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是什么鬼,你没证据就别瞎说。”

“既然知道我没证据就别紧张啊。”

语嫣叹了口气。

“好啦,不纠结这个,我们先往下说,等会再回头说这个问题——”

“……”

“——接下来要说到的事情那就是昨天中午,这只猫是怎么样出现又是怎么样移动最后掉到罗天音同学脑袋上去的了。”

尉迟语嫣接着说道。

“这里的证人有……语嫣学姐,有林森,还有我的室友,洛时雨同学可以当佐证。然后有在树上、草坪上、三楼防盗网里发现的线索。”

“是不是还有四楼走廊……”我小声提醒道。

“嗯对,还有四楼的走廊,这个很关键可不能忘了!”

语嫣用力地点了点头。

“根据这些线索大概凑合凑合一下的话……首先前半段,也就是猫猫在下大雨进楼之前,事情顺序应该是这样子的:

“穗星姐,穗星学姐在十二点八分左右的时候,在宿舍围栏旁看到猫,想要喂猫但是发现自己没带零食;

“然后林森同学也经过同一个地方,按他推测这个时间点应该在十二点十四分之前,他描述这个时候猫的状态不太好,叫声也不好听。雨在这个时候已经很大了,他想引导猫到宿舍楼附近避雨,但是猫不想走他的方向——林森同学指引的方向是男生那一侧的入口,猫却从我们女生那边进去了。”

语嫣说到这里,将视线投向大厅另一边的贺小兰。

“这些是我们都讨论过的部分,可以说明在事情发生之前,至少在猫进楼之前,关于这只猫咪的行动轨迹的推测是完全成立的,是这样吧,贺小兰同学?”

“只按你目前为止的说法,也只能说是比较合理而已吧。”

贺小兰冷静地眯着眼睛,没有进套的意思。

“这个说法目前是最符合直觉也最合理的,但是还是需要其他的佐证。如果你不把其他的佐证说出来的话,那就不是完全成立的,只能说可能性比较大吧。”

“嗯嗯,确实!”

——但是,也有可能这样才是进套?

尉迟语嫣点了点头,又轻飘飘地转了一圈。

是因为夏千夏不在所以说好了要“接替千夏的职责”吗,这一套一套的感觉真有点会长大人的味儿了。

“林森同学的证词,有一个佐证,首先是他和穗星学姐互相见过,可以相互证实,而且尹穗星学姐说她十二点十八分回到同一个位置的时候,猫确实不见了。”

“是。”贺小兰点头。

“不过如果只有这一点应该还是不够的……吧,”尉迟语嫣轻轻转了转眼珠,“司思仪,你还记得有哪些?比方说不说人,猫本身有没有直接留什么痕迹……”

“呃……”

行啊,把我拉到台中间就是为了拉我说相声,那我就奉陪咯。

“咳咳——”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整理发言。

“根据我们的观察,那天雨下得很大土壤是湿的,草也是湿的,猫确实是可以在草坪上留下痕迹的。首先是有脚印,在那颗树下面有猫的爪印,而且草地也有压痕,有一条还算明显的痕迹是通向女生宿舍那一侧的,这和林森同学的说法一致。当然,以上这些痕迹都是连续的。”

“嗯嗯,是的呢。”

“然后……”

但是这些也不是痕迹的全部。

在这个地方先把这个说出来合适吗?我和语嫣对了对眼神,没太领会她的讲演思路——还是先说一半好了。

“其中有一部分的痕迹很特殊,离树不太远,我们是有拍照片的,啊,投影仪……”

“我来帮思仪开!思仪直接往下讲就是了!”

诗芸非常主动地从贺小兰那里要来手机,跑到老师那边去给投影仪接电。

“不用等,除了少数几个之外都翻过照片,你直接说。”权洪斌挥了挥手,直接叫我继续。

“啊,好。”

权洪斌权老师的态度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倒是挺没耐心的。

“那个痕迹是一块很大的压痕,是由……咳,其中一部分是呈现出明显的扇形的。一些比较熟悉猫的同学,比方说尹穗星同学……啊,啊咳咳!贺小兰同学应该也懂!——”

别因为我漏了你就露出那种表情啊,我把你加上还不行嘛!

“——总而言之就是!猫在察觉到危险,压力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会大幅度左右甩尾的。在这种情况下压出扇形是很合理的。啊……诗芸把仪器接通了,大家看一看,就是这样。这和林森同学的‘猫状态不好’也是一致的。”

“嗯……”

若干个同学和老师露出思索状,这个照片应该都被大家看在眼里了吧。

“再然后,”

我又清了清嗓子,我想语嫣同我的第一个重点应该就是这里。

“尉迟语嫣同学的室友,也就是,洛时雨同学,她的证言也有一个细节是可以和这个相呼应的。”

“嗯。”

语嫣点了点头,直接将话茬接回了她自己手中。

“时雨的证言……不好意思,洛时雨同学现在应该是还在打工,没来是比较遗憾啦。不过应该……都还记得吧?比方说她的闹钟定的是十二点十分,在这之前她在对面同学的寝室里聊天。”

“是的。”贺小兰也点头。

“闹钟响了之后,她马上返回我和她的寝室,换工作服去奶茶店打工,中途因为忘记带伞和忘记关门,连续返回过两次,最后一次返回的时候,听到了很糟糕的猫叫声,这正好和十二点十四分之前,林森同学汇报的情况一致。”语嫣继续说,“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那么我再请问贺小兰同学一下……时雨的工作服是什么样子呢?”

“什么样子?”

贺小兰转了转眼珠。

“是那种带围裙的裙子,有那个还有那个……很多的……总之应该还是挺可爱的吧,我不懂这个。再然后是高跟鞋,而且应该是穿裤袜的。”

“嗯。”

尉迟语嫣点了点头。

顿了顿——注视着贺小兰,等了几秒,然后又等了几秒。

“……”

语嫣抖了抖嘴角,自己开口问道。

“那么贺小兰同学,这种衣服……其实、其实是叫女仆装啦,你平时有没有穿过……”

“没有。”

“……那裤袜呢?”

“没有,”贺小兰连续摇头,“高跟鞋倒是穿过,小时候我妈逗我玩……我没事穿这个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