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恶魔到这里来了!”

“救命啊!”

从地里钻出的巨虫把好几名学生给掀飞到了空中,正在人们慌乱之时,螺旋状的火焰突然在巨虫身上爆炸开来,巨虫发出一声哀鸣,随即变成一堆焦黑的肉块倒在了地上。

安洁莉娅把火红色的阔剑收入鞘中,周围的人们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不愧是安洁莉娅,真是太厉害了。”

“你们这些男生真是不中用,除了在那里大叫,一点用都没有。”

“安洁莉娅可是拥有圣名的贤者候补,怎么能拿她和我们比啊,我们也尽力了好吗!”

“对啊,你们女生也没出什么力啊!”

听着周围嘈杂的人声,安洁莉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大吼起来:“闭嘴!有时间在那里吵,还不如多救几个受伤的人!”

学生们面带羞惭之色安静了下来,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又是好些士兵抬了几个受伤的人跑了过来。

“让一让!”士兵们七手八脚地把伤员给放在了地上,好几个学生拿着医药箱赶紧跑了过来开始包扎。

“呜呜呜,莱尔老师,你竟然伤得这么重……”

“绷带,快把绷带拿过来!”

“他已经休克了,赶紧输血!”

“别挡道,把担架抬起来!”

听着此起彼伏的声音,好几个面如死灰的学生蹲坐在地上一边傻笑一边喃喃自语:“没救了,我们全部都要死在城里了。”

伤员如果还继续按照这个速度增加,这个紧急搭建的救援营地可能也撑不了多久了。安洁莉娅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学生会会长雅博带了一批人快速跑了过来。

“喔,真厉害,这里原来还有救援营地,是你组织的吧。”雅博看了看四周,对着安洁莉娅笑了起来。

安洁莉娅似乎对雅博的赞扬并不感冒,她撩了一下黏在脸上的头发,冷冷地问道:“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嗯,我们过来的方向已经没有恶魔了,或许还有一些散落在城市里,卫兵们还在进行搜索。”

安洁莉娅却有些不高兴地瞪了雅博一眼:“这次学院的学生们大部分都交给了你来指挥,明明是我们在负责外圈的防御,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恶魔冲进了城里?”

一听这话,雅博身旁好几个人不高兴地嚷了起来。

“你说的到轻松,明明应该是老师们来负责才对。”

“前线那些士兵把恶魔放了进来,他们的工作为什么要我们来擦屁股!”

“好多人都被吓跑了,跟雅博没有半点关系,而且紧要关头也是雅博带着我们大家去追那些冲进城里的恶魔,你有什么资格来批评雅博?”

“哼,明明城里还有卫兵,还有福音机关的人,我们再怎么说,也只是学生而已,你怪到雅博身上真是没有道理!”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争吵,雅博突然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好了,都给我停下!”

众人的声音渐渐平静了下来,雅博叹了口气向安洁莉娅说道:“你批评的对,是我经验不足,指挥不当,责任在我。我高估了一些人的决心,但我也不想抨击他们,毕竟是面对这样的事,任何人都有选择保全自己性命的权力。”

“真是可笑!”安洁莉娅的声音明显高了几分,“我们圣路易斯学院的学生,本来就是作为对抗恶魔的主力而招收入学的,每个国家乃至福音机关,对我们学生都投入了大笔的资金,可是没想到竟然培养出这么多没用的胆小鬼。你身为学生会长,就必须要对这种行为表明自己的立场,绝对不允许这种胆小鬼损害我们学院的形象!”

听着安洁莉娅的话,雅博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听说福音机关早就有了恶魔会进攻的消息,但似乎这次恶魔的进攻时间比预计提前了太多,虽然城市的防御布置早就已经偷偷在进行安排,可是也没多余的时间来应对这次突发的袭击了。所以最后两位贤者和福音机关的骑士们仓促布下了第一防御圈,他们也是最直接与恶魔作战的第一集团,城里的卫兵则处于第二防御圈,主要职责是清扫从第一防御圈突破的恶魔,而学生们因为实战经验不足,被安排在最外圈布置防御。

