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紧跟新年伊始的三天假期,随之而来的是几乎毫无间断的十场考试。虽说半期考的成绩不算差,为了避免挂红灯的悲剧,光毅仍用上了咖啡这一利器,当然后果就是睡眠严重不足。

好不容易熬过最后的十天,秋季学期的真正结束——寒假宣告来临。

与陆续归家的游子不同,因为“休巴西特”和“降灵”的原因光毅选择了留校,只在春节前后两天回去。以兼职为由向父母做出解释后,他才在妹妹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说服他们放弃来旅游的念头。

至于他的舍友,与和家人关系并不融洽的大白不同,马哥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虽说也就是一个手提箱的物品,大概八成以上还是书籍。

“这就要走了?不吃个午饭?”

“13点45的车次,在车上解决就好。”

平淡地予以回答后,马哥与他颔首示意,提着箱子走出门外。只不过在离开之前,他驻足了几秒,却没有回头。

“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

他的这份犹豫引起了光毅的注意,可得到的回答却让他无比茫然。

“不。多加保重。”

留下这句意义不明的道别后,马哥便走出了宿舍。没有多加在意的光毅挠了挠头发,转而瞥向一直没做声的大白,却发现他又在浏览之前的那个可疑网站。

“别看那东西了,走走走,出去吃个饭和我一起去趟市场。”

“这不是你的义务么,不去不去。”

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大白拒绝了他的提案,但光毅也有办法对付。

“我跟你说,要是忘记买什么了,到时候可别怪我。”

虽然假期里学校还维持着水电的供应,个别食堂也还开放。问题在于便利店和超市,学校内部和附近的小型私营商店因为学生人数的骤减,基本也会选择休业,要购买用品就必须去到稍远的大型商场。

权衡了一番得失后,大白不情愿地合上了笔记本。

“也罢,正好去买副新耳机。”

即便如此,对挤公交倍感厌烦的大白最终选择了打的,目的地也是最近的大型商场。对这些市场早已无比熟悉的光毅在踏进大门的即刻,就规划好了最优的行进路线。

但还没走出两步,一晃而过的金色身影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艾丽丝?”

听到他的呼唤,少女默然回首,蔚蓝的眼眸中映照出两人的身影。

“你也来这里买东西?”

“姑且。”

冷淡地回复之后,她的视线又定格在傻愣着的大白,与他四目相对,却在转瞬之后又失去了兴趣。

“呃……我……”

虽然只是不足一秒的对视,却足以令大白涨红了脸,让他将那副天使般耀眼的身姿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误以为是他的女性恐惧症再度发作,代替吱吱唔唔的他,光毅介绍道:

“这是我的舍友,墨染白。”

“你、你好……”

“哦。”

可惜艾丽丝只是兴致索然地随口应允一句,便转身准备离开。选择一瞬间摆在光毅面前:是追上艾丽丝还是按照原计划和舍友采购物资?从个人意愿出发理所当然的会选择前者,但似乎很容易被挂上重色轻友的牌匾。

不知如何是好的他来回看了眼艾丽丝和大白,心中的天平终于在“有事想请教艾丽丝”的借口加持下倾向一边,随后他拍了拍还在发愣中的大白的脸颊。

“你先去看看耳机?回头我去找你?”

虽然很不甘心让光毅和少女独处,但好歹刚才也算欠了他情,于是大白在犹豫半秒后勉为其难地予以同意:

“罢,但是回头你小子可得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行行行。”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光毅就迫不及待地向艾丽丝追去。最后瞥了眼他们的背影,大白悻悻地离开,却在转身之际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影——光毅的青梅竹马。

——等……这不是很糟糕?

他老早就看出来林雨馨对自己的舍友有意思,而那个多情的小子现在却和别的少女在一起,如果让他们撞见的话……

——好像看戏也不错?罢了罢了,还是不做这种缺德的事。

最后一点良心让他放弃捉弄舍友的念头,但当他想要去提醒舍友的时候为时已晚,雨馨已经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原本就因工作而无比疲惫,想要买杯清茶慰劳自己的雨馨,在拖着昏沉的身子进入商场的那一刻,所看见的却是青梅竹马和一名陌生的金发少女在一起的光景。

那副亲密无间的姿态,甚至不需要再去猜忌,心中的某个东西,一直强撑着的意志轰然崩塌。

同时也注意到她的光毅暂时别过艾丽丝,来到她的身旁。

“班长?你的脸色很糟糕啊,怎么了?”

