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复杂的。

而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独立自主的情感和性格。

所以哪怕是古时候的先贤,圣人,智者,对人性的诠释也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不管是谁,做事的方式都是基于自己的性格,而有句古话叫做“人无完人”,每个人,在性格上都会有自己的缺陷,所以,这就是作为人类而言无法逾越的界限了。

为了打破这个界限,“新人类计划”从腓烈的脑海中孕育而生。

如果一个人,能将所有优秀的性格集于一身,那么这个人就能打破常人的界限,他所拥有的,一定就是完美无缺的性格。

利用大遗迹留下的数据和技术,将完美无缺的性格植入到同样完美的肉体之中,诞生的这个女孩,代表着人类从此进化到了更高的次元。

事实真的如此吗?

腓烈看着通讯器投射在眼前的那个倩影,心里无法为这个萦绕已久的疑问找到答案。

“腓烈大人,放心交给我就好了。”

“嗯,我期待你早日把笑面人给抓到我的面前来。”

“哈哈,那是当然,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没有了,就到这儿吧。”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吗?”

听着这似曾相识的提问,腓烈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微笑。

“哼,没什么,只要你别闹出什么乱子就行。”

通讯器关闭了,席蕾娅歪了歪脑袋,背后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席蕾娅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名意气风发的年轻帅哥。

“你是谁?新来的吗?”

“是,我叫艾辛·汉密尔顿,刚刚就任贤者,今天到总部报道,特来见过席蕾娅大人!”

“喔,真是有干劲,福音机关永远欢迎你这样的人到来。”

“谢谢席蕾娅大人!那我就不打搅你工作了。”

“怎么了,你还有事要忙吗?”

“是的,我初来乍到,听说席蕾娅大人和芙妮特大人今天都在总部,所以想要当面拜见。”

“嗯~~~是吗?”

席蕾娅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走到艾辛身前,把脸刻意贴得离艾辛很近。

“这样近距离看上去,你还长得蛮帅的嘛。”

“席,席蕾娅大人!”

艾辛声音不自觉变得颤抖起来,席蕾娅用柔软的胸部贴住艾辛的手臂,伸出食指在他胸口上划来划去:“啊啊,最近我真是无聊死了,你知道吗?总部的人都是一群没劲的老家伙,长得也不怎么样。像你这样的又帅又有干劲的人,可真是不多见了呢。”

席蕾娅的食指顺着艾辛的胸口划到了他已经搭起帐篷的裤裆,艾辛涨红着脸吞了口唾沫。

“席蕾娅大人,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因为,像席蕾娅大人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看上我这种无名小卒呢?”

“你可是贤者啊,怎么叫无名小卒呢。再说我也是个女人,我也有生理上的需求啊,说实话,我还挺好这一口的。”

“没,没想到席蕾娅大人竟然是这样……”

“怎么了,你觉得我的形象在你心目中崩塌掉了?”

“不,没有这回事,我能理解大人的想法,其,其实我这方面也是挺有经验的。”

“那可是太好不过了,对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当,当然很漂亮!”

“唉,可惜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儿追你才对吧。”

“不不不,她们都不及席蕾娅大人万分之一啊!”

“哈哈,你说话还真是夸张,不过我喜欢听。”

席蕾娅凑过脑袋,附在艾辛耳朵边轻声说道:“傍晚等别人都离开后,单独来这里找我。”

艾辛想说什么,席蕾娅抬起手指按在艾辛的嘴唇上笑了起来:“嘘,别这么激动,可不能被别人发现了,你走吧,晚上见。”

艾辛兴奋地连连点头,似乎有些得意忘形,竟然大胆的在席蕾娅手背上轻轻捏了一把,眨了眨眼睛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看着艾辛从眼前离开,席蕾娅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脚搭上办公桌。

“啊啊,不合格呢,这样的渣滓,竟然也能成为贤者,不要老是由我来干这种清理门户的事啊。”

席蕾娅叹了口气,用余光瞟了一眼桌上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照片。

“法尔比的儿子,还有被称作天才的少女吗,嗯,希望他们能有趣一点呢。”

席蕾娅拿起桌上的照片举到头顶,嘴里哼着小曲,然后翘起椅子摇来摇去。

……

雅博正在带着学生会的成员们攒写文案,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丽丝莉特气喘吁吁地跑进学生会办公室,房间里正在工作的学生都抬起了头,朝着丽丝莉特露出微笑。

“副会长,没关系的,你的份我们都已经帮你做好了。”

“这,这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哎呀,看你这么客气,来来,先坐下。”

丽丝莉特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在椅子上,雅博顿时站起身走了过来。

“丽丝莉特,你明天就要去执行任务了,今天应该去做准备才对啊,又何必到这里来呢。”

“我知道,但是,我,我……”

丽丝莉特欲言又止地瞟了雅博一眼,学生们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起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哎呀,我突然想起有件急事,先离开一会儿。”

“我也是我也是,我都忘记今天是我值日了。”

“我有点饿,我出去买点零食。”

学生们嘻嘻哈哈地从办公室里离开了,留下了雅博和丽丝莉特两人独处,看着渐渐变得寂静的四周,丽丝莉特脸微微一红,刚想说什么调节下气氛,雅博却已经挨着丽丝莉特坐下,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你明天大概什么时候出发。”

“大概早上九点左右,我和达里安会在支部集合,然后乘坐福音机关的飞艇离开。”

“离上次的战斗才不到一个月,你就又要离开了。”

“怎么,舍不得我吗?”

