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我们在房间里搜出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伍德大人亲启。”

“嗯?给我的信?”

伍德有些疑惑地接过士兵递上来的信封,然后又对着库嘉德说道:“勋爵大人,你这是搞什么把戏?”

库嘉德也是满脸疑惑和女仆互相看了一眼,见库嘉德似乎并不知情,伍德把信拆开,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见伍德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库嘉德连忙大声问道:“伍德,信里究竟写着什么?”

“别动!”伍德拔出剑指着库嘉德大吼道,“你身后那个小孩是你儿子吗?你夫人呢?怎么没看见你夫人?”

“我问你信里面究竟写了什么!”

“所有人都给我做好战斗准备,看住那个小孩儿!”

“伍德,你到底想干什么?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你的夫人和儿子已经被笑面人变成恶魔了,赶快告诉我你夫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听这话,所有士兵顿时一片哗然,面带惧色朝后连退了好几步。

“伍德阁下,那封信是谁写的?”丽丝莉特疑惑地问道,伍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生气地质问道:“是笑面人写的!你开始说没有恶魔了,可是这里明明就有啊!”

“笑面人?能给我看看吗?”

“好,但这是重要的证据,我必须妥善保管,就麻烦你自己过来看看了。”

虽然担心着达里安的安危,但这封奇怪的信让丽丝莉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连忙走到伍德身前,看向他手中拿着的那封信,潦草的字迹映入眼帘。

“伍德大人,我是笑面人,其实你晚上收到的告密信是我寄出来的,之所以这样做呢,是因为勋爵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我想给你这个正义的城市守护者一个立功的机会。既然你看到了这封信,也就代表你已经抓到勋爵,正准备拿着他去邀功请赏吧。不过呢,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我就好心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我在勋爵的儿子和妻子身上,分别植入了恶魔的胚胎,他们已经没救了,随时变成可怕的怪物都不奇怪。到时候像你这样能力低微的家伙,恐怕只能给恶魔塞牙缝吧,所以在抓勋爵的时候,千万记得把那两个家伙给处理掉啊。”

怎么回事?笑面人写这封信是想做什么?

丽丝莉特无法理解笑面人的想法,伍德把信收回,对着库嘉德大喊道:“看起来你已经被那家伙抛弃了,现在老实告诉我,你夫人在什么地方。”

“赛拉她……已经死了……”

看着库嘉德勋爵哽咽的模样,伍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什么,死了?你在骗我吗?”

“是真的,我和他赶来的时候,他的夫人已经变成恶魔,我亲手杀了她……”丽丝莉特有些难过地看了看库嘉德抱在怀里的亚历克斯,一旁的伍德还有士兵们却变得似乎更加惊慌起来。

“什么?她真的变成恶魔了吗?”

“人竟然能变成恶魔?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那现在得赶紧把那小孩儿杀掉对吧,否则一会儿变成恶魔可怎么办啊!”

听着士兵们的议论,伍德脸上流下汗水,抬剑指着库嘉德和女仆大吼道:“你们两个把小孩儿放在那,然后抱着头过来!”

丽丝莉特连忙对伍德说道:“勋爵的儿子已经没事了,我已经治好了他,不用担心……”

“治好了?”伍德犹豫地朝库嘉德看了看,当他看见亚历克斯背上那块伤疤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

“他背上是怎么回事?这也能叫治好了吗?”

“我真的已经治好他了,那只是留下的伤疤而已。”

一旁的士兵却突然向丽丝莉特开口质问道:“你怎么能确定治好了?看他背上那伤痕明显就有问题,万一他一会儿变成恶魔怎么办?”

“对啊,伍德大人,这里都死了这么多人了,我们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啊。”

“这是真的,他已经没事了,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

丽丝莉特大声辩驳着,伍德却扬着手中的信打断了她的话。

“别开玩笑了,如果我过去的时候那小孩儿变成了恶魔怎么办?笑面人可是在信里说的清清楚楚,他已经没救了,随时都可能会变成恶魔啊!”