“为什么……”

“诶?”

雨馨没有动弹,从看不清的表情下方,传来一声近似于啜泣、却又仿佛是怨恨的低沉喃语。沙哑而又模糊的质问让光毅的脊背拂过一阵恶寒,可紧接着又有更多断断续续的哀怨传至耳中。

“明明……一直待在、身边的,是我……为什么……你一点都……”

“光毅啊,我觉得——”

觉察到气氛的不妙,大白连忙走来想要劝告舍友,却被光毅伸手制止。因为在刚才,即便只有不到一秒的短暂时间,他清楚地看到了从雨馨肩头冒出的黑影,如同黑色的烟雾,在被他看见后又缩回衣服中。

曾经见识过类似情形的他,脑海中闪过了某种可能,某种最糟糕的可能。

——难道说!

他欲图把手伸向雨馨,却在那个瞬间——

“为什么,我就这么不值得你在乎吗——”

应和着悲伤的呐喊,黑色的烟雾乍然释放。

虽然在最后一刻被打扰,不过猎物已经差不多蚕食殆尽。既然这时候被发现也没有办法,在彻底完全侵蚀之前,最后的一点时间不容许被打断!因此“它”动用自身的能力,唤出“领域”。

来不及躲闪,一双黑色的手掌正中光毅,将他猛地推飞,沐浴在惊叫声中的同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雾将少女包裹,吞噬。

PART 4

“这、这是!”

本以为只是会发生修罗场的大白,愕然目睹到从雨馨身上冒出黑雾,以及舍友被打飞到货物堆中的景象,虽然是超越理解的展开,他仍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急忙跑去将垮塌积压在光毅身上的货物搬开。

“还好吧!”

“勉强……”

将最后一个纸箱搬开,光毅在大白的搀扶下站直身子,而这时黑雾已经完全成型,以一个漆黑球体的姿态横于商场中央。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班长在里面?”

无疑,那是恶灵的“领域”,而雨馨正被围困、或者说,她就是“领域”的中心。

紧锁眉头,光毅带着严峻的表情点了点头,同时伸手抓住口袋里的灵符。

——要在这里使用吗?

他扫了眼四周,如此巨大的骚动自然吸引到相当的目光,甚至有不少人取出手机开始拍照。加之大白就在他的旁边,使用降灵术的话必定会暴露身份。

——切!事到如今还想这么多!

这样的侵蚀绝不是一时半刻所能达到的程度,会发展的这个地步恐怕就是他的责任——如果他能再多注意一点,在青梅竹马开始虚弱之时就注意到的话,便不至于……

哪怕会暴露,他也会承当那个后果!眼下必须分秒必争!

但就在他取出灵符,准备使用降灵术之际,来到他身边的艾丽丝伸手制止了他的举动。

“冷静。”

然而他们并未预料到,会有人在旁观之余,试图接近并把手伸向黑球。

“危险!快离——”

光毅情急地大喊出声,却为时已晚。在被好奇心驱使的少年即将触及到黑球的那一刻,一只黑色的巨手猝然伸出,将脆弱的躯体狠狠地压进墙壁中。

鲜血与腥臭,霎时间引来地狱。

“没时间犹豫了!召来——剑!”

在人群陷入混乱与躁动之际,光毅展开术式,于青光之中拉出一把银白的长剑,搭上左手,握紧剑柄的即刻猛地朝黑球冲去,并于贴近至咫尺的刹那,将后背的力量贯注于手臂,再由手臂贯注于手中的长剑,朝着球面全力挥出。

铿——

沉重的撞击猝然响起,无比坚硬的触感传至手心。伴随着清脆的断裂声,半截长剑螺旋飞出,刺进身后的地面。

受到刺激的黑球霎时间爆发出无数的黑手,无差别地袭向人群。

“住手——!”

没时间理会因剧烈的振动而发麻颤抖的手臂,他将第二把长剑握于手中,收至腰部。

“燃于炼狱之烈焰,听从吾之号令!”

应和着他的呼喊,炽热的火焰凭空而起,化作游龙缠绕在剑身周围。染上赤红,烈焰的长剑绕开黑手,朝着黑暗猛然刺去。

下个瞬间,交错的黑与红炸裂出刺眼的火星。但眼看赤红的锋芒正有没入屏障的趋势,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从内部袭来,再度将他推飞至远处。

“可恶!”

