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既然现在所有人都认识了,那么接下来就把床位给安排一下吧。”

“让迪亚睡我旁边可以吗!”

帕丽塔兴奋的举起了手,安洁莉娅吓了一跳,正想说什么,黛西已经没好气地把帕丽塔的手给按了下去。

“别在这儿添乱了,我们女的睡那边,男的都睡这边,这是早就安排好的!”

“切,真没意思。”

帕丽塔嘟着嘴转过头,黛西走到安洁莉娅和汉娜的身边,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空床。

“安洁莉娅,汉娜,你们两人就睡这里吧。迪亚,查尔和罗林中间那张床是空的,你睡那里就是了。”

“等等,如果像这样睡在一起,我们换衣服该怎么办?”

安洁莉娅有些惊慌地拽住黛西的袖口,黛西翻了个白眼,伸手指了指挂在头顶上的布帘。

“看见这个了吗?到时候把两边都拉起来,对面就看不见了。”

“什么啊!就靠这种东西,万一他们偷看可怎么办!”

“行了,哪怕没有这个东西挡着,我对你们也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查尔一边玩着魔方一边慵懒地说着,帕丽塔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放心吧,查尔只对他那个魔方感兴趣,至于罗林嘛,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会偷看的,对吧。”

帕丽塔转头看向罗林,罗林连忙站直了身子,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无礼的行为,我以自己的名誉发誓!”

“那就对了,迪亚呢?你也不会偷看的对吧。”

“当然不会。”

“看吧,没关系的。不过其实我倒无所谓,只是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在意就是了,哈哈哈。”

帕丽塔叉着腰咧嘴大笑,一旁的黛西顿时皱紧了眉头。

“帕丽塔,我正在和安洁莉娅很正经地说这个问题,你就不要来开玩笑了好吗?”

“我没有开玩笑啊,我说的是真的。大家都是战友,坦诚相见不好吗?”

“一点都不好!”

“胡说八道!”

安洁莉娅和黛西难得异口同声了一次,帕丽塔摊了摊手,转头看向一旁的汉娜。

“她们真是太拘束了,汉娜,你觉得呢?”

“如果只是迪亚先生,我是没问题的。”

“汉娜,你就别掺和了!”

安洁莉娅生气地朝汉娜瞪了过去,帕丽塔吹了个口哨,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呀,真是危险了,都怪查尔和罗林两个人一点竞争力都没有,这样一来迪亚不就成抢手货了吗。”

“迪亚先生在学院可是很受欢迎的。”

“真的吗?感觉燃起斗志来了!好,迪亚,晚上跟我一起洗澡吧。”

一听这话,安洁莉娅顿时急的涨红了脸,头发也跟着飘了起来。

“你你你,你在说些什么啊!”

“绝对不行,浴室都是公用的,怎么能随便带男人进去!”

黛西有些生气地挡在了达里安面前,帕丽塔倒是不以为意地偏了偏脑袋朝达里安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嘛,大不了就一起洗就是了啊,哈哈哈,迪亚一定也想这样对吧。”

“饶了我吧,我可不想被杀掉啊。”

看着吵吵闹闹的众人,罗林一脸羡慕地自言自语起来。

“真好啊,这次如果有了战功,我是不是也会变得受欢迎一些呢?”

“哼,你还是先减20斤下去再说吧。”

查尔一边说着一边把还原好的魔方放在了床上,抬头瞥了众人一眼,带着冷笑背过身去。

闹腾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才消停了下来,刚一走出拥挤的澡堂,罗林就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

“天啊,人真是太多了,差点把我闷死在里面。”

“澡堂每天都是这样的吗?”

“是啊,整个军营的澡堂有限,我们这片区域就只有这一个最近。听说她们女生更挤,毕竟女生嘛,花的时间比我们男的长多了,军营还专门下了规定,每个人只准洗15分钟。”

罗林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想着刚才澡堂里人山人海的情形,达里安顿时担忧起了安洁莉娅。

她每天都要在宅邸的大浴室里泡上起码大半个时辰,这下可真是为难她了。

达里安心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突然迎面刮来一阵闷热的夜风,罗林不由得拿起毛巾擦了下额头。

“热死我了,怎么到晚上了都还这么热啊。”

“罗林,你是来自于乌勒尔对吗?”

“是啊,你听说过吗?”

“听过一点,据说乌勒尔常年都比较寒冷是吧?”

