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澜扶着一棵大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刚迈出一步,那个不祥的声音突然又再次响了起来。

“姐姐,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嘁!”

澜咬了咬牙,屏住呼吸靠在树上。

“啊,找到了。”

镜从一旁伸出脑袋,澜连忙朝后迅速退开,狠狠地瞪了镜一眼。

“姐姐,看上去你似乎不太高兴?”

“镜,我没工夫和你在这儿纠缠,我必须马上回到哥哥身边。”

“不行,因为我想和你呆在一起,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去找你的哥哥了。”

“我不是说过好几次了吗,我绝对不可能和你一起。”

“姐姐你真是奇怪,你的哥哥明明那么弱,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关心呢?反正爸爸迟早都会杀掉他的。”

“让开!”

澜伸出右手,蓝色的光球瞬间从掌心飞出,朝着镜急速飞去,镜同样伸出右手,竟然把光球给稳稳抓住,然后抛上天空。

在光球爆炸的同时,澜已经转身朝另一侧快速迈出脚步,可镜又再次如鬼魅般挡在了澜的面前。

“姐姐,你的速度太慢了。”

镜朝着澜快速挥出闪光的右拳,澜抬起双手勉强架住,身子往后飞了好几米,翻了个跟头重新落回地上。

不适感一直萦绕在澜的心头,而这种不适感的源头,就是站在她眼前的这个“妹妹”,叫做镜的神造人形。

如果按照人类的标准来看,镜一定会属于完全不合格的神造人形。她没有感情,也没有常识,那张脸蛋上完全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流露,也无法与她进行正常的交流。但偏偏这样的她,却有着自己的本能,所以她的一切行为就会变得偏执,而且不计任何后果。更可怕的是,比起真正的神造人形而言,混入恶魔细胞的镜,就算不变成武器,自身也拥有着非常强大的破坏性。

这个神造人形太危险了,如果可以,真不想和她牵扯上关系。

澜一边后退,一边思考着从镜身边离开的办法。镜却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闭上眼睛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啊,真是遗憾,爸爸在叫我了。姐姐,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玩吧。”

镜睁开眼睛,转过头快速跑进了密林深处,看着镜从视线中消失,澜顿时长长地松了口气。

就算是以本能来行事,但看起来笑面人的命令对她而言是最优先的,既然笑面人在呼唤镜,应该是有人和他开始交战了吧。

不过她和笑面人就算分开,也能用意识交流吗?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如果我也能够做到这样就好了。

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都是我不好,竟然把哥哥一个人置于危险之中,必须赶快和哥哥汇合。

澜自责地咬了咬嘴唇,朝着镜离开的方向跑了起来。

……

黑色的光球在树林中接连炸响,丽丝莉特几个漂亮的连跳躲开爆炸,随即双足一蹬,直直地朝着笑面人快速奔去。

“别想走!”

丽丝莉特抬起闪光的长剑刺向笑面人的胸膛,笑面人把扛在肩上的库嘉德勋爵扔在地上,一个轻巧的侧身躲开丽丝莉特的剑刃,抬起闪光的右手放在丽丝莉特脑门前。

“中!”

黑色的光束从笑面人掌心射出,丽丝莉特大惊之下用尽全力把身体朝一旁扭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躲开笑面人的必杀一击,但身体也因此失去平衡栽倒在地。

刚想站起身,笑面人已是抬起右脚狠狠踢在丽丝莉特的腰上,丽丝莉特一下子飞到树丛之中,滑了好长一段距离。

“嗯,是不是踢的太狠了?算了,反正我对她也不感兴趣。”

笑面人朝着库嘉德勋爵走了过去,库嘉德勋爵费力地挪动着被绑住的四肢,惊恐地大叫道:“你到底还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别大吵大闹的,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还要从你的身体中搜集数据呢。好了别动,我们得赶快从这里离开,一会儿席蕾娅追过来可就麻烦……”

好几道光束从旁边飞来,笑面人连忙扭动身子从光束的缝隙中勉强避开,风衣被擦出了三道冒烟的口子。

“站,站住!”

