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所有市民全部回到家中,不要随意外出!”

城市各处都响彻着士兵们的呼喊声,达里安和警备队队长德里克编为了一队,正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之中。

“真是不得了,这都已经是第十次爆炸声了。”

“可恶,那些人真是疯了!”

“希望赶过去还来得及。”

听着警备队员们的议论声,达里安瞄了一眼在街上奔逃的行人,感觉自己的内心就像是罩在迷雾之中,无法组织起有序的思考。

从“圣水”事件发生到现在,实在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了。尤比乌斯大公,笑面人,福音机关,每一方,都让达里安无法猜透。真凶不仅无法得到惩罚,就算到了现在,这些喝下“圣水”的受害者们还依然不能得到解脱。

为什么总是发生这样的悲剧?从艾莉娜和恩格玛被笑面人害死到现在,蒂娜和尤朵拉又再次成为了笑面人的牺牲品,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城市又再一次陷入动乱之中。

这样的事情,究竟还要发生多少次?在这样的局势下,自己能够做到些什么?

“年轻人,集中精神!”

突然传来的喊声打断了达里安的思考,他转头看去,见德里克正一脸严肃地看向自己。

“现在可不是开小差的时候!你既然是贤者候补,那么就得拿出贤者候补的模样出来,明白吗!”

“对不起。”

达里安愧疚地道歉,德里克还想再叮嘱几句,突然从前方跑来了好几个神色慌张的市民。

“是警备队!”

“谢天谢地,你们可终于赶来了!”

市民们捂着胸口纷纷停下脚步,德里克跑上前去大声问道:“前方是什么情况?”

“有,有个疯子在街上杀人啊!”

“太可怕了,我第一次见到那样疯狂的女人!”

“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有好几个人都被她杀掉了!”

“现在有个贵族家的小姐和她打的不可开交,你们快去看看吧!”

德里克点了点头,让一名队员带着市民离开了这里,随即抬手对着所有人大声吼道:“目标人物就在前方不远,所有人做好准备,全速前进!”

众人跟随着德里克加快了脚步,当他们穿过了前方的十字路口之后,地面赫然出现了好几具烧焦的尸体,尸体旁是侧翻在地燃着烈火的马车残骸,大地四处都有着冒烟的坑洞,显然这里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又是一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浓浓的硝烟弥漫在前方的街道中,大家加快步伐冲了过去,突然迎面一道巨大的雷光沿着街道扫了过来。

“散开!”

德里克发出一声大吼,众人慌不迭朝道路两侧跃开。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达里安站稳身子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眼熟的身影从硝烟中狼狈地退了出来。

是她?

达里安有些惊讶眨了眨眼睛,因为那正是下午在医院门口看见的那名红发少女。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下午时的优雅和从容,华贵的衣服变得灰扑扑的,额头上也渗满了疲惫的汗水。

“哥哥,敌人来了!”

澜的喊声让达里安警觉地看向前方,尤朵拉的身影也慢慢出现在了视线之中,她双目泛红,表情狰狞,全身都笼罩在劈啪作响的电流之中,看上去比喝下“圣水”之时还要狂暴许多。

“队长,是那个女的!”

“哼,真是运气好,没想到会遇到五人之中最难缠的那个。”德里克拄着剑站起身,对着周围大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两个人保护前面那位女士!”

“澜,我们上!”

见尤朵拉抬起了满是雷光的右手,达里安身子微微伏低,伴随着一声闷响,所有人只能看见苍蓝色的残影从眼前疾驰而去,瞬间便抵达尤朵拉的面前。

“嗷嗷嗷嗷!”

尤朵拉发出野兽般的嘶嚎,被达里安狠狠地击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滑了老远。

“会不会打得太重了。”

达里安有些担忧地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尤朵拉,背后正好传来了德里克的喊声。

“快,趁此机会围住她!达里安,让这位小姐暂时退到后面去,接下来交给我们来处理!”

