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

“快,把实验舱的水压再做最后一次调整。”

“生命体脑波稳定,各项数据正常。”

“再检查一次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堆满实验仪器的房间里,人们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而忙碌的原因,正是立在房间中央的两个玻璃槽。

槽里注满了水,两个女孩儿分别浸泡在槽中。在隔壁房间,金发男子和一名黑发女子正在玻璃后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腓烈,你确定要把她放出来?我觉得再调整一下或许会更好。”

一名白发女子缓缓从背后走到男人身边,黑发女子转过头笑嘻嘻地说道:“姐姐你不要老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嘛,放心吧,不会有问题。”

“玄,这可不是儿戏!”白发女子的脸色变得有些愠怒,被称作玄的黑发女子咂了咂嘴,别过头不再说话。

“曜,不要生气。”

“可是腓烈……”

“没关系,已经把所有调整都做好了,你也一起来看看吧,见证新人类诞生的时刻。”

白发女子点点头不再说话,紧接着一个男声突然从房间里响起。

“腓烈大人,实验体已经调整完毕,随时可以让她苏醒。”

“好,那就按照计划,打开2号舱门。”

“是,准备打开2号舱门!”

“舱内排水开始,各项体征正常。”

“排水完毕,进入苏醒阶段。”

腓烈打开实验室的门,然后走到实验舱前,玻璃罩子缓缓收起,浑身湿透的黑发女孩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听着腓烈的声音,女孩慢慢抬起头,打量了腓烈好一会儿。

“你是谁?”

“我是你的创造者,也可以说,我是你的父亲。”

“父亲?”

“没错,是我赋予了你生命。”

“赋予我生命?那我又是什么?”

“你是新人类,也是独一无二的完美个体,从今以后,你将会成为人类的希望。”

女孩儿从地上站起身,腓烈解下身上的披风搭在女孩儿的身上。女孩儿用好奇的眼神东瞅瞅西看看,突然发现了另一个泡在实验舱里的生命体,她指着实验舱开口问道:“她又是谁?”

“她是你的姐姐,但还需要调整,所以暂时还没有苏醒。”

女孩儿饶有兴趣的走过去伸手按在玻璃上,腓烈走到她身边,观察了女孩儿好一会儿。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面对腓烈的询问,女孩儿轻轻眨了眨眼睛。

“你说我是完美的个体,那么我的这个姐姐,又算是什么呢?”

“她只是一张白纸,比起你来,她什么也不是。”

“真是奇怪,既然你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完美个体,那为什么又要创造她呢?”

“因为我想尝试人类未来能达到的的两种可能性。完美到了极致,就是无瑕;精简到了极致,就是纯粹。而无瑕和纯粹,本就有异曲同工之处。”

“哈哈,你说话还真是有意思,无瑕和纯粹是吗?哼,无聊。”

“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吗?”

“啊,是有一点,既然我已经是完美的了,那么就不需要另外一个。”

“那么你就向我证明吧,证明你就是唯一的可能性,你就是我所追求的最终答案。”

“好啊,我会让你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希望。”

看着眼前的实验舱,女孩儿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

……

“恩格玛老师,我来看你了。”

达里安把花束放在墓碑前,稍稍退了两步,然后带着肃穆的神情双手合十。

距离那场和恶魔之间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在福音机关的帮助下,列克马城已经修复完毕,在城西郊外的草原上,专门修了片公墓,用来安葬那些战斗中牺牲的人们,而达里安的剑术老师——“疾驰之雷”恩格玛,就静静地躺在这片草原里。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但每次回忆起恩格玛的样子,达里安心里都会感到难受。他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澜,然后对着墓碑微笑起来。

“恩格玛老师,听我说啊,我现在已经是贤者候补了,腓烈大人还专门为我取了圣名,叫做‘无垠之蓝’,嘿嘿,很厉害吧。学校的同学们知道这个消息后可吓坏了,特别那个胖子彼德,你没看见他那表情,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哈哈。对了,我现在和澜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控制力量的技巧也提高了不少……还有还有,你教我的‘白耀’,我现在也能移动得更快了,真想,真想让你看一看……”

达里安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他抬起手擦了擦眼睛,澜默默地把达里安的手紧紧抓住。

“恩格玛老师,我会继续努力的,不管是修炼也好,还是学习也好,我都会继续加油,所以你不不用担心我,艾米姐和翠对我一直都很好,我也会照顾好自己的,谢谢你从小对我的栽培。”

达里安朝着墓碑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握了握掌心中的小手,对着澜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嗯。”澜点点头,两人牵着手从公墓的大门走出,正好遇见了好几个手捧花束的同学。

达里安抬起手想打招呼,那几个人却一脸惊慌快步从达里安身边离开了。

达里安的神情顿时变得黯淡下来,澜恶狠狠地瞪了那几个同学一眼,转过头担忧地对着达里安问道:“哥哥,你没事吧。”

“嗯,没事。”达里安勉强笑了笑,心里却涌起一阵酸楚。

就在前不久,学院终于又恢复正常上课,在福音机关的扶持下,学院不仅来了一批新的老师,招生工作也开始在整个帝国范围内重新展开。

可就在回学院上课后的第二天,达里安放学时,在校门口被一对中年夫妇拦住。

“你就是达里安吗?”

