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

“不要让它过来!”

“攻击它,继续攻击它!”

“它,它跳起来了,哇啊啊啊!”

士兵们的悲鸣声此起彼伏,生命正在不断流逝,达里安心里绞痛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表情不要这么凝重嘛,我正准备给你一条生路呢,对了,得先把两边的场地划好。”

一道道闪电突然从光柱之间穿过,电墙横在了庭院中央把士兵们和达里安这边分割了开来。电墙另一侧的阎魔蜘蛛随之停止了动作,士兵们擦着汗水不解地互相看了看,突然间听见笑面人洪亮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各位,把你们困在这里真是不好意思。不过呢,我是个仁慈的人,所以准备给予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场地已经分成了两个,接下来我会在这边和这个叫丽丝莉特的小姑娘战斗,而你们的对手呢,就是这个由库嘉德勋爵所变成的大蜘蛛,两边互不干涉。也就是说,只要这个小姑娘打败了我,或者说你们打败了阎魔蜘蛛,对应一侧的结界就会打开,你们也就可以逃离这里。”

笑面人顿了顿,随即把手指向了达里安。

“这位少年,拥有着神造人形,也是在场的所有人之中最厉害的,我想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他,从现在开始,他可以加入到任何一边之中,我不会干涉。不过呢我想提醒你们那边,这位少年喜欢这个女孩儿,或许会留在这里,但如果你们有了他的帮助,我想就算是阎魔蜘蛛,也不是什么问题,所以为了能生存下来,就求求这个少年,看看他会不会帮忙吧。”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达里安的身上,达里安环顾四周,心里飞速升起不详的预感,而就在下一秒,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这边啊!”

士兵们纷纷跑到电墙附近,朝着达里安哭喊了起来,达里安顿时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双腿不自主开始发起抖来。

又是这样,又是这种卑鄙的伎俩,明明就可以立刻杀死在场的所有人,但笑面人却喜欢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不管自己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势必会背上一辈子都无法消除的负罪感,而这也正是笑面人想要看到的。

直到这个时候,达里安才彻底明白了笑面人的可怕之处,这个戴面具的狂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摧毁别人的精神,比起吃人的恶魔来,笑面人还要恐怖百倍。

汗水从达里安脸上滴落,见达里安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丽丝莉特咬紧了牙劝道:“达里安,你不要听笑面人的话,这跟你根本就没有关系……”

“你这个女人快点住口!”

“小兄弟,你不要被那个女人欺骗了,她从一开始就站在库嘉德勋爵那边,是他们的同伙啊!”

“那边只有一个人而已,我们这边可是有恶魔啊!你这个女人还好意思让他帮忙?”

听着士兵们的辱骂,丽丝莉特难过地把头转向一边,达里安揪紧了胸口大声吼道:“别说了,你们给我住口!”

见达里安发了火,士兵们立刻带着惊慌的神色安静了下来,笑面人摸了摸下巴问道:“达里安小兄弟,你做好决定了吗?”

“我,我绝对不会……”

“绝对不会什么?你可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权力。我是在给你生路,如果你不做出选择,我马上就把所有人全部杀死在这里,我可不是开玩笑。”

笑面人的话让士兵们变得更加恐慌,好大一群人跪在了电墙前,朝着达里安大声哭喊。

“救救我们这边吧,我还有未婚妻啊。”

“我,我不想死啊,我的儿子和老婆还在家里等我,我如果死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求求你了,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你难道要为了这一个女人,让我们全部都去送死吗?你忍心这样做吗!”

在周围的逼迫下,达里安的脑袋渐渐变得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甚至根本就不敢去看任何人的脸。对自己而言,要放弃丽丝莉特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件事,可是正如笑面人所说,如果选择和丽丝莉特一起战斗,也就无法再去帮助另一侧的士兵们,靠他们去对付A级恶魔,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全军覆没。

“不合格呢,作为贤者候补,你和丽丝莉特完全不合格呢。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以笑面人为优先吧,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无所谓的男孩儿,就让丽丝莉特从这里离开呢?你们两个,把腓烈交给你们的任务当做是儿戏吗?”

席蕾娅的话在达里安的脑海里响起,达里安握紧了双拳闭上双眼。

真是讽刺啊,或许还真如席蕾娅所说的那样,如果在当时不去管勋爵,而是配合席蕾娅尽快抓住笑面人,只需要牺牲勋爵他们一家,就可以保住整个城镇的安危,任务也不会失败了。

或许也可以像笑面人所说的那样,让伍德和士兵们杀掉勋爵一家,勋爵也就没有机会变成恶魔,大家都可以得救了。

是我做错了吗?

