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蕾娅眯着眼打量了达里安好一会儿,嘴角渐渐扬起了弧度。

“达里安,看上去你好像挺冷静的样子啊。”

“哼,因为我渐渐开始有点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席蕾娅,你从前在卡尔加公国的皇宫中,也是像这样玩弄国王,践踏别人的自尊吧。”

“哈哈,至少从目前你的表现来看,那个家伙可没你这么有趣。”

“你逼迫丽丝莉特,就是为了看我到底会如何行动是吗?”

达里安眼里闪过一丝愠怒,席蕾娅昂着头轻蔑地说道:“啊,没错,看看你这个蝼蚁会如何挣扎,也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既然你站出来了,也就是说,你已经做好决定了是吧,你打算牺牲自己的性命,来让丽丝莉特活下来吗?”

“我不打算让任何人死,而且我也不会按照你的要求来做。”

“你觉得,你有选择的权力吗?”

“当然没有,但我有一个提议,你可以先听听再做决定也不迟。”

“嘿,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敢给我讲条件?好啊,我姑且就听听看好了,如果不是个有趣的提议,我马上就在这里把你杀掉。”

席蕾娅冷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达里安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席蕾娅,我们决斗吧。”

“……,啊?”

席蕾娅愣了半晌,突然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真是,真是太好笑了,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竟然说决斗?你脑袋没有坏掉吧?就算你一开始使用了两把神造人形,都不能拿我怎样,现在连神造人形的力量你都失去了,凭你这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残破身躯,拿什么来和我决斗啊?”

“怎么,你不敢吗?”

“别和我用这种无聊的激将法,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你既然说是决斗,那就和普通的厮杀有所不同对吧。好啊,说说看你的规则,让我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猫腻。”

“在我们两人的体力都几乎耗尽的情况下,就用最简单的规则好了,不释放元素之力,只用刀剑近距离攻击,一招决胜负,如果你不能一招杀掉我,就算是你输。”

席蕾娅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笑道:“还真是挺有古时候江湖气息的规则啊,可是我再提醒你一下,在你没有神造人形的现在,就算不用元素之力,我的身体机能也远超于你,比如这样。”

席蕾娅把太刀朝地面猛的一挥,碎石四溅,大地竟然被劈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缝。

“虽然我身体受了伤,但你的身体状况比我更差。我可以百分之百地断言,你绝对挡不了我的攻击,我一定会杀掉你。”

“好啊,那就来试试看能不能杀掉我吧。”

看见达里安似乎真的打算这么做,席蕾娅逐渐收敛了笑容。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

“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没什么,这只是我的任性罢了。席蕾娅,在和你战斗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不仅拥有着无人能敌的力量,刀法也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元素契合度是先天的,但战斗的技巧,却是靠后天的锻炼。你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来努力,才能够到达今天这个地步。你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而我只是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普通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能有和你这样的人对决的那一天,但哪怕是这样的我,也有着这样的梦想。”

达里安朝着席蕾娅举起手中的长剑大声说道:“和我决斗吧席蕾娅,我要以最弱的身份,来挑战你这个最强的人类!”

“好,我就答应你这个要求。”席蕾娅把太刀从地面抬起,“只不过就算按你说的,我也不认为对你有利。”

达里安摇摇头抬剑摆好了架势:“没关系,你只要愿意接受这个规则,就已经是对我很大的让步了。”

席蕾娅再次认真注视着达里安的眼睛,那双清澈的双眸下有着不安,但更多的却是让自己难以理解的坚定。席蕾娅回想起了在森林中和达里安战斗时候的情景,和现在一样,哪怕是身处绝望之境,他的眼睛里却依旧绽放着希望的光芒。

明明都已经是这种状况了,为什么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要坚持?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提出这样的决斗,到底是想耍什么花样?

奇怪,真是奇怪,我猜不透吗?从来都不会看走眼的我,竟然会猜不透他吗?

就在席蕾娅有些困惑的时候,达里安的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

“席蕾娅,在最后我想问问你,你说你是人类进化的终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席蕾娅哼了一声,冷笑着说道:“好吧,反正你也要死了,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虽然进行了元素革命,但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元素契合度最高也就只有96%,于是腓烈便想到了神造人形,利用神造人形的细胞,果然制造出了契合度能达到100%的肉体。不过完美的肉体必须要加上完美的人格,才能称得上是最强的战士,所以……”

席蕾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经过无数次的调试,把所有优秀的人格集中在一起,于是便造就了完美无瑕的我。”

“那么席蕾娅,在你的眼中,我们到底算是什么呢?”

