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一起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疲惫的大叔脸出现在了半空中。他好像正趴在什么东西的上面向下看。

对了,就像是古代背景的电视剧里,穿着夜行衣的刺客趴在目标所在的屋子的房顶上,悄悄地掀开一片瓦往里看的样子。只不过现在他的周围不是房顶,而是透明的空气。

只有一张人脸挂在半空中往下看,这其实是非常惊悚的画面。但因为这个人是明老师,而且脸上还是惯常的那副不正经的表情,眼睛半闭着,还时不时打上一个哈欠,就算想害怕也怕不起来啊。

“嗯……明老师?你怎么在这?”萧淳率先叫了出来。

从那张脸的旁边,又伸出了一只手臂,明老师懒洋洋地朝着下面挥了挥手。

“啊,是我,来这儿当然是给你们解决麻烦的……啊啊真是麻烦,不过仲裁协会的人都出来了,再怎么说也得跑上一趟,可是放学时间之后的工作不给加班费……啊对了,宁家丫头。”

他突然热切地盯上了雪音。

“你应该不缺钱吧,哎呀,肯定的,宁家的丫头什么时候缺过,你看,老师这么辛辛苦苦地为了你们的事情跑来跑去,你是不是应该……”

对于这种公然的无耻发言,雪音采取的举动是面无表情地丢出一张符箓,吹起强风把明老师直接从那个看不见的壁障顶上掀了下去。

一连串沉闷的撞击声之后,从外面传来了明老师气急败坏的叫喊。

“你就是这么对待老师的吗!不懂得什么叫做尊师重道吗!”

“就……就是啊!”

明老师在外面叫喊,里面,艾薇也有些犹豫地开始帮腔。

“那个人虽然有点奇怪,看上去也不正经,但是,如果是老师的话,还是要稍微尊敬一下的……吧。”

萧淳苦笑着试图解释清楚其中的误会。

“不,明老师那个人就是这样,虽然看上去……”

外表和行动看上去完全不像个老师,说他是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流氓大叔还比较会有人相信,在学校也是和不良少年们称兄道弟的,甚至若无其事地带头违反校规……

这么一想,这人真的完全没什么作为老师该有的优点啊。

而因为他自己都这么想,接下来的话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底气。

“虽然看上去是这样……嗯……”

“实际上也是这样。”雪音过来一插嘴,整句话的意思就变得不一样了,“所以不用对他太客气,更何况那本来就不是能说给学生听的抱怨吧。”

“我倒是也没指望你能多客气,但是最起码在外人面前装装样子不行嘛?”

明老师的脸再一次出现在了上空,不过这次他没有再磨蹭,而是身手敏捷地直接跳了下来。将自己的两个学生,或者说两个惹事的小鬼塞到身后,对着艾薇伸出了手。

虽然随后说出的是很正经的话,可以他这种弯腰驼背,满脸疲惫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想要赶快敷衍了事。

“我是白夜宫在这片区域的扫除人,鄙姓明。早就听说有使者要过来,但最近公务繁忙——”

说到这里的时候,雪音和萧淳都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害得明老师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瞪了他们两个一眼。

对我的公务繁忙有什么意见吗!你们两个小鬼等回去再算账——萧淳敢百分百地肯定自己从明老师的眼睛里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所以没能提早前来拜会,真是失礼了。”

口中说着谦词,句子也是一本正经的官方腔调,但明老师的语气几乎可以称得上狂妄了。

各种道术家族也好,白夜宫也好。萧淳有些无奈地想着,难道都是这种风格的吗?反正他至今为止还没见过小说中描写的那种仙气飘飘的修仙之人。

“我是仲裁协会的驻外使者,艾薇·道格拉斯。”

而和自己这边有点自我中心的家伙相比,放低了魔杖,向前一步乖乖过来握手的艾薇简直就是纯真可爱的小天使了。

“哦,是个听话的小姑娘嘛。”见到艾薇的举动,明老师似乎打起了什么坏主意,“按理说我应该请你吃饭的,不过现在白夜宫的事务实在繁忙只能改天了,改天一定请你吃点好的。那么,我就先带这两个小鬼走啦。”

在明老师说出“好吃的”这个词的时候,艾薇的眼睛里就像无数烟花齐放,她几乎就要顺势点头了,但在最后关头似乎还是理智回炉,强行浇灭了眼睛里的光,摇了摇头,又后退了一步。

“感谢你的热情邀请,但是我想这和他们的事情没有关系吧。”

萧淳清楚地听见明老师发出了切的一声。

(老师,你这样简直就像是骗小孩的奇怪大叔啊。)

然而不管怪大叔使出什么招式,艾薇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仲裁协会不会让事情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我会继续行动。而且根据之前的调查,我有理由怀疑白夜宫并没有处理此事的意图。”

明老师抓了抓头发。

“呀,也确实没什么好处理的啊。”

艾薇愣了一下,被明老师这种不按规则出牌的说法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还是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步调。

“就……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看不下去了!你们的职责难道不也是保护普通人吗!放任着这样的危险分子在城里到处乱跑却还什么都不做,你……你们……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噗。

萧淳和雪音同时笑了出来,萧淳还算克制,为了艾薇的面子着想,在笑出声的瞬间就就伸手捂住了嘴假装咳嗽,但雪音可从来没在意过面子这种东西,特别还是别人的面子,于是就这样直接毫不客气地哈哈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笑啊?”

