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半跪在荒蕪的冰原之上,臉色蒼白地看著自己的完全凍死的左手。前方不遠處一個人形處在風雪中舞蹈著,如同天災一般的隨心所欲。

 

    他咬著骯髒的布條,右手顫抖的握著隨身攜帶的短小軍刀,上面那乾固的血液全是他自己的。

 

    暴雪違背著常理在這大陸南端吹拂著,這一望無際的雪白的冰原奇異的乾淨。卡特曾經來過這地方,但如今艾爾比亞斯的湛藍的大海已經變成了一個鏡面般平整的巨大冰原。

 

    艾爾比亞斯的漁業經濟將會崩潰,那些幸運存活於酷寒之下的人們將失去他們賴以維生的工作,並在一個月內死亡。艾爾比亞斯的居民不是成功逃立這冰雪地獄,就是成為另一個路邊隨處可見的凍屍;卡特若是不再做甚麼,艾爾比亞斯將會成為另一個死亡國度。

 

    他知道自己所剩時間不多了,但如今他只有手上這把小刀可用。他看了看腰際上的斷劍,這愚蠢的想法立即消失,他可不敢冒這個險。刀光一閃,小刀無阻礙的劃斷了他的右手,預料之中的痛苦如雷擊一般在他的腦隨炸裂。

 

    他咬緊破布,倒在冰面發出牲畜一般的悲鳴,紫黑色的斷手掉落在他眼前,斷處噴濺著鮮血染著這白淨的鏡面如同幼童的作畫一般。

 

    為甚麼他要做這種事?一些想法因劇痛串出腦海。

 

    為甚麼要這麼痛苦?本能在促使他逃跑,而他也很清楚那才是正確的選擇。

 

    他看著遠方那個由冰雪所構成的人形,他這幾個禮拜以來追殺的目標。

 

    復仇。他意識因痛楚而不斷發白,但他依舊站了起來。

 

    他所看過的戰爭已經多到令人厭煩,但還沒有所造成的屍體可以超過眼前這個怪物。不說伊司拉上萬生命的血債,這天災的一般的怪物的所作所為已經遠超越卡特可以坐視不管的程度了。

 

    血已經止下來了,骨骼構築著形狀,肌肉纖維如同織布一般蔓延上來。這次復原速度比上更加快速了,或許是這次的斷口比前幾次平整許多了,卡特雖然沒有甚麼戰鬥經驗,但這些日子下來他已經很清楚如何輕易的切斷手臂了。

 

    他收起軍刀,單手提起神器,不待左手傷勢,變向前奔了過去。

 

    他曾思考過,這所謂的雪妖為何物?

 

    杰到底需不需要為此負責?不過卡特連杰的生死都無法確認,他只有日夜不停的追擊著這怪物,光是嘗試著阻止災情擴大他就用盡了全力。但最重要的是,他誠懇地祈禱當初杰與伊薩兒成功在這個災難降臨前就逃離了伊司拉,這才是他最擔心的。

 

    他最後跟伊薩兒說了甚麼?他想不起來了,他走得太過倉促,甚至連道別都沒有。

 

    距離雪妖不過只剩八十公尺了,風雪的開始侵蝕卡特的身軀,僵化他的行動,但遠遠不及前幾天的程度了。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卡特意識到了情況。

 

    卡特轉動右手,耀眼的光芒乍現,一瞬間便吹散了眼前的風雪。

 

    這聖劍一般的神器具有破壞任何物質的能力,至少卡特到目前為止還沒見過任何東西能倖存於那光芒之下。他劈向空氣,狂暴的光芒劍身橫掃暴雪,衰弱著狂風的強度。

 

    卡特的策略很簡單,不斷的劈開風雪,削弱著寒風,直到他可以足夠接近暴風中心,對雪妖的本體造成直接傷害。

 

    前幾次他的嘗試幾乎要了他的性命,他都臨陣卻步逃了出來,始終碰不到雪妖本身。

 

