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达里安茫然的脸,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真没想到,法尔比老师连神造人形的事都没告诉你,却偷偷给你制造了一个。”恩格玛无奈地说道。

澜顿时哼了一声:“因为按照计划,我的正式启动应该是在三天之后。但情况紧急,所以爸爸没来得及把所有缘由告诉哥哥。”

“如果见到法尔比老师,我得好好问问。达里安,虽然我很想让你知道你身边的这个兵器是个多么厉害的存在,但现在不是给你科普的时候。”恩格玛环视着一片狼藉的四周,“邪眼巨人虽然被打倒了,但战斗还没有结束,必须得赶紧把城市里的其余恶魔全部除掉。”

“没关系,恶魔的清扫工作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突然从一旁传来了浑厚的声音,众人转头看去,一个魁梧高大的中年男人缓缓走了过来,他穿着雪白的修士长袍,有着一头花白却又整齐的短发,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他拥有着强大的实力。

“巴别大人,你竟然到这里来了!”身为贤者的恩格玛竟然挺直了腰朝这个中年男人躬身施礼,不仅是恩格玛,雅博,丽丝莉特还有安洁莉娅也纷纷向他埋下了头。

巴别?难道是“铁壁之扉”巴别吗?达里安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心里顿时产生了惊喜和崇敬之情。

在福音机关之中,拥有高尚的品德和强大的力量之人,经过挑选和晋升,就能成为世人称颂的“贤者”,他们是福音机关的精英,承担着许多重大的职责。可是在贤者之上,还有十二位实力更为强大之人,被称作“神之使徒”,他们直接听命于福音机关的领导者——“天父”腓烈,堪称是福音机关的王牌,也是世人眼中对抗恶魔的最大希望。

十二位使徒的排序按照的是各自实力的高低,排行前五的五位使徒,实力更是高深莫测,而眼前的这位“铁壁之扉”巴别,就在十二位使徒之中排行第五。他在第一次人魔战争末期开始崭露头角,当时只是贤者候补的巴别,第一次上战场就以一己之力连续击杀两个A级恶魔,传奇的经历在世人中广为流传。

“好了好了,别这么客气,你们都辛苦了,竟然能打倒邪眼巨人,真是不一般啊。”巴别打量了一下众人,随即把目光投到了抱着达里安的澜身上,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这个小女孩的能量波动……难道是神造人形吗?”

“是的。”恩格玛看了达里安一眼,“不过,这和我们平常所见的有些不同,这个少年是我的学生,也是法尔比老师的儿子,这个神造人形,是法尔比老师私自制造的复制品。”

“原来是法尔比那家伙,哈哈,那就难怪了。”巴别走到达里安身前蹲下身,把手放在达里安肩膀上微笑着说道,“你和你爸爸年轻时候长得真像,不过也有一部分像你妈妈,真是感慨啊,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

“你认识我妈妈吗?”达里安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巴别拍着达里安肩膀哈哈大笑:“当然认识了,我可是见证了他们婚礼的呢。”

“喂,哥哥现在身体很虚弱,你别这么用力拍!”澜抓住巴别的手甩了开去,达里安吓得连忙把澜给按住:“澜,这位可是使徒大人,不能这么没有礼貌啊。那个,巴别大人,请原谅澜的无礼。”

“哈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达里安,你有一个很不错的妹妹啊。”巴别爽朗地笑了起来,随即又对着澜温和地说道,“别担心,我刚才是在治疗达里安的伤。”

“咦?”达里安动了动身子,发现伤口不仅已经愈合,而且身体还充满了力量,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

“真厉害,一点都不痛了。”达里安摸了摸胸口,然后拉着澜朝巴别躬身说道,“谢谢你,巴别大人。澜,给巴别大人道个歉吧。”

“……,对,对不起。”澜有些不太情愿地躬了躬身子,巴别摆了摆手,随即对众人说道:“我带来的人已经在安排城区的清扫还有安置工作了,关于后面的工作,我要召集城里的所有相关人员进行一个布置,关于这次的战斗我需要听听你们的报告,所以麻烦跟我一起到城里的分部去一趟,你们也累坏了,趁这个时候好好休息一下吧。”

……

法尔比拄着长棍坐在地上,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然后看着身旁躺着的恶魔尸体。

“呼,真是累死我了,我是太久没运动了吗?”法尔比抠着脑袋自嘲地笑了起来,突然加大了声音喊道,“可以出来了吧,你还要观察到什么时候?”