在得到达里安肯定的回答之后,两人的神情顿时变得暴戾起来。

“你这个杀人凶手,把女儿还给我!”

中年夫妇狂怒地伸出手把达里安的脖子给掐住,澜一把将两人给推倒在了地上,骚动让校门口的卫兵和周围的同学都围了过来。

“你们两个想对哥哥干什么!”

面对澜愤怒的质问,中年夫妇却再次如同失去理智的狂兽一般扑了过来,卫兵连忙把那两人给架住。

“喂,你们两个不准在校门口胡闹!”

“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账放开我!”

“那个叫达里安的杀人犯杀了我的女儿艾莉娜,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听见这两人的话,达里安顿时觉得自己如坠冰窖,艾莉娜死在自己怀里的景象从脑海里再次浮现,身体竟然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艾莉娜的死已经过去十天了,达里安好不容易才从阴影中走出,可是面对艾莉娜的父母,达里安心里刚愈合的伤口又再次被血淋淋地揭开。

“听不见吗,这里是学校,你们两个再这样闹下去,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来啊,我怕你们吗?你们学校既然要包庇这个杀人犯,就把我也一起杀了啊!”

“我的女儿被他这样残忍杀掉了,难道你们就这样无视吗?我们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大,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啊!”

看着门口的骚动,同学之间也开始窃窃私语,虽然大家知道艾莉娜变成了恶魔,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当时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在艾莉娜父母的哭喊下,大多数人反而动了恻隐之心,而开始埋怨起达里安来。

“说来也是啊,当时究竟是什么情况,艾莉娜难道就没救了吗?”

“谁知道,不过听说当时艾莉娜已经变回人的样子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那么草率就把她给杀了啊?”

“对啊,至少也该等福音机关的人来看看吧,万一还有解救她的办法呢?”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达里安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正在这时,好几个同学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们正是当时和达里安并肩战斗过的人。

“叔叔,阿姨,我们能理解你们的痛苦,但是我们可以作证,当时艾莉娜已经被恶魔同化,无药可救了,杀掉她也是迫不得已,而且这也是艾莉娜自己的意思。”

看着有人出来帮助自己,达里安朝着他们投去感激的目光,但一听这话,艾莉娜父母却变得更加狂怒。

“胡说八道,你们的意思难道是艾莉娜故意想死吗!”

“她是你们的同学,你们怎么能那么狠心杀掉她!”

“我们也不想啊,可是当时确实已经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我看你们就是嫌麻烦对吧!”

“艾莉娜只是个受害者,你们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帮帮她吗!”

“你们两个真是胡搅蛮缠!”

“艾莉娜杀了福音机关那么多人,你们只知道说达里安,那被艾莉娜杀掉的那些人,又该找谁!”

“你们再这样胡说八道,我打死你们这帮兔崽子!”

“不要吵了,求求你们,不要吵了!”

达里安再也忍不下去,他走到卫兵身旁,对着艾莉娜的父母鞠了一躬。

“艾莉娜是我杀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你杀了人,就只需要说声对不起吗!”

“我知道你们无法原谅我,但我还是真心想对你们表达我的歉意。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你们的痛苦,我会尽力去做到。”

“哼,说的好听,那你赶快去死啊!”

“杀人偿命,你现在就在我们面前自杀啊!”

艾莉娜的母亲一记耳光狠狠扇在了达里安的脸上,澜全身顿时爆出苍蓝色的气流。

“你们竟然敢打哥哥!”澜怒不可遏冲上前去,却被达里安一把拽了回来。

“哥哥你放开我!”澜想要把达里安震开,但看见达里安坚定的眼神,澜呆了呆,咬着牙把力量给收了回去。达里安摸了摸红肿的脸颊,对着艾莉娜的父母躬身说道:“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做不到。”

“做不到?既然做不到,还那么假惺惺地道歉干什么!”

“因为我发过誓,要抓到让艾莉娜变成恶魔的那个凶手,所以我不能死在这里,真是抱歉。”

“放屁,我现在就要你死!”艾莉娜的父亲抬起手轰出一颗火球,澜闪身而上把火球给打上天空,卫兵也跟着把两人给扑倒在地。

“放开我,放开我!”艾莉娜父母在地上一边扑腾一边大喊,学生们突然让开了一条道,学院长带着好几名老师从人群中快步走了过来。

“把他们放开吧。”学院长轻声说道,卫兵们点了点头,松开手站在一旁。

“你就是学院长吗?”艾莉娜母亲站起身冲到学院长面前,眼里噙着泪水哭诉道,“我的女儿就这样被你们得学生杀死了,你身为学院长,必须要负责任才行啊!”

“女士,你的悲痛我也感同身受,艾莉娜是我们学院优秀的学生,她的死,我们学院也感到十分遗憾。”

艾莉娜的父亲跟着冲上前来恶狠狠地对着学院长说道:“既然这样,那么你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管是福音机关,还是你们学院,都对我们不闻不问,连赔偿的事都没有提过,难道我女儿就这样白死了吗?”