席蕾娅的眉毛不由得抖了抖,达里安又接着说道:“我本来以为,腓烈大人制造你是想把你作为兵器来使用,但笑面人说,这并不是腓烈大人的真正想法。我一时间还无法理解腓烈大人的用意,但现在我渐渐开始有些明白了。为了能够对抗恶魔,腓烈大人执意进行了‘元素革命’,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类进化。如果把腓烈大人为人类所做的一切事情联系在一起,他制造你的目的,是希望能够看到人类所能到达的极限对吧。”

席蕾娅的眼睛里渐渐开始有了一些异样的神采。

“既然你都已经想到这一层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反抗我呢?如你所见,我就是人类所探求的答案,不仅用神造人形的细胞制造出完美的肉体,还将从古至今所有优秀的人格集于一身。从身心任何方面,我都没有死角,真正称得上是完美无瑕的人类。在我眼中,你们这些人类只是一群缺陷品,不仅弱小,还全都是只会感情用事的废物。一边称呼我为人类的希望,一边又惧怕和嫉妒我的强大,所以我杀掉你们有什么不对?我是绝对的,我就是真理,只需要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胆敢反抗我的人,那就是在和……”

席蕾娅突然停顿下来,因为她看见达里安的眼神里渐渐有了怜悯之色,这样的眼神,从出生到现在,都从来没有从别人眼睛里看到过。一种烦躁的情绪从席蕾娅心里浮现,她咬了咬牙,渐渐捏紧了自己的双手。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竟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席蕾娅,你很孤独对吧。”

“孤独?”

席蕾娅顿时怔在了原地,嘴角开始渐渐抽搐,随即捂着脸大声笑了起来。

在那隐隐透着一丝落寞的笑声之中,达里安突然感到有一种可悲的感觉。

腓烈制造这个被称为“无暇之黑”的第二使徒,本是希望她能够引导人类,拯救人类,可到了现在,人类自身却她给彻底否定掉了。腓烈错了吗?他只是想要从恶魔手中找到拯救人类的办法。席蕾娅错了吗?她也只是一个被制造的生命,擅自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期望,又有谁去真正考虑过她自己的感受呢?那么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达里安无法找到答案,席蕾娅渐渐停止了笑声,仰头看着星空喃喃自语:“真是讽刺啊,到头来能够理解我的人,却是这个进化失败的人类吗?最弱理解了最强,哈哈,简直不敢相信。”

“席蕾娅……”

“不用说了,达里安,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既然我是人类进化的终点,你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我的一种亵渎,所以我一定会杀掉你。”

“席蕾娅,你不是人类所探求的答案,人类的进化也没有什么终点。就算是你,也有无法办到的事,如果你不信,就来试试看吧,看你全力的一击,是不是真的能杀掉我。”

“好,就按照你的规则,一击定胜负。”

席蕾娅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捏住手中说道:“一会儿我把它抛到空中,等到落地的时候,我就会发动进攻,但如果你敢在石头落地之前就行动,我就会不管规则毫不犹豫杀掉你。准备好了就给我说一声。”

“达里安!”丽丝莉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达里安转过头,对着丽丝莉特笑着竖起拇指。

“别担心,一会儿就靠你了。”

“一定,一定不要死!”

“嗯。”

达里安转回头,对着席蕾娅大声说道:“开始吧!”

石头被抛向空中,但达里安并没有去关心石头的动向,因为他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席蕾娅的身上。

不用思考席蕾娅的进攻路线,她绝对会选择直接从正面突进,而且在没有澜的帮助下,靠自己绝对不可能从她的攻击下逃离。所以只需要注意她挥手的一刹那,用最快的时间做出应对的动作,就能获取一线生机。

“啪。”

石头落地发出声响的一刹那,席蕾娅就以迅雷般的速度冲到了达里安面前,纵使是受伤之躯,席蕾娅的速度也依然快得令人绝望。就在这毫厘之间,达里安突然挥剑朝着席蕾娅的太刀打去,两样兵刃一瞬间交接在了一起。

清脆的撞击声传来,丽丝莉特只觉得眼睛一花,席蕾娅的太刀就已经斜着划过达里安的上半身,达里安手中的长剑打着旋飞到一边,他带着喷血的伤口直挺挺地朝地面倒去。

“达里安!”