丽丝莉特故意逗了逗雅博,雅博却握住了丽丝莉特的手,真挚地说道:“是啊,我其实很想自己能跟你一起去,因为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雅博……”丽丝莉特感动地把头埋进雅博的胸膛,两人就这样呆了好一会儿。

“不行不行,这样我明天会舍不得走的。”丽丝莉特把头抬了起来,对着雅博眨了眨眼睛,“没关系的,有达里安和使徒大人在,我不会有事的,放心好吧,贤者大人。”

“你不要洗刷我了,直到当了贤者才知道,我其实还差得远呢。”

“是吗,你都差得远,那我岂不是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丽丝莉特,你已经很优秀了,说实话,学生会里有你在我身旁,我真的很放心。”

“我,我也是一样……”

两人都没再说话,互相看着对方,渐渐两人的脸越靠越近,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什么人推开,两人吓了一大跳,赶紧从椅子站了起来,转头看去,安洁莉娅皱着眉头正站在门外,身旁还站着已经变得目瞪口呆的达里安。

“安,安洁莉娅,达,达里安,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丽丝莉特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慌失措,安洁莉娅叹了口气说道:“这呆子是刚才路上碰到的,至于我是来递交请假条的,看你们大门虚掩着,我以为你们在工作,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把请假条给我吧。”

雅博到看上去异常镇定,安洁莉娅把请假条递过去,雅博拿在手上仔细看了好一会儿,安洁莉娅揉了揉额头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难道没发现,你把请假条拿反了吗?”

“哦,没注意,哈哈。”雅博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了笑,尴尬的气氛笼罩在四周,安洁莉娅左右看了看,轻声问道:“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没有这回事,安洁莉娅你在说些什么啊,哈,哈哈。”

丽丝莉特红着脸搓起了手,雅博把盖好章的请假条递了回去:“好了,你拿去吧,刚才的事你不用介意,因为丽丝莉特明天就要离开了,所以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是我不对,不应该在工作场合这样。”

“啊,我到没什么,又没人规定学校里不许谈恋爱,只是下一次记得把门关上。”安洁莉娅把请假条收好,走回门口,澜指着已经石化掉的达里安,对着安洁莉娅说道:“哥哥怎么了。”

“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快走!”安洁莉娅没好气地揪起达里安的衣领从学生会离开。

达里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外面去的,满脑子都是刚才丽丝莉特和雅博差点接吻的画面,突然感觉变得天旋地转了起来,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安洁莉娅扔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澜一边扶着达里安一边生气地嚷道,安洁莉娅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可没那么大力气老是拖着他,好了,你把他送回家吧,我要走了。”

“哼,你这个恶女离哥哥越远越好。”

“你这个小家伙真是没有礼貌,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再见。”

安洁莉娅自顾自地朝校门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她转回头,看见达里安仍然是像个傻子一样呆站在原地不动。

“啊啊啊啊,这个白痴真是气死人了!”安洁莉娅咬牙切齿地冲了回去对着达里安叫道,“喂,你有完没完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个恶女怎么又回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这个笨蛋契约者,早知道我去学生会时就不带你们了。”

见澜和安洁莉娅争吵得厉害,达里安回过神来,连忙把澜给拉到后面。

“澜,不要这样。”

“可是哥哥,这个恶女老是对你凶神恶煞的,我看不惯她。”

“哼,你以为我想管你们两个。明天你们就要和丽丝莉特一起去执行任务,就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我看到时候你怎么去面对丽丝莉特。”

达里安痛苦地握紧了双手,从进学院开始,达里安就明白,丽丝莉特每次看雅博的眼神都不一样,那是一种崇拜和欣赏的眼神。丽丝莉特之所以会进入学生会,也是因为雅博的缘故,两人在一起工作就更加增进了互相之间的感情,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得到了学生们的公认。

但达里安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他一直期望能像雅博一样,得到丽丝莉特的欣赏和青睐,而经过与恶魔的战斗之后,这个愿望似乎成真了,自己和丽丝莉特的关系变得比以前亲密了不少,达里安甚至认为,只要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能够得到丽丝莉特的芳心。

直到看见刚才那一幕,达里安才明白自己的想法究竟是有多么天真,丽丝莉特和雅博已经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因为自己这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动摇他们之间的感情呢?

“安洁莉娅,我知道丽丝莉特和雅博两人都互有好感,我也认为他们两人很般配,但我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有什么用?你自己还是照照镜子看看吧,就算你现在比以前强了,但比起雅博来,你有哪一项比他更优秀吗?”

“我,我……”

“再说了,我也是女人,我能理解丽丝莉特的为什么会欣赏雅博,先不论外貌和实力,只从处理事情上看,雅博可比你要成熟多了,像丽丝莉特那样的女生,选择的对象一定会是成熟稳重的男人,你还差得远呢。”

“真,真的是这样吗?”

“而且啊,你看他们今天那样,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第一次?说不定现在他们还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呢,都是成年人了,两人单独呆在一起,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也没什么好惊讶……”

“任,任何出格的举动?”