一个穿着军服的女子从街道拐角处慢慢走了出来,她有一对棕色的眼眸,茶色的卷发被捆成一束随意地搭在左肩上,看上去大概二十多岁左右,脸上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干练和沉稳。

“哎呀哎呀,这不是艾米亲吗?”法尔比托着腮帮笑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好多年不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艾米脸微微一红,有些窘迫地笑了笑:“法尔比老师,你可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法尔比正想再调侃两句,突然背上传来了温暖的触感,眼睛被一双纤细的小手给遮住了,随即耳边响起了略微带点挑逗的少女声音:“猜猜我是谁啊?”

“翠,你再不从我身上离开,我可保不准会干些什么。”法尔比抬起两只手在半空中作势比划了两下,身后的少女不以为意戏谑地笑道:“啊呀呀,我好怕啊,法尔比这个色老头。”

“翠,你别跟法尔比老师胡闹,快回来。”

“怎么,艾米吃醋了吗?哈哈哈。”

“谁吃醋了,你快回来!”

艾米红着脸跺了跺脚,翠顿时大笑了起来,从法尔比身旁离开,然后蹦蹦跳跳地走到了艾米的身旁,脑后那墨绿色的长马尾跟着有节奏的上下晃荡。

“真是的,你还是体谅体谅我这个中年人吧。”法尔比捶着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把目光投到艾米身上,“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第九使徒大人,现在可还在与恶魔作战当中啊。”

艾米尴尬地说道:“法尔比老师,你就别拿我开涮了。腓烈大人派我和巴别带了2000人到这里来支援,我们也是刚刚赶到,巴别正在指挥对恶魔的清剿,城市已经安全了。”

“竟然把你和巴别都叫来了,未免有点大材小用了吧,难道说,还有什么更大的事即将发生吗?”法尔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对着艾米认真地问道,“说吧,腓烈让你来找我干什么。”

艾米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法尔比老师,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和腓烈大人的恩怨也该放下了。现在恶魔又再度出现在了世上,你的知识和力量对整个大陆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这时候应该放下成见,重新回来才对。”

“真是的,你和恩格玛怎么都是一个调调。”法尔比抠着脑门皱眉说道,“我已经为腓烈卖命那么多年了,虽然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我早已不亏欠他什么了,好不容易把儿子的事也安排好了,我正想给自己好好放一个假,去周游世界呢。”

“法尔比老师,这里还没完全解除危险,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恶魔出现……”艾米还想说什么,法尔比摇着手转身说道:“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调查,得去其他国家呆一阵子。再说了,这里有你和巴别,哪里需要我这个无名小卒帮忙。”

“法尔比老师!”艾米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法尔比顿时叹了口气:“看来,你不仅仅是来当说客了。”

“虽然对你有些不尊敬,但你如果不听劝,我可能就只有使出强硬的手段让你留下来了。”艾米的身上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气流,吹开了四周的碎石。

法尔比再次把身转了回来,看着艾米那坚定的神情,饶有兴趣地问道:“这是腓烈的意思吗?”

“没错,但,这也是我的意思,老师重新回到福音机关才是正确的。”艾米斩钉截铁地说道,法尔比把长棍抬了起来,随即轻声一笑:“真是的,我可不想和第九使徒大人作对啊,饶了我吧。”

看着法尔比抬起的长棍,艾米有些痛心地闭上眼睛,随即咬了咬牙大声说道:“翠,我们上。”

“诶,真的要和法尔比战斗吗?”翠不情愿地嚷了起来,“好不容易见一面,我还想多聊几句……”

“翠!”艾米瞪了翠一眼,翠嘟着嘴转过身去,对着法尔比笑道:“真是不好意思,那就只有打一场了。”

话音刚落,翠已经变成绿色的光粒,然后朝艾米伸出的右手掌心间快速聚集,随即一把满是花纹的墨绿色长枪被艾米一把抓在手中,光芒笼罩住艾米的全身,一股股浑厚的气浪喷薄而出呜呜作响。

达里安,对不起,我要暂时离开你一阵子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好好生活,照顾好自己。澜,达里安就拜托你了。

法尔比脸上露出了微笑,艾米奇怪地问道:“老师,你在笑什么?”

“艾米,你现在有对象吗?”

“啊?老师,你你,你在说些什么啊?”

“哈哈,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赶快找个对象结婚,然后生个小孩吧,要不然会少很多乐趣的。”

……

在福音机关派来的援军帮助下,城市内的恶魔很快就全部清剿完毕,战斗结束了,士兵们顾不得疲惫,又开始对市民进行安抚和善后工作。哭嚎声,叫骂声渐渐平息,留下的只是难以抚平的伤痛,和对未来的担忧。看着彼此脸上那面如死灰的表情,所有人的心里都开始慢慢明白一个现实。