丽丝莉特喘着气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把闪光的长剑重新竖在胸前。笑面人耸了耸肩打了个响指。

“抓住她。”

丽丝莉特突然感受到脚底传来了震动,暗叫不好朝后迅速退开,一只满是触手的人形恶魔一下子从地里钻出,丽丝莉特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步,无数触手就已经把丽丝莉特的四肢给紧紧缠住。

大意了,注意力都放在了笑面人身上,没想到地底竟然还有恶魔。

丽丝莉特不甘心地动了动身子,四肢传来一阵剧痛,让丽丝莉特不由得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笑面人慢慢走到丽丝莉特身前,托住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起来。

“嗯……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好玩的事。如果我把你转化成人造恶魔,达里安小兄弟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悲痛吧?就和上次的艾莉娜一样。嘿嘿,这个好玩,我迫不及待想看看这样做了之后,达里安小兄弟会是怎样的反应啊,哈哈哈哈哈。”

听着笑面人疯狂的笑声,丽丝莉特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迅速扩散到了全身,以至于身体忍不住的开始发抖。

“你,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为什么对达里安这么在意?”

“没什么,都是能够使用复制神造人形的同志,我有必要让他认清这个世界的丑恶,让他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醒来。”

“就算你这么做,达里安也绝对不会变成你这个样子!”

“哦?是吗?艾莉娜或许还差点火候,但如果是你恐怕就不一样了。”

“为什么?”

“你或许不知道,你对达里安而言,究竟有多么重要吧?”

丽丝莉特渐渐瞪大了双眼,表情也凝滞在了自己脸上。

“你,你说什么?”

“从遇到达里安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想,一无是处的他,究竟是怎样在这种世界上坚持下来的呢?驱使他走到今天的动力到底是什么呢?我想方设法调查了关于他的一切,也无法得到这个答案。但今天和他见面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笑面人把丽丝莉特的脑袋给按到自己面前,用戏谑的口吻一字一句说道:“都是因为你啊,无用的修炼也好,在全是精英的学校上学也好,被其他人嘲笑也好,都是因为想要和你在一起,他才能忍受住这些,然后坚持到现在。”

“怎,怎么会,怎么会……”

丽丝莉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他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你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可是最令人可笑的是,就连这个目标本身,都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

“不,不是,我没有,我……”

“别狡辩了,你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

笑面人抬手揪住丽丝莉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我难道说错了吗?看着我的眼睛,你第一次见到达里安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丽丝莉特不由自主的和笑面人对上了视线,透过那冰冷的面具,丽丝莉特感觉自己的心里开始滋生一些难以名状的情绪,眼神渐渐变得空洞,不知为何开始跟着笑面人说了起来。

“从他入学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像他那样什么力量都没有的人,怎么会跟我们一起上学?本来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知道他确实是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的时候,我的内心感到很生气。”

“生气?”

“对,这个学院所有人,都是元素契合度在70%上的精英,达里安却利用父亲的关系入学,所以我无法认同这样的做法。”

“那后来呢?”

“达里安一直受着全校同学的欺凌,在班里,他总是露出一副落寞的表情一言不发,平时和其他同学也没有任何交集。但我是学生会副会长,也是福音机关的贤者候补,不能像普通的学生那样。就算我无法接受他的做法,但他既然已经是学院的学生,我就必须要一视同仁,所以有一次我就帮他说了几句话。从那以后,他每次见到我都会露出感激的目光,而且只会对我格外热情。”

“那你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他喜欢你的表现吗?”

“我……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因为,因为他只是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普通人,而我是福音机关的贤者候补,以他的身份,怎么敢抱有这样想法?”

“那么在他得到神造人形之后呢?”

“我曾经有些害怕,但后来发现他对我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就安心了。”

“你是因为什么而安心了?”

“就算他得到了神造人形,却还是会来依靠我,那么我们之间的地位不就依然没有变化吗?”

“既然你从来不认为他敢对你抱有爱慕之情,那为什么又要对达里安那么温柔,给他不切实际的希望呢?”

“每帮助他一次,其他同学们就会更加尊敬我,而他每次对我投来感激的目光,我就会感到内心很充实,我就觉得我离雅博就更近了一步。因为雅博招收副会长的时候给我说过,他希望副会长是个正直,善良的人,所以只要持续这样帮助达里安,我就会觉得自己配得上副会长的职位,配得上贤者候补的称号。”

“哈哈哈哈,真是,真是太让我感到意外了,本来以为你是个单纯的女人,结果没想到,你的内心竟然如此龌龊,肮脏。”

“我,我不是,我不是这样……”

“够了,承认吧,你把自己当做是达里安的救世主,然后利用他的好意,来满足你内心的虚荣,向你心爱的对象谄媚,塑造你光辉的形象,不管是谁,看到你这样的人,都会感到恶心吧。”

“不对,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是你说的这样!”