    但這次不同,前幾個小時他拚了命削弱了暴風的程度,雖然這廢了他的雙手好幾次,但成效對他來說已經很值得了,他是頭一次可以這麼靠近。

 

    左手己乎已經完全復原,沒有肌膚的手掌搭上了劍柄,卡特雙手握著巨劍,挺著身體向前接近著。

 

    雪妖似乎注意到了卡特,停止了動靜。

 

    卡特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邁步向前狂奔;全身的衣物在他靠近中心的一瞬間全部凍結,雙手上結滿了寒冰早已失去知覺。

 

     他一次次的斬向虛空,但致命的寒風不斷席捲而來,幾乎數次使卡特慢下腳步。

 

     五十公尺了,手指因寒冰而黏在了劍柄上,等下估計有他好受的了。

 

    「我可……不想再切掉我的手了啊啊!」用著雙臂的力量,卡特剖開了冷風,向前突入。

 

    面部結滿了白霜,幾乎無法直視前方,但卡特依舊沒有停下腳步,靠著隱約的目光判斷著方向。

 

    二十公尺了,但接下來的每一步所帶來的劇痛都超越卡特的預料,他能感覺到,不出二十秒,他的手腳都將廢死。

 

    全身的神經都尖叫著,痛訴著卡特,催促著他逃離現場。

 

    五公尺。

 

    白淨的身影終於印入眼簾,卡特在注意到這點時,立馬揮動聖劍,撕裂著空氣,將暴雪吹散開來。

 

    儘管雙眼幾乎被寒霜覆蓋,但沒了暴雪阻礙,已經足夠卡特判斷出牠的位置了。

 

    他向前一箭步,高舉著聖劍。這是他頭一次,站到了這個天災的面前,他發現自己的身高遠高於那個天災,這個由人形所構成的天災。

 

    這個摧毀了他的國度,以及殺害無數生命的怪物就在他的眼前,就在他的劍下了。這遠超越戰爭的惡劣存在,這個他恨之入骨的噁心造物。

 

    冰冷的觸覺在他的臉頰上,一雙嬌小的雙手觸碰著他。

 

   「……特?」

 

    強光切開地平線,將整個暴雪橫向撕裂開來,那白淨的雙手斷裂開來,粉碎冰晶取代的人類的血液噴濺到卡特的臉上,銀白的長髮如雪絲一般在空中瓦解。

 

    他成功復仇了。有那麼一瞬間,虛偽喜悅差點笑了出來。

 

    由冰雪所組成的人偶倒落到卡特身上,破裂成各個幾乎無法辨識的碎塊,結冰的大海破裂開來,卡特很清楚他已經成功了。

 

    他拯救了無數生命,並為那些死者復仇了。

 

    風雪在一瞬間消散,卡特也同時了解到了真相。陽光穿透厚重的冰雪,照耀在飄散的髮絲上,刺眼的反射到卡特的眼中,使他感到雙眼發燙。

 

    這是他第一次使用神器。

 

   「啊……」卡特發出模糊的聲音,一時間他無法說出任何話語,他只能痛苦的抽著氣音,他失神的看著眼前,不敢低頭。

 

    這是他第一次破誓殺人。

 

   「這不是…我要的…」斷劍的光芒熄滅,脫落於卡特手中,他難受的跪倒下來。

 

    他否定著現實,他清楚自己無法承受真相的重量。

 

    他可以很清楚感覺到,這是…這世界所帶來的惡意,神對他所開得最大玩笑。

 

    他懷中的碎塊溶解著,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這是他第一次親手殺了自己所愛的人。

 

   「卡特…?」嘴唇一般的部位蠕動著,僅存的半張臉依舊試著開口。

 

   「是我…我在這…啊……」在聽到這聲音後,卡特終於無法支撐,應聲崩潰,視線模糊下,他只能懷抱著雙手,生怕這些碎片摔落地面。「神啊這不是要的…拜託……我求求你…」

 