牺牲少部分人,来换取更多人的性命,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吗?

达里安重新睁开眼睛,朝着澜伸出手,轻声说道:“澜,再帮帮我吧。”

“哥哥……”澜明白达里安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她难过地埋下脑袋,眼泪竟然慢慢从脸上滴落在地。

“怎么了,从来没见过你哭过呢。”达里安伸手摸了摸澜的脑袋,澜把头埋进达里安的胸膛,抽泣着说道:“哥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不够小心,明明玄姐姐已经告诉我要提防席蕾娅了,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坚持不让你们来这里。”

“不,这和澜没有关系,是我的错,因为我太弱小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弃希望,艾米姐她们都在等我们回去,我们就再努力一次吧。”

澜点了点头,身体开始发出亮光,苍蓝色的长剑被达里安拿在了手中,在丽丝莉特惊讶的注视下,达里安慢慢走到了丽丝莉特的身旁。

“达里安,你……”丽丝莉特睁大眼睛呆在了原地,达里安苦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所以丽丝莉特你不用这么自责。”

“可,可是,可是这样的话你就会……”

“我绝对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达里安轻声打断了丽丝莉特的话,丽丝莉特痛苦地摇了摇头,扑进达里安的胸口痛哭失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明明我只是想救他们而已,可是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对不起。”

达里安伸手揽住丽丝莉特的肩膀,笑面人在一旁朝着士兵们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哈哈哈,看来这个少年已经有答案了,所以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惊愕和绝望的神色浮现在士兵们的脸上,渐渐的,他们每个人的脸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我们这么多人见死不救,你这个没有人性的恶魔!”

“是你们不让我们杀掉勋爵一家,是你们害死了我们所有人!”

“就算我们死了,你们也跑不了的!一起下地狱去吧!”

纵使处于所有人的咒骂之中,达里安仍然是无动于衷,紧紧把丽丝莉特揽在怀里,仿佛听不见似的。

“哈哈,他们说你是恶魔呢。”笑面人叉着腰对着达里安说道,“虽然在我预料之中,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你做了个愚蠢的选择。如果你肯放弃这个女孩儿去对面,就算你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但那边至少还有那么多的援手,生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可是你选择了这里,凭你们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就算我真的去了那边杀掉了恶魔,你也不会放过我们,你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玩弄所有人。”达里安冷冷地瞪着笑面人说道,“你就尽管使用你那些下三滥的招数好了,但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那你可就错怪我了,我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你如果去了那边,只要打倒恶魔,我绝对会放你们离开。”

“不管你玩什么花样,我都不会放下丽丝莉特不管!”

“喔,这种英雄救美的行为真是让我感动,想必丽丝莉特现在已经被你迷得是神魂颠倒了。”

笑面人打了个响指,阎魔蜘蛛重新开始有了动作,爆炸声和惨叫声再度响起,达里安咬紧了牙,心里像是被割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痛得难以承受。

“听听吧,这就是被你抛弃掉的那些人悲惨的哭喊。”笑面人指着电墙对面说道,“为了区区一个女人,你放弃了拯救大多数人的机会,他们的家人会恨你一辈子。身为福音机关的贤者候补,你却做出了这样的事,腓烈一定会对你非常失望吧。”

“啊,或许我的确是个不合格的贤者候补,但如果说牺牲少数来拯救多数的行为是正确的,那就让贤者候补的头衔见鬼去吧!”

达里安握紧了长剑,眼神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笑面人愣了愣,突然捂着肚子狂笑出声。

“哈哈哈,为了这个女人,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我也绝对不会放弃丽丝莉特,你这样的家伙是不会懂的。”

“这可不是前不久才拯救了城市的英雄应该说的话啊。”

“我才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自私的人,我救不了那些士兵,我抛弃了他们。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要保护丽丝莉特,你这样的家伙,休想用这些卑鄙的伎俩来击垮我!”

