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稍微确认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语嫣手里的高脚杯有点儿抖,里面的波纹哗啦哗啦的。

“这个账号被封禁了,还解得了吗……”

“这个多半是不行的。”

“那,您之所以特地在这个场合找我们咨询这个问题,没搞错的话,果然是因为……您已经确认了,那个害得您八九千都没了的那个家伙,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嗯嗯,是啊,这个基本上可以确定就在你们学校了。”

“呜……这种……”

语嫣将视线投向千夏。

“千夏大人,我……如果我没搞错的话,5000是不是就可以入刑了啊……”

“嗯姆,是……是有这么一回事呢。”

“呜……”

“难以想象。”林森不失时机地感叹起来。

“是真的社会,惊了,想我最多也就投入过不到三千吧,相比起来还是太不pro啦。”

周坤也阴阳怪气地感叹了起来……不过我觉得你课金花了三千块钱也够多了好吧。

“那——”

林森开始凝神沉思。

“这样一来,阿姨您果然是希望我们帮忙……”

“……果然是希望我们帮忙把那个家伙揪出来教训一顿,给这种讨厌的家伙一个应有的教训,让他好好赔偿妈妈大人没错吧?!”

“唔,嗯……”

夏夏普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认真地点头。

“差不多吧,大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嗯嗯,那果然第一步应该把人和证据定位出来,”林森点了点头,“不吹不黑,我对于这方面的东西还是略知一二的,如果阿姨对此有一些线索的话,可以先给我研究研究。”

“调查倒是确实很重要,不过只是私自调查的话,对于妈妈大人的问题可恐怕没有任何帮助!”

语嫣开始比林森更认真地点头。

“比起那个,官方的手段虽然可能弯子要绕得多一点,不过我觉得那个帮助更大——您知道循礼中学的‘校园治理委员会’这个东西吗?”

“诶?”

“哎,但是,你们是学生会成员,就算说找校园治理委员会,那和你们没有直接隶属关系,也不见得有那么方便吧。”

“啊……?”

只见林森和语嫣对答两个回合,局面似乎一下子显得有点尴尬。

“这个,这个……”语嫣踯躅半声,“这个话果然不能这么说呀?虽然没有直接隶属关系,但是陪审团还是要采信我们的意见,每次的学生代表不就都是我们的人嘛。——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说要让我们影响委员会,还是挺方便的吧?”

“可是……”

林森听了尉迟语嫣的辩解,非但没有感觉为难,反而更顺理成章似的反问了起来。

“虽然你说影响什么的……但是我听说团委会的贺小兰书记,不是说这个学期刚上任的时候,才刚警告过你们不要过度干涉司法程序……”

“诶诶诶……”

“……”

尴尬!

没想到林森居然连团委会那边也有了解,这么一来岂不是把语嫣给骗坑里来了嘛!

尴尬尴尬尴尬……语嫣现在偏开眼神摸忖着半杯红酒,憋了半天一句话都憋不出来,餐桌周围一片安静,就连夏千夏的妈妈,夏夏普本人也显得神情微妙,似乎不知道该采信哪边好。

“唔,嗯……虽然不知道校园治理委员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从你们说的这部分来看,就是说如果我希望拜托你们的校园治理委员会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虽然说会更可靠,但是也有更大的让事情脱离控制的可能性是吧?”

“嗯……按照我的理解,应该差不多是这样。”林森断言道。

“呜……”

语嫣语塞。

“这、这个……那个……”

“嗯?”夏夏普歪头,“难道说我的理解有什么错误吗?”

“不,并没有,只是,啊哈哈哈……只是,呜……”

语嫣尴尬不已,顾左右而言它。

两秒之后,她的视线落到了我身上。

“……”

这家伙……刚刚还慌得不行的眼神一下子锐利得像要把我戳死似的。

莫非这就是临时联合战线?

虽说林森这家伙的高谈阔论的样子确实很让人心里生烦啦,但是,这果然还是太莫名其妙了啊。

“啊,啊咳咳。”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如果语嫣败了的话,那夏夏普就会找林森去解决她的麻烦,而夏夏普是夏千夏的妈妈,她去拜托林森,那就意味着林森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千夏……

犹豫半秒,微妙的嫉妒心果然还是压倒了矜持。

“那个,阿姨?有可能的话,我来稍微介绍一下校园治理委员会是怎么回事?”