战斗开始的初期,靠着两位贤者带领骑士们的压制,抵挡了好几十只恶魔的进攻,就在所有人开始松口气的时候,A级恶魔“邪眼巨人”缓缓从远处的山头走出,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身为暗属性的邪眼巨人拥有坚硬的皮肤,对大部分元素都拥有极高的抗性,而唯独对光属性除外。以至于刚一交锋,两位贤者就完全被邪眼巨人给拖住了,甚至连首次迈向战场的丽丝莉特也被叫了过去一起作战,虽然丽丝莉特的光属性对邪眼巨人十分奏效,但毕竟面对的是A级恶魔,丽丝莉特还只是个年轻的学生,所以战斗变得十分艰苦。

邪眼巨人释放出好几记威力无比的光波,直接让三道防御圈陷入了好几分钟的瘫痪状态。众人死伤惨重,上百只大大小小的恶魔如潮水一般突破第一和第二防御圈,朝学生们快速奔来。虽然有老师们和雅博协同指挥,平常在学院里也做过相应的训练,但当真正面对恶魔之时,人们还是败给了心中的恐惧,学生们顿时变得溃不成军,许多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纷纷溃逃。

但并非所有人都是胆小的懦夫,恶魔们也并不是无坚不摧,在雅博带头连斩了好几只恶魔之后,许多勇敢的学生纷纷加入了战斗,一些老师被调入了前线与邪眼巨人作战,还有一部分老师和雅博分别带上人马,穿越在长长的防线之中,一边砍杀恶魔,一边鼓舞士气,经过长时间的奋战,局势又慢慢回到了掌控之中。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许多人丢掉了性命,而且也有不少恶魔冲进了城市中央,现在整个城市都已经陷入了混乱状态。

可是不管怎样,自己身为学生会长,就有义务做好自己的工作,虽然不能救到所有人,但至少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同学们,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保护好。

雅博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随即对安洁莉娅说道:“你的心情我能明白,但现在形势紧急,互相谴责并没有意义,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任何一个恶魔踏进城里半步。还有老师在这附近吗?”

“士兵们死伤惨重,在这里的老师们都已经到最前线去了,真是可恶,竟然遇上这么难对付的家伙。”安洁莉娅恨恨地看着远处那庞然大物。

“太不走运了,两位贤者都并非是光属性的契合者,靠丽丝莉特一个人来当进攻的中心,实在是太难为她了。”雅博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正说着,突然看见邪眼巨人的头上发出刺眼的闪光。

“小心!”雅博发出了一声大吼,所有学生惊慌地趴下身子,就在雅博蹲在地上的同时,一道巨大的光束从邪眼巨人头顶射出,从雅博斜前方一路扫进城里,随即炸响在城市中央。

看着一路垮塌的房屋和弥散的硝烟,学生们全部傻在了原地不敢动弹,刚才那道光束如果是扫向这里,在场的所有人一定就尸骨无存了。

“贤者们还没打倒它吗?”

“这么恐怖的怪物,怎么可能打得过啊!”

“如果刚才的攻击是打在这里,我们全都会死的!”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在这里等死吗?”

恐慌的情绪开始在人群之中蔓延,雅博咬了咬牙,随即对众人说道:“我们不能在这里等下去了,凡是有勇气与邪眼巨人战斗的同学,站到前面来,我们一起去帮助贤者他们。”

“雅博,不要意气用事啊,连贤者都对付不了的怪物,靠我们又能做些什么?”一名学生连忙按住雅博的肩膀。

“让开你这个胆小鬼,雅博,我愿意和你一起前去。”

“我也愿意!”

“别开玩笑了你们这些伪善者,看清楚现实吧,这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应付的情况,就算人们再怎么高看我们,我们也只是一群连二十岁都没有的学生而已啊!”

“对啊雅博,我知道你担心丽丝莉特,可是在场的人们都没有一个是光属性的契合者,就算去了那里,也只是送死罢了。”

听着众人的争论,雅博正想说些什么,安洁莉娅却突然靠了过来悄声说道:“有状况,有人向这里走过来了。”

雅博把目光投向前方的街道,一个人影正悄无声息地朝这里慢慢走着,雅博眯着眼睛仔细看去,那人浑身都裹在黑袍之中,兜帽罩住了那人的脑袋,像是有一团黑影笼罩在脸庞,让雅博无法看清那人的样貌。

“喂,雅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安洁莉娅皱紧了眉头轻声说道,“你觉得那是人吗?”