他用力地捶打地面,却注意到周围泛着青光的屏障,将他们与人群分隔开,将黑手包裹其中。人群的慌乱还未停止,不过那名被攻击的少年已经止住了出血,正躺在远处的平地上。

“都说了冷静点。”

在他自身因冲动而迷失理智的时候,艾丽丝已经游刃有余地施展完结界,顺带将受伤的少年治疗完毕。如果没有她的补救,恐怕早已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冷静下来的光毅感到无比的愧疚。

“还有一些时间,冲动只会起到反效果。”

“很抱歉……”

随后艾丽丝瞄了眼因为距离原因而被隔于结界内的第三人,以眼神示意光毅解决。

将舍友卷进这场危机的是自己,对他的安全也有必要负责,于是光毅将曾从医生那里得到的防御性灵符递给大白,郑重其事地说道:

“抱歉,回头有机会再跟你解释,你先到柱子后面藏好,这张灵符可以保护你以防万一。”

“好吧。你……自己多小心。”

最后看了眼他,以及他身后的艾丽丝,理解状况的大白识趣地接过灵符,走到最远的柱子后方。

那是可以自动释放的术式,姑且算是清去了后顾之忧。但眼下还完全不是能松口气的时候,接下来才是最为关键的时期。

“艾丽丝,应该怎么做才好?”

没有做出进一步行动,而是将手臂交叉,抱在胸前,艾丽丝平淡地说道:

“我的‘贯穿’很有可能伤害到里面的人,所以由你来制造缺口。”

“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把剑刺进去,然后逆着领域的流向注入灵力。”

她的回答轻描淡写,却已经指出重点所在。

对于灵力流向的洞察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之前全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实际应该如何操作光毅并没有头绪。可犹豫不决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去尝试。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压下所有对未知的焦躁与不安,回归绝对的冷静。

“召来,青夜。”

指尖掠动空气,画出青色的阵符,于乍然绽放的光晕之中,一把映照着黝黑光泽、带有沉重质感的长剑落至他的手中。双手紧握,拔剑出鞘,比深夜还要漆黑的长剑反射出锐利的青光。

将黑剑收于身后,他压低身子,洞察所有黑手的轨迹,瞄准期间的空隙——

“风行!”

疾风由脚下而生,缠绕,包裹身体的刹那,他猛一蹬地,于飞扬而起的烟尘之间飞速冲向“领域”。

向左侧身,闪开第一击;

以右脚掂地跃至半空,躲开第二击;

以拔刀之势下挑长剑,斩断第三击的即刻——

扭转手腕,在剑尖指向屏障的同时搭上左手,将贯注了全部力量的一剑,猛地刺进黑暗。

下一秒钟,黑剑与黑球交缠的刹那,无数的负面透过长剑向他涌来,侵蚀起他的身体,吸收起他的灵力。

——是反噬!

即便意识到敌人的意图,他仍不准备松开双手,反倒进一步加大力道。

犹如被火焰灼烧的剧痛由手腕蔓延至全身。骨骼在颤抖,身体在悲鸣;仿佛每一寸皮肤都要被撕裂的疼痛令他漏出几声呻吟。

“唔……”

但这时,他很清楚地听见了,从身后传来的艾丽丝的话语。

“回想起来,共感的时候——”

与她“共感”之时,将立场盾粉碎之时,把握一切流向的感觉。

“那不是我的,而是你的力量!”

下个瞬间,似曾相似的微妙之感从心底涌起,漆黑的眼眸中张开无比复杂的阵符。隐约之中,他看见了,流动于周围的空气中、徘徊于他的身体中、以及从“领域”流向他的光之条带。

但是还不够!这点程度还远远不够!

他瞪大双眼,任凭熟悉却又陌生的阵符将全身的灵力抽走,任凭不堪重负的眼角渗出鲜血,直至脉络一般交错纵横的灵流彻底展现在眼前。

——就是这边!

“既然你想吃!就都给你吧!”

逆反其道,他将剩余的灵力全部释放,借由青夜涌向领域。

“啊啊啊啊啊啊——”

爆发出全力的手臂迸起青筋,激荡碰撞的刃与壁发出颤鸣,终于,应和着他的呐喊,伴随着清脆的龟裂,黑色的锋芒将屏障贯穿。

“给我!打开吧——!!”