“赔偿是吗?”学院长冷冷地看着艾莉娜的父亲,“福音机关已经对艾莉娜的事情做了详细的调查,她就是前阵子的连环杀人案的真凶,我们学院死在她手上的人包括家属有十人,其中更有迪南侯爵一家,更别说变成恶魔后所杀掉的福音机关战士。”

“这,这……”艾莉娜的父亲变得有些惊慌,嗫嚅着嘴唇说道,“这都是因为她被变成了恶魔,失去了理智,所以……”

“是吗?可是遗憾的是,她杀掉那十人的时候,并没有变成什么恶魔,迪南侯爵临死前偷偷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录音器,里面清晰记录了艾莉娜所说的话,她是以自己的意志在进行复仇行动,而且连你们两个也被列入了她的杀人名单之中,这可是她亲口所说,你们如果不信,可以去找福音机关要记录。”

“什,什么?艾莉娜想要杀掉我们?”

“很遗憾,这就是事实。所以福音机关已经得出了结论,艾莉娜是因为自己觊觎恶魔的力量,被凶手利用,堕入邪道,然后杀掉了那些与她有过节的人,懂了吗,这是她以自己的意识所作出的报复行为,你们做父母的,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儿,让艾莉娜给城市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你们两个难辞其咎!”

听了学院长的话,学生们一片哗然,纷纷朝艾莉娜的父母投去了责难的声音。在众人的声讨下,这对中年夫妇顿时变得面如死灰,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然后跌跌撞撞地从学院门口逃离。

看着艾莉娜父母逃走的背影,达里安心如刀绞,走到学院长身前颤声说道:“不对,艾莉娜她没有去故意寻求恶魔的力量。她是被那个叫笑面人的凶手给害了,她说过,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其实并不想去杀掉那些同学。”

学院长按住达里安的肩膀和蔼地说道:“达里安,福音机关也是根据现有的事实来推断,不管真相究竟是怎样,艾莉娜已经死了,她为她所做的一切付出了代价。你表现的很出色,杀掉艾莉娜这件事,你没有任何过错,所以不要再自责,我们学院,永远会保护像你这样的学生。”

达里安没有再说什么,他看着艾莉娜父母离去的方向,负疚感萦绕在心里,久久不能散去。

而在那天之后,他得知了艾莉娜父母在家双双自杀的消息。

“哥哥,刚才那些人真是太过分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澜的声音让达里安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他摸了摸澜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

“没关系,他们害怕我是正常的,毕竟我杀了艾莉娜,虽然当时已经别无他法,但是对许多同学而言,他们并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可是那并不是哥哥的错,所以哥哥不要再这样自责下去了。”

“我已经没事了,只是每次想起艾莉娜,我都会感到愧疚。但就如丽丝莉特说的,我不能继续消沉下去,我一定要抓住那个叫笑面人的幕后凶手,帮艾莉娜和恩格玛老师报仇。”

听了达里安的话,澜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哥哥,那个男人拥有和我一样的神造人形,而他们两人身上还夹杂了恶魔的气息,他可以召唤出‘暴食’别西卜,而且还利用贝努鸟袭击了贵族们的晚宴,可是现在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些。”

达里安心里也感到不安,就在三天前,笑面人袭击奥尔温公爵晚宴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福音机关将笑面人操控恶魔进攻列克马城的事实也披露了出来,并把他列为最高级别的通缉犯。现在全世界的孔都由福音机关和当地军队联合把守,严防有图谋不轨想要与笑面人进行交易的人前去投递信件。

“嗯,我知道,但就算他很强,而且还掌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我绝对不会退缩,不能让他继续这么作恶下去,只要抓住他,就不会再有那么多人牺牲。”

达里安握紧拳头,突然一股凌厉的气息从背后传来,他连忙转身看去,一名白发女子正静静的站在自己面前。

那名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岁不到,她穿着福音机关的军服,不经修饰的白色长发随意地沿着肩膀披在腰间。她拥有着精致而且动人的外貌,特别是那双和澜一样碧蓝色的眼眸,深深吸引了达里安的目光。但从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冷冽气息来看,达里安心里觉得这个漂亮的女子一定不太容易打交道。

女子用冰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达里安,随即又把目光定格在澜的身上。浓厚的敌意让达里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澜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紧紧抓住达里安的手臂,用颤巍巍的声音轻声说道:“姐姐……”

“姐姐?”达里安瞪大双眼,重新审视了一遍这个女生,心里突然明白过来,“难道你是……”

“闭嘴,你个这个伪造人形,你没有资格叫我姐姐。”

澜浑身颤抖了起来,紧咬着嘴唇有些落寞地埋下头,达里安顿时板下脸来,有些生气地对眼前女子说道:“给我向澜道歉。”

“哼,有意思。”女生的嘴角浮出一丝不屑的笑意,“你这个人真是不懂规矩,既然你已经清楚我的身份,那就应该明白你和这个伪造人形的立场。”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侮辱了我的家人,就必须向她道歉!”

