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来临了,伴随着太阳的升起,城市里的居民又纷纷投入到忙碌的生活之中。

而达里安正上气不接下气地奔跑在通往学校的坡道上,听着远方突然传来的钟声,达里安顿时变得面如土色。

遭了遭了遭了,这不是完全迟到了吗!达里安揪着头发懊恼地跪在地上。

圣路易斯学院对迟到有着非常严厉的惩罚措施,凡是迟到的人,都会扣除一部分学分。特别是对于毫无能力的达里安而言,学分更是显得尤其重要。

学分如果到达一个危险的数值,就会面临退学,而目前的达里安并没有从其它途径获得学分的办法,因为他实在是太弱了,之所以能勉强维持在学校就读的学分,全靠平常严格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只要满足全年没有违纪的条件,就可以加不少分数。而这一次的迟到对其余同学或许不算什么,对达里安而言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这代表着今年的加分已经与他无缘了。

我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练那么晚了,可恶!达里安气恼地把拳头锤在地上,然后又捂着红肿的拳头跳来跳去。

“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跟个没教养的猴子似的。”

听着熟悉的声音,达里安转过头去,看见安洁莉娅皱着眉头站在身后。

“安洁莉娅!”达里安如同看见了救星,顿时激动地冲上前去。

“啊呀!笨蛋,你脸挨的太近了!”安洁莉娅吓得连忙退后了半步,恶狠狠地瞪着达里安说道,“还有,我上次不是说过不要随意叫我名字吗!”

“尊敬的安洁莉娅小姐,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因为这一次不小心的迟到,我现在面临着将被退学的危机,你是公爵的女儿,在学校里老师都要让你三分,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

“哼,我凭什么要帮你?你就这样退学不是正好……我都说了,别把脸靠过来啊,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无赖,流氓!”

安洁莉娅红着脸退到墙上,看着眼前达里安那不断逼近的脸,吓得连忙闭上眼睛大声叫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赶快从我面前离开啊!”

“欧耶!”达里安握紧拳头发出了欢呼,看着达里安得意的笑脸,安洁莉娅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区区一个贱民也敢威胁本小姐,真是莫大的耻辱。”

“安洁莉娅,你真的是个好人啊。”达里安笑着对安洁莉娅说道,“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威胁到你,你只要稍稍使用一点力量,就可以把我赶得远远的,可是你还是答应帮我了。”

“别自作多情了,如果不是学校规定在外面不准胡乱使用力量,我一定会让你这个无礼的家伙在空中好好飞一会儿。”安洁莉娅别过脸,伸手拨弄着发梢。

达里安深深地鞠了一躬大声说道:“真的太感谢你了,昨天的事情也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

“你只需要以后从我眼前消失,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安洁莉娅冷笑着说道。

达里安思索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笑道:“那可有点困难,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以后会注意的,只要看见你,我就偷偷离开,尽量不让你发现。”

安洁莉娅却又生气了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看见我就跑了?你这样做,天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到时候别人还以为本小姐欺负你了。你这个人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智商为零的呆子!”

看着安洁莉娅气鼓鼓地从身旁走过,达里安疑惑地摇了摇头,随即又赶紧追了上去。

两人沉默着走到校门口,守在门口的士兵看了看安洁莉娅,挥了挥手直接将两人放了进去。

“喔,你可真厉害,明明都迟到了,竟然没拦住我们登记名字。”达里安由衷地对安洁莉娅赞叹道。

“那当然,我父亲可是这所学院最大的赞助者之一,况且今天上午我本来也提前请了事假。”安洁莉娅一边说着一边和达里安走到了中庭的位置。

“好了,就在这里分开吧,你先回你自己的班级里去,至于迟到的事,风纪委员那里我会帮你打个招呼。”

“真是太感谢你了!”达里安感动地再次鞠了一躬。

“好啦好啦,快抬起头吧,别被其他人看见了。”安洁莉娅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左右看了看,达里安点点头直起身子笑道:“那我就……”

话音未落,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在学院四周,达里安和安洁莉娅瞪大眼睛面面相觑,同学们慌乱的喊声开始从各个角落响起。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安洁莉娅仔细听着警报的响声,不敢相信地说道,“这是恶魔出现的警报,难道说有恶魔出现在这里了吗?”