“那为什么,你在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却还在笑呢?你觉得很自豪吗?”

“我,我在笑?”

“看看我的面具吧,上面不正好倒映着你的笑脸吗?”

丽丝莉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面具,下一个瞬间,自己那张扭曲的笑脸竟然清晰地倒映在面具上,她的嘴唇开始抽搐,一些难以听清的声音从她的嘴里慢慢传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丽丝莉特仰起脑袋发出了疯狂的笑声。

心坏掉了。

长久以来所坚持的信仰,所恪守的准则,原来全都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当这些华丽的包装撕掉之后,自己的内心竟然是这么丑陋不堪。

笑声渐渐停止,泪水止不住地从丽丝莉特脸上流下,笑面人摸了摸下巴,再次问道:“你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恶心的女人了吗?”

“没错,你说的没错,我不是什么天才少女,我也不是什么贤者候补,我只是个无药可救的人渣!”

丽丝莉特发出自责的大吼,笑面人拍了拍手,然后对着一旁转过头。

“听见了吗,达里安,这就是你所倾慕的对象,这就是她的本性。”

丽丝莉特渐渐瞪大了双眼,她转过头,看见达里安正站在不远处朝自己投来担忧的目光。

“达,达里安,你,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丽丝莉特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儿一般露出惶恐的神色,笑面人歪着脑袋笑道:“当然从我抓住你之后不久他就在了啊。”

“那,那为什么,为什么不,不……”

“你是想问他为什么不在你说出这一切之前阻止对吧?你可就错怪别人了,他可是一直在呼唤你的名字,可是你说的忘我,完全没听见啊。而且你看看,他的身边连神造人形都没有,凭现在的他,能做什么呢?别忘了,你可是在我的手里,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他,只要他敢上前一步,我立刻就会要你的命。”

笑面人附到丽丝莉特耳边轻声说道:“你这样可不行啊,自己的错,怎么能够怪到别人身上去呢?你的本性又暴露了呢。”

“我,我……”

丽丝莉特嗫嚅着嘴唇耸拉下脑袋,双目渐渐失去了神采。

多么可悲,自己现在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没有了,最丑陋的一面已经暴露在了达里安面前,从此以后,自己还怎么面对达里安,如果其余人也知道了,他们又会怎么看待自己?

看着丽丝莉特万念俱灰的模样,达里安心如刀绞大声吼道:“丽丝莉特,你不要听他的话!”

“哈哈,达里安,事实就是如此,你还要为这个女人辩驳什么呢?”

“她只是被你催眠罢了,艾莉娜也是一样!”

丽丝莉特突然抬起无神的双眼,对着愤怒的达里安轻轻一笑。

“达里安,够了,不要再说了。”

“丽丝莉特?”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已。我还大言不惭地说我一直很佩服你,其实我是知道的,我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你,我只是在扮演一个大家心目中的丽丝莉特罢了。我很恶心对吧,就连我都看不下去我自己了!”

听着丽丝莉特的自白,笑面人抖着身子发出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达里安,对于这样可悲的女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可悲的是你吧。”

“哈?”

笑面人停下笑声,看见达里安向自己投来了仿佛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

“你就算再怎么贬低丽丝莉特,她也比你这个人渣强上万倍啊。”

“达里安……”丽丝莉特咬紧嘴唇颤抖地说道,“你帮我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不想你来可怜我,所以不要再说了……”

“你想要做一个大家所期望的人有什么不对?你所做的一切,有伤害过谁吗?你帮助的每一个人都会感谢你,我也是一样。”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我装出来的,你知道了这些之后,难道还能感激我吗?”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不要被他的话迷惑,重新回想起来吧,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内心是这么希望的啊。”

“够了!你究竟了解我什么?你还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

“丽丝莉特,所有人都忽视我的时候,是你第一个向我伸出了援手,这一次该轮到我了。”