“是的,乌勒尔哪怕是到了夏季,最高也只有十度左右。”

“十度?和帕丽塔的坎达尔王国比起来,还真是两个极端啊。”

达里安不禁感慨出声,罗林点点头,把毛巾给扔回手中的桶里。

“不过说起来,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去看看。我一直都对其它国家的文化和风俗非常感兴趣,乌勒尔只是个小小的岛国,那里没有‘孔’,也没有福音机关的支部,人口也只有几十万左右,大部分人都喜欢就这样呆在岛上度过一生。可是我不想这样,我想了解更多的国家,认识更多的朋友,所以我才会到艾尔梅茵联邦来读书。正巧碰到了这个机会,等到战争结束之后,说不定我就能够进入福音机关,在大陆上定居下来了。”

罗林稍微顿了顿,转头看了达里安一眼,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幸亏你来了,黛西有点不好接近,帕丽塔的性格太直率了,我有点不太习惯,而查尔老是抱着魔方自己一个人呆着。唉,前几天呆在营帐里真是憋的难受,这下总算有个可以好好聊天的人了,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多,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我也很喜欢听其它地方的风俗和文化,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去你的故乡看看。”

“真的吗?乌勒尔虽然小,却是个风景非常漂亮的地方,等到战争结束之后,你想去那里的话,我可以给你当向导。”

两人一边谈论着一边走回营帐,女生们似乎还没回来,只有查尔一个人翘着腿躺在床上把玩着魔方。

“她们还没回来吗?”

罗林向着查尔问了一句,查尔点了点头没有应声,罗林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桶给放回床头,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们回来啦!”

伴随着帕丽塔的喊声,女生们一起走进了营帐,看着安洁莉娅一脸疲惫的样子,达里安就知道刚才在澡堂里安洁莉娅一定非常不适应。

汉娜对着达里安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又跟着摇了摇头,示意达里安不要太过担心。帕丽塔倒是笑嘻嘻地把外套朝着床上一甩,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就吞下了肚,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

“哎呀,真是舒服,这时候能来杯啤酒就更好了,可惜。”

“帕丽塔,你能不能把衣服好好穿上!”

一旁的黛西都快要抓狂了,帕丽塔却撇了撇嘴,翘着腿坐在了床上。

“我才不呢,现在这么热,刚刚才洗了澡,我不想又出汗。”

“旁边还有男生啊,你就一点都不害臊吗!”

“不害臊啊,我又没有把衣服都脱掉,倒是你们穿这么多干啥啊,不热吗?”

“这不是热不热的问题,这是礼仪……”

“好了好了,黛西你就是太古板了,明明脱了衣服身材那么好,平常却穿得这么保守,真是可惜。”

“什……”

黛西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正在尴尬的时候,营帐里的灯突然熄灭掉了。

“熄灯时间到了吗?感觉好像比昨天早了一些啊。”

帕丽塔皱起了眉头,黛西跟着把女生床前的布帘给全部拉上。

“好了好了,都躺下睡觉了。”

在黛西的催促声中,众人纷纷躺在了床上,达里安钻进被窝,一股劣质的布料味顿时扑鼻而来。

唉,能有床睡觉已经很不错了,等到开战之后,或许连睡觉都会变得奢侈起来吧。

达里安一边想着一边闭上眼睛,或许是今天长途飞行有些疲惫,刚一躺下,难以抗拒的困意顿时袭来。

“哥哥……”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澜的声音,可是达里安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了似的,思考也开始渐渐陷入停滞。

“澜,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困了,有什么话就留到明天再说吧,晚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澜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达里安……”

“好了,让我睡吧……”

“达里安……”

“澜,我不是说了吗……”

“达里安……”

呼唤声并没有停止,仿佛就在耳边,又似乎离得很远,而就在这一刹那,达里安突然发觉到一个奇怪的地方。

澜平常都是叫我哥哥,怎么会用名字称呼我呢?

“时间……快到了……”

不,不对。

“一定要避开……贝尔芬格的……”

不是澜,是谁?是谁在叫我?

“你……这次或许……”

“会死。”

——————————???!!!!!!

达里安猛然睁开双眼,整个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他喘了口气看向四周,大家都在熟睡,唯独一旁的查尔不见了踪影。

刚才是梦吗?