丽丝莉特尖叫着冲上去把达里安给一把抱住,一看胸口那触目惊心的刀伤,脸顿时吓得惨白。

“不要死,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丽丝莉特一遍又一遍地喊道,全身泛起耀眼的强光,双手按在了不断冒血的伤口上,可是达里安的脸已经变得毫无血色。就在这个时候,席蕾娅已经悄然无息站到了丽丝莉特的身旁,豆大的汗珠顿时从丽丝莉特的额头滴落。

已经救不了了,这么严重的伤,如果无法很快止住出血,就算使用光元素的力量也来不及了。而且席蕾娅再向自己下杀手,一切就结束了。

“……,是我输了。”

意想不到的话从席蕾娅嘴里传来,丽丝莉特惊讶地睁大眼睛问道:“你,你在说什么?”

“你别那么手忙脚乱的,仔细看看吧,他的伤口虽然是致命伤,但只要你把主要的出血点给先治愈,就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席蕾娅蹲下身指了指达里安的右肋骨,丽丝莉特连忙把手的位置稍稍移上去了一些。在圣光的作用下,出血终于渐渐开始停止,直到这个时候,丽丝莉特才发现,虽然达里安的伤口看上去很长,但真正比较深的,就是自己现在正在治疗的这个部位,而其余的地方只是割破了表皮,并没有伤到要害。

“咳咳咳。”达里安突然咳嗽了起来,丽丝莉特顿时惊喜地叫出声:“达里安,太好了,你醒过来了。”

“丽丝莉特,谢谢你救了我。”

“你别动,这么重的伤,你先好好躺着。”

达里安把目光投到了蹲在一旁的席蕾娅身上,有气无力地笑道:“你没有放水吧。”

“没有,我用了全力,但没能杀掉你。”

“不,你已经杀掉我了,如果没有丽丝莉特,我受了这么重的伤,绝对不可能活下来。”

“这就是你的策略对吗?”

“没错,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要进攻或者逃走的念头。我仔细想过了,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让我从死里逃生,所以我才会和你立下一招定胜负的规则。”

“只要我无法将你一击毙命,就算是受了致命伤,也有生还的希望,因为有擅长使用光元素的丽丝莉特在这里。”

丽丝莉特突然明白了过来:“所以你刚才说一会儿就靠我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达里安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啊,没错,我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在了你手上,才敢和席蕾娅进行这场绝对不可能赢的决斗。”

席蕾娅歪着头笑了起来:“达里安,你难道没有想过,万一我没有遵守和你的约定怎么办呢?比如说我现在完全可以把你们两个杀掉啊。”

“你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为什么?我可是你的敌人,你却能信任我吗?”

“因为你如果真是拥有着完美的人格,就不会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

席蕾娅怔了怔,随即捂着肚子大声笑了起来。

“达里安,你这个人确实太过于单纯,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可爱啊,哈哈哈。”

笑了好一会儿,席蕾娅表情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

“是你赢了,你靠着自己的本事,从我手中活了下来,确实和你说的一样,我没有料到,我全力的一击竟然没能当场取你性命。你刚刚反击的那一招,是从我这里学的,对吧?”

“是的,在和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以测验为由攻击我和丽丝莉特,在最后我用了白耀,朝你的太刀全力一击,本来以为能够将你的武器打掉,结果反而是我被你的太刀给带倒在地,从那个时候我就在一直思考你的技巧。而在后面与你的对决之中,我就更加感受到了你刀法的厉害之处,这是一种精准的反击技术,在对手出招的刹那,以更快的速度顺着对手的力道把攻击带向一旁,偏转对手的攻击方向。”

丽丝莉特惊讶地问道:“难道说,我们和笑面人战斗的时候,你就是使用的这个技巧吗?”

“是的,这样的技巧对反应和速度要求更高,但实际上力量上的消耗却不大,只要拿捏足够精准,就可以借对手的力量来偏转攻击。可惜我还没能做到完美,说实话,这么重的伤,我真的差点就以为救不回来了。”

达里安苦涩地说道,席蕾娅顿时眨了眨眼睛,心里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啊?明明没有神造人形的帮助,能从我手中活下来就算是奇迹了,竟然还觉得自己的反击不够完美?难道说,他还真的想过能够完全挡住我的攻击吗?