“所有同学请注意!”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达里安和安洁莉娅抬起头,发现学院长那张须发斑白的老脸在天空中投影了出来。

“福音机关传来了紧急联络,城市外的孔出现了高频率的能量波动,消失多年的恶魔马上就要从孔里出现了,所有学生都立刻做好战斗的准备,现在马上在老师的带领下到中央庭院集合!”

“恶魔……”达里安喃喃地念着,一旁的安洁莉娅脸色已是阴沉了下来。

“怎么会?竟然提前了!”安洁莉娅咬了咬嘴唇,一把抓起达里安的手奔跑起来,“快,跟我过来。”

“喂,学院长让我们去中央庭院集合,你准备带我去哪啊!”达里安踉踉跄跄地跟上脚步,安洁莉娅不耐烦地说道:“闭嘴,跟我来就是了。”

达里安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好些学生已经从各栋楼里跑了出来,安洁莉娅加快脚步,抓着达里安冲进废弃的旧楼里。

“安洁莉娅?”达里安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安洁莉娅没有回应,伸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儿,然后用力按了下去,墙壁竟然发出“咔咔”的声音左右分开。

“这里竟然有暗门。”达里安惊讶地说道,安洁莉娅突然伸手把达里安整个人推进了暗门里。

“你干什么!”达里安从地上爬起来,墙壁迅速关闭,把达里安给留在了黑漆漆的密室中,安洁莉娅的声音从墙外传来:“这里是以前惩罚学生的禁闭室,你躲在这里就好。”

“别开玩笑了,恶魔已经出现了,我怎么能够在这里躲着!”达里安激动地敲打着墙壁,却只能听见厚重的闷响。

“你只是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废柴,去对付恶魔只能是送死,如果珍惜自己的生命,就给我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等到恶魔被击退之后,我会把你从这里放出来。”

“喂,安洁莉娅,我是学院的学生,我也要战斗,我才不要做一个胆小的懦夫,让我出去,听见没有!”

墙外除了警报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达里安顿时沮丧地坐在地上。

得找个方法出去。达里安这样想着,左右观望了起来,朦朦胧胧能看见一些家具杂乱地摆放在这个宽阔的密室中。

达里安摸黑把整个房间给走了一遍,却怎么也找不到从这里出去的机关。

折腾了好一会儿,达里安疲惫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熟悉的身影。

不知道爸爸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恶魔。不过爸爸很厉害,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

丽丝莉特呢?她和雅博那么强,应该会很轻松地把恶魔给解决掉吧。

安洁莉娅也真是大惊小怪,现在每个人类都会使用魔法,就算恶魔真的来了,城里有数十万的居民,还有好几万士兵,更何况福音机关的支部也设置在这里,光是拥有贤者称号的强者都有两个,恶魔怎么想也不可能造成太大威胁吧。

可恶,好不容易有了和丽丝莉特并肩战斗的机会,自己却只能在这个漆黑的房间里浪费时间。

达里安拿着剑不停地朝墙壁砍去,墙壁也只多了一道道浅浅的痕迹。不知砍了多久,达里安疲惫的把剑收回,然后靠着墙坐在了地上。

感觉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达里安已经听不见外面的警报声了,他翻身坐起,试着把烦躁的心平复了下来。

现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恶魔已经解决了吗?达里安一边想着一边看向前方的墙壁,突然发现有一块砖的颜色似乎要比旁边的深一些。

刚才眼睛还没适应黑暗,所以忽略了这一点吗?达里安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然后伸手用力一按,那块砖却纹丝不动,看来并不是开门的机关。

也是啊,如果这么轻易就能打开,安洁莉娅也不会把我关在这里了。达里安把手放在墙上,闷闷不乐地叹了口气。

突然刺眼的亮光从达里安身后炸响,剧烈的震动把达里安甩到墙角,达里安蜷缩身体把脑袋抱住,许多碎石砸在手臂上,然后滚落到了一旁。

爆炸让达里安的耳朵暂时失去了听觉,发出一阵“嗡嗡”的蜂鸣声,过了良久,达里安总算是缓了过来,捂着昏沉沉的脑袋,眯着眼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光芒,烟尘散去,达里安睁开眼睛,整个背脊顿时一阵阵发凉。一条长长的沟壑正横在自己面前冒着硝烟,整栋旧楼竟然被轰平了三分之一,自己如果不是走到了墙壁这里,现在绝对已经尸骨无存了。

