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劍,我不喜歡這裡,不如我們悄悄地逃走吧。」

艾香一邊走下地牢的樓梯,一邊搭住小劍的肩膀,露出擔憂的表情說道。

「親愛的妹妹大人,妳可是我們之中最強的了,連妳都害怕了可不行呢。」

小劍半開玩笑地說道。

不過,單純的艾香卻沒有搞懂他的意思,呆然地歪起頭來。

誰知道,小劍卻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可愛動作,內心一陣小鹿亂撞,只好馬上撇開視線,讓自己冷靜下來,就在此時,藍月隨着眼神從掛在牆壁上的燈火移正前方,用從容不迫的語氣說道。

「艾香,簡單來說,即使是妳也不可能單人匹馬帶着我們闖出王城吧?就算妳的哥哥讓妳回去世界樹,剩下來的我們也會必死無疑,呃,只是可能而已,妳不用露出這種表情。」

「是我的錯。」

艾香忽然自責地垂下頭來

實際上,任誰也十分清楚,現在的狀況就是一團糟,比起被一群精神失常者飼養着的家畜還要糟糕。

即使如此卻無法反抗,就像被告知接下來要去地下牢獄,也得乖乖跟着走一樣,無形的手扣已經將他們的命運牢牢鎖住。

跟隨着洛戈道夫來到地牢的最底層,這是個比想像中寬敞的空間,大約有三個藍球場的面積總和,空曠的地下室充滿了掛燈的黃色亮光。

有着祭壇一般的布置,在諾大的空間中只囚禁了一名犯人

——來自月之國的魔法師丶黑暗帝國的敵人,同時也是兩位穿越者的救命恩人諾兒。

當初的法師袍早已破爛不堪,掛在諾兒身上的破碎布料透露出被拷問過的赤紅傷痕,而她本人正跪倒在一個發光的魔法陣之中,雙手被鐵鏈鎖到左右兩旁的石壁上。

看到這殘酷的一幕,小劍的心情頓時一沉!

視野之內,除了剛進來的小劍丶藍月丶艾香以及三位隨侍,還有四道身影早早在此守候,其中包括正背靠着遠端牆壁站的哈特奧夫•瑞利斯,至於剩下的兩男一女則是其手下。

「大人,這女人始終什麽都不肯說呢。」

說話的是一名身穿女僕裝的女孩,在這個一千平方呎的長方形密室中,她的聲音在眾人耳際間不斷回蕩,清晰又冷漠。

「從來我的敵人只有被殺掉的結局,除非妳願意為我所用。」

瑞利斯冷淡的說道。

「你不用妄想……」

然後,繼續垂下頭的諾兒以極其虛弱的聲音回道。

「你們,給我一個不殺她的理由吧。」

接着,瑞利斯開始緩步走近魔法陣,同時從腰間拔出長劍。

「住手!你叫我們來就是看你怎麽殺人的嗎!」

艾香怒不可遏地大吼!擺出了作戰姿態的她一副隨時衝上前阻止瑞利斯的樣子。 

「喂喂,不要那麽衝動嘛,只是一個人而……」

在她身後的多多一邊笑着,一邊把手搭在艾香肩上,當她正要把話說完之時,艾香已經冒出黑氣,轉身向她撲去。

接着碰隆的一聲巨響迸出。

位於小劍正右方的一面牆壁轉眼間被撞碎一角。

艾香亦徹底被多多壓制住了。

「可惡。」

幸虧有着黑之鬥氣的加護,以致艾香雖然被壓制在石壁之中,但身體卻完整無缺。

「什麽呀!怎麽突然間打過來呀?」

多多則是一臉不滿地抱怨着,從她面龐露出的肌膚可見一些不屬於人類的鱗片長了出來,接着又緩緩融入皮膚之中。

這一幕,不禁令小劍回憶起以往看過的奇幻故事,當中亦不時出現與生俱來擁有強大力量的種族——龍人。

當小劍面帶驚懼地望向藍月時,皺起眉頭的他只簡單做了個示意安靜的手勢。

「別太心急了,妳的刀還在我那邊呢。」

瑞利斯揚起嘴角笑道。

 「那麽,就是沒有理由了吧。」

然後,黑騎士持劍的右手慢慢的高舉。

「停手!」

小劍毫不猶豫地跑起來,張開雙臂擋在諾兒與瑞利斯之間。

後悔沒來得及拉住他的藍月,不由自主地按着額頭嘆氣。

以半跪姿態擋在瑞利斯面前,小劍亦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如此魯莽,只是當他看見瑞利斯高舉長劍之際,心臟就猛烈地頓挫起來!

