并肩,一起沿着自动扶梯的通道上行着,后方是我的妹妹司玖,再后面一点点是那位倒霉孩子罗天音——今天出来是陪着我的青梅竹马一起带罗天音去打疫苗。

虽说也不能说不是浪费时间吧……至少和青梅竹马一起相处,说人际关系投资,说情感投资也不能说就完全没有效率,而且再怎么说,尉迟语嫣已经给这次事件盖棺定性了,是我们学生会的责任,该负的责还是得负。

“而且啊——”

刘诗芸无视了我的辩解,埋怨的语气中又多加了一份嗔怨。

“就算不管我们,为了给千夏学姐汇报你也得打起精神来啊,她今天可是说了要来疾控和我们碰头的,你不拿出点干劲来可没法跟人家交差哦?”

“诶,诶诶!?”

意料之外的情报让我顿时一愣。

“没有啊……我没听说过,千夏什么时候说今天要来了?”

“不是今天还能是什么时候,不是你亲口说的她去大学考察学习为期三天嘛……”

“不,可是……为什么要今天选在疾控中心?”

“哦那个啊……”刘诗芸眨了眨眼,“好像是因为夏普阿姨滑雪玩嗨了,胳膊磕铁护栏上出血量超大,也是今天来打破伤风呢。好像大概是这样啦。”

“呃。”

虽然从见到的那天起,就觉得以后听说这位妈妈的事不会少,没想到下一次听说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真不愧是您啊,夏夏普妈妈。

那见就见呗,也不知道夏千夏会怎么看待我们的处理方式,不过和尉迟语嫣相处的这几天至少没亏待她,我至少应该不会被夏千夏杀……呃……

应、应该不会吧……

仔细一想好像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失礼的细节,更何况还有深夜共钻一把伞,以及在她躬腰看细节的时候在她身后盯着看这种事……一下子就慌起来了啊。

还是少提语嫣,多提案件,啊不,多提事件,没错多提事件!

就这么在心里暗暗做出了决定,不过在护送罗天音打疫苗的前半程,我们一直都没有如之前所说遇上夏千夏,是在终于排队排完了,从群里看到她跟她妈抵达目的地的消息,才在大厅里遇上她的。

今天夏千夏穿的是一套宽领针织衫、深色围巾、披肩套在一起的组合,肩膀附近的布料很厚很有层次感,倒是腰附近穿得挺苗条的。感觉夏千夏每次的便服搭配都挺潮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要穿这种需要点胸围才能把层次感撑起来的衣服……到底是跟谁学的,完全是在扬短避长啊。

下半身是多层荷叶边短裙加黑过膝,还真就没比夏天厚实多少,看来夏千夏这家伙也和贺小兰一样是不怕冷的主。段位可能稍微低一点点,不过考虑到夏千夏可以生嚼冰块……说不定其实不相上下?

没见到夏夏普,应该是刚被夏千夏推进去打疫苗吧。

“咳咳,千夏,那个什么……好久不见啊好久不见!”

“嗯哼,五天没见呀441,”

与我说话还要清清嗓子相反,夏千夏倒是心情愉快招呼也打得自然。

“诗芸也是!这几天第一个学期期末考完了感觉怎么样呀~,哦哦,对了,还有小司玖,这么说起来最后这位应该就是……”

“嗯嗯嗯!”

罗天音点头。

“我就是那个,司玖的同学,一起参观的那个……也是给学长学姐添麻烦的那个,我叫罗天音。是夏千夏会长吧?”

“嗯姆,没错。”

“那请多多关照……嗯嗯多多关照!!”

前两天跟在吴启霞后面的时候言论挺少,到了夏千夏这边倒是挺主动,感觉这个罗天音好像挺会读空气的。

“不用不用~!”

夏千夏倒也充分发挥她的大小姐气质,对罗天音的客气从容接应。

“也没大上两岁,根本谈不上关照啦。普通的前辈而已啦~前辈,叫我千夏就好了。反倒是441这个家伙完全没照顾好你们,这个是真的不好意思啦……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本会长再帮你教训一下他呀?”

“请不要一见面就找借口对属下使用暴力!”

“没有没有!”罗天音也很好心地连连摆手,“根本没有缝针,人肯定没事啦!我人本身是没事的!千夏姐还是不要对司玖的哥哥太苛刻了,人家可是和尉迟学姐一起解决了这个事情,不然的话我可能到现在还要被当枪使呢!!”

“喔……那倒也是,”夏千夏微微颔首,“确实,大概也许应该可能小概率地也算是功过相抵吧……”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发自内心地不打算同意的话,不加这么多修饰词也可以的……”我再次做出吐槽。

一见面就不得不连吐两槽还真是累。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

夏千夏恰在这时话锋一转。

刚才的轻松状貌沉降下去,夏千夏用食指卷绕着鬓角,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既好奇,又绝对不算不严肃的表情。

“虽说电话里听441说过两次,不过只打电话果然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这件事情真的有这么胡闹吗?到了最后真的完全没有犯人?”

“那就让我和诗芸跟你重新讲一遍呗?”我反问。

“唔姆……”

于是我们一行人找了个不挡道的角落围成一圈(因为疾控中心真的找不到那么多空位),在不透露语嫣的推理过程的前提下,把整个猫猫抓人案的线索都跟夏千夏复述了一遍。

并在最后特地追问道——

“——如果是千夏你的话,你觉得哪里有问题?”

“唔。”

夏千夏慢慢思索着,手指有节奏地搓弄着鬓发。

“虽说确实是……这边一段那边一段的,是有点自相矛盾乱七八糟的,感觉像是癔症病人编出来的故事似的,痴人说天什么的……”

“你是想说‘痴人说梦’吧。”

“……不过?”