安洁莉娅的疑问正是现在雅博的内心所想,因为面前的这个黑袍人实在是太奇怪了,他起码有着接近两米的身高,黑袍像是挂在竹竿上的破布一般拖在地上。完全看不见那人的脚是怎么动的,并非是黑袍遮住了他的腿,而是因为他整个人都是直挺挺地向前挪动,就像是浮在空中一样。待到距离又更近了一些,那双裸露在黑袍外,干瘦细长,而又惨白的手,更是让雅博没来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用幽灵来形容眼前的这个怪人实在是最适合不过了,虽然是白天,可是随着那人离这里越来越近,雅博就从心底感到越发的寒冷。

“安洁莉娅,做好战斗准备,我感觉非常不好。”雅博转过头对安洁莉娅说道,这才发现安洁莉娅的脸上竟然已经渗出了冷汗。

黑袍人的距离里自己仅有几米,雅博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阵发毛,似乎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不觉间,雅博和安洁莉娅一样,一滴滴冷汗正从他脸上滑落,他能感到身体正本能地警告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十分可怕,而且危险。

“你是谁!”雅博左手握住腰间的刀鞘,对着眼前的来者大声问道,学生们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那黑袍人,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请,请救救我!”黑袍人竟然发出了娇滴滴的女性声音,“有恶魔在追我,我好害怕。”

雅博惊愕之余更是感到背脊一阵阵发凉,因为声音听上去是那么婉转动听,怎么也无法和眼前这个瘦高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更别说这黑袍人竟还一直保持着笔直的姿势,双手垂在两侧,不紧不慢地挪动而来,看上去真是诡异无比。

“快过来,你现在安全了。”有好几个热心的学生快步走上前去,雅博连忙发出一声大喝:“别过去,快回来!”

那几个学生不明就里地转过头,而就在这一刹那,好几根节肢状的尖刺从那怪人的黑袍中伸出,飞速刺穿了学生们的胸膛。

“……诶?”学生们惊愕地看着从胸口中穿过的尖刺,随即喷了一大口血,双眼渐渐翻白,然后被扯到了黑袍人身前。黑袍人伸手在一名学生胸口抹了一把,然后把血淋淋的手指放进面罩下的黑影中,随即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黑袍中传来:“嗯,真是美味。”

“哇啊啊啊啊!怪物啊!!!”所有人都发出了恐惧的惊呼,雅博瞬间探身而出,把右手搭在腰间那雪白的刀柄之上。

“斩碎他,雪风!”

雅博的右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刀并未出鞘,可是无数带着寒气的风刃已瞬间划过黑袍人的身体,尖刺被斩成数段跌落在地,黑袍人发出一声闷哼,朝后迅速退开。

“别想走!”雅博右手轻动,寒风从黑袍人四面八方浮现,然后迅速朝中间旋转着收拢,眼看躲不了了,黑袍人的身体竟然似没有骨头的蠕虫一般扭动着穿过风刃,随即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然后又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嘿嘿嘿,没用,嘿嘿嘿。”黑袍人歪着脑袋发出一阵怪笑,雅博看着周围的几具尸身,心里感到既愤怒又难受,顿时咬牙握紧了刀柄。

突然雅博感到大地传来些微的震动,心念一动连忙朝后迅速退开,好几根尖刺从地里窜出,随即朝着雅博飞速刺来,几块碎石溅到雅博的脸上,他顿时脚步不稳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安洁莉娅已是同时间站到雅博身旁,手中的阔剑突然伸长,如同彩练一般将尖刺斩为数段,然后将它们烧成了灰烬。

“谢谢了。”雅博擦着冷汗从地上站起,安洁莉娅凝视着前方点头说道:“小心,这个怪物的危险程度一点都不亚于那些B级恶魔。”

“嗯,是我大意了,要不然那几个人也不会……”雅博内疚地咬了咬牙,随即大声对身后的学生们喊道:“所有人暂时退后,这个怪物由我和安洁莉娅来对付,你们保持警惕,严防有其余恶魔出现。”

身后的人群却突然发生了骚动,雅博心里一紧,却又不敢从黑袍人身上挪开目光,只有一边僵持着一边大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那个无能剑士冲过来了。”

“他怎么跑那么快?”

“喂,快让开,这样会被他撞上的!”

安洁莉娅心里一紧转头看去,只见学生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达里安竟然提着一把璀璨夺目的蓝色长剑,从后面飞速朝这里奔来。

他怎么出来的?安洁莉娅惊讶地看着达里安的身影,身旁突然传来了雅博的喊声:“小心!”