不敢想像下一刻將會是怎樣的景象,這股感覺驅使他的雙腳擅自行動了起來……

瑞利斯隨即浮現感興趣的表情,並以凜然的聲線向小劍問道:

「怎麼了?」

小劍心虛地低聲嚅囁,咕噥地咽下口水,被無力感充滿的他只能呆看着瑞利斯手中的大劍,腦海中一片空白。

雖然很想像某些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在關鍵時刻能說出改變局勢的漂亮話,然而他卻只能再次認識到自己的不足。

「真令我失望,原本還以為會更有趣的。」

瑞利斯抹去臉上最後一絲微笑,一邊說著一邊讓劍鋒滑向身後,這次的目標似乎轉變了,是眼前的兩人。

「快逃!我失敗了,因為我太不中用的關係。」

從背後傳來的,是諾兒沙啞的咽嗚聲。

「住手!」

小劍看着從臉上滑落水珠的諾兒,發出無助又激動的吆喝!就在此時,一直保持沉默的藍月終於開口了。

「等一下!」

他用清澈的嗓音響徹整個空間:

「這樣做的話,相信對您才是最不利!」

「哦呵?想不到你這小子還挺囂張的!」

旁邊的洛戈道夫已經作勢提起大斧!

「讓他說下去。」

「諾兒要是死了,穿越者就會失去在這個世界中的說話能力,如果連基本的交流都無法進行,想必是一大麻煩吧,畢竟我們還有很多有用的知識想和大人您分享。」

瑞利斯不發一言,似乎在思考着藍月所言的真偽。

「而我們會協助你的唯一條件,是確保我們四人的安全。」

「那麽藍月,希望你擁有的知識,能具有承擔一份人命的價值。」

「相信我過目不忘的本領,不會令您失望的。」

「藍月?」

小劍似乎明白了,遂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來回看着他。

藍月向眾人展露出自信的笑容。

「狄娃丶梅蘭,為她治療。」

瑞利斯一聲令下,小劍的隨侍和身穿女僕裝的少女馬上走到諾兒的兩旁,伸出雙手向她灌注綠色光芒,原本鮮紅的傷痕便瞬間消失不見。

緊接着,瑞利斯一個強行突破,不管小劍的阻攔上前一手握住諾兒的前額。

「唔,你要干什麽?」

摔到一邊的小劍發出驚叫。

「嗚,快住手!」

身陷石礫中的艾香雖然嘗試掙扎,但始終被多多的怪力緊緊壓制住。

「呀——!」

曾經一瞬回復了精神的諾兒,一看到眼前的景象,立刻陷入了驚慌之中。

強烈的氣流以諾兒為中心四散,將站不穩腳的小劍吹撞至牆邊。

除了瑞利斯以外的人一律半眯着眼睛,彎起膝蓋站着。

手與額頭的接觸處迸發出耀目的光芒,諾兒全身皮膚均顯現出閃爍着綠光的魔法紋路,然後緩緩被瑞利斯拉出。

愈發強勢的爆風衝擊着各人的呼吸,諾兒痛苦的叫聲亦隨着魔法光芒從身體被剝離而愈發凄厲。

最後,當瑞利斯把光芒全部從諾兒的身體內扯出之際,這個空間同時出現了爆炸般的現像,直接將小劍的意識送進深沉的黑暗之中。

「小劍,終於醒來了嗎?」

耳際傳來的是藍月的呼喊聲。

「我,又回到房間里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自己看看吧。」

從床上醒過來後,小劍聚精會神地環視睡房一周,這才發現身穿洋裝長裙的諾兒竟然站在自己床邊!

