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随随便便动武可不是一个淑女应有的行为。”

在休息室中,汉娜一边帮着达里安脸上擦着药酒,一边用指责的语气对安洁莉娅说着。

“谁,谁叫他对我那么无礼!”

安洁莉娅仍是余怒未消,气急败坏地瞪了达里安一眼。达里安摸了摸还有些晕眩的脑袋,尴尬地笑道:“不怪安洁莉娅,是我不对。”

汉娜看了一眼安洁莉娅,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小姐真是的,达里安也算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对女生有这样那样的冲动是很正常的嘛。尤其是小姐这么漂亮,我有时候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呢,对吧,达里安。”

“就,就就,就算是这样也不行!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便看我,听见了吗!”

“这可有点难办了啊,我不可能闭上眼吧……”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下次再敢像今天这样,你就准备好被烧成焦炭吧,哼!”

安洁莉娅气鼓鼓地把通红的脸别向一边,汉娜对着达里安似笑非笑地眨了眨眼睛,把药酒放回了壁橱里。

“小姐,下次还是注意一点吧。幸亏没让澜看见,否则她一定会生气的。”

“对了,说起来怎么一直没看见澜呢?汉娜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达里安摸着脸颊疑惑地问道,正在这时候,女仆们突然从门外一起走了进来。

“你们全部到这里来干什么?”

安洁莉娅皱了皱眉头,汉娜弯了弯腰,笑眯眯地说道:“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给澜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特地来让小姐和达里安一起看看。”

“锵锵!”

蓓儿在后面用力一推,那宛如精灵一般的女仆装美少女立刻就出现在达里安的面前。纵使是和澜已经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但眼前的少女仍然让达里安浑身僵硬地傻在了原地。

澜的装束和其他几位略有不同,因为身形更加娇小,为了看上去显得更加协调,蕾丝裙摆比起其他人要更加收短一些,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白皙大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只是这么小小的改动,普通的女仆装在澜的身上就像是活了起来。达里安还是第一次觉得,有人竟然能将女仆装穿得这么有吸引力。

“嗯……这小鬼,穿上去还挺不错的。”

安洁莉娅竟然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蓓儿得意地叉着腰说道:“这是当然。哼哼,因为这个款式可是我的主意。”

澜牵着裙摆左右晃了晃:“哥哥,我这身怎么样?”

“太,太那个,什么,额……”

脑袋一片混乱的达里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澜有些不安地问道:“哥哥不喜欢吗?”

“才不是呢,澜实在是太可爱了,达里安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汉娜在一旁捂着嘴笑了起来,蓓儿走上前来用胳膊肘碰了碰达里安的胸膛。

“怎么怎么,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吗?一直盯着澜的裙子看。”

“我,我没有!”

“还装,原来达里安是喜欢这一款的,嗯,明白了明白了,快看快看,我也是一样。”

蓓儿坏笑着向上提了提自己的裙摆,达里安脸一红连忙退了两步,身旁再次传来了茶杯的撞击声。达里安转头看去,一旁的安洁莉娅正向着自己投来鄙夷的目光。

“变态!”

“丝袜控!”

“萝莉控!”

看着跟着起哄的柯妮特和洁芙妮卡,达里安已是大汗淋漓的头上冒起了阵阵白烟。澜突然走上来牵起了达里安的手。

“哥哥,你觉得好看吗?如果喜欢的话,我随时都可以穿给哥哥看。”

看着澜纯真无邪的笑脸,达里安也只有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澜回以一笑。

“嗯,穿上去非常好看。”

澜有些羞涩地埋下脑袋,蓓儿走上来把澜抱住笑道:“对吧对吧,我就说了,达里安一定会喜欢的。”

“好了好了,既然衣服换好了,那么以后就要在这里认真工作。”安洁莉娅揉了揉额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汉娜说道,“我去修炼一会儿,澜就交给你了。”

汉娜点了点头,待到安洁莉娅离开之后,转身对着女仆们吩咐道:“蓓儿,你带上毛巾,去小姐旁边看看;柯妮特,洁芙妮卡,你们去准备一下浴池的水。”

“是。”

看着女仆们纷纷离开,达里安连忙问道:“汉娜,有什么我和澜可以做的事吗?”