“伍德阁下,你怎么能信笑面人的话!”

“都已经出现这么多恶魔了,我怎么可能听你的一面之词!勋爵大人,你现在就放开那个男孩,然后马上过来,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你想干什么?”丽丝莉特瞪大了眼睛质问道,“你要杀这个孩子吗?”

“他可不是什么孩子,他是恶魔!全员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伍德的大吼,士兵们纷纷抬起手中的兵器,女仆吓得惊叫出声,库嘉德也是惊愕地喊道:“伍德,你给我住手!”

“勋爵大人,我数到三,你如果还不离开,到时候可不要怪我!”

“住手!”丽丝莉特愤怒地抓住伍德的胳膊,旁边好几个士兵却一下子把兵器架在了丽丝莉特的脖子上。

“把手放开!”伍德甩开胳膊大骂道,“别以为你是贤者候补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看看周围的尸体,已经死了那么多人,我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着想才不得不这样做,你竟然还要来指责我?不想帮忙就给我在一旁呆着!”

“你想把我们全部害死吗!”

“你是不是跟勋爵是一伙的!”

士兵们纷纷对着丽丝莉特大吼大叫,女仆一下子跪在地上朝着伍德大声哀求道:“少爷已经被治好了,这是真的,我刚才都已经全部看见了,求求你们不要再伤害他了,他只是个孩子啊!”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他现在已经是恶魔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

“少爷才不是什么恶魔!”

“别过来,你想干什么,给我站住!”

“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我绝对不允许你们杀他!”

女仆激动地朝伍德扑了过去,士兵们发出一阵骚乱,伍德也吓得大叫了起来:“还愣着干什么,快拦住她啊!”

雷光,火球,风刃从好几个士兵的手中飞出,见势不妙,丽丝莉特身体亮起耀眼的光芒,把周围的士兵给全部震倒在地,然后转身跳到了女仆身前张开光之障壁。

一连串爆炸声响起,硝烟散去,丽丝莉特喘着气把手放下,瞪着士兵们愤怒地吼道:“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就因为这种没理由的猜测,你们就要杀人吗!”

“看,他们果然是一伙的!”

“那个女仆刚才竟然为了一个恶魔来攻击我们?”

“这个宅子里已经有好多人变成恶魔了,他们说不定也是恶魔呢!”

“对,对啊,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老是帮恶魔说话呢!”

“杀了他们,必须杀了这些恶魔!”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听着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丽丝莉特面色苍白退了好几步,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笑面人为什么会写这封信的缘由。

可是想不明白,笑面人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一封信,席蕾娅变成了敌人,这些士兵也变得疯狂。不管是突然倒戈相向的席蕾娅,还是这些歇斯底里的士兵,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无法理解,甚至比起遇到恶魔的时候还要绝望。

难道说是自己错了吗?想要救这个男孩是错误的吗?只是因为害怕,就可以随意夺取别人的性命吗?只要有力量,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达里安,怎么办,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了,我不仅没能帮到你,反而连这个男孩的性命都保护不了。

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被无情的现实击碎,丽丝莉特眼睛里流下了无助的泪水,但士兵们脸上除了暴戾之外丝毫没有一丝同情。

“爸爸……”在士兵们的喊声中,亚历克斯胆怯地把头埋进库嘉德的胸膛,库嘉德紧紧把孩子抱住,朝着伍德哭喊道:“求求你,不要杀我的儿子,我随便你们怎么处置都可以,但请不要杀他,他是无辜的啊!”

“这是你咎由自取,我也没有办法。”

“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儿子,求求你们,他真的已经不会再变成恶魔了啊!”

“够了,我再说一次,只给你们三秒钟时间,如果你们还是护着这个恶魔不走,那么我就只有把你们全部当做恶魔来处理了!”

“你们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别怪我,这是为了人类的大义!三!”

伍德抬起右手,库嘉德绝望地抱紧儿子,女仆瘫倒在地上痛哭失声,丽丝莉特咬了咬牙,举起长剑挡在库嘉德身前。

“二!”