看着达里安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安洁莉娅心一软轻声劝道:“我知道你是个不喜欢放弃的人,但这件事,我劝你还是尽早抽身吧,否则陷得越深,你就会伤得越重,而且如果你真的喜欢丽丝莉特,就应该放手去成全她才对。”

见达里安不吱声,安洁莉娅轻轻叹了口气。

“就算丽丝莉特追不到,至少你以后还能再继续寻找,还可以选择其他人,但你可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根本没有这种自由。”

达里安猛然抬起头,看着安洁莉娅有些寂寞的脸,连忙出声问道:“安洁莉娅,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哼,看你平常笨的厉害,有时候脑袋反应到挺快的。”

安洁莉娅点了点头,转身看着远方西沉的落日。

“我小时候也像普通的小女生一样,对恋爱充满了憧憬,但长大后,这种憧憬已经变成了虚无缥缈的幻想。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决定了很多东西不能去随心所欲,而是要顾全大局。”

“为什么啊?恋爱这种事不应该是每个人的私事才对吗?”

安洁莉娅不由得白了达里安一眼。

“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和童话一般单纯吗?婚姻有时候只是一种各取所需的工具,特别对我们贵族而言,就更是如此。为了家族的延续和繁荣,在选择婚姻对象上,可不是哪一个能说了算,必须能够利于两个家族,才能得到两边所有人的认可,你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拥有选择的权力呢?”

“这,这样一定是错误的!太荒唐了,两个人在一起必须是自愿,怎么能够让别人来左右呢?”

“错误?不对,这才是正确的,个人的感受,能够凌驾于家族之上吗?达里安,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喜欢一个人,如果你父母却十分讨厌她,那么你愿意为了这个女人,去违背你父母的意愿,去得罪你的家庭吗?”

“这……”

“你看,就算是你也无法马上回答上来,因为只要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就没法按照自己的内心简单做出决断,更何况是我们这样庞大的家族,就更不可能了。”

“可,可是这种情况只是贵族中才会有吧。”

“呼,你还是太过于单纯了,在这个人类随时会被恶魔灭绝的世界中,物种的繁衍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你不知道吧,福音机关里越是优秀的战士,在婚姻上就越没有话语权,不管是贤者还是使徒,他们的另一半,必须也要优秀才行,所以一般而言,他们的婚姻必须要经过腓烈大人的认可,以便于把优秀的基因遗传给下一代。”

“什么!”

达里安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安洁莉娅冷冷地看着达里安,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在进入福音机关时,就已经做好觉悟了,为了打败恶魔,他们自愿接受这样的事。你也是贤者候补了,你能够由着自己性子,然后独身于事外吗?所以你如果想继续追求更高的成就,又不想在感情上受外界左右,那就趁现在赶快寻找一个新的对象吧。”

“安洁莉娅,你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吗?”

“没有什么不能的,我是希德莱利斯家族的长女,可和你这种无忧无虑的平民不同,不管做任何事,我都会以家族优先。”

达里安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安洁莉娅,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你,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你刚才说的那些,我还是有些无法认同。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有一天喜欢上类似于我这样的普通人,那你会怎么选择呢?”

就在达里安说出这句话之后,一股灼热的气流突然拍打到自己的脸上,达里安额头开始有汗水渗出,不过这并不是因为太热的缘故,而是恐惧产生的冷汗。

在他的面前,安洁莉娅的头发正在飞腾的热浪中高高扬起,视线中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晃荡起来。

“绝对,绝对不可能!能让我看上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你这个笨,笨蛋!你在问些什么问题!你问我这个究竟有什么目的!啊,啊啊,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安洁丽雅,你,你明白什么了?”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过于仁慈了,以至于你开始抱有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已经算是骚扰了对吧,这已经算是犯罪了对吧!那么如果我现在把你打个半死,学院也不会怪我对吧!”

看着眼前开始闪过一条条劈啪作响的火苗,达里安吓得连忙挥舞双手大叫起来。

“喂,误会了,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说的只是比喻,是比喻啊!我从来都没想过和你发生什么,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把你当做恋爱对象,我对你哪怕一丝一毫的想法都没有,绝对没有!就像那天我撞着你的胸,胸口,我也心如止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因为看着你我压根就不会有任何心动的感觉,你要相信我,真的!喂,你快把火收起来啊!”

虽然自己在努力澄清,但达里安惊恐地看见安洁莉娅正变得越来越抓狂。

“追我的男人可以绕这个操场好几圈,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这样羞辱我?是我的错,我早就应该把你这没用的脑袋给烧成碳灰!”

“不不不,我不是说你没有魅力,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因为你在我心目中,是女神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不敢抱有任何非分之想!就像,就像教堂供奉的圣母像那般神圣……哎哟,烫烫烫,别,别烧我!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安洁莉娅女神!”

火焰顿时熄灭掉了,安洁莉娅涨红着脸埋着头,紧紧捏住自己的裙摆,浑身开始剧烈颤抖。

“失态,我实在是太失态了,堂堂公爵的女儿,竟然会被你这平民愚弄。”

达里安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安洁莉娅女神,你别生气了好吗?”

“噗……”安洁莉娅差点笑出声,但立刻又板着脸把笑声给强行憋了回去。

“你想笑就笑出来吧,这样憋着,脸都青了。”

“闭嘴!我就不该这么好心劝你,你就看着雅博和丽丝莉特卿卿我我,然后在一旁咬手指干瞪眼郁闷而死吧!啊啊,真是的,我要被你给气死了,我走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看着安洁莉娅转身时脸上强忍的笑意,达里安终于松了口气,随即陷入沉思之中。

安洁莉娅说的那些事情,我还无法去完全理解,或许真如她说的那样,和我比起来,安洁莉娅所处的环境,的确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复杂。但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变得像其余贵族那样高不可攀,虽然有时候说话很冲,但她只是在用她的方式,来帮助像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人。

希望安洁莉娅也能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达里安心里突然涌起这样的祈愿,他感激地对着安洁莉娅的背影大声喊道:“安洁莉娅,谢谢你。”

安洁莉娅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转过身瞪了达里安一眼,随即小跑着从校门离开。

“嗯,安洁莉娅的确是猫变的,一点没错。”

达里安转过身和澜对上视线,有些奇怪地问道,“澜,刚才安洁莉娅生气的时候,比起平常,这次怎么你这么冷静?”