夏千夏无视了我的吐槽,忽然抛出一点。

“有个证据相比起其他的证据,明显和整个线索链的连接要更加薄弱一些,换一句话来说,就是要更加格格不入一些。如果我在的话,我的建议是把四楼走廊整个搜索一遍,如果有可能的话拜托王然老师处理分析一下你们刚才说的猫毛——如果不出意外,嗯……这样应该会把事情变得简单不少吧?”

“呃。”

“诶…………”

我和诗芸顿时两两惊呆,然后面面相觑。但这还没完,夏千夏见到我俩的表情,马上歪了歪头:

“嗯嗯?所以说问题果然出在那个证据上……难道说那个证据是那位吴老师伪造的,那么,姆……让本会长来猜猜她的动机是什么……这个果然就有点难推测了,难道是捣乱?”

“……”“……”

“诶?”

呆到尽头,反而是夏千夏看着我们的惊讶状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呜啊,这就有点过分了吧?这些到底是你们猜的还是当事人承认的……不对不对,就算是当事人承认,也不能承认什么就信什么吧,难道一个成年的老师的动机真的就是捣乱?!”

“唔…………”

“虽然说很难解释,不过吴老师捣乱的背后也有她自己的利益出发点,这个说法应该还算是可靠的哦?”司玖小心翼翼地插进来注解了一句。

“啊……这样吗……”

夏千夏叹了一声,表情稍稍有点失落。

本来超级扑朔迷离的事件,竟然没聊两句就被夏千夏这么猜透了,不仅夏千夏有点失望,我现在也感觉有些尴尬。

到底是“旁观者清”呢,还是夏千夏太厉害呢?还是说……

“嘛!不管了!”

最后还是夏千夏率先从奇怪的氛围里振作起来,眨眨眼睛,又从关于这个事件的话题中挑了个新话茬。

“其实我还有一个……有一点点在意的小细节。小司玖啊,还有罗天音同学,之前也已经说过啦,你们和那位吴老师一起来循礼中学的原因,本来是要参观考察,要不要学习我们学校的制度对吧?”

“嗯嗯!是啊。”“是的没错。”

“你们最后的结论是什么,是暂不学习吗,为什么?”

“呜……”

“嗯……”

司玖露出一丝畏缩的表情,最后是她的那位男同学思索了一阵,从夏千夏那里接过话茬。

“要说为什么……我和司玖同学是这样想的,可能会有一点点儿冒犯,千夏学姐和,司玖的哥哥,还有诗芸学姐不要生气哦。”

“没事的没事的,你尽管说。”

“只管说就没事的啦。”“……你说吧。”

“嗯,嗯……”

罗天音还是顿了顿,初中生的魄力毕竟有限,何况夏千夏就算再随意有亲和力,她的大小姐范儿也还是摆着,我们的人数也摆在这儿。

“是这样的,其实主要就是从我和猫的这个事件里感觉到的。循礼中学的制度很让人羡慕……但是,并不是理想中的制度。”

“……”

“循礼中学的制度的那个,纲领,说的是学生自治。可是我们实际上看到的是,老师们并没有心甘情愿地交出那个权力……学生的权力伸到了老师的领域,和老师们互相……互相打结,反而有了更多的冲突。”

罗天音眼神游离着,感觉和我有点儿像,但是比我还要畏畏缩缩许多。

“就像这个猫一样……应该是破案的事情,可是老师说要抓养猫的;老师说要抓养猫的,学长学姐就无可奈何地被带着走……看上去像是要走那个‘治理委员会’的样子,我还很期待开庭的,结果最后还是个半吊子……更何况还有吴老师竟然每说一句话就能带来一点麻烦什么的……”

“……”

“是、是不是说得有点太奇怪了?千夏姐当时不在场,会不会听起来有点……”

“没有的事。”

夏千夏肯定地摇了摇头,视线却在远处。

“虽然我不在场,不过你说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些奇怪的问题,也从来没有忘掉去思考,所以当然是不会觉得奇怪的。”

“诶……”

“不过……只这样是不是还不够?”

“诶诶?”罗天音忽然愣了。

“我的意思是……比方说小司玖,就是从441那里听说过很多我们学校的事情才来的。”

夏千夏终于将视线转回罗天音身上。

“441刚才讲故事的时候提到过,你们去校园治理委员会的时候,拜访法官老师的时候,约好了要看卷宗的——不过后来却发生意外了没看成。那么作为结论判断的依据,只有你亲自经历的这一个事情,说服力应该不够……吧?我记得初中应该还是学过归纳法啊科学归纳法什么的……大概……”

“学过是学过,可、可是……千夏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成绩像小司玖一样非常好吗?我在鱼泉温泉的时候好像对你没什么印象……或者你和那位吴老师有什么特别的联系吗……”

“没、没有。”罗天音迷惘地摇头。

“也就是说,你是完全自己申请,自告奋勇要来参加考察的。”

夏千夏继续说道。

“你提出建议的决定,在你考察观察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对于在循礼中学发生过的某些重要的案例,你早就听说过。考虑到你最后的决定是否定的,那么那个用来支撑你的想法的‘案例’,范围就很小了。”

“……”

不是吧……

这到底是什么推理,顺着夏千夏这个说法看下去,难道说罗天音之所以会对法官老师提某个问题,又之所以在那之外的场合显得如此不积极……以及周坤之所以会瞎搞的原因……

“不,那个那个……”

罗天音的表情开始显得极其羞涩尴尬,他的眼神开始躲闪,但是千夏的金色的眸子却仍旧没有一丝避讳。

“罗天音同学——”

夏千夏意味深长地发问。

“施铭同学和你是兄弟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