五颜六色的光粒开始在人群中亮起,就在即将攻击的一瞬间,士兵们突然发出了一阵骚动。

“有,有人过来了!”

“哇啊啊,快躲啊!”

士兵们的包围圈突然被吹来的飓风给撕开一条缝,苍蓝色的光影如同流星一般疾驰到伍德的身边,伍德还没来得及反应,脖子就已经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达里安,你,你没事!”

丽丝莉特捂着嘴喜极而泣,库嘉德也是惊讶地抬起头,当看见达里安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你,你是什么人!”伍德惊慌地大叫出声,达里安阴沉着脸冷声说道:“你刚才想干什么?”

士兵们纷纷拿起兵器围了过来,达里安揪住伍德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道:“我问你,你刚才到底想干什么!”

“别,别过来,你们先别过来!”伍德惊慌地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们停在原地,然后盯着达里安充满怒火的双眼颤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快把我放开,我是在除掉恶魔啊!”

“谁是恶魔!他们明明都是人类,你是想要杀人吗!”

“你,你懂什么!笑面人的信里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了,那个男孩就是恶魔,你还不快把我放开啊!”

“信在哪里!”

“在,在这里!”

“别动!”

达里安用空闲的手把伍德裤兜里的信拿了出来,迅速瞟了一眼,心里顿时一沉。

“少年,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即将发生的一切,真正的恶魔,其实就存在于人类自己的心里。”

笑面人的话再次从脑海里回想起,达里安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变得愤怒了起来,但并不是因为笑面人,而是因为这些人真的变成了笑面人所说那样。

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达里安把信给捏成一团扔到地下,愠怒地对伍德说道:“就因为害怕对付恶魔,所以就可以随便杀人了吗?”

“你疯了吗!我不是杀人,我是在杀恶魔啊!”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那只是个普通的男孩儿,那里一共站着四个人类,你们下这样的杀手,内心难道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吗?”

“把伍德大人放开!”

“那些人都是恶魔的帮凶,杀掉他们有什么不对!”

“不杀他们,我们就会被他们杀死啊!”

士兵们的指责声从各处传来,伍德跟着叫道:“听见了吗,这就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许多人因为这里出现的恶魔而死掉了,所以哪怕是错杀,也不能留下任何隐患,如果你是正常人,就应该理解我们才对,或者说,你也是恶魔的帮凶!”

“正常人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你,你想要干什么!”

伍德开始变得惊慌起来,因为脖子上的剑正变得越来越用力,他甚至能开始感到脖子传来一阵阵刺痛。

“好啊,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你就让士兵们发动攻击吧,但是在你下达命令的那一刻,你的脑袋就会落到地上。”

“你,你说什么!”

伍德内心开始变得越来越恐惧,虽然面前只是一个比自己年龄小得多的年轻人,可是在达里安的重压下,自己现在连喘气似乎都变得艰难了起来。

“不要乱来,你干什么,放开我!这里有这么多士兵,如果杀了我,你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闭嘴!”

达里安挟持着伍德慢慢走到了丽丝莉特等人身边,看见一路上的血脚印,丽丝莉特连忙蹲下身卷起达里安染红的裤子,这才发现达里安的双腿已经是伤痕累累。

“达里安,你的腿伤得好重。”丽丝莉特连忙伸手按在达里安的双腿上进行治疗,达里安点了点头笑道:“没关系,我只是白耀用的太过火了。”

丽丝莉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拖累了你,还让事情变成了这样。”

“这不是你的错,没关系的,现在就交给我吧。”

达里安抬起头对着所有人大声吼道:“现在这个人在我手上,你们如果执意要杀掉我们,就发动攻击吧,不过他也会被你们一起杀死在这儿。”

见伍德被劫持到了库嘉德身前,士兵们一时间没了主意,伍德连忙挥手大喊道:“你们先别动,不要攻击听见了吗!”

达里安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怎么,怕了吗?那你想要杀掉别人的时候,没有想过别人是什么感受吗!”