世界,正在开始崩坏。

福音机关的分部已经忙成了一锅粥,好不容易把工作全部安排好,巴别揉了揉额头,然后又走回了会议室疲惫地坐在椅子上。

“巴别大人,关于这次的战斗报告我已经写好了。”恩格玛把文件给放在了巴别的桌前,巴别点了点头,打开恩格玛写的报告。

“嗯,你们做的非常好,你,叫雅博对吧。”巴别一边看着报告一边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雅博,“对恶魔的应对,还有对学生的调度,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真是辛苦你了。”

“没有,我只是尽了学生会长该尽的责任,但是因为我指挥不力,还是让很多学生牺牲了。”雅博有些懊悔地说道,巴别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学生们都还只是孩子,就算每天都做着对抗恶魔的训练,但真正遇到恶魔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敢于战斗的胆量。真正应该责怪的,是我们这些大人才对,是我们能力有限,才不得不让你们这些孩子来承担这样的重担。”

丽丝莉特连忙大声说道:“才没有这样的事,这次的战斗如果不是两位贤者大人和福音机关的各位,光靠我们是绝对不可能获胜的。真正与恶魔战斗了才知道,我们还是太弱了。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希尔纳大人就不会……”

恩格玛难过地垂下了脑袋,巴别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是‘红莲之羽’希尔纳对吧,我现在还能记得他第一次当上贤者时的情形,他确实履行了他当时的承诺,不愧他贤者之名。”

巴别把文件给放下,然后环视了周围一圈,脸上露出了微笑。

“有战斗,就会有牺牲。你们都是真正的勇士,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只要有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在,我们人类就会有战胜恶魔的希望。”

众人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虽然现状让人感到悲伤,但能得到第五使徒巴别的肯定,对自己而言无疑是一种非常大的激励。

“但是……”巴别沉吟了半晌,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朝雅博和安洁莉娅问道,“你们所遇见的那个不知道是恶魔还是人类的东西,真的说话了吗?”

雅博点头说道:“是的,而且他还使用了好几种不同的嗓音,我们可以基本确认,这个一定不是人类,应该是人形的恶魔。”

“人形的恶魔……”巴别带着难以理解的表情摇了摇头,“我和恶魔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从来没有看到过人形的恶魔,而且说话的恶魔就更是闻所未闻了。”

安洁莉娅冷冷地哼了一声:“恶魔这样的怪物,就算是发生了进化也不足为奇,毕竟也已经有这么多年了没出现了。”

“进化是吗?或许我们对恶魔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巴别又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转头对恩格玛说道,“虽然恶魔基本上已经剿灭了,但你要时刻关注学生们所看见的这个人形恶魔,只要没有除掉它,这个城市应急预案就不能解除。”

“哦,会议室里怎么会有学生?”突然一名卷发女子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恩格玛顿时朝女子行了个军礼:“艾米大人,你来了。”

“恩格玛你真是的,我们以前都是同学,就别叫我什么大人啊。”艾米有些难为情地说道,突然看见眼睛变得晶晶亮的达里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艾米?是‘碧落之灿’艾米吗?”达里安兴奋地问道,艾米吓了一跳问道:“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听爸爸讲过你好多故事,一直都很崇拜你,真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一下子见到两位传说中的使徒大人,一会儿能给我签名吗,能签名吗?”达里安高兴地探身问道,一旁的安洁莉娅已经是无语地捂住了脸,丽丝莉特和雅博也是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雅博轻轻拉了拉达里安的袖子小声说道:“喂,别这么激动,这可是使徒大人啊,先坐下吧。”

会议室尴尬地沉默了下来,达里安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坐了回去。

“哈哈哈,艾米,你竟然都有粉丝了。”一个穿着浅绿色连衣裙,绑着马尾辫的高挑少女突然从艾米身后探头笑了起来,突然少女把目光紧紧地盯在了坐在达里安身旁的澜身上,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哦?这可真是奇怪。”少女手在桌上一撑,整个人轻盈地跃了起来,达里安看着从天而降的身影,还没来得及躲,就被连人带椅给撞倒在地。

“你干什么!”澜生气地站了起来,那少女却伸出手指抵住了澜的额头,轻声笑道:“你是什么来头?”

“翠,你干什么?”艾米惊慌地跑了过来,澜盯了翠好一会儿,咬着牙说道:“姐姐,请你放开哥哥。”

“姐姐?”艾米有些不明就里地看着澜,突然双眼一睁,惊讶地说道,“难道这个女孩儿是……”

“是跟我一样的类型,但又有一些不同。”翠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定睛看着压在身下的达里安,达里安尴尬地笑了起来:“那个,你能放我起来了吗?”

“嗯?这个味道……”翠把头埋下,捧着达里安的脸闻来闻去,旁边的丽丝莉特和安洁莉娅顿时脸一红别开视线。达里安也吞了口唾沫,想伸手推开她,但又不知道该把手往哪里放,只得小心翼翼地哀求道:“额……听得见吗,让我起来好不好?”