听着达里安的怒吼,丽丝莉特慢慢从达里安怀里离开,然后擦干眼泪,朝着达里安露出了微笑。

“没有这回事,达里安,你现在就是我的英雄。”

达里安顿时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脸开始渐渐抽搐了起来,他连忙吸了吸鼻子仰起脑袋,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

达里安最终做出了让更多的人牺牲掉的选择,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今天的这个决定。但丽丝莉特这一句话,让达里安快要被撕裂的心稍稍得到了一些救赎。

“丽丝莉特,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嗯。”

两人分别拿起长剑并排站在了一起,笑面人把阔剑扛在肩上,身体陡然释放出一股汹涌的黑色气浪。

“达里安,你究竟还能保持着这样天真的想法到什么时候呢?我很好奇,所以我会马上杀掉这个女人,然后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瞳孔立即收缩了不少,因为笑面人的气息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从他身上不断释放的气流中,杀意正变得越来越浓烈,四周的气温在迅速降低,皮肤传来一阵阵刺痛,就好像有无数把利刃架在身体上,让人难以动弹一步。

达里安在心里暗暗庆幸,如果不是在一开始近距离感受过席蕾娅的威压,现在恐怕连站稳脚步也费劲吧。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笑面人的实力仍然是超出了想象,或许不如席蕾娅,但也差不了太多了,更何况还不知道他是否还有所保留。

“丽丝莉特,他的目标是你,一会儿如果他有了动作,不要管我,暂时先回避。我会拦住他,然后接下来就靠你支援了。”

达里安深吸了一口气,摆好了防御的姿态。丽丝莉特愣了愣,但看达里安似乎不是在逞强,于是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步轻声说道:“你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不要勉强。”

澜也在达里安的脑海中再次叮嘱道:“哥哥,千万记住,你绝对不能再使用白耀了。”

“嗯,我知道,澜,我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控制力量了,拜托你帮助我暂时把根源的力量稳定到目前这个状态就行,然后一会儿听我的指示。”

“好,哥哥就全力战斗吧,其余的让我来帮你。”

澜已经强行控制住了力量的输入,就目前而言,达里安身体里的根源之力,远远低于和席蕾娅对战的时候,就这样和笑面人战斗,只有可能是死路一条。但达里安似乎有什么策略,所以澜也选择去相信他。

就在此时,笑面人开始有了动作,身影疾如闪电,从几米开外迅速冲了过来。

丽丝莉特双足一蹬朝后跃开,眼见笑面人就要从达里安身旁掠过,达里安已经瞬间挥出右手,长剑直直落向笑面人满是破绽的脑袋。

但笑面人既然敢这么大胆地冲过来,那就不可能会轻易击中。就在这毫厘之间,达里安敏锐地察觉到笑面人的身影有了些微的晃动,这是他准备加速的前兆。

“澜,把限制解除!”

感受到达里安攻击速度的变化,笑面人身子突然伏低,手腕在地上一扭,整个身子朝一旁滚了过去,随即又迅速弹地而起。

达里安已经紧跟而上,但受制于双腿的疲惫,速度比起以往大打折扣。笑面人已经站好了脚步,架住达里安迅猛的一劈。

“小兄弟,你的速度变慢了不少啊,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吧,还能坚持下去吗?”

虽然开始达里安突然提速的攻击让笑面人有些惊讶,但现在看上去,刚才那只是一时的回光返照罢了。笑面人只用单手便从容地招架着达里安的狂攻,另一只手已在偷偷凝聚黑色的光粒。丽丝莉特从斜后方持剑杀来,笑面人看也不看朝背后抛出光球,然后朝着达里安挥出一记速度奇快的斜斩。

可是斜斩竟然被达里安以更快的速度给挡开了,笑面人踉踉跄跄退了两步,达里安紧跟而上举剑猛劈。而丽丝莉特也从爆炸的硝烟中穿出,闪光的长剑划出一道绚烂的轨迹,劈向笑面人的后背。

笑面人使出浑身解数从两人的夹攻下艰难躲过,但身上也不免被割了两道口子。三人缠斗在了一起,纵使是面对两人,笑面人依旧能维持均势,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笑面人渐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达里安的攻击速度已经大不如前了,按理说应该很快就能把他击倒才对。可每当笑面人想要打出必杀一击的时候,达里安却总会在那个时候突然加速,让笑面人的攻击发生偏转,就好像是一直在瞅准这个机会一样。战斗到这个时候,虽然看上去是笑面人场面占优,但实际上他身上已经有了好几道擦伤。

“爸爸,达里安哥哥只有在你向他攻击的一瞬间,他身体里的根源之力才会膨胀到极致,然后迅速又收缩了回去,应该是姐姐在刻意控制。”