达里安从床上坐起,放在一旁的剑突然泛起了淡淡的蓝光。

“哥哥,早安。”

“澜……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早上6点半左右,哥哥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听着澜的话,达里安回想起了呼唤自己的那个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澜,昨天睡觉前你叫过我对吗?”

“啊,是的,但没什么,我只是想跟哥哥道个晚安而已,哥哥一下就睡着了,一定很疲倦了吧。”

“那……你后来又叫过我吗?”

“没有,我后来也睡着了,虽然是剑的形态,但还是需要一定的休息才能保持能量。”

“是吗……”

达里安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果然不是澜在叫我,可是为什么听上去和澜的声音那么相似呢?不,不对,那个声音我感觉已经听过许多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在和我对话?

“你……这次或许……会死。”

回想起梦中的那个声音,达里安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时间还早,但达里安已经瞌睡全无,他下了床把衣服穿上,澜的声音又跟着响了起来。

“哥哥,你不睡觉了吗?”

“不睡了,我想去外面透透气。”

达里安把长剑拿在手中,看了看在身旁打呼噜的罗林,慢慢走出营帐。金色的朝阳正从远方的天空冉冉升起,达里安伸手遮了一下眼睛,突然发现查尔正坐在一旁把玩着手中的魔方。

“查尔,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吗?”

“啊,你不也是挺早的吗?”

查尔头也不抬,把手中的魔方给还原完毕,但似乎不太满意,眉头微微皱了皱,又把魔方重新打乱开来。

“唉,要进五秒还真是困难啊,我的极限就到这里了吗?”

查尔挠了挠头,瞥了一眼俯身看着魔方的达里安,不由得轻轻一笑。

“怎么,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不不,我只是觉得你真是厉害,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玩得这么好的。”

“我爸爸比我更加厉害,像这样打乱之后,他只需要3秒就可以还原,我每次和他比赛都没有赢过。”

“所以你才一直练习,希望下次比赛的时候能赢过他是吗?”

“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我爸爸已经死了。”

查尔把魔方拿在眼前笑了笑,达里安顿时愣了半晌,表情不由得变得沉重了下来。

“对不起……”

“不用道歉,他老是喜欢赌博和酗酒,还抛弃了我的妈妈,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他这样的人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查尔耸了耸肩,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般,达里安沉默了好一会儿,在查尔的对面席地坐了下来。

“我能玩一下这个吗?”

“可以啊,你试试看吧。”

查尔把魔方递到了达里安的手中,达里安拿着魔方思考了许久,随即开始慢慢旋转了起来,虽然有些笨拙,但好歹在几分钟之后把魔方全部还原了回去。

“呼,果然还是不行啊, 比起你来实在是差远了。”

达里安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而查尔的脸上已经满是惊喜之色。

“你这家伙竟然能把魔方还原,你以前接触过这个吗?”

“小时候我爸爸曾经给了我一个魔方,但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弄丢了。”

“这么长时间没玩过竟然还能有这种程度,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

达里安有些疑惑地把魔方递了回去,查尔脸上转头看了一眼帐篷,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觉得我们小队的人怎么样?”

还没等达里安说话,查尔跟着又自顾自地回答了起来。

“黛西是个很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人,但有时候太过于死板了一些,虽然是队长,可是领导能力明显还稍有欠缺。帕丽塔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完全没有即将要战斗的危机感。罗林想要靠着这次的战争来立下功勋,可是自己的性格却有些怯懦。跟你一起来的安洁莉娅和汉娜我还不是很了解,不过那个贵族千金明显还没法适应这里的生活,女仆虽然很强,但她的精力肯定只会放到安洁莉娅一个人身上。”

稍微顿了顿,查尔摇摇头,把手中的魔方在手中抛了起来。

“我就毫不客气地说吧,在这里集结的许多人都是一样,他们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市民,还有一部分不隶属于福音机关管辖的士兵。看上去人数众多,实际上却是一盘散沙。大家都只是凭着一腔热血想要奔赴战场,却从来没有仔细想过战争究竟有多么的残酷。以这种方式前往战场,大部分人都会变为送死的炮灰,只有真正做好了准备的人,才能够活下来。但你不一样,光是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那是真正经历过生死,才会拥有的眼神。”

“……”

达里安和查尔静静对视了好一会儿,营帐里突然传来了响动,查尔轻轻一笑,把魔方拿在手中站起了身。

“好了,就聊到这里吧,我去营地里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