汉娜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随即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请跟我一起过来。”

达里安跟随着汉娜走到了庭院中,汉娜左右看了看,随即转过身面向达里安严肃地问道:“达里安,你昨晚从房间里离开过吗?”

“半夜去过一趟厕所。”

“澜呢?”

“我们晚上一直都在一起,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吗?”

达里安有些不安地问道,汉娜表情变得愈发凝重。

“昨晚有外人潜入了宅邸里。”

“什么?”

达里安惊讶地和澜对视了一眼,汉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上午你们走了之后,我在打扫储物室时,发现一些物品的摆放位置和我记忆中有些微小的差别。于是我检查了所有的房间,发现竟然大部分都存在这种情况。”

“是小偷吗?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不,不是小偷,因为家里什么东西都没丢,甚至连每间屋子的门都是好好锁着的。”

汉娜摇了摇头,达里安顿时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汉娜,你真的确定有人来过吗?会不会是你记错了?”

“女仆行为准则第九条,要牢记主人家里的每一件事。潜入者把自己的行动伪装的很好,不仅把所有物品都放回了原来的位置,而且连门都是好好锁上的,如果是其他的人,或许发觉不到屋里的异样,但骗不了我。每间屋子里的家具摆放情况,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就算再怎么刻意还原,也会有一些微小的误差。而这么多房间都和我记忆中出现了差错,那就表明昨晚一定是有人潜入进来了。”

“宅邸里每晚都有五名卫兵负责巡逻,他们发现什么异常了吗?”

“我已经问过了,但他们没有发现有别人来过的踪迹。”

达里安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了昨晚看到的那个白影,不由得变了脸色。

“对了, 昨晚我去厕所的时候,看见走廊拐角好像有个白影一闪而过,我跑过去看时,却没发现有人的踪迹,而且也没听见任何的动静,我当时还以为是我一时迷糊看错了。”

“你还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吗?”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凌晨三点半的样子。”

“三点半……实际上,我每天凌晨三点左右,都会习惯性起床巡视一次,昨晚同样如此,一直到三点半之后我才回到了自己房间休息,可中途我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一向沉着冷静的汉娜竟然开始有了一丝动摇,而达里安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巡逻的卫兵暂且不论,汉娜的实力达里安是知道的,按照安洁莉娅的说法,就算是以学院里的水平做参照,汉娜也能排到前十以上。可这个潜入者竟然能在汉娜的眼皮底下行动这么长时间,并且汉娜还毫无察觉。

“哥哥,听上去感觉好像幽灵一样呢。”

澜的话让达里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昨晚看到的那个白影,如果真的是潜入者,可为什么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就从长长的走廊中消失掉了?而且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真的有人能够做到这种事吗?

汉娜自嘲地笑了笑:“嗯,澜说的没错,的确就像幽灵一样,真的很难想象,会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不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幽灵的,这个人一定是一位不世出的高手,没能及时察觉到他,让小姐陷入了危险,是我的失职。”

“不世出的高手吗……”

达里安喃喃地念道,的确,能让这么多人没法发觉他的存在,这人的实力确实难以想象。可这样的人潜入到安洁莉娅的宅邸里,不仅什么都没拿走,反而还大费周章掩盖自己的痕迹,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或许是看破了达里安内心所想,汉娜紧跟着说道:“那个人来这里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寻找某样东西,这样想的话,他掩盖自己的做法也就能说得通了。我清点了所有的物品,没有一样东西失窃,也就意味着这个人想找的东西并没有找到,而且还有不少房间没有动过。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今天晚上一定还会来。”

达里安有些疑惑地问道:“可他来这里是想要找什么东西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还不能排除他有其它目的。”

“这件事,安洁莉娅知道吗?”