“好了,你到底在干什么!”艾米生气地抓住翠的衣服,像是提小猫一般把翠给拉了起来,翠看了看达里安,又看了看澜,顿时拍了拍手哈哈大笑。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法尔比的儿子对吧,而你……”翠摸了摸澜的脑袋,“你是法尔比制造的同类,我们的复制品。”

“什么,法尔比老师的……”艾米定睛看了看达里安,脸上露出了有些惊喜的神情,“难怪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原来是达里安啊,上次见你还是你几岁的时候,竟然都长这么大了。”

但说着说着,艾米的神情不知为何突然变得黯淡了下来,察觉到艾米的变化,巴别开口问道:“怎么了?如果我猜得没错,法尔比应该是逃走了吧。”

“这……唉,真是不好意思……”艾米长叹了一口气,翠捂着嘴嬉笑了起来:“谁开始夸下海口说一定会让法尔比回心转意啊?”

艾米狠狠地瞪了翠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看你压根就没有出全力吧!”

“想抓他的是你,又不是我……”翠噘着嘴转过头去,达里安突然激动地问道:“你碰见了我爸爸吗?他还好吗?你为什么要抓他?”

“达里安,你先别着急,法尔比老师他很好,不要担心。”艾米按着达里安肩膀示意他冷静,然后转头看了看巴别,巴别点点头说道:“嗯,达里安的问题就由我来解释吧,正好也让大家知道一下现在的情况。”

巴别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城市和周围山脉的立体地图顿时被投影到了众人面前。

“大家都知道,虽然在二十年前,大陆各处的孔就停止了活动,恶魔也没有再出现过。但福音机关从来没有降低对恶魔的警惕。你们所属的哈斯塔帝国,境内一共有三个孔。而我们现在身边的这个孔是三个之中最大的,离城市也最近,所以我们在市中设有帝国最大的分部,也时刻监测着孔的动向。”

好几张关于孔的全景照片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巴别指着照片一一介绍道:“这些是放置在空中的探测器定时发回的照片,然后你们重点看看这张一个星期之前拍的。”

随着照片被单独列出放大,所有人都看见了一个诡异的黑影出现在孔的边缘。

“那个是……人吗?”雅博若有所思地问道,巴别慢慢摇了摇头:“不知道,因为隔得太远,无法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但照到这张照片之后,探测器就诡异失踪了,猜测是有人故意破坏了探测器,所以我们只能暂定这个黑影是个人。这个孔是在山头上,而山脚下有军队的警戒哨,这个人能绕开士兵的视线进入到这里,显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这个人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就在这之后,启示录向腓烈大人发出了警告,预言三个月后会有恶魔的袭击,最高灾害程度为S,也就是说,会有许久未见的S级恶魔现身于世。”

“什么?”达里安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今天遇到的A级恶魔都已经强到如此地步,如果S级恶魔出现在面前,又该如何才能对抗?

“巴别大人。”安洁莉娅突然举手打断了巴别的话,“这个消息我也听父亲说过,但按启示录所说的三个月来算,今天才只是第八天,为什么恶魔的攻击提前了?”

“嗯?你父亲是希德莱利斯公爵吧,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信息?”巴别看着身边的恩格玛问道,“是你告诉他的吗?”

“是的,真是抱歉,巴别大人。”恩格玛低头说道,“在我三天前抵达城里之后,公爵大人似乎得到了一些风声,一直在追问我原委,最后甚至下跪请求,所以……”

“巴别大人,请恕我无礼,这么重要的事,福音机关怎么能够隐瞒我们。”安洁莉娅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正因为听到了恩格玛大人所说,我父亲才会上报国王陛下,迅速对城里偷偷做出了防御部署,虽然还没布置完全,恶魔就提前进攻了,但总归还是帮上了一些忙。如果不是提前做了应对,城市一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那个……”艾米带着复杂的神情说道,“你和恩格玛都搞错了,启示录所说的袭击地点,并不是这里啊。”

“什么?”众人顿时惊愕地喊出声,恩格玛连忙向艾米问道:“贤者之间都在说这个消息啊,而且就在知道这个消息不久,我就被派到这里来寻找法尔比老师。还有巴别大人刚才也不是说过,启示录……”

“恩格玛,你们既然身为贤者,就更应该确保消息的真实性。”巴别严厉地瞪了恩格玛一眼,“启示录所说的袭击地点是在凤凰帝国的红莲之城,我们派你来这里的目的,跟这次袭击无关,就只是单纯劝说法尔比回到福音机关而已。至于我和艾米前来,一是再劝劝法尔比,二是调查一下出现在孔旁边的神秘黑影,因为腓烈大人一直对这个黑影很不放心。”

恩格玛吓得连忙单膝跪在了地上:“对不起,是我失职了!请给予我处分!”