不,不对,这不是什么奇迹,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办到的。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不停地想着如何活下来的办法,他所提出的决斗也好,规则也好,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实际上,反而没能看透这一点的,是我自己,是我低估了他。

没想到竟然真有我无法看透的人存在,奇怪,这种兴奋的心情是怎么回事?我是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慢慢的,席蕾娅的思绪回到了从前。

从拥有意识开始,我就坚信着自己是个完美的人,对我而言,喜怒哀乐只是一种可以随意调取的“道具”,性格什么的,随时切换就好了,我可以轻易和每个人变得亲密,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最有效的性格来做每一件事。那一段时间,我的朋友数不胜数,他们深深地信赖着我,每一个人都愿意和我交心,倾诉他们生活中所遇到的点点滴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帮助和引导。

久而久之,我开始渐渐明白人类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都被单一的性格所束缚着。就如同一个冷漠的人,不会去关心独自在大街上哭泣的孩子;一个嫉妒心强的人,不会对别人的成功而感到高兴;一个狡诈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算计别人的机会。人类所做的每一个举动,都逃脱不了自己性格的桎梏。无论我怎么去引导,他们依旧我行我素,突然间我领悟到了,这就是人类的上限,他们的进化就到此为止了,他们永远也不可能靠自己到达我这里。就算再制造个男性版的我出来,我们两人所生下的孩子,没有经过人为的调整,也只会变成普通的人类。

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新人类计划”已经失败了。我这样的存在,无法通过人类自身进化,只能通过制造。这样说来,我哪里是什么人类的希望,只是腓烈自己愿望的产物罢了。

突然间,感到很无聊,每一个人都很无聊。

只要和一个人稍微接触一段时间,就能洞悉他所有的行为模式,他能做到哪些事,不能做到哪些事,对我而言都了如指掌。每个人的心都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有的人只要稍微对其挑动一下,藏在那里的肮脏和黑暗就会满溢而出,让我感到无比恶心。

在我对人类失去了兴趣之后,孤独感开始在我心里与日俱增,就算我拥有着完美的人格,我也无法把这种负面情绪排解掉,之后我就突然意识到,原来就算是我,也同人类一样,有着自己的本性。

实在是太讽刺了,这算是哪门子的完美,就算是用这种方法把我制造出来,到头来却还是没有成功,不是吗?

从那一天起,我不再抑制自己的喜怒哀乐,凡是被我判定为不适合福音机关的人,都会一个个排除掉,死在我刀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被我逼疯的也大有人在。人们开始害怕我,就连腓烈也开始防备我,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你们的希望吗?那不管我做什么事,你们也应该会接纳才对吧?既然我的人生已经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烂剧,那么就算我肆意妄为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本来以为已经看透了一切,可是今天竟然输在了这个最弱的人类手里,人类难道还真的存在着,自己无法预料到的可能性吗?

“达里安,你开始问我的话,我也想问问你。在你眼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面对席蕾娅认真的眼神,达里安仔细想了想,无奈地说道:“说实话,对你的印象我从任务开始就不停地在发生变化,总结而言,就是一个有些吓人的姐姐吧。”

席蕾娅顿时捂着嘴笑出声:“噗……这是什么形容。再说了,谁叫你们这两个家伙一点分寸也没有,任务中违反上级的命令,最高可判死罪知道吗……你怎么了,一副惊呆了的样子。”

“不,只是感到有点惊讶,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表情。”

“是吗?如果觉得不合适,我倒可以换成其它的性格。”

达里安顿时皱了皱眉头:“性格是可以随意切换的吗?听上去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但如果切换过去切换过来的,未免也太麻烦了吧。”

“可是这就是腓烈制造我的目的,能够和所有人都相处融洽,才称得上是完美,才能称得上是人类的希望。”

“那么腓烈大人一定是错了。”

“错了?”

“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不就变成迎合别人了吗?时间久了,你会变得越来越累的。”

“嗯~~~~是吗?”

席蕾娅仰着头思考了好一会儿:“可是这就是我的存在意义,如果不这样做,我又算是什么呢?”