达里安斩钉截铁的声音让白发女生不由得愣住了,慢慢的,她的脸上再次浮出了一丝浅笑,只是这次的笑容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轻蔑。

“家人是吗?”白发女生再次朝着澜看去,“虽然你是个仿造品,但是你有一个不错的契约者,也算是你的一种幸福。刚才的语气是稍微重了些,好吧,我向你道歉。”

“姐姐……”澜重新又抬起头,脸上露出了安心的微笑,但白发女生立刻又变回了冷淡的模样。

“但你不要搞错了,我并没有认同你的存在,也不会承认有你这个妹妹。我向你道歉,只是因为尊敬你和这个少年之间的羁绊。”

“没关系,我听翠说过,并不是所有的神造人形都能接纳澜的存在。”达里安看了看澜,坚定地对白发女生说道,“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向你们证明,比起你们来,澜一点也不逊色。”

“哥哥……”澜感动地把达里安手给紧紧握住。

“嗯……虽然性格上完全不同,但不服输这一点,和那位大人确实一模一样。”白发女生朝达里安礼貌地鞠了一躬,“我叫做‘曜’,初次见面,达里安·阿尔谢特。”

“曜?就是翠所说的大姐吗?”

“嗯,因为我是第一个被制造出的人形。达里安,腓烈想见见你,现在就跟我一起走吧。”

“什么,腓烈大人要见我吗?”

“是啊,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来找你。”

“可,可是,为什么腓烈大人会想要见我啊?”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和你聊聊天罢了。”

“聊天?但,但这个……”

“怎么?难道你现在有什么急事吗?”

“不不,没有没有,我们现在就去吧!”

曜转身带着达里安朝福音机关的支部走去,达里安兴奋地按住了自己狂跳的心脏。

那个传说中的“天父”腓烈,人类的救世主,福音机关的领导人,竟然要见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腓烈大人会想要专门找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聊天呢?我成为贤者候补的时候,腓烈大人都没有出现过啊。

达里安带着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跟着曜走进了支部里,好多人恭敬地对曜敬礼示意,然后又向达里安和澜纷纷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在那场战斗之后,列克马城的福音机关支部大多数人都已经壮烈牺牲了,现在暂时由腓烈从总部带来的人员在进行接管。看见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达里安心里感到有些悲伤,随即摇了摇脑袋,把心情平复下来,不觉间已经和曜一起走到了位于二楼的大办公室门前。

“腓烈,我把他带来了。”曜在门外敲了敲门,办公室里立刻传来了浑厚并且充满磁性的男声。

“进来吧。”

办公室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一名和曜年龄相仿的黑发女子探出头来打量了达里安好一会儿,然后把他们迎了进去,而腓烈正翘着腿坐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

腓烈今年已经68岁了,不管是那头漂亮的金发,还是脸颊上的胡须,都被岁月染上了斑白之色,饱经风霜的脸上有了不少深深的皱纹,但经过时间磨砺之后的坚毅和果敢,却仍然从他那双锐利的眼睛中显露在外。虽然已经快进入迟暮之年,但达里安仍能感受到腓烈身上所充满的英武之气,那只有是跨越过无数次生死线,才能够拥有的境界。

“真是奇怪,比我预算的时间要早一些啊?”黑发女子眨了眨她那双大眼睛,绕着达里安和澜走了一圈,随即对着曜笑了起来,“姐姐你竟然这么和平地把他们带来了,这是吹的哪门子风啊,我都还担心你会刁难他们。”

“玄,你给我闭嘴。”曜冷冷的甩了一句,玄吐了吐舌头,随即走到了达里安和澜的面前。

这就是对应暗属性的神造人形“玄”吗?达里安一边想着,一边对上了玄好奇的目光,玄有着一头整齐的齐耳短发,比起冷冰冰的曜,玄就显得要平易近人多了,特别是那双活泼的大眼睛,仿佛所有心事都映在上面似的,让达里安觉得颇有好感。

“你就是法尔比的儿子啊,嗯,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呢。”

“那个,你以前见过我吗?”

“那是当然了,我还摸过你呢,当时你可真是可爱极了。”

玄像摸小孩子一般,把手放在达里安脑袋上揉了揉,达里安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姐……”澜想要招呼玄,但又想到开始曜冷漠的态度,立刻把话给打住,没想到玄却一把将澜给抱在了怀里。

“哎呀,真是太可爱了,竟然会多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姐姐我高兴死了。”玄抱着澜晃来晃去,看见玄对澜友好的态度,达里安的心情也变得欣慰了起来。

“玄,你给我站回去。”

“切,姐姐真是无聊。”

在曜的怒视下,玄鼓着腮帮子慢慢走回腓烈的身旁,感受到腓烈注视自己的目光,达里安连忙站直了身体。

“你是达里安·阿尔谢特。”

“是,腓烈大人!”

“呵呵,不用这么拘谨,放轻松一点吧,曜,给他们把椅子搬过来。”

“不不不,腓烈大人,这样对你实在是太不敬了……”

“坐下吧,我想和你聊一聊。”

“那,那就不好意思了。”

达里安和澜坐了下去,腓烈打量了澜好一会儿,朝着达里安问道:“你和这个神造人形相处的还好吗?”