德里克带着队员们纷纷从达里安身边跑过。红发少女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腿一软顿时半跪在了地上。

“你没受伤吧,还能站起来吗?”

达里安连忙向着红发少女伸出手,可刚碰上少女的胳膊,就被她粗暴地推了回去。

“我自己来就行了!”

红发少女咬着牙重新站起身,冷着脸上下打量了达里安一阵。

“你们是警备队的人吗?怎么来的这么慢?”

“抱歉,不过还好你没事。”

“哼,来到这里就没遇到一件好事。住宿条件差得离谱,晚餐也难吃得要命,出来散散心还遇到这么一个疯子,真是受够了!”

红发少女一边抱怨一边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生气的模样和安洁莉娅颇有几分相似。联想到安洁莉娅一开始的态度,达里安心里开始怀疑她们两人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

红发少女不高兴地瞪了达里安一眼,达里安挠着头一下子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但我们下午其实见过一面,你坐着马车从医院门口经过的时候,我正巧也在那里,你还记得吗?”

“呵,医院门口的男人多了去了,我哪会记得?再说了,就算见过,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你不觉得你刚才的视线很不礼貌吗?”

似乎是以为达里安想要和自己套近乎,红发少女抚了抚头发,对着达里安露出了轻蔑的笑容。见红发少女误解了自己的行为,达里安摆了摆手连忙解释道:“不好意思,主要你长得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所以……”

“噗嗤,怎么现在还有人用这种老掉牙的搭讪技巧?”

红发少女捂着嘴笑出了声,达里安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城市已经戒严了,你快点回到住处去吧。”

“你先告诉我城里究竟出了什么事?不过是区区一个疯子,为什么会戒严?”

“她不是疯子,而是因为‘圣水’的影响才会变成这样。”

“哈?‘圣水’?那是什么玩意儿?”

“不好意思,现在我没有时间和你解释,总之一共有五个喝过‘圣水’的人从医院逃跑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城里还有另外四个像她一样的家伙在到处乱跑吗?”

“没错,所以现在很危险,请你赶快离开这里吧。”

红发少女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摇头说道:“不,我就在这里呆着。”

见红发少女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达里安的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我不是说了很危险吗!快点走啊!”

“既然城里还有四个疯子,那么现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可不想再遇到像她这样的神经病了。”

正说着,突然前方闪过刺眼的亮光,有两名警备队员惨叫着飞到了墙上。

“她怎么还能动!”

“快点按住她!”

众人手忙脚乱地把尤朵拉给牢牢按住,尤朵拉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声,疯狂地扭动着身躯。看着眼前的景象,红发少女皱了皱眉头,朝着达里安质问道:“你刚才怎么不把她直接打晕啊?”

“不,不对,刚才那一下应该足以让人晕厥了才对,怎么可能这么快又站起来。”

达里安正在惊讶间,一道雷光炸响,按住尤朵拉的士兵们竟然纷纷被甩飞了出去。

“喂,那个是不是有些不太妙。”

红发少女拽了拽达里安的衣袖,看着在尤朵拉全身急速环绕的电流,达里安也同样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好了,我得赶快过去。”

“等等,那个疯子看向这边了,你给我站在这儿别动!”

“喂喂,你别拉着我啊!”

“万一她冲过来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所以我让你快点离开啊!”

“你的队长不是让你看着我吗!保护我可是你的职责对吧!”

正当红发少女和达里安拉扯的时候,尤朵拉身上的电光变得愈发耀眼,感受着能量的飞速膨胀,德里克的脸上开始流下一滴滴冷汗。

“全体朝她攻击,快点!”

德里克当机立断朝着所有人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达里安顿时心里一紧,刚准备迈步,澜突然化为人形挡在了达里安的面前。

“哥哥,不要过去,尤朵拉身上有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就要爆发了,快点站到我的身后!”

“可是不能让他们杀掉尤朵拉!”

“来不及了,快点趴下!”