这种恐怖的攻击,究竟是谁放出的?达里安心有余悸地思考着,当他把头看向远方的城市,答案顿时就出现在眼帘中了。

那是一只起码有十层楼高的黑色怪物,纵使隔这么远也能看见它那庞大的身躯,如同人类一般臃肿的躯体上,是一条如蛇一般长长的脑袋,刺眼的亮光从它的脑袋上那颗大大的眼球中闪过,巨大的光束瞬间就从脑袋前射在了城市中,爆炸声随即从远处传来。

这就是恶魔吗?达里安惊愕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整栋楼传来摇摇欲坠的声响,达里安赶紧从地上爬起,踩着瓦砾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里。

就在达里安冲出校门的一刹那,身后传来了整栋楼倒塌的声音。达里安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背后的浓烟,然后转头看向恶魔的方向。

学院是在一个山坡上,从这里能清楚地看见城市四处燃烧的火光,这时的达里安终于明白,自己对恶魔的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光是远处的那个庞然大物,就足够让这个城市陷入毁灭之中,而且不知道还有多少恶魔正在城里肆虐。

达里安突然打了一个趔趄,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自己颤抖了起来。达里安呆呆地看着那个正在四处发动攻击的巨型怪物,恐惧和绝望在达里安的心中逐渐蔓延了开来。

原来恶魔是这么恐怖的一种生物吗?自己竟然还认为恶魔没有什么好害怕,可是面对这样的怪物,自己又能用什么方法去对付它?

打不过的,这种恶魔就算是丽丝莉特和雅博也没有必胜的希望,更不要说什么力量都没有的自己。

安洁莉娅说的没错,我就算站在恶魔面前,也只是送死罢了。我竟然还妄想与丽丝莉特并肩作战,像这样的怪物,我就算锻炼一辈子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白费功夫。

达里安不甘心地咬紧了牙,血液从嘴角渗出,一股腥味在嘴里弥散开来。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与恶魔交战的场景,可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刻,自己竟然连迈步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道灿烂的光芒在远方炸响,怪物发出了痛苦的嚎叫,然后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半步。

爆炸还在持续,怪物怒吼连连,被弥漫的硝烟所覆盖。看着眼前的情景,达里安突然眼睛一亮。

是丽丝莉特!达里安脸上开始有了神采,刚才的闪光是丽丝莉特才有的光属性魔法攻击,而整个城市里拥有光元素力量的人,目前也只有丽丝莉特一个。

“你一定能变得比我厉害的,到时候可要保护我啊,毕竟你可是男孩子嘛。”

令人怀念的声音回响在达里安脑海里,他伸出双手拍了拍脸颊,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在这里消沉又有什么用,如果今天在这里退缩,那么自己坚持这么多年又有什么意义?丽丝莉特正在与这个怪物战斗,哪怕自己没有能力,但也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去帮助丽丝莉特,就算只是吸引一下这个怪物的注意力,只要能够给丽丝莉特创造出攻击的机会,自己也就算派上了用场。

达里安沿着坡道快速奔跑了起来,刚转过弯,眼前突然飞来了一个红色的庞然大物。达里安吓了一大跳赶紧朝右边跳开。

“这是……”达里安怔怔地看着眼前像狗一般的生物,它拥有着一身肉红而又布满褶皱的丑陋外皮,体格比普通的狗要大上一圈,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C级恶魔赤犬。

赤犬浑身都已经布满了伤痕,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没有了动静,应该是才被别人打死了,达里安摸着胸口舒了口气。

“快去找下一个!”前方好些士兵拿着武器朝着街道深处跑去,达里安连忙追着那些人的身影冲到街道深处,才发现城市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不停有人在惊慌地奔跑,还可以看见许许多多受伤的人们靠在道路两侧,痛苦地呻吟着。

“不要慌乱,大家有秩序的朝安全区前进!”

“这里已经没有恶魔了,剩下的都在南区,快去支援!”