听着席蕾娅的疑问,达里安看了丽丝莉特一眼,笑着说道。

“管它什么完美不完美,希望不希望的,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别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开心就好。”

席蕾娅抖了抖眉毛,脸上渐渐有了释然的笑容。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开始变得疲惫起来。我讨厌听那些人的心里话,我讨厌看见他们背地里说别人时丑陋的嘴脸。但当我发现自己的本心之后,我就明白我已经不再是完美的人类了,说起来,或许腓烈早就意识到了会发展成这样,才会制造出我的姐姐吧。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按我的喜好来行动,既然别人认为我是完美的存在,那不论我做什么,都应该是不容置疑的吧。可是他们却害怕了,开始躲着我,开始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说到这里,席蕾娅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坏笑:“既然你让我做自己就好,那我继续这样做,也没有什么问题对吧。”

达里安流着冷汗说道:“如果你的本性是这样,那就还是收敛一点为好,最起码不要随随便便就想要杀人吧。”

“嗯,不会了,这种小孩子似的行为也该结束了。”

席蕾娅把手搭在达里安的脸上,眼睛里渐渐有了一些暧昧的情绪:“达里安,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寻找着能够让我感到意外的人,可是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所有的人都是一样无趣,他们的行为从来就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对不起,席蕾娅,我无法明白你的感受,但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你只是接触了少部分而已,就不要这么快下定论啊。”

“哈哈,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那么回事,不过已经没有找的必要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我已经找到了。”

席蕾娅突然俯下身,捧住达里安的脸一下子吻了上去。

“呜,呜!”

达里安被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反应,舌头突然有了湿热的触感,一股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让达里安变得心跳加速头晕目眩。

“你,你干什么!达里安伤口还没治好啊!”

丽丝莉特红着脸不满地叫道,见达里安似乎有点喘不过气,席蕾娅这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离开的嘴唇间拉起了一根亮亮的银丝。看着达里安惊慌的模样,席蕾娅舔了舔嘴唇,眼眸里充满了火热的爱意。

“这种感觉真是奇妙,达里安,我好像变得有点喜欢上你了。”

“什,什么?!”

丽丝莉特和达里安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在两人惊恐的注视中,席蕾娅慢慢从地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任务结束了,你们就继续在这里呆一会儿吧,我已经在一个小时前通知了福音机关支部的人前来支援,他们的飞艇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这里了。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我不想见他们,就先走一步了,达里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再好好亲热吧。”

达里安哭丧着脸说道:“别开玩笑了,你饶了我吧。”

“哈哈,我可不是开玩笑,拜啦。”

席蕾娅对着达里安眨了眨眼睛,转身快步从这里离开,看见席蕾娅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视线中,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同时松了口气。

“真不想再遇到她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达里安自嘲地笑了笑,丽丝莉特点点头,轻声问道:“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已经没事了,你休息一下吧。”达里安想从地上撑起身子,丽丝莉特连忙把他按了下去:“还没有完全治好,你躺着别动。”

“可是你已经很累了,再这样治疗下去,你会坚持不住的。”达里安看了一眼丽丝莉特脸上豆大的汗水,有些心疼地说道。

“没关系,我还能坚持。”丽丝莉特咬了咬嘴唇,坚决地说道,“比起你的伤来,我这点累根本就不算什么。”

见丽丝莉特执意不松手,达里安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丽丝莉特突然开口问道:“达里安,我们……小时候见过吗?”

“是啊。”达里安看着星空,那段无法忘怀的记忆再次浮现在了脑海中。

“那是我刚满7岁不久的一个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嘲笑了。其实这种事我也习惯了,本来没打算理他们的,可是他们见我没反应,便越说越过分,最后有人说了一句‘你父母能生出你这样的废物,一定也厉害不到哪去。’我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智,朝他们扑了过去。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的输了,我被他们按在地上揍的浑身是伤。”

说着说着,达里安的眼睛变得柔和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却突然跑了过来护在我的面前,那几个学生仗着自己有元素的力量不依不饶,最后竟然被女孩全部打倒在地。”

丽丝莉特渐渐睁大了眼睛:“那,那个女孩就是我吗?”