刺眼的光芒突然把四周照的一片雪亮,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就被剥夺掉了,达里安下意识地把红发少女拉进怀中趴倒在地上,随即便听见周围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达里安突然被晃动的大地抛了起来,然后重重坠落在地,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知觉。

……

就在达里安等人生死未卜的同时,雅博这方也同样陷入了棘手的境况。

“目标现在怎样?你们那个方向看得见吗?”

“报告雅博大人,目标依然挟持着人质呆在原地。”

“人质情况怎么样?”

“没有受伤,只是一直哭个不停。”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指示。”

“收到。”

领口的通讯器没有了声音,雅博刚把头抬起,身旁的中年女人一把拽住雅博的手臂不停摇晃。

“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

“放心吧,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救下他的,请你先去一旁等候。”

雅博柔声劝慰了好一会儿,叫来两名士兵带着泣不成声的女人暂时下去了。他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屋子,内心满是疑惑和不解。

雅博所追击的这个目标,是一位叫做莫尔的男人,他是一名私人医生,曾经因为喝下大量“圣水”而失手杀掉了自己的妻儿,此后一直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莫尔的元素属性为“风”,契合度只有普通的55%,按理说雅博的小队里任意一人,都应该可以轻松击败他才对。

可是在和莫尔相遇的那一刻,雅博终于明白为什么德里克的警备队会在医院吃瘪。莫尔所爆发出的力量,就连雅博对付起来也略显吃力,费了好大的劲,眼看就要包围住他了,莫尔竟然抓住了一个小孩冲进了这栋空房内,已经僵持了快半个小时了,却仍然没有办法靠近他。

“雅博大人,其余各组都传来了通讯,似乎都陷入了苦战之中,还有,刚才德里克队伍的通讯在一声巨响之后突然中断了。”

“继续保持联络,如果有回应之后立刻告诉我。”

“是!”

看着退下的通讯员,雅博脸上悄然无息地浮过了一丝担忧,一种无法言喻的违和感逐渐在他的心里慢慢扩大开来。

虽然说逃进城里的这五个人力量出现了诡异的增长,但整个城市出动了这么多人,甚至还有凤凰帝国的帮助,照理说应该很快就能平息才对。可现在竟然所有行动队伍都陷入了麻烦之中,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而更让雅博觉得奇怪的是,莫尔明明失去了理智,可是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为什么会逃跑,甚至还去挟持人质?

到底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到底笑面人对他们干了些什么?

在这种局面下,我究竟应该怎么做才好?

怀着难解的疑问,雅博在脑海里飞速思考着应对的方法。

……

“……哥哥,快……醒一醒……”

“喂……你听得见吗……快给我把眼睛睁开……”

朦胧之中,达里安感觉耳旁似乎传来了飘忽不定的声音。随着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声,达里安突然睁开眼睛,澜和红发少女两张写满担忧的脸顿时映入眼帘。

“哥哥,你没事吧!”

“咳咳咳,没事,我刚才是晕过去了吗?”

达里安在澜的搀扶下慢慢坐起身子,呛人的气味传来,达里安连着咳了好几声,这才发现四周都笼罩在浓浓的烟尘之中。额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达里安不由得捂住了脑袋发出一声闷哼。

“等等,你这里流血了。”红发少女从怀中掏出手绢,一边帮忙擦拭着,一边用埋怨的语气说道,“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笨的人,刚才那情况连自保的时间都不够,还有闲心来管我,结果还把自己给伤了!”

“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来,用这个把伤口按一会儿。”

红发少女把手绢递给了达里安,随即看了看身旁的澜,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这个女孩是神造人形吗?”

“是的,她叫做澜。”

“那……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达里安·阿尔谢特?”

“嗯,你知道我吗?”

看着达里安点了点头,红发少女顿时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了达里安好一会儿。

“你这傻子知不知道刚才在做些什么啊?”

“我,我怎么了?”

“刚才爆炸的时候,你的神造人形可没在你手上啊!没了神造人形,你就只是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普通人而已。竟然还想来保护我,你没吃错药吧?”