好些士兵和学生大吼着从达里安身旁跑过,听了他们的话,达里安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那巨大的恶魔就在南区,丽丝莉特就在那里,要赶紧过去才行,而且自己的家就在去南区的路上,不知道爸爸现在情况怎样。

达里安顺着街道向自己家的方向跑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从南区逃过来的市民,等再深入进去之后,街道上渐渐没有了人影。

被血液染红的道路上布满了怪物与人类的断肢残臂,许多尸体就这么横七竖八躺在街道上绵延开去,一股带着腥味的风徐徐吹过,达里安顿时捂住嘴,感觉几乎快要呕吐出来。

这就是战场,不管在脑海里想象过多少次,可真正见到这样的景象,才知道原来是这么的令人感到绝望。

开始那巨大的怪物带给达里安更多的是震撼和恐惧,而现在眼前的景象才终于让达里安对已经消失的日常有了实感——美好的日常已经结束了。

但不能回头,不能停下脚步,如果现在停下,就没有勇气再迈开了。大家都还在战斗,一定要尽快赶到丽丝莉特身边。达里安心里这么想着,突然看见一名短发女子正伫立在前方。

看着那女孩儿的侧脸,达里安脑海里顿时有了印象,她叫艾莉娜·法尔兰,一个有着棕色卷发的大眼睛女生,是平常坐在自己右上方的同班同学,和隔壁班的菲力·达罗是青梅竹马的情侣。

“艾莉娜。”达里安挥着手大喊着艾莉娜的名字,然后跑到了她的身旁。艾莉娜却只是呆呆看着面前靠在墙上那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见此惨状,达里安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尸体穿着我们学院的校服,可是脑袋已经被砸开花,完全无法看出谁,究竟是谁死了?达里安一边想着一边对艾莉娜说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现在这里很危险,我们还是赶紧去和其他同学汇合吧。”

艾莉娜缓慢的转过头,脸上透着如死灰一般的神情,往日那富有神采的大眼睛现在也变得了无生气。

“是你啊,你竟然还活着……”艾莉娜如同没有感情的机械一般念叨着,然后伸手指着眼前的尸体说道,“菲力躺在这里睡觉,我怎么叫也叫不醒他,你帮我叫他起来好不好。”

竟然是菲力?达里安心里一阵难受,恶魔的嚎叫声从远处响起,达里安连忙伸手掰住艾莉娜的肩膀说道:“菲力已经死了,你不能让他的牺牲白费,恶魔还在附近,我们先去把其他同学找到。”

“其他同学?都死了,大家都死了,对啊,我是知道的,菲力也死了,哈哈哈,菲力死了……”艾莉娜扯着自己头发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笑声,突然她转过头看向达里安,脸上布满了扭曲的憎恨与狂怒。

“全班集合的时候你到哪里去了,你这个懦夫逃跑了是不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的废物还活着,可是菲力却死了?他明明那么强,明明说好了明天一起去约会的!为什么他都死了,你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啊!”艾莉娜扑上去掐住达里安的脖子。

“艾莉娜,你冷静点!”达里安一边大喊着一边掰住艾莉娜的双手,两人纠缠了好一会儿,达里安突然听见了前方传来许多人的呼喊声。

“防线被突破了,快跑啊!”好几个学生大呼小叫地从前方跑来,当他们刚刚走过达里安眼前的路口时,一道黑风突然从一旁的巷子里刮过,那几个学生竟然被切成了好几块滚落在地。

“哇啊啊啊啊!”达里安吓得大叫出声,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野兽的低吼传来,艾莉娜抖抖索索地转过头去,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煞白。

一只狼形的恶魔正龇牙咧嘴地站在尸体上,与普通的狼不同的是,这只狼不仅块头要大不少,而且脊背上竖着两根鳞片状的长须,闪耀的雷光正在长须之间来回流动。

“电光狼。”达里安喃喃地念出怪物的名字,电光狼是B级恶魔中非常难以对付的种类,因为它能远距离释放强力的雷击,而且自身速度奇快无比,许多人连接近它都做不到便已命丧黄泉。

“啊……啊……”艾莉娜绝望地跌坐在地上,抱着脑袋喃喃地念道,“要死了,我要死在这里了……”

电光狼埋下身啃食着脚下的那堆碎肉,达里安把强烈的呕吐感给压住,然后颤抖着站起身,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伸手按了一下胸前的校徽。