听了镜的话,笑面人不由得大笑出声:“哈哈哈,达里安你有一手啊。为了避免过度消耗体力,你让神造人形刻意控制了力量的汲取,然后在关键时刻解除限制对吧?可是就算这样,你也只能拖延时间罢了,凭你的身体,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虽然被笑面人识破,但达里安没有丝毫动摇,仍然紧贴着笑面人后退的脚步前进着。为了减少身体的负担,现在的力量只维持在平常的三分之一左右,如果是在单独对敌的状况下,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自杀行为。但现在身旁有丽丝莉特在全力进攻,所以达里安才能够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应对笑面人的关键一击之上,只有在那一瞬间,达里安才会让澜解除限制,然后用更快的速度全力攻击,目的就是封杀住笑面人凝聚力量的可能,把他牵制在白刃战的范畴之中。

笑面人已经有好几次想要从夹攻中抽身而出,只要给出一两秒的时间,他就能凝聚起足以击溃两人的力量。可每次准备尝试的时候,达里安的攻击就会瞬间提速直奔笑面人的要害,让他不得不抬剑防御,迟迟无法脱身。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合击渐渐变得更加默契,笑面人开始还能维持均势,现在则慢慢有些陷入劣势之中了。

三人绕着圈已经奔走了好长时间,缠斗到了现在,丽丝莉特脸上已经渗出了不少汗水,但比起达里安来,还算是少的了。就算有意控制,达里安本就消耗甚巨的身体也无法维持太久的时间。但达里安依旧在咬牙坚持,一旦笑面人从两人的夹攻中离开,就再也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所以哪怕脑袋已经开始因为缺氧而嗡嗡作响,达里安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也要赶在身体透支的那一刻之前能够重创笑面人,只要他受了致命伤,丽丝莉特就有了打倒他的可能。

可突然之间,情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笑面人在夹攻中竟然不顾一切强行朝一旁冲了出去,但这种不要命的行为,也让笑面人的颈子和腰间多了两道深深的伤口,就算逃了出去,带着这样的伤也活不了了。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心照不宣一起朝笑面人冲了过去,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现在正是击杀他的最佳时机。可笑面人竟然跟没事一般抬剑朝地下一砸,黑色的浪潮汹涌而出,把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吹飞到半空中,随即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达里安,我承认有些小看你了。没想到一时的大意竟然会被逼到这种地步,你们的合击很有一手,如果是普通的人类,恐怕还真就输给你们了。但是呢,你们估算错了一件事,我啊,可不是普通的人类。”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趴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表情顿时变得呆滞起来,因为在他们的面前,笑面人那两道足以致命的剑伤,竟然已经停止了出血,而且更长出了肉芽一样的东西把裂开的皮肤拉在了一起,随即愈合如初。

笑面人捂着颈子扭了扭脑袋,对着达里安和丽丝莉特招了招手:“怎么还不站起来呢,继续开始下一个回合吧。”

达里安拄着剑缓缓站起,脚一软又单膝跪在了地上。丽丝莉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她不甘心地咬着牙,手中的剑也已经拿捏不稳,身体渐渐被无尽的绝望感侵蚀。

这场战斗原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既然笑面人拥有着与恶魔一般的再生能力,那么无论怎么努力,实际上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见两人丧失了战斗的意志,笑面人慢慢朝丽丝莉特迈开了脚步。

“看来你们已经没有力气了,那很遗憾,我就按之前说好的,先把丽丝莉特杀掉吧。”

“住,住手!”

达里安咬着牙再度站起身,可是体力耗尽的现在,就连挪动步子都变得十分费劲。丽丝莉特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达里安露出了微笑。

“我会用所有的力量攻击光壁,如果能打出一个缺口,你就赶紧离开吧,一定要活下去。”

闪耀的强光从丽丝莉特身上泛起,达里安睁大眼睛大声叫道:“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离开!”

“你已经帮过我很多次了,所以这一次,就让我来帮你吧。”

丽丝莉特举起了光芒四射的长剑,笑面人突然加速朝丽丝莉特冲了过来,达里安顿时捏紧了手。

“可恶!”

“哥哥,不能这么做!”