由上向下,势不可当的黑剑将领域撕裂出一道巨大的缺口。

没有一刻的犹豫,即便摆在面前的是宛若深渊的虚无黑暗,他仍义无反顾地踏进其中。

PART 5

目光追送着他的身影,直至他消失在领域内部,艾丽丝叹了口气,却没有追上光毅的脚步。

“你……不进去吗?”

见黑球已经没有动静,大白忍不住探出头来向她搭话。比起眼前所发生的这些超自然展开、类似于“魔法”的神秘力量,“现在正和金发天使独处”这一事实让他更为激动。

虽然在舍友拼命的时候开小差有些没心没肺,但反正也没什么他能做到的事,倒不如抓住难得的机会。

可惜艾丽丝没多理睬他,仅用最简短的言语冷淡地给出回答:

“不。”

虽然她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却难以甩去心中的焦虑——这次的领域非同寻常,她没有进去的原因,是她根本无法进入,倒不如说,被允许踏进其中的只有光毅一人。

原因很明显出在那名被附身的少女身上,她和光毅的关系也许……

——我考虑这么多做什么!又不是……

她闭了下眼睛,在大概可以被视为“嫉妒”的情感蔓延开之前,将其强行扼制。

身处战场,儿女情长只会蒙蔽双眼。

因此,她所做出的选择是,相信那名少年。

话虽如此,她以脚尖轻踏地面,接着正前方耸起一块高度刚及腰部的石墙。将招来的狙击枪架在上方,她屈膝半跪。

透过瞄准镜,蔚蓝的眼眸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黑球,黑球中的灵力流向。如果发生万一,她只得——

 

******

 

踏进领域的下个瞬间,宛若被卷入无尽的漩涡,天旋地转的晕眩袭向光毅。不知过去了多久,在方向感即将彻底崩溃之际,他又重新坠落到地面,却已然置身某个熟悉却又遥远的场景中——他的初中母校。

——我不是应该……

应该走进了恶灵的领域,却不知为何身为数百公里外的故乡。正当他困惑无比的时候,熟悉的询问声传进耳中。

“你好,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比记忆中要稚嫩不少的嗓音让他愕然回首,却发觉对方叫住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站在他身旁那名与他的长相一模一样,却要年轻五、六岁的少年——初中时期的自己。

腼腆的少年不知该如何回应,于是干脆选择了亲自将对方带到目的地。他本以为这份短暂的邂逅将在挥手的道别中落下帷幕,却不想,少女在半小时后来到了他的班级,以转校生的身份。

灿烂的笑容,亲切的道谢,让青涩的内心渐渐萌发出不一样的情感。

这便是,他与林雨馨的初识。

熟悉的画面一幕幕的闪过,毫无波澜、却又和平安然的日子转瞬即逝。

升学,毕业;欣喜,忧愁。

得知幸运地再度被分配到同一班级,重逢时的感动仿佛近在眼前。紧随而来的高中生活,相识的两人时而亲密时而疏远,在悸动的青春里相互贴近,却又始终维持着微妙的距离。

直至某一天,少女鼓足勇气,以最为原始却又被她认定为最浪漫的方式,将心中的话语写进信纸,并准备在当天亲自交到他手中。

然而,那一天也正是……

“9月19日……”

兄长邹志轩失踪的日子。

光毅拖着沉重的步伐,追上曾经的自己。

那时候的他在妹妹面前显露的沉稳,终究只是强装,失神地沐浴着暴雨,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地挪动脚步——青梅竹马没能注意到这点。

“没带伞吗?才、我才不是想和你一起回去呢,只、只不过要是你感冒的话就……”

她羞涩地将雨伞撑在他的头顶,本想在这把伞下,在这场雨中,将情书与心声一并交递给他。但是,少年全然将其视若无物,默然地与她擦肩。

三年前的自己渐渐远去,最终从视野里消失,而仍旧站在原地的少女,任凭泪水与雨点混杂,将这份被无视的恋情,连同书信一起,抛进了雨中。

“等——雨馨!不是这样的!我——”

他下意识地试图挽留,却只是徒劳,连雨水都不曾沾染的他,不存在于这个时间点——他仅是这份记忆的旁观者。

“原来班长她……”

只能捞到虚空的右手无力地垂下,时隔三年才得知的情感,已经逝去太久,已经无法再挽回。愧疚与自责,让他不禁捏紧了拳头。

那之后又过去了多久,带上虚伪的面具,浑浑噩噩的他,不露声色的她,走上了没有交集的平行线,直至,一度分别的两人命运般再次在同一个校园相遇。

“真是的,连你都考到这里,我开始怀疑高考卷子是不是被人偷改过了。”

“啊哈哈,也许这就是缘分?”