艾薇十分困惑。

“没什么。”雪音总算笑够了,轻咳了一声算作结束的标志,推开明老师走到了前面,“只是我有点饿了,所以差不多适可而止吧。”

雪音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淡,让艾薇警惕地举起了魔杖。

“什么意思?”

“白夜宫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和萧淳无关,如果你看了证据之后还要坚持逮捕萧淳的话……”她特意加重了“逮捕”这两个字的读音,“我恐怕就要引发一起外交事故了。”

空气一瞬间停滞了,所有人都看着雪音,想知道她之后要做些什么。可雪音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似乎对自己引发的紧张气氛没有丝毫负责任的念头。

大家都在等着她做出什么惹事的举动,可这个罪魁祸首却突然转过了身,抓起萧淳的手臂就往相反的方向走。

“回去吃饭吧。”

明老师在她身后发出恼怒的声音,大声控诉起雪音。

“宁丫头你太不够意思了,我接到消息就大老远跑到机场来,车费不给我报销就算了,竟然还这么使唤人,你要让我去弄什么证据啊!而且留了个威胁就跑是干什么?你说清楚啊!”

“雪音……我们这么走了没关系吗?”被拉走的萧淳还有些担心,“不能和那孩子说清楚吗?这些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没关系。有什么事情明老师也会搞定的,虽然是个废柴大叔,但好歹也是个扫除人。而且不说白夜宫,在碧山脚下发生的事情要让仲裁协会来插手让人感觉很不爽,而且……”

萧淳感觉到雪音抓着他的手收紧了些。

“你明明是无辜的,就算想要解决事情也不能以逮捕这种行为做开头。”雪音冷着脸这么说道。

(她是不是在生气啊?)

萧淳好像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宁家人就是会折腾我……”

身后的明老师还在这么抱怨着,却没有真的让雪音回去的意思,甚至在说话的期间还警惕地看着艾薇,挪动了脚步挡在了艾薇跟雪音中间。雪音也完全没有客气,直接在指尖凝聚了灵力,向前方甩出了一个淡绿色的光团,强行突破。

“等等!你——”

艾薇发出了惊慌的喊声,似乎想要阻止,却被明老师在中途拦住。

“好吧好吧,当老师的就是比较倒霉,总是要给各种臭小鬼收拾烂摊子。我说仲裁协会的小姐,别看我态度一直不错,可就算是你们,在提交正式报告之前也没资格抓人。”

他的眼神里突然多出了几分戏谑。

“而且你也看到了,你要抓的那个小鬼可是我的学生,你知道我们是很重视师徒关系的,所以就算我的学生做了什么事情,这也是属于我们白夜宫内部的事情。仲裁协会就不用操心了。”

与此同时,雪音的光团撞上了面前的半透明墙壁,就像是一块石子撞上了挡风玻璃,在半空中出现了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痕,逐渐扩大,很快爬满了周围的空间,然后以雪音和萧淳面前的部分作为突破口裂开——

萧淳的眼前猛地闪过一道红色的光,可没等他看清那是什么,他就被一股力量推倒在地,随即耳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因为被强行击破而溢出的魔力卷起了一股具有攻击力的旋风,是艾薇匆忙地挥了挥魔杖才没造成什么糟糕的结果。

原本被魔法挡住而显得模糊的路人们的身影再次变得清晰,让萧淳产生了一种从另一个空间落回了现实的感觉。

他能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雪音推倒的,但还没来得及确认,他就从雪音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尖锐的敌意。

“你想干什么?”

她没管坐在地上的萧淳,而是瞪着艾薇,明显有些生气地低声问道。

“咳咳咳咳咳咳。”

明老师站在中间拼命地大声咳嗽,还不停地打着手势,似乎是在示意雪音不要轻举妄动。

艾薇像是被这个问题弄迷糊了。

“我干了什么吗?”

“别装傻了!刚才是你动的手脚吧,刚才一直把规则,秩序,守护挂在嘴边,就像是幼女动画主角一样,但其实是猎奇动画里的角色吧。不能走程序逮捕萧淳,就打算直接干掉了吗?”

(干掉?!)