不顾澜的劝阻,达里安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了双腿上。突然间背后传来一声巨响,黑色的飓风从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之间刮过,把两人给吹飞开去。

“怎么了?”达里安连忙从地上撑起身子,惊讶的神色浮现在了脸上,因为就在前方,那道围住宅邸的光壁竟然被劈开了一条缝,然后一个熟悉而又让人恐惧的身影慢慢从达里安身后走到前方。

“你这个家伙倒还挺能躲的啊。”

席蕾娅把手中提着的贝努鸟的头颅甩到笑面人身前,笑面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站起身。

“哎呀,真是吓死我了,不要搞突然袭击嘛,差点就躲不开了。话说回来,你竟然真能打败贝努鸟到这里来呢。”

“你以为区区A级恶魔就能对付我吗?要不是它老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我早就把它干掉了。”

区区A级恶魔?席蕾娅在说些什么?她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啊。

达里安瞠目结舌地看着那颗在地上打滚的鸟头,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在和席蕾娅战斗的时候,她用了那么恐怖的杀招,按理说应该损耗了不少体力才对。可是不仅独自一人便杀掉了贝努鸟,而且现在看上去根本就毫发无伤。这个女人哪怕和传说中的S级恶魔比起来,恐怕也不遑多让了吧。

一旁的爆炸声还在继续,似乎还有幸存的士兵在与阎魔蜘蛛战斗,可达里安完全不敢把目光从席蕾娅身上转开,因为席蕾娅接下来所选择的行动,将会决定在场所有人的命运。

“不要这样眼巴巴地看着我,达里安,我可不是来救你们的。”席蕾娅头也不回冷笑着说道,“不过呢,我可以多留你们一会儿,因为我现在想先干掉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

“哈哈,干掉我是吗?可是你不仅在和达里安小兄弟的战斗中用了绝招,而且又和贝努鸟打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你,也不可能这么快便恢复吧。”

“是啊,还真是比预想中消耗了不少力气,不过呢,就算是这样,对付你也是绰绰有余了。”

席蕾娅指了指困住四周的光壁,眯着眼笑道:“再说了,你要维持住这东西,应该也不是那么轻松吧。”

“嘿嘿,彼此彼此,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来场公平的决斗吧,让我来看看,你的实力究竟如何啊。”

“决斗,哼,不要搞错了。”

席蕾娅哼了一声,眼睛里布满了冰冷的杀意。

“应该叫单方面的虐杀才对。”

话音刚落,席蕾娅裹着漆黑的气流,如暴风般朝笑面人猛冲而上。在两个人影碰撞的一瞬间,大地都发生了剧烈的震动,无数道剑光交接在一起,刺耳的摩擦声响彻四周。

两人的身影在四溅的火花中变得模糊起来,只是半分钟不到,两人周围的大地就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剑痕,突然间两人同时朝相反方向跃开,黑色的光粒在各自的剑刃上绽放光芒。

远距离的对轰开始了,两人的身影在无数的光束中穿梭,一圈圈光晕朝四周荡开。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踏入的领域,达里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捂住自己狂跳的心脏,急促地喘了口气。

席蕾娅和笑面人在与自己战斗的时候,他们或多或少还是有所保留,如果真的一开始就全力出击,自己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吧。

“达里安!”丽丝莉特的呼唤让达里安回到现实,他拉着丽丝莉特的手站起身,脚一软差点又跪了下去。

“丽丝莉特,我已经没力气了,趁他们现在战斗的时候,你快些从席蕾娅进来的缺口离开吧。”

“把手给我!”

“丽丝莉特,没时间了!”

“我背你,澜,一起帮帮忙!”

丽丝莉特蹲下身,澜化为人形,扶着达里安贴在了丽丝莉特的背上。丽丝莉特对着澜点了点头,咬牙背着达里安站起身子,和澜一起朝着缺口快速跑去。

“丽丝莉特,你也没有多少力气了,还是把我放下来吧。如果他们追过来,我们两个都跑不掉的。”

“我才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离开,再说了,你其实一点也不重啊。”

“哥哥,别再说话了,丽丝莉特会分心的。”

“就是,你开始不是说了吗,我们要一起活着回去。”

达里安不再说话,转头看向电墙另一侧,士兵们已经只剩下几十个人了,阎魔蜘蛛却仍然屹立在大地之上。

“对不起,没能救到你们。”达里安心痛地轻声念道。

这次的任务让太多的人牺牲了,多亏有澜和丽丝莉特在,自己才能一次次从险境中逃生。虽然不知道席蕾娅和笑面人战斗的结果如何,也不知道逃回去后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但必须要活下去,只要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突然一声巨响,笑面人竟然从空中坠落在了不远的前方。丽丝莉特和澜同时停下脚步,烟尘散去,只见笑面人正满身是血躺倒在大坑中,整根左臂都已经从肩膀上消失不见。