“是,澜就像我的亲妹妹一般。”

“嗯,法尔比确实是个天才,没想到本来对人类毫无作用的复制神造人形,竟然会在你身上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性能。”

“是的,都是因为澜的帮忙,我才能够和同学们并肩战斗。”

“你之前的表现我都听说了,你击杀了人造恶魔,做的很出色。”

达里安沉默了下来没有答话,腓烈跟着问道:“怎么,看上去你似乎有些难过。”

“我,我没有救下我的同学,也没有抓住害死她的幕后凶手,我……什么都没能做到。”

“那么,如果我给你一个能够去抓住那个凶手的机会,你会怎样做?”

达里安顿时眼睛一亮,他抬起头急切地问道:“腓烈大人,你知道他的行踪吗?”

“当然。”腓烈点了点头,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按钮,笑面人和镜的影像顿时从桌上投影在达里安的眼前。

“就是他们!”

“十几天前,这个自称笑面人的家伙袭击了奥尔温公爵的晚宴,他所说的话虽然荒谬,但仍然有一些人受到了他的蛊惑,我们已经秘密监视了好几个妄图和他进行交易的人,而且也故意向孔里投信引诱他,但是他确实很狡猾,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不过安分了这么多天,他终于还是有了动静,这是三天前监视器所拍下的照片,据支部的情报,笑面人和他的神造人形已经出现在了谢鲁科特王国南方——比斯提克城的附近,而那里的正好也有一个我们所监视的对象——比斯特克城的库嘉德勋爵,在继续保持对库嘉德勋爵监视的同时,我也准备派出使徒前往调查,同时做好实施抓捕行动的准备。”

“腓烈大人,能让我也参加吗!”

“别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腓烈用那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住达里安,“你为什么对这个人如此执着?我想你也很清楚,以你目前的实力,恐怕并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如果一个不小心,你或许会丧命也说不定。”

“我知道,但那个叫笑面人的家伙,他害了艾莉娜,还杀掉了恩格玛老师,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那么,驱使你去寻找他的目的,就是对他的憎恨了?”

“我,我……”

不知为何,达里安低下了头,神态变得有些犹豫,腓烈等了一会儿,见达里安没有回话,又继续问道:“你是想亲手杀了他,为你的同学,还有恩格玛报仇吗?”

“我不知道……我的确很恨他,在那一天,我是真心对他动了杀意,但是这样是不对的……”

“不对的?”

“嗯,因为我心里明白,我真正恨的,是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

达里安又抬起了头,脸上充满了下定决心之后的坚毅。

“腓烈大人,请务必让我参加这一次的抓捕行动。”

“可是这次行动事关重大,就算你有勇气和决心,也并非就能够胜任这次的行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但腓烈大人,笑面人有一个和澜相同的复制神造人形,她们互相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在笑面人向城市发动攻击时,澜也提前感知到了他们的动向。如果我们参加行动,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哦?有这样的事吗?”

腓烈把目光投到澜的身上,澜看了看达里安,对着腓烈点头说道:“那个神造人形有着和我一样的能量波动,虽然姐姐们应该也能够感应到,但拥有相同属性的我对她的存在会更加敏锐。如果论感知距离,我一定比姐姐们更远。”

“呵呵,好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就批准你们参加这一次的行动。”

“谢谢腓烈大人!”

达里安欣喜地站起身朝腓烈鞠躬,腓烈点点头示意达里安坐下。

“那个,腓烈大人,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问一问关于父亲的事。”

“呵呵,法尔比没有告诉过你关于他的往事吗?”

“爸爸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他在福音机关里的故事,我只是从巴别大人还有艾米姐那里听到过一些,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我一直有所隐瞒。”

“嗯,因为我曾经禁止福音机关的所有成员对别人提及关于法尔比的任何事,就算是对你也不例外。”

“是因为爸爸从福音机关离开的原因吗?”

“当然,我给予了他想要的一切,他却一声不响从福音机关离开,我没法原谅他这样的行为。”

达里安惊讶地瞪大双眼,而腓烈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寒冷。

“是我从恶魔的手中把法尔比救下,他那时才8岁吧,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很聪明,也很努力,和土元素的契合度也非同一般。十年后,他就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睿智的学者,并且还是一名出色的战士。我曾经把法尔比当做自己儿子一般来对待,甚至把他当做我的接班人来培养,我一度对他寄予厚望,但是在战争结束后,就在你出生后不久,他却从福音机关逃走了,和你的妈妈一起。”

“为,为什么爸爸和妈妈要从福音机关离开?”

“因为他一直认为,三十八年前,我对他的父亲见死不救。”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恶魔第一次袭击城市,我带领福音机关的战士们和恶魔战斗之时,一个小孩拦住我,乞求我能够去救他的父亲。但他的父亲被压在废墟中,已经身受重伤,就算我把他从废墟里救出来,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所以我拒绝了那个男孩的请求。那个男孩,就是你的父亲,法尔比。”

父亲那从未揭晓的过去在腓烈的诉说中呈现在达里安的脑海之中,他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父亲究竟有多么绝望和悲痛。

可是,这真的就是父亲和腓烈大人不和的理由吗?