达里安深吸了一口气,把迄今为止所有的感情都化作短短的一句。

“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那个正直善良的丽丝莉特,我一直都喜欢这样的你,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这样说。”

丽丝莉特睁大了双眼看向达里安,嘴角开始不断抽搐。

坏掉的心再一次有了跳动。

冰冷的身躯再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在达里安真挚的注视下,丽丝莉特已经变得泣不成声。

“谢谢,谢谢你……”

就在达里安放心下来的时候,笑面人突然不合时宜地拍起手来。

“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啊,多么真挚的情感,多么动人的话语……可是呢!如果我现在就把你这个永远正直善良的丽丝莉特杀掉,你又该怎么办呢?”

“你敢!”

达里安如同暴怒的野兽朝笑面人冲了过去,丽丝莉特突然发出的惨叫又让达里安停下了脚步。

“哎哟,别这么激动,你再靠近,我可就真的把她杀掉了。”

“住手,你给我住手!”

达里安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可是目前的情况却又让他感到无计可施。

对了,席蕾娅为什么还没到?明明她比我还先离开,我都到了这么长时间了,她为什么还不出现?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那个盼望的人影终于出现在了达里安的视线之中。

“你?!”

笑面人刚刚发出惊愕的喊声,席蕾娅的身影已经从恶魔面前高速穿过,丽丝莉特被毫发无伤地救了出来,而那只恶魔已经变为了地上堆砌的尸块。

“哼,我一直在等你分神的时机。”席蕾娅把丽丝莉特放在地上,然后抬起太刀指着笑面人冷笑了起来,“准备好受死了吗?”

脑后突然传来一阵劲风,席蕾娅看也不看朝左边轻轻一挪,抬腿一个回旋踢直接把偷袭的镜给击飞了出去。

镜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落在了笑面人身前,笑面人摸了摸镜的脑袋说道:“来的正是时候,你的姐姐呢?”

“我把她扔在树林里了,凭她的速度,一时半会儿应该来不了这里。”

“好,那么就准备开始下面的节目。”

达里安快速跑到了丽丝莉特身旁伸出手:“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丽丝莉特内疚地别过脸,拉着达里安的手慢慢站了起来。席蕾娅扫了一眼笑面人背后被五花大绑的库嘉德勋爵,冷声说道:“勋爵阁下,你平常受了不少福音机关的恩惠,还敢和这个通缉犯狼狈为奸。”

库嘉德勋爵露出惊慌的神色大声叫道:“我,我错了,我是被逼的,他威胁了我,我没有办法。”

“住口,你已经犯了死罪,就等着我一会儿好好收拾你吧。”

席蕾娅把目光重新放到了笑面人身上,轻轻笑了起来:“那么你呢,有什么遗言想说吗?”

“遗言?你就这么确定能杀掉我吗?”

“啊,那是当然,我相信你也应该明白我的实力,就算你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神造人形,但是在我的力量面前,这一切都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嗯,‘无暇之黑’席蕾娅的大名我早就已经是如雷贯耳,仔细想想,我可能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呢……”

笑面人把库嘉德勋爵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了。”

“哼,你想用他来当人质吗?别做梦了,我可不会管他的安危,你就安心受死吧。”

“不不不,我是想给你们做一个选择题。”

“你是什么意思?”

“我呢,在这个勋爵大人的儿子身上,偷偷植入了一个恶魔的胚胎,还有一个小时,哦不不,或许只剩半个小时了,反正他儿子已经快变成恶魔了。”

库嘉德勋爵睁大双眼愤怒地骂了起来:“你这个疯子,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别慌啊,你儿子还有救呢,只要让这个叫丽丝莉特的女孩儿及时赶回去,用光元素的力量去净化,就能让胚胎失去活性,你儿子也就能健健康康的了。”

“请,请救救我儿子,请你们救救他!”

库嘉德勋爵惊慌地朝丽丝莉特喊道,丽丝莉特呆了呆,朝着席蕾娅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席蕾娅没有理会丽丝莉特,仍然微笑着对笑面人说道:“你觉得玩这些奇怪的花样有用吗?”