“好了好了,虽然是你搞错了,但因祸得福。就像安洁莉娅所说的,如果不是提前在城里布置了防御,这次或许会死伤更多的人。”巴别摆手示意恩格玛站起身,安洁莉娅的脸却变得苍白了起来:“如果说,启示录所说的袭击并不是这一次,那么这次出现的恶魔,启示录难道没有预知到吗?”

雅博摸着下巴皱眉说道:“我们人类之所以能在以前的战斗中获胜,就是因为启示录每次都能精准地预知恶魔出现的地点和时间。如果连全知全能的启示录都没有做出预知,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要考虑两个方向,一是以后也可能会有超出预知的袭击出现,那么就得要求所有国家对每个孔做到全天候的观测和防御。”

“嗯,说得很好,那么第二个方向呢?”巴别饶有兴趣地问道。

雅博环视了众人一圈,随后说出了一个可怕的设想。

“这次的袭击,或许和照片里的神秘黑影有关,联想到我和安洁莉娅所遇到的人形恶魔,我猜测,有人能够用某种方法利用孔来引发恶魔的袭击。”

巴别和艾米顿时相视一笑,看起来对雅博的分析很是满意。

“雅博,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拥有这样的见识和实力,我猜,你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加入到福音机关,加入到我们贤者的队伍中了。”巴别对着雅博点头表示赞赏,雅博谦虚地笑了起来:“巴别大人,你过奖了。”

真厉害,雅博不光是实力高强,对事物的分析也是这么的井井有条,如果我也能像他那样就好了。达里安羡慕地看着雅博,突然看见丽丝莉特在一旁对雅博投去了倾慕的眼神。

达里安心一酸,连忙别过头去,随即听见艾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达里安,你开始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抓你爸爸吗?因为这次事态严重,腓烈大人希望法尔比老师能回到福音机关,因为法尔比老师拥有渊博的学识和强大的力量,现在福音机关进行的许多研究,都有你爸爸的贡献。”

“既然这样,为什么爸爸不回去,他去了哪里?”达里安有些失落地问道。

“法尔比老师说他有事情要去其它王国调查。实际上,他和腓烈大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他对腓烈大人似乎有很深的成见,我们曾经问过他,但他始终没有告诉过我们缘由。”艾米柔声安慰道,“但你不要担心,法尔比老师的实力就算在使徒中也能排上前列,等他调查完后,一定会回来见你的。”

原来爸爸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吗?可是为什么他却一直赋闲在家?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不能抛下成见,回到福音机关呢?爸爸到底和腓烈大人有什么样的过节?

正在脑袋一团乱的时候,达里安感觉到手掌突然传来的温度,转过头时,澜对着达里安露出了令他感到安心的浅笑。

爸爸,你把澜带到我的身边,又是在期盼着我什么呢?

怀着复杂的思绪,达里安和澜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今天暂时就说到这里好了,虽说不知道恶魔还会不会再从孔里出来袭击城市,但就目前的检测来看,孔里已经没有能量反应,应该是安全了,所以你们都可以各自回家休息了,如果有事,我会联络你们。”

“谢谢巴别大人,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雅博带着众人一起站了起来,但巴别对着达里安摆了摆手:“达里安,你再坐一会儿。”

达里安只得重新坐了回去,雅博转头对达里安说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你表现的很出色,或许学校会暂时休整几天,要上课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保持联络。”

丽丝莉特也从一旁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达里安,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我真是没想到竟然能和你一起战斗,以后或许还会遇到很多事,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是,也请你多多关照了。”达里安像个机器人似的,僵硬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涨红了脸向丽丝莉特鞠了一躬。

“哈哈,那就学校再见了。”丽丝莉特把手放在身旁轻轻挥了挥,然后走到了雅博身旁。

学校再见,丽丝莉特叫我和他学校再见,哈哈,以前她可从来没说过这话啊。达里安一边傻笑着一边看着丽丝莉特从会议室离开,安洁莉娅阴沉的声音却从旁边传了过来。

“哼,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从今天起,你就踏入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领域里,以后自求多福吧。”

看着安洁莉娅从会议室离开,巴别把目光投到了澜的身上,向站在一旁的艾米和恩格玛说道:“嗯,现在还有个问题就是关于这个神造人形复制品的处理,我开始已经上报给了腓烈大人,大人的意思是让这个人形暂时就放在达里安身边,等他到这里之后,再把达里安和人形带给他亲自看一看。”

“腓烈大人要亲自来这里吗?”恩格玛惊讶地问道,巴别无奈地叹了口气:“毕竟这次的事件是启示录没有预知到的,腓烈大人或许是想要亲自来确认一些东西吧。在这之前,艾米,你和翠跟着达里安去他家一趟,把法尔比制造人形的相关资料都收集起来,虽然都是老熟人了,但这种私自制造人形的行为还是不能不管。”

“好,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达里安,就麻烦你带我去你家一趟了。”

“啊!”达里安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澜,然后又看着艾米,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我的家,好像已经没了。”

“是被恶魔给毁掉了吗?”