黑袍人竟然一个纵跃朝安洁莉娅迎面扑来,雅博连忙击出好几道风刃挡住黑袍人的去路,黑袍人伸出细长的手指,风刃竟然被黑袍人徒手便击散开去,而此时的黑袍人离安洁莉娅仅剩一米不到的距离。

糟糕!安洁莉娅刚转回头就看见了黑袍人扑面而至的身躯,心里暗叫不好,勉力朝后跳开,却已经晚了一步,黑袍人的手离安洁莉娅的喉咙已经近在咫尺,突然一阵大风刮过,安洁莉娅只觉眼前一花,仔细看去,自己竟然被达里安揽在怀中,站到了黑袍人的身后。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开始还看见达里安在十米开外的距离啊?安洁莉娅惊愕地看着达里安的脸,不仅是安洁莉娅,就连一旁的雅博和其余学生们也都是一脸惊讶,刚才那一瞬间只看见达里安急速掠过的残影,而这种高速移动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达里安身上。

“幸亏赶上了,这下算是把上午迟到欠下的情给还清了吧。”达里安看着那黑袍人说了一会儿,见怀里的安洁莉娅没什么反应,疑惑地低下头,发现安洁莉娅正呆呆地盯着自己。

“那个,安洁莉娅,你能站起来吗,老是这么靠着我,我不太方便动啊。”达里安尴尬地笑了笑,安洁莉娅脸顿时变得通红,连忙把达里安推开大声骂道:“你这个色鬼,笨蛋,废物,为什么不躲在学校里,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托你的福,那怪物发出的光束差点把我就轰杀在校舍里了。”达里安指着远处的邪眼巨人说道,安洁莉娅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又露出了内疚的神情,埋着头小声说道:“对不起,我……”

“哈哈哈哈哈哈。”黑袍人突然发出了一阵阵尖厉的笑声,他对着达里安伸出惨白的手指,又再次用娇滴滴的女声说道,“你的身上散发着香气,嗯,真是太棒了,光是闻着都觉得无比美味。”

“这,这还是个女人吗?”达里安流着冷汗看着眼前这个快高出自己两个头的怪人,雅博移到达里安身旁说道:“别大意,他不是人,而是别的什么东西,已经有学生因为他而丧命了。”

“哥哥,这个人很危险!”澜的声音从达里安脑海里响起,“很奇怪,从他身上能感觉到人和恶魔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完全不知道究竟应该算是什么东西。”

“总之肯定不是人类了,那么就尽快打倒他,还要去帮助丽丝莉特对付那个巨人呢。”达里安一边说着一边把身子伏低,突然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达里安竟然化作一道飓风瞬间从黑袍人身旁穿过。

“这是……”雅博惊讶地看着身旁地面上留下的两个深深的脚印,而黑袍人突然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嚎叫。

“呜噢噢噢噢!”黑袍人变作两段倒在了地上,如同被砍成两截的蚯蚓一般在地上弯曲扭动,“好痛痛痛痛!为什么伤口没法复原,你你你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呜哇,好恶心,这样都还能动。”达里安一脸厌恶地看着黑袍人滚来滚去的两段身子,一滩滩黑红色的血被甩在地上,随即黑袍人的两段身体竟然钻进地里,雅博连忙冲上前去,却只能看见望不见底的两个深坑。

可恶,被他逃了。雅博懊悔地捏紧了手,自责因为过于关注达里安而失去了击杀黑袍人的机会。一时间众人变得鸦雀无声,达里安感到无数双疑惑而又带着些许敌意的眼神正聚焦在自己身上,顿时尴尬地挠了挠头笑道:“大家都是怎么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欢呼才对吗?”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洁莉娅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抓住达里安的手臂,“为什么你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厉害,我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痛痛痛,安洁莉娅小姐,麻烦你轻一点。”达里安掰住安洁莉娅的手连声告饶,安洁莉娅却加重了力道继续追问道:“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洁莉娅,不要这样逼问达里安。”雅博走上前来打圆场,达里安点头说道:“对啊,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嗯?那怪人又钻出来了!”