澜不知为何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达里安。

“看哥哥每次和这个恶女说话时乐在其中的样子,我渐渐也有点习以为常了。哥哥,你这个笨蛋,白痴,蠢货……”

“不要学她!”

……

第二天的上午,达里安跟着艾米来到了停泊飞艇的高楼中,看着眼前那个冒着青烟的庞然大物,达里安张大了嘴巴发出一阵感慨声。

“这就是飞艇吗?没想到会这么大啊!”

“呵呵,你是第一次见吗?”

腓烈带了好大一堆人从达里安身后走上前来,达里安连忙低头向腓烈行礼,突然看见站在腓烈身后的丽丝莉特,两人视线刚一触碰,又不约而同把目光撇开。

“好了,把头抬起来吧。”

腓烈对达里安和艾米招了招手,艾米抬起头,有些担忧地问道:“腓烈大人,请原谅我的冒犯,但这次行动事关重大,是否能考虑让我也一起参加。”

“艾米,城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你暂时还得留下帮忙。另外,你也应该相信这些年轻人才对,老是把他们保护在羽翼下,可没法让他们成长。”

翠瞥了一眼有些失落的艾米,走上前去对着腓烈说道:“腓烈,那个叫笑面人的家伙相当危险,我和艾米亲自和他交过手,那不是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能够应付的敌人。艾米是你的部下不敢说什么,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说实话,我认为应该把笑面人当做S级别的恶魔来制定计划,才能算得上稳妥。如果按你所说,光靠一名使徒带上两位贤者候补,我认为这次行动准备的还不够妥当。”

“翠,这次行动是我和腓烈共同商量的,你没有插嘴的余地,给我退下。”

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翠的面前,看着曜那冰冷的脸孔,翠不由得咬紧了牙。

“至少,至少你要告诉我,究竟是派的哪个使徒和达里安他们一起,否则就算是大姐你开口,我也绝对不会认同!”

“这是机密,除了我们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知晓,翠,你如果再继续这样胡搅蛮缠,我只有使用强硬的手段才行了!”

曜充满威严的话语中丝毫没有一点回旋余地,翠浑身颤抖,愤怒地瞪着曜,两人之间剑拔弩张,互不退让。看着气氛越来越紧张,玄突然一个纵跃跳到翠和曜中间。

“停!好了好了,都是姐妹,不要搞得这么紧张,曜姐你先退回去,我来和翠说。”

玄对着曜眨了眨眼睛,曜盯了玄好一会儿,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走回腓烈的身旁。

“呼,这个当大姐的真是吓死人了。”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转身对着翠露出微笑,“对不起,我能理解你和艾米的心情,但像这种行动,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过你放心吧,正因为这次派出的使徒很强,所以我们才敢放心让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一同前往,而且这也是他们两人强烈要求的。”

“既然你们都这样保证,那这次派出的使徒应该是前四中的一位,对吗?”

“哈哈,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就不要老是追问了嘛,毕竟我也怕大姐啊。”

玄摸了摸翠的脑袋,笑嘻嘻地走了回去,翠无奈地退到艾米的身旁,澜连忙走过去握住翠的手。

“嗯,谢谢,我没事的。”翠勉强对着澜露出笑容,一旁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飞艇尾部的螺旋桨已经开始旋转起来,吊舱的门缓缓打开,好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朝着腓烈敬了一个军礼。

“腓烈大人,飞艇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起飞。”

“好,达里安,丽丝莉特,你们过来吧。”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小跑到腓烈身前排队站好,腓烈分别牵起两个人的手,脸上露出的慈祥的微笑。

“你们都是出色的学生,也是人类未来的希望,这次的任务,你们一定要好好合作,我期待着你们凯旋归来。”

“是,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好,那你们路上小心。”

腓烈退后几步,朝着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行了个军礼。

在众人的注视中,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走进飞艇的吊舱,澜正要跟着上去的时候,玄走过去把澜给搂在怀里笑了起来:“哎呀,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就要走了,下次回来可要找我玩啊。”

“姐姐,我喘不过气了……”澜微红着脸扭了扭身子,玄把嘴附在澜的耳边,偷偷说道:“这次任务你一定要保护好达里安,不要相信遇见的那个使徒,千万小心。”

澜心里一紧,正想询问,玄已经微笑着松开手转身离开了。

“澜,快上来吧,要走了。”达里安站在舱门大声喊道,澜最后再看了一眼玄的背影,带着不安的心走上了飞艇。

“达里安,丽丝莉特,你们路上小心,我们等你们回来。”

艾米和翠朝着飞艇挥手,舱门渐渐关闭,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飞艇慢慢悬浮在空中,驶向遥远的天际。

看着慢慢远离的飞艇,曜对着身旁的玄冷声问道:“你刚才给那个伪造品说了什么?”

“我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啊。”

“哼,真是如此吗?”