“呵呵,有没有用无所谓,我只是单纯想玩玩儿罢了。你们可以选择继续追我,但他儿子变成恶魔之后,城里会因为他死多少人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这个女孩儿回去救勋爵的儿子,但她如果一走,达里安现在也派不上用场,靠你一个人,能够完成任务吗?怎么样,身为福音机关的一员,身为正义的战士,你们究竟该怎么选择?”

这个卑鄙的家伙!达里安在心里暗暗骂道,但仔细一想,澜应该不久之后就会赶到这里,让丽丝莉特现在赶回去也还能来得及,凭借席蕾娅的实力,就算她单独对付笑面人应该也不成问题。

见席蕾娅一直没有答话,达里安有些焦急地说道:“席蕾娅……”

席蕾娅顿时轻轻叹了口气。

“丽丝莉特赶紧回到宅邸寻找库嘉德勋爵的儿子,达里安你和我留在这里追捕笑面人。”

达里安脸上露出了喜色,丽丝莉特也点了点头,刚想动身,却看见席蕾娅突然转过身来。

“你们是想要我这么说对吧?”

席蕾娅的气场悄然发生了改变,一股阴寒的杀气从脚底缓缓升起。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温暖,仿佛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让达里安和丽丝莉特感到无比陌生。

“席,席蕾娅,你怎么了?”

在席蕾娅的越来越浓厚的杀气下,达里安的脸上流下了一滴冷汗。席蕾娅耸了耸肩,露出了捉摸不定的笑意。

“不合格呢,作为贤者候补,你和丽丝莉特完全不合格呢。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以笑面人为优先吧,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无所谓的男孩儿,就让丽丝莉特从这里离开呢?你们两个,把腓烈交给你们的任务当做是儿戏吗?”

“可是,明明有能够救他的机会,难道就这样放弃吗?而且一旦勋爵的儿子变成恶魔,万一进入了城市中,还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啊!”

就算是席蕾娅变得有些奇怪,达里安仍然试图和她好好沟通,可换来的却是席蕾娅冰冷的拒绝。

“这次任务是干掉笑面人,其余所有的事都不用你们去考虑。”

“席蕾娅……”

“啊啊,真是烦死了,所以我才一点都不喜欢你们这两个幼稚的家伙。还不明白吗?和你们办家家酒的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把嘴闭上,然后给我好好呆在这里,或者说,你们想被我杀死在这儿吗?”

恐怖的杀气从席蕾娅身上喷发而出,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脸上渗出一颗又一颗汗水,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动不了,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光是感受这杀气就知道了,实力差完全不是一个次元,那是绝对的强,就算澜在身边,也无法在这种强大中获取一丝生机。

第二使徒的实力竟然已经到达了这种程度吗?自己曾经遇见过的那些恶魔,和席蕾娅比起来,简直就如同婴儿一般的弱小吧。

在巨大的压力中,达里安勉强止住颤抖的身体,朝着席蕾娅质问道:“既然你拥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不能让丽丝莉特离开?哪怕只有你一个,要想抓住笑面人,也是易如反掌吧。”

“因为我看不惯你们啊。”

席蕾娅微笑着歪了歪脑袋。

“你说什么?”

“像你们这样明明很弱,却同情心泛滥的家伙,真是让人感到不爽。第一次见面时,看见你们对我抱有戒心,本来还以为会有点意思,但我稍微展现出有领导力的大姐姐形象,你们又立刻对我俯首帖耳了。无聊,你们两个人都无聊的很,我已经对你们没有兴趣了,你们什么也别干,就乖乖站在那吧。”

看着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一脸疑惧的样子,笑面人发出了嘲讽的笑声。

“哈哈哈,原来如此,席蕾娅,我的直觉是对的,你果然和我想象中一样有趣。没错,这两个小屁孩确实无聊,但再怎么无聊的人,只要稍微加一把火,也能够变得稍微有点意思,比如这样。”

笑面人把库嘉德勋爵松绑,然后一把推了出去,库嘉德勋爵连滚带爬地扑倒在丽丝莉特脚下,大声哭嚎道:“求求你,回去救救我的儿子吧,我是个罪人,我可以去死,但我儿子是无辜的啊!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看着库嘉德勋爵痛哭的模样,丽丝莉特惊慌失措地退了几步,抬起头看了看达里安,在达里安温柔的眼神中,丽丝莉特慢慢捏紧了双手,转头看向席蕾娅。

“席蕾娅,请你让我和他一起离开。”

“你的意思是,你要违抗我的命令是吗?”