“不,这个……应该……是我做的。”

“……,哈?”

……

看着眼前的大坑,达里安顿时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上。

“完了完了,我的房子完了,这下无家可归了……”达里安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喃喃自语。

“达里安,这真的是你做的吗?”艾米惊讶地问道。

“当时哥哥急着去救爸爸,所以……”澜摸着达里安的背安慰道,“哥哥你就那么想要房子吗?要不我把旁边那房子里的人给赶出去……”

“这肯定是不行的吧!”翠对着澜的脑袋就是一记手刀,“法尔比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教过你吗?我的笨妹妹哟。”

“爸爸只教给我了一件事,那就是要让我成为哥哥的希望,所以哥哥的一切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会满足他。”澜挺直了腰,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

“法尔比这个怪大叔的教育方法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翠抬起两只拳头狠狠卡住澜的太阳穴,“没关系,从此以后,就让我这个当姐姐的好好教育教育你!”

看着打闹在一起的两个人形,艾米脸上露出了感慨的表情。

“真奇妙,翠竟然会这么亲近别人,明明才刚刚认识,这两人却真就像姐妹一样。”

“嗯,我也是……”达里安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虽然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却完全不会感到陌生,或许其实我很早就见过她了,但只是我想不起来了而已。”

看着身旁的达里安,艾米心里闪过了一丝好奇,明明这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弱小少年,竟然靠着法尔比制造的人形兵器随手一挥,就能把这么大的房子破坏的一点不剩,这个叫做澜的神造人形复制品,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

法尔比老师,你让达里安拿起兵器,走上战场,这到底对达里安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想到这儿,艾米拍了拍达里安的背安慰道:“法尔比老师走之前拜托我照顾你。你的房子等一切安定下来之后,我会让人在原地重新建一个。另外我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福音机关分配给我的临时住处很宽敞,在我离开这里之前,你和澜就跟我还有翠住在一起吧。”

“真是太感谢你了,艾米大人。”达里安感动地对艾米鞠了一躬,艾米摆手说道:“我是你父亲的学生,就别叫我什么大人了,叫我姐姐吧。”

达里安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那就叫艾米姐吧。”

突然翠从艾米身后探出脑袋做了个鬼脸。

“哈哈,我看应该叫艾米阿姨才对吧。”

“翠!!!!!”

折腾了好一阵,达里安总算到达了艾米的住处,时间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洗漱之后,众人换好了睡衣坐在了客厅里。

“达里安,你不要那么拘谨啊。”艾米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达里安,不由得笑了起来,“别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好了。”

“不,这个,真是不好意思……”达里安环视着偌大的房间,尴尬地笑了笑,“平常都是我和父亲两人一起住,现在确实有点不习惯……”

“哈哈哈,我能理解,毕竟达里安正在青春期嘛。”翠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达里安腿上,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戳了戳达里安的胸膛。

看着翠睡衣胸口的缝隙,达里安红着脸别过脸去,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艾米没好气地把翠给提了起来:“别教坏达里安,你给我坐好了!”

“切,真无聊。”翠咂了咂嘴,懒洋洋地坐到了沙发上,“就是因为你老是这么古板,所以才吸引不了男人。”

“翠,你再胡说试试!”艾米气得头发都快竖了起来,达里安正想打圆场,澜却不声不响地坐在了达里安的腿上。

“澜,你这是干什么?”达里安有些惊慌地问道,澜转过头说道:“怎么了哥哥,我不能坐这里吗?”

“不,不是这个问题……”闻着澜头发上香波残留的味道,达里安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艾米急忙又把澜给拎了起来:“女生可不能随便坐在男人身上,这是基本的礼仪,给我挨着翠坐好了!”

