趟过清澈的河流,穿过茂密的丛林,踏过崎岖的山路。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站在群山之巅,俯瞰着一望无垠的大地。

“哇啊——”

丽丝莉特把手合在嘴前大叫了一声,迎着吹来的风张开双臂。

“真漂亮,没想到城外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是吧,我第一次和澜发现这里时,也被惊讶到了。”

达里安蹲在地上打开背包,把餐布在草地上铺好。丽丝莉特走了过来,帮着达里安在地上放好便当。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以前每到周末,爸爸都会带我到城市附近登山。爸爸虽然现在离开了这里,但这个习惯我还是保持了下来,这里也是前不久我和澜一起发现的,因为路不太好走,暂时还没多少人知道。”

“诶,原来你还有这种爱好啊。”

“哈哈,其实也只是想借此锻炼锻炼身体而已,最近忙了起来,也逐渐没有多少时间登山了。来,走了那么久,先喝口水吧。”

达里安把茶杯递到了丽丝莉特的手中,丽丝莉特喝了一口,转头眺望着远处那座光秃秃的山峰,还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大洞。

“那里就是熔岩巨人留下的痕迹对吗?”

“是的,整座山都被烧成了焦土,如果不是芙妮特大人出手,不知道会有多大的牺牲。”

“这样看上去,‘孔’也只是个奇怪的大洞而已,到底为什么里面会出现恶魔呢?”

听着丽丝莉特的感叹,达里安的眼睛里也逐渐有了一丝担忧。

梦境中的惨像依旧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可是自己却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关于恶魔和根源之间的联系,还隐藏着太多的秘密,但为什么芙妮特不愿意说出来呢?如果真的有更深入的发现,那么为了人类的胜利,不是更应该把事实公布出来吗?

“根源的秘密并非是普通人能够去窥探的。”

芙妮特的话回荡在耳边,让达里安突然感到有一些害怕。

如果这个秘密太过于沉重呢?

就如同得了绝症的病人一般,一旦知道了自己真正的病情,会不会反而因此丧失活下去的斗志呢?

“好了,不说这么沉重的事了,来,吃饭吧。”

丽丝莉特突然拍了拍手,将达里安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两人席地而坐,拿起了手中的饭盒。

“太好吃了,这道菜你是怎么做的?”

“我用了……”

“等等,让我来猜猜!”

一聊到料理的话题,丽丝莉特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两眼都绽放着耀眼的光彩。在这种久违的气氛中,达里安也渐渐忘记了心中的烦恼。

上一次和丽丝莉特这样说话是多久之前了呢?

看着丽丝莉特的笑容,达里安感觉自己的内心也受到了感染一般,变得逐渐温暖了起来。

自己果然还是喜欢着丽丝莉特啊,只是这样呆在她身旁,自己都能觉得如此开心。哪怕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唯独这份心意,还一直保留至今。

在这样的思绪中,达里安放下手中的饭盒,郑重地朝丽丝莉特看了过去。

“对不起,丽丝莉特,我一直都想向你道歉。”

丽丝莉特愣了愣,随即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怎么了呀,为什么突然要向我道歉呢?”

“我在天台上对你说了许多过分的话,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弄得那么僵。我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也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是请你相信,那并不是我的真心话。”

丽丝莉特揣着双手,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嗯,你当时可真是把我气死了。我明明下了好大决心向你告白,你不仅拒绝了我,还奚落了我一顿。”

达里安怔了怔,神情也变得黯淡了下来。

“对不起,你说的没错,我当时的确说的太过分了,你会那么生气也是应该的。”

“对啊,我从来没有哭得那么厉害过,而且我长这么大还没主动抱过另外的男生,哪怕是雅博都没有。你竟然还把我推开了,哼,想着就来气!”

“……,真的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听着达里安低沉的道歉声,丽丝莉特睁开一只眼看了看,突然“噗嗤”笑了出声。

“哈哈哈,看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就跟犯了错的小孩儿似的。好啦好啦,别这么自责了,如果我真的还在生气,怎么可能会和你到这里来呢?”

达里安有些惊讶地抬起头,丽丝莉特抱着双膝,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说。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因为我的任性,让你为此而担心了。”

“你,你都知道吗?”