“什么?”安洁莉娅转过头向身后看去,手顺势一松,达里安连忙挣脱,飞速朝前方逃离了开去。

“不好意思,我要去找丽丝莉特了!”达里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安洁莉娅恼恨地跺了跺脚,随即快步跟着达里安离开了这里。

“这……”雅博尴尬地看着两人离去,好些学生跑上来向雅博问道:“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不知道刚才那怪物还会不会出现,可是丽丝莉特那边我确实也很担心。”雅博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达里安离去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真是的,连达里安都毫不犹豫地过去了,我还在纠结什么,各位,现在是特殊状况,我这个学生会长也要暂时遵循一下我的私心了,我现在就去帮助丽丝莉特。”

“轰隆”一声巨响,邪眼巨人抬起那只臃肿的手臂狠狠砸在地里,硝烟遍布四周,丽丝莉特快步从烟尘里钻出,然后朝着邪眼巨人那只手臂抬剑劈去,雪白的剑光飞速划过,邪眼巨人嚎叫着抬起流血的手臂,丽丝莉特皱紧眉头向后退开,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退后,先退后!”

“可恶,这个怪物究竟要怎样才会倒下啊!”

听着人们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丽丝莉特的心神开始剧烈动摇了起来。

与邪眼巨人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快两个小时,在两位贤者“红莲之羽”希尔纳和“疾驰之雷”恩格玛的率领下,共计有几千福音机关的精锐对邪眼巨人进行了一波又一波的围攻,希尔纳在战斗中不幸牺牲了,靠着恩格玛的调度指挥,苦苦支撑到了现在,邪眼巨人仍然屹立在众人前方。

“所有人立刻重整态势,远程武器持续发射,不要给他喘息之机!”恩格玛挥手向四周喊道,五颜六色的魔法攻击从地面射向邪眼巨人的身体,灿烂的火光顿时绽放开来。趁着邪眼巨人防御的间隙,恩格玛朝右边走上前来的骑士问道,“伤亡情况怎么样!”

“已经,已经有一半的人牺牲了,还有好些人受了重伤,无法坚持!”骑士颤抖着咬牙说道。

丽丝莉特看了看眼前在爆炸中咆哮的巨人,握紧了手,坚定地对着恩格玛说道:“恩格玛大人,有一个方法我想试试。”

“说来听听。”恩格玛把目光投向丽丝莉特。

丽丝莉特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说道:“邪眼巨人的外皮十分坚硬,我想试着把身体里的力量全部压缩在剑上,试试这样能否击穿他的外皮。但我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

“没问题,说起来真是惭愧,明明我是贤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无法承担应有的责任。”恩格玛拍了拍丽丝莉特的肩膀,丽丝莉特连忙摆手说道:“不,如果不是恩格玛大人,我们一定坚持不到现在。”

“你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来准备?”恩格玛把目光投向前方,认真地问道。

“五分钟。”

“好,我一定会给你创造出这五分钟的空间出来。”

恩格玛持剑向前走去,而众人的攻击正好在这时进入了冷却状态。

“怎么样?”

“这次的攻击应该奏效了吧!”

众人忐忑地看着前方,巨大的黑影仍然矗立在硝烟中,一道亮光突然在那长长的脑袋上泛起。

“攻击又要来了!”

“快躲!”

所有人都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四散而逃,只有恩格玛仍然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

“休想!”恩格玛大喝一声,身影刮起一道飓风,雪白的长剑带起耀眼的光晕瞬间在邪眼巨人的双腿划过。

邪眼巨人惨叫着向后打了个趔趄,汹涌的能量波从它的眼前射向了正前方,然后随着后仰的身躯飞向天空。

好厉害,哪怕是战斗了这么长的时间,恩格玛大人的动作依然丝毫没有减慢速度,不愧是被称为“疾驰之雷”的贤者。丽丝莉特在心里由衷称赞了起来,手中的剑已经开始泛起了亮眼的光芒。

恩格玛的攻击仍在继续,鬼魅的身影正穿梭在邪眼巨人的双腿之间,纵使拥有坚硬的外皮,恩格玛的剑依然在邪眼巨人的腿上留下了不少伤痕。众人受到恩格玛的鼓舞,继续抬起手中的武器,朝着邪眼巨人发射出各式各样的魔法攻击,可惊人的事情发生了,伴随着剧烈的抖动,众人纷纷站不稳身子跌倒在地,黑影遮住了四周,众人抬起头,惊讶地看见邪眼巨人那庞大的身躯竟然跳了足足有几十米高。

“散开!”