澜悻悻地坐在了翠了身旁,达里安拍了拍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唉,我还没结婚呢,感觉自己老是像个当妈的。”艾米捂着头坐了回去,看了看坐在一旁的翠和澜,然后又转头对达里安说道,“达里安,法尔比老师之前有和你说过什么吗?比如关于澜的事情。”

达里安摇头说道:“没有,他一直瞒着我,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但不知为何,澜所在的地下室,我在梦里见过……”

“那是因为哥哥小时候你曾和我见过一面。”澜突然插嘴说道,“我当时在爸爸的帮助下,第一次有了自主意识,所以爸爸把哥哥带到了我的面前,以便让我对哥哥产生详细的认知。”

“可是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因为在我们触碰之后,依爸爸的要求,我暂时封锁了你的记忆,但操纵记忆并不是我的专长,所以哥哥在梦里会经常想起来。”

“原来是这样。”

达里安顿时恍然大悟,翠轻轻一笑对艾米说道:“看起来,法尔比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做好这个打算了,真是没想到,靠他一个人,竟然真能做一个我们的复制品出来。”

“嗯,而且从她把你认知为姐姐这一点来看,在感情和认知上也和你们并没有太大差别。”艾米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是姐姐们的复制品,虽然用的是劣化版的核心,但除了无法将元素能量细分类别,还有外貌上的差距之外,其余并无太大差别。”澜罕见地露出了自豪的微笑,“这都是因为爸爸的功劳,还有我所知道的一切,也都是爸爸教给我的。”

听着这一切,艾米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转头对达里安说道:“你可知道,法尔比老师给你制造了一个怎样的存在?”

达里安摇了摇头,艾米顿时叹了口气:“好吧,我就好好给你讲讲,神造人形的来历。”

“人类对‘根源’的探索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而契机是因为贝兹鲁克大遗迹的发现。大遗迹如同一个金字塔似的结构,大概有好几十层,每一层都有着许许多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产物,有书籍,有道具。而且很奇妙的是,每一层都如同一个谜题一般,只要解开之后,就能打开下一层的入口。”

“整个大陆的所有国家联合起来,秘密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探索遗迹的组织,也就是现在的‘福音机关’,纵使后来发生了许多的战争,好些国家已经灭亡,但‘福音机关’对遗迹的探索却从来没有停止。遗迹里每一层的知识,都让人类的历史前进一大步,随着破解层数的递增,‘魔法’,‘根源’先后被人们所发现,可以说,正是因为遗迹留下来的宝贵财富,才造就了我们现在的世界进程。”

“人类前前后后花了好几百年的时光,才终于到达了倒数二层,而也就是这一层,在四十年前腓烈大人的带领下,人们通过遗迹留下的仪器和知识,终于打开了‘根源’的通道,获得了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

“倒数第二层已经破解,最后一层的大门也就此打开,而在最后一层展现在腓烈大人面前的,是七位躺在仪器中休眠的少女,和被称为‘启示录’的仪器。而这七位少女,就是我们所说的‘神造人形’,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人制造的她们,我们也只能将其归功为神的创造。”

“当时许多具体情况是福音机关的机密,就连我也没有权力知晓。我只知道,腓烈大人将七位少女唤醒之后,似乎得到了一些重要的讯息,因为没过多久,腓烈大人就开始启动‘启示录’的运作,之后更是为恶魔的袭击做好了一切准备,显然‘启示录’给他展示了预知,我们并不知道腓烈大人从‘启示录’那里得到了些什么消息,但托‘启示录’的福,人类总算从恶魔的浩劫中存活了下来。”

达里安呆了好一会儿,喃喃地说道:“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爸爸从来都没告诉过我。”

艾米苦涩地笑了笑:“其实法尔比老师比我知道的还要多,毕竟他曾经在遗迹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和神造人形也有长时间的接触。但他或许并不想让你知道太多,可是我怎么也无法理解,他什么都不告诉你,为何又要制造‘神造人形’的复制品给你。”

“或许法尔比也很矛盾吧。”翠突然开口说道,“我和法尔比相处过一段时间,从本质上而言,法尔比就是一个矛盾的人,毕竟他是那么的讨厌腓烈,却又甘愿为他工作了那么长时间。”

“翠,你能告诉我关于‘神造人形’的来历吗?”达里安诚恳地向翠问道。

“哈哈,其实你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呢。”翠摸着后脑勺笑了起来,“实际上,我完全记不得我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想来想去我也只能知道一个答案,那就是我的记忆应该是被删除了一些。”

“被删除了?”达里安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什么人能够删除你们的记忆?”

翠摇了摇头:“不知道,按你们的话说,我们是由神创造的,那一定就是神在创造我们的时候,把记忆给篡改了吧。我苏醒后,只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全力帮助人类对抗即将到来的恶魔。而关于我们的创造者是谁,关于我们是如何被创造的,关于恶魔是怎么来的,关于为什么我们会拥有变化为武器的力量,我确实一概不知。”

达里安呆了半晌,随即又问道:“所有的‘神造人形’都是如此吗?”