“嗯嗯,你说?”夏夏普点头应允。

“嗯……简单来说……”

简单酝酿酝酿气息。

“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说,就是学校里的法院。”

“哇,这么先进的吗?”

“啊咳,差不多吧……”

表面上先进归先进,实际上麻烦也挺多就是了——当然煞风景的话不适合现在说。

“校园治理委员会呢,无论是学生违纪,还是学生纠纷,还是学生老师的其他利害冲突,都是可以,而且必须经过这里裁判的。这个制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已经持续快十年了,公信力还是可以的。嗯,咳,”

再轻咳一声,更煞有介事地看向夏夏普。

“那么阿姨,如果为了您自己的利益,您到底是想直接走官方,有公权力的保障……还是想先走下面的私人侦探,冒打草惊蛇的风险和抵赖的风险呢?”

“这样吗……”

“你这,学弟此言也稍稍差矣啊。”林森马上打断道,“大道理是很好讲的,可是现在细节还没那么清楚,比起直接从上面走,我和夏千夏同学的关系也好,我调查能力也足够,有一说一,我是自认为更稳妥就是了。”

“关系好?我可是和千夏大人一起泡温泉,肌肤相亲零距离接触都没问题的关系哦?相比起来你又是什么程度?直接说关系好也太自信了吧~?”

语嫣的表情中马上透出奚落。

“而且比起那个,不要以为另一边就没事,司思仪这个家伙也是毫无保留地看过千夏大人泡温泉的程度,别抱侥幸心理哦。”

“……”

“诶?原来我的小小夏……”

夏夏普先向语嫣投去惊讶的眼神,然后向我投来双倍惊讶的眼神。

“原来刚才问感情生活的时候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原来我的乖女儿,已经成熟到和同学有这种关系了吗……”

“没有那回事!”

“是您误会啦!!”

语嫣这个家伙,不要气急上头就说出奇怪的话啊!

“比、比起那个!”

我用力地拍打桌子,强令话题回到正轨。

“如果要总结一下林森学长的建议的话,大意就是说如果直接经过校园治理委员会的话,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不稳妥,”

“嗯。”

“那就奇怪了,倒不是说反问,但是既然如此,先私下调查的话,难道就有办法在后期绕过校园治理委员会了吗?”

“……”

“夏夏普阿姨可是因为某种至今未知的原因,一口气被坑害损失掉了将近一万元的财产。要说处理这种纠纷,校园治理委员会可是最恰当的主意了——无论是违法违纪,财产纠纷,还是蓄意破坏,我想,应该没有例外吧?”

“啧…………你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

林森的表情变得为难起来了。

看来我这段话术还行啊。

“不过,”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林森话锋一转,“既然是作为原告,必要的时候,辩护人还是需要一个的吧?”

“总而言之,最权威的肯定不是无关的个人就是了!”

“啊,咳……嘛。”

我轻咳一下,打断了尉迟语嫣的驳斥。

已经差不多了,学生会天生只能参与陪审庭而不能在其他方面发力,这是我们的先天不足,“辩护人”什么的,这一亩三分地就只能乖乖让给林森了。

“总之,阿姨,这些细节大体上明白了吧?”

“嗯嗯,那当然明白!我的理解力还是很强的嘛!”

夏夏普挺胸称是。

顺带一提……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比起夏千夏的小馒头,这位敬爱的妈妈大人,似乎也,呃,就只是一对小包子而已,这对母女俩的发育程度是真的一脉相承啊……

“总之,我自己擅自总结一下,就是如果是我这种大问题,去你们学校找‘校园治理委员会’报案,绝对没问题对吧?”

“嗯嗯对的。”

“原来如此,那么,如果之后还有问题……”

“如果之后还有问题,我自认为知识水平还是比较达标的,可以找……”

林森又挑准时机插进来一句,不过这一次,也不出意外地再次被尉迟语嫣拦下来了。

“……我们经验丰富,无论什么问题找我们咨询都是可以的哦!妈妈大人?”

“行,理解理解,明白明白~”

“那……妈妈大人,我再敬您一杯!”

“来来来,感谢大家,一起来喝一杯吧——以后也要多关照关照小小夏啊!”

话题似乎告一段落,夏夏普举杯,我们也一起跟着举杯。

从阶段性地来看,我和尉迟语嫣联合对抗这位情敌青梅竹马的战略,好像执行得还不错?

不。

等等。

所以说“情敌”到底是什么鬼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