“这,这是……”丽丝莉特退了两步,声音开始变得颤抖,达里安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胜负已分。

就算是笑面人,也不是席蕾娅的对手,已经不会再有逃跑的机会了,接下来的命运只有任由席蕾娅宰割。

笑面人试着撑起身子,席蕾娅已经紧跟着飞奔而至,一剑插进了笑面人的胸膛中。

“噗哇!”笑面人抖了抖身子,随即瘫倒在了地上,嘴里喷出的血液浸红了面具,沿着脖子流了下来。席蕾娅歪了歪脑袋,一脚踏在笑面人的腿上冷笑道:“看起来只要多让你伤个几次,你那引以为傲的高速再生就似乎不起作用了,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哈哈,哈哈哈,虽然知道你很强,但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强到这样的程度。这次,这次我还真是玩脱了。”

围绕在宅邸的电墙渐渐消失,仅存的士兵们发出了欣喜的喊声。

“快,快趁现在跑啊!”

席蕾娅转过头朝士兵的方向看去,趁着席蕾娅分神的时候,镜化为人形朝着席蕾娅抬起闪光的右手。

“啪”,席蕾娅瞬间便抓住了镜的脑袋,把镜整个提起抛向空中,拔出插在笑面人胸口的长剑,对着天空一挥,黑色的剑光掀起一阵大风朝着镜奔涌而去。

镜在空中接连击出好几颗光球,剑光偏转了方向,从镜的肩膀擦过飞向天空,镜从空中栽了下来,捂着受伤的肩膀颤抖地站起身。

“够了,镜,你走吧。”

笑面人突然大声说道,镜愣了愣,歪着脑袋面无表情地问道:“爸爸,已经不行了吗?”

“啊,真是遗憾,但看上去只能到此为止了。”

“嗯,真是遗憾呢,爸爸,我会想念你的。”

“再见了,镜。”

镜突然转身就跑,席蕾娅冷笑了一声,踩着笑面人的胸口说道:“你以为她能跑得掉吗?”

“哈哈,席蕾娅,我很想再和你好好玩玩,但这场精彩的剧目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所有演员都跟着我一起退场吧。”

笑面人突然伸手抓住席蕾娅的腿,一圈圈黑色的光晕开始朝他闪着红光的胸膛聚拢。

“这种规模的能量反应……不好,他要自爆!”

澜发出了一声大喊,席蕾娅抬剑斩断笑面人的手臂,然后紧接着又是一剑砍下了笑面人的头颅,但笑面人胸口的红光却变得越发妖异。

巨大的响声在寂静的夜空下炸开,房屋在恐怖的震动中土崩瓦解,所有的一切都被刺眼的白光完全吞没,一道光柱从大地升上天空,让夜幕下的大地变得如同白昼,周围的森林在气浪的拍打下被连根拔起,然后在蔓延而来的光芒中被碾成粉末。

达里安被爆炸的震动和巨响给震得头晕目眩,等到大地恢复了平静,他捂着嗡嗡作响的脑袋慢慢从地上撑起身子,模糊的视线终于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这才发现丽丝莉特和澜正伸着手挡在自己面前。四周的大地已经变得破败不堪,而只有自己这里在她们两人施放的结界保护下,才得以幸免。

丽丝莉特身子晃了两晃朝地面栽去,达里安连忙冲上去把丽丝莉特扶住,大声吼道:“丽丝莉特,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是澜,是澜保护了我们……”

达里安抬起头看去,澜突然瘫倒在了地上。

“澜,你怎么了!”达里安连忙扑上去把澜抱在怀里,这才发现澜全身都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烧伤,而且身体竟然还慢慢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

澜睁着疲惫的眼睛看了达里安一眼,摇着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哥哥,对不起,我消耗过度,暂时要维持不了人形了。”

“竟然,竟然会这样……都是为了保护我……”达里安把澜紧紧抱住痛哭出声,澜轻轻笑了笑:“没关系的,神造人形有着自动修复的功能,只要‘核’没有损坏就不会死亡。”

“真,真的吗!”