“是!孽!缘!”

雨馨不满地跺着脚,只不过隐藏在愠怒的表情下方,在她自己都没能注意到的地方,曾经的情感又再度复燃。

但是过去的他,甚至几分钟前的他,仍未意识到这份恋情。

第二年,他与一名黑发的少女,亲密地走在了一起。

恢复色彩的世界,仅隔一年之后,讽刺一般再度堕入了阴暗。

无疑,一切都是他的过错。

倘若他注意到了少女的心意……倘若他对这份恋情做出了回应……

不,曾经的他同样恋慕着青梅竹马,那名耀眼的少女曾是他的阳光,带他真正走入了这个世界。但他却屈于胆怯与恐惧,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视而不见。

也许,他所抱有的情感终究只停留在憧憬的程度,终究无法化成现实。

但再怎么悔恨,过去已经不可能改变,未来亦……

犹如刀割的心口绞成一团。

现在的他,知道了世界真相的他,已经无法回头,亦无法再给出回应。

这样的他,所能做的是……

在他得出答案之前,扭曲的景色渐渐消散,他重新回到了现实,被束缚于荆棘之中的少女映入了他的眼帘。

与此同时,固定着少女的荆棘倏然断裂,披着尖刺外衣的青梅竹马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踱步至他的身边,抬起手臂,将他——

“雨馨,我……”

在光毅道出忏悔之前,以极为恐怖的力道,纤细的手臂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颈,将他举至半空。

“咳咳……馨……快醒醒……”

他欲图唤醒少女,却只是徒劳,扼紧咽喉的双手反倒加大了力道,让他无法再发出声响。

终于意识到恶灵杀意的他,颤抖着抬起青夜,却被一只从雨馨背后伸出的黑手狠狠地按在墙上,随后将手腕打折。

“啊啊啊啊……”

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漏出几声哀鸣,无力再握紧的黑剑滚落至远处。接着,附身在雨馨身上的恶灵显出本体,伸长脖子,朝着他,朝着无法动弹的猎物,大张血口。

但就在尖牙咬下,将光毅吞噬的前一刻,呼啸而过的白光划出银白的轨迹,径直命中恶灵的脑袋,将其击碎。漆黑的暗影霎时间回归虚无。

失去支撑的光毅跪倒在地,来不及喘气,他急忙抱住了晕厥瘫倒的雨馨。同时,黑色的领域开始崩溃。

数秒钟之后,刺眼的阳光重新洒落在他们的身上。

“喂!没事吧?”

大白慌忙跑来迎接的时候,光毅已经彻底站不住脚,跪坐在地上。

“姑且……”

他看了眼怀中紧闭着双眼的青梅竹马,嘴边溢出尝不尽的苦涩。将她交付于舍友之后,他微微抬头,向着收起狙击枪的少女,无力地道出感谢之词。

“艾丽丝,谢谢……”

“还没有结束。”

“嗯……”

即便消灭了附身的恶灵,仍有数不清的新问题不得不去面对,包括,他被人彻底看清身份这点。

“大白,其实——”

就在他准备向舍友做出解释的时候,伴随着泰然的踱步声,某个人轻易地撕开结界,来到他们的跟前。

“你——!”

愤怒再度由胸口涌起,却不再像曾经那般炽烈。仰头望向俯视着自己的兄长,他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你来做什么!”

没有立即做出回答,邹志轩向保持着警戒的艾丽丝无言递去一份文件,而后不带情感地向他宣告:

“将你,带回‘休巴西特’。”

不太可能是这次事件的处理,那么又会是什么?

困惑地瞪大双眼,他看向一旁的艾丽丝,却眼见她的脸色染上严峻——这是真实的决定,不可能反抗的命令——他立即领会到这一点。

但是现在还不行,还不是去那边的时候,至少要先——

“等等!先让我——”

“二面。”

在兄长抬手之际,他急忙喊道,却终究没能将话语说完。不留任何余地,在兄长的命令下,一团不定型的黑影突然蹿至光毅脚边。带着未尽的余悸,他堕入了新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