“哥哥,她说的没错,刚才真是太危险了,你应该抓住我的腰才对。”

“下意识就那么做了,反正只要大家都没事就好。”

达里安打着哈哈挠了挠后脑勺,红发少女吊起眉毛指着达里安责备道:“什么叫做都没事就好?你刚才那种愚蠢的行为简直就是在自杀,我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欠下人命,知道吗!”

“可是,你开始不是说,让我要保护好你吗?”

听了达里安的话,红发少女的脸飞起一片红霞,窘迫地抬着手放在嘴前咳了一声。

“咳嗯,反,反正……别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感谢你!哼!”

红发少女撅着嘴把脑袋别向一旁,而正在此时,一股微风刮过,烟尘开始逐渐散去,映入眼帘的景象顿时让达里安的心凉了半截。

周围的房屋在刚才的冲击下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不时有碎石沿着断壁滚落而下。被电得焦黑的警备队员们横七竖八躺在四周,已经无法从他们那血肉模糊的脸上分清楚具体的身份。

竟然……全军覆没了?

手绢从达里安颤抖的掌心中落在了地上,他呆滞地用手撑住大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太不正常了,只有80%雷元素契合度的尤朵拉,怎么可能放出这样的攻击?她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因为“圣水”造成的吗?

就在达里安疑惑不解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的红发少女突然捂着嘴站起身,快步跑到旁边的一堵断墙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弯下腰呕吐了起来。

达里安连忙跑到红发少女的身旁,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红发少女一把推了开去。

“别过来!”

或许是不想让达里安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红发少女背过身避开达里安的目光。突然一声嚎叫从背后响起,达里安心里一紧连忙转身看去,只见尤朵拉垂着脑袋晃晃悠悠地从烟雾中走了出来。

“噫!”

红发少女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像是被吓坏的小猫一般躲在达里安的身后,全然没了刚才的贵族气场。

达里安向澜伸出手,把变幻而成的长剑抓在手中,尤朵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达里安的存在似的,转了个身,朝着市中心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迈开了脚步。

“她,她没看见我们吗?”见尤朵拉转身离开,红发少女捂着起伏不定的胸脯长舒了口气,急忙拽住达里安的衣角说道,“快,趁着现在保护我离开这里。”

“不行,她前往的方向是市区,我必须要挡住她。”

“你疯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刚才的攻击中活下来,现在正是逃跑的机会,你竟然想去送死?”

“不,你看看她现在的状态。”达里安仔细看着尤朵拉蹒跚的步伐,若有所思地说道,“看起来刚才的攻击对她消耗很大,她现在连走路都慢了下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现在就是抓住她的好机会。”

“别开玩笑了,你一个人能做到什么?城里有那么多士兵,让他们来对付这个疯子就好了!”

“没时间了,你快离开吧,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应该会遇到巡逻的士兵。”

“喂,站住,我叫你站住!”

达里安挣脱开红发少女的手,朝着尤朵拉径直冲了过去,看着达里安的背影,红发少女顿时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笨蛋,呆子,你去死好了!”

红发少女一边骂着一边转身离开了这里,而达里安也已经冲到了尤朵拉的身旁。

见尤朵拉似乎并没有防备,达里安干净利落地用剑柄狠狠敲击在尤朵拉的后颈上,又反手扣住尤朵拉的肩膀,将她一把掀翻在地。

可出乎达里安的意料,尤朵拉竟然如僵尸一般再度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用那双血红的双眼呆滞地看向达里安,随即嘴角开始剧烈的抽搐,面目也变得无比狰狞。感受到能量的快速聚集,达里安本能地朝后方快速跳开。

刺眼的巨雷从尤朵拉手中朝达里安猛击而出,只见一道白光炸响在达里安挡在身前的长剑上,伴随着四散的火花,达里安狼狈地落在地面勉强站稳身子,双足加劲,利用反冲力使出白耀,再次移动到了尤朵拉的面前。