达里安顿时转悲为喜,长长地松了口气。澜伸手擦了擦达里安脸上的泪水,用最后一点力气说道:“对不起哥哥,我现在保护不了你了,我要暂时睡一会儿,你一定要和丽丝莉特活下去,直到我再次醒来。”

“啊,你就放心休息吧,一会儿见。”

达里安握住澜的手,澜慢慢闭上眼睛,一阵亮光闪过,澜变回了武器的形态,达里安握住剑柄,却无法感受到以往的力量。

澜,谢谢你,好好休息。达里安在心里向澜道谢,转身搀扶着丽丝莉特从地上站起,两人一瘸一拐的在硝烟弥漫的大地上迈步前行。四周满是林立的碎石,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

“不知道席蕾娅怎么样了。”丽丝莉特喘了口气问道,达里安摇头说道:“她离笑面人那么近,在那种爆炸中恐怕是凶多吉少。”

两人一起沉默了下来,如果不是澜全力相救,恐怕两人早就已经变成尘埃了吧。那些士兵,还有席蕾娅,在刚才的爆炸中,能存活下来的几率实在是太渺茫了,也不知道库嘉德勋爵所变的恶魔是否也被爆炸消灭掉了。

“我们,我们活下来了对吧。”

丽丝莉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达里安愣了愣,随即报以微笑。

“啊,我们活下来了,一起回去吧。”

没错,虽然这次任务在中途就变得毫无道理可言,也牺牲了许多人的生命。但笑面人已经死了,那个残暴的席蕾娅大概也死了,最后活下来的,是我们。所以赶快回去吧,从这个扭曲的任务中离开,到家之后,终于又可以回到那令人怀念的日常。

“你们两个想去哪里啊?”

熟悉而又让人恐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一阵风把前方的硝烟刮开,席蕾娅正拄着太刀站在地上,她喘着粗气闭着左眼,血液沿着她的额头流下,染红了半边脸颊,全身各处都有着触目惊心的炸伤,但哪怕身受重伤,身上的威压却仍然没有减低半分。

“怎,怎么会……”丽丝莉特抖抖索索地退了两步,达里安咬了咬牙,对着席蕾娅大声喊道:“笑面人已经死了,你也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经没有必要再纠缠我们了吧!”

“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给我玩阴的,我现在正在气头上,你们两个谁也别想从我面前逃跑!就算我受了伤,但对付你们也已经足够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杀掉你自己的同伴对你来说很好玩吗!”

“同伴?一个违抗我命令,一个还使用笑面人的武器来对付我,你们可不是我的同伴,准备好受死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丽丝莉特握紧拳头大声吼道,“明明是使徒,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我和达里安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非要杀掉我们不可!”

“弱者总是喜欢问为什么,好啊,我就告诉你们好了。很简单,因为我比你们强,我看你们不顺眼,所以想要杀掉你们,这个理由满意了吗?”

“这究竟是什么混账理由!”

“你们这样的人,既没有实力,又容易被无聊的同情心左右,所以这一次被笑面人所利用,造成这么大的牺牲。如果一开始就听我的,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这样的性格,完全不适合福音机关,对人类的发展毫无作用,所以我判定你们没有继续活下去的价值。”

“你有什么权力来决定别人的生死?”

“我当然有权力,我是人类所能进化到的终点,我是完美的个体。所以说,我的判定永远都是对的,这样的我,当然有权力来裁定你们这些垃圾的生命。”

“嘶!”

突然响起的叫声让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同时一惊,转头看去,阎魔蜘蛛从硝烟中缓缓露出身形,虽然已经是伤痕累累,但这个怪物竟然还存活着。

正在大家惊讶的时候,阎魔蜘蛛突然加快了移动的速度,朝着席蕾娅径直奔去。

“嘁!”席蕾娅皱了皱眉头,刚抬起太刀,就被阎魔蜘蛛给撞飞出去,跌落在一个满是碎石的大坑之中。

“趁现在!”达里安连忙拉起丽丝莉特的手,两人刚想逃跑,一道漆黑的光柱从大坑中升起,无数碎石溅向天空,席蕾娅全身笼罩在黑色的魔焰中,宛如从地狱爬出的厉鬼。

“你这个怪物彻底惹火我了!”席蕾娅愤怒地抬起太刀,身影化作黑色的龙卷在阎魔蜘蛛全身各处穿梭,只是短短数秒,阎魔蜘蛛的八条长腿就从巨大的身体上被卸了下来,席蕾娅已经高高跃起,能量在她抬起的太刀上急速凝聚,随后整个人如同流星一般冲向大地。

