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直像是泄了气似的,尉迟语嫣整个人的肩膀都向下一耷拉。

好像能听到她暗暗抱怨了一句,听起来好像是:“这家伙以后怎么找男朋友啊”……

话是过分了一点,但是好像还真没法让人当玩笑话。不过找女朋友或许可行,但是考虑到贺小兰她钛合金一般的取向……感觉果然还是悬……

“那、那那那那也行吧……”

语嫣尴尬道。

“本来在场的男r……男生和男老师也多,尤其是以防几位老师不理解嘛,我还是稍微解释一下,主要还是这个换衣服的细节要仔细说那么一下下……关于这个裤,嗯,裤袜……”

停顿。

语嫣的脸颊上透出红色。

“那个什么……你,司思仪,你你你你来给大家解释一下!!”

“呃。”

我心说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该跟你一起跑到中间来说话。

“这个这个……其实这个主要是时间的问题,所以稍微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啦,总、总而言之我简单说说……!”

清嗓子。

怎么清嗓子都感觉不够。

“裤袜一般比较紧嘛而且容易贴在肉上,所以据说前半截不穿好不拉匀的话后半截就会很难穿上去所以一般情况是……”我超高速地机械复读道,“先把裤袜两边都从脚到上面卷起来好让脚可以直接套进去往上拉然后从小腿开始用力往上拉,把丝袜均匀地撑开等两条腿差不多都拉到大腿一半的时候再站起来一点一点对等地往上提,这个时候注意双手沿着大腿多扒拉扒拉把纵横纤维扯匀,以免材质不均匀妨碍运动……最后拉到最高处什么的,缝合线和身体中线对齐什么的,裆部注意拉好贴紧不然很麻烦什么的总而言之我我我我说完了!!”

哇啊啊到底是什么和什么鬼啊!

尉迟语嫣!你这个臭女人我跟你不共戴天!!

“嘛啊,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这样就行。”

尉迟语嫣点了点头,自在而自然地微笑道,不用让你自己来亲自解说这些细节你当然轻松啦!

“总而言之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贺小兰同学,你现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吧?”

“啊?”贺小兰不解地歪头。

语嫣顿时气结:“你自己想象一下,把女仆装加起来,这一套穿完要多少时间啦。”

“啊啊……”

贺小兰终于愣了。

伸手,弯腰,从自己的护膝起,顺着自己的大腿上上下下比划了好几个来回……虽说早就感叹这家伙大冬天的光腿让人难以置信了,但是我怎么也料不到,这竟然能够成为阻碍贺小兰推理的绊脚石啊。

室内沉默了,大部分女孩子好像都或多或少领会到之前的线索有什么问题了,林森和周坤这两个家伙好像也听懂了,倒是康健成还没太融入环境。

“你这是在打什么哑谜,解释一下?”

“光是把这种裤袜穿好就要花超过两分钟。”

在语嫣发话之前,贺小兰直接无缝接茬。

“这还不算脱衣服和穿其他衣服的时间,这根本不可能压缩到四分钟以内。”

“……”

“在我们之前的分析里,根据洛时雨所汇报的‘猫叫声’,认为他在林森看到猫的同时就已经离开。但这是错的,她听到的叫声和那根本不同。”

“那就是说猫也不是同一只猫了吗?!”

“我没有说这样的话,康老师请稍微注意一点。”

贺小兰的语气平静如常,直接把康建成的话顶了回去。

看起来和以往同老师说话时的语气一模一样,但是我还从来没听过贺小兰用这种内容向老师说话。

“那么,”

贺小兰站起身来,看向尉迟语嫣,眼神中的怀疑并没有消散。

“这也就意味着,你,尉迟同学的424寝室是唯一一个让猫坠落的起点,那么你这句话交代的意思是,是你们养猫的吗?”

“不可能呀,我是寝室长。”语嫣摇头,“我是不可能养猫的,而且问题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吧。”

“对……问题的重点也不是这个。”

贺小兰的思路跟得很快,真不愧是除了缺乏某些常识之外能和夏千夏平起平坐的团委会书记。

“问题的重点是,尽管猫有机会在这个时间差之中,从洛时雨同学忘记关门的门缝里钻进宿舍,这也不意味着猫就可以从你们宿舍掉下去。而且你如果不能解释施铭的宿舍里的猫毛的问题,我们遇到的问题就不会有任何根本性的改变。”

“……”

“一个可能性是,洛时雨同学撒谎了。猫就是她最后一次返回寝室的时候,发现并且随手丢出去的。她自述听到的猫叫就是她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贺小兰冷冷地说道,“这个解释我自己是不信的,你信吗?”

“我也不信。”语嫣耸肩。

“那你要怎么解释这些问题呢,现在没有更多证据可以用来解释它们了吧。”

“那就让它俩互相解释啊。”

“……?”

贺小兰的表情大为惊异。

“我看不出这两个线索之间有任何的逻辑联系。”

“我也不觉得它俩之间有任何的逻辑联系,”语嫣透出一丝任性的表情,“但是它们之间有相似之处啊——都很鸡飞狗跳的。”

“鸡飞狗跳的……”

“施铭寝室的电风扇被扒歪了,而且还没报修。”

“……”

贺小兰愣了。

“有什么问题吗,小兰同学?”

“不,这说得通,你的杜撰是有解释力的,”贺小兰皱眉,“但是你这种随便编故事,而且还只编一半的做法,明显缺少可靠的线……等等……”

“嗯?”

贺小兰露出惊讶状:“你的意思是我们遗漏了很多信息都没有去搜集!?”

“不呀,我本来想说的是施铭和……”

“我想说的是林森的证词说的是猫在他出现之后才对男生侧的宿舍入口感到抗拒,我们观察到的爪印和压痕是雨势变大之后才会出现的。而男生侧的入口有没有目击报告,雨变大之前的痕迹,我没也没有深究对吧!”

“嗯,嗯……是……”

本来应该是语嫣掌握现场主动权的,此时此刻却因为贺小兰神情激动,主客场一下子倒转了。

“那么,施铭!——”

贺小兰拧着眉毛看向证人席。

“你昨天到底在寝室做了什么?尹穗星和林森在学校超市都见过你,你咋超市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