“我,我也不想杀掉他们啊,但那孩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成恶魔了,我这样做,是为了人类的大义啊!”

“人类的大义是吗?”达里安把脸紧贴着伍德冷声说道,“那你就给士兵们下令吧,让他们现在就攻击。”

看着达里安冰冷的双眼,伍德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他吞了口唾沫,看了看四周的士兵,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既然你是为了人类的大义,那么就算自己会死,也会毫不犹豫下令才对吧。”

“我,我……”

“下令啊!”

达里安揪着伍德的衣领使劲摇晃,伍德开始变得汗如雨下,因为脖子传来的刺痛正越来越强烈,虽然看不到,但应该已经流血了。

见伍德不说话,达里安又抬起头对着士兵们喊道:“你们怎么了,这里不是有恶魔吗?动手啊!”

被达里安的怒火所震慑,士兵们惊恐地退了一步,然后互相看了一眼,纷纷埋下头不敢作声。僵持了好一会儿,在一片寂静中,伍德慢慢闭上眼睛,举起双手颤声说道:“不,不要杀我,我会让士兵们停手的,所以把我放开吧。”

“你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人类的大义!”达里安鄙夷地对着伍德说道,“你和你的士兵,只是一群懦夫罢了。”

伍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沮丧地埋下脑袋争辩道:“你,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们只是一个小城,连福音机关的支部都没有。城里几乎所有稍微厉害点的青壮年都加入治安队了,可是也才2000人不到,召集他们的时候,一听说有恶魔,一半多的人都吓得从城里离开了。如果再有恶魔出现,光靠我们这点人根本就不够。杀掉那个男孩儿有什么错?死他一个,就可以保护整个城市的平安啊!”

“人是可以随便杀的吗!”达里安咬紧了牙愤怒地说道,“如果今天让你们杀了这个男孩儿,那下一次呢?是不是以后只要有这种类似的情况,你们就会继续随意杀人?”

“我们不想死啊!恶魔都已经杀了这么多市民了,这都是库嘉德勋爵闯的祸,反正是罪人的儿子,就算是杀错了又有什么关系!”

伍德大吼了起来,达里安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双手开始剧烈地颤抖。

恐惧可以让人丑陋到这种程度吗?明明就拥有着根源的力量,却宁愿把这种力量用在同胞身上,也不愿意和恶魔战斗吗?

在这一刻,达里安终于明白,这些人害怕的不是真正的恶魔,而是自己的心魔。

达里安难过地咬了咬嘴唇,拉着伍德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库嘉德勋爵站好。

“看看那男孩儿的眼神吧。”

“你是什么意思?”

“看见他眼神中的恐惧了吗,在他的心目中,你现在就和那些怪物没什么两样吧。当你们把这样的事当作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你们和恶魔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在亚历克斯惊恐的注视下,伍德慢慢瞪大了自己的双眼。过了良久,悔恨和羞愧的神色渐渐从伍德脸上浮现。

“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会碰见恶魔,都已经和平这么久的时间了,那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竟然出现在这里。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害怕啊,光是来到这里就已经吓得不行了,所以才想要尽快杀掉这个孩子。如果不尽快动手,再过一会儿,我们或许会因为犹豫而下不了手,到时候万一出现恶魔可怎么办啊!”

伍德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捂住脸颤抖地说道:“可是这样看上去,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儿吗。我到底在干些什么啊,明明我的儿子也和他差不多大,我,我差点就做了不可挽回的事。”

听着伍德的忏悔,士兵们纷纷露出羞惭的神色低下脑袋。达里安沉默了好一会儿,把架在伍德脖子上的剑拿开,伍德惊讶地转过头对着达里安说道:“你就这样把我放了吗?”

“你已经认错了,所以已经没有必要再拉着你了。”

达里安疲惫地喘了喘气,澜化为人形把达里安的腰给扶住,士兵们顿时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那把剑怎么变成女孩子了!”

“是神造人形!”