阎魔蜘蛛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劈成两半,随即在燃烧的黑焰中慢慢化为飞灰。达里安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席蕾娅今天一直在不断刷新着达里安对力量的认知,哪怕是受了重伤,席蕾娅仍有如此实力,她的强大,已经完全无法用常识来估量。真是不敢想象,用神造人形的细胞所制造的人造人,竟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逃生的希望彻底破灭了,绝望浮现在了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两人的脸上。席蕾娅突然加速朝两人冲了过来,一刀劈向丽丝莉特的脑袋,达里安冲上前来抬剑一挡,整个人竟然一下子飞出了好几米远,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达里安!”丽丝莉特转头大声叫道,突然脖子感到一丝凉意,太刀已经架在了自己肩膀上。丽丝莉特颤抖地把头转了回来,在席蕾娅冰冷的注视下,双腿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

“哼,神造人形的力量都没有了,竟然还敢来阻挡我!”席蕾娅眉头一皱,朝一旁吐了口带有血丝的唾沫,伸手擦了擦嘴笑了起来,“真是的,第一次被逼到了这种地步,看来我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好了,你准备好受死了吗?”

“可恶,可恶!”丽丝莉特噙着泪水不甘心地说道,“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了,怎么能够死在这里。”

看见丽丝莉特沾满泪水的脸,席蕾娅伸手揪起丽丝莉特的头发,把脸凑了过来冷笑着说道:“想活下去吗,好啊,那你就去把达里安杀掉吧。”

“你,你说什么?”丽丝莉特惊惧地看着席蕾娅的眼睛,席蕾娅不耐烦地咂了咂嘴,把丽丝莉特的脑袋晃了晃大声说道:“听不明白吗?我让你杀掉达里安啊!只要你杀了他,我就可以放过你。怎么样,我还是很仁慈的对吧?”

“你,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是个恶魔!”听着席蕾娅离谱的要求,丽丝莉特几近崩溃痛哭失声,席蕾娅却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了起来:“恶魔,真是有意思的称呼啊。但比起杀掉你们两个,我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吧。你在犹豫什么呢,想要活下去,就去杀掉达里安好了。或者你可以劝劝他嘛,我相信如果是你劝他,以他的性格,应该会毫不犹豫为你而牺牲的。”

“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怎么可能这样做!”

丽丝莉特流着泪连连摇头,席蕾娅哼了一声,一脚把丽丝莉特踢倒在了地上,恶狠狠地说道:“老是哭哭啼啼的干什么!反正我只会放过一个人,你想要活下去,就去杀掉他,或者你也可以成全达里安,选择让我杀掉或者自杀。我只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半分钟之后还没决定好,我就把你们全都杀掉,计时开始。”

“我,我不能,不能这么做!”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愿意为达里安去死,对吧。”

“我,我……”

“到底是还是不是?只剩十秒钟了!”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

“五,四,三,二……”

“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做!”

“一!”

就在绝望的时候,丽丝莉特突然感到一只手按在了自己肩膀上。

“丽丝莉特,不要向这种人求饶。”

丽丝莉特猛地抬起头,看见达里安正对着自己露出温柔的微笑。

“哦?”席蕾娅歪了歪脑袋,意味深长地笑道,“你应该不会傻到想要反抗我吧。”

达里安耸了耸肩:“怎么会,就算你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但现在的我们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吧。”

“那既然这样,你是准备杀掉丽丝莉特来活命吗?”

“我是绝对不可能杀掉丽丝莉特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达里安……”丽丝莉特呆了半晌,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撑起身子把达里安的手给拉住大吼道,“不行,你不能过去,我绝对不会让你代我去死!”

“没关系的,就交给我吧。”

达里安拍了拍丽丝莉特的肩膀,丽丝莉特埋着脑袋泪流满面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愿意为我做到这个地步。如果我是因为这样而得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你,你杀了我吧,我已经亏欠你太多了。”

达里安蹲下身,握住丽丝莉特的手摇了摇头。

“丽丝莉特,你才没有亏欠我什么,反而是我亏欠你才对。从小时候遇见你开始,我就在心中发誓,长大后要做一个能够保护你的男人,而现在,正是我实现诺言的时候。”

“小……时候?”

丽丝莉特呆呆地看着达里安,达里安微笑着点点头。

“好了,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不要去,不要过去。”

“丽丝莉特,相信我。”

达里安重新站起身,在丽丝莉特的注视下,走到了席蕾娅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