达里安心里突然感到像有刺扎着一般令人不舒服,正想要说些什么,腓烈却抢先一步说道:“当时是十分危急的关头,每个人都在和恶魔战斗,我不可能有精力去救一个将死之人,虽然对法尔比来说或许有些残忍,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我相信你也能理解才对。更何况,我从恶魔手里救下了他,如果他对我有成见,又何必要跟在我的身边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准备把一切都托付给他,他却选在这个时候从我身边离开,我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回来,可是他却对我置若罔闻,连我都开始怀疑,当时带走他,是不是我一生中最错误的一次选择。”

达里安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耸拉着脑袋不再说话,直到这一刻,达里安心里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感到如鲠在喉,就是因为对父亲的做法感到有一些无法认同的地方。如果真如腓烈所说,那么就算是达里安,也不能理解法尔比为什么会这样做。

“不过达里安,你也不需要因为法尔比的行为而感到愧疚,你十分勇敢,也十分坚强,这也是我破例认同你的神造人形,并且还让你成为贤者候补的原因,我对你有很大的期望,而我也相信,你不会像法尔比那样让我失望。”

“腓烈大人……”达里安对腓烈的话感到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站起身对腓烈鞠躬说道,“感谢你对我的看重,我一定会继续努力。”

“好,我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时候也不早了,今天我们就先到这里吧,关于行动的安排,我会让另外的人通知你。如果哪天法尔比回来了,我也希望你能帮我劝劝他,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依然希望法尔比能够回心转意。”

“是,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和爸爸好好谈谈,也希望腓烈大人能帮我打听一下爸爸的下落,我很担心他。”

腓烈点点头,达里安牵着澜恭敬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看着慢慢合上的房门,玄走到腓烈身旁,俯下身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坏心肠,明明早就打好了主意,还要去试探别人。”

“我只是想要看看他和法尔比究竟是不是一样罢了。”

“那你现在满意了吗?”

“嗯,比我预想的要好一些,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些他妈妈的影子,但还是欠了些火候。”

“所以,你就故意让他去参加这次行动?”

曜也走了上来对腓烈说道:“腓烈,你这样放任达里安和那个伪造人形,只会增加一些不稳定的因素,让他们去完成这样重要的任务,我觉得有些不妥。”

“没关系,这次的行动我会让席蕾娅出马。”

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竟然让那个女人出动吗?与其让她去,还不如派芙妮特。”

“不用,对付充满未知因素的敌人,席蕾娅反而更加合适。”

“可是,以席蕾娅的性格来说,达里安说不定和她相性会很差。”

“对啊对啊,腓烈,你竟然敢让达里安去和席蕾娅碰面,想害死他吗?”

“没关系,这正好是一个测试达里安的好机会。既然启示录将他认知为不确定因素,那么这次正好就可以验证,这个不确定因素对我们而言是好还是坏。由席蕾娅来验证则最合适不过。”

“呜哇,你真是太狠心了。”

玄咂着嘴巴,夸张地退了好几步,曜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正巧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曜打开房门,一个年轻男子敬了个礼,拿着文件走上前来。

“腓烈大人,贤者候补的新名册已经做好了,请你过目。”

腓烈点头把名册接过,翻开到第一页的时候,朝身后的玄问道:“这个人就是艾米所说的那个学生对吧。”

“我看看……”玄把脑袋凑过来仔细看了看,“没错没错,就是这个人,长得真漂亮,难怪达里安会喜欢她。”

“嗯,是吗……”腓烈端详了名册上的照片好一会儿,脸上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

“澜,麻烦帮我把碗筷摆出去。”

“好。”

澜抱着碗从厨房啪嗒啪嗒跑了出去,达里安提起锅盖,热腾腾的水蒸气顿时扑在脸上,他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尝了尝,外面突然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

“来了。”达里安一边答应着一边快步跑了出去把门打开,一个墨绿色的身影顿时朝达里安身上栽去。

“好饿,我要饿死了……”翠半死不活地瘫软在达里安的怀中,达里安连忙把翠给一把扶住:“你没事吧。”

翠鼻子嗅了嗅,突然眼睛一亮把达里安给推倒在地,然后风一般冲进了厨房里。

“啊哈哈哈,达里安你真是太懂事了,已经煮好了对吧?已经可以吃了对吧?”

“你别急啊,还得再煮一会儿。”达里安晃了晃脑袋,突然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熟悉的声音随即响起:“达里安,你还好吗?”

“丽,丽丝莉特,你,你怎么来了。”达里安吓了一大跳,想要站起身,一个没站稳又坐了回去,丽丝莉特微笑着抓住达里安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是我带她来的。”艾米从丽丝莉特身后走了上来,帮达里安拍了拍身上的灰,“好了,我们都进屋吧。”

“打扰了。”丽丝莉特对艾米躬了躬身子,三人一起走进了客厅,看见翠正拿筷子在锅里搅动,嘴里还嚼着几根白菜叶子。

“喂,我不是说了现在还不能吃吗?”达里安没好气地说道,翠吓了一跳,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可怜巴巴地对达里安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是饿坏了,从上午开始就一直忙到现在,午饭都没有吃啊。”

“你真是的,我不是已经给你买了点心吗?”