“防御模式启动。”

随着机械的人声响起,淡淡的光芒覆盖住了达里安的全身,电光狼猛然抬起头,把目光投到了达里安身上。

“艾莉娜,赶快站起来离开这里!”达里安小声对艾莉娜说道,艾莉娜却像是吓傻了似的一动不动。

“艾莉娜!”达里安着急地加重了声音,电光狼滴血的狼嘴竟然慢慢咧开,仿佛是在嘲笑着眼前这两个无能的人类,爪子也开始在地面摩擦起来。

见情况紧急,达里安皱着眉头大声喊了起来:“艾莉娜你在干什么!再不离开我们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嗷呜——”电光狼发出一声长啸,身形突然从地上快速弹起,朝着艾莉娜猛扑而去。

糟糕!达里安暗叫不好,正想行动,却听见艾莉娜发出了一声尖叫。

“不要过来!”

艾莉娜对着眼前的电光狼伸出双手,一颗巨大的火球顿时砸在了电光狼的身上,把电光狼给推飞出去在远处爆炸开来。

“好!”达里安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艾莉娜在班里的成绩一直都比较优秀,虽然没有丽丝莉特那么出众,但也算是火元素使用者里能排上前列的好手。哪怕是B级恶魔电光狼,挨上那一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嗷嗷嗷!”电光狼带着一身硝烟从废墟中站起,似乎是刚才那一击惹怒了它,电流开始迅速在它身躯上集结发出耀眼的光芒。

十几束电光连成网状,推起一地碎石朝着达里安和艾莉娜奔腾而来,艾莉娜尖叫着伸手轰出好几颗炙热的火球砸在电网上,爆炸声顿时四起,火光和烟雾笼罩在两人的前方。

电光狼刚刚进行了攻击,现在这个间隙正是自己发动攻击的最佳时机。达里安这样想到,想要迈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正不听使唤地发抖着。

可恶,动起来,动起来啊,如果这样都不敢上前,自己以后又怎么去面对丽丝莉特!

达里安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克服心中的恐惧,持剑冲过笼罩在前方的烟雾,电光狼的身躯顿时出现在达里安的眼前。

就是现在!达里安大吼一声抬起长剑朝着眼前这个怪物用尽全力砍去,电光狼去突然扬起脑袋,一口咬住了达里安的剑身,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长剑竟然被咬成两段,达里安正在惊愕间,电光狼却已经抬起了右爪。

达里安连忙朝后迅速跳开,黑风从眼前刮过,胸口顿时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达里安狼狈地摔倒在地滚了好大一圈,“啪啦”一声脆响,校徽裂成好几块飞散出去,覆盖住身体的薄膜变成四散的结晶消失掉了。纵使是第一时间进行了躲避,但胸口却仍然留下了三道深深的爪痕。

血液浸红了达里安的上衣,胸口的疼痛变得更加剧烈,让达里安发出了一阵痛苦的低吼。

可恶,可恶!就算是艾莉娜用尽全力的攻击,也无法打伤这个可怕的怪物吗?如果不是校徽的保护,自己刚才绝对已经命丧当场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达里安并不能感到些许安心,绝望已经在他的心里蔓延开来,人类不是已经获得‘根源’的力量了吗?学院里的学生不都是人类中的精英吗?可是为什么仍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为什么仍然会死这么多人?为什么仍然是拿这些恶魔束手无策?

像我这样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人类,又有什么办法去打败恶魔?我还妄想能为丽丝莉特起一点作用,可是自己就连打伤恶魔的皮毛也做不到。

电光狼开始慢慢迈出了脚步,达里安心里一紧,对着身后的艾莉娜大声说道:“你快走,这里我来拖着!”

艾莉娜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达里安大声吼了起来:“快走啊!你想死在这里吗!”