“对不起,但是我不能丢下他的儿子不管,事后我甘愿接受你的处罚。”

“真是让人奇怪,明明你已经暴露了本性,现在还装出一副正直的样子,又有什么意义?”

“我或许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个样子,但这和别人的看法无关,我想要去救他的儿子,只是这样而已。”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丽丝莉特突然明白了达里安开始所说的话。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内心是这么希望的啊。”

对啊,我究竟在怕什么呢?明明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明明就不用去在意别人怎么看我。

只需要找回初心就够了,这就是我身为丽丝莉特这个人所有的存在意义。

丽丝莉特的表情终于再次回到了以前的坚定,席蕾娅挑了挑眉毛,突然转头对着笑面人说道:“还真和你这家伙说的一样,确实变得稍微有点意思了,那么……”

席蕾娅转回头,对着丽丝莉特露出了骇人的微笑。

“违抗我的命令,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席蕾娅,求求你!”

“你可以去死了。”

杀气从前方陡然高涨,丽丝莉特连忙把库嘉德勋爵甩到一旁,拔剑挡住了席蕾娅沉重的一劈,像是被海浪冲击着一般,无穷无尽的力量从双臂绵绵流入丽丝莉特的全身,让她咬紧了牙不断后退。

圣洁的光芒在丽丝莉特全身泛起,她用劲把席蕾娅的太刀弹开,刚想聚集力量,席蕾娅的太刀却又再次以诡异的速度砍了过来。

“你认为我会给你使用元素攻击的闲暇吗?”

席蕾娅暴风骤雨般的攻击让丽丝莉特无法集中力量,丽丝莉特想要拉开距离,可是席蕾娅就如同鬼魅一般完全无法甩开。

“丽丝莉特!”达里安想要冲上去,却被笑面人给一把拉住。

“小兄弟,你想去送死吗?”

“放开!”

达里安费力甩了甩手臂,却无法从笑面人的钳制下挣脱。

“你去了又如何,恐怕一过去就会立刻死掉吧。”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丽丝莉特死吗!”

“不不,我倒有个主意可以帮你。”

“什么主意?”

“现在的你没有神造人形的帮助,连接近席蕾娅都不可能,可是呢,我的神造人形和你的是同类型,也就是说,只要你使用镜,就能够救下丽丝莉特了。”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使用你这种人的神造人形!”

“哦,是吗?没关系,你好好想想,不过丽丝莉特还能撑多久呢,反正再看看吧。”

笑面人耸了耸肩退了下去,达里安转过头,看见丽丝莉特的身体上已经开始有了好几道擦伤。席蕾娅一边游刃有余地攻击,一边对着达里安说道:“怎么了,我倒是认为笑面人的提议很不错,不过呢,你只要拿起他的武器,你的身份就成为了叛徒,到时候我就有充足的理由杀掉你了。当然,你也可以等到你的神造人形赶来,不过我可不保证丽丝莉特能活到那个时候。”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就因为这种事,你就要杀死丽丝莉特吗?做这样的事有什么意义?”

达里安愤怒地对着席蕾娅吼道,席蕾娅却不以为意哈哈笑了起来。

“意义?其实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这次任务你们来也好,不来也好,对我而言都无所谓,我这样做只是觉得好玩儿罢了。”

“好玩儿?”

达里安完全无法理解席蕾娅究竟在说些什么,席蕾娅叹了口气,手中的太刀突然加快了速度,丽丝莉特这下连基本的防御都变得费劲了起来,左支右绌连连后退。

“快做决定吧,是愿意成为叛徒来救丽丝莉特呢,还是就这样看着她去死?”

“达里安,你不要管我,啊!”

“你可没那闲工夫说话吧,只要我愿意,马上就可以把你脑袋和身体分家。”

看着险象环生的丽丝莉特,达里安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

怎么办,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丽丝莉特随时都有可能被席蕾娅杀掉。只有借笑面人的神造人形一用吗?可是这种杀人犯的武器,我怎么能用?

就在达里安犹豫的时候,丽丝莉特身体的擦伤已经越来越多,看着这一切,达里安咬牙捏紧了双手。

不能让丽丝莉特在这里死掉,哪怕成为叛徒,我也绝对要保护好她。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达里安终于还是转过身,朝着笑面人伸出了手。

“把神造人形给我!”