恩格玛十分清楚,如此庞然大物从几十米高落下地究竟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他当机立断发出大吼提醒众人逃跑,而自己也已经朝前方飞速狂奔起来。

丽丝莉特也朝着另一侧全速奔跑,不知跑了多久,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丽丝莉特回头看去,一股猛烈的飓风把丽丝莉特整个吹起,然后重重地甩在了地上滑了老远。丽丝莉特咬着牙忍痛从地上撑起身子,一个又一个破烂的尸体跌落到她的四周。

邪眼巨人站在碎石林立的巨坑中,刚才那一下几乎让整个作战队伍团灭,所有重型武器也都被摧毁殆尽,还有好一些身受重伤的人们躺在废墟中发出痛哭和哀嚎。丽丝莉特看着眼前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不顾身上的伤痛,咬牙从地上缓缓站起。

光芒又再次在丽丝莉特手中的剑上泛起,可邪眼巨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然后发出一声怒吼,朝着丽丝莉特的方向迈开脚步走了过来。

快点,再快点,一定要赶上。丽丝莉特焦急地一边退后一边朝着手中之剑灌注力量,可是邪眼巨人突然开始慢慢把身子伏低。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让丽丝莉特不由得停下了后退的脚步,而邪眼巨人竟然加速朝着丽丝莉特奔跑了过来。

完了。丽丝莉特绝望地看着飞速逼近的庞然大物。可就在这个时候,丽丝莉特突然听见了响亮的吼声。

“给我从丽丝莉特面前滚开!”

苍蓝色的身影如飓风一般穿过邪眼巨人的双腿,两道整齐的切口出现在它的腿上喷出鲜血,随即邪眼巨人惨叫着跌倒在了地上,丽丝莉特瞪大了双眼,看着站在面前的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

“你是……达里安?”

丽丝莉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只是一天不见,达里安竟然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手中拿着一把从来没有见过的蓝色长剑,璀璨夺目的光芒正从剑身散发而出,笼罩着达里安的身躯。丽丝莉特能够感觉到达里安身体里那股如同大海一般浩瀚而又宽厚的力量,正在徐徐向四周散发着热能。

“丽丝莉特,你没事吧!”达里安转过头问道,丽丝莉特摇摇头,把目光再次放在了达里安手中的长剑上。

“达里安,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还有为什么你身体里散发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大地突然开始震动起来,跌倒在地的邪眼巨人渐渐又从地上站了起来,达里安转回头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嗯,我遇到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还是先对付这个怪物要紧。”

丽丝莉特点了点头,随即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达里安问道:“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凝聚体内的力量,能拜托你吗?”

“啊,交给我就好了!”达里安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蓝色的气浪顿时从达里安身体朝四周喷发开来,丽丝莉特顿时浑身一震,如此淳厚的力量竟然能从达里安的身体里释放出来,着实让丽丝莉特感到惊讶,也让丽丝莉特对达里安接下来的战斗多了一份期待。

“哥哥等等……”澜的声音突然从达里安脑海里传出,但达里安并没有理会,径直朝着邪眼巨人快速冲了过去。努力了这么多年,达里安一直幻想着能有和丽丝莉特并肩战斗的那一天,而现在正是梦想成真的时刻,又怎么可能停下前进的步伐。

“呀啊啊啊!”达里安身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掠到邪眼巨人面前,无数眼花缭乱的光影瞬间在邪眼巨人两腿散开,血液喷洒在四周,邪眼巨人发出一声声哀嚎,站立不住顿时跪在了地上。

达里安一个纵跃落在了巨人的背上,然后沿着巨人的背朝着头部急速奔跑了过去,长剑随着达里安的足迹挥砍开去,一片血雾在巨人背上飞溅而起。

原来达里安竟然这么强吗?丽丝莉特由衷地在心里赞叹了起来。

从刚一开始,丽丝莉特就被达里安干净简洁的攻击方式给吸引住了,这并非是随便什么人能够拥有的技巧。就好比元素契合率在80%以上的高手有许许多多,但互相之间的实力仍然有不少差距,拥有高超战斗技巧的人,就能在强者之林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

而达里安的每一次攻击和移动,都显得那么流畅自然,浑然天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十几岁的少年,而更像是一名久经沙场的剑术达人。同样是用剑作为兵器的人,丽丝莉特现在的心里充满了对达里安的敬佩和感动,因为她明白,达里安之所以拥有如此精湛的剑技,一定是平常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