一听见“死”字,艾莉娜顿时如梦方醒,她看着达里安,眼泪渐渐涌出,脸上露出了羞惭的神情。

“对不起,对不起!”艾莉娜带着哭腔转身快步离开,达里安看着眼前的电光狼,脸上露出了自嘲的微笑。

啊啊,自己这一生还真是无聊透顶啊。

不过能让艾莉娜从这里逃走,自己这没用的生命好歹也算是起了一点作用。

像我这样的人死了,除了爸爸以外,没有人会感到悲伤吧,这样一想,又似乎觉得有些太过于凄惨了呢。

最后,如果丽丝莉特能够顺利打败那个巨大的恶魔就好了。

达里安闭上眼睛,死亡已经近在眼前,他甚至能感觉到电光狼飞扑而来的气流,但自己反而却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巨大的响声从面前炸响,达里安奇怪地睁开眼睛,却看见熟悉的背影正站在自己的身前,而那只电光狼竟然已经被打出一个大窟窿栽倒在一旁。

“爸爸!”达里安激动地叫了出声,胸口的疼痛却又让他皱着眉头蹲下身去。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法尔比拄着金色的长棍半蹲下身把达里安扶住。

“爸爸,看见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达里安眼睛一热顿时泪流不止,法尔比伸手擦去达里安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达里安,真是辛苦你了。但现在没有时间让我们闲聊,许多恶魔突破了外圈的防线,我得赶快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爸爸,你别管我,快去和大家一起去消灭那些恶魔吧。”达里安伸手把法尔比推开,法尔比却哈哈大笑着站起了身。

“你这个笨蛋儿子,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呢。”

“可是,我一点用也帮不上,对你而言只是一个累赘。”

法尔比把达里安从地上拉了起来,“你是我最重要的儿子,才不是什么累赘。而且我曾经不是说过吗,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

“爸爸,难道你有什么对策吗?”达里安疑惑地看着法尔比,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野兽的嘶吼声,法尔比眉头顿时一皱,对着达里安说道:“虽然对你而言会有些痛,但现在要想活下去的话,就忍着痛跟我一起跑起来。”

达里安点点头,咬着牙跟着法尔比一起沿着街道奔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看着前方那熟悉的建筑,达里安突然问道:“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家里吗?”

“没错,能够逆转困境的关键,就藏在我们家中。”法尔比微笑着说道,“再忍耐一下,我们马上就可以……”

突然法尔比停下脚步,抬起手中的长棍警戒地看向四周,数十只赤红色的不祥生物正从四面八方慢慢逼近,双眼泛着凶邪的光芒。

“竟然有这么多赤犬!”达里安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纵使赤犬只是C级恶魔,但如此多的数量仍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对付的。

法尔比突然对着前方抬起长棍隔空一挥,地面飞起一块巨石把家门砸成好几块散落在地上。

“达里安,快进去!”法尔比发出一声大吼,达里安忍着剧痛的身体跟着法尔比一起朝着家门冲去,而就在这时,所有的赤犬也同时朝两人奔跑而来。

就在两人快要踏进家门的一刹那,法尔比突然抓住达里安的胳膊,然后把他甩进门里。

“爸爸!”达里安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大地突然隆起一道墙封住了家门,把达里安和法尔比隔断开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达里安疯狂地拍打着墙壁痛哭失声,“明明像我这样无能的人才更应该去送死啊,如果没有了你,我到底还应该怎么才能活下去啊!”

棍棒挥舞的风声夹杂着赤犬的哀嚎声从墙外传来,紧接着法尔比的声音从墙外响起。

“对不起,达里安,你从小就受了许多苦,而作为父亲的我,却没有真正帮到你什么。所以我和你妈妈在你小时候就决定了,一定要给你一个世界上最棒的礼物。”

突然一声声狼嚎传来,达里安心里一紧顿时拍打起墙壁大喊道:“爸爸,又有恶魔来了吗?回答我啊,爸爸!”

“去客厅转动壁画……,就能……,呼唤……,力量……”

法尔比的声音渐渐变得无法听清了,达里安顿时变得面如死灰,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幅幅可怕的画面。

“爸爸,爸爸!”达里安一边用力拍打着墙壁,一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可是不管怎么喊,外面却仍然听不见一点声音。

怎么办,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怎么才能救爸爸!

为什么我会这么无能,连这样的一道墙都没有一点办法!

如果能有丽丝莉特一半的力量,不,哪怕是三分之一的力量,爸爸都不用牺牲自己来保护我了。

达里安用手狠狠地锤在墙上,然后泪流满面跪了下去,仰头大声吼了起来。

“不管是谁也好,求求你了,帮帮我爸爸吧!”