“哈哈,明智的选择,镜,你去帮帮他。”

“好。”

镜化为漆黑的光粒开始在达里安手中凝聚成形,一股和澜截然不同的狂暴之力从黑色的阔剑流向全身,达里安的双眼甚至都开始泛红,随着一声大吼,黑色的浪潮从他身体朝四周喷发而出,大地都开始为之震动。

“哈,你终于还是拿起这个神造人形了,好,我现在就杀了丽丝莉特,然后再杀掉你这个叛徒!”

席蕾娅挥刀把丽丝莉特的长剑给弹开,随即踏前一步,太刀直直落向丽丝莉特门户大开的胸膛。

黑色的飓风突然从一旁轰然而至,席蕾娅眉头一皱连忙收刀防御,竟然被达里安连人带刀给击飞了出去。

丽丝莉特内疚地看着黑气环绕的达里安,达里安喘了口气,转头对丽丝莉特说道:“你快带着库嘉德勋爵赶回去,我在这里拖着席蕾娅。”

“可,可是,光靠你一个人……”

“快走!已经没有时间了!”

丽丝莉特的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刚才和席蕾娅一交手她就明白了,就算自己和达里安加起来,也完全无法从席蕾娅身上找到一点胜机。达里安选择掩护自己,相当于就是在选择自杀。

又是这样,自己又让达里安去做出这样的事,明明达里安只是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普通人,却每次都这样只身赴险。

“达里安,你等我,一定要活下去,我治疗了那个男孩儿后,马上就过来支援你。”

“不要再回来了,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吧,放心,我可不会轻易死掉的。”

达里安对着丽丝莉特使了使眼色,丽丝莉特噙着泪水,带上库嘉德勋爵一起从这里快步离开。

黑色的光晕突然从达里安前方亮起,在燃烧的黑焰中,席蕾娅如修罗一般,缓步从前方走了过来。

真是夸张的力量,这样可怕的人,恐怕比恶魔还更像恶魔吧。

达里安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镜的声音突然从脑海里传来。

“那个,我姑且叫你达里安哥哥好了。”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还真是做了个愚蠢的决定呢,就算你使用我,面对这个女人,也不会有任何希望,你已经快要死了。”

“哼,像你们这样冷血的家伙,当然不会理解了,闭嘴吧,你只需要把力量借给我就好了。”

“好吧,就让我看看,究竟姐姐为什么那么看重你。”

声音从脑海中消失,达里安握紧剑柄,紧紧盯着走过来的席蕾娅。

“我真是搞不懂,就算你拿起这个神造人形,又能怎么样呢?等我杀掉你之后,再去杀掉丽丝莉特,你不就相当于白白搭上性命了吗?”

席蕾娅一边说着一边停在了达里安面前,在难以承受的重压中,达里安流着汗露出了冷笑。

“你真的搞不懂吗?这一切不就是你希望的吗?”

“哦?”

“凭你的力量,完全可以在丽丝莉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杀掉,可是你却故意和丽丝莉特打了那么久,不就是希望我拿起这个神造人形吗。”

“哈哈哈,达里安,看起来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笨嘛。从你愿意为了丽丝莉特拿起仇人的神造人形这一点来看,我开始对你有那么一点兴趣了。”

“有什么好笑的!”达里安愤怒地大吼道,“笑面人就在身旁,你却对同伴拔刀相向!比起巴别和艾米,你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使徒的称号!”

“巴别?艾米?这两个废物怎么能和我相比呢?再说了,笑面人我随时都可以抓住他,反正只要能完成任务,其余的事随我怎么处理都无所谓吧。我最讨厌的,就是比我弱却还要来反对我的人。你如果觉得不满,那就来杀掉我啊,哈哈,做不到对吧?明明这么弱小,却老是说那么多废话,真是有点让人厌烦啊。”

“你,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达里安难以置信地看着笑眯眯的席蕾娅,笑面人在一旁突然拍起手来。

“席蕾娅,没想到腓烈竟然制造出了像你这样有趣的存在,真是让我感到心动,怎么样,不如考虑加入我这边吧,如果是跟我一起,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觉得无聊。”

“你这个人确实有意思,但我很讨厌你,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好吧,我明白了,接下来你请自便。”

“怎么,你不趁机逃跑吗?”