一声闷响,尤朵拉的肚子结结实实挨了达里安一记重拳,身体在半空中转了好几圈,重重地摔倒在了地面。

“好了,这样她总该……”

达里安话音未落,尤朵拉竟然再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哪怕嘴上都已经渗出了血丝,可是神情却变得越来越暴戾。

突然一颗炙热的火球从达里安身旁掠过,不偏不倚把尤朵拉给轰了个正着,在爆炸的冲击下,尤朵拉带着一身硝烟狠狠撞在了身后的断壁上,在地上扑腾了两下,终于停止了动作安静了下来。

“哈哈,这就是和本小姐作对的下场,呸,活该!”

看着在自己身后吐着舌头,一脸得意的红发少女,达里安顿时哭笑不得地揉了揉脑袋。

“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回来吗!那边的路被塌掉的房屋给堵住了,要不是这样我才不会管你!”

“对不起,因为尤朵拉是我的同学,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一听这话,红发少女顿时气势汹汹地冲到达里安的面前,叉着腰数落道:“那你就可以丢下我不管了吗?城里现在那么危险,你竟然让我一个人离开,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安危!”

达里安无奈地挠了挠头,正想说些什么,突然看见尤朵拉竟然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

“危险,快过来!”

达里安连忙把红发少女抓到身后,只见尤朵拉发出一声嘶哑的嚎叫,整张脸顿时青筋暴起,全身再度闪耀起劈啪作响的电流。

“不,不可能!刚才那一下明明打中了,她怎么还能站得起来!”

红发少女的脸上布满了惊恐,达里安也是皱紧了眉头,汗水渐渐从额头上流下。

尤朵拉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血液正从她全身各处的伤口中往外不断渗出,不论怎么看,那都不应该是还能站起来的伤势。现在的她正一次次超出身体的极限强行发动元素之力,再这样持续下去,不仅城市无法脱离危险,尤朵拉自己迟早也会油尽灯枯,丢掉性命。

“喂,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难道只能杀了她吗?”

听着红发少女颤抖的声音,达里安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我去阻止她,你来帮我一下。”

“你想干什么?”

“用你的火球炸向地面制造烟雾,剩下的就交给我来。”

留下这句话,达里安突然朝另一侧拔腿就跑,只留下一脸问号的红发少女呆呆站在原地。等到红发少女反应过来的时候,达里安已经跑到远远的另一侧去了。

“这个家伙竟然跑了????”

红发少女气得脸都涨红了起来,突然身旁传来了脚步声,她转头朝着尤朵拉瞥了一眼,这才发现尤朵拉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飞速跑来。

“别过来,你这个疯女人别过来,哇呀!”

红发少女吓得花容失色,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伸手朝着尤朵拉胡乱一挥,空中浮现出好几颗火球径直射了出去,在一连串爆炸声中,尤朵拉裹着闪电从硝烟中冲了出来,而与此同时,达里安也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了尤朵拉的背后。

“对不起,或许会有点痛,忍着点吧。”

达里安朝着尤朵拉轻声道歉,反转长剑,用剑柄狠狠撞在尤朵拉的右肩,跟着又是一记手刀重击在尤朵拉的左肩。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尤朵拉双臂顿时脱臼,她惨叫着转过身,达里安却已经以更快的速度移到尤朵拉的身后,伸出手臂紧紧勒住了尤朵拉的脖颈。

尤朵拉扑腾着身子想要奋力挣扎,可是已经脱臼的双臂并不能自如活动,她睁着血红的双眼,全身开始渐渐闪耀起电光。

“哥哥,把我拄在地面上,然后紧紧抓住不要放手!”

在澜的帮助下,电光顺着剑身导向了大地,虽然大部分电流已经被澜引走了,但达里安仍然感觉到全身传来阵阵疼痛。他咬着牙加大了左臂的力气,就这样坚持了快一分钟左右,尤朵拉扑腾的速度终于变得越来越慢,电光渐渐消失,达里安感到手臂一松,长舒了一口气,把晕过去的尤朵拉给放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