“哈哈,是啊,当时你还很矮呢,我本来还很担心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到了最后,你还治好了我的伤,你知道吗,当时我可是沮丧极了,别的孩子还没上学就已经能使用元素之力了,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可是你当时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丽丝莉特摇了摇头,达里安微笑着说道:“你对我说,‘你以后一定能变得我厉害,到时候可要保护我啊,因为你是男孩子嘛。’这是我和你当时许下的承诺,这句话,我一直都铭记在心。”

听了这句话,丽丝莉特终于在脑海中搜索到了一点模糊的记忆。

自己从出生开始,就因为92%的光元素契合度而深受瞩目,刚过4岁,自己就已经可以熟练控制光元素的力量,所有人都对自己不吝溢美之词,连福音机关也早早地注意到了自己。在7岁那年,列克马城的福音机关支部邀请父母和自己参观圣路易斯学院,并且许诺等到15岁之后,就可以提前进校就读。

从来没有到过其它城市的自己,到了列克马城后,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父母在办理住宿的时候,淘气的自己追着一只小狗跑开了。等到回过神来,都已经走了好远,看时候也不早了,自己就沿着记忆中的路往回走,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和父母重新相遇。

今天听了达里安这么一说,才记起似乎的确是在回去的途中,救了一个被欺负的男孩。但那男孩的样子早已经记不清了,就连说了些什么话,也没有了印象,达里安所说的承诺,现在仔细想来,应该是小时候的自己随口一说而已。

丽丝莉特心里负疚感越来越重,眼眶也开始泛红,她鼻子一酸,颤抖地对达里安说道:“竟然,竟然为了这么一句随随便便的话,你就努力到了现在,为什么,为什么啊达里安。这根本就是我小时候随口说的,我甚至都完全不记得了,为什么你这么笨,要轻易地去相信这种小孩子的承诺啊。”

达里安摇了摇头,真挚地说道:“丽丝莉特,这才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话。你知道吗,在知道我无法连接根源的时候,除了父亲,其余所有的人,都说我是个废物,甚至连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到了上学的年龄,这种歧视就更严重了,没有一个同学愿意接近我,到处都是冷眼和嘲笑,所有的一切都是灰暗的,就算父亲再怎么安慰我,我也认为自己不会有未来了。可是在那一天,第一次有人肯定了我,第一次有人给我说,我以后也会变得很厉害。在我快要溺死的时候,你对我伸出了援助之手。我第一次发自内心想要变强,因为你对我说过,长大后让我要保护你,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辜负你的期待。丽丝莉特,是你给了我继续前进的勇气,我一直都想报答你,今天我终于可以对你说这句话了——谢谢你,丽丝莉特。”

“呜,呜呜……”丽丝莉特埋下脑袋,泪水滴落在达里安的衣服上,“不是,不是的,我才没有你说的这么伟大,我只是按照别人所期望的那样去做而已。从小时候开始,父母也好,老师也好,都一直在教育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那样做了,所有人就会称赞我。我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事都是正确的,可今天在笑面人面前,我才彻底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自我满足而已。”

达里安静静地看了丽丝莉特好一会儿,柔声说道:“不要哭,丽丝莉特。因为你的话,我一直努力到了现在,可如果没有澜,不管我怎么努力,也不会有保护你的力量,所以说,我又何尝不是在自我满足呢。我爸爸曾经说过,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实现自己愿望的过程,到了今天,我终于开始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我想,这就是我们身为人的意义所在吧。”

丽丝莉特呆呆地看了达里安良久,笑容终于再次回到了她的脸上。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实现自己愿望的过程吗?真像是个学者说的话啊。”

“其实我爸爸后来还说,这是我妈妈告诉他的。”

“哈哈,是吗?你的家人还真是厉害啊。”

“嗯,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他们,真希望能尽快和爸爸团聚啊……”

一阵困意袭来,达里安不由得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再睁开时,胸口的伤已经不疼了,澜变成的长剑也放在了自己的身旁。

“你醒了吗?”

丽丝莉特的脸突然从达里安正上方出现,达里安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正枕在丽丝莉特的腿上,汗水顿时从脸上浸了下来。

“丽丽丽,丽丝莉特,就让我躺在地上吧,你这样会很累的。”

“没关系,你都已经这么疲惫了,就这样歇一会儿吧。”

“那个,福音机关的飞艇呢?我们现在是在哪?”

“噗嗤,你才睡了半个小时不到啊,飞艇还没来呢。”

“哦哦,是这样啊,哈哈哈。”

达里安窘迫地笑了笑,感受着脑袋下的温度,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丽丝莉特突然开口问道:“达里安,在学院的时候,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可是和你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就从城里离开了,直到入学那天,全家才搬到了城里,已经这么久没见了,你还能认出来吗?”