    說沒想到這結局是假的。但復仇的怒火以及自我作祟的正義沖昏他的腦子,使他否定了這可能性。

 

   「不…不是這樣的……我求求你…」卡特發出了自己聽過最悽憐的哀求,他無助地抱著手中那不成人形的碎塊,向著這世上萬物的一切祈求著。「不是這樣的結局,絕對不是…」

 

    在得知自己的近乎不死的體質後,卡特就已經做好與他人生離死別的打算了,畢竟人類的壽命對他們來說相對短暫。

 

   「是卡特啊…」伊薩兒僅存的部分發出了聲音,像在摸索著甚麼卻一無所獲:「雖然不知道…怎麼了……」

 

   「嗯…是我。」眼淚無法止住,滴在了冰晶之上,融化著。

 

   「對…不起呢。」聲音漸漸虛弱,卡特幾乎難以聽見了。

 

   「不,別這樣…為甚麼?…我才要道歉,我不再自作主張的…我不該離開伊斯拉的,我不該…我不該自以為英雄的…我不該天真的想要世界和平的…我……」卡特泣不成聲,懊悔侵蝕著他內心,他幾乎想挖出自己的心臟。

 

   「當初…」伊薩兒這些話聽上像是等待了許久如今終於有機會說出來了:「沒有好好道別呢…在最後,還能見到卡特真是太好了呢。」

 

    卡特再也無法組織話語,變得如同幼兒放聲慟哭。

 

    聲音撕扯著喉嚨,他無法抑制的崩潰著。

 

   「謝謝…」那半張臉在卡特懷中幾乎融化,變得無法辨識:「所以不要說甚麼……世界和平是虛假的……卡特是真的英雄…」

 

   「啊啊啊……不不不!我不接受這樣的結局!絕不接受!」卡特撈著細碎的冰晶,將他們胡亂的組合著,但絕望的事實讓他很清楚一切早已無法挽回。

 

    我只會為你們帶來死亡,僅此而已。

 

    卡特看著空無一物的雙手,想起來了他與伊薩兒最後所說的話。

 

    他為甚麼要逃避?當初為何不敢面對與杰結婚的伊薩兒?卡特很清楚答案,直到他失去了伊薩兒他才了解到伊薩兒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

 

    若是他在最後離開時,有好好道別,現在就不會這麼痛苦。若是他留了下來,他或許可以阻止一切的發生。若是他留了下來,至少可以在最後好好陪著伊薩兒。

 

    時間並沒有因為卡特的懊悔的而停止,伊薩兒的僅存部分化為液體,虛弱著維持著形狀,彷彿在掙扎著。

 

   「…要好好,活下去…因為我可能無法…」冰晶融化,從卡特的指尖消失,化為虛無。

 

    海水吞噬著浮冰,但卡特的世界陷入了無聲的世界,一切彷彿被拉入了虛無,毫無意義。

 

    直到最後,伊薩兒依舊沒有責備他。

 

   「開甚麼玩笑…」卡特雙手抓向虛空,發現自己的嘴角扭曲著,像是聽到了甚麼天大的玩笑一般。

 

    他抽搐著,彷彿是在大笑,亦或是在慟哭,或許兩者皆是。

 

   「抱歉…」伊薩兒雖然對他說要活下去,但實在無法保證了。

 

    失去立足點的他,沉入了大海,陷入了無止境的深淵。

 

    白色的空間包容著他,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呼喚。

 

    人死後,靈魂會去到另一個世界嗎?

 

    在那裏,他會與伊薩兒見面嗎?

 

    他聽到了,那白淨的虛無空間,正是卡特降臨前所在的世界。

 

    白色的世界中,深紅的雙眼直視卡特的靈魂。

 

    而如今,那人在其中呼喚著他。

 

    那裏是一切的始源,一切誕生之地,世界的子宮。

 

 

 

第三章‧世界的子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