就在达里安痛哭之时,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从脑海里响起。

“哥哥,你在哭吗?”

达里安吓得一个激灵从地上站起,然后环顾四周,却只能看见空荡荡的长廊。

“是谁!”达里安大声叫道,声音又再度从脑海里响起:“你想要我帮忙吗?”

是神吗?是神听见了我的请求吗?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达里安还是有了种绝处逢生的感觉,于是他连忙大声叫了起来:“没错,我爸爸现在危在旦夕,神明啊,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用我的一切来交换,所以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在……地下……”少女的声音渐渐听不清了,达里安顿时焦急了起来,但突然又想起法尔比刚才叮嘱去客厅转动壁画,急忙连滚带爬地冲进客厅,扑向墙壁上那幅大大的壁画。

可是不管怎么使劲,那副壁画都纹丝不动,达里安脸上浸出了汗水,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少女的声音又再度断断续续响了起来:“机关在……画……下面。”

下面?达里安看向壁画下方放置花瓶的桌子,把花瓶从桌上拿起,突然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内嵌在木头里的旋钮。

就是这个!达里安连忙伸手去扭动机关,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阵声响,转头看去,地板已经打开了个缺口,长长的木梯沿着地板伸进了漆黑的地下室里。

原来家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暗室。达里安沿着梯子快速向下走去,地下是一个狭长的通道,一连串昏暗的壁灯徐徐点亮,达里安看见前方有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

达里安走上前去,把手慢慢搭在了铁门上,心中涌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对了,是梦,在梦中,我曾经来过这里。达里安在心里这么想着,吞了口唾沫,然后用手推开笨重的铁门,突如其来的亮光让达里安伸手挡住了眼睛。

“哥哥,你终于来了。”

少女的声音从前方清晰的传到达里安的耳朵里,达里安把遮住眼睛的手慢慢放下,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慢慢瞪大了双眼。

那正是在睡梦中无数次见到的光景。

房间里堆放着各种闪烁彩光的机器,传来有节奏的“滴滴”声,管道聚集在房间的中央,那里赫然矗立着一个注满液体的玻璃槽。

一名浑身赤裸的少女,就这么静静地浸泡在水中,苍青色的长发在液体中上下飘动。她体格娇小,微微隆起的胸部让达里安感到脸红心跳,却又无法移开目光。

隔着透明的玻璃,达里安紧紧注视着少女的双眼,那深邃而又动人的碧蓝眼眸牢牢地吸引住了达里安的视线。

达里安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现在的感受,仿佛是浩瀚的海洋,又如同是璀璨的银河,对达里安而言,少女就是这样一种美丽而又深远的存在。达里安就如梦中一般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少女,然后不自觉地朝少女迈开了脚步。

少女身体泛起耀眼的光芒,玻璃槽顿时变成碎片散落一地,流出的水打湿了达里安的双腿,他却像没察觉到似的,径直走到悬浮在空中的少女身前,喃喃地问道:“你是谁?”

少女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我是为了你,而存在于这里的。”

“为了……我?”

“嗯,为了成为你的力量,我一直在这里等待着,等待着这个时候的到来。”

“成为我的力量?”

“是的,成为你的力量,这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不约而同的,达里安与少女一起伸出了手,然后十指交汇,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好奇怪。”达里安呆呆地看着紧握的双手,“明明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熟悉,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因为你一直都在呼唤着我,只有我才知道,你的内心究竟是有多么渴望得到力量,所以我一直都在回应你,在你的梦里回应你。”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你真的能帮助我吗,我想要救我的爸爸,他现在情况很危险。”

“我都知道的,哥哥。我听见了你的声音,所以我才会在此做出回应。现在就走吧,一起去救爸爸。”

光芒满溢在昏暗的房间中,达里安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直视着达里安的双眼,然后把达里安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前。

“我的名字是——澜。”

苍蓝色的光柱从房屋中冲天而起,少女的身影渐渐从达里安眼前消失不见,蓝色的光粒在达里安手中迅速聚集起来,然后凝结成了一把璀璨夺目的长剑。

一种前所有未的感受从达里安的内心中泛起,从持剑的右手源源不断朝身体里注入的暖流,让达里安心中终于对力量的认知有了实感。

可是疑问也随之而来,开始还站在身前的少女,竟然在自己眼前变为了手中这把长剑,让达里安不由得惊呼了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哥哥,等到战斗结束后,我会向你解释原因的,现在更重要的是先救爸爸。”