「諾兒?我記得了,當時就像十級颱風一樣,然後諾兒,妳沒事了嗎?」

「沒用的,從剛才回來後她就一直是這個樣子,完全不懂反應,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讓她穿上原本瑞利斯留給艾香的衣服。」

正如藍月所說,綠髮少女從剛才起就只會用那雙空洞的眼神盯着小劍的位置看,宛如人偶一般。

不過,話說回來。

「等等!藍月你幫她換衣服的嗎?」

「不是!我是讓她自己換的,但之後她就沒再動過了。」

鬆一口氣後,小劍為了確認狀況而在諾兒面前揚了揚手,但依然是沒有任何反應。

「哈?這太過分了!」

小劍 一怒之下站了起來,但馬上因為頭腦發暈而跌坐回去。

「肯定是神奇的魔法原因吧,反正能活下來就很不錯了。」

藍月懶洋洋躺回床上,然後轉過身來問道。

「還有你,為什麽要救她?差點兒害死我們了。」

「這種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吧!」

「你喜歡她吧,不,是愛上她了。」

「哈!?這、這種事情,怎麽可能!」

頓時臉紅到耳根的小劍慌慌張張地辯解道,又偷偷回看身後的諾兒,但她的表情理所當然地沒有一絲變化。

「不要太執着了,不過是吊橋效應而已,這種感覺很快就會消失的了。」

「好了!我就是喜歡她,那又如何?我能感覺到這就像命運一樣的,雖然在面對像艾香那樣漂亮的女孩時仍會不時心動,但一看到諾兒時卻是更加的喜歡,就是這樣的感覺你懂嗎?」

可能是認為如今的諾兒無法接收自己所說的話,小劍才敢不顧一切地大喊出來,要讓藍月知道自己的戀愛才不是區區弔橋效應這種廉價的東西!

「不懂。」藍月毫無興趣的說。「不過,你說這麽大聲沒關係嗎?聽說精靈的耳朵都很靈,而艾香正在旁邊的浴室洗澡。」

「不!我什麽都聽不到哦!嗚、嘩呀!」

藍月這麽一說,浴室的方向立即傳來撞跌東西的聲音。

這下子小劍才注意到從剛才開始一直傳來的流水聲是來自何處。

「殺死我!快點將我殺死吧!」

一想到自己竟同時向兩位女生告白了,他瞬間羞恥得整個人鑽進被子中,築構起一道隔絕外界的防護罩!

「別放棄,人的生命才沒有那麽脆弱!」

在小劍他們的客廳中,藍月正忙着在草紙上畫著設計圖。

旁邊還有負責監視的愈術師狄娃丶半龍人少女多多以及同住一個房間的艾香。

至於變成跟艾香同床的諾兒則在睡房中,保持着一副失神的模樣,間中會莫名其妙地走動起來。

包括小劍在內,其他人無不全神貫注在藍月那鬼斧神工的作業中。

他正在諾大的草圖紙上畫出一個又一個的科技產品——直升機丶機關槍丶坦克以及各式引擎的設計圖。

「喂,你到底是從哪裡學到這些知識的?」

「這些過時的東西早己是公開的技術,不論網上還是書中都能找到……更重要的是即使我能把它們畫出來,這裡的人也不可能做的出來。」

藍月一邊利用各種尺子埋頭工作,一邊說道。

「呃——!好厲害,跟機械之國的東西好像,但又完全不同呢,不過,另一位的奴隸似乎沒什麽作用呢,哈哈哈。」

「噓——!多多,人家現在還是客人喔,不可以這麽沒禮貌。」

「是!哈哈。」

 當多多在一邊大鬧時,狄娃卻制止了她,不過似乎說了什麽很可怕的話。

背後傳來一陣冷顫的小劍決定暫時別開視線,卻與投來同情目光的艾香對上了。

(這種環境實在令人喘不過氣來,還是到外面轉轉吧~)

「狄娃小姐,我想到出去一下,能陪我一下嗎?」

事實上,沒有她的陪同,小劍也無法在王城中移動。

「我知道了。」 

3

「上吧。」

狄娃一聲令下,那些曾經在學校里襲擊小劍的猴子形魔物便團結起來襲向一隻落單的獨眼巨人。

小劍正在王城附近的荒野,看着狄娃指揮黑猴獵殺其他魔物。

五隻身處野外的黑猴不但沒有襲向走出城外的二人,反而在狄娃的一聲令下前往與強大的敵人進行撕殺,這副景象太過不可思議。

「為什麽,會變成我在看妳狩獵?」

小劍盡量隱藏自己對周遭魔物的恐懼,壓低聲量發問。

「不是你說希望出來看看的嗎,那麽要清理魔物是當然的吧。」

「我不是指這個意思,難道這國家就沒有妳們以外的人了嗎?」

「所謂的黑暗帝國,其實就是一片荒土。」

狄娃窺視着小劍那雙懷疑的目光,補上一句:

「魔物的肉,意外的好吃吧?」

「什麽!」

小劍立刻掩着嘴巴一副想吐的樣子。

此時,遠方的獨眼巨人持續揮拳吶喊,拚命揍扁了一隻黑猴後,便被其餘敏捷的利爪撕成碎片了。

寡不敵眾果然是世間真理——小劍露出苦澀的表情如此想著。

完成任務的黑猴不管狄娃是否有進一步指示,連忙逃離現場。

 「知道嗎?強大的戰士會令魔物落荒而逃,更強大的人則會令魔物甘願臣服,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以我所知世間僅有一人。」

「妳是指瑞利斯?」

狄娃沒有正面回答小劍的問題,她向前走了幾步,繼續說。

「黑猴是一種特別聰明的怪物,它們能從聲音中判辨不同的情感,恐懼丶憤怒丶殺意,由此來選擇敵人,不過如果你想逃走的話,我將會是你第一個敵人。」

「呃,我不過是想出來散步,並沒有什麽別的想法哦。」

察覺到來自狄娃的銳利視線,小劍不由得膽怯起來,連忙不迭的向她解釋道。

看來自己以出來散心的名義,背後打着的小算盤都被輕易的看穿了。

(被看穿就沒辦法了,那麽我就只好乖乖的獃著,等候藍月的鬼主意了吧,不過總覺得最近都是由藍月領導,自己卻沒有幫上一點幫呢。)

這麽想着的小劍忽然感受到胸前傳來一陣鬱悶,內心似乎泛起了由一種莫名情感組成的漣漪……

就在此時,從狄娃的口袋中響起了像是電話響鬧一般的鈴聲,令小劍從片刻的沉思中蘇醒過來。

狄娃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盒子,內里滿是一圈一圈的彩色寶石,在正中央一個小小的空間中有一顆發出亮光與聲響的寶石。

看樣子,似乎是這個世界的手提電話。

 沒有等待狄娃作出任何動作,那顆寶石的鈴聲便結束了,遂而傳出瑞利斯的聲音:

「把他帶過來吧。」

「我知道了,你也聽到了吧,其實瑞利斯大人還是相當的關注你們哦。」

 小劍和瑞利斯兩人獨處在城堡高塔的大廳中,這個曾經一起進餐的地方沒有了長方形的桌子,也沒有臨時廚房。

滿布房間的紅地毯在這種時候顯得特別像決鬥的場地。

小劍謹慎的與瑞利斯保持十米以上的距離對峙着。

黑髮精靈一派悠閑的眺望窗外的景色,緩緩開口。

「不用太緊張,今天,我只想和你說一個故事」

——他這麽說道。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精靈來到了人類的王國。

他對周遭事物充滿熱情,更立志當一個保衛人民的冒險者。

這樣的他愛上了一位人類女孩,她是這王國的神官,雖然做事很笨拙卻比誰都要努力的身姿深深吸引了精靈。

精靈好不容易終於令女子加入了自己的旅團,和其他的同伴一起冒險,沿途也順利化解了各種威脅世界的危機,成為了當時最知名的隊伍。

隨着時光流逝,精靈和女子之間的感情亦愈來愈深厚,正當兩人準備成為夫妻之際,一條災厄的邪龍在此時蘇醒了,它瞬眼間便毀滅了好幾個國家,而且眼見馬上就輪到女子的國家了。

於是精靈和他的同伴便挺身而出,和邪龍大戰三日三夜,最後獲得勝利,正式成為拯救世界的勇者!

正當他們以為馬上就要迎來幸福結局時,國王卻背叛了他們。

——即然能夠打敗傳說中的邪龍,那就說明你才是預言中將世界毀滅的黑暗吧!    