“没有,小姐最近因为弗里格尔去世的事情已经很疲惫了,我不希望让小姐担心。蓓儿她们三个我也没说。这人的实力还是个未知数,蓓儿她们和我不一样,并不太擅长战斗,所以我也不想把她们牵扯进来。对不起,达里安,我其实本来不想对你说这件事,但这次的敌人,我没有把握能独自对付。”

汉娜一脸歉意朝着达里安鞠了一躬,达里安连忙按住了汉娜的肩膀。

“汉娜,别这样说,安洁莉娅帮了我这么多次,而且又是我的雇主,不管从哪个方面讲,我都愿意去保护她的安全。”

汉娜看了达里安半晌,脸上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达里安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如果小姐听到了你刚才说的话,一定会对你好感度倍增的。”

“哈哈,安洁莉娅应该会冷着脸让我别多管闲事吧。”

“才不会呢,有你的帮助,我一下子就安心多了,达里安简直就像是骑士一样呢。”

达里安不好意思地挠头问道:“汉娜,我今晚应该怎么做?”

汉娜拍着手抿嘴一笑。

“那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

“一,一起什么来着?”

“一起睡吧。”

“……,什么!!!!”

……

在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之后,达里安偷偷来到了二楼的储物间。房间不大,里面堆满了一些还没来得及处理的老旧家具。除了房间里的那张勉强睡得下两个人的床以外,几乎没有能够落脚的地方。

为了节约空间,澜变成长剑被达里安搭在墙边。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达里安窘迫地坐在床沿,转过头压低了声音朝着躺在身后的汉娜问道:“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得看那个潜入者什么时候到这里来,我们才能行动。”

“是,是吗……”

达里安看着侧躺在床上的汉娜,虽然屋里视线很差,但也能依稀看见汉娜女仆装束下那曼妙的曲线。淡淡的香水味从汉娜身上散发而出,达里安只觉得喉咙有点干涩,不由得甩了甩脑袋,试图把脑海中的杂念抛开。

“汉娜,你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察觉到潜入者的动向吗?”

“嗯,你来这里的时候,有感受到风吗?”

“风?”

“我是风属性的契合者,现在整个宅邸的空气流动已经被我控制住了,换言之,现在整个宅邸已经都属于我的领域。不管这个潜入者有着多么高超的本领,但只要踏进这里,气流就会发生变化,而我就能立刻感知到他的行踪和方位。”

虽然汉娜说的轻描淡写,达里安却知道这种技巧可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够做到的。所以他睁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汉娜,你可以做到这种事吗?”

“是的,所以我才会选择这个房间,因为这里处于整个宅邸的中心位置,控制风向就会更加容易。但要想长时间控制空气的流向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如果要这样做,我就必须尽量保持静止的状态。”

“可是,你这样会很累吧。”

“哼哼,所以才会叫你来陪我啊,对了,你也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汉娜伸手拍了拍床铺,达里安连忙把头转了回去,慌张地说道:“我,我就这样坐着就好了。”

“噗嗤。”汉娜不由得轻笑出声,“达里安还真是和小姐一样,怎么都这么害羞呢?我不是都说过我不在意的吗?”

“不,这个,从各个方面来讲,都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快躺下来吧,让淑女难堪可不是一位绅士应有的行为。”

“不,我还是继续坐着,没关系的。”

“嗯……达里安有时候还真是固执呢。”汉娜顿时叹了口气,“不仅是小姐,其实我们大家都看得出来,你最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对吧。”

达里安呆了呆,随即微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只是最近经常做恶梦而已,让你们担心了。”

“你太过于勉强自己了,虽然这是非常优秀的品德,但有时候也要学会依靠别人才对。”

“谢谢你,汉娜,我真的没什么。”

“那你就快点躺下来,否则我可就使用强制手段了。”

汉娜语气突然变得强硬了起来,达里安踌躇了半晌,最终还是背对着汉娜躺了下来。

“再往里面挪一点吧,你这样悬着身子会掉下去的。”

汉娜拉了拉达里安的手臂,达里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床的内侧挪了挪身子,背部顿时传来充满弹性而又柔软的触感,达里安一口气岔在胸口,忍不住捂着嘴咳了两声。见达里安这么大的反应,汉娜也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呢,感觉像是和达里安在幽会一样。”

“咳咳,我还是坐起来好了。”

“怎么还在说这样的话,原来达里安是这么讨厌我吗?呜呜呜,真是伤心。”

“不,不是这样……”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好好躺着?”