巨人痛苦地扭动着身躯,而达里安精巧地控制着身体的平衡,然后几个连跳移到了巨人的肩膀上,那长长的脖子已经近在眼前。

“最后一击!”达里安举起长剑朝前方奔去,可就在迈开步伐的同时,眼前的景象突然转了个圈。

“诶?”达里安发现自己的全身突然变得没有了力气,他瞪大了眼睛,怀着不甘心的表情从巨人的肩膀上滑落,朝着大地急速坠去。

“达里安!”丽丝莉特吓得大喊出声,正想上去接住,突然看见达里安手中的剑发出一阵亮光,随即竟然变化成了一个穿着斗篷的女孩儿模样。

“这是……”丽丝莉特惊讶地停住脚步,澜在空中扭转身体,把达里安整个上半身给紧紧抱住,蓝色的光晕在两人身下荡开,随即两人都安稳地落在了地上。

“哥哥,你的身体开始受了伤,虽然我在苏醒时对你做了应急处置,但现在你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继续这样战斗下去了。”澜把达里安慢慢平放在地上。见达里安平安落地,丽丝莉特也松了口气,邪眼巨人已经一边怒吼着一边再度站起,闪光又再度在它的眼球前开始聚集。

还差一点!丽丝莉特催动全身的圣光之力朝着右手聚集,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巨人身下。

“雅博,安洁莉娅!”

丽丝莉特惊喜地呼唤出那两个人的名字,而邪眼巨人身下已经刮起了一道狂风,随即将巨人整个身体笼罩住高速旋转起来,熊熊的火焰顺着风势迅速将邪眼巨人淹没在了高热之中。

“对不起,丽丝莉特,我来晚了!”雅博移到了丽丝莉特身前大声说道,“去吧,我来协助你!”

“好。”丽丝莉特振作精神,抬起手中闪光的长剑,然后如流星一般急速冲到邪眼巨人面前。

“就是现在!”雅博大吼一声,右手握住刀柄,气流顿时裹住丽丝莉特的全身,在雅博的帮助下,丽丝莉特从地上高高跃起,跳到了邪眼巨人的正上方。

邪眼巨人抬起巨大的右手朝丽丝莉特拍了过去,突然网状的电流笼罩住了巨人的全身,他的手就这样悬停在了半空,一时间动弹不得。丽丝莉特看见恩格玛站在巨人身后朝自己竖起了拇指。

谢谢你,恩格玛大人。丽丝莉特高举双手,光芒四射的长剑划出一道灿烂的轨迹,沿着邪眼巨人那长长的脑袋一路劈下地,空气似乎在这一刹那凝固了,过了好几秒钟,圣洁的光束从邪眼巨人的伤口中四溢而出,这个庞大的怪物终于变成两半倒在地上,然后在燃烧的火焰中化为灰烬。

丽丝莉特全身气力用尽,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雅博连忙冲上去把丽丝莉特一把扶住,高兴地大叫起来:“你成功了,你打败A级恶魔了!”

“雅博,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丽丝莉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雅博的怀中,不觉间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滑落,“好多人都牺牲了,如果我再强一点,如果我能再努力一点……”

“不,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只要你没事就好!”雅博连忙打断了丽丝莉特的话,然后把丽丝莉特紧紧抱住。

而另一旁,安洁莉娅正用充满戒备的眼神看着跪在达里安身旁的澜,过了好一会儿,安洁莉娅终于开口向达里安问道:“你还好吗?”

可是达里安并没有回答安洁莉娅的话,他的注意力现在正集中在抱在一起的雅博和丽丝莉特那边,虽然心里早已对雅博和丽丝莉特的关系给予了认可,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仍然让达里安感到胸口堵得难受。

“喂,我问你话呢,你不要摆出这张生无可恋的脸好不好!”

安洁莉娅生气地吼道,澜顿时朝安洁莉娅投去了敌视的目光。

“哥哥现在需要休息,你不要来打扰他!”

“哼,我正想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可没听说过达里安有什么妹妹。而且刚才我看见了,达里安手中的剑变成了你的模样,难道你是……不,不可能。”

“我可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你走吧。”

“你这个没教养的小鬼,看来我有必要教教你什么是应有的礼仪!”