毫無防備的精靈與他的同伴相繼落入了王國設計好的陷阱,就連精靈深愛的女子都在他的眼前被殺。

結果,悲痛欲絕的精靈釋放了力量,將整個王國毀滅了,昔日拯救世界的勇者,搖身一變成為黑暗的魔王。

但是,他滿腔的怒火與悲傷卻未因那王國的覆滅而有絲毫平伏。

沉醉在懊悔的淚水中,精靈終於醒悟,人類才是最為邪惡的存在。

而自己必須遵行守護世界的使命,將他們徹底清除。

4

呆然佇立着聽完故事,小劍的內心開始動搖。

如果他小時候聽着這種故事入睡,晚上肯定會做惡夢。

更何況,這個故事是真有其事。

這麽說,瑞利斯難道試圖向自己解釋殺人行為的正當性嗎?

不,他只是用敍述的口吻說出歷史的因果而已。

小劍從來沒有向黑騎士議論善惡的膽識和立場,因此不安的思緒與逐漸急促的心律都沒有令他說出一句話來。

現實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在許多年前惹怒了一位惹不得的人物,僅此而已。

「預言是一種相當可怕的詛咒,第一次的預言,令太陽王朝被毀滅了,第二次的預言,令你和藍月出現在這個世界中。」

「我。」

「既然阻止你們穿越世界的任務失敗了,那只有讓你們去認清真正的敵人了……」

「其實你也曾經愛上人類的吧?那為什麽?不,沒什麼......總而言之,我和藍月也沒有與你為敵的理由,不如你想辦法讓我們返回原來的世界,那事情不就解決了嗎?」

「在實現這個預言之前,什麽問題都不會被解決。」

(他的意思是要我以穿越者的身份協助消滅這個世界的人類,以杜絕下一次穿越者出現的可能?)

「我知道了,但是在這之前,您是否真的擁有憑一人之力就足以威脅整個世界的力量,我倒是想見識一下。」

不知怎的,在理解了瑞利斯的話中之意後,小劍便對他的態度感到些許不耐煩及憤怒,於是不由自主的開口,用壓抑着恐懼的聲線說出具挑釁性的說話。

意外地,瑞利斯只是淡然一笑。

「你知道戰鬥力的等級嗎?從第一級至四十級,愈高的等級代表愈高的戰鬥力,獲得等級的方法很簡單,從人類王國中進行考試,或者打敗高等級者來證明自己。」

「那你們應該都是後者吧……」

小劍細若蚊聲的嘀咕道。

「以艾香和你們的女魔法師為例,我看她們大概有二十級左右,而我的手下大多數也在這個水平,這對人類來說差不多就是極限了,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強者。」

此時,瑞利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只是吾乃是獲得世界樹力量的王族精靈,可稱得上半神,豈受區區人類的規則所限……讓我久違地示範一次吧。」

「示範,什麽?」

「正好今天烏雲密布,讓我想起了不好的事情......」

聽着他突然說出莫名其妙的話,小劍不禁疑惑地歪起頭來。

瑞利斯則是一副興味盎然的樣子,緩步走到大窗前冷不防地砍了一刀。

玻璃立即伴隨着尖銳的聲響粉碎一地,高處獨有的冷空氣頓時從室外湧入。

正當小劍對他的舉動感到愕然之際,瑞利斯更整個人從大破洞中跳了下去,飛躍十多層的高度降落至城堡外的地面!

「什麽!」

直到小劍跑到窗邊尋見瑞利斯在下方的身影時,他整個人已經被一層厚厚的黑色盔甲包覆住。

倏地,大地伴隨着輕微的晃動發出了碰隆的低鳴,在這個瞬間,瑞利斯的身影已經消失無蹤,只在原來的佇足之地留下大量裂紋!

就這樣過了幾秒,天空深處突然閃了幾下,經過一個短暫的間隔後,震耳欲聾的雷聲便響徹雲霄,持續了五秒的時間。

這時候,小劍清楚看到了。

整片天空中的雲海在一瞬之間消失不見。

只剩下零零星星的白色碎片,除此之外都是一片藍天。

幾秒後,王城外的樹林像是受到什麽衝擊而不停搖動,緊接着連這個大廳,甚至整個城堡的窗戶都被震碎了……