“曜姐,你不要老是这么疑神疑鬼的好不好,脸上会长皱纹的。腓烈,我饿了,快带我去吃东西。”

玄伸了个懒腰,牵着腓烈的手慢慢离开,曜轻轻笑了笑,再次把视线投到天空中的飞艇上。

“达里安,希望你能对得起腓烈大人的期待。”

而此时的飞艇里却萦绕着一股尴尬的气氛,因为不管是达里安还是丽丝莉特,都一直埋着头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

可恶,好不容易有个独处的机会,快说些什么啊!达里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催促自己,可是每次只要抬头看见丽丝莉特的脸,立刻就会把目光撇开,因为他总是不自觉想起昨天雅博和丽丝莉特亲热的画面。

“如果你真的喜欢丽丝莉特,就应该放手去成全她才对。”

安洁莉娅的话又再度从达里安脑海里响起,达里安捏紧了手,心里宛如猫抓一般难受。

对啊,安洁莉娅说的没错,既然丽丝莉特和雅博的关系已经这么亲密,我又怎么能够去打扰他们呢。他们两个都是好人,从来没有看不起我,雅博也经常帮助我,而且丽丝莉特能和我成为朋友,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对我而言,这已经是上天的眷顾,我怎么能去奢求更多呢?

可是,做不到,只要想着雅博和丽丝莉特在一起的画面,我就感觉痛苦不堪。啊啊,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我原来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吗?这样的我,丽丝莉特一定会觉得很丑陋吧。

就在达里安纠结的时候,丽丝莉特却突然开口说话了:“达里安,对不起,昨天让你看见那样的事,你一定很看不起我吧。”

达里安惊讶地抬起头,看见丽丝莉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手,他心里一热,连忙大声说道:“不,我怎么可能看不起你,我,我只是觉得有些意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这件事……”

“哈哈,说来也是,我也不知道昨天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平常不会这么去依赖雅博的。”丽丝莉特有些落寞地垂下脑袋,“达里安,你说你一直都很崇拜我对吧,可是,我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坚强。说实话,这次行动我其实一直都很不安,因为上次遇到那个笑面人的时候,我就明白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所以在走之前,我想见见雅博,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力量。”

“丽丝莉特……你很喜欢雅博吗?”

面对达里安的提问,丽丝莉特脸微微一红,想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腼腆地点了点头。

“……,嗯。”

听着丽丝莉特的回答,达里安顿时感到如坠冰窖,而丽丝莉特一边笑着一边自顾自说了起来:“从我进学院开始,我就注意到雅博了,他和我一样,是个什么背景也没有的平民,却比那些贵族学生们还要更加强大。他总是能把事情处理的有条不紊,而且似乎任何事情也难不倒他,当上学生会长以后,他仍然是那么热心,对所有学生都一视同仁。只要跟他在一起,我就感觉到很温暖,很舒服,不自觉地就想去依靠他。我一直都希望能成为他那样的人,所以我才会那么憧憬他。”

啊啊,完全比不上呢,就如安洁莉娅所说的那样,自己在一开始,就已经完败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希望。

我竟然还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走进丽丝莉特的内心,可是丽丝莉特的眼里,一直都只有雅博的存在,他们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我可以介入的余地。

心感觉像要被撕裂了,原来失恋的感觉是这么痛苦吗?好想大哭一场,可恶,可恶!

达里安揪紧自己的胸口,闭上眼睛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一旁的澜连忙问道:“哥哥,你怎么了?”

“达里安?”丽丝莉特吓了一大跳,连忙跑过来把达里安扶住,“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我没事。”达里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丽丝莉特,你坐下吧,我只是有点晕,毕竟是第一次坐飞艇。”

“你的脸色好难看,我马上去给你拿点水来。”

看着丽丝莉特离开的背影,达里安再也忍不住,两行泪水从脸颊上滴落下来。

“哥哥……”澜紧紧握住了达里安的手,“不要紧的,我一直都喜欢哥哥,哥哥不要再哭了。”

“澜,谢谢你。”达里安抬手把眼泪擦干,“没关系的,这样也好,丽丝莉特如果和雅博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所以我会慢慢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嗯,以后一定还会有其他更适合哥哥的女孩子,就算没有,我也会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澜伸手摸了摸达里安的头,达里安不由得笑了起来。

“哈哈,照你这样说,就算以后真找不到对象,我似乎也没那么凄惨。”

“达里安,来喝点水吧。”丽丝莉特从一旁拿着水杯跑了过来,当她看见达里安通红的眼睛时,不由得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达里安,你哭了吗?”

“嗯,刚才感觉脑袋很昏,有点难受,但现在已经好多了,谢谢你。”

“真的好多了吗?你可不要勉强。”

“没事了,丽丝莉特你快坐下吧。”

达里安从丽丝莉特手中接过水杯,丽丝莉特顺势坐在了达里安的身旁。

“丽,丽丝莉特,你不坐对面了吗?”