“因,因为和汉娜躺在一起的话,我,我怕自己会忍不住……”

“嗯……难不成,你现在正幻想着和我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吗……”

“呜咕!对,对不起!”

被说中心事的达里安发出一声悲鸣,闭上眼蜷缩成了一团,汉娜也没有再说什么,整个房间顿时沉默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这片尴尬的寂静中,汉娜突然把头贴在了达里安的背上。

“小姐说的没错,达里安还真是一个变态呢,居然对我这样的下人也能产生欲望吗?”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因为汉娜一直都很有魅力啊,任何男人跟汉娜睡在一起,都会和我一样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抓到那个潜入者之后,作为感谢,我就和你做一次吧。”

“做,做一次?”

“一次不够吗?达里安还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好色呢。”

“别,别开我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

汉娜的声音在耳边是如此清晰,达里安顿时睁大了双眼,因为他能听得出来,汉娜是认真的。

“汉娜,你没有必要这么做。”

“没关系,这只是感谢而已,我可不会说什么要你负责之类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种事不应该拿来当做感谢的报酬。”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恶魔吃掉了,如果不是老爷救了我,我根本活不到现在。我的命是老爷给的,所以我早已是希德莱利斯家族的所有物。我的一切都属于这个家族,所以不会像普通女孩那样谈婚论嫁,生儿育女。我会用一生来尽心尽力侍奉老爷还有小姐,仅此而已。”

“可是汉娜,你是个人,并不是一件物品啊。”

“谢谢你这么说,但你和我不一样,我只是个下人,所以不用顾及我的感受……”

听到这里,达里安一下子捏紧了手打断了汉娜的话。

“不要再说了!”

“……,你生气了吗?”

“啊,没错,因为汉娜一点都不重视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么为我说话呢?我只是个仆人而已啊。”

“就算是这样,你也并没有低人一等,因为汉娜明明就比许多人都还要优秀。”

“唉,和其他人比起来,达里安还真是奇怪呢,应该没有其他人会像你这样说了吧。”

“不,我相信如果安洁莉娅听见,她一定会比我还要生气的。所以汉娜,不管什么时候,请不要再说自己只是个下人这种话了,对安洁莉娅而言,你们都是她的家人啊。”

背后又再次沉默了下来,达里安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汉娜从背后伸手把达里安给抱住了。

“谢谢你,达里安,我不会再说这种话了。”

“嗯。”

“可是,我开始说的那件事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汉娜!你,你怎么还在说这件事啊!”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侍奉小姐一辈子,所以结婚之类的事我不会再考虑了。但我也有个小小的愿望,哪怕一个晚上也好,我也想做回一个普通的女孩。如果是达里安的话,我愿意献出自己的贞洁。”

“这,这种事一定要和你喜欢的人才可以……”

“嗯,对啊,我现在已经有点喜欢上你了。”

“什,什什什,什么?”

“好了好了,虽然捉弄达里安很有意思,但就到此为止吧。”

汉娜伸手抚摸着达里安的脑袋柔声说道:“你睡一会儿吧,这里有我来看着。”

“可,可是……”

“睡吧,休息一会儿。”

不知道为何,在汉娜的抚摸下,达里安感觉一股困意袭来,眼皮不由得慢慢合上。

“达里安,答应我,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请一定要站在小姐身边支持她,拜托你了。”

“嗯……”

怎么了,为什么汉娜要说出这样的话,就好像,以后要分别似的。

怀着疑问,达里安进入了梦乡之中沉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