“什么?那就是传说中的神造人形吗!”

伍德张大了嘴看了达里安和澜好一会儿,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是神造人形吗?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贤者候补达里安·阿尔谢特。”

达里安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伍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是神造人形的使用者,刚才真是冒犯了。”

达里安摇头笑了笑,丽丝莉特从地上站起身,扶住达里安的肩膀说道:“达里安,腿上的伤已经愈合了,但今天绝对不能再使用白耀,否则你的腿可能就再也无法站立了。”

达里安点点头,尝试着走了两步,虽然还有些酸麻,但疼痛感已经消失了。

“好,只要能走路就行。”达里安转过头对丽丝莉特说道,“笑面人带着A级恶魔贝努鸟和席蕾娅正在战斗,席蕾娅就算再厉害也凶多吉少了,到时候笑面人一定会回到这里来,必须尽快让城市里的人撤离。”

一听此话,丽丝莉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伍德一把抓住达里安的胳膊摇晃起来:“这,这是真的吗?怎么会连A级恶魔都出现了!”

“没错,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现在一起回城里让所有市民赶紧撤离,然后用通讯器联络福音机关的支部,让他们尽快派人支援。”

“可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那,那现在赶紧走吧!”

“走?你们准备走哪儿去呢?”

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身边传来,达里安转过头,看见库嘉德勋爵脸上露出了难以琢磨的邪笑。

“爸爸?”

感觉到库嘉德勋爵变得有些奇怪,亚历克斯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库嘉德却突然伸手掐住亚历克斯的喉咙,把他慢慢提了起来。

“老爷,你干什么!”

女仆大叫一声冲了上去,却被库嘉德一脚踢飞了出去撞进人群之中。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只有达里安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库嘉德勋爵,你在搞什么鬼!”伍德大吼着想要走上去,却被达里安一把拉住。

“不对,他不是库嘉德勋爵。”达里安流着冷汗紧紧盯住库嘉德的双眼,“他是笑面人。”

“哈哈哈哈哈,达里安小兄弟,你还真是敏锐啊。”库嘉德耸着双肩发出和笑面人一样尖锐的笑声,丽丝莉特惊恐地转头问道:“怎么可能,勋爵怎么会是笑面人呢!难道说在席蕾娅那里的那个是假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

笑面人的声音突然从附近传来,众人眼前一花,那个不详的身影从人群中跃出落在了库嘉德勋爵的身旁。

“他,他就是那个笑面人?”

伍德吓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所有士兵都纷纷拿起了兵器如临大敌。女仆捂着肚子从人群中慢慢走出,对着库嘉德勋爵哭喊道:“老爷,求求你快把少爷放开啊,他这样下去会死的!”

“别叫了,他现在已经是如同我分身一般的存在,你哭得再厉害也是白费力气。”笑面人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看向伍德的方向摊手说道,“本来以为赶不及了,没想到到了这里勋爵竟然都还没死。伍德大人,你也真是的,我不是都给你写信说明情况了吗?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呢。”

“我,我……”伍德惊慌失措地退了几步,把求救的目光投到了达里安身上,达里安伸出右手,把苍蓝色的长剑拿在手中,瞪着笑面人问道:“席蕾娅呢?”

“她正和贝努鸟玩儿着呢。比起她,我更关心这边的情况,所以就抽空过来了。”

“库嘉德勋爵是怎么回事?他的身上也有恶魔细胞吗?”

“哈哈,当然了。诶,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他可是主动要求植入恶魔细胞的,我只是满足他的愿望罢了。”

“你到底和勋爵做了什么交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勋爵得了绝症,已经病入膏肓没救了,他想要用恶魔的力量活下去,所以我就帮了他一把而已。但也因此,人造恶魔的试验又再次前进了一大步。被植入恶魔细胞的对象已经可以被我完全操控,他们现在终于能当做真正意义上的兵器来投入使用。”