“你看上去这么难受,我得在你旁边好好把你看着。”

“谢,谢谢……”

达里安紧张地喝了口水,看着丽丝莉特关心的眼神,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就算无法和丽丝莉特成为情侣,但只要能守护好她,自己就心满意足了,这次任务绝对要让丽丝莉特安全回来。

经过大半天的长途飞行,飞艇终于到达谢鲁科特帝国南方支部,可刚下飞艇,支部长就匆匆走了上来递给达里安一张地图,然后指着标记好的红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虽然想要好好招待你们,但使徒大人希望你们能尽快到达。这里就是使徒大人标记的集合坐标,从这里出发,大概在明天下午就能赶到,使徒大人会在那里和你们汇合。”

留下这么一句话,支部长便打发他们赶紧离开,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留下。

夕阳的余晖透过树叶一缕缕地照射在山林里,几只松鼠互相追逐着跑到一颗大树下,抱起掉落在地的果实,抬头看了看前方,又纷纷四散跑开。

就在松鼠们跑开之后,达里安也走到了树下,眼前顿时豁然开朗,看着山下的城镇,达里安终于松了口气。

“看见了,只要沿着山路走下去,就能到坐标的位置了,比斯提克城也在下面。”

从支部离开已经过了一天,达里安,澜,丽丝莉特三人跟着支部长给的坐标一路走进了大山之中,复杂的山路让达里安一度害怕自己是否会迷路,现在终于快到坐标所在的地方,达里安心里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达里安,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丽丝莉特若有所思地说道,“支部长给我们地图的时候匆匆忙忙的,也不派人和我们一起,就连是哪位使徒大人和我们见面,他也不和我们说,感觉像是很怕那个人的样子。”

“嗯,确实有些奇怪,难道这次来的使徒大人脾气不怎么好吗?”

澜犹豫了好一会儿,突然抬起头对达里安说道:“哥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事实上,我们临走的时候,玄姐姐偷偷让我不要相信这次和我们一起行动的使徒,还叫我要保护好你的安全。”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同时停下了脚步,惊讶地看着澜。

“玄真的这样说了吗?”

“真的,所以哥哥,我认为这次的任务或许不是那么简单,还是不要去为好。”

丽丝莉特表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转头对着达里安说道:“艾米大人曾经对我们说过,要小心第一和第二使徒,既然玄也这么叮嘱了,那这次和我们一起行动的人,一定就是这两个人其中之一了。”

达里安思考了一会儿,伸手按住澜的肩膀。

“快走吧,马上就要到晚上了,我们得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去会合才行。”

“可,可是哥哥,玄姐姐和艾米都叮嘱过我们,而且曜姐姐还是那样的态度,这次任务一定有哪个地方不对劲。”

“腓烈大人既然把这样的任务交给我们,那我们就不能让他失望。再说了,腓烈大人怎么可能故意害我们呢?”

“但,但那个使徒……”

“其实艾米姐说的那天我也仔细想过,或许使徒中也有性格不太好的人存在,但只要我们好好沟通,一定没问题的。好啦好啦,别担心了,以前在学校里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

达里安揉了揉澜的脑袋,丽丝莉特也点了点头:“虽然说确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这次任务十分重要,相信腓烈大人也不会拿这次来开玩笑,如果这位使徒大人确实不太好相处,我们也要尽量配合他才行。不管怎样,有我们三个在一起,遇到什么情况,到时候再一起想想办法。”

澜虽然仍然是感到有些不安,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现在想要反悔回去也不可能了,所以澜也不再多说什么。三人再次沿着坡道快步下山,走了好一会儿,在山脚下的转角处,突然听到了悦耳的歌声。

走过转角,一名高挑的女子正抱着单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她拥有着一头如黑色瀑布般的齐腰长发,左右两侧还特地用橙红的丝带撩起两束头发捆成辫子。而在那乌黑的长发之下,是一张精致而又小巧的面庞,不管是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是樱桃般的朱唇,都是那么的让人迷醉,可真正吸引人的,是她那双被长长的睫毛所装饰起来的乌眸,仿佛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这位可人儿所有的喜怒哀乐。

纵使是被宽大的披风裹住,也掩盖不了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就算只用黑色来装点自己,但女子仍然懂得如何来展示自身的美,披风下是一件贴身的短衣,大方地露出那纤细的小蛮腰,而那条短裙之下白皙的大腿,足以让任何异性感到脸红心跳,浮想联翩。

被女子的气场所吸引,达里安和丽丝莉特都呆在了原地。感受到一旁的动静,女子停住歌声转头看去,脸上露出了迷人而又温暖的微笑。

“哎呀,等你们好长时间了。”女子拿起搭在一旁的黑色太刀,然后从石头上跳下,长靴落地时竟然没有扬起一点灰尘。她撩了撩头发,优雅地走到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身前,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达里安脸微微一红,连忙把手中的行李放下,站直了身子朝女子敬了个礼。

“你好,我是达里安·阿尔谢特。”

“嗯,我知道,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没有任何能力,却又能使用神造人形复制品的年轻人对吧。”女子笑盈盈地在达里安身上打量了好一会儿,当把目光投到一旁的澜时,澜却警戒地退了一步,然后紧紧贴着达里安站在了一起。

“这是你的神造人形吗?”女子饶有兴趣地俯下身,澜脸上的敌意却变得越来越重。

“看起来她似乎不怎么喜欢我呢。”女子站直了身子微笑着说道,达里安连忙鞠了一躬:“实在不好意思,她有点怕生,所以……”

“没关系,不用在意。”女子又看向一旁的丽丝莉特,“你是丽丝莉特对吧,我调查过你的资料,很厉害啊,年纪轻轻就已经这么强了。”

丽丝莉特也同样放下行李敬礼说道:“大人过奖了,我是丽丝莉特·埃米尔达,能不能请大人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呢?”