“是啊,话说回来,你本来也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啊。”

“那,那为什么,你后来一直都对我不理不睬?”

“因为我还是生气啊,哪怕你说的是谎话,也还是挺伤人的好吗?”

丽丝莉特“嘻嘻”地笑了起来,虽然嘴上这么说,眼神却是那么的温柔。

“但是我已经想通了,在你被巴洛德抓进监狱之后我就明白,像个小孩子一样纠结于这件事根本就是毫无意义,我不会再闹别扭,只要你能安然回来就好。”

“丽丝莉特……”

“啊,但只限于那次的事,以后如果你再惹我生气,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你了,知道吗。”

丽丝莉特吐了吐舌头,撩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梢,用略显羞涩,却又无比认真的眼神向达里安看去。

“我那次在天台上说的那些话,你现在能够回应我了吗?”

一股清香随着微风扑面而来,看着丽丝莉特期盼的眼神,达里安只觉得一股热流冲入了脑海,连眼眶都跟着湿润了起来。

在那天之后,自己就已经彻底放弃了和丽丝莉特之间的一切可能性。

那从来都不敢奢求的机会,竟然又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这一次,自己和丽丝莉特之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障碍。

去吧,抱住她,然后说出自己的心意。

达里安深吸一口气,伸手将丽丝莉特搂入怀中。

“我,我也……”

可是就在这一刻,心里所有的冲动突然间全部凝滞住了。

说啊,快说啊,为什么说不出口?

“喜欢”两个字像是卡在了喉咙之中,无论达里安再怎么使劲,也没法发出半点声音。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究竟在担心什么?

我究竟在犹豫什么?

达里安的双手开始颤抖了起来,他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在心里下定决心。

“我喜……”

丽丝莉特突然伸出手指按住了达里安的嘴,轻轻摇了摇头。

“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就这样吧,不用再说了。”

“不,不对,我……”

“你刚才犹豫了对吧?”

“我,我……”

达里安失魂落魄地垂下了双臂,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懊悔。丽丝莉特却轻轻一笑,把达里安的手抓在自己的掌心之中。

“好啦,经历了那么多事,你如果真能毫不犹豫地说出口,反而显得太不正常了。而且我知道你现在还有着更重要的事,你正担心着你爸爸的安危,想要去战场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

“别小看我啊,我可是一直都在关心着你的事呢。叔叔有了消息不是件好事吗?没事的,芙妮特大人最后一定会同意你去战场的,而且我也会跟你一起去。”

达里安猛地抬起头,神情也顿时变得焦急了起来。

“不,你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我前不久一直在做梦,在梦境中我看到一个令人恐惧的黑影。芙妮特大人说过,那或许是根源给我的预兆……”

“笨蛋,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应该去不是吗?怎么可能让你独自一人去冒险啊。”

丽丝莉特抚摸着达里安的手背,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今天不用非要给我答复,等战争结束之后,你再来告诉我你的心意吧。到那时,我希望你能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行吗?”

“……,嗯,我答应你。”

达里安紧紧握住丽丝莉特的手,掌心的温度却并没有让达里安感到稍微好受一些。

一开始的激动和喜悦都消失了,留下了,只是无尽的苦涩。

而达里安并没看到,从丽丝莉特眼神中同样一闪而过的失望和沮丧。

……

下山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丽丝莉特站在自己家门前转过身,对着达里安挥了挥手。

“好了,谢谢你约我出来玩,今天很开心。”

“嗯……”

“好啦好啦,别对恶梦太过于在意,使徒大人们都在那里,一定没事的。你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好,那明天学校见。”

“拜拜。”

丽丝莉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家门,达里安转过身,对着昏黄的天空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究竟在干些什么……”

达里安朝着回去方向迈开脚步,心里突然一阵刺痛,双手跟着紧紧捏成了拳头。

并不是丽丝莉特说的那样。

并不是因为恶梦的困扰。

自己没能在那一瞬间说出口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脑海中想到了另一个女孩儿。

安洁莉娅。

如果安洁莉娅知道了之后,一定会像上次解除婚约时一样,因为伤心而哭出来吧。

不,不对,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

为什么我会去在意安洁莉娅的感受?