一旁的库嘉德勋爵突然歪着脑袋笑了起来:“就像这样,平常我可以让受体保留自己意识同时施加一些指令,但只要进入一公里的范围内,我还能够直接介入受体的意识,为自己所用。经过反复的调试,现在只要不变成恶魔,就不会被各种探测器感应到,而且就连神造人形,也无法看出身体的异常。”

听着笑面人的话,达里安不由得感到浑身发冷,这个狂人竟然已经把人造恶魔研究到了这种地步,一旦让他大面积散播出去,恶魔就能以人类自身为载体,渗透进世界的每个角落,随时发动袭击。整个世界都会陷入到混乱和战火之中,就连福音机关内部也不会例外。

同样,丽丝莉特现在也是想到了这些,她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苍白起来,颤抖地向笑面人问道:“这么说来,你让库嘉德勋爵和我一起离开的时候,他实际上是由你一直控制着的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给他下了不能说出自己身体里也有恶魔细胞的暗示而已,其余都是以他自己的意识来行动的,否则到时候情绪不够逼真可不行。”

“这,这都是你计划好的吗?”

“计划?不,才没有什么计划。如果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把所有剧情都编排好,那只是二流的水准罢了,一流的编剧,就是要在事物的偶然性中,去编写别具一格的故事。没错,我是故意给福音机关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但福音机关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一点也不关心,因为不论是谁来,我都会给他一个绝妙的舞台,让他上演最棒的剧目。达里安小兄弟,我特别想听听你现在的感想,我准备的演出你还满意吗?”

达里安愤怒地说道:“你的这些所作所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罢了!”

“哈哈哈,恶心是吗?”

笑面人摸着下巴盯了达里安好一会儿,突然拍了拍手说道:“好,我们来做个测试吧。”

“测试?”

达里安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心里开始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对,首先呢,这个男孩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把他杀了吧。”

“不要!”

丽丝莉特大叫出声朝着库嘉德勋爵奔去,笑面人抬剑一挥,黑色的气浪沿着地面奔涌到丽丝莉特的身旁。

见势不妙,丽丝莉特只有停下身子抬起右手,晶莹剔透的光壁浮现在身前,黑气却一下子把光之障壁给撞了个粉碎,丽丝莉特在爆炸中被吹飞出去,紧跟而上的达里安伸手把丽丝莉特接住。两人重新站回地面,而一旁的亚历克斯已经从库嘉德的手中重重跌落在了地上。

丽丝莉特连滚带爬地扑到亚历克斯身边,随即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在她面前,被扭断脖子的亚历克斯已经停止了呼吸。

“少爷,少爷啊啊!”

女仆冲上前来抱住亚历克斯的尸体大声哀嚎,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救下的孩子遭此毒手,丽丝莉特再也控制不住,捂住了脸痛哭失声,笑面人的嘲笑声却从一旁传了过来。

“哈哈哈,勋爵大人,杀掉你儿子的感觉如何啊?”

笑面人拍了拍勋爵的肩膀,勋爵顿时怔了怔,把目光锁定在亚历克斯的身上,渐渐身体开始剧烈颤抖。

“啊啊啊啊啊啊!”

勋爵捂着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一股骇人的黑气突然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六条尖利的节肢撕破衣服从他背上伸出,身体也开始变得鼓胀起来,在不断的蠕动变异之中,勋爵渐渐失去了人的样貌,而是变成了一只足有三米高的巨型蜘蛛。

“喔,竟然是A级恶魔阎魔蜘蛛!果然没错,在这种极端的负面情绪之下,恶魔的细胞就会得到更强大的进化。”

笑面人朝着恶魔张开双手,恐惧瞬间在所有人的心里蔓延了开来。

“快跑啊!”

伍德大吼一声吓得转身就跑,见队长带头逃跑,士兵们也吓破了胆,朝着四周逃散开去。

“喂,戏都没开始,演员怎么能擅自离场呢?都留下来吧。”

笑面人反手把阔剑插进地里,宅邸四周顿时升起了六根漆黑的光柱,半透明的光壁在光柱间凝结成形,好些士兵来不及躲闪一头撞了上去,顿时浑身冒烟惨叫着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玩意儿!”