“是啊,算起来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呢。”达里安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我也觉得奇怪,比起小时候来,你个子也高了,样子也更漂亮了,变化还是挺大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心里就知道你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女孩,或许,是我经常想起这件事的缘故吧。”

正说着,达里安的眼睛突然被丽丝莉特伸手遮住了。

“诶,丽丝莉特,你这是干什么啊。”

“没,没什么。”

“你这样遮着我,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看,看不见就好,好了好了,你就别管了,休息你的吧。”

丽丝莉特的声音似乎有些慌张,达里安疑惑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沉默着过了良久,突然听到天空中传来了螺旋桨的轰鸣声。

“飞艇来了。”丽丝莉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手指顿时露出了一条缝,达里安透过指缝看去,突然丽丝莉特埋下头,两人的视线碰在了一起,这才发现丽丝莉特的脸好像比起刚才有些微红。

“我不是说了不要看吗!”丽丝莉特惊慌地把手给重新并拢,达里安连忙说道:“等等等等,别用这么大劲啊,要喘不过气了。”

“呼,真是的……”丽丝莉特一下子笑了起来,把手慢慢松开。

不知为何,现在的丽丝莉特似乎变得比平常更加可爱了,好想再这样和她多呆一会儿。但和丽丝莉特的独处马上就要结束了,回去之后,她又会回到雅博的身边。

达里安的心情变得有些苦涩,但既然在来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从她和雅博的感情之中退出,那么就像个男人一样潇洒地放弃吧。只要丽丝莉特能够幸福,自己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丽丝莉特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回去之后,到我家来做客吧。”

“嗯好……嗯?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到我家来做客啊。”

“做做,做客?到你家?我?”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惊讶啊?出发之前的晚上不是说好的要教我做炖菜吗?”

“哦,对啊,对啊!还有这么一件事!”

“你难道都忘了吗?”

“不不,没有没有,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这有什么快不快的,你到时候来吗?”

看着丽丝莉特期待的眼神,达里安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对不起,雅博,看来我还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就让我再和你竞争一下吧。

心情重新变得舒畅起来,在飞艇的轰鸣声中,达里安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来,我一定要来!”

……

在茂密的森林中,席蕾娅拄着太刀一屁股坐在了石头上,喘了口粗气。

“唉,没想到会伤的这么重,那个该死的笑面人。”

席蕾娅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投到了树林的深处,冷冷地哼了一声。

“姐姐,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月光从树林的缝隙中穿过,一个纯白的倩影慢慢从树林深处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看见这个熟悉的身影,席蕾娅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腓烈这个老滑头,明明说好我一个人就够了,还偷偷把你给派了过来。”

“这是我自己采取的行动,和腓烈没有关系,你不用对我这么大敌意,我只是来给你传递消息而已。现在立刻跟我一起前往总部,一个星期之后,所有使徒都会在总部集合。”

“这么小的事情,何必让你亲自跑一趟呢。”

“因为我想监视你啊。”

“呜哇,真是太直白了,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吗?”

“是啊,因为你实在是太过于随心所欲了。就像这次,大敌当前,你竟然和达里安纠缠那么长的时间,不仅差点让任务失败,而且还造成了那么多不必要的损伤。”

“既然这样,在我和达里安战斗之前,你就该来阻止我嘛。”

“这次任务不归我管,除非你死掉了,我才会出手。”

“那我问你,在当时那个情况,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

“只用三分钟,我就会把他们全部干掉。”

“不愧是姐姐啊,永远都是选择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来做事。所以我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无聊的家伙。”

“既然想要达到目的,就必须要简单有效,才能避免节外生枝。席蕾娅,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所在了。”

“差距是吗?我到认为这只是单纯的理念不合吧。”

“好了,你可以过来了吗,还要在那里坐到什么时候?”

席蕾娅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哼着小曲朝着那个纯白的倩影走去。

“啊对了,姐姐,你觉得达里安怎么样?”

“很有潜力,如果好好教他,还能变得比现在更强。”

“嘻嘻,是吧,我全力的一击竟然没能把他杀掉呢。真希望能早点再见到他。”

“我认为他应该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了。”

“无所谓吧,他越是这样,我反而觉得越有意思,哈哈哈。”

在席蕾娅的笑声中,两人的身影渐渐隐没进了森林深处。

第二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