女子顿时拍了拍手轻笑出声:“啊,说来也是,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第二使徒席蕾娅,很高兴见到你们。”

果然如此吗?丽丝莉特心里顿时一紧,没想到艾米一再要自己多加注意的席蕾娅,竟然真的成为这次任务的伙伴。

达里安倒是感到有些惊讶,因为自己曾经想象过席蕾娅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没想到竟然会长得如此漂亮,而且就目前看来,席蕾娅并不像艾米所说的那样暴戾,反而平易近人,一点也不摆架子,完全无法和她所做的那些事联想到一起。

是装出来的吗?可是如果真是装出来的,那这个人也实在太恐怖了。

达里安心里有些动摇,而身旁的澜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看见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席蕾娅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怎么了,为什么我一说出自己的名字,你们就变得这么警戒呢?”

看见席蕾娅充满疑问的脸,达里安紧张地说道:“席蕾娅大人,因为你的名号实在是太响亮了,所以我们感到有些意外,说实话,出发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是你这样的人物来带队。”

“哈哈,是这样吗?不过彼此彼此吧,你们的到来也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席蕾娅拔出那把漆黑的太刀,把刀鞘扔到了一旁,表情突然变得冷峻起来。

“接下来我会向你们进攻,所以你们最好尽快把武器拿出来。”

“席蕾娅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没听懂吗?我让你们赶快拿起武器,我可不是和你们开玩笑。或者说,你们想就这样被我砍死在这里?”

突然而来的强大威压让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不由得心里一紧,周围的空气仿佛突然变得稀薄了起来,让两人感到难以呼吸。看着面前凛然而立的第二使徒,两人同时朝后退了一步,冷汗止不住的从头上滴落。

好强大的气场,席蕾娅的确是认真的,或许下一秒,她就会挥舞手中的武器毫无顾忌地冲过来。

“澜!”达里安伸出右手,苍蓝色的长剑在手中凝聚成形,丽丝莉特也拔出腰间的长剑,身体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哥哥,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她的实力很强,一定要小心!”澜在达里安脑海里发出警告,达里安点点头,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已经紧绷起来。

这就是第二使徒,多么强大的压力,和以前自己所遇到过的人截然不同,她从头到脚都看不到任何破绽,如果让她先出手,自己和丽丝莉特恐怕就危险了。

为什么她要对我们兵刃相向?她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就在达里安思索的时候,席蕾娅的右脚缓缓踏出了一步,在她脚掌落地的一刹那,达里安的身影已经化作一道苍蓝色的闪电,瞬间移到了席蕾娅的面前。

“嗯?”席蕾娅把踏出的右脚又退了回去,手中的太刀朝上疾挥,把达里安的劈砍给弹了回去。

“速度很快啊,这是恩格玛的‘白耀’对吧?但是攻击还不够果断,你是怕伤着我吗?”

席蕾娅的太刀连续朝达里安击出一道道势大力沉的劈砍,达里安左支右绌连连后退,心里也不由得感到惊讶万分。

因为预感席蕾娅在踏出右脚之后的攻击会让人难以招架,所以达里安才会在席蕾娅移动的一瞬间,使出白耀快速迫近距离,一是想打一个出其不意,二是希望能以此占到进攻的主动权。可席蕾娅不仅用单手便将自己攻击轻描淡写挡了下来,而且跟着打来的斩击也是干净利落,自己不仅没有先发制人,反而还落了下风。

看着达里安险象环生,丽丝莉特也从侧面快速冲上,闪光的长剑朝席蕾娅的背快速劈去,席蕾娅一刀把达里安给震退数米,左脚顺势一个横踢,丽丝莉特双手传来一阵剧痛,长剑拿捏不稳顿时飞到了空中。

丽丝莉特踉踉跄跄地朝后连退好几步,抬眼看时,席蕾娅的刀锋竟已悄声无息逼进自己的脖颈,丽丝莉特一个后仰躲开席蕾娅的横劈,左手对着地面击出一个细小的光球,利用反作用力把身子重新站起,右手顺势把掉落下来的长剑拿住,劈在席蕾娅挡在身前的太刀上。

达里安也已经重新调整好身形从席蕾娅背后包夹上来,在两人默契的夹攻下,席蕾娅终于进入防御态势连连后退。

“席蕾娅大人,请就此停手吧,我们没有理由在这里战斗啊!”

丽丝莉特的恳求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席蕾娅脸上露出难以理解的笑意,盯着丽丝莉特的脸轻声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呢,明明自己就处于危险之中,还有闲心去考虑别人吗?”

席蕾娅突然伸出左手,电光火石之中竟然稳稳抓住了丽丝莉特挥剑的手腕,朝左边迅速一拉,丽丝莉特顿时朝达里安的剑上撞了过去。

达里安大惊之下把剑给强行收住,丽丝莉特倒地的同时,席蕾娅的刀尖也紧跟着刺向达里安门户大开的胸膛。

一声巨响,伴随着四溅的尘土,达里安使出白耀迅速退到几米开外,强忍着双腿的疼痛,强行使出第二次白耀,朝席蕾娅笔直冲了过去。

就是现在!见席蕾娅的刀还未完全收招,达里安举起长剑,朝着席蕾娅的刀狠狠打去,但怪事发生了,刀剑交接的一刹那,席蕾娅的刀并未按照达里安预想那样脱手飞出,反而自己的剑却被席蕾娅的刀带着砸在了地上,自己也难以站稳摔倒在地。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力量发生了偏转?达里安心里充满了疑问,正想站起,冰冷的刀刃已经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呵呵,你还真是善良,刚才那种机会不瞄准我的要害,而只是想把我武器打落吗?我都说过了,我不是和你们开玩笑,你们两个想死在这里吗?”