“艾米你还好意思说,那点东西连垫肚子都不够啊!”

“姐姐,不准偷吃,你给我出来!”

“不要,让我再吃几口!”

澜和艾米像是架犯人似的把翠从厨房里给拖了出来,丽丝莉特走到厨房里看了看,转回头朝达里安惊讶地问道:“达里安,在家是你做饭吗?”

“啊,是的,因为我爸爸总是很忙,所以我就去学了点。”达里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丽丝莉特眼睛里顿时流露出敬佩的目光。

“真厉害,一会儿请务必让我尝尝你的手艺,现在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还要把那块肉切成片放进去。”

“那让我来吧。”

丽丝莉特拿出发带把长发给盘起,从门上取下围裙系好。看着丽丝莉特在自己身旁忙碌的样子,达里安不由得痴了。

真是太幸福了,竟然能和丽丝莉特一起做菜,神啊,谢谢你。

达里安激动地抚了抚胸口,和丽丝莉特一起把肉放进锅里,两人闲聊了几句,在翠的催促下,达里安端着煮好的炖菜走到了餐桌前。

“哇啊,终于可以吃饭了!”闻着满溢在屋里的香味,翠忍不住夹了好几块肉放进嘴里大嚼特嚼。

“慢一点,小心烫!”艾米一边帮忙盛汤一边叮嘱道,丽丝莉特夹了口菜放进嘴里,眼睛顿时有了亮色。

“这,这真是太好吃了,达里安,这里面放了些什么?”

“不不,这只是普通的炖菜罢了。”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炖菜,比我做的好吃多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哪里哪里,你真是太夸张了。”

听着丽丝莉特的赞扬,达里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艾米赶紧用胳膊肘碰了碰达里安,使了好几个眼色,达里安顿时会意,连忙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个,如果你愿意,改,改天我教你吧。”

“真的吗?但会不会麻烦你啊?”

见丽丝莉特似乎很有兴趣,艾米连忙帮腔道:“这有什么,达里安的厨艺可是没话说,不仅这个,其余的菜也做的很好。以前听说达里安说你的厨艺也很不错,你们两个可以经常交流交流嘛。”

“对,我也想尝尝丽丝莉特的手艺。”

“没有没有,我也只是会做一点而已,那达里安,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看着丽丝莉特应承了下来,达里安心里已经开始暗自欢呼,他朝艾米投去感激的目光,艾米也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

“对了,说起来,丽丝莉特你最近不是应该很忙吗?怎么今天会到这里来啊?”

此话一出,达里安就开始后悔起来,因为感觉到突然冷却下来的气氛,达里安就知道自己又碰上钢板了。

“达里安,关于笑面人的抓捕任务,腓烈大人准备让我和你一同参加。”

“什么?”

达里安手中的筷子差点掉在了地上,没想到自己不仅能和丽丝莉特一起做饭,一起吃晚餐,还能一起参加任务,今天简直幸运度爆表啊。

可是转念一想,这次的任务说不定会有很大的风险,毕竟要对付的是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这样不是会让丽丝莉特陷入危险之中吗?达里安心里又开始变得担忧起来。

艾米放下碗筷对达里安说道:“腓烈大人很看重你们两个,所以才会让你们参加这次行动。其实我是很想和你们一起去,但腓烈大人已经安排了另外的使徒。”

“艾米姐,你知道这次是哪位使徒大人带队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腓烈大人并没有说,但我猜测为了确保成功,应该是从前四位使徒中选择,毕竟笑面人的实力无法估量。我和他上次有过交手,可是说实话,到底能不能胜过他,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前四位使徒?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比巴别大人还要更厉害吗?”

“没错,我们使徒有十二位,而从排行第五的巴别开始,实力和我们剩下的七位相比还要更加上一个层次。”

“艾米大人,就算是使徒之间,也会有这么大的实力差吗?”

面对丽丝莉特的疑问,艾米轻轻点了点头。

“这么说吧,上次与别西卜的战斗,如果不是靠巴别大人,只凭我们那点兵力,恐怕十分钟不到就会全灭。”

“现在进行元素革命之后,和三十八年前已经不同了。”翠翘起凳子把手枕在脑后,“以前的使徒,并不如现在这么厉害,哪怕是对付别西卜那种级别的恶魔,只要投入现在前五位中的任意三位,加上军队一起协力,应该就能轻松获胜吧。说出来你们或许会感到有些不可想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可是亲眼见过第三使徒——‘闪耀之戟’赞恩的实力,就算是巴别和他对决,最多撑过一个小时就会败下阵来。”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他们而言,艾米的实力都已经难以望其项背,巴别就更加高深莫测,可是如果真如艾米和翠所说,那前四位使徒究竟已经到达了什么样的境界?