达里安的脑袋里变得一片混乱,甚至开始感到有些烦躁了起来。不觉间,达里安的脚步越来越快,顺着人流走到了集市的街头。

算了,还是赶快回去吧,等心情平复下来之后,再好好思考一下。

达里安暂时把复杂的思绪抛到脑后,在踏出下一步的那一瞬间,一股恶寒传遍了他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让他感到头皮发麻,寒毛直竖。

这是……什么?

达里安睁大眼睛,猛然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

有人在看我。

有个强的不得了的家伙在看我。

令人恐惧的视线让达里安的身体都开始摇晃,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着,试图找出蛰伏在附近的视线源头。

老人,壮汉,妇女,儿童……

不对,都不是,不是这些人……

达里安的目光沿着街上的每个人快速扫过,脸上不觉间已经渗出了汗水。

是谁?

是谁?

是谁?

迟迟没能找到视线的根源,达里安咬紧了牙齿,转头又看向街道的另一侧。

突然间,除了自己的心跳声,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目光锁定在了一名白发男子的身上。

黑色的皮外套,时髦的牛仔裤,褐色的皮靴。

在人群之中,他只是一个穿着比较前卫的帅哥罢了。

可是在达里安的眼中,那却是一种别的什么东西。

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怪物!

达里安瞠目结舌地退了一步,整个脑袋都回荡着一个声音。

跑。

快跑!

在男子露出冷笑的一刹那,达里安飞快地转过身,朝着身边的巷子里拔腿狂奔。

那到底是什么?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纷乱的思绪中,达里安一下子撞在了垃圾桶上,倒在地上滑了老远。

“喂,你没事吧。”

蹲在墙角的流浪汉好心地朝着达里安伸出手,却被达里安推了开去。

“别管我,快跑!”

“啊?”

流浪汉不明就里地看着满脸惊恐的达里安,突然一旁响起了脚步声,达里安眼睛一睁连滚带爬从地上站起。

“给我跪下。”

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达里安还没来得及站稳身体,双腿就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

“呜啊啊啊啊啊!”

在男子释放出来的威压之下,流浪汉竟然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达里安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双手撑住身子,感觉肺里的空气正在飞速从胸腔中脱离。

要窒息了……

达里安张大了嘴发出嘶哑的呼吸声,男子的双足出现在了达里安的视线之中,他勉强抬起头,直视着男子那张冷酷的面庞。

要死了。

要死在这里了。

达里安头一次在心里感到无比绝望,无论是面对笑面人,面对席蕾娅,或者是面对巴洛德,那种绝望感跟面对现在的这个男人相比,都差了好几个次元。

这并不光是力量上的那种绝对差异,而是更深层次的,像是物种之间的那种东西。

只要是把兔子放在狮子的面前,哪怕狮子一动不动,兔子也会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当场毙命。

而现在的自己,就是那只狮子身前的兔子。

就在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

“有趣,没想到竟然能发现我的存在。是因为你的本能吗?这样说的话,你已经进入过根源深处好几次了对吧?”

“……”

“真是想不通,你这样的家伙,竟然能保留独立的意识从根源深处返回现实。嗯……看起来,你是个受根源宠爱的孩子啊。”

男子轻轻一笑,把手揣在裤兜里转过身。

“本来是想杀掉你的,但既然是这样的情况,我就姑且留你一命好了。另外我再给你一个忠告,这次的战争,你们人类将会毫无疑问地败北,如果想要活命,就不要前往战场。”

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巷道尽头,达里安紧绷的神经终于在此刻彻底放松了下来。

“哈——啊——哈——咳咳咳咳咳……”

达里安捂住胸口咳嗽起来,被浸湿的后背传来了一阵阵凉意。

你们……人类……将会毫无疑问地败北?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达里安怔怔地看着滴满汗水的大地,消失的感官逐渐开始恢复,当混乱的神智变得清晰起来之后,达里安也瞬间明白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刚才那个可怕的男人,是恶魔那一边的。

如果他真的前去战场,就算是芙妮特和席蕾娅,或许也不是他的对手。

糟,糟糕,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芙妮特,必须要让福音机关提前做好防范。

达里安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瞥了一眼昏厥在地的流浪汉,咬牙朝着支部的方向飞速奔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