在凌厉的杀气下,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要死了,她的确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要杀掉我们。

达里安感觉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一旁的丽丝莉特则更是咬紧了牙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席蕾娅的声音突然传到耳朵中。

“好了,就这样吧。”

席蕾娅不知为何又把刀给收了回去,伸手把达里安和丽丝莉特扶起,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达里安,你的剑术很有意思,虽然是师从恩格玛,但你却有很多自己的东西在里面,不错不错。丽丝莉特,你把元素的力量运用的很熟练,也和自己的剑术结合了起来,这么年轻可以做到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多见。很好,你们合格了。”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不明就里地互相看了一眼,席蕾娅歪了歪脑袋笑了起来:“怎么了,我说你们合格了啊。”

“席蕾娅大人,你刚才是在试探我们吗?”丽丝莉特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了,这次任务非常重要,但腓烈大人只派了两个贤者候补过来,我自然要看看你们的实力究竟如何。”

“原,原来是这样。”达里安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开始可真是吓坏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切磋,还不足以看清你们真正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所以我故意给你们释放足够多的压力,希望你们能全力以赴,可是看起来,你们还是对我有所保留,这种天真,希望你们以后能少一点。不过算了,毕竟你们也才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行动,还需要多加锻炼。”

席蕾娅把刀鞘从地上捡起,将收好的太刀别在腰间。

“时间已经不早了,现在先进城里去休息吧,但在此之前,我先做个说明,因为暂时不确定笑面人是否已经在潜伏在城里,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三人一会儿分别从这里离开,在不同的时间先后进城。我已经在城里最豪华的旅馆包下了一层楼的房间,到时候在那里汇合,我会给你们详细说明这次任务的情况。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牌,上面写有旅馆的名字,你们到城里一问就能知道旅馆的位置,那么,我就先走一步,十分钟之后,丽丝莉特先从这里离开,达里安你就继续再等十分钟进城,明白了吗?”

“明白了。”

席蕾娅把钥匙牌分别抛到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的手里,自己摇了摇手转身快速离开,看着席蕾娅消失在山路上的背影,丽丝莉特不由得皱了皱眉。

“达里安,你觉得刚才席蕾娅大人是真的想要试探我们吗?”

“我不知道,但我认为席蕾娅大人说的没错,这次任务只有我们和她一起,她对我们的实力抱有疑问也是很正常的。”

澜化为人形抓住达里安的手摇头说道:“哥哥,那个女人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她刚才的攻击明显已经超出了试探的范畴,她是真的想要你的命。”

“可,可是如果她真的想要杀掉我们,我们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对吧,而且她也没有理由要杀掉我们啊。”

“达里安,我也不想去质疑席蕾娅大人,但是我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对劲。艾米大人曾经说过,席蕾娅屠杀了卡尔加公国的人,还让国王对她俯首称臣,但是她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所以我才会觉得有些古怪。而且刚刚她所释放的杀气实在是令人恐惧,那绝对是杀过许多人,才会拥有的杀气。”

丽丝莉特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思考之中,达里安心里也感到有些惴惴不安。

如果没有听过艾米所说的那些话,达里安一定会认为席蕾娅是一名美丽强大,而且又和善的人,艾米曾说过席蕾娅的性格难以捉摸,到底她在我们面前隐藏了多少本性?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她装出来的吗?

达里安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抬起头说道:“丽丝莉特,澜,我觉得目前而言,还是应该去相信席蕾娅大人。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并没有对我们抱有敌意,而且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与我们为敌的理由。”

“嗯……”丽丝莉特沉吟了好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确实,我们平常和她一点交集都没有,我也不认为她这样的人物会对我们两人做些什么,既然腓烈大人选择让她来带队,那我们就不能老是去怀疑她。”

“哥哥,我不想和那个女人呆在一起……”

澜有些不太情愿地埋下头,见澜的情绪有些低落,丽丝莉特连忙俯下身去把澜给揽在怀里。

“我知道你很担心达里安,但他说的没错,目前而言我们只能去信任席蕾娅大人了,没关系,如果真的有危险,我们一起保护达里安好吗?”

澜看了丽丝莉特好一会儿,慢慢点了点头,达里安松了口气,笑着对丽丝莉特说道:“真厉害,澜老是和安洁莉娅吵架,对你却总是很亲近。”

“丽丝莉特和那个恶女才不一样。”

“澜,可不能这样说安洁莉娅啊。”丽丝莉特站起身,把澜牵到达里安的身旁,“时候差不多了,我先离开,一会儿在城里再见。”

“好,路上小心。”

等到丽丝莉特的身影看不见之后,澜拉了拉达里安的袖子小声说道:“哥哥,那个叫席蕾娅的女人很奇怪,我从她的身上能感受到玄姐姐的气息。”

达里安顿时皱紧了眉头说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因为她和玄曾经合作过,所以……”

“不对,这种气息是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我一度还认为她会不会是神造人形,但仔细观察过后,她确实是人类,可是人类为什么会散发出神造人形的气息呢?哥哥,玄姐姐既然让我要小心她,那么玄姐姐和这个女人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

达里安仔细想了想,抬头看向城市的方向。

不光是要对付即将来到这里的笑面人,还要提防充满谜团的席蕾娅,这次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能够去信赖席蕾娅吗?

达里安心里充满了深深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