达里安的注意力被吵闹声给拉了过来,目光顿时和安洁莉娅交汇在了一起。

“诶,安洁莉娅,你也过来了啊?”

“哈?难道你一直没看见我吗?”

“啊,这个……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哈哈哈……”

达里安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安洁莉娅咬着嘴唇埋下头,能明显看到几股青筋已经从她额头上冒起。

“呵呵呵,看来我应该好好让你这颗没用的脑袋清醒一下才对。”

看着安洁莉娅手中燃烧起来的火焰,达里安吓得连忙大叫起来:“别别别,等等,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赶快把火灭掉,你想杀人啊!”

“哥哥,你跟这种恶女这么客气干什么。”澜仍然是充满敌意地看着安洁莉娅,安洁莉娅眉毛抖了抖,脸上变得怒气更甚:“你这个……”

“别生气别生气。”突然一只手把安洁莉娅给拉住,达里安高兴地叫了起来:“恩格玛老师!”

安洁莉娅向后撤了一步,朝恩格玛微微弯腰施礼,恩格玛对着安洁莉娅笑了笑,然后朝着达里安说道:“真没想到能看到你这样的表现。”

“恩格玛老师,你的右手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脱臼了。”恩格玛捂着右臂摇了摇头,示意达里安不用担心,然后把目光投到了澜的身上,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你是神造人形吗?”

“神造人形?”达里安惊讶地看着恩格玛,安洁莉娅瞪了达里安一眼说道:“怎么,你连她是神造人形都不知道,就和这个没礼貌的兵器一起上战场了?”

澜警戒地打量了恩格玛一阵,随即冷冷地说道:“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现在我只想和哥哥安静地休息一会儿。”

“你最好把你的来历说清楚。”恩格玛走上前一步,语气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神造人形在福音机关只有七个,而且已经分别有了各自的主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型号。你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果福音机关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对你,对法尔比老师,甚至对达里安,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虽然澜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可是达里安感受到了澜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了细微的颤抖。

“告诉恩格玛老师吧,他不是坏人。”达里安费力把手抬了起来,然后叠在了澜的手背上,对着澜笑了起来,“我也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澜点了点头,随即不情愿地对着恩格玛和安洁莉娅说道:“我是由法尔比·阿尔谢特和希格璐玛·阿尔谢特,利用希格璐玛的DNA遗传基因所制造出的神造人形复制品。”

“你说什么?”恩格玛顿时脸色大变,安洁莉娅也是惊讶地脱口问道:“不可能,神造人形的人工制造方案早就已经废弃掉了,以现在的技术根本无法复制出神造人形的核心,没有这个核心,就没法将元素稳定,又怎么可能造出你这么完整的人形。”

“有方法,只是不实用罢了。”雅博扶着丽丝莉特慢慢走了过来,恩格玛转头问道:“雅博,你对神造人形有了解吗?”

“我母亲曾经是人工制造方案的研究者之一。”雅博看着澜说道,“以现在的水平,并非无法复制神造人形,我们可以造出劣化版的核心。但用这样的核心作为载体,就只能像这个女孩一样,无法变为成人的身体,而只能维持在十三岁左右的形象。更关键的是,劣化版的核心没法将元素的力量具体分类,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从根源将能量输出到外界。”

“也就是说,她没办法像其余的神造人形那样,有对应的元素属性对吗?”丽丝莉特喘着气问道,恩格玛大声说道:“真是荒唐,法尔比老师造出这样的劣质品有什么意义。我听说过,正是因为以现在技术制造出的劣质品太过于危险,所以就废弃了这个方案。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对应的元素属性,而没有属性的神造人形,会对人体的元素属性进行中和,一旦使用其力量,自己身体的元素契合度就会持续下降,随后变为废人……”

说到这里,恩格玛突然眼睛一亮:“等等,不对,难道正因为这样,法尔比老师才会制造神造人形的复制品吗?因为达里安和常人不同,他自身本来就没有魔法的天赋,所以这种无属性的力量,反而会对他更加适合?”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的达里安身上,澜的脸上露出了颇为自豪的表情:“那是当然了,我是只属于哥哥的,独一无二的力量,哥哥有了我的帮忙,就再也不会被你们这些人看不起了。”

“虽然你们说了一大堆……”达里安看了看众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但能不能先告诉我,神造人形到底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