达里安的脑海里响起了澜的声音,虽然还有很多搞不懂的地方,但父亲的安危更让达里安牵挂,所以他暂时把各种各样的疑问抛开,目光定格在了漆黑的天花板上。

没有时间了,好,就试试把这里轰一个洞,然后跳出去。达里安抬起双手,朝着天花板用力一挥,将身体里的那股蠢蠢欲动的力量挥洒而出。

汹涌的能量潮突然朝四周爆开,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突如其来的亮光让达里安不由得眯上了眼,待到眼睛逐渐适应,达里安这才发现自己的家竟然已经被整个轰飞不见,自己所站的这里已变为废墟中的深坑。

“这……这是我做的?”达里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随意的一挥,竟然会有如此大的破坏力,而就在此时,脑海里响起了少女埋怨的声音。

“哥哥,你实在是太粗暴了,这样不加节制的使用力量,会让你的身体负荷不住的。”

“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会这样。”达里安不好意思地抠了抠脑门,从地上一跃而起,没想到竟然一下跳了好几米高。

“身体好轻!”达里安带着惊喜的神色从空中落下地,仔细向周围看去,起码有五六只赤犬的尸体正七歪八倒地躺在四周,而且不远的前方竟然还趴着一只被开了好几个透明窟窿的电光狼。

“这一定是爸爸做的!”达里安长舒一口气,终于暂时放下心来,正想寻找父亲的身影,澜的声音突然从脑海里响起。

“哥哥小心,又有好些赤犬过来了。”

一声声狗吠从四周传来,不祥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慢慢朝达里安靠近。本来应该是处在万分危急的情况,达里安的心里却意外的平静。

真是奇特,明明开始还对这些恶魔怕得要命,可是现在……达里安看着手中的剑,随即更加用力地握紧剑柄,自信地看向前方。

现在的我,感觉什么都可以办到!

赤犬咕哝着喉咙,见眼前的猎物并没有逃跑的意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把身子伏低,一只赤犬渐渐走出了包围圈,然后朝达里安狂吠着飞速奔来。

“哥哥,数量太多了,你现在还不会驾驭我的力量,先甩开它们吧。”澜担心地说道,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第一只赤犬已经被达里安斩成两段跌落在了地上。

刚才那只是发生一瞬间的事,达里安上半身左右晃动,然后迎着赤犬扑来的方向朝右前方飞速踏了一小步,手中的剑准确从赤犬的嘴里划过它的全身,赤犬就这样变作两半一命呜呼了。

就在澜感到惊讶的时候,其余的赤犬也纷纷朝达里安扑来,达里安以所站之处为中心,或平移,或斜行,或前插,或退后,剑光一个接一个在赤犬身上飞速划过,只花了十几秒不到,所有的赤犬竟然这么轻易就被清扫完毕。

真是厉害啊。看着这一切,澜在心里由衷地赞叹起来,诚然,达里安现在的身体机能得到了增幅,但刚才那一系列攻击,如果不是拥有扎实的基本功,和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哈哈,好慢,它们的动作现在变得好慢!”达里安握紧右手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好厉害,竟然会强大到这样的地步。能行的,只要是现在的我,一定可以帮助到爸爸和丽丝莉特!澜,我们现在赶紧去找爸爸。”

“可是哥哥,我现在感受不到这附近有爸爸的气息,他应该是走远了。”

“是吗?他到底去哪儿了呢?”

达里安有些担忧地看向四周,突然嚎叫声响起,达里安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邪眼巨人正在爆炸之中扭动着巨大的身躯。

那个怪物非比寻常,爸爸这么厉害,一定不会对它袖手旁观,或许在那里能够碰到爸爸,而且丽丝莉特也在那里,好,我现在就过去和她一起战斗。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达里安如同得到糖果的小孩一般,欣喜地朝着那只巨型恶魔的方向飞速奔跑起来,看着周围的景色一瞬间甩在了身后,胸口的伤似乎已经不再疼痛,达里安不由得更加兴奋,脚步变得越发的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