见面前的两位贤者候补沉默了下来,艾米脸上露出了微笑。

“没关系,你们还年轻,只要多加努力,说不定也能到达他们那样的水准,我也是一直以更高顺位而努力修行,从来都没有懈怠过。”

达里安握紧了拳头,脸上有了些兴奋的神采。

“真是让人期待,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能和这么厉害的人一起组队,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丽丝莉特也是点头表示赞同,两人相视而笑,一旁的艾米却皱了皱眉头。

“不过我要提醒你们,虽然应该不太可能,但万一腓烈大人安排的是第一或者第二使徒带队,你们就一定要小心了。”

达里安疑惑地问道:“难道他们两人不太好相处吗?”

“不,不是这么简单。”

艾米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第一使徒——‘纯粹之白’芙妮特,第二使徒——‘无暇之黑’席蕾娅,她们两人是姐妹,光元素和暗元素的契合度是绝无仅有的100%完全契合,可以称得上是人类最强,就连第三使徒赞恩也无法同她们相提并论。”

“100%完全契合?”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同时发出惊呼。

根源拥有取之不尽的元素之力,但元素的纯度会受到人类自身契合度的影响,例如一个契合度为90%的人在从根源汲取力量时,剩余的10%就是没有属性的杂质,如果不加处理,这些杂质就会破坏掉魔法的平衡,所以在汲取力量的同时,人类必须要追加一个精炼步骤,把没用的杂质给剔除掉,契合度越高的人,杂质就越少,精炼的时间也就越短,在力量的运用上自然就有了先天的优势。

元素契合度一旦上了85%,在人类中就已经算是佼佼者了,但第一和第二使徒竟然会有100%的契合度,也就是说,她们已经完全不需要对汲取的力量进行精炼,只需要随心所欲地运用就行了。

头一次知道人类中还有这样的存在,达里安顿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对艾米追问道:“艾米姐,你知道她们的来历吗?”

“她们非常神秘,就连同为使徒的我们,也对她们的背景毫不知晓。我只知道腓烈大人曾经有一个‘新人类计划’,而这两人就是这个计划的产物,但这个计划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而且这在福音机关中是绝对机密,参与计划的任何人都不能透露半个字,否则全体都会被连坐惩罚,腓烈大人也从来没有对我们提起过。”

“可是艾米姐,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我们小心她们啊。”

“她们两人和我们其余使徒,不,应该说和其余人都不同,我和她们打过几次交道,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第一使徒芙妮特像是个人偶一般,从来没有见她有过任何感情的流露;第二使徒席蕾娅就更奇怪了,我接触过她三次,第一次她看上去活泼开朗,像是个十六七岁充满朝气的小女生一般招人喜爱;可是到了第二次,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文文静静,浑身上下充满了贵族一般优雅的气息;到了第三次,她的性格又发生了转变,仿佛是对我不感兴趣了一般,变得无比冷酷,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是不是因为她心情不好啊。”

“不,不是那样。”翠坐直了身子,盯着达里安和丽丝莉特补充说道,“一个人就算心情不好,情绪或许会有波动,但本质不会发生改变。可在席蕾娅身上,我看不到什么是她的本质,仿佛她的一切情感都是刻意装出来的一样。”

艾米紧跟着点了点头:“通俗点说吧,我这三次所遇见的席蕾娅,仿佛是性格迥异的三个人,只是恰巧长得一样罢了。”

“嗯……”达里安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感觉还是不太好理解啊,会有这样奇怪的人吗?”

“唉,我确实不太好形容当时的感受,但还有一件事,也是关于席蕾娅的,只有福音机关内部才知道,你们答应我不要告诉其余任何人。”

达里安和丽丝莉特点了点头,艾米又接着说道:“在四年前,大陆南方的卡尔加公国宣布脱离福音机关的管辖,并擅自把福音机关的人员全部驱逐出境,并且封锁国境线,做好了临战态势。”

“我听说过这件事,可是后面经过腓烈大人的劝说,争端不是和平解决了吗?”

面对丽丝莉特的疑问,艾米轻轻摇了摇头。

“这只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当时的情形已经严峻到一触即发的关头,因为离上一次恶魔的战争已经过去很多年,并非所有的国家都对福音机关和腓烈大人保持友好的态度。卡尔加公国这样一闹,许多国家也开始蠢蠢欲动,如果处理不当,福音机关的威信一定会瞬间土崩瓦解,世界又会陷入分裂的局面。”

“当时腓烈大人希望与卡尔加公国进行谈判,派出了席蕾娅只身前往卡尔加公国的首都与国王会谈,在她抵达首都之后仅仅一天,投降的命令就从首都传到了前线,而当我们一星期之后进入首都,才知道她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整个皇宫里几乎有一半多的大臣和士兵都被她屠杀掉了。”

“在我们从边境到达首都的这一个星期里,席蕾娅在皇宫中尽情吃喝玩乐,还强迫剩下的所有人对她俯首称臣,谁要是敢反抗她,她立刻就会把那个人给当场杀掉。到达首都那天,我亲眼看见她翘着腿坐在王座上,而国王一家像狗一样跪在她的身旁,被她肆意羞辱的情景,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干出来的行径。”

艾米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她紧紧盯着面色变得有些苍白的达里安和丽丝莉特,一字一句地说道。

“席蕾娅是个危险的女人,如果你们这次遇到她,一定要对她加以防范,千万,千万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