“如果我逃跑,你一定会马上把目标转移到我这里来,所以就让我在这里看吧,这对我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节目呢。”

笑面人退了几步,揣着手靠在大树上,达里安皱紧眉头盯住席蕾娅问道:“笑面人刚才说腓烈大人制造出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席蕾娅抬起了黑芒浮动的太刀,“我是腓烈用神造人形玄的细胞,所制造的人造人。”

“什么?”

容不得达里安细想,席蕾娅已如黑色的飓风席卷而来,手腕一抖,太刀划出十几道光影朝着达里安全身劈去。

一连串兵器交接的摩擦声响起,达里安勉强把席蕾娅的攻击全部挡下,借着最后一次撞击的力道朝后迅速退开。席蕾娅身子朝下微微伏低,一阵劲风扫过,达里安惊愕地发现开始还在几米开外的席蕾娅已经瞬间移到了自己面前。

太刀从上而下划向达里安的肩膀,又是一声巨响,达里安以更快的速度瞬间移到了十米开外,席蕾娅的攻击顿时落了个空。

“恩格玛这家伙虽然不怎么强,但这招白耀确实有两下子,就算是你,竟然也能在那一瞬间高于我的速度,捡了条命呢。”

席蕾娅把太刀扛在肩膀上,再次向达里安慢慢迈出脚步。一股霸道至极的黑气打着旋开始从她身体上奔涌而出,周围的树叶被一下子吹飞开去,每踏一步,达里安的全身都会感到一种像是被挤压着的疼痛。

大地在晃动,席蕾娅身体四周的景色像是在水雾之中一般变得飘忽不定,汹涌澎湃的力量一浪接一浪拍打在达里安身上,他现在就连站稳脚步似乎都变得极其困难。

这,这家伙是怪物吗?

达里安握剑的掌心中已经浸满了汗水,开始的杀气已经让人感到难以自持,现在这股压力则更是可怕到了极点,而这一切竟然只是从这个娇艳的女人身上释放出的。

席蕾娅满意地注视着达里安,脸上浮出了赞赏的微笑。

“不错啊,我已经把力量释放到六成了,你还能站稳脚步,真是让我感到意外。”

六成?都已经到了这种境界了,才用了六成的力量?

达里安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究竟是在和一个什么样的人战斗啊,到了这个地步,就连恐惧的闲暇都已经没有了,从现在开始,每一秒钟都算得上是绝境求生了吧。

盈满空间的力量突然开始收缩,气压的急剧变化让达里安出现了短暂的耳鸣,他瞪着干涩充血的眼睛,紧紧注视着席蕾娅即将迈出的右脚。

来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停顿,天地也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漆黑的太刀化作滔天巨浪,以淹没万物的态势朝着达里安当头袭来。

这不是可以格挡的攻击,只要自己敢有这样的想法,马上就会被剁成肉酱。

达里安朝着后方急速退开,但哪怕是已经几乎用尽所有的注意力,在席蕾娅启动瞬间就使用白耀,仍然无法从这片死亡之海中抽身逃离。但就算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已经让达里安感到万幸,如果开始反应稍微慢一秒,或许自己现在已经横尸当场了吧。

分不清东西南北,也计算不了时间的流逝,达里安连紧咬住的嘴唇渗出了鲜血也浑然不知,只知道在这片刀光中不断后退。胸口的衣服已经开始被刀锋撕裂,和席蕾娅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只会是死路一条。

带着受伤的觉悟,达里安把所有力气灌注于自己的双腿,在这短短一秒不到的停顿中,刀锋已经把达里安的胸口划出了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痕。忍住胸口传来的疼痛,达里安终于抓住间隙使出了短短五分钟之内的第三次白耀,身体如飓风般从刀阵中急退而出。

席蕾娅双足加劲紧跟而上,达里安落地的双脚已经在同时再度聚力,超负荷用出第四次白耀,朝着席蕾娅迎面冲去。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达里安的速度终于凌驾在了席蕾娅之上。抓住这转瞬即逝的空隙,达里安把自己的剑技提到了极致,黑色的剑影开始向席蕾娅发起暴风骤雨般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