翠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实际上,似乎大姐和二姐还保留了更多的记忆。我们七个人,正好是对应七大元素,七大元素之中,光和暗是高于另外五大元素的存在。而我们七人之中,对应光元素的大姐——‘曜’,和对应暗元素的二姐——‘玄’,身份也自然要高于我们其余五人。特别是二姐玄,更是腓烈的契约兵器,腓烈之所以知晓很多秘密,应该也是由她们那里了解的。”

“这样的话,不就相当于仍然什么都不知道吗?”达里安挠了挠头,“太可惜了,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不起哥哥,我这个没用的姐姐还真是一点也帮不上忙呢,我代她向你道歉了。”澜朝着达里安低了低头。

“我可得好好教教你对姐姐应有的敬畏之心了。”翠扑到澜的身上,两人顿时闹作一团。

艾米连忙走上去把两人给按住:“现在可不是闹腾的时候,都给我坐好了。”

“是……”两人乖乖地直起身子,达里安不好意思地对艾米笑了笑,随即向澜问道:“澜,爸爸制造你的时候,有给你说过一些关于神造人形方面的事吗?”

澜摇摇脑袋低声说道:“爸爸只是告诉了我一些基本的知识,因为与翠同出于一个体系,我会自动将她们认知为我的姐姐,这只是相当于人类的一种本能反应。”

“那法尔比老师制造你的用意是什么?”艾米严肃地向澜问道。

“爸爸并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复杂,在妈妈希格璐玛去世之前,他们两人就有了这个打算,因为这是源自于哥哥生日的时候所许下的愿望。”澜把目光投到了达里安身上,“在哥哥出生之后,体检结果告知哥哥是一个无法与根源连接的普通人。其实这种情况虽然稀少,但在整个大陆并不是个例,据爸爸所说,曾经有几个家庭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一听还有和自己相同的人存在,达里安顿时急切地问道:“那些家庭的孩子后面怎么样了?”

所有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澜盯了达里安一眼,正想开口,艾米叹了口气说道:“在征得家属同意之后,那几个孩子已经被福音机关处理掉了。”

“处理掉?”达里安的声音开始有点颤抖,“处理掉是什么意思?”

艾米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达里安解释,只能闭上眼难受地说道:“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什么!”达里安愤怒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福音机关怎么能够这样做?这不是杀人吗!”

“是的,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艾米握紧了拳头咬牙说道,“对现在的世界而言,无法连接根源的人,很难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算不去面对恶魔,也会受到别人的歧视。达里安你应该深有体会才对。所以他们的父母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苦,忍痛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可是,可是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都不应该这样做……”

达里安悲伤地辩驳道,看着艾米同情的目光,达里安突然明白了过来。

就像那些生下来先天残疾的婴儿一样,同样也有不少家庭最终选择放弃孩子的生命。对现在这个世界而言,无法连接根源的自己,只是一个没用的负担而已。别人会对自己的同情或者歧视,是因为在他们眼中,自己和残疾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达里安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他看着澜,脑海里回忆起了许多早已忘记的往事。

很小的时候,自己发现有些孩子已经可以操纵元素,而自己却什么都不会,看着别人,自己就变得非常羡慕,所以每次过生许愿,都是希望自己能觉醒操纵元素的力量。而自己现在还能勉强记得,在许愿之后,爸爸和妈妈脸上那有些内疚的表情,可是小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原因。

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能生活到现在,父母不知道遭受了多么大的压力,为了满足自己的心愿,他们还无视福音机关的禁令制造了澜。自己一直给父母添麻烦,却一直没有给他们做些什么。

达里安心里一酸,眼睛顿时变得湿润起来,艾米走上前来把达里安紧紧抱住,柔声说道:“达里安,你受苦了,但你的生命绝对不是没有任何意义。或许法尔比老师制造了澜,就是想向这个世界证明你的价值。保护孩子是父母的天性,我的父母也是因为保护我而被恶魔杀害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实际行动来回报他们的恩情,所以你千万不要自责。”

“谢谢你,艾米姐。”

达里安一边抽泣一边回应道,澜也走了过来把达里安的手紧紧握住。感受着手中的温度,达里安暗暗下定了决心。

爸爸,我一定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等你回来之后,就换我和澜来保护你了。

……

城外的树林之中,有两团黑色的肉块正在不停扭动。

“好痛苦,好痛苦,为什么不能复原,为什么!”

肉块竟然发出骇人的尖叫,实在让人感到毛骨悚然,而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笑脸面具的男人正在仔细观察着这两团蠕动的肉块。

“嗯……真是麻烦。”男人摸着下巴缓缓说道,“这个伤是神造人形造成的,这下连人形都没办法保持了吗?”

“救我,快救我!”肉块发出一声声哀嚎,男人摇头叹了口气,一脚把肉块给踩进地里。

“别闹啊,我不是正在想吗?”男人的语气似乎有些不耐烦,“不过真是万幸,核还没有受到损害,没办法,只有尽快给你找个新的宿主了。”

说着说着,男人把头转向了城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