“快打破它啊!”

士兵们大喊大叫对着光壁发出攻击,却无法造成一丝裂痕。见逃生的路被阻断开来,伍德绝望地跪在了地上,流着泪转头朝着达里安大声骂道:“都是你们,如果一开始就让我们杀掉库嘉德他们一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话音未落,阎魔蜘蛛竟然弹地而起,庞大的身躯从天而降,把伍德给压成了肉饼,一旁的士兵们纷纷发出了惊恐的叫喊声。

“队长,队长死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攻击!”

好几颗火球撞在了阎魔蜘蛛的身上,硝烟散去,阎魔蜘蛛竟然连擦伤都没有,扭转身子带起一地尘土撞进人群之中,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一个又一个支离破碎的士兵被抛上了半空。

看着这一幕幕悲惨的画面,达里安心里升起了难以抑制的怒火,他大吼一声,抬起长剑朝着笑面人飞奔而去,却看见一个人影以更快的速度从自己身旁掠过。

“我绝对饶不了你!”女仆尖叫着抬起雷光闪闪的双手,一道刺眼的雷击从双手之间飞向笑面人的胸膛,笑面人把阔剑竖在身前,雷电刚一撞上便立刻消散开去。

“等等,你快回来!”达里安大声叫道,可狂怒的女仆已经失去理智,再次朝掌心聚集电流,然后冲到了笑面人的面前。

“这里没你这种小角色的戏份,下场吧。”

笑面人一剑便把女仆给拦腰斩成两半,达里安瞪大双眼,苍蓝色的气流如飓风般在他身体上盘旋开来。

“你这个下三滥!!!”达里安脸上已是青筋暴起,刚想用劲,身体的力量却突然消失掉了,澜化为人形把达里安给拦腰抱起,然后纵身朝反方向跃了回去。

“澜,你干什么!”达里安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澜咬了咬牙对达里安说道:“哥哥,我不能让你像上次那样失去理智,你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继续这样没有节制地使用力量,你这次真的会死的。”

“可是……”达里安还想说什么,丽丝莉特从一旁抓住达里安的手臂摇了摇头。

“达里安,你不能再战斗了,这次,这次就让我来吧。”

丽丝莉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举起长剑走到了达里安的身前。看着丽丝莉特尚在颤抖的背影,达里安突然从愤怒中清醒,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已经变得绝望的现实。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是笑面人和恶魔的对手,就连席蕾娅也指望不上,任务已经失败,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达里安恼恨地闭上双眼,笑面人的笑声从前方传了过来。

“哈哈哈,看你们两人不甘心的神情还真是好笑,这一切不就是你们所选择的吗?因为你们那无聊的同情心,为了救勋爵一家,你们不仅和席蕾娅成为了敌人,还给了我逃脱的机会,最后却没救到任何人。”

笑面人耸了耸肩,一脚把女仆的尸体从面前踢开,用嘲讽的语气说道:“你们还真是白忙了啊,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一开始就应该放弃勋爵,好好听席蕾娅的话嘛。”

达里安瞪圆了眼睛怒吼道:“就算到了最后,伍德和这些士兵也没有按照你的意愿杀掉那个男孩儿,你又有什么好开心的?”

“啊没错,他们的确没有按我的意愿攻击勋爵的儿子,可是你们这么卖力的保护又得到了什么呢?不仅小孩儿死了,还连累这么多士兵也一起死掉,这样看起来,在勋爵还没有变成恶魔之前,让伍德他们杀掉勋爵一家才更好对吧?”

“你……”

达里安的声音停顿了下来。

无法反驳,直到这时达里安才明白,整件事从一开始,就已经处于笑面人的掌控之中了,无论怎么选择,都不会产生更好的结局。

深深的无力感萦绕在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心中,见两人产生了动摇,笑面人把阔剑扛在肩上,面具之下的那双眼睛开始泛起红光。

“开始说好的测试,现在就开始吧,达里安,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