萧淳被吓了一跳,但对雪音说的事还是没多少实感。

“雪音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还好好的……”

艾薇打断了萧淳的话,却说出了和他一样的句子。

“你在说什么啊!”

这次就连她看上去都有点生气了。

“这里是我负责监察的区域,如果你一定要问我的目的,那就是履行职责,确定白夜宫有在正常维护保密原则。并在白夜宫无所作为的时候……”她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明老师,“保护普通人们的安全。我会为此而努力,但不代表我就会不择手段!而且刚才的事情只能说是意外……不,如果不是你要强行离开,魔力根本不会溢出,请不要随便推卸责任!”

明老师垂下肩膀小声嘟囔。

“为什么有种我里外不是人的感觉?好吧好吧,错的永远是白夜宫。而白夜宫里,错的永远都是扫除人。”

“我才不是在推卸责任!我的攻击根本不可能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我才想说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萧淳觉得雪音看上去就像立刻要和艾薇打架的样子,下意识地想要拉住她,但只做了个伸手的动作,在碰到雪音之前,他又将手收了回去。

雪音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冲过去,但再开口时语气却更加激动了。

“说什么职责,那些只是借口吧,把自己说的像个圣母一样,但实际上肯定在背后策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不定我们明天就会发现有人在城市周围画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准备吸光所有人生命力呢。”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艾薇真的生气了。

“哼,谁知道呢?”

雪音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艾薇的脸,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但最后却没能找到……萧淳觉得她应该是没能找到,所以才会哼了一声之后就过来扯他,再次想要离开。

“等等!你把事情说清楚!为什么怀疑我?”

艾薇之后应该是又被明老师拦住了,所以雪音一直抓着萧淳走出了机场大厅的门,她都没有再追上来。

萧淳一直沉默地跟在后面,一直到两人坐进了一辆出租车,他才试探着问道:“雪音,你……讨厌那孩子,讨厌艾薇吗?”

雪音扭过头看向了他。

被这样看着,萧淳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雪音是个很好懂的人,他以前一直这么认为。可是这个眼神对于他所知道的那个雪音来说,是不是有点太复杂了?

好在这个复杂的眼神只出现了一瞬间,很快他面前的少女就变回了他所熟知的宁雪音。

“不告诉你。”雪音撇撇嘴,有些赌气地这么说道,“可这和现状没什么关系,从她出场的那一刻我们的立场就已经订好了,不对立还能怎么样?我们一起开心地排排坐吃小甜饼,然后看着她把你抓走,或者说,逮捕?”

“不……”

萧淳突然重重地撞上了椅背,出租车的司机似乎手滑了一下,导致车子整个扭曲了一下,划出了一个不太规则的S形。

两人同时朝着驾驶位看过去,发现司机好像突然变得有点紧张,在感受到两人视线之后更是微微绷直了脊背。

啊……

萧淳大概明白了,是听到他们说“逮捕”这样的话了吧。

“所以说,还是多少注意一下保密原则吧。”他无奈劝了雪音一句,“就算只是为了不引发奇怪的误会。”

雪音哼了一声,扭头看向了窗外。

(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反应啊……)

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沉默中,车子在市场的门口停了下来,虽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不少,但买菜做饭这种例行公事还是得做。

然而,在两人从车上下来了之后……

“艾……艾薇?”

金发的魔法少女就站在两人面前。

“你还想干什么?!一定要打一架才肯罢休吗!”

比起萧淳的呆愣,雪音的反应明显激烈了很多,这次萧淳真的拉住了她。

“别在市场前面闹啊。”

至少在维护日常生活的正常和安定这一点上,萧淳的观点和艾薇是一致的。

“就是因为你这种人总是只想靠力量解决问题,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冲突事件!”艾薇也一脸的不情愿,“虽然有白夜宫的人在,没提交报告也没拿到许可的我暂时无法行动,但为了市民的安全,我还是要时刻注意你们的行动!”

看来明老师多少起了点作用。

“把监视和跟踪说的那么好听啊。”

“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啊。”萧淳很努力地居中调和,“雪音你别这么生气,艾薇……那些事情真的和我都没什么关系,你也可以看看我们都做了些什么,但要是太长时间的监视就……”

其实如果只是萧淳自己,虽然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他自认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就算有人监视自己也不会觉得太难以接受。但考虑到雪音住在他家,监视他就约等于是监视雪音了,所以肯定不能干脆地接受。

但从另一个角度想,这样似乎反而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在没什么特殊事情发生的现在,他的生活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如果艾薇一直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日常,应该也会相信他是无辜的吧。

只是……

又看了一眼针锋相对的两名少女,萧淳叹了口气,顶着雪音杀人般的目光对艾薇发出了邀请。

“要来我家吃晚饭吗?然后可以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艾薇答应了,于是气氛诡异的三人一起走进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